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Ask Me 09



  兩人終於打理整齊後便出發前往李弘彬的老家。他們抵達時,李弘彬的兩個姐姐已經和媽媽在廚房裡,一邊說笑聊天、一邊忙碌的準備著晚餐的食材了。他們先過去打了聲招呼,然後就被指派去客廳幫忙帶孩子。
  果然不出李媽媽所料,孩子們一見到久未見面的弘彬舅舅、和舅舅的朋友元植哥哥,頓時開心瘋了;李弘彬還抽空和看到他們到來、如釋重負的姐夫們交換了個眼色。
  幸好李弘彬向來很喜歡動物和小孩子,金元植和他相比之下更是有過之無不及;有他們兩個在,也才好讓平常在家中已經為了這幾個小祖宗疲於奔命的姐姐和姐夫們,得以暫時清閒一下。

  幾個孩子之中,年紀最小的女孩兒特別喜歡黏著金元植,整頓晚飯都是坐在他的腿上度過的;期間小女孩不經意地問了一句「元植oppa,為什麼這麼久都沒看見你啊」,幸好李弘彬立刻眼明手快的剝了顆糖果塞進她嘴裡、阻斷這話題繼續延續,然後在金元植困惑的眼神中嘻嘻哈哈地把這問題給蒙混了過去。……
  除此之外,他倒是挺樂得看金元植和小孩子玩在一塊;他不禁用手肘捅了捅對方,笑著調侃:「呀,我看你不只是妹控,還是蘿莉控啊?」

  ……金元植表示對自己愛人的那張壞嘴感到相當無奈。

  晚餐的主菜除了豐盛的烤肉包飯以外,還有一大鍋熱騰騰的海鮮大醬湯。鍋裡已經煮熟的蝦子紅艷艷的,又肥又大,馬上就吸引了小孩子的視線、幾個孩子無不看得口水直流。金元植看到這情況,很自然的就擔負起了剝蝦子的工作,把剝好的蝦分別丟進一只只迫不及待的小碗裡。

  李弘彬原本正專心的低頭吃飯,熊熊看見一隻剝好殼的蝦被丟進自己碗裡;一開始他以為是金元植搞混了,才困惑的停下筷子,正打算把那隻蝦夾到外甥的碗裡,就被金元植出聲制止:「那是給你的。」

  「啊、哦……謝了。」他有些反應不過來,愣愣的道謝了之後才想到:自己這是被當作小孩子對待了嘛。
  他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你剝給孩子們就好,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而金元植頭也沒抬的回過來一句:「很燙。」

  簡短的一句話,卻讓李弘彬頓時說不出話來——不是被當作孩子那樣對待、畢竟他們兩人都同樣清楚他本就不是孩子,而是被那人真真切切的放在心上、用盡心力的疼寵著。
  這種受到呵護的感覺理應使人感到甜蜜,但他的心裡卻除了甜蜜之外還多了點酸澀——畢竟那都已經是不應該屬於他的寵溺。

  李弘彬靜靜的看著那男人低下頭、好聲好氣的哄著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女孩乖乖吃飯;金元植肯定不知道自己剛剛不經意的一個舉動、一句話,在他的心裡引起了多大的躁動。

  晚餐中大家邊吃飯邊聊得正熱烈,他起身離開了一下,回到桌邊時手上多了一罐冰瑪格利。
  他悄悄的把冰涼的鋁罐塞到金元植手裡。

  而對方則是迷惑不解的抬頭看他。
  「酒?」他們兩個平常都是不怎麼喝酒的人,所以此時李弘彬突然拿了一罐米酒、不由分說的塞給他,這讓金元植不禁有些摸不著頭緒。

  李弘彬簡短的解釋:「你的手都紅了。拿著冰的會舒服點。」
  他這才後知後覺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果然是因為剛剛剝蝦殼的關係,他的手指指腹被剛從鍋裡撈起來、熱騰騰的蝦子給燙得有點發紅……要不是李弘彬說了,他還真沒注意到。
  來自對方微小卻細膩的關心,讓金元植笑彎了眼:「哦,謝啦。」

