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不是開玩笑 No Joke -1



 不是開玩笑 No Joke


  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穿梭於風中的速度機器、從公路上俯瞰夜色裡點點閃亮的燈火,這紙醉金迷的城市景致盡收眼底──
  方旻洙卻還是覺得不滿足。

  而這是為什麼呢……
  他媽的,他想,其實自己知道這是為什麼的。
  他煩躁的想。
  撥了熟悉的號碼,在等待那人接起電話的時間裡,連來電答鈴的歌曲都覺得無趣;直到電話被接通,另一端傳來那人含糊不清的一句「yeoboseyo」,才又覺得方才彷彿靜止的世界又再次開始轉動。

  「呀,你在哪?」方旻洙問。

  對方似乎故意不想告訴他;自顧自輕快的哼著小調。但光是從電話中旁邊嘈雜的聲音裡,他卻已經可以對那人所在的地點略知一二。

  ──這是多麼可怕的執念啊。想起來連他自己都不禁要「嘖嘖」兩聲。

  李燦熺想必也是知道的吧;就這麼晾著他將近一分鐘後,才漫不經心似的突然拋了句「我要掛電話了」,然後也沒再多說一句話,就很乾脆的摁了電話。

  方旻洙也算是早習慣了這人的個性,倒不覺得多麼窩火,只是想著等他逮到了人要怎麼好好把他往死裡幹一頓。

  其實過了一天一夜,他已經想不起來最初和李燦熺究竟是為什麼而吵了起來──反正肯定又是一些芝麻蒜皮點大的小事──,也忘了後來是怎麼越演越烈、搞得一發不可收拾,甚至讓對方氣得喊說要分手、然後自己竟然還吼了回去說「好啊分就分吧」……

  方旻洙這個人的記性實在是差──或者該說是,他在乎的事情太少了,而關於那些不在乎的事情,理所當然他是記不住的。

  他只知道,不能就這麼放走李燦熺。

  ……不過這其實也算不上是一種記憶。
  說是本能、或者單單是一種認知,大概會比較貼切。

  李燦熺不在身邊,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做什麼都不太對。方旻洙不會說這是想念,但這確實是一種奇怪的、空虛的、令人感到不滿足的狀態。

  像方旻洙這樣的人,最不擅長的就是忍耐和委屈自己。
  於是他猶豫不了多久,就決定了要去找回他的李燦熺。









  從公路上下來,他的Victory重型機車一路囂張的炫耀著性能、呼嘯著衝進了人群裡;原本擠在一起的人們頓時像被強風吹過的滿地綠草、又像是摩西分開紅海那樣,紛紛驚呼咒罵著讓出了一條路讓他通過。

  公路旁的一片空地上草草圍了個方形、就算是搭起了臨時的格鬥場。聚集的人們像是嗜吃血肉的蒼蠅,彷彿嗅到空氣裡即將瀰漫的腥甜氣味,紛紛興奮的摩擦著觸角和翅膀,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非法的無限制格鬥賽還是像往常一樣,在幾盞聚光燈的強光照明之下,隱晦又喧囂的展開。

  方旻洙到的時候正好看見李燦熺站在場邊,對面是一名鬍渣糾結的矮壯男人;兩相比較之下他的燦妮是那麼的纖細、那麼的……漂亮,這種反差讓周邊觀戰的人群情緒簡直都要沸騰了起來。

  他的燦妮並非弱者──方旻洙對「保護弱者」這種事與其說是不感興趣,不如說是毫無概念;但是對於「佔有欲」、「私有物」的定義,他倒是完全可以深刻的告訴任何人。

  「我要挑戰。」
  他囂張的在裁判臺前一甩尾、停下了機車;引擎還沒熄火,汽缸隆隆震動的噪音之中,他的聲音卻還是準確的傳進所有人耳朵裡。

  看起來明明是半瞇著眼、說話時也含在嘴裡似的咕咕噥噥,完全一副慵懶模樣的人;但是騎著Victory Judge直搗地下無限制格鬥賽場中心的身姿,卻顯得那麼狂放又危險。

  人群裡開始有人認出了他來。
  「是『CAP』!」

  「是『CAP』!」
  「老天啊,我以為這輩子再也沒機會見到他比賽了!」

  「今晚真是來對了!」「看來會有一場精彩的了!」……

  圍觀的群眾驚訝過後就是摩拳擦掌的期待,吆喝聲及對看見血肉碰撞橫飛的渴望,似乎讓四周的空氣都升溫了不少──畢竟「CAP」可是這類地下無限制格鬥賽中的傳奇人物,戰無不勝算是基本條件,他身上那股狠勁和目空一切的狂妄氣息才是最引人矚目的;然而這樣一個宛若戰神的男人,卻在幾年前漸漸淡出了地下格鬥界,有人說他是惹了仇家不得不隱姓埋名、有人說他是某天喝醉了,在酒吧和人起了衝突,雙拳不敵多手終究被人給打掛了……
  現在看到「CAP」又重新出現在這,令人覺得驚訝、倒又不是那麼驚訝──看無限制格鬥賽稍微有點時日的人或許會知道,每個月的第二及第四個禮拜日晚上、這個公路旁的格鬥賽場子就是當年「CAP」首次嶄露頭角的地方。


