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忙內line / Crush on You -2

2015.04.12(Sun)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0)Trackback-


  原本單純的想法,從那天之後,好像開始變得不太一樣了。

  隨著課程的專題報告結束,鄭大賢出現在熱舞社的練習室裡的次數就少了;而崔準烘則還是跟以前一樣,天天到練習室報到。

  依然是眨一下眼也捨不得的直直看著那個人的身影──不只是跳舞的樣子,還有文鍾業說話的樣子、笑的樣子、走路的樣子、喝水的樣子……
  全部都沒有辦法移開視線。
  這種感覺是喜歡嗎──崔準烘訥訥的低下頭,吞了口口水。
  對孩子來說,感情的世界還很陌生也很難懂;他一點也不能確定。

  其實那個時候,他對大賢哥說謊了──不過大概根本也就沒能騙得過誰吧──:是欣賞鍾業學長跳舞的樣子沒錯,可是,其實並不是「沒有想要更進一步」。
  ……而是自知自己的笨拙和青澀,所以遲遲不敢走上前去。

  還在心裡有點氣餒的這麼想著,突然有罐瓶裝水滾到了自己腳前。
  崔準烘抬頭起來,四處張望了一會。

  「啊、啊,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撿一下嗎?」
  站在練習室的另一邊,一個二年級的學長靦腆的笑著對他喊。

  崔準烘忙點了點頭,起身伸手去撿又滾到了一邊去的寶特瓶;只聽對方還懊惱的說:「啊,本來想丟給鍾業的……」
  而那人身邊的朋友們笑鬧著「呀,你怎麼連丟個東西都丟不好啊」之類的話,在他聽來都變得不太真切──

  他看著文鍾業朝自己走來。

  一直以來,兩人之間總是保持在十公尺左右的距離正在縮短。
  崔準烘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就在耳邊「怦怦」的響,簡直震耳欲聾。他心慌意亂的垂下頭,無意識的用手指梳整淺藍色的額髮。

  五公尺。

  ──文鍾業臉上的笑容跟每一次看見的都一樣友善,但是在今天以前,卻從來不是這麼近的看著、也不是對著自己笑;光是這樣一個傻傻的笑容,都讓崔準烘覺得太刺激了一點。……

  三公尺。

  ──希望他不要再靠近了……!呀,說你呢、就是你!
  崔準烘的內心胡亂的吶喊,連何時切換回了家鄉的方言都沒發現;他本能反應的就想逃跑,可是雙腳卻偏偏有千斤重似的一吋也挪不動。

  兩公尺。

  ──心臟好像快要爆炸了。
  ……不是,是根本就已經爆炸了吧、一定是這樣子的。

  一公尺──

  文鍾業朝他伸出了手。
  崔準烘下意識的就把手上的瓶裝水給遞了出去。

  慌亂之下,力道一時沒控制好,猛然伸手出去的動作似乎有點嚇了對方一跳;但是文鍾業的神色一秒又恢復了那種和煦的憨厚笑容。
  他伸手接過了那瓶水。

  手指明明只是被不經意的碰了一下,那感覺卻被放大到好像是被電到似的強烈。崔準烘立刻縮回了手,腦袋一片空白的轉身拔腿就跑。

  文鍾業軟軟的嗓音說的那句「謝謝你啊」還迴盪在耳邊,然而卻一直到跑出了學生活動中心,微微喘著氣的慢下腳步走在校內造景用的人工湖邊,崔準烘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回想起剛剛發生的「大發事件」──那實在是不能怪他,長久以來總是偷偷在遠處觀察著的對象,突然就走到了眼前,還對著自己笑、對自己說了話,甚至還有手指溫暖的觸感……總之,他的大腦就在那一刻不爭氣的當機了。

  ──真是,丟臉到極點了……!
  情竇初開的崔準烘小朋友頗感無力的一手捂著嘴、一手揪著頭髮,蹲在湖邊,對自己感到無比的懊惱。









  雖然沒有刻意去注意誰,但是每天、每天都固定會看見的人,要是還沒有辦法記得,那就太誇張了──
  尤其那個學弟又長得特別顯眼:個子很高,皮膚很白,一雙亮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看上去一副很純真的樣子,還染了一頭淺金色的頭髮,燙得跟小天使一樣捲捲的。