  不多時後,大夥也差不多酒足飯飽了;李弘彬身為在場大人中的忙內,便自動自發的先進廚房去,準備拿保鮮盒出來裝剩下的菜餚、收拾餐桌。金元植看他起身便也跟了上去。

  剛剛拿在手上的酒,雖然李弘彬的本意是讓他拿著敷手,但是就這麼拿著拿著、金元植還是在不知不覺間就把那罐瑪格利給喝光了。他的酒量當然不至於差勁到一罐瑪格利就能把他灌醉,但也多少有了點醺醺的酒意。
  他看著李弘彬的側臉,一時之間想起了自從車禍以後發生的許多事情——先前在海外工作時,整整一週對他不理不睬的李弘彬、回國以後,還特意在回來路上買了他愛吃的東西的李弘彬、老是對他開玩笑,卻又總是在最後一刻好好安撫他的李弘彬、細心的在小細節上也照顧著他的李弘彬……

  為什麼讓他覺得,如此飄忽不定、無法捉摸呢。

  他忍不住朝那人靠近了一步,低下頭用自己的唇去尋找他的嘴唇。

  李弘彬一開始有點慌張的向後退了一步,但他很快就被金元植給逼得無路可退、不得不靠坐上了身後的流理台。
  「金元植你發什麼酒瘋呢、」他試圖喝斥對方逾矩的舉動,「外面……大家都在外面……」

  但是金元植卻充耳不聞,只是一味的癡纏著他接吻。他像小狗一樣毫無章法的舔著他的嘴唇,時而用自己的雙唇銜住他的唇瓣、輕輕的吸吮著。

  李弘彬抗拒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他終於安靜了下來,仰著頭、顫抖著閉上了眼,沉醉在金元植的吻裡。

  他卑鄙的佔用了金元植全部的溫柔和熱切的愛情。他應該要為自己做出了不合當初計畫的舉動而感到抱歉;然而在這個當下,他卻只為了這麼甜蜜又溫暖的親吻,將不再屬於自己而感到滿心悲哀。

  廚房門口突然傳來叫喚聲時,李弘彬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頓時好像原本正輕飄飄的飛向天空的氫氣球、被狠狠的一把給拽回了地面。他認出那是媽媽的聲音,連忙狼狽又慌亂的一把推開了金元植。
  他有種好像說了謊、卻被硬生生當場拆穿似的羞愧感——明明之前才那麼斬釘截鐵的在電話裡和媽媽說過,現在的自己對金元植一點意思也沒有。

  金元植看起來也有點愣了;他原本背對著廚房門口,但還是硬著頭皮轉過身、擋在李弘彬身前。這種太過尷尬又出人意料的發展,讓他的嘴裡一陣發乾、清了清喉嚨才好不容易開口:「啊、是……伯母,找我們……是有什麼事嗎?」

  看著那人握在流理台邊有點發顫的手,李弘彬不禁覺得有點好笑又有點感動……明明金元植自己的心裡也是又害怕又擔心的,第一時間的反應卻還是保護他。
  不過,幸好情況事實上並沒有金元植以為的那麼糟糕——最糟糕的事,他在兩年前都已經經歷過了。

  李弘彬的媽媽一開始也明顯的愣了一下,但是她旋即又恢復鎮定,若無其事的回答了金元植的問題:「啊、那個啊,剛剛想說怎麼沒看到你們兩個……」
  她眼尖的看見李弘彬已經拿出來的保鮮盒,於是便說:「那正好,弘彬去幫你姐姐們把餐桌收了吧,元植跟我過來一下。」

  金元植指了指自己,「……伯母,我嗎?」
  李弘彬和他面面相覷。

  「我還能把元植吃了不成,嗯?」
  媽媽看他們倆那猶豫不決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的開玩笑說。

