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Ask Me 08



  因為宣傳新片的關係,李弘彬勢必得錯過除夕夜的團圓飯,所以他早先就和家裡的人說好了,初二姐姐們回娘家時他再回去一起吃飯。

  而金元植,則是因為家人要去美國探望在國外讀書的妹妹金智媛,但他又因為幾個月前的嚴重車禍傷及腦部、前陣子甚至偶爾還會發生短暫的順行性失憶的狀況,於是醫生認為目前以他的狀況還不太適合長程的旅行……所以儘管作為李弘彬口中的「妹控」,金元植自然是非常想念親妹的,但也還是只好可惜的打消了一起去的念頭。
  爸媽在除夕夜和他一起吃完團圓飯之後,隔天便動身出國了;因為這樣,大過年的他又不想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於是在李弘彬展開海外行程以前,他便軟磨硬泡的讓對方答應了初二也帶他一起回去老家吃飯。

  李弘彬和金元植是高三那年認識的,同歲的兩人打從一開始關係就很好,以前也常常互相到對方家裡去蹭飯吃、和彼此的爸媽都挺親近的;在金元植想來,覺得大年初二落單的自己想湊個熱鬧、去李弘彬家一起吃飯,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他忘記的是,在約莫兩年多前,他們兩人交往的事,被李弘彬家裡的人知道了。不像金元植家裡稍早撞破這件事時「不支持但也不反對」的冷處理態度,那時他們交往的事幾乎要把整個李家都給掀了;偏偏李弘彬又硬氣得很、絲毫不肯退讓,結果當時李家爸爸一氣之下,甚至說出了「以後就當沒他這個兒子」這種話,然後李弘彬也就這麼被趕了出來。

  那時他們兩人也才大學剛剛畢業,李弘彬雖然一直都是公司關注的重點練習生,但是歌唱技巧方面遇到了瓶頸、一直沒有突破也是事實。而當時現實的處境就是:他連debut的d字都還沒看見一點、沒有收入,又因為練習生的緊湊課程而無法兼職打工。……那段時間他們真的過得很辛苦。

  但是因為終究搪塞不過金元植、又加上李弘彬自己也覺得,大過年的讓那人孤零零的一個人待在租屋處,似乎真的太殘忍了……
  於是大概在半個月前,李弘彬便硬著頭皮、接連打了幾通電話給兩個姐姐和媽媽。

  金元植幾乎也可說是李家人從小看大的孩子,只除了和他交往這件事以外,李弘彬家裡的人向來挺喜歡他的;姐姐們對於一起吃飯表示沒有意見,雖然擔心他們兩人現在這「特殊狀況」,但是看李弘彬對此似乎不想多談,也就欲言又止。

  媽媽倒是直接多了。聽完他解釋現在的情況之後,沉吟了一會,劈頭就問了一句:「那,你還喜歡他嗎?」

  這問題對李弘彬來說很容易回答、但卻也是最難回答的——
  他好像從來也不是因為不愛了,所以才想離開金元植。

  而他沉默的這一秒之間似乎讓媽媽的心中有了答案;她於是又問了一句:「既然還喜歡,那為什麼要分手啊、當初不是很堅持要和他在一起嗎?」

  李弘彬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

  他和金元植之間,不是這麼三言兩語可以解釋得清楚的。金元植是他整個年少時期最親密的人,早在成為彼此唯一的戀人之前,就已經是超越了朋友、更甚於家人的特殊存在。他和金元植共享了所有的祕密、少年之間隱晦的欲望和暗中浮動的情愫,還有光是談論著也會使兩人的眼睛如星光一般閃耀發光的夢想。

  剛和家裡決裂的那年,沒有收入來源的李弘彬幾乎是靠著金元植家裡給的零用錢、再加上他打工和不穩定的歌曲版權費給養活的。那時候的他看著這樣子窩囊廢一樣的自己,也覺得特別厭惡。金元植即使也和他一樣,還沒做出什麼了不起的成績,但至少勉強可以租下一間老舊的小套房、讓兩人有個棲身之處。

