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絮] A to D

2015.12.06(Sun)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Long Stay 長期居留』 Comment(8)Trackback-
收錄一些私心想寫、但是在正文和番外中沒有寫到的段子/場景
還有私心的隱藏設定XD





A. 潤滑液

  「嘖嘖,」
  鄭大賢手上拿著什麼東西,一邊發出不以為然的咋舌聲。

  「……怎麼?」劉永才皺眉。

  「──這個啊,」對方晃了晃手上的東西──看清楚了那東西的瞬間,劉永才立刻就紅了雙頰──,「……你平常就有準備著啊。」
  鄭大賢危險的瞇起了眼睛,「──是很常用到嗎?」

  看著對方手上的潤滑液,又面對那人質疑的語氣和神態,劉永才頓時有點心慌意亂。
  「那個是……」

  鄭大賢作洗耳恭聽貌。

  「那個是,今年初容國哥送的生日禮物啦……!」
  某人摀著一張燒紅了的臉羞恥極了的低喊出聲。

  ──還真的是……只差耳朵沒冒出煙來了。
  鄭大賢看著他那副又羞又惱又急欲解釋的樣子,忍不住就「噗哧」的笑了出來。

  容國哥真是最高啊!
  來自釜山的鄭同學在心裡默默為方容國極具前瞻性以及實用價值的禮物喝采,並果斷決定從此加入容國教、成為方容國學長的小粉絲一枚。





B. 洗澡

  劉永才發燒的時候會變得格外乖巧,而這就是……鄭大賢為所欲為、呃,不是,是善盡他好男友職責的時候。

  看對方全身軟軟的趴在自己身上,一副提不起力氣來的樣子,於是他很順手的開始動手幫劉永才洗澡。一開始,鄭大賢發誓自己真的沒有多想──直到看著白色的泡沫從那人線條圓滑的肩背上流下、一路滑過白嫩的臀,然後沿著臀溝滴落……

  「呀,鄭大賢,」劉永才一把抓住了他正情色的揉捏著自己屁股的手。

  「……你到底是在幫我洗澡,還是在吃我豆腐啊?……」
  他瞇起了一雙眼,不滿的咕噥著問。

  鄭大賢故作吃驚貌:「什麼,原來這兩件事不能同時進行的嗎。」

  「……」
  即使此刻拖著病軀,劉永才也頓時熊熊燃起了一股想掐死這個人的衝動。





C. linepop

  明明是陪自己來錄音的不是嗎……
  那個說自己一個人留在宿舍會孤單寂寞覺得冷、會像離群的天竺鼠一樣孤單得死掉的傢伙,現在倒好,只顧著點點戳戳手裡的智慧型手機、根本把他給晾在一邊了。

  劉永才忿忿不平的瞪了身邊的鄭大賢一眼;無奈對方仍然是那副雷打不動的死樣子,壓根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攻擊。

  這時候他就不禁要埋怨起金力燦了──要不是這位哥教了鄭大賢怎麼下載遊戲、又跟他推薦了哪款遊戲好玩等等的;不然以鄭大賢這種明明手上拿著智慧型手機,一直以來卻只把它當智障型手機來使用,覺得手機的功能就是接電話、打電話,連簡訊都不太愛傳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有手機遊戲成癮的這麼一天。

  ……「大賢啊,去拿罐可樂給我。」
  對方雖然「嗯嗯嗯」的胡亂回應著,卻一點也沒有要移動屁股的意思;於是劉永才不爽的一伸腳就往鄭大賢小腿上踹了兩腳。

  「呀……!」
  這實在不能怪他野蠻,實在是已經叫了兩次「大賢啊」對方都無動於衷,他才只好出此下策。……

  雖然說口渴是真的,但事實上容國哥的工作室並不大,小型冰箱就在沙發旁不到五步的地方,可是他偏不自己去拿飲料、非要打擾旁邊那位聚精會神專注於遊戲的linepop成癮重症患者……

  追根究底,劉永才就是不喜歡被鄭大賢忽略的感覺。
  這讓他覺得渾身都不對勁。

  對方在遊戲告一段落的空檔中起身幫他拿了可樂過來,兩人還以可樂借題發揮的鬥嘴了片刻;可當劉永才一回到錄音的隔間裡,看著那傢伙立刻又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他就一陣心氣不順。