  長輩都這麼說了,他們也不好再推託;金元植便乖乖的跟在李太太的身後走出了廚房。比起憂心忡忡的對方,李弘彬倒是頗好奇自己的母親找金元植去做什麼。

  而金元植就沒他那麼從容了——
  跟著李太太走回房間的一路上,他都在心裡盤算著等等是不是該向伯母道歉,因為耽誤了李家唯一的兒子、如果跪下的話會不會顯得太浮誇、要怎麼說才能說服李太太,弘彬跟他在一起會過得很好,他會盡全力讓弘彬幸福……短短的幾步路,金元植的腦袋裡上演了一齣又一齣小劇場、他幾乎把所有自己曾經看過的家庭劇都快速回想了一次。

  最後,跟著李太太走進了主臥室,當他正準備要跪下來道歉、來場情深意摯的自白請求諒解時,倒是對方先發話了:「元植啊,你看看這毛衣你能不能穿?」

  金元植比方才在廚房裡時還更呆愣了;而李太太則是自顧自的又繼續說:「本來我是要織給弘彬的,但是剛剛看上去那小子又瘦了,穿著可能不太合身……」
  說著說著,她還拿著那件自己親手織的毛衣,往金元植身上煞有介事的比劃著。

  金元植頓時有點手足無措,他用乾巴巴的嗓子叫了一聲「伯母」,想說「您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卻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在他整理好自己的思緒以前,又被對方搶先開口問了一句:「元植啊,這顏色還行吧?」
  為了迎合兒子的喜好,李太太選用的毛線是低調的暖棕色,整件毛衣看起來相當溫暖又不失品味。

  對於李弘彬的母親來說,雖然暫時還是無法全心全意支持兒子有個同性愛人的這件事、言語中也還因為違和感而甚至沒有辦法多談;但是,將那件自己親手織成的毛衣送給金元植,已經含有太多一個為人母親者所能給與的肯定。

  「啊、是,是的……我很喜歡,謝謝您。」
  金元植訥訥的回答,同時也以雙手小心而恭謹的接過了那件毛衣。

  而李弘彬自從知道了自家媽媽居然把原本要給自己的毛衣,轉送給了金元植以後,便吵吵嚷嚷著抱怨:「媽!到底誰才是你兒子啊!」
  「雖然最近瘦了點,可是以後也有可能再胖回來啊。」他開玩笑的對媽媽說。

  媽媽卻沒有像往常一樣被他逗笑,反而是用有些複雜的神色看著他。
  李弘彬覺得自己從來沒看過媽媽那樣的眼神:像是可惜又像是寵愛的、有些惆悵卻又帶著些期望。……

  媽媽問他:「弘彬啊,你還記得兩年前,你爸爸第一次被送進醫院裡時嗎?」

  對李弘彬而言,這並不是輕易可以提起的事情;他相信媽媽也知道,當年他因為和金元植交往的事、而和父親的關係惡化之後,父親在不到一年後便因為慢性病而過世,這對他來說有多難過又有多遺憾……也因此,他更想知道媽媽在此刻提起這件事的理由。
  他沒有馬上回答,只是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

  而媽媽似乎也沒有期待他的回答,停頓了一下後便又自顧自的繼續說了下去:「那時候是凌晨三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醒來的,一轉過頭就看見你爸爸一臉痛苦的樣子。他說心臟很痛,後來連話都說不清楚……我打了119之後,救護車來了,整個小區都聽得到警笛聲、我們家門前都是紅色的燈光。」
  「那時我真的很害怕,打給你和你姐姐們都沒人接——凌晨三點,誰會接電話嘛。」

  「當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就想著說不定元植有辦法聯絡得上你、所以打給了他。」

  李弘彬聽到這裡,只覺得好像心臟都沉了一下。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那天凌晨,還有這樣的一段曲折。
  當時他的演藝事業才剛起步,只要有機會,再怎麼辛苦的事他也願意試一試;那段時間,他跟著當時正在拍戲的劇組在鄉下待了好一段時間,恐怕就算能即時接到媽媽的電話,他也沒有辦法馬上趕回首爾。

