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90line / Please, Please -3

2015.04.09(Thu)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0)Trackback-

  雖然兩人的課表已經盡可能的一致化,但總還是會有些無法配合的課程。

  中午時分,因為受傷而行動不便的緣故,金力燦站在人文大樓的前門,撐著枴杖、靠著柱子,等著在其他大樓上課的方容國下了課以後買了午餐過來接他。

  好不容易遠遠的看到一條勁瘦挺拔的身影朝這裡走過來,等到那人走得近了點,他忍不住抱怨:「你今天好慢……」
  這種心思很難說得明白,連自己都覺得奇怪,為什麼在等待時會那麼心焦氣躁、然而一旦看見那人出現,原本不耐的心情卻一下子又好了起來。
  方容國手上提著黑色的塑膠袋,朝他舉了舉示意。
  「還不是你自己昨天說吃膩了學生餐廳的東西,……」他咕噥著回答,「我剛剛去外面買所以才晚了。」

  看對方臉色隱約的有點不善,可手上提著的午餐卻是自己曾經說過好吃的那家泡菜炒飯──小店的位址離S大不遠,不過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所以生意總是很好,用餐時段去的話是要排隊等上一段時間的。

  「是為了我才去的嗎」──明明已經知道答案了,卻還是想再問一次。
  只是想從他口中證實自己的重要性,有這種想法的自己是怎麼了……?

  心跳加速、臉頰微熱的感覺有點奇怪也有點陌生。
  ──可是,他卻並不討厭。

  想像著那個把泡麵當作神賜的禮物、對食物向來沒有太大關心的傢伙,肯定又是面癱著一張臉、雙手抱胸的一副無聊樣子排隊等待著……
  金力燦忍不住就笑得瞇起了眼。

  方容國不禁楞了一楞──他突然搞不太清楚,耀眼的究竟是正午時分的陽光、還是金力燦顯得相當燦爛的笑容。
  那人笑得一雙狹長的內雙眼睛都彎彎的瞇了起來,有點淘氣的樣子,卻沒有理由的讓他覺得很好看。

  他突然就莫名的想起了兩個多月以前,兩人第一次正面接觸時,金力燦摔傷了腿站不起來、狼狽的坐在池塘半乾的泥濘裡,卻還滿臉倔強的瞪著自己的樣子。
  ……當初怎麼會覺得這傢伙像隻小貓的呢,那微微勾起的眼尾分明是隻小狐狸。

  ──而且,還是一隻很有意思的小狐狸呢。









  「呀,方容國,」

  「嗯?」他頭也沒抬的應了一聲就繼續吃飯。
  今天也是一樣,幫金力燦跑腿買來了便當之後,兩人一塊共進午餐;但是因為下午並不是和對方一樣在系館上課,反而是在需要走一小段路才能到達的其他大樓,所以方容國不能夠像金力燦一樣從容、必須得吃得快一點。

  不滿自己被忽視,金力燦又喊了他一聲:「呀,Bang!」
  然後惡作劇的伸出手指,輕輕壓上了他額角一塊淡淡的瘀青。

  方容國果然立刻就向後縮了一下,「a xi……痛!」
  然後抬起頭來用帶有警告意味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同時還不忘糾正他:「說了別那樣叫我。」

  金力燦拉長人中、朝他做了個鬼臉,刻意忽略了他的後一句話。
  「呀,為什麼……這樣?」他往自己的額際、眼角比畫了比畫,示意方容國額角的瘀青和眼尾的傷痕。

  而對面的那人只是聳了聳肩,就又低下頭繼續扒飯,顯然回答的意願相當低落。

  但他是什麼人,他可是不屈不撓、不輕言放棄的金力燦;於是他試探性的又問:「……和人打架了?」
  「嘩……跟你這種兇神惡煞……,對方還活著嗎?」還開玩笑的逗著對方這麼問。

  方容國一聽他後面那句也忍俊不住的咧開嘴笑了笑──其實這人笑起來的時候看起來倒是挺傻氣也挺親切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老是繃著張臉;金力燦看著他的笑臉想──,然後低低的開口:「不是,沒有打架。」

  雖然說得含糊不清的,不過總算是肯回答了。

  金力燦於是乘勝追擊的又問:「沒有打架那怎麼會弄成這樣?」
  他皺著眉頭,看著方容國臉上的一道刮傷:雖然傷口不大、但是看起來像是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給劃得挺深的,光是這麼看著就讓他覺得心裡不太好受。

  「吵死了……金力燦。」
  雖然不太親切的叫了他的全名,不過語氣倒是還算和緩、而且大概是因為自己方才的玩笑話,甚至還帶了點不明顯的笑意。

  金力燦沒有再開口問他,但是卻停下了吃飯的動作,鼓著臉頰直直的盯著他看。

  直到終於扒完了最後一口飯,方容國一抬起頭來就發現對方還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面前的便當保持著幾乎完好的樣子,而且那張好看的臉上明明白白的就寫著「你這人真是太不識好歹,我可是在關心你耶」。……

  最後,還是方容國無奈的投降。
  「呀,你……」

  他一邊動手整理著面前空了的外帶餐盒和使用過的免洗餐具,一邊慢條斯理的說:「昨天晚上在酒吧表演完之後,出來的時候看到有個認識的哥哥在門口和人打了起來,」

  「兩個人好像都喝了酒,打得很兇……過去勸架的時候不小心被揮到了,」
  「……那傢伙手上戴了一個很大的戒指,」他握起拳頭,往自己的食指比畫了比劃,解釋當時是這樣的情況。

