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 10

2015.05.02(Sat)

『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Comment(11)Trackback-


  從金元植發生車禍算起,至今已經過了將近五個月,他的傷勢也幾乎都痊癒得差不多了——雖然醫生建議還是要再做一段時間的復健,但他本人老是因為忘記、或是嫌麻煩、花時間……等等瑣碎的理由而有意逃避復健療程;幸好有李弘彬的督促,金元植才不至於成為復健科醫師眼中令人頭痛的不合作患者。

  在腦部受到的傷害方面,金元植的狀況似乎也算是復原得不錯的;元旦過後,最近這一、兩個月來,他不曾再發生過順行性失憶的情況。至於情緒上的波動,這似乎和腦部受損沒有關係,倒是與李弘彬的一舉一動息息相關——李泰民和金鍾仁、還有李弘彬本人都決定暫時先忽略這一點,嘗試按照原先的計畫繼續走下去。

  由於復原的情形良好,金元植的生活也逐漸回到常軌;除了復健療程還在持續進行以外,腦神經外科的醫生倒是已經告知他,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發生,基本上已經可以不必再追蹤回診。

  聽到醫生這番話,金元植簡直像是聽到上帝從雲層裡探出頭來跟他說話一樣、只差沒跪下來謝天謝地——自從上次差點把自己給「搞丟」在天空公園之後,李弘彬便語帶威脅的要他不准再亂跑、還說了如果這種事情再有下次,他是絕對不會去找他的……云云。

  除此之外,平日裡李弘彬不太放心讓他一個人出門、兩人一起出門時也總是李弘彬開車;之前對方不在國內時算是少數的例外。

  如此一來,金元植每天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兩點一線的移動:去公司、回家。他並非對此感到不滿,但每次當行程臨時有變動時,還要麻煩李弘彬專程開車接送,就算對方其實不曾認真的抱怨過麻煩——當然貧嘴的碎唸則是必然不會少的——,但金元植還是覺得自己這樣實在是太麻煩他了。……
  而現在得到醫生的背書之後,他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以後不能跟李弘彬一起上下班了。

  不過,因為適逢他之前常去的車廠,這段時間正好為老客戶們舉辦了「一年一度免費檢修保養」的優惠活動;於是金元植在把車開去保養之後,便多出了大約兩天的時間,可以再享受一下由李弘彬擔任他的「私人司機」。

  「呀,我可是很貴的呢……出場費少說也要三百萬起跳。」在等紅綠燈的空檔,李弘彬一手靠在車窗邊撐著頭,一邊隨口開著玩笑。

  意料之外的沒有得到回應,於是他轉過頭去看了看身旁那人。
  金元植正低頭看著手機。

  「怎麼了?」李弘彬一邊問,一邊自然的便湊過去想看看他在做什麼。但是一看清楚金元植的手機螢幕上,KATALK聊天室裡對方的名字,他整個人就不太自然的僵了一下、然後盡可能裝作若無其事的又挪回了駕駛座上。

  Kakao Talk上的那個名字,對他來說既熟悉又陌生——李弘彬覺得自己很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名字、但同時也很有可能,他一輩子也不會真正認識這名字的主人。

  金元植似乎因為正苦惱著什麼事情,而皺起了眉頭;半晌才回過神來,後知後覺的回答了他的問題:「哦、在跟我的大學同學談合作的事……她現在是一個芭蕾舞團的負責人。」
  「上次和泰民跟鍾仁他們一起吃過飯,她說想請我去看舞團明天晚上的表演。」

  正好交通號誌由紅燈轉為綠燈,李弘彬面不改色的開著車,儘管心裡不舒坦,嘴上仍不忘回應:「哇唔——跨界合作呢。是好事啊。」

  而金元植聽了他的話後,雖然短促的笑了聲,但是說出口的卻是:「可是……總是感覺有點不安啊。」

  李弘彬有些不解。
  他邊打方向盤、拐過一個轉角,一邊沉靜的反問:「怎麼說?」

  「每當有人跟我提起那些曲子,感覺總是很奇怪啊……」金元植略顯煩躁的扒亂了短短的頭髮。「怎麼說呢,明明是我的東西、卻又不像是我的東西……?」

  李弘彬知道他這話指的是他自己在那遺忘的兩年間發表的作品。
  他沒有急著接話,靜靜的聽金元植繼續說下去。

  「和別人討論音樂時,如果有人跟我說『你的風格』、『你的風格』這樣的話,我老是會有點『哦?是這樣嗎?』的感覺……」他苦惱的一手撐著後腦,視線看向了車窗外。
  「我知道這有點蠢,」然後又轉過頭來,看著李弘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就是會忍不住想『如果我沒辦法恢復失憶前的樣子怎麼辦』、『如果我沒辦法滿足大家的期待怎麼辦』?……」