  「還好他接了電話,他那邊很吵、好像還有音樂聲……我直到那個時候,才從元植口中知道你們已經分手一段時間了。」
  「他答應說會幫我聯繫看看你、但是他也沒有把握。」媽媽又頓了下,好像回想起了那天凌晨的景況而難以言語。

  但是片刻後她還是堅持說了下去:「後來,他就乾脆自己趕來醫院了。一直到天亮,你大姐和姐夫來了之後他才回去。」
  「要不是元植,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爸爸也知道那時候是他幫忙的。」……

  李弘彬說不出話來。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去醫院探望父親時——那也是自從他被爸爸趕出來之後,他們父子倆第一次見面——,沒有原本他設想的劍拔弩張,只有那時稍微恢復了點精神的爸爸,有些尷尬的澀澀對他說了句:「弘彬,你來啦。」……
  現在知道了金元植為他的家人做過的事,他才覺得好像撿回了一塊拼圖、補上了原本缺失的畫面。他想,大概多少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的父親才在最後的日子裡對他改變了態度吧。

  「弘彬啊,我們為人父母的,都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好好長大,不要受傷、不要走辛苦的路……就這樣而已。」媽媽看著他,卻突然笑了出來:「但是,你好像一直都很有自己的想法啊:高中那時說想要當藝人也是、後來跟元植在一起也是。」

  李弘彬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又一時發不出聲音來。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急著想辯解什麼。

  媽媽示意他先別插嘴、讓她繼續說完:「現在常常在電視上看到你出演的drama、最近也開始演電影了,真的做得很好呢、我的兒子。」
  「看著這樣好好成長著的你,我好像也慢慢開始有了『啊,就像當藝人、演戲一樣,弘彬自己選擇的路是不會錯的』這樣的想法。」

  最後,她溫柔的笑著說:「所以說你啊,以後就照著你想要做的、好好的去做就好了。」
  「媽媽是這樣相信你的。」

  李弘彬伸出雙臂,用力的擁抱了比他矮了不只一個頭的婦人。
  「媽,謝謝您。」他喃喃的說,心裡覺得又感動卻又難過——

  儘管媽媽說了相信他,然而事實上,現在的李弘彬卻連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

  ——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告訴他,即使是在兩人分手之後,其實他還是受到了金元植的照顧呢;他覺得這實在太讓人難過了。
  因為很清楚自己將要再次推開他,所以,才覺得太悲傷了。

  李弘彬抱著媽媽很久很久、好像回到了當他還是個孩子、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時,總是下意識的想要尋求大人的庇護一樣。
  此時的他就像是小時候那個無助的孩子,但是卻再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他,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他突然覺得好想哭。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R ⇒ No title

心情好複雜都不知道應該回覆什麼了Q

感覺過了這一章後,豆彬最無法面對的是自己這個事實更明顯了
就算顧慮著金元植實際上已經有了別的對象,最令他無法放手的還是自己啊

我覺得要面對過往的情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豆彬一開始會心軟願意演這場戲,不只是因為他無法拒絕,還有他對元植的愧疚作祟吧
雖然能看出來他也根本還放不下元植、依然愛著他,但是那些愧疚與秘密真的可以那麼容易消除嗎…我想元植在背後為豆彬所做的應該不只這些而已吧,但豆彬知道更多的話,不是只會覺得更愧疚嗎…
我覺得豆彬應該比不會比分手時更想要推開元植吧,但把每一刻都當成最後一刻來過的話,不是只會更不想要放手嗎

而知道真相的元植又能怎樣呢?我感覺豆彬沒有跨過心裡那道牆的話不管元植是否知道真相,結果都不會改變…如果不去改變兩人關係的根本問題的話,只會更煎熬而已。

我也不知道自己都寫了什麼(遠目) 只好又來等下一次更新了~

  • 2015.04.24
  • Fri
  • 17:2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Lu ⇒ No title

毒鳥大大你好~(←顯示噗浪已關注XD
我是NAO引薦過來拜讀毒鳥93系列的小小星光~~~
雖然才剛來這裡一兩天但瞬間(XD)就補完所有VIXX的文~豪~好看啊!!!

