[番外] 90line / Please, Please -1

2015.04.09(Thu)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2)Trackback-

 Please, Please


  「這張表格填完就好了嗎?」

  「啊、是,最後在這裡簽名就可以了。」
  在學務處打工的女孩格外親切的指示著對方如何填寫借用表演場地的申請書;如果仔細一點看,還能發現她可疑的微微紅了一張圓臉蛋兒。
  看著眼前連只是低頭填著申請的表格、都顯得像是在拍畫報一樣好看的人,她不禁心滿意足的嘆了口氣──當初拼死也要申請上學務處的工讀職位果然是沒有錯啊──,還順便三八的傳了line向朋友炫耀一番。

  而在此同時,金力燦正低著頭、仔細的閱讀著申請借用學校禮堂的相關規定。
  為了學期末的社團成果發表會,身為國樂社社長的他,在學期剛開始時就很有遠見的決定先來學務處向學校申請承借場地。

  「好了,」再次讀過整份文件、確定該填的欄位都已經填上了正確的資料之後,金力燦將手上的申請書交給了工讀生。
  而有著一張可愛圓臉的女孩也在核對過了申請資料之後,叮嚀了他幾句場地使用上的注意事項,然後便將禮堂的鑰匙和表示使用許可的證件交給了他。

  於是金力燦帶著愉快的心情走出了學務處。


   明明成果發表會是在學期末的事,為什麼自己卻要在這個時候、甫開學的第一週裡,就來學務處填寫借用場地的申請書呢?

  不是他太小題大作,而是學校內適合用於音樂性表演的場地之中,就屬禮堂最為氣派、設備也最為高級;但是討厭的是,長期和他們國樂社競爭校內音樂性社團龍頭地位的熱音社,剛好也總是會在學期末的那段期間舉辦期末的成果發表會。
  再加上前兩年,S大的熱門音樂社在某個全國性的音樂比賽上拔得頭籌,當時還上了報紙,各家媒體紛紛爭相報導什麼「S大學的學生多元發展」、「不只是會讀書,大學生更應該勇敢追夢」之類的東西……,總之從那之後,熱音社在S大裡的地位就越見水漲船高。

  ──這裡得說明一下,熱音社的完整名稱叫做「熱門音樂社」;在金力燦看來,這名詞代表的意義才不是什麼「勇敢追夢」的熱血青年,而是那群把抽菸喝酒當作家常便飯、打架鬧事當作消遣娛樂、白天陰沉的盤據在位於學生活動中心地下室的社團辦公室,每到晚上就搞得地下室活像鬧鬼似的一片鬼哭狼嚎……的臭小子們。

  像這樣子一群沒教養的校園動盪份子,怎麼會懂得「音樂」的真諦呢。……
  金力燦想著想著,不滿的撇了撇嘴。

  然而上學期末,那幫不靠譜的傢伙卻搶到了學校禮堂的使用權:雖然自己確實是晚了對方五分鐘送出申請書沒有錯,但是怎麼說也應該把校內最適合用於音樂性表演、也最能體現學校臉面的場地借用給代表國樂社的自己,而不是那個穿著黑色坦克背心加上一條寬垮的破洞牛仔褲,就大搖大擺的走進學生事務處的傢伙才對啊──
   總之,為了避免相同的慘劇再次發生,這次他可是煞費了苦心、一開學就來申請要借用禮堂了。……

  金力燦還在心裡洋洋得意的想著自己這可真是高瞻遠矚、用心良苦哪,這次就等著看那幫熱音社的臭傢伙要在哪裡辦成果發表會……
  突然,他被某個從身邊快步經過的人給撞了一下;因為被撞得都偏過了身子而有點愣住的當下,已經跑出三四公尺外的對方卻又轉過了身來,朝著自己開口喊了一聲。

