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2 : Oasis (*)

2015.07.11(Sat)

『 Block B同人衍生  皓經 / 練習曲』 Comment(3)Trackback-

 練習曲 Etude


Episode 2 : Oasis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的愛
我是行走在荒蕪土地上 傷心的駱駝

我明明愛你 明明只看著你一人
為什麼你不懂我的心

燃燒著我的心 沸騰著我的左胸膛
卻讓我越發渴望 被愛情燙傷 好疼
拜託 求你別遠離我的視線

擅長寫情歌的我 卻連浪漫或心動都無法帶給你
It's my fault

只有一顆心無法完整愛情 因為我們為一體
被奪走任何一顆心 一切皆枉然

我甚至無法想像 失去你的我
將如何一如既往的呼吸
因為能使我呼吸心跳的別無他人

呼吸的方法被我遺忘 我受到了比留下傷疤更沉重的懲罰
求你現在就來到我身邊 拯救心痛的我吧
Hold me (Hold my hands)
You are my destiny

求你拯救垂死的我
讓我知道一切是否還有希望

讓我在你身邊安然入睡
讓我能觸動你的真心


Trans cr. 胖








  如果問禹智皓,發現自己喜歡上朴經是什麼時候、那人總是掛在臉上,有點傻氣卻充滿著感染力的漂亮笑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佔據了他整個視線……,他並不能確切的說出時間點。

  因為喜歡,所以想要親近;就算已經是大家口中「Block B中的爸爸媽媽」、就算製作組也總是玩笑的在綜藝節目的字幕上稱呼兩人為夫婦,也還是不能滿足。

  偏偏自己不是什麼好人,看他可愛就特別想欺負他;又偏偏朴經好像脾氣總是特別好,即使故意作弄他、在訪問裡把各種莫需有的罪名往他頭上扣,也只是笑一笑就輕鬆的把話題給接了過去。
  禹智皓不禁想,朴經是對任何人都這麼溫和,還是……

  ──他能不能想成,其實禹智皓在朴經心裡,也是有一點點的特別呢。
  就好像,在所有苦悶、令人難以承受的時刻裡,當他困難的鄅鄅獨行,朴經就是在他那沙漠一般寂寥貧脊的心裡唯一的一方綠洲。

  ……於是才這樣老是對他開著各種幼稚無聊的玩笑、孩子似的一再試探著對方的底限;老實說禹智皓也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拙劣得簡直可恥。但他對於戀愛向來就是如此,即使李敃赫和安宰孝在一旁看得大搖其頭,他也依舊是我行我素──笨拙得無可救藥。


  「呀,Kyungie……你在幹麼呢。」禹智皓如入無人之境、門也沒敲就大剌剌的推開門,走進了朴經的房間。

  表志勳那熊孩子纏著李泰欥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吃的、金有權跟李敃赫去了練習室練舞還沒回來;現在房門緊閉的房間裡只有朴經一個人。
  難得閒在家,待在客廳無聊的看著電視打發時間的禹智皓,當然一下就發現了自己老是牽掛著的那傢伙不見人影,於是進一步就好奇起了這傢伙一個人悶在房間裡幹什麼。

  於是就造成了現在這窘迫的局面──
  雖然床上那人在驚嚇之餘,仍然動作飛快的一把抓過了被子把自己給蓋得嚴嚴實實;但是禹智皓還是看到了:剛剛朴經的褲頭是解開的,而且他的手分明是放在自己雙腿間的私密處上下動作。

