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Ask Me 11



友情提示(x):
JM人員部分,除了Swings確實跟元植關係不錯以外其他純屬腦洞,請不要當真謝謝。XD



  只要一想起方才李弘彬那副使性子的小模樣來,金元植就忍不住笑得眼角都皺了起來;稍早時的情緒低落,一時半刻之間倒是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保持著這樣的好心情進了公司,微笑著和第一個遇到的人打了招呼;對方則是一臉揶揄的調侃他:「唉一古,看看這小子、不知道是遇到什麼好事了……」

  經過金禹這麼一嚷嚷之後,盧昌也從另一個房間裡探出了頭來;金元植今天原本就和他約好了要互相聽聽彼此最近做的曲子,於是連忙一邊打著招呼一邊朝他走去。

  雖然說Just Music的工作氣氛是相當自由的,並且、也不知道是他之前做人還算挺成功還是怎地……總之其他旗下藝人大都也體諒他現在的特殊狀況,對他相當友善;但畢竟同樣是身為公司裡仍算較少數的製作人,金元植自從發生意外、又重新回到工作上之後,和以「天才盧昌」這名字活動中的盧昌哥是最快重新熟絡起來的。

  他在工作室裡放了自己最近做的beat,看對方跟著節奏搖頭晃腦的打起拍子、顯然是覺得不錯,金元植的心裡也隨之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滿足感。
  音樂一結束,他就試探性的問了:「哥,覺得如何?」

  盧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然後突然無預警的笑了出來:「呀你……Ravi啊,」——「Ravi」是金元植在音樂界活動時用的名字。
  「完全是psycho啊、psycho。……」

  聽到這句沒頭沒腦的話,金元植也忍不住笑了。
  這位哥向來有些異於常人,在表達方面自然也是相當具有個人特色……在還不熟悉對方時,可能還會覺得莫名其妙;但現在他已經大致可以掌握,當盧昌哥這麼說的時候,就像Giriboy哥說「狗好聽」一樣,其實是在稱讚他做得很好。

  但是這次天才盧昌話中的意思似乎不只是如此——
  「怎麼會想到要這樣寫歌呢?這個拍子……?」他像是自言自語一樣的小聲讚歎,然後又調侃的說:「呀,你身體裡有兩個人啊、而且兩個都很會做音樂嘛。」

  ……就算和這位哥日漸熟悉起來,金元植還是真心無法理解對方的腦迴路。
  他於是覺得荒唐的笑了起來:「什麼叫作有兩個人啊、哥,像《Jekyll And Hyde》那樣嗎?」

  對方倒是一臉正經的回答他:「嗯,就是那樣。」
  說著話的同時,還一刻也沒閒著的從自己的電腦硬碟裡找出了個音訊檔、按下了播放。「聽聽,你以前做的歌……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金元植聽得入神,盧昌的聲音變得片片段段的不時飄進他的耳裡:「你以前這種風格啊,真的很特別、感染力沒話說……真是會讓憂鬱的人聽了想自殺啊。」
  ……這是稱讚嗎,金元植有點哭笑不得的想。

  「剛剛那首不是很興奮的曲子嗎,兩首都很好。」
  「但是,如果你以前也多寫一點像這樣興奮的、氣氛完全high的歌,去年不會只得到『最受期待藝人獎』啊。」

  盧昌指的是Underground Hiphop界最具公信力的網路平臺,Hiphopplaya一年一度的線上頒獎;上個月公開了網友們選出的結果,金元植在「年度最受期待藝人」這個項目拔得頭籌。公司裡的大家除了恭喜他以外,也有幾個人開玩笑的說「就算得不了獎,也要入圍最佳製作人才對啊」……
  包括現在眼前的盧昌哥,他聽得出對方語氣裡的可惜,但是其實他自己對此倒是沒有多大的感受——老實說,金元植反而覺得有點慶幸沒有得到更多獎項或提名:他光是現在,為了這個「最受期待藝人」的title,就已經覺得夠焦慮又夠莫名其妙了。為了自己根本毫無記憶的事情而受到稱讚,這對他來說一點意思也沒有。

