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 13 (*)

2015.06.15(Mon)

『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Comment(14)Trackback-

  他突然鬆開了壓制住李弘彬的力道,維持著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勢,頹然的垂下了頭。而他這突然的舉動也讓李弘彬愣住了,下意識的跟著停下了掙扎的動作。

  只聽金元植低聲問:「彬吶……這麼討厭我嗎?」他的聲音嘶啞得很難聽,像是哭過一樣。
  「討厭到……就這麼不願意讓我碰你嗎?」
  他的語氣裡帶著苦笑的意味,叫李弘彬聽了難受。他看不清金元植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哭了。
  只見那人慢慢的伏低了身子,小心翼翼、像是生怕再被他推開似的,最後終於輕輕趴在了他身上、把臉埋進了他的頸窩;李弘彬可以感覺得到他灼熱的呼吸,因為強忍著情緒而發出細微的抽噎聲,他的肩膀也隨之漸漸的被浸濕了一片——他不禁有種「自己好像會被金元植的淚水給燙傷」的錯覺。

  在李弘彬走神的這幾秒之間,金元植幾乎都要絕望了——李弘彬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那就表示是默認了的意思嗎。……
  然而他還來不及多想,只覺得一陣外力推得他不得不翻過了身、仰躺在床上;金元植怔怔的看著突然反了過來、一個使力就把他給壓在床上的李弘彬。

  那人柔軟而乾燥的嘴唇貼上他的唇時,金元植有那麼一瞬間,還以為自己是醉到出現幻覺了——這還是自從去年夏末、他出車禍失憶以來,李弘彬第一次主動吻他。他很快就回過神來,更加深了這個吻,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來,他才肯放過李弘彬。

  那人還因為方才激烈的親吻而有點喘,一雙漂亮的眼睛在昏暗的燈光下更顯閃閃發亮,就連嘴唇上也閃爍著叫人想入非非的濕亮痕跡。……
  「金元植,你在說什麼蠢話。」而李弘彬只是這樣回答了他方才的問題。

  他有些迷惑的看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李弘彬:那人低下了頭來,專注的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的親吻,從額頭到鼻子、臉頰、下巴……,無一處被遺漏;接著又繼續往下移,親吻著他的脖子和肩窩。然後李弘彬一邊吻著他的鎖骨、用嘴唇撫過那上頭刺青留下的墨色字跡,一邊靈巧的解開了他身上穿著的黑色襯衫的鈕扣;除去了衣服的障礙之後,他的嘴唇順利的繼續往下移動,溫暖的吻落在金元植的胸口。
  他幾乎沒有感受到情慾的意味,只有李弘彬傾盡溫柔的撫慰……儘管對方並沒有明說,但是他卻通過這些溫暖而細膩的親吻,感覺到自己彷彿也是如此的被那人珍視著、愛惜著。

  明明喝酒的人不是他,李弘彬卻覺得自己也好像喝醉了一樣——不,他倒寧可自己是真的醉了;而不是明明自知清醒得很,卻因為不想看見金元植傷心難過的樣子,亟欲安撫對方而總是失控的做出逾矩的事情。……

  而且不只是這樣。
  他覺得自己簡直卑鄙極了:藉著金元植酒醉、意識不甚清醒,他的動作也變得大膽了起來。李弘彬自己心知肚明,他想吻遍金元植的全身,而這當然不只是單單為了安撫對方的情緒、更多的,還是為了自己的私欲。

  他那不能說出口的愛啊,在此時此刻膨脹到了極點、脹得他的胸口又痠又疼。想碰觸對方、想和那人擁抱親吻的慾望最終還是大過了理智。
  李弘彬吻著身下那人結實的胸肌,同時也伸出了舌,試探性的用舌尖輕輕點了點金元植的乳頭,然後又以整個舌面舔舐著、最後甚至是乾脆將那小小的突起含在嘴裡吸吮著。

  金元植的呼吸立刻變得粗重了起來,「弘彬、你……」
  因為酒精的關係而變得渾沌的腦袋無法思考,他組織不出一句有意義的話來,只知道自己愛著的那人似乎變成了個小縱火犯——用唇舌極盡所能的挑逗著他的身體,在他身上處處點燃了炙熱的慾望。

  李弘彬依樣畫葫蘆的玩弄過了兩邊的乳頭之後,便又繼續向下吻去。
  金元植半坐起身來,瞇起了眼,看著他的嘴唇貼在自己的小腹上,心裡也不禁暗暗期待了起來。他配合著李弘彬的動作,好讓對方能脫掉自己的長褲。