  李弘彬也曾經想過要放棄當練習生——日子都過不下去了,還談什麼夢想——,但是每次都被金元植阻止了;而金元植最大的讓步,是讓李弘彬答應公司轉換跑道,憑藉著亮眼的外型、以演員的身份出道。
  那時的他們都很清楚,過去一年裡,公司才陸續推出了鄭澤運和李在煥兩位solo男歌手,短期內恐怕不會再有讓男歌手出道的企劃;然而他們兩人這捉襟見肘的窘境卻是燃眉之急,如果還想繼續走演藝的路,那麼李弘彬就勢必得做出妥協。

  但是即使在他出道之後,兩人的困頓也沒有因而終止。李弘彬一開始的作品並沒有得到多大的迴響,甚至還在網路上招來了些閒言閒語說他「因為長得好看所以演技如何倒不是重點」;還有人查了他過去在公司當練習生的背景資料之後,更加咄咄逼人的說:「原來只要臉蛋整得好看點,什麼人都可以來演戲了。」……

  李弘彬的自我厭惡感在那段時間裡達到了最高點;他討厭這沒用的自己,也無理取鬧的討厭著在他惡劣的情緒之下,對他更加百依百順、近乎卑微的金元植。他甚至不只一次想過,金元植對他的順從究竟是出自於盲目的愛意呢、或者只是他媽的歉疚感——因為他「害得」他家庭關係破裂、搞得幾乎眾叛親離?

  顯然無論是哪一種理由,都不會讓他覺得高興一點;但如果答案是後者,那會讓他感覺更糟。

  他看過和金元植一起共事的「作曲家」哥哥們,也聽過他們嘻嘻哈哈的笑著要金元植把寫好的曲子賣給他們;一開始李弘彬還以為只是玩笑話,直到有一次他走在弘大街頭,聽見了金元植過去幾個晚上熬夜在做的歌曲,他難掩興奮的走近路邊的廣告電視牆、想看清楚正在播放的那支MV,卻任憑他看得再仔細也沒看到和金元植有關的任何一個字。倒是作詞、作曲者的名字他眼熟得很——而那些人在他眼裡一點也配不上「音樂人」這三個字。

  這些往事在他腦海裡像是快轉的膠卷一樣、歷歷在目的播放過一次,電話那頭媽媽還在等著他的回答。
  李弘彬清了清喉嚨,才勉強能夠開口說得出話來:「那什麼……我覺得,我們兩個不適合在一起。」

  「……感覺好像在互相消耗彼此一樣。」他虛弱的乾笑著說。

  兩年多前的那天晚上,他和金元植難得的大啖了一頓烤五花肉;儘管那是整整兩週以來,他們兩人第一次得以吃到泡麵以外的熱食,李弘彬卻覺得味如嚼蠟。他沒有再追問下去金元植哪來的錢,而對方原本還興高采烈的摟著他的肩膀、說著「豆兒我們去吃肉吧」之類的話,在察覺他似乎興致不高以後,也就尷尬的安靜了下來。

  那段時間彷彿一切都是灰階的、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他覺得自己好像變得不是自己、金元植也變得不是金元植了:無論是放棄音樂的夢想、為了出道而當了演員的自己,或者是為了金錢而出賣作為一個音樂人的驕傲的金元植……
  因為錢而做出的一切選擇,似乎都只是徒勞的使他們兩人漸漸變得分崩離析、面目全非。

  李弘彬覺得壓垮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那天、讓他無意間發現金元植賤賣了自己創作的歌曲的事。

  「雖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好像在一點一點的毀掉他。」李弘彬說:「因為我,他變成了那種可悲的樣子;我討厭看見那樣的他,也討厭讓他變成那樣的我。」
  「因為這樣,所以才決定離開的。」他努力想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輕鬆一點,但是顯然效果不怎麼樣。

  他不知道媽媽能不能理解自己所說的理由、這些話他也幾乎沒有對其他人說過——以往如果有人問起為什麼和金元植分手,他總是以一句「就那樣」輕描淡寫的帶過。
  除了難以解釋自己複雜的心緒以外,他同時也是卑劣的意圖掩埋過去那個連他自己都討厭看見的自己。

  媽媽過了良久才微乎其微的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勸他要好好把握機會,不要陷在過去不美好的回憶裡、自己絆了自己的腳。
  「到現在,我們也沒有別的想望、只希望你過得快樂。你爸爸過世前也是這麼說的……」