  比起能不能得到什麼獎,他想、或許自己更有興趣知道的事情是:「……哥,在你看來,以前的我是怎麼樣的人?」

  他寫出來的東西向來是雖然經常包含有想像的成分,但通常也有部分是發想於自己真實的生活經驗;然而此刻,金元植聽著自己以前創作的曲子,卻只覺得陌生而抽離。但是即使他無法理解這首歌的創作動機,音樂中那股強烈的、像要叫人窒息一般的絕望和憂傷,還是緊緊的攫住了他。

  對於他的問題,天才盧昌沉吟了下;剛好這時候Vasco也晃進了兩人正待著的工作室,大剌剌的打了聲招呼。
  「哥,你來說說Ravi剛來公司時是什麼樣子。」他於是笑著把這問題pass給了對方。

  Vasco摸了摸鬍子,半開玩笑的說:「什麼樣子……一副讓人看了都鬱悶得要死的鬼樣子唄。」

  金元植哭笑不得——聽聽這哥說的是什麼話,這是在逗他呢、還是在逗他呢?

  但是他才這麼想著,還來不及開口,就看見天才盧昌一副特有同感的樣子、一邊點著頭一邊補充說:「啊、沒錯沒錯,真的是這樣。雖然也不是板著個臉什麼的……但就是怎麼看都覺得心事重重的。」

  「呀,那時候為了和你變親,大夥有一次還特地找了你一起去喝酒呢。」Vasco說:「以為把你灌醉了,酒後吐真言一番,大家以後就親了……」
  他像是到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荒唐,一雙眼瞪得老大的說:「誰知道你小子倒行啊,喝醉酒之後一句話也不說、就光是哭……大家都要被你嚇出屎來了。」

  大概是想起了當時那混亂又手足無措的狀況,盧昌也跟著吃吃笑了起來,連連附和:「對啊、對啊,而且哭就算了,哭完還吐……」
  「Cjamm和你畢竟是同年親故,他帶你回去他家照顧;聽說你還毀了他一雙鞋子呢。」

  看金元植露出驚訝又無措的笑——之前都沒人和他提過這些事——,Vasco又接話:「不過看看他現在成天都在顯擺那雙鞋子……呀,Ravi啊,你還真是送了他好東西啊。」
  他努了努嘴,雙手比出了大拇指。

  盧昌看他一臉迷惑,於是便好心的補充說:「——Jordan去年出的限量復刻版球鞋。你送給他當賠禮的。」
  「Giri那時候看了就說,如果Ravi下次喝醉了要吐就往他腳上吐吧、他已經看好要你買哪雙鞋給他了。」

  儘管聽著明明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卻好像在聽別人的故事,這仍然是讓金元植感到違和極了、但是Giriboy的玩笑話還是讓他跟著一起笑出了聲來。

  他們隨興所至的聊了會,因為金元植提出了「以前的我是怎麼樣的人」這個問題,兩位哥哥也就回想著過去兩年大家相處的片段,挑了些有趣的說給他聽。
  金元植聽得饒有興趣,對於他們口中同聲描繪的那個「一開始死氣沉沉的,後來才漸漸像人一點」的自己,更是感到迷惑又好奇——一定是發生過什麼事,才會讓自己變成那個樣子吧;然而他卻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啊、對了!還有那次,」Vasco突然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激動的一拍掌,然後才接著說了下去:「前年——啊不對、是大前年了,年末時我們不是照例辦了場跨年party嗎,就是JM家族公演那樣的。」

  盧昌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那時候Ravi你才剛來我們公司不到半年、又總是很低調,Swings想讓飯們多認識你,就特地把你安排在壓軸和他一起表演。」
  「原本都好好的,但是在快要到你們上台前,在待機室時你接了通電話,好像是很緊急的事……總之你突然就跟Swings說了『真的很對不起哥,但是我必須趕過去一趟』、像這樣說了以後,就急匆匆的準備要走。」

  盧昌「啊」了一聲,好像也想起了那天的狀況。「那時候我也在場,Swings哥完全生氣啊。他怎麼說的來著?……」
  「『Ravi,你回來坐下。就算是他本人掛了也不干你的事……你懂嗎』……Swings哥都這樣說了,但是你還是義無反顧的出去了,沒人攔得住你。」

  雖然這位哥用頗富個人特色的頹廢聲調模仿著當時Swings說的話,聽起來很是滑稽;但是金元植卻一點也笑不出來。他完全想不出能有什麼事,會讓自己就這樣丟下早已預定好、並且即將開始的公演,不顧一起參與演出的其他夥伴們而匆匆離開。
  還有,當時Swings哥說的話更是耐人尋味。