  「呀!」

  「──還真是謝謝你啦,」
  「那些表格很煩人吧?」

  那人的聲音很低沉、是叫人聽過一次就忘不了的特別聲線。

  方容國在幾公尺外稍微站住了腳步,揚起一邊的嘴角笑著看他;重點是,那傢伙手上拿著的物事很像是……

  金力燦下意識看向自己的右手──原本拿在手上的場地借用許可證、和禮堂的鑰匙都早已不翼而飛,而這兩樣東西很顯然就是──

  他瞪大了一雙眼,看著那傢伙還挑釁似的、得意的對他搖了搖手上的鑰匙和許可證件。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這件事可是關係到國樂社的全體社員、而不是自己一個人和方容國之間的恩怨情仇而已;再說要是讓人知道明明是自己先借到的鑰匙,卻被那混帳流氓在眼皮子底下給搶走,那他金力燦可就真的是無顏面對國樂社的江東父老了。……

  諸如此類的各種思緒紛雜的湧入腦海,金力燦在意識到自己的行動以前就開始跑了起來。

  方容國顯然也是沒料到他會就這麼一副要拼命似的樣子、朝自己狂追過來,錯愕了一下之後自然也是立刻轉身拔腿就跑。


  在前方那人左彎右拐的帶領下,兩人就這麼一個追一個跑的,在不知不覺中離開了校園的範圍。
  金力燦不知道的是,其實他們兩人這是在方容國刻意的引導下,一路跑到了對方在校外租的住處附近──方容國的想法是,這附近的小路都是自己平常走熟悉了的,以金力燦一個外地生、又大概是住在學校宿舍的,把他引到自己的地盤上,隨便拐個小巷甩掉對方想必會容易許多;而且出了校園也降低了讓其他學生撞見的機會,畢竟要是搶鑰匙這事情鬧大了,想來自己也是討不了好處。

  「呀!你給我站住!」
  金力燦一喊出口就覺得後悔──自己喊這話不要說根本毫無意義,而且在此刻這種激烈的奔跑之中,一張嘴說話就好像力氣都從嘴裡洩了出去似的;原本體育就一般般而已、算不上太好的他,這下子更是跑得氣喘吁吁。

  ──會聽他的話停下來的人才是傻瓜。
  方容國在心裡暗暗笑了一聲,覺得身後緊緊追趕的那位同學也還真是可愛得緊。

  和金力燦不同,此時的方容國還可以游刃有餘的想著這些事情,而這都是拜他平日裡勤於運動鍛鍊出來的好體魄──他也不禁想到,等成功的甩掉跟在自己身後的這傢伙以後,或許還可以去感謝一下自家社團裡,那位老是拉他一塊去踢球的足球發燒友、劉永才小學弟。……

  他還在心裡計畫著該找小學弟去玩兒什麼好,同時也藉著奔跑的助勢縮腿一躍、動作俐落的就跳出了老長的一段距離,越過了自家附近的小公園裡、最近正在進行清淤工程而呈現半乾狀態的池塘,輕鬆的就把金力燦給拋在了池子的另一邊。

  金力燦這下一看就急了──那略呈長方形的池塘說大不大,但是要說小也不算小,方容國是縱身一躍就「飛」了過去,可自己如果還要沿著池塘的邊緣繞過,那對方可能早就跑得不知去向。
  混亂中也來不及多作思考,他一咬牙,就也跟著跳了。

  可是金力燦畢竟是體能不及方容國──畢竟人家還有著從高中開始就常常跑吧做表演、因此而經常必須躲避警察查緝未成年人的輝煌經歷,這種逃跑之中狗急跳牆的潛在爆發力自然是不在話下……扯遠了,總之是先天的因素再加上後天的影響,並且在跳之前他還不禁有些膽怯的緩了一緩,以致於減少了助跑的力量──
  於是最後,說時遲那時快,伴隨著一聲「哇啊啊啊」的淒厲怪叫,他華麗麗的就降落在積滿了淤泥、半乾的池塘內一角。

  原本已經跑出了幾公尺外的方容國聽到那聲慘叫,不禁就頭皮發麻了一下,腳步也不由自主的一滯──

  ……那個蠢人……
  該不會是卡在池塘裡了吧……?