  李弘彬專注的看著前方道路,沒有轉頭看他一眼——他覺得自己好像不能夠直視金元植那副失落的模樣;他害怕自己會為了安慰他,而做出什麼失控的事情來。

  他握緊了方向盤又鬆開。最後,為了試圖讓對方的心情輕鬆一點,於是他索性用玩笑的口吻喊說:「真正優秀的藝術家,是不會把自己侷限在特定的風格裡的!」
  「別擔心那麼多了,你失去的只是記憶而已、又不是才華……只要做你想做的就好了。」李弘彬說出口後又不禁覺得有點好笑——自己居然用上了之前媽媽對他說的話,來鼓勵金元植。

  聽他這麼說,金元植揚起一邊嘴角,笑了一下表示贊同。他像是因為李弘彬的話而又打起了精神,但也因為剛好觸及了這個話題、而忍不住想傾訴更多失憶以來、這段時間累積的想法:「……坦白說,就連進到Just Music的事也是一樣。」
  「我是怎麼進來的、其他人也認可我嗎?是Swings哥先來找我的嗎、還是什麼樣的機緣之下讓我來到JM呢?」

  「彬你還待在原本的公司對吧,那為什麼我會換了公司呢?」

  突然被問到時,李弘彬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微乎其微的僵硬了一下。他想起了李泰民曾經說過「因為你說不想再跟他老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金元植那傻瓜,為了讓你繼續留在公司才決定要走的」……
  ——他沒有辦法回答金元植這個問題。

  不過幸好對方似乎也不是真的非要他回答不可;金元植停頓了兩秒便又逕自說了下去:「我覺得這一切都好像在作夢一樣。」

  「一覺醒來就到了以前自己夢寐以求的位置:玩hiphop的人都想進的好公司、那些在公演場地舞台上才見過的有名rapper都成了我的朋友、戶頭裡的存款也是不像話的數字……還有最搞笑的是,我自己好像也變成一個閃閃發亮的名字了。」
  「這感覺很奇怪啊、很奇怪,太不像話了。」金元植一口氣說了一堆話,這才終於停了下來、長長的吁出一口氣。

  李弘彬有些錯愕的眨了眨眼。

  仔細想來,其實金元植會有這些想法並不奇怪;他意外的是,這人居然一直把這麼多的心事都悶在心裡。而他不說,自己似乎也就這麼理所當然、卑鄙的忽略了這些作為一個失憶症患者可能會有的心理壓力、和重新融入社會的困難。直到金元植此時一股腦的爆發出來、說出這些想法,他才後知後覺的理解了,為什麼自己之於對方會顯得格外重要——在一切都莫名其妙改變了的時候,只有身邊最親近的他,是金元植下意識認為可以安心信賴的;彷彿只要李弘彬沒有改變,那麼他就還能夠在這些錯綜複雜的道路中找到前行的方向。
  ……然而可笑的是,「還在他身邊的李弘彬」,這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

  他努力想將這些負面的想法驅出腦海。

  在兩人說話之間,車子已經開進了一棟商業大樓的地下停車場;Just Music只是租用了這棟大樓的其中幾個樓層作為辦公室和工作室使用。

  李弘彬把車開進了空的停車格裡、拉上手煞車後,才轉過頭看向金元植。他忍不住伸長了雙手,有些不捨的去碰觸那人的臉頰;金元植順從的湊過臉來,由他捧著自己的臉。

  「植啊,」
  「這些都是因為你很努力,所以才能夠得到的。」他看著金元植的雙眼,認真的一字一句對他說:「因為你確實的付出了努力、所以也得到了很好的結果。你一點也不必懷疑這點。」

  金元植的眼神一開始有點驚訝,後來轉為柔和而帶著笑意的看著他。
  「……我知道了。」他低聲回答。

  李弘彬有些羞赧的別過頭輕輕咳嗽一聲,想掩飾自己輕微的窘迫;回過頭來正想收回手,卻一眼就對上了金元植閃閃發亮的、似乎還期待著什麼的雙眼——他幾乎是立刻就想起了剛剛對方問的那一連串問題:該不會金元植是在等他一一回答吧……

  然後他的身體動作快過了大腦的思考。
  他欺身過去、把自己的嘴唇輕輕印在金元植的額頭上。

  抽身回到駕駛座上時,李弘彬根本不敢多看那人一眼,逕自以開玩笑的語氣抱怨著:「你今天問題太多了……,啊——煩人啊。」

  而金元植則是愣了好大一下,才傻里傻氣的笑了出來:「……是因為不耐煩了才BOBO的?」
  「那這樣以後我會問你更多問題的,彬你要小心了。」他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額頭、剛剛被李弘彬親過的地方,笑著說。