  李弘彬沒有細想,便忍不住有點啼笑皆非的打斷了媽媽的話:「等等、媽,我又不是要和金元植復合……你可別亂編造老爸的遺言啊,他會從天堂伸拳頭下來揍我的。」
……再說了,還有個眾人都認可的好女孩在等著金元植呢,怎麼說也都輪不上他。當年是他自己堅持不下去、選擇要放棄的,李弘彬認為如今自己沒有說反悔的權利。

他用玩笑的語氣說著,末了,又自以為幽默的補上一句:「我現在可是在做慈善事業呢。」

  媽媽好像還有話想說,但是在他這戲謔的態度之下,又只好嘆了口氣,把話題轉移開來:「好吧,那你初二就帶著元植一起回來吧。」
  「你姐姐家裡那幾個孩子好久沒看見你們,這下肯定要樂壞了。」

  李弘彬想像了下幾個小蘿蔔頭一股腦兒衝上來、團團圍住他和金元植的畫面,不禁笑了出來。
  「好的,那到時見了,媽媽您也要多保重、保持身體健康喔。」他想了想,又有點害羞的加上了一句:「我愛您。」

  李弘彬是在初二那天的凌晨回到金元植位在首爾的家裡;他幾乎是一沾床就倒頭大睡——在國外工作時他沒有一天睡得好覺,而他本人寧可將這解釋為認床、或者是水土不服的一種。
  然而不可解釋的是,當他回到金元植的床上、身邊多睡了個金元植,顯然確實能夠使他的睡眠品質提升不少。

  總之當他好不容易願意離開床鋪時,已經過了中午了;而賴床大王金元植也以一副理所當然之姿,從背後把他圈在懷裡、跟著一起睡到了這個時間。

  因為姐姐們說會早點回去幫忙媽媽準備晚餐,於是他和金元植也就被分派了個任務在身——幫忙照顧兩個姐姐家裡的小朋友,免得小蘿蔔頭們趁著大人忙碌時到處搗亂。

  李弘彬起床時,已經毫不客氣的把金元植原先親暱的靠在他肩膀上的下巴給撥開;可饒是如此,那人也只是模糊的咕噥一聲,沒醒。等到他刷完牙洗完臉,回來一看,那人還在床上歪歪扭扭的一臉醒不來,李弘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一把將棉被給掀了。

  棉被下的金元植只穿了一件T恤和一條四角褲,下半身勻稱的大腿線條、和勁瘦修長的小腿,在被子被掀開後一覽無遺。

  看那人即使如此也還堅決的不肯起來,李弘彬於是起了點壞心,用膝蓋跪在床上的爬上了床,靈巧的用手指在對方的腿上「走路」;一路從小腿來到大腿內側,他不經意的一抬頭,視線正好對上金元植已經睜開的雙眼。

  「醒了?」他收回手,促狹的笑著問。

  金元植的聲音帶著剛睡醒時特有的鼻音、而且顯得特別低啞。
  「嗯,醒了。」他慵懶的重複了一次李弘彬的話。

  他不只是人醒了,某個部位也「醒」了——

  只隔著輕薄透氣的四角褲,李弘彬很難不注意到金元植腿間那明顯的隆起。
  他忍著笑,若無其事的丟下一句:「醒了那就快點起來。」然後就準備開溜。

  不出所料,金元植委屈的嘟囔著問:「你就這樣丟下我?」

  李弘彬回答得倒是很理直氣壯:「那是你的晨勃,你應該自己解決。」
  他斜倚在床邊的牆上,又壞心眼的補了一句:「——撒泡尿應該就會消了。」

  金元植為之氣結。
  這哪叫晨勃,這分明是李弘彬這惟恐天下不亂的小頑劣份子搞出來的事,偏偏這傢伙現在還不肯認帳。

  「那我不起床了。」他故意裝作鬧彆扭的說。
  誰知道李弘彬卻回答得很痛快:「好啊,那我等等就自己出門了。」
  ……金元植徹底的覺得自己又一次敗在了李弘彬手上。

  最後還是李弘彬覺得玩笑開夠了、看金元植那副又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的蠢樣,有點心軟;於是便走近床邊,朝還躺著的那人伸出手,俯下身子溫聲哄他:「好啦、快起床,我拉你起來。」