  「那你們知道我那時候是……因為什麼事嗎?」他一開始有些猶豫,最後還是不敵好奇、試探性的問了。

  Vasco聳了聳肩,「不知道啊。」然後話鋒一轉,反過來調侃他:「你這小子可完全是神秘主義啊,有沒有女朋友、跟什麼人交往,這種事我們好像沒人知道吧。」
  他停頓了下,又信誓旦旦的戲謔說:「不過依我看你那時候和Swings的對話,99%是女人的問題吧?前女友、前妻,不然就是和前女友或前妻生的小孩……」

  這話題後來停止於天才盧昌哼笑著說了一句:「小孩……這難道不是到了哥這年紀才會有的問題嗎?」
  然後引來Vasco又笑又罵的連串髒話,兩人接著胡亂的說起了些不著邊際的渾話,這話題也就這麼交代了過去。

  金元植無法加入他們的笑鬧,他只覺得自己的整個腦袋都暈乎乎的:這訊息量未免太大了點,他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思考判斷的能力。……他從來沒想過會聽到這種事情、而且,他很確定自己絕對沒有Vasco哥說的那些什麼「前女友、前妻,不然就是和前女友或前妻生的小孩」……一直以來,他有的就只有李弘彬而已。
  而對於自己的私事總是保持低調、不和別人多談的原因也很明顯:像他和李弘彬這樣的同性情侶,在韓國並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更何況李弘彬還是個知名演員,萬一性取向曝光,那他可就玩完了。

  他在恍恍惚惚之中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之前過年時,要去李弘彬家一起吃飯前,那人還特別先提醒過他,說自己的父親已經在前年因病去世、囑咐他可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偏偏在李家人面前又提起這件傷心事。……

  大前年的年底和前年上半年,這兩個時間點要說不相干也可能毫不相干、但又近得讓人隱約有種微妙的聯想;再加上Vasco哥一口咬定他當時脫序的舉動肯定和感情問題有關,而金元植確信,和自己有這種親密關係的人就只有李弘彬而已……
  他不禁猜想,那天晚上的事,是不是和李弘彬、或者李弘彬的父親有關。但這麼一想就又更覺得奇怪,如果Swings哥知道他和李弘彬的關係,那又怎麼會說出「就算是他本人掛了也不干你的事」這種話?……

  他想得頭都痛了起來,注意力也無法集中,後來大半天就這麼渾渾噩噩的過去了;沒做成什麼事,倒是把自己過去兩年間寫的歌曲都找出來聽過了一遍。原本以為或許能從歌詞裡看出些蛛絲馬跡,但是令金元植感到意外的是,他在這兩年間似乎鮮少留下文字的創作、無論是歌詞或者rap都沒有。簡直像是刻意想隱藏自己心裡的想法、不留下一點痕跡讓人探詢;大概只有藉由音樂,才可以稍微窺知他的心情了。……

  晚上李弘彬來接他時,他看著那人好看的臉龐,卻總是有點心不在焉。好幾次他都想開口問問李弘彬,他們兩人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但是每次話到了唇邊卻又總是無聲的嚥回。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問的是什麼。光是設想李弘彬可能露出的吃驚、或是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就覺得難受得快呼吸不過來了。

  李弘彬發現他坐進車子裡後似乎一直在發呆,連安全帶也沒繫;於是便開玩笑的問了:「怎麼回事?想害我被罰款嗎?」
  一邊說著便橫過身子來,動作純熟的替他扣上了安全帶——在金元植腳傷還沒好的那幾個月裡,他可也這麼做過許多回,早已沒有第一次替金元植扣安全帶時的那種青澀感和不自然。

  金元植低低的笑了出聲,「不是、只是有點累。」他隨口回答。
  然後趁著李弘彬扣好安全帶、重新抬起頭時,迅雷不及掩耳的湊過去在他的唇邊親了一下。

  李弘彬立刻睜大了眼瞪著他:「幹麼呢你!」
  他一邊虛張聲勢的大聲嚷嚷著,一邊連忙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去,作勢要離他遠點。

  而金元植則是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他:「充電啊。」
  雖然嘴上是這樣調皮的回應了對方,但是其實金元植想到的,卻是早上李弘彬落在他額頭上的那個吻——