  文鍾業雖然對他沒有什麼特別的關注,但是也對這個常常來練習室看他們練舞的學弟頗有印象。……畢竟,在一群遞水又遞毛巾、時不時還會喊上幾句「oppa好帥」的女孩子裡,那個什麼也不做、只是靜靜坐著看他們練習的男孩子還是太醒目了一點。

  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和崔準烘──他那時還不知道這孩子竟然有個這麼特別的名字──第一次的近距離接觸,竟然會是這樣子的──

  「謝……」他一句道謝都還沒來得及說完,對方猛然伸出手把瓶裝水塞到他手上之後,轉身就頭也不回的跑開了。

  「……謝你啊……」
  後半句話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虛弱的飄散在那瞬間充滿了尷尬愕然氣氛的空氣中。文鍾業看了看自己抓著那瓶水、還抬在半空中的手,頓時有點無所適從,只好一臉呆樣的收回手抓了抓鼻子。

  他轉過身,剛好對上一個人的視線──這人他是認識的,因為兩人之間存在共同的朋友、也因為對方前陣子幾乎每天都來練習室,又天生是個熱情好交朋友的爽朗性子……總之,文鍾業就有點委屈的朝對方軟軟的說了這麼一句:「那位親辜……是不是很討厭我啊。」

  鄭大賢差點沒笑岔了氣。
  他努力的管理著臉部肌肉,不想露出太毀滅形象的表情。……

  而文鍾業還繼續哀怨的說:「我看他和哥你說話的時候,明明也是會笑的啊……」
  ──為什麼只有對著他的時候,不僅面癱了一張白皙好看的小臉,甚至還好像一刻也不願意多看見他似的、轉身拔腿就跑呢。……

  而對於文學弟的苦逼臉,無良的某鄭姓學長只是強忍住嘴角的抽搐,對他做出了個高深莫測的表情而不予回應。


  自認做人不差、不敢說人脈很廣,但是結交的朋友也算是不少;總之,這還是文鍾業第一次受到此種待遇。從那天之後,他就把那個高高白白的男孩子給記在了心上。

  恰好,分組練習時,自己負責指導的小組裡有個學弟正好是那小子的室友;文鍾業頓時毫無留戀的丟了自己身為學長的架子,盡可能不著痕跡的揪著那學弟、探聽起了關於他的好室友的一切大小事情。

  於是他知道了那個男孩名叫崔準烘,是設計學系一年級的學生、光是看起來就覺得很高的身高,確切數值是184cm,並且還有持續增加的趨勢、不是首爾人,家鄉是位於全羅道的木浦、興趣是玩滑板,聽音樂,畫圖(「……還有觀察鍾業學長。」當然,後面這句室友只是在心裡默默補充,沒有說出口)。……

  除了這些基本資料以外,文鍾業還知道了崔準烘在升上大二以後,想要選擇產品設計作為主修科目、還有這孩子已經在相關類組的各項校外比賽中,屢屢獲得不錯的成績……,諸如此類的個人生涯規劃以及豐功偉業。

  對崔準烘這個人了解得越多,就越是欣賞和佩服眼前這個比自己還小了一屆的學弟;可越是欣賞佩服對方,文鍾業的心裡就更是備感憋屈──呀,為什麼要討厭無辜的我啊、為什麼,就是不能對我笑一下呢?

  每天、每天,他偷偷用眼角餘光瞟著崔準烘佼好的白皙臉龐,都忍不住要這麼想。









  暑假在學生們殷殷的期盼下展開。

  文鍾業和熱舞社的幾個朋友一起組了個舞團,參加了一場主題是「Free Style街頭炫技」的比賽:參賽形式不拘,只要能夠展現出來「街頭」、「自由無拘束」,以及原創的精神即可。

  文鍾業和朋友們當然是以擅長的街舞作為參賽的主題。因為是抱持著輕鬆的心情參加比賽,對他來說,比起得名,更有意思的是觀察周遭其他參賽者的衣著打扮、猜測等會可能會看到什麼表演,以及盡情的享受欣賞這場街頭藝術的盛會。

  他的視線在作為比賽場地的公園廣場中兜轉了半圈,幾乎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條有點眼熟的身影──
  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膚,微微側過臉來就能看見那人看起來很清純的一張baby face,可是臉上流露出的神情卻顯得有點傲然疏離。