  「……彬你也……我想摸摸你。」
  他露骨的要求讓李弘彬覺得臉熱得不得了——要是現在開燈的話,肯定會看到他的臉紅了一片。

  也是因為金元植的話,才讓他稍微拉回了點理智:他不應該這麼做的……
  而且因為自己先前總是拒絕的態度,似乎讓金元植對於兩人之間的肌膚之親變得特別執著。老實說,其實李弘彬並不想讓金元植撫摸自己——而這當然並不是出自於金元植所猜想的「討厭」之類的想法;反而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在分明知道「這個人不屬於我」的心情之下,還要接受對方的愛撫、在他的身下顫抖呻吟,對李弘彬來說,這樣的自己實在太悲哀了。

  他從一時的意亂情迷中猛然清醒過來之後就想退縮,卻發現自己已經騎虎難下:金元植的一手伸進了他身上寬鬆的T恤裡,來回的撫摩著他的腰側,另一手則是已經開始解開他的褲頭——李弘彬不得不承認,自己早在剛剛親吻金元植的胸膛時就已經有點硬了。
  他淪陷在金元植的撫摸之中,兩年間不曾受到如此溫柔又情色的對待的身體,完全背叛了他的意志;李弘彬只能無力的趴在金元植身上,再次和他接吻。

  他的長褲在不知不覺間也被褪去,內褲還尷尬的掛在腿間、最後也被金元植用腳給蹭了下去——李弘彬簡直羞於直視自己這副淫蕩的模樣:他的T恤還歪歪斜斜的掛在身上、露了大半個肩膀出來,下身則是完全赤裸,並且金元植的大手握住了他的陰莖、正以規律的頻率套弄著。

  他費了好大的勁才能讓自己離開金元植纏綿的吻,抓住那人還在他腿間動作的手、示意對方停止;金元植有些不解的看著他,而李弘彬只是笑著湊上去親了親他的眼睛、讓他再度放鬆下來。……

  金元植對他來說是一個太危險的陷阱。
  再這樣下去……李弘彬咬了咬嘴唇想,大概自己真的會無法抗拒和他做愛——然後再花上很多個兩年、說不定也無法再適應別人的親暱。既然他已經同意要幫助金元植回到「正常的」生活,那當然不能怪他總得自私的也為自己以後的日子打算。

  李弘彬往後退到了金元植的腿間,故意無視了那人已經直直挺立的碩大陽物,轉而吻上了他的小腿。

  金元植的腿形很好看,兩條腿不僅是筆直修長,還有著勻稱結實的肌肉——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他有些心疼的吻著那人先前受過傷的左小腿。因為受傷的那陣子缺乏運動,即使後來勤做復健,和健康的右腿相較之下還是稍微瘦了一點。李弘彬親了親他的小腿上因為開刀而留下的一道淡疤,然後才又繼續往上移動,吻到了他的大腿。

  他的嘴唇一碰上金元植的大腿內側,便聽見頭上傳來對方難耐的粗喘;於是起了點壞心眼,故意把他的雙腿分得更開,重重的吸吮著他胯間敏感的皮膚。

  這種時而溫情時而又惹火過分的挑逗,讓金元植整個人更懵了——他曾幾何時接受過李弘彬這種「服務」……簡直想把那人按在身下狠狠操哭,卻又因為暗自期待接下來對方還會怎麼做,而努力的壓抑下自己的慾望。

  但是李弘彬卻像是突然對他的大腿產生了莫大的興趣;他在那裡停留了特別久,有好幾次,金元植都覺得自己彷彿能感覺到他溫熱的呼息觸及自己的性器,可那人偏偏就是不肯給他個痛快。
  「彬吶……」他終於忍不住嘶啞著嗓音開口,卻只來得及叫出對方的名字、後面的話都化作一聲短促的呻吟溢出口中。

  李弘彬一口含住了他的龜頭,用溫暖濕潤的口腔絞緊了那敏感的部位,前後動著頭、賣力的吞吐著整根碩長的柱身。他半閉著眼,羞於直視自己嘴裡的東西——李弘彬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做到如此。就算是以前交往時,他為金元植口交的次數也寥寥可數;原本只是想用手讓對方洩出來、也就差不多可以完事了,卻一時頭腦發熱就做了這種事。……