  如果李弘彬會用親吻來逃避他不想回答的問題,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偷偷學他的做法?只要讓他這樣吻一下,那他就可以繼續假裝,自己不曾發現他和李弘彬之間隱約存在的矛盾和問題。

  由於方才就說了「有點累」,於是在車上時,金元植便索性順理成章的闔上了雙眼假寐。李弘彬放的音樂是朴孝信前輩的專輯——這小子果然還是他口中「太陽大人」的狂飯啊;金元植想著就不禁牽了牽動嘴角。大概是為了照顧睡眠中的他,李弘彬還趁著停紅燈時,細心的把音響的音量給轉小了點。配合著舒緩的曲調、和被譽為「韓國四大歌神」之一的朴孝信優美渾厚的歌聲,金元植還真的差點就睡著了。

  回到家後,李弘彬一進門就開始忙碌個沒完——對他的叨念也是:起因是金元植這陣子為了準備接下來即將要和芭蕾舞劇團展開的合作,到處找資料,或是借或是買的弄來了各種書籍、雜誌、錄影帶和DVD,邊看邊尋找靈感,不知不覺間就把東西丟了整個客廳都是。

  「呀,從三天前就在叫你收拾……讓我動手的話,就別怪我把東西收得害你找不到……」他隨手把手提袋暫時往地上一放,就彎下了腰,開始整理散落滿桌的雜誌;一邊整理,還一邊頭也沒回的對身後的金元植說。

  而金元植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一時之間,居然覺得就連像這樣對他嘮叨的李弘彬,也顯得如此美好——明明嘴上抱怨著,卻那麼自然的動手收拾起了被他弄亂的客廳、以這種理所當然的姿態,與他生活在一起的李弘彬……
  他怎麼捨得打破此刻的和諧。

  突然從背後被抱住時,李弘彬嚇了一跳、身體也僵硬了一下,然後在意識到自己身在誰的臂彎中之後,很快的又放鬆下來。
  「怎麼了、怎麼了……?」他一邊站直身子,一邊有些困惑的笑著問。今天的金元植好像特別多愁善感。

  察覺到對方試圖轉過頭來,金元植索性把自己的下巴靠在他的頸窩、不讓他轉過來。他的一手緊緊圈住李弘彬的腰,一手找到了他的手,把自己的手指一隻一隻與李弘彬的手指緊扣在一起。

  「植啊?」李弘彬其實不想笑的,但是金元植溫熱的呼息噴在他的頸間,讓他癢癢得忍不住直發笑。

  他和金元植的身體幾乎完全貼合在一起。單單是這樣的擁抱,就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快融化了——就像是暴露在暖陽下的積雪一樣,明明是如此叫人貪戀的溫暖,卻讓他覺得自己好像會消融殆盡因而死去。

  金元植抱著他,半晌沒有說話。
  當他終於開口時,聲音壓得比平常更低沉——李弘彬覺得自己似乎從他的聲音中聽見帶了點鼻音;但是他寧可說服自己那是聽錯了——

  「弘彬吶,我喜歡有你在我身邊。」他低低的說。

  而李弘彬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話來。他下意識的握緊了和金元植十指交扣的那隻手,另一手也撫上了那人環過他的腰、扣在他的骨盆處的大手。
  他突然想起,這其實並不是金元植第一次這麼對他說了——而上一次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非常遙遠的事似的;可他卻還清楚的記得,從KakaoTalk的預覽小框框裡看到那條未讀訊息跳出來時,他的心裡是多麼的酸澀難受。

  他很想回答金元植「我也喜歡在你身邊」,但是李弘彬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
  他只能任憑自己的沉默一點一點、凌遲得他們兩人都體無完膚。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R ⇒ No title