  金元植依言乖乖把手交到他手裡,卻在李弘彬把他從床上拉起來時,順勢湊近他、飛快的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李弘彬愣住了一秒。
  為了掩飾自己瞬間的害羞和慌亂,他大聲的笑罵著:「呀!你這是BOBO嗎?根本是啃了我一口吧!」

  而那人不但不理他的抱怨,還得意洋洋的朝他做了個勝利的V字手勢——不得不說,金元植其實一直都很擅長做出這種帥氣的動作……不過在此刻,他身上穿了件黃色Rubber Duck的棉質T恤當作睡衣、配上一條四角褲的模樣,著實有點滑稽。

  「快去刷牙吧你。」李弘彬在他好不容易慢吞吞的起床後,往他屁股上輕輕踹了一腳。
  他自己也沒注意到笑容早已掛上了他的嘴角。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NAO ⇒ No title

看到金元植某部位也醒了,我立刻拉到最上面去看,結果竟然沒有 * !!!!QQQQ (重點誤

看到弘彬離開的理由覺得好無奈啊QQ 但現在經濟狀況都算穩定了,當初要分手的原因等於是消失了,希望弘彬趕快打開心結啊!!!!

(是說我一直很好奇,元植連手機解鎖密碼都用分手日期了,又為什麼會跟那個女生論及婚嫁呢?)

謝謝毒毒i-175

  • 2015.04.18
  • Sat
  • 04:4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Silent ⇒ No title

我覺得是我也會分手,在那樣的狀況之下,陪伴和愛情並不會給兩個人安慰含動力,只會為了把手牽牢和不讓對方擔心,耗費更多力氣,最後不可能沒有埋怨的。除非金元植開外掛,不然他們勢必然經歷一次(或以上)的分手。
我也是討厭關係變成歹戲拖棚八點檔的人,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種一言難盡

  • 2015.04.18
  • Sat
  • 07:1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爵 ⇒ No title

因為太愛了,所以不得不分手,
不想看見對方為了自己而悲慘,
認真想著,
要開始一段關係只要兩人心意相通就可以,
而要維持一段關係卻要面面俱到,
不論是感情、雙方家庭、朋友圈、經濟及未來
更何況是李弘彬和金元植,所要面對是比男女情侶有更多不認同及排斥
達到祝福並接受他們的人,有很長一條路要走...

就想起很久以前看過一張電影海報,有關男生同性之間愛情
上面寫著一句話很撼動我的心,

『愛一個人要離開多少愛你的人』

感覺說出很多同性感情最大的悲傷,
外人及社會的唾棄及鄙視都能無視種種謾罵
最讓他們難過的是最親近的人那一字一句透出的冷漠

  • 2015.04.18
  • Sat
  • 11: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No title

我覺得要寫這篇的心得真的好難、好難。
因為太多情感牽涉到當下的自己,知道它是事實卻又不想說出來,好像不說就不是事實一樣。

雖然我也沒有其他經驗,但感覺從學生時期就開始的愛情,最困難的就是面對社會的現實。
在學生時期人總有很多很多夢想,而那樣相信著夢想的樣子是最閃閃發光、最吸引人的。
那種「相信」似乎就是愛的根源,對他人的愛、對自己的愛,都是一樣的。
而當現實臨頭,你開始懷疑。
懷疑不再閃閃發光的自己是否還值得對方的愛,懷疑是自己讓對方不再閃閃發光。
那種情況下的分手是無私也是自私。

記得自己有一次開導學妹的時候問她:「你覺得你自己的未來有沒有他?他的未來有沒有你?」
如果覺得自己還愛他,這件事一定要問,不能猜,因為你不能替對方決定他的人生。
如果自己還是對方理想人生的一部份,那就沒有離開的理由。

打這個回覆花了一個多小時,其實感覺比較像是在說服自己(笑)


我自己猶豫過,也還是猶豫著,所以更沒辦法責怪弘彬。
只是他明明知道金元植是個蠢蛋,當時該問的問題就要問、把一切攤開說才好,
有時候維繫愛情的不過就是那樣一場確認彼此信心的談話。
如今離開後又回來,當時那樣糾結的條件似乎已經不存在,
他愛不愛元植顯然也不是個問題,
所以剩下的只有能不能接受當時選擇離開的自己而已。

  • 2015.04.18
  • Sat
  • 14:2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嘎嘎小粉粉(?) ⇒ No title

他好像從來也不是因為不愛了,所以才想離開金元植。
這句神戳哭點(掩面哭)

有時候面對現實環境的困頓
真的會讓彼此在消磨著一點一滴的愛和耐心
有時候會被環境逼著做出一些決定
但希望這次他們一起回家可以有不一樣的轉變


毒鳥對不起最近一直在課業的水深火熱中(?)
所以一直沒留言我自動下跪10分鐘(什)

寫文加油窩!!!!