這個系列真的好喜歡><
不想面對的殘忍卻真切的現實
畢竟王子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終究只是童話而已
看到金元植還願意去醫院看李弘彬的爸爸真的蠻感動的
被分手了還不計前嫌去探望幫忙
雖然我不知道金元植當時是怎麼想的
但感覺就是愛屋及烏愛李弘彬所以也關心他的家人
在弘彬爸爸尤其反對的情況下這真的不容易
金元植都願意做到這樣
弘彬媽媽也間接表示接受
最大也是最後的關卡就是弘彬自己了
克服心理障礙是最難的 但弘彬加油!

謝謝毒鳥的文!!!有文可以看真的很幸福//////
期待著下一篇的同時想厚臉皮的搭訕(X)~
雖然可能只會在VIXX相關的噗出現但想戳毒鳥好友不知道會不會太唐突>///<

  • 2015.04.24
  • Fri
  • 23:5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No title

我覺得我在上一篇第二次回的文那麼亂七八糟一定是我入戲太深。
其實你講的那些我都懂,只是我把那些都屏蔽在外了,對我來說那樣才能往下走。

我第一次看完這一章的時候只想笑說「好老梗」,
但仔細想想,這好像是我碰到畢業典禮之類的場合會有的反應,
就是當場都嘻嘻哈哈,之後情緒的後勁才會慢慢上來。
再看個一兩次,還是想甩李弘彬一巴掌,對他大吼「笨蛋,金元植這麼好的人你居然放棄!」
看的時候一邊在聽BOYS' RECORD,
冷夜最後「會等你的,無論幾年我都...」接到Memory的「Baby Bye Bye Bye」和「I need need need memory」,
原本聽得太習慣的歌,突然情緒又通通跑回來了,
李弘彬你到底知不知道金元植有多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你知道嗎!?
對於像金元植這樣執著的人,他真的只需要你說愛他而已,真的就只需要你一句「我愛你」,
無論什麼攻擊他都會替你擋著,他可以對抗全世界,可以為你撐起全世界--
你知道那種愛的力量一旦反噬有多可怕?

不是不懂李弘彬的心事,只是真的不想要看到他繼續猶豫。
如果事業已經有了發展、家人也給了支持,
他真的不應該再一次離開,再一次傷害金元植。

現在感覺好像灰姑娘在往魔法失效的零點倒數計時。

  • 2015.04.25
  • Sat
  • 02:1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蛋蛋君 ⇒ No title

先來謝罪,我已經大概3個禮拜沒用筆電了所以現在才來回覆(跪)
Ask me看到現在好像有點太入戲了,看完都酸酸的阿眼眶QQ

為李弘彬付出那麼多的金元植和
放不開手的李弘彬
雖然李弘彬一直提醒自己要放手金元植給那女孩但其實再次離開才是對金元植的打擊吧

李媽媽那pa也很戳QQ
(突然覺得自己打的沒頭沒尾,有些想法好難打出來的感覺,也許等這篇完結來打個長長的心得文)

  • 2015.04.26
  • Sun
  • 19: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R♡

不要這樣對我啊XDDD (x)

是的,過了這一章之後,我仔細想想好像真的沒什麼甜點(?)了...^q^ (?)
但我的本意是在一樣一樣的打破他們之間的矛盾啊,先毀壞才有重生嘛(O?)

'豆彬一開始會心軟願意演這場戲,不只是因為他無法拒絕,還有他對元植的愧疚作祟吧'
這邊完全正答QQQQ 我好像沒有說過,但能這樣聯想到實在太感謝了QQ
'把每一刻都當成最後一刻來過的話,不是只會更不想要放手嗎' 現在就是這種心情沒錯QQ 所以接下來會更努力推開元植的(fk)

是說這麼膠著的劇情,也每次都來給我回覆真是太感謝了QQ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XDD RR知道我是愛你的吧? ♡ (什麼結尾)

  • 2015.04.28
  • Tue
  • 14:0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Lu