  全身的血液彷彿都在這一秒沸騰。
  看著朴經尷尬的把棉被拉高到只露出一雙眼睛,緊張的看著他;禹智皓的嘴角不禁掛上玩味的笑容。

  「呀、Kyungie……」又喊了聲對他親暱的稱呼。聲音不自覺的變得比平常更沙啞低沉。
  禹智皓覺得有股衝動在自己體內瘋狂的叫囂。

  朴經沒有說話,露出的那一雙大眼睛有些無措、有些懊惱、有些羞恥的看著對方慢慢朝自己走近。

  「自己弄舒服嗎?」
  禹智皓的問題過於露骨,讓朴經一時楞住,竟然回答不出一句話。

  「──不如我幫你吧。」

  在完全陷入呆滯的朴經聽來,這句話也是同樣的難以理解;不過當禹智皓爬上了他的床,看著床墊因為多了一個人的體重而下陷,他也就懂了那人的意思。

  「你、你……你幹什麼,別……!」他抗拒的想推開禹智皓,偏偏對方一躺上他的床,就迅速的就著他翻身躲避的動作,從背後將他抱了個滿懷。
  那雙瘦削卻結實的手臂從後方繞過,緊緊箍住了他的身體,然後雙手安然的交疊放在他緊繃的小腹上。

  「大家都是男人嘛,有需求很正常啊。」禹智皓嘴上胡亂扯著,一手已經下滑到朴經腿間,溜進了他還沒來得及拉好的褲頭。

  朴經立刻驚喘了一聲。
  「智皓啊、……別鬧了!……」

  敏感的部位原本就因為自己先前的撫慰而勃起,在身後那人的撫弄之下更是越發的脹大。
  他連推拒的力氣都弱了幾分,嘴上喃喃的拒絕的話語也變得軟弱無力。

  從下身陣陣襲上的快感酥麻了腰骨,朴經難耐的在禹智皓緊擁的懷抱中扭動著身子,意識幾乎有點游離。
  通常他不至於定力這麼差的;意亂情迷的理由只因為對方是禹智皓。

  ──光是想像那雙骨節分明、稍大的手掌握住自己的陰莖,溫柔的撫摸、套弄,就足以讓他覺得快要達到高潮。
  甚至在連那人突然闖進房間以前,也是帶著小小的罪惡感,一面意淫著他一面自慰的。

  但是當想像成為事實,朴經除了得拼命的深呼吸、壓抑住想射出來的衝動,以免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副渴求著他的碰觸的淫蕩樣;然而在同時,他的心裡更多的卻是慌亂和不安。

  ──禹智皓,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思對他做出這種事的呢。

  勉強抓回了理智,朴經訥訥的阻止聽起來一點也不堅定。
  「這樣不對……不行啦,……」

  「Kyungie,……」禹智皓在他耳邊呢喃著對他的暱稱;朴經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在其中聽見了情慾的意味。……

  「兄弟間互相幫忙有什麼好害羞的。」為了降低對方的排拒,禹智皓才這麼說的;當然,要是他知道這話在朴經聽來有多刺耳,他恐怕會寧可當下就咬掉自己那多嘴的舌頭。

  聽見他這句話的朴經,原本已經漸漸癱軟了的身子倏地就僵硬了起來,被快感蒸騰得潮紅的臉色也一下子刷白。

  ──他說得那麼雲淡風清:不過是兄弟間互相幫忙。
  如果今天禹智皓走進來,床上剛好被尷尬的逮個正著的人不是他,而是別的成員……他也會這麼做嗎。

  無論禹智皓是因為一時好玩興起、或是顯然過於氾濫的成員愛,總之會為了這樣的對方而情慾高漲的自己,都實在是太難堪了。

  朴經不是沒有脾氣的人,只是他通常不會將不好的情緒任意呈現在外表上;然而這次他卻是真的被刺痛了。
  ──疼得難以忍耐。

  「禹智皓,放開。」他靜靜的說。

  對方卻以一種莫名的執拗緊抱著他不放,手指也依然故我的在他的性器上滑動。
  「怎麼了,Kyungie。」那人慵懶的問著。

  貼在身後的禹智皓,那形狀好看的嘴唇幾乎親吻到他的耳垂。
  嘴上還是對他喊得那麼親暱,但現在朴經卻沒有辦法像往常一樣為此竊喜。

  什麼若即若離的親吻、若有似無的情慾,想像著對方可能也有著和自己相同感覺的自己,根本蠢得像一點也不切實際的羅曼史小說。
  只是令人手腳蜷曲。

  他沒有回答對方的問話,猛的一抬手掙脫了箝制。感覺到背後的禹智皓楞了一下,立刻又不死心的將手臂給纏繞上來,朴經情急之下,曲起一腳就狠狠的往他腹側踹了下去。

  壓根沒料到朴經會如此心狠手辣,毫無防備的禹智皓就這麼被踹得掉下了床,還硬是滾了兩圈才堪堪止住那股力道。
  他半趴在地上,一時呆滯得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錯愕的楞著看向朴經。