  • 2015.04.18
  • Sat
  • 22:5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 ⇒ No title

看到這一章真的深深感受到了這篇文的威力(現在才?

就算是戀愛中,世界也不是只充斥著粉紅泡泡的
很喜歡這種現實帶來的矛盾,因為在我看來,兩個人一起上路並不只是有愛情就足夠了的事
世間有太多的無奈是不能用一句我愛你解決的

之前留言時好像有說過覺得93之前是不健康的關係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現在腦遲鈍,但我真的覺得在兩人分手前的情況下,真的很難站起來、精神抖擻地繼續前進
分手在那個時間點好像才對彼此來說是更好的開始吧,雖然不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法,但也無法否認令兩人都向前走了一大步
(還是說就算不分手,把問題交給時間也可以解決呢)
(但是我覺得不改變現狀的話,兩人的關係不會有改善的突破口Q)

看完這一章後再回看之前的劇情,覺得這兩人都真的很愛對方,只是表達的方式並不一樣Q
亦因此他們才更需要溝通吧...?

親臉頰真的太可愛了,一邊覺得這兩人現在的生活也太溫馨,一邊又因為那並不是真正在交往的關係而覺得空虛QAQ
感謝毒鳥兒餵食Q

  • 2015.04.19
  • Sun
  • 00: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會長 ⇒ No title

豆兒你的苦衷害我好難過啊嗚嗚嗚嗚嗚
媽媽感覺都把一切看在眼裡 豆媽媽我愛你###

金元植你是因為每天豆兒都睡你旁邊才會晨勃嗎
自制力有點弱欸(靠

  • 2015.04.19
  • Sun
  • 18: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阿根 ⇒ No title

這種超級虐心得分手理由。・゚・(つд`゚)・゚・
真的會有那種不是因為不愛了所以分手的原因啊。゚ヽ(゚´Д`)ノ゚。
這篇一半以上看了都心酸酸鼻子酸酸的
根本不是因為不愛了才分開的
而是太多太多現實面的問題才被迫分開的
然後現在李弘彬還得若無其事的配合演出
真的太虐了・゜・(PД`q。)・゜・
我也試想過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有沒有辦法泰然自若的繼續和對方在一起
大概也是做不到吧、就像文章中提到的「感覺好像在互相消耗彼此一樣。」
那麼寧可自私一次,讓彼此都好過一點

比起我之前看的某些太過美好的小說我更愛這種現實面的小說
每次看那種小說心裡都有種"媽啦你們最好每個都這麼順利"
沒辦法...現實真的有太多逆境了(掩面

  • 2015.04.19
  • Sun
  • 23:2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NAO

NAO你的心思太邪惡了XDDDDDDD
但老實說我在寫到這段時也有考慮要不要順便來點早餐肉(x)

雖然對當初的處境而言是死結的問題現在已經解決了,但也是有新的問題產生啊XD
兩人此時也已經出社會、是成年人了,對於外界觀感這種問題也會比還是單純青少年時來得更有體認吧
還有自己當初話也不說清楚就甩了人家的豆彬,基於面子問題也很難回到元植身邊吧,金元植的朋友會怎麼看待他?
啊、不是論及婚嫁喔,是快要正式交往的拍拖對象XDD
至於元植,大概就是一種 自己一方面也希望能放下李弘彬繼續向前走,但一方面卻又提不起腳步的感覺?