  李弘彬聽他這麼一說,倒是起了玩心。他挑了挑眉,一個傾身、湊過去就往金元植光潔的額頭上又「吧唧」的親了一口。
  「好啊,你試試啊。」他孩子氣的挑釁說。

  兩人玩鬧過後,金元植最後總算在大笑聲中下了車。而他一離開視線範圍,李弘彬就懊惱的把額頭重重靠在方向盤上——就說會失控,看看、果然失控了吧。……
  他有點後悔了方才親暱的舉動,同時也努力的試圖說服自己:這不就是他待在金元植身邊的目的嗎、他只是想讓他的心情好一點,如此而已。……

  然而他無法忽視的卻是自己加速的心跳、和發熱的雙頰。




留言:
!!!
竟然差點讓毒鳥破梗了~
v-390
還在他身邊的李弘彬是最大的謊言~
((戳中!!!
大虐的這句話~想著知道真相後的金元植又該怎麼面對?
#$%#%^#^&(*&*(*)&*^^$%#$@$%&*(*(*))_)_
(避免有破梗疑慮直接消音~XDD
不過最後李弘彬懊惱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
v-398
爵 2015.05.03 09:52 編輯
真是好久沒來了鴆癮還記得我嗎~幹嘛記得你
上個月一直在準備考試而且瀏覽器出故障了。
所以剛剛發現瀏覽器可以用了我就立刻來了XD


「還在他身邊的李弘彬」,這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
這句真的是好虐(捂心臟)
可是后面李弘彬那個下意識的額頭親吻真的好甜❤
雖然自己是很心動,可是好像不能留在金元植身邊……紅豆要糾結了吧。


突然想起今天我們的貨幣銀行學老師說,極端一點的會想到愛不愛,好像愛才能在一起。可是隨著年歲漸長,發現合不合適這件事也很重要。





順便問鴆癮一個問題。
鴆癮有過瓶頸期嗎?有做過什麼努力去渡過嗎?抑或只是就那樣等待下一次靈感來襲?
paw 2015.05.06 22:42 編輯
趕在毒鳥兒發新一章之前回覆(喂##

我覺得吧,豆彬常會不自覺地覺得自己應該為元植做更多(?) 畢竟也如文中所說,失憶的元植最需要的就是他了;但是他好像忘了,自己才是最應該分清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慢慢讓自己能抽離的那個人啊。
他正在做的,真的只是令金元植心情好一點而已嗎? 總覺得其實豆彬也同樣渴求著對方的體溫吧,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但又因為答應了要幫忙(?)而無法抽身。
就算元植真的如他所願跟那女孩在一起了,豆彬受的傷害也不會比分手時輕吧:如果一開始就放著不管的話,元植就得再次經歷痛苦的離別,但豆彬又何嘗不是心知肚明自己的心會再痛一次,還是無法放下愧疚呢。
然而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贖罪的方法,只是間接令兩人之間纏纏繞繞的毛線團越理越亂而已...

一不留神又失控敲了好多,是說我覺得我每次回覆的內容都很像Q
嗚嗚只好在老生常談前急急收筆了(#
R 2015.05.07 19:08 編輯
怎麼覺得這麼失意的金元植也好可愛(腦粉發言
其實這樣看著看著也有種"啊、我之前怎麼沒想到"的感覺呢
他好適合這樣,安安靜靜的內心卻很多戲
(應該是說他們兩個都好適合)
其實這樣忘記換公司..等等的理由,好像也還不錯
只是"「還在他身邊的李弘彬」,這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這個又是一大虐點QQQQQQQQQ
但是這樣漫漫的看著兩個人的進展,又覺得好好哦
有時候重新來過會比較好不是嗎
就像這樣,把很多東西都打掉重新來過

失控的李弘彬也好可愛v-346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還比較誠實啊(大叔口氣<警察叔叔就是他!!!!!
因為還是太愛對方了,才會一時忍不住
更何況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
話說之前那篇Happy Together啊
我真的真的好懷疑鴆癮xi會預知未來啊!!!!!!
https://youtu.be/T2yPb6LgNiM?t=7m52s
93LINE果然是離不開彼此啊!!!!!!!
阿根 2015.05.07 20:28 編輯
真高興有戳中你^q^ (不)
知道真相後的金元植還在很久(x)之後所以暫時請不用擔心他(不是這樣)
歡迎猜劇情XDDD 但我不會告訴你有沒有猜中(fk)