  如果說禹智皓原本還因為自己的狼狽處境而惱怒了一秒,那麼在下一個瞬間,當他看到朴經慌亂的提起褲子、跌跌撞撞的衝出房間,他突然就有種感覺,覺得其實朴經看起來要比自己更加的狼狽多了。

  心疼,胸悶。
  語言無法形容的鬱悶。

  他知道剛才那情況應該叫什麼了:朴經從頭到尾都說著推拒的話,然而他卻固執的撫摸他。
  ──根本就像是個過了頭的、惡劣的低質玩笑。

  但是禹智皓以為朴經是喜歡他的;就像他對朴經,也因為喜歡的情緒而產生了欲望一樣,他以為朴經也會對自己懷有相同的欲望。
  就算不是喜歡,他也以為他們之間好歹存在著一些模糊的空間、一些曖昧的可能。

  ──看來有這種感覺的,只是他一個人啊。

  禹智皓就這麼躺在地上,面無表情的看著頭頂上的天花板。


  不得不說,朴經是個將自我的情緒管理做得很好的人。在那之後,他們兩人像是有默契的一起遺忘了那天晚上的事,依然該勾肩搭背的時候勾肩搭背、該嬉笑玩鬧的時候嬉笑玩鬧;禹智皓跟朴經看起來依然是簡直天生一對的好朋友。

  但實際上的情況,也就只有當事人清楚:朴經沒有讓他尷尬,依然稱職的扮演了好朋友的角色;但是當禹智皓每次一轉過頭,卻無法找到那張笑著的臉、當他每次轉動視線,卻無法再不期然的對上一雙明亮的大眼……
  他就知道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當那些曾經他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都不復存在,禹智皓才驚覺原來對方在自己的生命裡已經佔去了這麼大的位置。
  於是一旦少了朴經,他做什麼都覺得不對勁。少了那人的注視,他覺得自己像剛蛻下了一層皮的昆蟲,脆弱得不知所措。


  「啊,這樣真的很可愛!」朴經單手拿著攝影機,一邊拍下安宰孝撒嬌的模樣,一邊讚不絕口。
  甚至還鼓勵著那位哥繼續做出可愛的樣子:「再來、再來嘛。」……

  禹智皓忍住想翻白眼想吐槽的衝動,硬是彆扭的把頭往另外一邊偏去──好吧,他知道自己就是長得不夠漂亮可愛、連要裝一下樣子都讓人格外手指蜷曲……
  但是當稍晚上節目時,主持姊姊要求他也做一下撒嬌時,天知道哪來的一股衝動,他很爽快的就做了。

  雙手握拳放在臉頰兩邊,用可愛的語氣發出「buing buing」的聲音之後,聽著周圍的成員們爆出一陣大笑、主持姊姊也笑得臉上都開了花,禹智皓卻只是一臉靦腆的下意識尋找著坐在身後的朴經。

  對方雖然不再追隨,但也沒有刻意迴避他的視線。朴經對他微笑;但那笑容卻只看得禹智皓的心都涼了。
  什麼時候朴經竟然會對禹智皓笑得那麼含蓄、那麼……疏離。

  幾乎連怎麼呼吸都忘了,直到快喘不過氣了他才渾渾噩噩的回過神來。
  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比任何傷痛都還要更嚴重的懲罰;因為失去了朴經,突然之間,他竟連怎麼呼吸都不會了。