我也謝謝NAO的回覆♥

  • 2015.04.20
  • Mon
  • 14: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Silent

我的想法也是跟你一樣
就是貧賤夫夫百事哀啊XD 因為顧及著對彼此所以反而限制了彼此,硬是要繼續這樣牽著手走下去,感覺總有一天會爆發開來、兩人對彼此有很多怨言吧
(到最後愛消磨殆盡,李弘彬可能就會怪金元植為什麼當初不讓他放棄當練習生;金元植也可能怪他是拖油瓶XD)
http://tieba.baidu.com/p/2153406602
↑關於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歹戲拖棚八點檔,如果靜大大有興趣的話我大推這篇XD

  • 2015.04.20
  • Mon
  • 15: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爵

'要開始一段關係只要兩人心意相通就可以,而要維持一段關係卻要面面俱到'
我喜歡你這句話TQT 很中肯!
所以並不是只要兩人相愛就一定能好好在一起,放在不同的時空下都會有不同結局

'愛一個人要離開多少愛你的人'
這句真的下得滿震撼的,但也是很一針見血啊
雖然這裡豆彬不完全是因為外界觀感才離開元植的,但潛在的也對他造成了不少壓力吧
尤其來自自己原生家庭的不諒解,那真的特別讓人矛盾又痛苦啊...

  • 2015.04.20
  • Mon
  • 15:2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能引起你的共鳴、聯想到自身經驗真是我的榮幸啊...^q^ (走開)

覺得你說得太好,我沒有什麼可補充的了TqT
只好highlight一下XD
而當現實臨頭,你開始懷疑。懷疑不再閃閃發光的自己是否還值得對方的愛,懷疑是自己讓對方不再閃閃發光。那種情況下的分手是無私也是自私
如果在這篇文裡有你去開導李弘彬說不定他們當初就不會分手惹(別亂)
但李弘彬就是覺得金元植已經為了他的事失去自我、所以大概也不會想再問? 反正怎麼問對方,都是盲目的愛著啊
所以他也才會自己單方面的替兩人做出了決定

我倒是覺得他要重新再回到金元植身邊,不只是自己心裡那道坎要過而已
在分開的那段時間裡,他也看到金元植的條件足以和很好的異性在一起、也已經幾乎要交往了,如果不是因為失憶,他會有機會嗎? / 或者,他有什麼資格拿自己去交換金元植已經展開在眼前的(看起來似乎是)新美好人生?

  • 2015.04.20
  • Mon
  • 15: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嘎嘎

(給衛生紙XD)

我真的覺得 愛是會被生活中的困頓(或者就算沒什麼特別大的挫折,繁雜瑣事就已經夠了)給一點一點消磨掉的XD
請多多期待下一章一起回家^q^ (突然變廣告體XDD)

沒關係喇QQ 嘎嘎你先顧好課業比較重要,有空時來這裡玩玩就好♡
你也加油!

  • 2015.04.20
  • Mon
  • 15: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No title

對我來說,你問的那幾個問題都還是弘彬在跟自己過不去,
其實關鍵還是在於是否能夠相信自己是對方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
我所謂的自私就是指這裡啊,
離開對方到底是想讓自己愧疚感、自卑感少一點,還是那真的是對方想要的人生?
有沒有成為對方人生一部份的「資格」,這是對方決定的事情。
從對方身上得到的無條件信任看來盲目,卻也是愛情最美好的事啊。
除非弘彬覺得和元植在一起自己會不快樂,那他才應該再一次轉身離開。
(不過我這種想法又是另外一種自私了(笑))

仔細一想,鄭澤運之前猜到的密碼和刪除的訊息不只對金元植來說很重要,
對李弘彬也是一樣,如果他不知道金元植還這麼愛他,就沒有機會為了愛再更勇敢一點。
但鄭澤運把訊息刪除、車學沇保持沉默,難道不是「為了他們好」嗎?
其他朋友介紹女孩子給元植認識不也是因為弘彬傷害了元植,以為弘彬不再愛他了?
這兩組人想像的元植的幸福並不一致,造成的結果卻都是讓弘彬更缺乏留在元植身邊的理由,
偏偏這一切就正是因為弘彬沒有把自己離開的原因說出來。

謊言是雙重的,弘彬假裝還跟元植在一起,又假裝自己已經不愛他,
如果只戳破第一層當然兩人都會受到傷害,所以元植即使多少察覺不對勁也不願意問,
但埋在那底下的「不愛了」的謊言才是一切的轉機。
感覺像清創手術一樣吧,為了要好起來得把傷口揭開才能清掉髒東西,
不管做多少心理準備,沒打麻醉就是會痛的。

(不過這是在故事會HE的前提下進行我才能說這麼多廢話,人生可不是這麼回事啊...)

