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90line / Please, Please -4

2015.04.09(Thu)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0)Trackback-

  明明原本應該是對頭的關係,近來金力燦卻常常跟著方容國去熱音社的社團辦公室。
  像是這天也不例外,因為方容國的一句「我要去社辦一趟,你今天自己吃飯」,他死拖活賴的拜託了對方好久,那人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把他也給一起帶去。

  幸好熱門音樂社向來是秉持著「自由奔放」的搖滾精神,並不是太排外;而金力燦本人的個性也不難相處,三個月下來,反而和經常出現在熱音社辦的幾個主要社員們都混得熟了。
  為什麼老是要跟著方容國一起來熱音社辦?
  一開始是因為好奇,後來則是……自己也說不清自己心裡那是什麼想法。

  「我要去社辦一趟,你今天自己吃飯。」
  當聽到方容國這麼說時,他幾乎是反射性的就開口:「那我也一起去。」

  「為什麼啊?」
  對方顯得很有點啼笑皆非。

  「我討厭一個人嘛──」金力燦索性拖長了尾音,鼓起了臉頰撒嬌的說。
  通常方容國對他的撒嬌很沒有抵抗力──雖然不知道對方是真的覺得可愛、還是純粹只是因為不想直視他,所以才總是匆匆答應了他撒嬌下的要求……當然,金力燦個人私心的希望是因為前者。

  總之,現在在熱音社的社辦裡,因為沒能每次都跟著一起去練團室盯著練習的情況,作為期末成果發表會的總召集人,方容國正利用課間空堂的時間,戴著耳機、用筆記型電腦看著社團裡的孩子們組成的樂團昨晚練習時的錄影。
  他讓金力燦坐在自己身邊,而那人坐下之後就毫不客氣的朝他挪了挪近、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上了他的身子。

  因為方容國在做正事,沒有空搭理他、而且又是在熱音社其他人的面前,於是金力燦收斂了不少,只是安安靜靜的待在一邊發呆;偶爾從側面偷偷的看過去,方容國一臉真摯的對著學弟妹們的表演做建議的樣子,在自己的眼裡看起來真的覺得很帥氣。


  過了好一會,有幾個學弟在不遠處笑得一臉揶揄、對方容國擠眉弄眼的示意著什麼;於是他不解的歪頭看著他們。
  終於,其中跟他最為熟稔的一個學弟、大一的劉永才不怕死的作為代表對他開口:「……我說容國老大,力燦哥看起來睡得很安穩哦。」

  方容國下意識的就扭過脖子,看了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金力燦──果然是睡著了……
  或許是做了什麼好夢吧,那人連睡著時的表情也像是在微笑一樣、嘴角翹翹的勾了起,讓原本就長得好看的一張臉更顯得柔和了不少。

  他低聲要旁邊的朋友幫忙拿來了自己的外套,然後細心的蓋在睡著了的金力燦身上。

  劉永才看著他刻意放得輕柔、生怕吵醒了那人的動作,眼裡有點若有所思。
  「我說,容國哥,……」

  「看你這麼溫柔的樣子,還真會讓人懷疑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呢。」
  他像是玩笑似的、不經意的說著。

  可是這麼清清淡淡的兩句話,卻讓方容國不禁呆了呆──仔細想想,恐怕自己就算是對過去曾經交往過的幾任女朋友,也未必有這麼上心。

  對於金力燦,之所以會答應了在他腳傷未癒的這段期間照顧他,一開始只是因為心裡懷著有點歉疚的想法;然而在三個多月過後的現在,事情卻好像變得已經不是原來那樣的單純。

  他突然就想起金力燦滿身狼狽的坐在他的床上,瞪著一雙狹長的漂亮眼睛,受傷的腿痛得使不上一點力氣,還要自己的幫忙才能套上褲子;那時候他們兩人還為了禮堂的鑰匙和申請證而針鋒相對,自己甚至還開了惡質的玩笑調戲對方──現在想起來,那感覺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可是任誰也想不到的是,那時他的玩笑話,如今竟然卻一語成讖。









  金力燦的腿終於拆掉石膏的那天,方容國和他翹掉了一整個早上的課──美其名是去醫院回診做檢查,事實上則是兩人在拆完石膏之後,還特意跑去了遠在首爾市另一頭的一家口碑很不錯的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早午餐以茲慶祝。

  騎著機車悠悠哉哉的晃回學校,方容國停好了車,看著金力燦手上拿著方才在店裡外帶的冰美式咖啡,站在旁邊等他鎖好車時還小聲的一邊哼著歌;那人一副好像心情真的很好的樣子,讓他也情不自禁的咧開嘴笑得露出了牙齦。

  現在的金力燦已經可以不用枴杖的走一小段路了;只是因為怕讓剛癒合的骨頭承受太大的壓力,所以還不能走得太多、也不能夠久站。但是總之比起之前連站著都沒有辦法的情況,已經是好太多了。

  原本用來固定受傷的右腿的石膏,方才在醫院拆下來之後,金力燦還特地帶了回來,說是想要留作紀念,上頭都花花綠綠的畫滿了朋友們的塗鴉和簽名。

  「Bang,你也要簽名。」那人側過身,從背包裡摸出了一枝簽字筆,然後連同拆下來的石膏一起推到了他面前。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方容國已經不再糾正他對他的稱呼;或許對方只不過是懶得多說了吧,可是金力燦卻會因為這麼一點小事而偷偷的感到開心。
  這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又和方容國更接近了一點。