  禹智皓需要朴經啊。
  他需要他愛他──禹智皓想,只有這樣,才能夠拯救難過得像快要死掉的自己。


  朴經覺得自己最近似乎變得很容易累。──要無時無刻的偽裝、掩飾著心意,果然還是太辛苦了。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定力,才能夠轉開自己早已習慣性投向禹智皓的視線;天知道他需要多麼壓抑,才能夠讓自己一派自然的像往常一樣接受那人的接近……
  搞得自己都身心俱疲。

  回到宿舍之後,早早的洗過澡,無視同房的李泰欥和表志勳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吃的還沒回來、金有權也還和李敃赫安宰孝一起呈爛泥狀,癱在沙發上看電視;朴經整理了下自己的東西,就準備早早上床睡覺。

  看見自己床舖的那瞬間他就覺得哪裡怪怪的;再稍微仔細的看一眼,他就發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實:「呀,……禹智皓,你在我床上幹麼?」

  那傢伙窩在他的床上,把棉被拉高過了頭、將自己給裹得嚴實,然而一小撮露在被子外的頭髮還是不小心暴露了他的身影。

  聽見朴經喊了他,禹智皓這才拉下了棉被一角,露出一雙眼和不滿的抿起的雙唇。
  朴經對他劃清界線,這讓他又是難過又是生氣又是委屈;幾種難以按捺的情緒加乘之下,就讓他腦子一抽,做出了躲在人家床上這種蠢事。

  「起來吧,我要睡了。……」朴經在一開始的詫異過後,很快就恢復了鎮定,只是揉了揉眼,淡淡的這麼說。

  豈料對方竟然很頑劣的一口拒絕: 「xilo。」

  朴經頓時啞口無言了兩秒;他試著從禹智皓執拗又彆扭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來,然而卻是想得腦袋都疼了,也不知道這孩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禹智皓還在為問不出口「經你是不是討厭我了」這種令人手指蜷曲的問句而糾結時,朴經心裡卻已經有了別的打算:以自己現在的心情,叫他和禹智皓擠在同一張床上未免也太殘忍;既然對方不肯挪位,那他走也是可以。

  「……算了,你不起來的話,那我去睡你房間了。」朴經努力做出無所謂的樣子,聳了聳肩。

  一聽到對方竟然這麼說,禹智皓就急了──他的床是和李敃赫併著睡的,朴經怎麼可以跟那頭狼睡在一起!……呃不,重點是,雖然是他自己拖拖拉拉、想說的話也說不出口,但是朴經怎麼能什麼也不聽他說就走!
  情急之下,他連忙坐起了身子,猛的抓住了朴經的睡衣一角就用力一扯──

  原本還正打著哈欠、一邊慢吞吞的轉過身去的朴經一時猝不及防,就這麼被他一個使力給拽得往床上倒去。
  他身上當作睡衣的寬鬆T-shirt被拉得都歪了,赤裸裸的露出了大半個肩膀,就湊在禹智皓眼前;他不禁吞了吞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氣。

  相對的,朴經則顯得相當鎮定:「呀,說真的,別鬧了。」
  他試著想起身從床上離開,卻又被一雙手臂強勢的拉回。

  不受控制的跌進身後的禹智皓懷裡時,朴經終於忍無可忍的對他大吼:「呀!說了別這樣!」

  而禹智皓根本無暇回應他的怒吼;光是要制住死命掙扎的朴經,他就已經恨不得自己能有四隻手四隻腳。最後他索性使盡了全身力氣,一翻身把不斷對著自己又推又打的朴經給壓在身下。

  比對方高大的體型在此時帶來了絕對的優勢;禹智皓這才終於得以喘一口氣。而被他壓制得動彈不得的朴經似乎也很快的認識到了這點,沒多久就停止了無用的掙扎。

  在方才一番激烈的肢體糾纏之後,兩人都一時無語的看著對方,只是張著嘴不住的「呼呼」喘氣。

  良久,還是朴經先開的口:「……你到底玩夠了沒有……!」

  ──能從朴經口中聽見這種飽含著怒意的隱忍語氣,真的非常難得。儘管聽著的時候偶爾也覺得欠揍、覺得傻,可他總還是習慣並且喜歡著那人笑得沒心沒肺的模樣。
  禹智皓不禁有些茫然的楞了一楞。