隔了一週才再更的AM TAT 只想說星期五沒有AM的話真的會焦躁不安(也太誇張

果然再怎麼精心佈置的局,還是無法瞞天過海XD
元植的世界也不是只有豆彬而已啊,說起來如果一直都不暴露的話也沒可能吧XDD
看到同事們說以前元植的音樂很憂傷,果然還是會覺得心臟一揪Q 和豆彬分手對他來說的打擊想必真的非常大吧,就像之前的手機密碼一樣,這件事他根本就無法放下,雖然時刻提醒自己兩人已成過去,還是難以一時從傷痛中走出來吧
公演那就是之前豆彬媽媽提到的那件事吧...? 我本來以為元植只是去了酒吧之類的地方喝酒,結果是公演啊...也難怪Swings會這麼跟他說,畢竟於別人的角度來看,元植真的完全沒有義務要放下公演、作出如此不敬業的行為再趕過去
然後只有我覺得元植不是沒有用文字紀錄過什麼,而是藏起來了嗎?
最後的那個背後抱也太虐QQ 元植果然發現豆彬用親吻來逃避問題了啊,雖然覺得他們維持這樣的關係對彼此都是煎熬,但如果要一下子讓豆彬向元植坦承這一切都只是一場戲而已,兩人的關係好像更無法重修舊好...對元植來說這樣的背後抱可能只是安全感不足、想要確認豆彬還在自己身邊的舉動而已,但無意中卻會灌溉豆彬日益複雜的心情。

到底接下來會如何呢,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是說這章的JM私心也太多啦XDDDD 默默藏個果GI梗如何 (勿逼#
毒鳥兒辛苦了!! 期待下一個星期五♥

  • 2015.05.16
  • Sat
  • 00:2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Lu ⇒ No title

睡前再逛一次果然就讓我等到燒燙燙的AM啦~~~(灑花

原本李弘彬跟李泰民金鍾仁的計畫是要一起騙金元植
讓他照著他們寫好的故事劇情過生活
但他們似乎少算了金元植公司裡的哥哥們
當那些哥哥們有意無意開始提起他失意以前的事情
李弘彬三人用劇情堆砌起來的以為堅固的高牆像是開始被侵蝕了牆角
看到這章開始非常替李弘彬擔心
萬一有天牆角太過殘破不堪 整片牆應聲崩塌
金元植就會發現他曾以為就是世界的那片高牆上的彩繪太過繽紛明亮
牆後只有黑白的光景才是真正的殘酷的現實
那一刻弘彬該怎麼向他坦白失意前後的真實狀況
又該如何結尾這整場戲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整個破壞氣氛的感覺www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表達什麼QQQ
總而言之就是很替弘彬擔心元植要是發現被騙會不願意跟他走下去QQQ
謝謝毒鳥大大餵食93!!!
最後...讓93是HE拜託拜託T^T(不要逼迫人家!!!

  • 2015.05.16
  • Sat
  • 01:0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NAO ⇒ No title

來了我來噴JM垃圾話了XDD
最受期待藝人不是我們(?)變態黑堅果哥嗎XDD
金禹到底是誰啊老是看到他的名字
說著元植psycho的盧昌在我腦中的造型是光頭+口罩+超花大衣手上還拿棒球棒,完全也是psycho形象XDD
然後金元植吐得好啊!!!!!!(果醬: fk)
我也想求下一章有果GI段子啊!!!!!!(93: 主角是我們)

好的垃圾話結束了
明明都已經說了"我喜歡有你在身邊"但卻得不到回應真的很傷啊QQ
如果對方也是如此在意自己的話這並不是一句難以回應的話,所以弘彬的沉默會讓元植越來越不安吧
但是弘彬其實也不是不想回答,只是沒有立場講這些話,所以對他來說就算會傷到元植還是只能沉默
這樣的兩個人反而讓我覺得乾脆快點發現真相好了,至少有個結果,而不是互相猜來猜去更痛苦QQQ

總之謝謝毒毒,下禮拜忘記更但是更了南糖我也沒關係喔(別這樣

  • 2015.05.16
  • Sat
  • 23:4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alie ⇒ No title

我的馬虐爆了啊這!!!
雖然我沒有特別萌這對cp但是好喜歡整體的鋪陳跟設定
也算是默默在追啦……(是的我就是潛水黨不好意思XD
然後其實毒鳥大大超適合寫虐文(?
看個文看到鼻酸阿阿憋救我QQ
最後請不要客氣的虐吧XDDD我受的住的XD

  • 2015.05.16
  • Sat
  • 23:5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蛋蛋君 ⇒ No title

怎麼辦完全可以想像giri認真的要金元植吐他腳上的臉(#)
看這篇時完全精分阿,前面很歡樂後面超難過QQQQ
不管是做憂傷的音樂還是放下公演的金元植都讓人好難過QQQQ
李豆彬也是 還能瞞住自己多久呢QQQQ
原來AM是周更嗎哈哈哈,每個禮拜看AM會不會太幸福XDDD