  他的口腔裡充斥著金元植的氣味,讓他更加迷亂幾分,手上也沒閒著,技巧性的搓揉撫摸著陰莖下方碩大的陰囊。

  而李弘彬那副半閉著眼、張大了嘴含著他的陰莖的模樣,對金元植來說太過刺激——雖然從剛剛開始他就有著這樣的期待和想像沒錯,但是真正發生時還是令他激動得難以自抑。從下體傳來的陣陣痠麻快感、加上心理上的滿足,讓早先就已經受盡了李弘彬挑逗的他比平常要快就達到了高潮。

  金元植看著那人一邊抬起頭來,一邊用一手擦著流出嘴角的精液……他原本以為李弘彬會瞪他,甚至都已經準備好了道歉的話——雖然他一點也不確定,自己方才是真的來不及推開他呢、還是存心就是故意要在李弘彬嘴裡射精的。……
  然而李弘彬卻只是坐在他身上,乖巧的把嘴裡的精液通通給嚥了下去。

  他看著那人的喉結上下起伏著、做出吞咽的動作,再次升起一股想按著他的屁股、狠狠操到李弘彬哭出來的想法。
  在這種旖旎的氛圍催化之下,過沒多久,原本就沒有因為一次射精而疲軟多少的陰莖,就又再次高高挺立了起來。

  李弘彬有點錯愕的看著他——不是喝醉了嗎、這小子……都已經射過一次了怎麼還有體力啊。然後他就察覺到金元植的手往自己的臀縫間摸去,熟門熟路的按揉著他的穴口、還不時試探性的將指尖擠入他的體內。絲絲快感像是細微的電流一樣,從那個已經許久不曾被這麼玩弄過的地方傳來;他連忙制止對方的手指,一邊以接吻轉移金元植的注意力、一邊挪動著身體,一手撥開自己的臀瓣,將對方硬熱的陰莖納入臀縫中。

  金元植迷迷糊糊中只感覺到自己那東西被什麼又熱又緊的給夾住了,下意識就挺動著腰抽插了起來;加上李弘彬也主動的配合著動作,他原本就所剩無幾的理智更是徹底灰飛煙滅。

  李弘彬忍著不想射精——他卻驚恐的發現,居然光是讓金元植這樣擼自己的屁股而已,他也能興奮得濕了前端。……他對於對金元植毫無抵抗力的自己真是無話可說了。
  儘管如此,他的精神潔癖還是不容許自己在這個「不屬於自己」的男人身上得到高潮;他忍得難受到忍不住抓緊了金元植的手臂、指甲都摳進了他的肉裡。

  直到金元植終於把溫熱的精液射在他的臀溝中,才結束了這場對李弘彬的「折磨」——連續兩次射精、又加上酒醉和先前一天下來的疲憊,金元植終於累得昏睡了過去。
  半睡半醒之間,他嘴裡還咕噥著什麼;李弘彬聽不清楚,儘管自己也被折騰得累得要命,他還是下意識的俯身過去聽。

  而他寧可自己沒有湊近去聽。
  ——金元植說的是:「弘彬吶,我愛你。」

  李弘彬帶著複雜的心情,幫那人大致清理了下身子、蓋好被子後,便有些搖搖晃晃的下了床,走去浴室打算清洗自己。臀縫間溫熱濕黏的觸感明明應該惹人不快,卻因為想起了金元植動情時、張著嘴喘氣的性感樣子,而使他感到可恥的興奮。
  他的手忍不住伸到了自己的腿間、握住了那已經被忽略許久的地方——剛剛金元植的手也是這樣撫弄他的。

  ……該死,就是不想以後連自慰時都還要可悲的想著金元植,所以才不想讓他碰觸自己、也不想從他身上得到任何性事的歡愉。
  他咒罵著自己,也咒罵著房間裡那個已經沉沉陷入睡眠的男人。

  然而李弘彬顯然是鴕鳥式的忽略了一點:原本在和金元植分手之後,他這兩年來都過著淡泊情慾的生活;但是自從再次相遇以來,光是一開始因為金元植受傷、而要幫他洗澡的緣故,每天看著金元植的裸體,他已經數不清自己手淫過多少次了。……

  就像是現在,他拼命的壓抑著不想呻吟出口的那個名字、也還是金元植。






留言:
如果說之前看AM會覺得心臟被拉扯著往下沉,這次大概是覺得心臟被重擊的程度?被擊中時很痛,像是漣漪一樣擴散開去的鈍痛感也完全不是開玩笑的啊...