  李燦熺像是沒料到他會這麼說,一雙撲閃著點點亮光的大眼睛眼神難辨的盯了他半晌。然後邁開了一雙長腿大跨步走到了他身邊。

  ──接著,狠狠的抬起一腳就踹在他小腿上。

  就說了他的燦妮不是弱者……這一腳踹得連方旻洙都不禁要懷疑自己的小腿骨裂開了沒;他痛得「嘶嘶」吸氣,一邊跨下機車一邊皺著眉瞪了李燦熺一眼。

  李燦熺才不管他的神情如何,伸手就粗魯的推了他的胸膛一把。
  「你來幹麼?」

  方旻洙的雙眼緊緊的盯著他,好像要把他給拆吃入腹。
  「……你的屁股與其給別人揍得開花,還不如讓我操到開花。」

  他說得很露骨,場邊有人哄笑了起來。李燦熺臉上一紅,氣得想衝上來揍他,卻反而被方旻洙攔腰給抱得死緊。

  「燦妮乖一點,先把這個解決了,我們回去慢慢玩。」方旻洙在他耳邊吐著熱氣說,接著順著他掙扎的力道、手臂一用力,就把他往旁邊給甩開了。

  李燦熺被摔得堪堪趴在方旻洙那台Judge上。
  看著那人狂放的背影、貌似漫不經心的大跨步走進圍起的格鬥場內;他覺得羞辱的咬緊了下唇,卻又因為對方的出現而感到一絲絲的得意──

  他就賭方旻洙放不下他。
  而這次,是他李燦熺贏了。

  李燦熺撐著車身站了起來──好在「CAP」的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沒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狼狽的模樣;就連他原本的對手也忙著打量這個半路殺出的囂張傢伙,無暇朝他多看一眼。

  他們打的是地下賽事,於是冠冕堂皇的「無限制格鬥賽」講明白點,其實也就是「beat somebody to a pulp」──用盡任何你所想得到的手段把對手打得稀巴爛,沒有規則沒有限制、只要放肆的炫燿自身的暴力和剽悍;而這場廝殺會持續到其中一人沒有辦法再站起身來為止,至於還能站著舉起手臂高呼慶祝的,當然就是勝利者。

  這遊戲玩的是技巧,賭的是命。

  而再沒有人能夠比李燦熺更清楚:前者幾乎可說是方旻洙與生俱來的天賦,後者則是他最不在乎的東西之一──不過當然,對只活在當下、凡事率性而為的方旻洙來說,他不在乎的東西可多著。

  比賽開始得毫無預警。
  矮壯的男人突然就朝方旻洙衝了過來,撞擊的力道之猛烈幾乎可以把一頭小馬都給撞翻;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方旻洙竟然硬生生的接下了他這一下猛撞。

  於是兩人很快的就扭打成了一團,互相揪著衣服、用肩膀頂撞著,誰也不肯退讓的好像兩隻脾氣暴躁的公牛正哼哧著鼻息試圖重創對手。

  先打破僵局的人是方旻洙。
  在兩人僵持不下時,他突然鬆了一手,乘對方重心不穩的微微歪向一邊時,又快又穩的一拳重重揍上了他的肚子。

  男人幾乎是立刻就鬆了抓住他的手,表情猙獰的後退了小半步,接著馬上又衝了上來要向方旻洙揮拳。

  對方被他那一下突襲給打亂了節奏,就像是被紅布給激怒了的公牛一樣只一個勁的想向前攻擊,卻忽略了自己此刻漏洞百出;方旻洙當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反應迅疾的偏頭閃過了一拳,接著又抓住了男人的領口,不偏不倚的一拳就砸碎了他的鼻子。

  在對方不可置信的眼光裡,方旻洙鬆開拳頭、刻意顯擺似的朝他晃了晃夾在指間亮亮的物事──機車鑰匙的金屬尖端已然沾上了不少黏稠暗紅的血跡──,然後立刻就又收起,以手指遮擋住了偷偷挾帶的利器。

  「『Vale Tudo』──沒有規則,記得吧?」他揚起嘴角笑得張狂又恣意。

  「不好意思啊,我趕時間,……」
  「所以,嗯,只好這樣了。」

  而他漫不經心的話顯然是激怒了對方。

  男人抹了一把鼻血,啐了口唾沫,「急著回去幹你那漂亮的小女友?」
  說著還惡意的瞥了眼坐在場邊的Judge上,正看著這邊的李燦熺。

  「男人玩起來比較帶勁是吧,啊?」
  「沒有想到鼎鼎大名的『CAP』,原來也不過是個操男人屁眼的gay砲……」

  他的話還沒說完,根本沒看見方旻洙是怎麼動作的,一陣眩暈過後回過神自己已經被摔倒在地、背上傳來一陣陣讓人冷汗都冒出來的激痛。

  方旻洙用了和他一開始同樣的一招:稍微低下身子,猛衝上前用肩膀把人給撞翻在地,接著一點也不給人喘息空間的立刻就跨坐了上去,用自身的體重壓制住對方。他握緊了手裡的鑰匙往男人的頭部一拳一拳的打、拳拳見血。

カテゴリー: Teen Top同人衍生  C天 / No Joke 不是開玩笑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