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90line / Please, Please -5

2015.04.09(Thu)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0)Trackback-

  其實兩人爭搶著要借用學校禮堂,做為社團期末成果發表會的表演場地這件事情,金力燦並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一開始是因為覺得鑰匙被搶走、自己不但追不回東西又摔斷腿、最後還是三番兩次的靠著方容國出手相助,這種事情傳出去真的很丟臉;後來則是因為覺得,如果就這麼把場地讓給對方,其實也沒有關係的。……
  原本他是打算要找個時間告訴方容國自己的這個決定,但是想不到的是對方卻搶在他之前先做出了讓步──應該是早就想好了要還給他的吧,所以才會細心的用紙袋包好了帶在身上的;只是他們兩人大概誰也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是以那樣尷尬的方式結束了這幾個月來的相處。

  金力燦看著放在書桌上的牛皮紙袋,忍不住不滿的鼓起了臉頰:他想要的,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曾經被搶走了的東西,如今又被交還到自己的手上;但是有些東西,卻已經沒有辦法跟著一起回來了──他想,有一部分的自己,大概是也掉在方容國那裡了吧、而他卻一點也不想向對方要回來。

  如果,方容國可以一直待在自己身邊就好了。……

  隨著像這樣的想法出現在心裡的次數越來越多,金力燦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是開始想念那個人了──可是他卻懦弱的不敢開口。
  只要想起那天在系館裡,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和最後那一句冷淡的話,就覺得好像被掐住了脖子、連呼吸都不順暢了起來……方容國一定是覺得,像那樣在背後批評著他、在他面前時一句辯解也說不出口的自己真的很卑鄙吧。

  「好像沒有辦法面對他了」、「他一定也不想再看到我吧」──光是這麼想著都覺得難過。
  而那天之後,方容國也確實沒有再出現在他的面前;金力燦不知道這只是巧合,或者真的就是像自己所想的一樣。


  日子無聲無息的來到國樂社期末成果發表會的前一個星期。

  每天看著手機,可是特別為那個人設定了的專屬鈴聲卻一次也沒有響過。於是他終於耐不住性子的傳了封簡訊過去;內容很簡單,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用著輕鬆的語氣說了「呀,明天就是成果發表會了,一定要來哦」這樣的話,過了許久──原本金力燦都已經幾乎絕望了──對方才傳來了回覆的簡訊。

  內容只有簡短的「Call」一個字。

  ──是答應了的意思吧。
  方容國是說他會來吧。
  是吧。

  光是這麼一封簡訊,就足以讓他開心又激動得在床上來回翻滾好幾圈。









  方容國召集了所有熱門音樂社的社員們,沉重的向大家宣佈了關於「期末的成果發表會確定不會在禮堂舉辦了」的消息。詳細的原因他沒有多說,只是提出了替代的方案,將會是以室外的露天音樂會這樣的方式進行。

  眾人雖然一開始難免有點微詞,但是轉念一想倒也覺得在戶外表演滿新奇的,況且這提案還是由大家向來信服的社長方容國口中說出來,無形中更是提高了不少說服力;甚至有人已經開始興致勃勃的建議說,可以把表演的主題定為「慶祝暑假即將展開的夏日party」云云。……

  散會了之後,只有劉永才留了下來;作為唯一一個知道所有事情來龍去脈的公正第三人,劉學弟忍不住開口:「哥為什麼要……」

  可他的問話都還沒有說完,就被方容國給打斷:「我說永才啊,」
  「我們人呢,活著,果然還是不能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啊。……」

  劉永才硬生生按捺下一句已經到了喉頭的吐槽──「我看起來像是什麼迷途的青少年,需要哥你這樣開導嗎」──,只是靜靜的繼續聽著方容國想說什麼。

  「……會受到懲罰啊、懲罰的。」而對方卻只是帶了點自嘲的意味,揚起嘴角笑了笑,接著這麼說了下去。

  小學弟顯然是無法理解他為什麼突然要說這些話,有點baby fat的臉上可愛的臉頰肉都擠在了一堆、做出了個蹙眉又皺臉的生動表情。
  「哥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方容國沒理他,自顧自的又說:「本來還怕嚇到他,想慢慢的靠近的,」
  「……但是現在看起來,是連靠近的機會也沒有了呢。」

  明明臉上還是那個露出了牙齦的爽朗笑容,但是卻一點也不讓人覺得看起來開心,反而只是有著說不出的苦澀。向來心思敏捷的劉永才小學弟偏著頭稍微想了想,對於發生了什麼事也就大概猜出了七八成。
  ──只是,這跟他原先預想的情況好像差很多啊。……