  • 2015.05.17
  • Sun
  • 09:1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波柚 ⇒ No title

太多熟人(?)出場真的好親切啊這回XDDDDD
「一副讓人看了都鬱悶的要死的鬼樣子唄」
vasco這話真的太好笑了XDD 一種垃圾話的tone
還埋了幾個VIXX的小梗也太可愛了♥
三天前就叫他收拾最後變成自己在收的豆主婦^q^

不過這些哥好危險啊
但又覺得...幹的好(?)
雖然瞞不了一輩子兩人日子過著過著最後還是會攤牌
這些哥加速了揭穿的進度啊good

元植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文字的紀錄
大概是更擅長音樂所以用音樂來抒發吧
不過我覺得,比起「隱藏」起自己的心情
難道不是因為太痛太痛而無法以文字來表達一切
的這種絕望啊...TT

  • 2015.05.18
  • Mon
  • 03:0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No title

說好了回來就要回~
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看到這篇感覺很歡樂啊XD
反正總是要虐的,看到局勢逐漸明朗真讓人興奮又滿足ww

其實我覺得「發現」和「想起來」有很大的差別呢。
車禍前後的元植的的確確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了,不管記憶和環境都完全不同,
所以即使從各種蛛絲馬跡感受到弘彬的隱瞞,或許也不至於再次崩潰吧?
聽著自己的音樂感覺像是別人的作品,豈不是會有全新的理解嗎?
知道曾經分手的元植,會怎麼看待回來待在他身邊的弘彬?
當初彼此問不出口的問題,以及無法告訴對方的答案,是否不再需要藏在心底?

  • 2015.05.21
  • Thu
  • 00:5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R♡

那對不起又害你焦躁惹 orz 最近各種報告+實習我也有點焦躁QQ

'元植的世界也不是只有豆彬而已' 沒錯,就是這樣XDD
再怎樣精心包裝的謊言遲早還是會露出破綻的 金鍾仁跟李泰民也沒辦法打點到全部的人吧XD
93分手這件事,雖然沒特別說過(?) 但我自己認定上是對金元植來說,有點像是不只是感情上受到傷害而已?
因為在文中他和李弘彬的關係也不只是戀人,更是一起度過青春歲月的朋友、一起逐夢的夥伴
所以像這樣被決絕的推開了,應該會有點像是到現在為止一直努力著的一切都被否定了的感覺吧
關於公演,BINGO ❤ 能看出這關聯性真是太好惹XD
以他人來看會覺得金元植很傻,但我想如果是我自己代入他的處境大概也會做出一樣的事吧(?)
不過關於元植到底在分手的兩年間有沒有寫過什麼記錄心情的東西,這個我沒特別預設什麼,所以就請自由的依照自己喜好想像吧♪ (不負責任)

接下來會狠狠的傷害93和大家,請多多期待(不)(又在造謠)
因為和元植有關連的UG人士只有Swings啊XDD 只好把JM整個拖下水惹 而且他們這麼歡樂一寫就停不下來(fk)
其實AM的副CP是果GI (沒有這種CP)
謝謝RR♡♡♡

  • 2015.05.24
  • Sun
  • 14:2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Lu

要說是泰開和豆彬少算到呢,還是該說JM的哥哥們本來就是不可控制的脫韁野馬XDDDDDD
哥哥們本身就不像是泰開可以容易開口拜託的人,就算拜託了感覺也...XD (靠)

'金元植就會發現他曾以為就是世界的那片高牆上的彩繪太過繽紛明亮
牆後只有黑白的光景才是真正的殘酷的現實'

這段簡直文筆太好QQQQQQ 想幫你畫上國小老師改作文的紅色捲捲電話線(拜託不要)
現在這道牆已經出現了小缺口,金元植一邊偷偷往外看,一邊又矛盾的不想看

這篇確定會是HE呦,請不要擔心TqT 我寫的文真的很少BE
謝謝LuLu的留言,我看得很開心♡

  • 2015.05.24
  • Sun
  • 14:2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蛋

GIRI就是 乞丐boy啊XDDD (by 金禹)