上次毒鳥兒說到對於我好像一直都站在豆彬的立場這件事感到出乎意料,我倒是覺得順著這篇的文字看下去無法不心疼他啊XD 固然元植也是受盡煎熬,但豆彬無法順從自己的心去回應元植的愛不是更痛嗎Q
像是這次的更新中也是,豆彬也是深明自己是再走近一步就會跌得重傷的狀態,但還是敵不過自己的私心、就算只有一瞬也好也貪戀與元植的身體接觸...這樣子理智與感性交戰,到頭來傷痕累累的還是豆彬本人啊
豆彬這樣就像是在體內養著一枚計時炸彈一般,不論平常怎樣掩飾,本人還是無可避免地聽著倒數的聲音;然後在理智再也無法壓下自己的心時爆發,以更深的傷口來懲罰豆彬的私心。

豆彬不但忽略了自己本來就很想要元植(咦),也忽略了此時的元植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去愛其他人啊(笑),計劃一開始就不可能如想像中一般進行,因為人心是無法控制的。
不過...就算元植知道了一切的來龍去脈,我想他也有可能「為了豆彬」而決定再次離開吧。他們要考慮的事並不是只有彼此的感情而已,可能在他們看來,把這份感情埋葬在內心深處才是理智的做法吧。

不過誰能決定人應該隨心而行,還是應該理智行事呢XD

感謝毒鳥的餵食♡ 對不起又留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論下一次更新是在什麼時候都會等著的,fighting!
R 2015.06.12 18:02 編輯
李弘彬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愛乾淨?不知道有個詞叫作「技術性處男」嗎?
過度理性也是一種不理性吧。
就這樣,我說完了,應該是我最精簡的一次留言。
看著他們這樣我也覺得好累。


Minshe 2015.06.12 18:24 編輯
連辦事中都可以三不五時跳脫出來理智地告訴自己不能這樣
可以想見弘彬的腦中天人交戰的多麼激烈
真的是越看越替弘彬心酸
感性上越來越依賴、需要元植
但理性上卻只需要盡責的演完戲等著下台一鞠躬
一開始只需要騙過元植的這個劇本
演技高超的主角弘彬會鼓起勇氣修改它 還是繼續演下去騙過內心的自己
我覺得都是難以選擇且執行的決定
只能給弘彬應援了 希望有足夠的勇氣前進他自己選擇的路

雖然最近虐虐的但越來越撥雲見日了好開心~~~
謝謝毒鳥大更新!!!
期待越來越糾纏不清的93~XD
Lu 2015.06.13 21:19 編輯
只有空先看am
追On檔的煎熬ㅠㅠ

這篇也虐到我一直哭
可以摸但不可以摸,看得到又不是自己的。
嗚嗚嗚泓彬你到底欠金元植什麼

(繼續幫哭
Silent 2015.06.15 12:36 編輯
為什麼李弘彬要這麼理智啊TTTTTTTTT
但是大概可以理解他不希望以後連自慰想的都是金元植這件事……太令人難堪了
借(金元植喝)酒裝瘋的李弘彬也讓人好心疼
明明想要依賴對方想要擁有對方(雖然對方也是這麼想)但理智上還是一直告訴自己不行
真的是每次看AM心情都會down到大峽谷底了

好亂七八糟的留言也請鴆癮xi不要嫌棄
然後鴆癮xi的文章真的、超棒!!!
love u♡
阿根 2015.06.17 12:09 編輯
好久沒來了。一來就看到這麼一篇,好棒-//////-
就算是字母,也這麼虐,不愧鴆癮(?)


想分享一件事。
今天看到另外一個喜歡的作者發的微博。
有人在她的文里評論寫到她文里一句話“在草稿紙上裁下一張紙片”,那人評論給裁字點讚。
作者轉發了說為了體現主角的龜毛性格所以那個動詞在裁字和撕字中間猶豫了很久,最後選了裁字。被注意到了這樣的一個細節她很開心。
我就突然想到妳,因為妳在描寫的時候有時候很多細節真的很棒。是非常充分可以體會到主角那種心境的,生動地就像那個人在我面前訴說他的痛苦,他的愛戀,他的思念一樣。
很抱歉我只能尋找到一部分細節。每次都要讀個兩三次才能有更多感悟,感悟到其他一些地方也是花了別樣的心思,當然一章如此滿滿的都是用心良苦。
鴆癮加油❤
paw 2015.06.20 18:59 編輯
謝謝RR這麼具體的描述了被虐的痛感(?) TqT
能有這種效果(?)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謝謝你這麼用心看文♡