  他的頭髮染成了淺淺的粉紅色,配上一頭蓬鬆的小鬈髮,看起來好像棉花糖一樣柔軟可愛。文鍾業一開始不太確定,直到十幾公尺外的那人因為從身邊的人手上拿過什麼東西,而半側過了臉來、他才終於能夠確定了是他。

  ──崔準烘也來了啊。
  除了驚訝以外,文鍾業的心裡更多的是隱約的興奮和期待。他幾乎忘了自己也是來參加比賽的。

  文鍾業和朋友們組成的舞團抽到的出場序號很前面,差不多在比賽開始的前半個小時,就輪到他們上場了。雖然很可惜的是在最後的ending pose時,一位要倒立做freeze的朋友,因為手掌壓到了地上的碎石子而不穩的晃了一下,因此被扣了一點分數。
  不過就整體的表現來說仍然算是非常出色,圍觀的群眾都給予了熱情的掌聲。

  結束了表演之後,大家紛紛安慰著方才失誤的那位朋友,文鍾業卻有點心不在焉的四處張望著、尋找那頭顯眼的粉紅色鬈髮。

  看著崔準烘走到場地中央,他的心情竟然比剛才自己表演時還要來得緊張;他看著那孩子配合著爽快有勁的音樂,把原本扛在背上、滿是塗鴉的黑色滑板往地上重重一放,然後瞇著眼皺起鼻子做出了挑釁的表情、同時裝模作樣的用力一抖身上的黑色網紗外套。……

  崔準烘的動作融合了滑板和街舞,表演中甚至結合了饒舌音樂的元素──文鍾業仔細一聽才發現,原來自己原本以為只是那孩子用來搭配表演的音樂,其實也正是表演的一部分:不僅是歌詞和他的動作巧妙的契合,甚至那快速而銳利的高音rap就是崔準烘本人的聲線。

  文鍾業看著他俐落的旋身、每一次的跳躍,柔軟蓬鬆的粉紅色頭髮隨著有力的動作,在空中一震一顫;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也跟隨著他的一舉一動,在強而有力的節奏中一震一顫。

  等到所有參賽的隊伍都表演完了之後,最後以倒序公佈名次時,文鍾業的舞團被宣佈得到了第三名。要說遺憾的心情當然還是多少會有一點,但是在上前領獎過後,拍拍夥伴們的肩膀、幾個大男孩胡亂的鬼吼鬼叫一陣,那一點點失落感也很快的就被他拋到腦後──
  對他來說,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關注。

  名次是從第五名開始公佈的,而眼看已經唸到了第二名,都還沒有出現崔準烘的名字,文鍾業不禁又期待又緊張。身邊的朋友們也興奮的說著「呀,不會是常來我們練習室的那小子吧」、「染了粉紅色的頭髮啊,還怪好看的呢」、「我覺得就是他,錯不了了」……等等的話,可文鍾業卻反而一語不發;他懷疑在此時此刻,世界上還能不能有人比他更緊張。

  直到主持人的聲音從架設在場地邊的音響擴大傳出,以激動的語氣宣佈了「第一名,崔準烘」,文鍾業幾乎要歡呼出聲。至於接下來主持人和評審們還穿雜的說了些什麼,他一點也不關心,只顧著遠遠的看著那人興奮的跳了起來、和身邊的朋友一一擊掌,然後才拿著滑板輕快的跑上前去領獎。

  那小子禮貌的朝評審鞠躬,可終究還是沒忍住孩子躁動歡快的心,領了獎牌之後,一腳蹬上滑板、耍帥的一連做了幾個花俏的技巧,然後才輕巧的一路溜回了原先和朋友們站的位置。

  眾人紛紛為這帥氣的小伙子鼓掌叫好。

  「嘩──那小子,大發啊!」朋友一邊讚嘆著,一邊用手肘撞了撞他。
  而文鍾業只是有點敷衍的「嗯」了一聲;他的眼裡只有崔準烘對著友人露出的燦爛笑容。

  ──如果那種笑容也能夠對著自己展露那就好了。……
  如果崔準烘也能夠對他笑得那麼漂亮,那就好了。

  這還是文鍾業第一次模模糊糊的嚐到了嫉妒是什麼滋味──他只覺得心裡好像泛起了一陣小小的酸意。

  可是,這時的他卻還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這樣。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