  然而此刻他那因惶然失措而起的面無表情,卻只是讓朴經更加的心慌又難受。他咬緊牙,繼續說了下去:「我其實不像你想的這麼玩得起……」
  「我真的、很累了。……」

  朴經說的覺得很累,並不只是說此刻被他鬧得覺也睡不得所以很累。
  禹智皓的心跳得飛快;他聽出了對方話裡的蛛絲馬跡。可看著朴經臉上疲倦的神情,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被揪扯著,狠狠發疼。

  ──善於寫情歌的自己,帶給喜歡的那人的,竟然沒有一點心動喜悅,反而只是焦慮和疲憊。
  他簡直心疼得不知所措。

  ……「所以,放過我吧。」
  朴經最後甚至放低了姿態,語氣平靜、卻苦澀的這麼說。

  聽到這句話,禹智皓頓時有如被雷擊一樣的猛然回過神──開什麼玩笑,明明他們對彼此都是有感覺的不是嗎、朴經憑什麼要他放手!

  「我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喊,可朴經卻沒有聽進去。
  感覺到身下的那人又開始不安份的想掙脫,禹智皓頓時又氣又急──都說了他可不是在玩啊!

  每一次、每一次親暱的玩笑,裡面都包藏著他小心翼翼的真心。
  什麼也沒看出來的朴經才是過份的那個人。

  生怕朴經會就這麼推開他逃走,禹智皓情急之下就低下頭往那人嘴上重重親了下去。

  莽莽撞撞的青澀親吻撞疼了兩個人的嘴唇,於是朴經原本緊抿的雙唇也下意識的鬆開了一條細縫。然而呼痛的聲音來不及發出就又被堵回了嘴裡,禹智皓的舌尖沿著他的唇線舔滑過、然後溜進了他的嘴裡。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朴經想退縮,可對方卻霸道的將雙手撐在他耳邊,讓他無處可逃。明明連什麼技巧也談不上,只是一逕的胡攪蠻纏,他卻竟然有點沉醉。

  被吻得昏昏沉沉,抵抗的意志也不復存在。
  兩人的嘴唇分開之後,朴經安靜的任由禹智皓將臉埋進自己的頸窩。對方溫熱的呼吸規律的襲上頸側敏感的皮膚,搔癢的感覺讓他聽著禹智皓對他說話時不得不有點分神。

  「……知道了吧?」最後那人悶著聲音,模糊不清的說。

  由於禹智皓太語焉不詳,於是朴經反射性的就楞楞反問:「什麼?」

  ──如果此時此刻,禹智皓不是將自己整個臉都用力埋進了朴經的頸窩,那麼朴經就會看見某人十足嬌羞的紅了整張臉。

  禹智皓鼓足了勇氣在他耳邊開口:「經啊,我喜歡你,」
  「非常、非常喜歡。」……

  幾乎是連大腦都還沒轉過來、還沒能夠理解這突然的告白,朴經就已經一下子笑了出來。

  禹智皓還是生怕他逃走似的,緊緊的抱著他,朴經於是安撫的拍了拍他繃得直直的背脊。
  「智皓啊……,」話還沒說出口,就感覺到箍在腰間的手臂倏然收得更緊。那人不安的情緒表露無遺。

  被抱得太緊,朴經不太舒服的下意識扭了扭,對方立刻緊張的身體都僵了。
  「經,別走……」禹智皓的語氣幾乎是帶了點懇求的意味。

  朴經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笑容不禁就浮上了嘴角。「呀,」
  「……笨蛋。」

  禹智皓還不明究理,擺在對方腰間的一手卻已經被輕輕握住。

  「──我也喜歡你啊。」
  朴經一如往常帶笑的嗓音甜甜的說。

  禹智皓一顆提到了嗓子眼的心,這才終於讓那人溫柔的輕輕放了下來。他呼出了長長的一口氣,腦子一時之間竟有點當機:「這樣啊……那就好。」
  他靠在朴經頸側,楞楞的說。