  他站定了腳步,瞇起眼睛,試圖想看清楚池塘那究竟發生了什麼慘案……不過自己的視力實在是不太好、今天早上又懶得戴眼鏡出門的,以致於現在他從這方向、這距離看過去,根本只看得見湖邊的草地和樹影綠綠的、深深淺淺一團一團層疊在一起,除此之外啥鳥蛋也看不出來。

  方容國的心中天人交戰──要是那個叫作金什麼燦的國樂社社長真的就這麼卡在池塘裡了,那自己這會就可以說是已經有驚無險的脫困了,實在是值得歡呼三聲;可是如果就這麼丟下對方一走了之,又好像顯得太卑鄙了……

  ──萬一那個金什麼燦的受傷了呢?
  畢竟他剛剛的那聲慘叫聽起來也真的是怪痛一把的。……

  經過了百般的掙扎,終究還是不敵自己的道德感,於是方容國認命的邁開腳步往回走。

  「呀,你……」
  看清楚金力燦的處境之後,他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強抑制住差點溜出口的笑聲──

  那傢伙果然是一屁股跌坐在正處於清除淤泥的工程之中、呈現半乾的爛泥巴狀態的池塘裡。狼狽又尷尬,卻還不忘要狠狠瞪著他的樣子,讓方容國很輕易的就聯想到了一隻被泥水弄得渾身濕透泥濘、卻還是警戒的對人聳起了背、齜牙咧嘴的小貓。

  「呀,還好吧?」

  方容國捲起了褲管,邊小心的踏進池底的爛泥向他走近,一邊拋出了這麼個問句;金力燦頓時有種想惡狠狠踹他小腿的衝動──
  這人到底是用哪隻眼看出他像是「還好」的樣子?難道自己看起來像是很開心的坐在這裡玩泥巴嗎?……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著,可是實際上他卻根本痛得說不出話來──

  方容國繞著他仔細打量了一下之後也不禁覺得神奇:這人跳不過池塘、跌坐在裡頭也就罷了,怎麼還會這麼剛好的就一腳踩進了人工池底的排水口、而且腳踝還好死不死的就卡住了排水口的鐵柵門。

  他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金力燦給解救了出來;期間對方還痛得不停哇哇大叫,吵得他心浮氣躁。

  方容國看了看眼前這情況,乾脆好人做到底,於是提議:「……走吧,去我家,就在附近。」
  看金力燦滿臉的狐疑,於是就又指了指他還泡在爛泥裡的下半身,徐緩的解釋:「你總不會想用這個樣子走到醫院去吧。」

  ……金力燦不得不同意方容國的話──他現在身上整條長褲都濕透了、而且還沾滿了泥巴,要他自己看也是第一個覺得噁心。
  於是他聽了對方的話,抓著那人伸過來要扶他的精實胳膊,試了幾次才終於勉強的站起了身來。

  方容國租的住處果然正如他所說的「就在附近」,儘管兩人以這種彆扭的姿勢走不快,卻也很快就到了。看著隨著自己踏進人家家門,地上留下的泥巴痕跡,金力燦只能盡力裝作若無其事。
  ……不過對方看來也並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由於摔傷的腿實在是痛到沒辦法一個人站立,在這種特殊情況下也就顧不得什麼彆扭害羞了;他艱難的在對方的幫助下脫下了髒掉的長褲,看著方容國捧了盆熱水、手上還搭著一條毛巾要讓他擦腿上噴濺到的少許泥水,朝自己走來,他的心裡不禁就暗暗的想著:或許方容國其實也不是一個那麼壞的人吧。……