  因為心裡想著「怎麼可能」,所以才推了推那位哥的肩膀,「哎」了一聲之後開玩笑的說:「難道,哥是失戀了嗎。」

  哪知道對方竟然很爽快的就回答了──
  「是啊。」

  這下子反而是劉永才那顆號稱「熱音社最強」的腦子一下子像是被誰給打了死結一樣,運轉不得,只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還逕自一臉淡定的翻閱著活動長交上來的活動企劃書的方容國。
  而看著那個向來矜持又彆扭得很的小學弟,露出一臉像是誰要逼他吃下三百斤穿心蓮似的表情,即使是心情糟糕如方容國、也還是不禁莞爾。

  「不是、……」
  「哥,我是說,這……為什麼啊?」他結結巴巴的問;問完才後知後覺的想,自己這算不算是在人傷口上灑鹽巴啊。……

  可方容國回答得倒也還算淡然,「人家看不上我唄。」

  ……嘴巴上是說得很淡然,但是心裡其實卻很憋悶。
  國樂社和熱音社的明爭暗鬥,其實也沒什麼,這早就已經是公開了的秘密,誰不知道國樂社的人都叫他們「沒教養的小子」、誰又不知道熱音社在上學期時還有人喝醉了酒之後乘著月黑風高的,扛著棒球棍去砸了國樂社的社團辦公室所有的窗子呢;但是這些,跟昨天中午發生的事都不一樣。

  那些話,想必也是金力燦對自己的友人們說過的吧。
  搞了半天,原來自己也不過是被當作了個方便好用的人力罷了,而且因為有愧於金力燦,所以相較起其他人也就更顯得可以肆無忌憚的使喚;然而現在,既然傷也好得差不多了,那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再委屈自己跟他這種人混在一塊了吧。

  那天中午,看著他起身要走時露出了著急的模樣,其實金力燦也只是怕他會帶著禮堂的鑰匙就這麼一走了之吧……在出聲喊他之後,要是自己沒有那麼自覺的把早準備好了要還給他的牛皮紙袋丟過去,是不是那人的下一句話就是開口向他要鑰匙跟場地的借用許可證了呢。

  ……方容國其實並不會經常用這種惡意的心態去揣測別人的心思的。
  只是,這次的事情對他來說真的不太一樣;這不只是那種他平常可以一笑置之的中傷而已。

  ──原來不是一隻漂亮的小狐狸,而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啊。……

  即使心裡是這麼感慨的想著,也還是沒有辦法對記憶裡那張比陽光還要燦爛的明媚笑臉生氣;於是最後,方容國也只能對不爭氣的、被那人給騙得團團轉的自己揉著太陽穴嘆氣。









  接下來的日子就像是久違的終於又重新回到了正常的軌道上。

  其實室外音樂會的想法方容國老早就有了──畢竟談到搖滾樂,誰都會想到國外的Download Festival、Rock am Ring Festival那類的大型搖滾祭嘛──,只是因為那時的整個活動企劃還不夠完備,所以也就沒有辦法實行;也就是說,其實當初在和金力燦談判時,他是真的沒有騙他的。
  原本是打算下個學期才要提出這個提案,可是現在連唯一的談判籌碼──禮堂的鑰匙和借用許可證──都已經在自己一時的意氣用事之下還給了對方,於是方容國也只好就硬著頭皮的這麼幹了下去。

  帶著熱音社裡其他的幾個主要幹部們,為了期末成果發表會的事情,他動用自己所有的人脈、連續好幾個星期四處奔走忙碌著;幸好,很幸運的是,因為有幾位曾經和他合作過表演的地下音樂人都表示了欣賞他的音樂而願意幫忙、支持,因此在器材的租借使用以及舞台的搭架、甚至是對於戶外的表演上,都給予了很多的建議和指導。
  看著期末成果發表會的各項事宜都漸漸的有了雛型,這才讓方容國終於可以稍微放下了心。


  下午和劉永才出去踢了一場球,回到家之後還沖了個澡,方容國走出浴室時才看見躺在桌上的手機靜靜的亮著綠色的提示燈,顯示有未讀的新簡訊。他不甚在意的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另一手則拿起了手機滑開螢幕鎖查看。

  當看見那封簡訊是來自何人之後,他差點愣得張開手掌就這麼讓手機直直砸到地上──不過幸好他又及時反應了過來,迅速的把從手中滑落的手機給撈了回來。

  腦袋好像被灌了鉛一樣沉甸甸的,「思考」顯然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看著手機的螢幕上閃爍的一個字;那是自己剛剛下意識的就回覆了對方的簡訊內容:「Call.」
  就算有再多的想法,腦海裡也只剩下一片空白、就算有再多的話想對那人說,最後送出的訊息也不過就這麼一個字。

  方容國想,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這種事情實在很駑鈍的自己,是真的一點也搞不懂金力燦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是無論如何……無論如何,就這麼逃避也太不是自己的作風。

  他想,那就當作是去說聲再見的,也好吧。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