啊啊你好XDD 多謝關注~~~♡
但其實我本命是Block B所以河道上最近可能都會飄滿這七個小瘋仔XDD 真是不好意思了
原來是NAO的朋友哈哈~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手指鞠躬)

至於 幫忙去醫院處理事情,要是是我的話可能也會這麼做...
是愛屋及烏沒錯 / 也是就我的觀察感覺(?)金元植是很有家庭觀念的人,所以應該會對交往對象的家人也想好好照顧才是 雖然是ex了XD

不客氣♪ 以後也歡迎多來看文^-^
如果不介意我的河道上屬性很雜的話歡迎戳好友喔,但最近可能不太會發VIXX的東西XD
總之謝謝你的回覆和關注(手指鞠躬)

  • 2015.04.28
  • Tue
  • 15:3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我好像有感覺到這回事,然後我也不小心跟著認真回了 orz
希望沒有冒犯到你,只是我個人其實對人沒什麼信任度(?),所以實際上在看待感情事時就會像這樣

是說、當大家(x)都在吶喊李弘彬(?),都沒有人想罵罵金元植嗎XDDDD
兩年前那樣的作法,對李弘彬、對他們兩人真的就是好的嗎? 如果要說李弘彬什麼都沒說清楚就選擇離開,那金元植不也是不好好溝通、就一味的用自以為對對方好的方式在處理兩人的事情嗎w
BTW這篇寫到一半時聽到MEMORY公開我實在太驚訝了XD 這首歌的氣氛真的就是AM的氣氛啊...
'你知道那種愛的力量一旦反噬有多可怕?' 這也正是文中的李泰民和金鍾仁會寧可冒險用這種蠢方法的理由

'事業已經有了發展、家人也給了支持' 我是在一塊一塊的幫他搬開擋在路上的石頭啊XDDD
覺得你用灰姑娘的比喻實在太貼切了QQ
謝謝冥雪的回覆♡

  • 2015.04.28
  • Tue
  • 15: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蛋

不用謝罪啦QQ 我也知道你很忙~~~ 最近應該也是在考試吧?
謝謝你的入戲! (手指鞠躬)

雖然說 '再次離開才是對金元植的打擊'
但也難免會想 '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才是對以後的我們都好的?' 這樣子吧...
哈哈,我懂難以組織想法的感覺XDDDD
希望我能順利完結,到時等你的心得^♡^ (勿逼)

  • 2015.04.28
  • Tue
  • 15:5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阿根 ⇒ No title

看完之後心情好沉重甚至有點鼻酸(我是不容易哭的那種體質不然應該就坐在電腦前大哭了)
即使分手之後還是受到對方照顧,但是知道真相時卻是要親手把對方推離自己 也太虐了吧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明明那人還是把他捧在手心裡呵護、還是一樣這麼喜歡他
看到接吻那段覺得有點暖暖的、酸酸的
因為那個根本不該是屬於自己的溫柔卻又捨不得放手
心情好複雜噢,這篇有好多點都能跟這陣子的心情有共鳴
然後邊打邊想不知不覺眼眶就濕了
我個人是覺得一段感情裡存在著愧疚和隱瞞 真的會有很大的問題
甚至是要花很長、很長的時間都不一定消除得了的問題

  • 2015.04.29
  • Wed
  • 21: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ㄅ~柚(誰) ⇒ No title