謝謝回覆呦♡
鴆癮 2015.05.07 21:58 編輯
我當然記得阿爪呦♪
前陣子大家都好少出現,果然是認真準備期中考的好孩子們(拇指)
反觀即將畢業連課都很少的我... orz

下意識的就想去安慰對方,下意識地想親近對方
越是這樣做越會更深刻的察覺到自己的感情,所以接下來會越來越糾結...(喂)
你們老師上課突然說這個不會有點太跳tone了嗎XDDD
不過老師說得很中肯啊,我現在也覺得要找到一個「能在一起」的人比找到一個「愛/心動的人」要難多了

瓶頸期嗎,算是有吧XD 大概在寫癡漢30題之前
我的方法大概就是硬逼自己去寫,寫幾個字、或是校正之前的錯字冗詞也好,總之每天都會打開文檔
後來開始寫癡漢題庫也是為了讓自己保持繼續寫文XD
然後還真的就漸漸又寫順了XD 可能也不是每個人都適用我的方法,僅供參考XDDDD
鴆癮 2015.05.08 00:12 編輯
鴆癮說記得我誒好開心夠了不要轉圈圈
今年沒有半期考試啦上個月是去考證了。幸好過了不然這個月還是要忙到各種閉關。當然6月份又有考試所以過段時間又要半閉關了v-292


老師很喜歡講一些跳tone的東西啊因為他發現講專業知識的話沒有太多人聽也沒什麼人回應v-509所以分享一些愛情觀之類的我們反而就笑了都什麼學生
可是還是很多人,為了愛情義無反顧,就算再不適合,也會選擇愛情,如果真的在生活中不適合,愛情也會漸漸被淡化磨滅的吧,一開始的滿腔愛意,最後只剩下傷痕和痛苦了。

怪不得鴆癮高產,質量又好,原來都是逼自己練出來的v-218
paw 2015.05.08 22:24 編輯
金元植的種種擔心,卻少了李弘彬這一塊
對他以為不可或缺、一直存在的位置,
其實早不復存在
或許金元植是在暗示李弘彬,
自己所處的世界變得陌生,
希望對方能一直待著不要變
他更想在對方口裡聽見:不用擔心,我一直都在
這才是金元植真正想聽到的答案吧~
爵 2015.05.08 23:09 編輯
結果我一不小心就又拖延病發作惹 orz

會不自覺地認為自己應該為元植做更多,一方面是因為感情還在、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做是補償吧w
他其實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腳色(?) 只是一直反覆拉扯,時而自制時而失控這樣XD
Bingo惹,是想安慰對方沒錯、但確實也是存在著自己想要更靠近的私心

如果最後金元植真的和那女孩在一起,那對文中的李弘彬來說,大概還是會很理性的祝他幸福快樂吧
心裡也是會受傷沒錯,但如果以 '放長遠來看對雙方都好' 這種思維去想的話,大概也能夠隨著時間自己痊癒吧
如果最初沒有答應開泰的請求、放著不管,讓金元植在失憶和被迫接受分手的雙重打擊下做出什麼傻事(?)的話,對李弘彬來說才是更加無法承受
以上是本文中李弘彬視角(x)

其實我不覺得啊XDDD 還是很高興看到RR長長的回覆,也很高興能讓你有這麼多想法^♡^
謝謝RR♡
鴆癮 2015.05.14 03:47 編輯
我也覺得失意的元植好可愛啊! 有種垂著尾巴的大狗的即視感(?)(腦粉+1)
因為之前光是要養傷、重新適應生活就已經忙不過來了吧
所以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別的
現在生活漸漸恢復到正常的軌道上,也就多了這些事情要去思考
真心覺得金元植像是會默默的想法很多的類型XD

整個打掉重新來過確實是可能會比較好
但前提是兩人要能開誠佈公地一起把以前留在心裡的芥蒂都給解開XD
警察叔叔www 快來啊XDDDD

-

是說我寫Happy Together時是有參照ROVIX還是弘彬本人發的推啦XDDD
那時候有發一張金元植頭靠在李弘彬肩膀上,一起聽音樂的照片XDD
我真的沒有那麼神XDDDDDD
鴆癮 2015.05.14 03:53 編輯
哇,感覺你好忙碌阿QQ
阿爪加油! 祝你考試順利! ♡

哈哈哈哈看來老師們都是一樣的XDDD 但你們老師還真可愛XDD

高產又質量好...我還真是不敢當啊 orz
謝謝你這麼覺得♡
鴆癮 2015.05.14 03:54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