  感覺好像完成了一趟異常艱辛的馬拉松,而他最終抵達了他的終點。
  ──他一直以來所渴望的心之所嚮,也不過就是那人的愛情。

  如此簡單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天邊剛剛泛起了魚肚白,兩條一大一小的身影悄悄摸進了房間裡。

  「哥,這明明也是我的房間,為什麼我要這樣偷偷摸摸的?」表志勳終於忍不住,一臉憋屈的抱怨。

  李泰欥輕拍了拍忙內厚實的背,示意他少抱怨、安靜點。「打擾別人談戀愛會被馬踢的。」
  他諄諄告誡那還帶著一臉尚未睡醒的呆懵樣的大孩子。

  表志勳揉著眼睛繼續小聲嘟噥:「哥你真搞笑……哪來的馬啊這……」

  李泰欥頓時哭笑不得。
  ──這孩子到底知不知道,打擾禹智皓談戀愛只會有比那更嚴重的下場啊……!

  突然,表智勛又嚷嚷了起來──雖然已經聽從他哥的吩咐盡量壓低了音量,但那隆隆大砲似的低沉嗓音還是聽得李泰欥神經一緊──
  「a xi,哥你看,他們兩個竟然還牽手……!」

  看著對方那一臉嫌棄的表情,甚至還做出了受不了得手指蜷曲的樣子,李泰欥一時忍俊不住,「噗哧」的輕輕笑出了聲。
  他想起原先偷偷溜回房間的目的:昨晚看朴經跟禹智皓這倆傢伙滾上了同一張床,原先和朴經同房的三人一陣面面相覷之後,有志一同的決定去找安宰孝和李敃赫擠一擠,以免不小心打擾了什麼好事……

  什麼?你問打擾什麼好事?
  他們真的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會說的!

  但是換洗的內衣褲都在房間裡,今天又還有活動要參加,總不能就這麼一直拖著不洗澡;於是才造成了現在這兩人只好一大早躡手躡腳的偷偷摸回自己房裡的局面。

  「呀,你就別管他們……」
  「我們拿了衣服就快走吧……走吧、走吧──」李泰欥一面用輕快的語氣催促著,一面往衣櫃走去。
  順便無比自然的就牽起了身後表志勳的手。

  表志勳的大腦一下子當機了。
  他就這麼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被握在李泰欥的手裡,被帶著踉蹌的跟著往前走了兩步。

  ──雖然是哥哥,但是就像兩個人的身材一樣,李泰欥的手掌明顯比自己要小了一號;然而卻是那麼的有力、那麼的溫暖。

  表志勳突然由衷的感謝起了床上那還睡死著、並且兩隻手緊緊牽握在一起的兩位哥哥。

留言:
表泰好可愛喔wwww(重點誤
不過他們俄羅斯夫婦那麼ㄍㄧㄥ真的是可以想像的欸哈哈哈
是說這首是Cruch的那首嗎XD
會長 2015.07.22 08:31 編輯
重點真的很歪耶XDDDDDDD (笑出來)
不是喔,這篇是舊文了
文中引用的Oasis歌詞是ZICO在2012時和Pia的合作曲、黃金時刻的OST~
當初寫這個系列就是因為Block B的歌詞常常出現很感動我的作品,所以想把喜歡的歌詞都擷取下來寫成文XD
鴆癮 2015.07.28 21:37 編輯
太揪心了以至沒發現有肉的程度耶
明明二人都沒風沒雨都可以相虐至此
大大也太會寫啦
朴經被按在床上之後的低姿態好心酸呀
好在zico(其實是大大佛心)沒放手

Zico扮可愛那段我也有看過視頻耶
嚇了一跳(當時啦現在不會了)

你不上老子老子便上你...之後的肉肉跳走左
明明有星星的呀...嘿

知道大大不寫此cp好可惜呀
Rin 2016.09.02 17:54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