我告訴自己絕對要在你更10之前趕快來回XDDD不然感覺好像會被盯上

這兩章都好QQQQ AM這個系列好多地方都好真實我又不自覺地代入
看到豆媽說「既然喜歡,那為什麼要分手」,深深覺得世界上果然只有媽媽最懂自己的孩子
就算一句話都不用說,她也能知道你內心深處的想法、她能點出最簡單但也是最找不到解答的癥結點。
明明喜歡,為什麼要放棄?
我本來也衝動的覺得「對阿、有愛就能戰勝一切」
但反覆思考以後覺得:這根本很困難
重點是我自己也體會過還這樣想真的很蠢XDDD
雖然感覺殘酷又好像很不正面,但只有愛無法戰勝一切是個不爭的事實
「因為還愛,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撐著試試看」這種想法好像很積極
可是那些事情一再發生只會不斷消磨兩人的愛
一旦出現裂痕,要湊回原本的樣貌很難,心裡一定有疙瘩
能理解元植所做出的事情,但這對弘彬來說一切就像是因他引起的錯誤
越是「為了他」就越讓他痛苦,兩個人的想法如果沒有平衡點大概很難取得共識吧
就算時間能沖淡一切,就算彼此依然相愛,就算家人已經允諾
但那時造成的陰影卻無法輕易的揮去
看彬兒仍然掉落在自己的泥沼中覺得心疼也希望他能走出來
但其實這對人來說並非容易的事,所以滿期待之後他會怎麼開竅(?)
這個吻讓人醉、美好的不想抽離,但也讓我覺得酸澀無比

哭哭TqT。(破壞氣氛)
等待著星期五更新♥那我去趕報告惹(?)

  • 2015.04.29
  • Wed
  • 21: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爵 ⇒ No title

雖然在這篇文中失憶的人是金元植,
可是真正在尋找過去的人似乎是李弘彬,
一點一滴找回當初愛著金元植的心動,不是忘了是被自己藏太深,
好像過去的種種除了重新播映,
發現了在當下沒能看見的細節,跟沒被自己發現的那些事情
忽然想著:Ask Me
到底需要答案的人是金元植還是李弘彬......

  • 2015.04.30
  • Thu
  • 20:1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波柚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ㄛ^q^ (不是喇也沒這麼恐怖好嘛XDDDDDD)

'對阿、有愛就能戰勝一切' 這好像也不能說不對...?
如果真的能夠完全跟隨自己的心盡心盡力去做任何事的話,或許最後還是會有好的結果吧! 但感覺好像大部分人很難一直維持這種正面積極充滿愛的心情? XD
好喇也許只有我是這樣TqT 碰到挫折就會開始想我之前是不是選錯了TqT
我覺得 明智/理智到底蠢/直線思路到底 好像最後都會是導向最好的結果XD
但要做到這兩種極端都不是一般人XD 一般人就是在這兩個極端間搖搖擺擺,所以反而蹉跎掉很多(?)

'能理解元植所做出的事情,但這對弘彬來說一切就像是因他引起的錯誤' 沒錯就是這樣,謝謝理解我的想法♡

結果我好像來不及更新了哈哈哈哈雖然今天不用上班但等等有事要出門XDDDD
謝謝波柚回覆♡ 希望你的報告已經順利趕完了,加油♡

  • 2015.05.01
  • Fri
  • 18:2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根♡

阿根QQQQ 對不起阿只好請你再去看看皓經段子轉換心情惹(不)
這篇好像一直都是 酸酸的XD 酸酸的肉和酸酸的甜(?)

你最近還好嘛QQ
應該快要考試了? 難道是考試症候群(根: 不是)
就像你說的一樣,所以AM裡這兩個人要重新在一起,勢必還有很多東西要打掉後重新來過啊...

  • 2015.05.01
  • Fri
  • 18:2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爵

!!!!! 大大! 大大!
我不知道該回你什麼才好,感覺一回就會破梗XDDDDDDDDDDD
您對於Ask Me這標題的解讀實在太犀利精闢惹 orz
非常感謝你用心看文 & 對這篇文的理解(手指下跪)

Ask Me確實是這樣的涵義沒錯
更進一步的意思的話還請繼續鎖定下一章更新^/////^ 謝謝回覆!

  • 2015.05.01
  • Fri
  • 18: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吃 ⇒ No title

我覺得我最近對生活大概太煩太焦慮了
看到豆兒媽媽那幾句話差點都要流淚,早知道就不要用午休時間看文了i-241

然後一起回復08的感想,
我完全可以認同豆兒提分手的理由
錢雖然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但卻是很多時候在做選擇的關鍵

  • 2015.09.01
  • Tue
  • 13:1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