  「就這樣。」
  然後說完之後還表示「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又聳了聳肩。

  可是明明方容國說得這麼雲淡風清,金力燦卻聽得只覺得心裡都緊了一下──什麼叫做「不小心被揮到了」,那傷痕可是堪堪劃過眼睛下方、再往上不到一公分就會出大事的……而這人竟然只是這樣輕飄飄的用一句話就輕鬆帶過。

  沒有多想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多了,他忍不住有點煩躁的開口:「呀,所以說啊,酒吧那種地方還是少點去吧。」

  方容國看向他的眼神好像有一點驚訝──金力燦不禁有些窘迫的想要迴避,可還沒等到他做出實際的反應來,對方卻又笑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們這種音樂還是『難登大雅之堂』啊。」
  他說著這話的語氣裡有點淡淡的自嘲,卻再沒有比這更激烈的情緒,像是早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說法。

  金力燦一時只覺得好像喉頭被哽住了,竟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才好。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也是這麼想的吧、聽見方容國這麼說,可能還會傲慢的在心裡頭補上一句「你還滿有自知之明的嘛」;可是現在,他卻只想揮拳暴打所有膽敢這樣輕看方容國的音樂的人。

  他不是沒有聽過方容國的音樂──
  曾經有某個兩人都剛好空堂的午後,在圖書館消磨時間時,自己抱怨著腿痛讀不下書、想小睡片刻也睡不著,於是硬纏著方容國要他出借iPod給他聽音樂藉以轉移注意力;那時被他煩得受不了,方容國於是無奈的扯下了原本自己戴著的一邊耳機,塞進了他的耳朵裡、然後在嘴唇前豎起手指對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要他別打擾其他人安靜讀書。

  耳機裡流洩出的歌曲是以原音吉他伴奏的,曲調細緻而舒緩、配上方容國獨特的低沉嗓音唸唱著歌詞,帶出一股安靜而舒服的氛圍,無可否認的確實很令人沉醉。
  金力燦想,在後來的那兩個小時裡,自己想必表現得很乖。

  從那之後,他就常常纏著方容國要求要聽他的創作。


  下了課之後,明明自己已經花了一點時間才從遙遠的綜合大樓走回系館來,可是到了約好的教室門前,卻沒有看見那個按理來說應該已經下了課、並且在等著他過來陪著一起走回宿舍的傢伙。

  方容國四處張望了會,看學生們都已經散去得差不多,顯然是已經下課有一段時間了;才想掏出手機打電話給金力燦,那人就突然帶著滿臉笑容的出現在了眼前。

  「呀,你一個人跑到哪裡去?」看到對方沒少一條胳膊缺一隻腿、完好的出現在眼前,鬆了一口氣之餘,他也忍不住叨唸了起來。
  「不是說行動不方便,所以才上哪都要我陪著的嗎?」

  ──要是一個人的時候來不及閃避路上的車,或是又被人撞到、摔倒了怎麼辦?
  差點就要這麼問出口的時候,頓了一頓,方容國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表現得……太過關心了。

  金力燦卻沒怎麼搭理他的問句,逕自低著頭擺弄著手上的什麼物事。
  然後他突然伸出手,輕輕的碰上了方容國的臉頰。

  方容國嚇了一跳、差點就整個人往後彈開一大步;但他旋即會意過來:金力燦剛剛手上拿著的那東西是OK繃,而他伸手碰他的臉,是小心翼翼的把它貼上了他眼睛下方的那道傷口。

  「wuli Bang啊,小傷口也要好好處理才行,」那傢伙一臉認真的用手指壓緊了OK繃,還一邊對他諄諄教誨。
  「──這樣看起來就不會那麼痛了。」然後退開一步,看著自己的傑作滿意的說。

  方容國一時無語──呀,痛不痛這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出來的嗎……但是此刻他卻說不出一句吐槽的話來。
  因為身高相仿,金力燦在處理他臉上的傷口時,兩人的臉在同一水平上更靠近了;然而看著對方的臉變得接近,方容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會緊張得都屏住了呼息。

  他尷尬的別開了頭、低低的咳嗽幾聲,然後咕噥著「跟你說過多少次別那樣叫我了」,同時伸出手接過了金力燦用來裝書的肩背袋。

  「為什麼不行?」
  金力燦這麼問著的語氣顯得有點不服氣;他撐著兩支枴杖慢慢的走著,看著配合自己的速度走在身邊的方容國。

  而那對方卻看也沒看他一眼,就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回答:「沒有人這樣叫我的。」

  「那很好啊,」金力燦一下子脫口而出,「──只有我這樣叫你。」
  ──這樣也很好,不是嗎。

  方容國顯然也沒料到他竟然會這麼說,一時猝不及防的都懵了。然後突然就想起了他剛剛說「wuli Bang」的時候,那自然而且親暱的語氣。……
  ──該死的,他的臉頰都熱了起來。


  那天稍晚,方社長在熱音社的社團辦公室遇到了社團裡擔當keyboard手的一個女孩;對方向來是個心直口快的率真性子,指著他的臉「嘖嘖」了兩聲後下了句評語:「老大,你對跳跳虎還真是愛得深沉啊。」

  方容國原本還不知道對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直到回到家照了鏡子──金力燦那時仔仔細細的貼在他臉頰上的OK繃,竟然還連自己的喜好也一併考慮了進去:OK繃上的圖案是可愛的跳跳虎。

  他不禁想像起了那人在自己來以前,先吃力的撐著柺杖一個人走到了系館樓下的便利商店、站在貨架前面,特意挑選了有跳跳虎圖案的OK繃給他的樣子。……

  方容國想,會覺得這樣為自己著想的金力燦,竟然比從小就喜歡的跳跳虎還要更加可愛的自己肯定是生病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