  雖然嘴上咕噥著「受傷這種事有什麼好紀念的啊」,可是卻還是接過了筆和石膏,認真的在上面簽了名。

  看著他低著頭、滿臉真摯的簽著名的樣子,金力燦突然想起了兩人曾經有一次一起走在路上的時候,有個看起來比他們小了一兩歲的男孩子,手上拿著筆記本和原子筆,臉上難掩興奮羞赧之情的走上前來問了「不好意思,請問你是Jepp Blackman嗎」──那是方容國在酒吧表演時用的名字;他還記得那時候方容國又驚訝又開心的表情,咧嘴笑得牙齦都露出來了。……

  他覺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大概和那位Jepp Blackman的fan是差不多的吧: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又很開心,心臟「怦怦」跳得好快。

  和方容國相識的起初並不怎麼愉快,可是如今他卻無比的慶幸自己能夠認識這個人。

  金力燦沒有說的是,就像自己在石膏上特意留下了一大塊的空位要讓方容國簽名一樣,他的心裡也不知不覺的被那人給佔據了好大一塊。

  其實去醫院拆除石膏時,聽著醫生恭喜自己說復原的情況良好,大概很快就可以不必借助輔助器走路了;他在高興之餘,心情卻有一點複雜。
  目前為止和方容國的相處都是起於自己的腿傷,但是將近四個月過後的現在,他的右腿也漸漸的復原了、可是金力燦卻覺得自己的心,好像已經回不到一開始的樣子了。

  ──然而這些話,他卻沒有勇氣說出口。

  「呀,Bang,我們……」金力燦斟酌著該如何開口。
  ……其實想說的只是一句簡簡單單的「就算腳傷完全好了,也想繼續跟你在一起」、可是因為猶豫不決,吞吞吐吐的,就這麼錯過了說話的時機。

  「哦,力燦在這裡!」
  出聲喊他的人是系上的同學、也是國樂社的其中一名長鼓手;因為分組練習時是屬於同一組的,所以兩人還算是挺熟稔的關係。

  其他幾個系上的同學也看到了他,於是都圍了過來,紛紛關心的問起了「早上去拆石膏了吧」、「醫生說怎麼樣」……之類的問題。

  原本這些都沒有什麼的,方容國在一旁看著他和同學們熱絡的說話,也只是淡淡的笑著看著。
  直到其中有個同學注意到了坐在金力燦對面的他。

  「哎咦,這不是熱音社的方容國嗎?」

  「聽說你是主修作曲的吧,害別人摔斷腿提供了你什麼了不起的創作靈感嗎?」
  「還是個人的都不會像你這樣唉。」……

  ──這是在拐著彎罵那個過馬路時會舉起手來、看到地上有垃圾會彎腰去撿、經過菜市場還會順路幫老奶奶提菜籃……的那個極富道德正義感的方容國、不是人嗎。
  金力燦聽得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一點也不敢看方容國,只是拼命的示意自己的同學閉上嘴、別再說了。

  可惜那位義憤填膺的同學顯然是沒有看懂他的意思;甚至其他人也一起加入了躂伐方容國的行列。
  「現在我們力燦的腳也好得差不多了,你還在這幹麼?」
  「就是說啊,終於能夠擺脫你了,力燦也很高興吧。」……

  原先淺淡的笑容退去之後,方容國臉上的表情其實看不出太大的情緒波動;但越是這樣,金力燦卻越是心慌。朋友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其實和自己從前對熱音社的惡劣印象和態度也有很大的關係,他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向大家說清楚,自己這幾個月來想法其實已經改變了很多。

  方容國看了他一眼,眼神裡除了意味深長、還有一點……失望和責備。金力燦還沒來得及看得更清楚,對方就別開了頭,站起身要走。

  「等、等等……!」看見方容國一語不發的就要離開,他才連忙喊了出聲。

  那人應聲停下了腳步,可是卻沒有回頭看他,只是逕自側著身子往後背包裡摸索著什麼東西。

  「方容國你、……」

  情急之下金力燦喊了他的全名,而不是平常親暱的「Bang」──對於自己竟然這麼小心眼的計較著這種細節,方容國也不禁覺得可笑。

  他從包裡掏出了一只牛皮紙袋,手一揚,丟給了礙於腳傷、雖然一臉著急,卻也只能坐在桌前乾著急的直盯著他的金力燦。
  「──那個,還給你。」

  伸長了手才堪堪接住了那只紙袋;金力燦不解的看了看他,然後在往袋子裡看了一眼之後,又急急的抬起頭來──那裡頭放的是幾個月以前、這學期剛開始時,方容國從自己手上搶走的禮堂鑰匙和場地的使用許可證。
  「不是、這個……」明明向來不是這麼拙於言語的人,此刻卻結結巴巴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好。

  「那,那你們……熱音社怎麼辦?」
  腦子裡第一個閃過的念頭不是失而復得的喜悅,而是擔心對方這麼做之後造成的後果。

  方容國卻只是淡淡的瞟他一眼。
  「……這用不著你操心。」

  一句話就把兩人給劃分了開來、撇得乾乾淨淨。
  聽見方容國這麼淡漠的一句話,縱使心裡有再多的話想說,金力燦也硬是愣住的就這麼又把話都吞回了肚裡。

  不要說周圍的朋友們是什麼時候開始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進而閉上了嘴沒再繼續指責挑釁方容國;就連那人用著低沉的嗓音,後來又多說了些什麼,金力燦都沒有心情去仔細聽清楚……

  ──光是那一句「用不著你操心」,就已經足夠讓他覺得天空好像都要塌下來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