JM一出場就讓人忍不住寫得很歡樂,因為垃圾話太多了XDD (O)
AM其實直到上週前都是準時週更的XDDDDD 但我好像越來越 orz
阿蛋加油! ♡(好突然的轉折)

  • 2015.05.24
  • Sun
  • 14:2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波柚

JM就是很適合垃圾話的氛圍XD
私以為Va叔在這裡擔任了個非常重要的打醬油腳色(V: 我不想)
有看出我埋的梗真是太感謝了XDDDD 念了三天還是不收的話就會自己動手幫忙收拾的豆夫人^q^

JM這些哥就是很適合用來揭露秘密(x)
有種 '啥不能說嗎'、'阿幹可是已經都說惹' 的感覺(x)
雖然說我沒有隱設定到底金元植有沒有寫什麼心情日記(x) 但我自己的想法是,畢竟和豆彬的關係是不能隨便公開的,所以大概在這方面也會比較慎重吧
但要像你說的,用文字無法表達出來,好像也很對QQ 謝謝提供了新的想法
剝柚期末加油♡♡♡

  • 2015.05.24
  • Sun
  • 14: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she

我懂你的歡樂點XDDDD 寫到這其實也開始漸漸要進入中後段惹!
請說過要給長評的人都準備好紙筆吧(大家: 發Q)
推薦冥雪有空的話也可以去認識一下JM這群有趣的哥哥們XDDD

發現(知道) vs. 想起來(恢復) 確實也是一個我想對比的點!
冥雪這次的回覆簡潔有力短小精悍(?) 句句切入核心(O)
關於最後一句,這也是我title取叫Ask Me的原因(掩面)
謝謝你精彩的回覆♡♡♡

  • 2015.05.24
  • Sun
  • 14: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calie

大大你最近水潛得有點深XDDDDDDD
我好意外原來你有在看這篇XDDDD
謝謝你喜歡AM的設定TqT!
阿阿看到不是因為萌CP但還是喜歡 真是太高興太感動惹QQ (語無倫次)

是說 你之前看融雪、現在看AM,這兩篇真的都是我少少數寫虐的文耶XDDDDDD
辛苦你惹(?) 我會繼續努力der 以後也請記得三不五時上來換換氣XDD
謝謝calie留言♪

  • 2015.05.24
  • Sun
  • 14:5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NAO

黑堅果哥太變態了,讓我覺得難以捉摸不知該如何寫他XDDDDDD
所以就乾脆不寫他惹(fk)
金禹好像算是JM的藝術總監(?)
就是MV拍攝阿造型阿服裝啊那些是他在打理的,在Swings的缺德秀僅有的中字cut裡也有出現XD
印象中是說GIRI是乞丐boy的那位XDD
老實說盧昌的形象本來就很psycho惹,現在那顆光頭更是 orz
怎麼看都覺得 果醬最適合被吐惹^q^ (果: fk)

捕捉到惹NAO的真摯模式! (你可以也真摯一點嗎)
大概還有...六章完結吧XD 還請多多期待(手指鞠躬)

結果我什麼都沒更(抓頭髮) 嗚嗚謝謝NAO回覆♡

  • 2015.05.24
  • Sun
  • 15: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爵 ⇒ No title

太過耀眼的身分,不被所有人接受的關係,讓兩人磨得更久也更累,
就算周遭人怎麼說,我覺得愛情這東西還是看在當事人怎麼做
不論過程或結果就還是當中的兩人最切身而真實的感受,
所以旁人說得再多還是要看兩人的溝通,
金元植一直不說就是害怕自己的猜測會成真,
明明是說著自己的人生卻陌生的很,害怕唯一會成為過往
就像被自己忘記的那段時間的記憶

天呀天呀~李弘彬你怎麼那麼會磨呀~
都想跳出來幫他們推一把呀~((勿激動

謝謝毒鳥的文~每周都期待著~

  • 2015.05.25
  • Mon
  • 10:0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爵

雖然愛情這事(其實不只愛情啦,很多事也是XD)是兩人說了算數,旁人無法插手的
但也無可否認兩人都會受到外在視線的左右吧
就算是兩人切身而真實的感受,也有可能是來自於外在環境給予的

哈哈XDD 想跳出來幫他們推一把也太可愛喇XDDD
也謝謝爵的回覆^♡^

  • 2015.05.29
  • Fri
  • 22:2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