應該說我一開始在放出AM時,自己預期覺得大家可能會比較同情文中的金元植(?) 雖然以我自己立場來看,倒是覺得這兩個腳色都一樣虐 orz (為什麼要寫這種故事阿XDDDDD)
推 '按捺不住自己的私心偷偷往前走一步,但回復理智後、到頭來受傷的還是自己' QAQ 這就是AM寫到現在,文中李弘彬的寫照
個人認為 對一個人/物的喜愛會表現在忍不住想親近、想觸摸上,像我也都忍不住把我家天竺鼠抓起來又揉又親(天: 溝九) 雖然她已經很久沒洗澡惹...XD 所以李弘彬會有這種衝動、在半推半就之下一不小心就跨過界,我覺得是必然會發生的w
'他們要考慮的事並不是只有彼此的感情而已' 你這麼說也沒錯~ 不過刪除線也是重點阿XDDDD
就像我在What If系列也寫過的,一個瞬間的念頭會決定接下來完全不同的命運,端看個人如何取捨決定惹

謝謝RR總是給我這麼優秀的回覆OAQQQ
我會盡快呈上下一章的QQQQ
鴆癮 2015.06.21 22:09 編輯
李弘彬就是潔癖成性啊(造謠)
不過這應該和處男不處男沒關係,反正設定上他們以前交往時應該早就做過很多次惹
推 '過度理性也是一種不理性'

我看著也好累喔 orz
鴆癮 2015.06.21 22:11 編輯
辦事中XDDDDD (莫名被戳中笑點)
謝謝你理解這文中李弘彬的處境QAQ
我一開始真的沒料到大家會站在豆彬這邊耶XD 還以為會一面倒的叫他快回到元植身邊之類的(???)
'演技高超的主角弘彬會鼓起勇氣修改它 還是繼續演下去騙過內心的自己'
LuLu好適合寫文案喔...!!! ^///^ 我喜歡這個比喻

應該快要可以完結惹,確實是越來越撥雲見日沒錯
謝謝你的留言喔^-^ 我會繼續努力的!
鴆癮 2015.06.21 22:14 編輯
on檔的煎熬XDDDD
靜大大忙碌的生活fighting!

居然...真的看到哭了嗎QQQQ 我好感動(?) 謝謝你QQ
可以摸又不可以摸、看得到但又不是自己的...這兩句註解真的下得好好喔(也幫哭)

欠錢也欠情阿
鴆癮 2015.06.21 22:16 編輯
阿根能理解真是...^///^ 太好惹(?) 哪裡怪怪der
(大家一面倒的心疼豆彬OAO! 那元植呢? XDDDDD 有點好奇你們對金元植的感覺啊XDDD)(勿逼)
...好想說對不起喔,我真的不是故意寫虐文的 orz
在看到你們的回覆以前我自己也一直沒意識到AM會被視作虐文... orz
快把你的心從大峽谷底撿起來~~~ OAQ (吶喊)

我才不會嫌棄你呢♡
謝謝阿根哇嘛愛哩~~~ ︶3︶♡
鴆癮 2015.06.21 23:32 編輯
哈囉阿爪^-^ 歡迎有空就來玩~~~
謝謝你的稱讚(?)啦XDDD

我對你說的那位作者的心情也好有同感!
雖然我好像不是會對要用什麼詞特別上心的類型,而是某些場景的安排、或是描述,其實都是有特別的用意
如果這些暗暗用心的細節能被讀者準確get到真的是很感動又很感謝呢TqT
再次感謝你的讚美(手指鞠躬)
也謝謝阿爪一直以來都是個優質讀者,如此用心地去體會我寫下的每個文字 否則我多精心安排了什麼局也是白搭啊XD

謝謝你的回覆! 會繼續加油derr♪♫
鴆癮 2015.06.21 23:47 編輯
怎麼覺得隱忍的李弘彬其實更誘人?
((金元植:你想幹嗎?= =

有種隔了好遠好遠的距離,終於拉近了兩人
就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境界
不論是李弘彬沒說出口的真相,還是金元植冀望的答案
藉著黑夜及微醺的氣氛,全爆發出來

就好想呼叫最前面曾出現過的鄭澤運呀~
可不可以再麻煩你一次,推他們倆人一把呀~
QQ
相信你那麼疼愛兩位弟弟,肯定不會看他們再次分別吧~
爵 2015.06.27 20:33 編輯
想跟金元植搶食嗎你XDDD (笑歪)

雖然身體是拉近了,但是心裡還是...XD
不過至少在這一晚兩人都是放縱自己、拋開那些猜疑和自制,順從著心去行事的沒錯
但理智恢復之後會怎樣就又是另一回事惹(x)

鄭澤運好像邱比特XDDDDD (澤: 我不是)
請期待其他人的活躍(???) XDD
謝謝爵的留言^q^
鴆癮 2015.06.30 18:57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