  雖然對眼前這個人是稍微減少了一點敵意,但金力燦可沒忘了兩人之間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沒有解決──剛剛還在池塘那時,他看見方容國在伸手扶他以前,隨手把那被兩人視為聖物的學校禮堂鑰匙和借用許可證,給一把塞進了那條寬垮牛仔褲的口袋裡。

  「……你別用那種眼神一直盯著我的下半身看,」蹲在地上一邊小心的幫他把痛得動不了的腿套進褲管裡,方容國同時也警惕的注意到了他的視線;於是故意玩笑的說:「你這樣會讓我……」
  他的話沒有說完,只是接著用曖昧的眼神往金力燦兩條光溜溜的大腿瞥了一眼。

  而坐在床上,此時此刻行動不便的金力燦頓時有如驚弓之鳥:「方方、方容國你、你可不要亂來!……」
  侷促的想合攏雙腿,卻又被對方的一雙大手給不耐煩的撥開;雖然可以合理的解釋為那是為了要幫他穿上褲子,可是在方才那句話、和那意味深長的眼神作用之下,只穿了條四角褲的金力燦簡直坐立難安。

  「呀,內褲沒濕吧?」方容國突然開口問。

  ……金力燦楞了楞,然後為自己一秒之間閃過腦海的骯髒想法感到羞愧──方容國那傢伙可不是在調侃他,而是認真的在考慮是不是要連內褲也一併借給他;可是他會想歪,這也得歸咎於剛剛那人故意說了那種叫人想入非非的話。
  「沒,沒有。……」他彆彆扭扭的回答。

  在兩人的合力之下好不容易穿上長褲之後,金力燦看著對方蹲在自己身前、還皺著眉伸手對自己那條傷腿捏捏按按的;因為實在很痛,不只是方才卡在排水口裡的腳踝、連摔倒時重重撞在地上的小腿骨也隱隱作痛,他忍不住懷疑的開口:「呀,你真的懂嗎?」
  「……要是越按越嚴重了怎麼辦?」

  方容國涼涼的瞥他一眼,「那就算你倒楣。」
  然後看著金力燦的表情變得神似孟克的名畫「吶喊」,一臉驚囧樣、敢怒卻不敢言的看著自己,他差點就笑得露出牙齦。

  其實吧,在發掘自己對音樂的興趣和才華以前,方容國在初中、高中時期都曾經是學校裡體育性校隊的一員,對於一些小扭傷、骨折什麼的看得也算多了,於是才會想順便察看一下金力燦究竟傷得怎麼樣了。
  ──不過這一看之下,他倒是有點笑不出來。

  「我想你得去醫院一趟。……」他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扶還坐在床上、仰著臉看他的金力燦。

  「什麼?」
  「難道你真的把我的腿給弄斷了?」

  聽到自己半扶半抱著的那傢伙,竟然還用著誇張的口吻這麼反問,方容國想,要不是自己的道德感不允許……不然他還真有股衝動想把這蠢人就這麼扛出去給丟了算了。

  ──這個國樂傻瓜。






留言:
明明都還沒交往,甚至還算是互相厭惡的關係
可是我卻被最後那句閃得眼睛好痛!!!!!!
方容國你這樣對嗎!!!!!!!!

在LS的時候因為劉永才太傲嬌太煩所以我都還沒有想跳坑
但是毒毒這篇把金力燦寫得活靈活現(?)的,我覺得我又準備要跳了XDD
NAO 2015.04.11 21:25 編輯
方容國就是這樣悶騷的男子啊www
快跳坑吧NAO~~~ 我在坑底接著你XDDD BAP值得你跳(O?)

劉永才就是這麼傲嬌這麼煩! 嘴巴又很毒又愛欺負鄭大賢XDDDD (好吧不過偶爾看他短路吃癟的樣子會覺得格外可愛)(才: ...)
其實 我覺得BAP的90line模式跟VIXX的90line滿像的XDDDD
鴆癮 2015.04.18 00:11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