  • 2015.04.20
  • Mon
  • 18:1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R♡

有讓你這麼覺得真是太好了!
老實說在放出這章前我一直有點擔心會不會顯得這種分手的理由太薄弱了...
雖然對我來說是充分足夠擊垮我的情況,但不知道在大家眼裡是不是能造成共感XD

'兩個人一起上路並不只是有愛情就足夠了' 非常認同這句...
就算我還愛著某個人,也很有可能會覺得 '雖然我愛你,但是我現在不想/不適合和你在一起'
私以為,會覺得 '有愛就一切足夠' 那是在一帆風順的時候;但想當然人生並不總是這麼光鮮亮麗
我一直在說的 '貧賤夫夫百事哀' 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其實認真說來是我覺得很悲哀的一種狀況
在人生的不如意中,對環境、也更容易對朝夕相處的彼此產生怨懟
我也記得RR你之前說過 '覺得93是不健康的關係',但忘記我有沒有跟你說(就某種程度上而言)你說中了XD
金元植的一味寵溺遷就、李弘彬的自我厭惡進而猜疑對方的愛,這些都是問題
'分手在那個時間點好像才對彼此來說是更好的開始' 你和文中的李弘彬有相同的想法,但反面來說金元植可能不會認同XD (但是他也無法反駁,所以才只好放手讓李弘彬走)
需要溝通這也是一大重點,但這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不是嗎? XD 再說感情走到這地步也都變味了,可能只想盡快get rid off it吧,就算事後會後悔但那也是之後的事了(而且也來不及了)

結果我自己回了一大串,真是不好意思 orz
謝謝RR的留言♡

  • 2015.04.23
  • Thu
  • 12: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會長

媽媽畢竟是心疼自己兒子QQ
都這把年紀(x)也見過世面,應該會比較能理解他的心情吧

金元植已經很不容易了好嗎XDDDDD

  • 2015.04.24
  • Fri
  • 13:1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根♡

能理解這種理由真是太好了(真心覺得鬆一口氣XD)

現實面的問題造成心理上的壓力,對自己都已經充滿懷疑的情況下,很難好好接受別人的愛並且也去愛人吧
要是我也沒有辦法繼續撐下去,我會很自私又膽小的選擇逃走 orz
如果朋友們知道當初李弘彬是這樣的心思,那也不會蠢到叫他去做這麼虐的事了
但有人就是愛面子,無法面對當時的自己XD

現實點可以貼近人心,但反面來說美好的情節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滿治癒(?)的啦哈哈哈哈

  • 2015.04.24
  • Fri
  • 16:2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你說的也沒錯(?)
但我是覺得,除了自己心裡過不去以外,還要考慮到現實的因素,所以並不只是對自己交代的問題
剛在一起時可能覺得很好很幸福,但以後也可能不這麼覺得;現實中也有許多這樣子的怨侶
'是否能夠相信自己是對方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 這種相信聽起來很美好,但在我看來太不可靠了XD
在心理狀態、外在環境都好的時候當然可以很正向的這樣愛著相信著,但當外在環境改變、心理也受到影響,當初做出的決定是不是會受到兩人的怨懟?
我們都會說 '這是要交由對方決定的事情',但這在我看來也是一種唱高調吧;就像小孩在選升學志願時,如果爸媽沒有干涉他的決定,他後來未來讀得很辛苦,那這個小孩也有可能反過來怪當初身邊大人沒有教導他
'除非弘彬覺得和元植在一起自己會不快樂' 雖然這麼說很悲觀,但可能會造成他不快樂的因素很明確也很多不是嗎? XD 首先、他是公眾人物,萬一事實曝光,社會大眾會不會接受他? 萬一對他的事業造成影響,你覺得他還快樂得起來嗎? 而且輿論的攻擊不會只限於對他的事業造成影響而已

阿不小心說太多了(掩面) 我也懂你說的這些 '是在故事會HE的前提下'
對於其他朋友做出的 '為了他好' 的事,我就不多說什麼了,我覺得你已經分析得很完整了...
感謝用心看文、而且願意和我交流QQ

  • 2015.04.24
  • Fri
  • 16:4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