  回宿舍的路上,在校門附近的停車場停好了機車後,兩人就一路用走的回到男生宿舍。平常仗著月黑風高的、時間晚了路上學生也少,這段路鄭大賢總是會明目張膽的牽著劉永才的手;試過幾次掙扎未果之後,他也就這麼放任他牽著了。

  可是今天卻不太一樣。
  三次伸手過去,一次被不著痕跡的躲開、一次被對方依著走路時手臂自然的擺動給順勢滑開、第三次更絕,直接被掙脫開來然後毫不留情的甩開。

  即使是妻奴如鄭大賢,這下也不禁有點惱火──看著對方還一副若無其事表情的側臉,他暗暗咬牙,伸手用力抓住劉永才的手腕、一把將人往路邊的建築物牆邊拖。

  劉永才吃了一驚,「呀!你幹麼……」
  話卻還來不及問完,他整個人就被狠狠的壓在夜裡微涼的磚牆上,嘴也被對方溫熱的嘴唇給堵住。

  直到他被吻得快喘不過氣來,只好示弱的小力拍打著鄭大賢的胸膛時,對方才肯放過他。

  「……呀,你怎麼了?」鄭大賢語氣不滿的問。
  在路燈微弱的照明下,劉永才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只看見他一雙閃閃發亮的眼;而那輕易的就令他亂了心跳。

  他緊抿著嘴唇不發一語。

  ──顯然這傢伙是又在鬧彆扭了吧……鄭大賢幾乎想嘆氣;原本自己絕對不是什麼心細如髮的個性,卻偏偏因為喜歡上這個敏感又心思纖細的傢伙,因此而磨練出了簡直跟夏洛克福爾摩斯有得一拼的特高段觀察力。

  於是鄭大賢福爾摩斯換了個問法:「……吶,那是……『我』怎麼了?」
  果然對方緊繃的表情立刻鬆動了,緊抿的雙唇也動了動、有點想要抱怨卻又自覺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意味。

  快速的回想了下今晚發生的事情,也就大概知道了引發劉永才彆扭脾氣的原因。「不要生氣了……」
  他湊了過去,像討好主人的小狗一樣,用鼻頭蹭著那人溫暖的頸窩。

  全身好像有細小的電流通過似的酥了一下;劉永才只好有點狼狽的推著鄭大賢埋在自己肩上的頭,同時也不忘一邊心虛的辯解:「我才沒有……」
  ──其實有沒有,他自己心裡比誰都清楚;甚至連只要鄭大賢的一點點示好,就能讓他的心情好轉許多的這件事實也是。

  「我們永才當然比linepop重要啊,所以不要生氣了,」
  「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

  劉永才不得不承認,自己就這麼輕易的讓鄭大賢用簡簡單單的兩三句話給安撫了、甚至是順從的握住了那人伸過來牽著自己的手,兩人吵吵鬧鬧卻又緊緊相依的一路走回了宿舍。

  ──其實,他也只不過是孩子似的、貪心又任性的需索著他所有的關注罷了。
  劉永才只是想讓鄭大賢只看著自己,如此而已。





D. 算帳

  完事之後,原本兩人和諧的躺在一起、漸漸平復著激烈的呼吸和心跳。劉永才卻突然一翻身,認真的盯著他看。

  「……幹麼?」難道你還想再玩一次顏射不成。
  ……後面這句話鄭大賢當然沒問出口,當年在宿舍裡被室友A撞見,導致劉永才不堪刺激的泄了出來的事,至今依然被對方視為奇恥大辱;現在氣氛難得平和得很,他偶爾也想順著小老虎的毛摸摸、而不是老是逆著方向梳得對方炸毛。

  「不是啊,我說鄭大賢你,」
  劉永才一臉探究的表情,又有點不情願的嘟噥著開了口。

  「……一開始的時候明明技術爛得要命,為什麼現在卻……」他話說到一半,羞得不得不就此打住。

  鄭大賢卻故意裝做不理解的挑了挑眉,沒說話。

  「a xi……你這傢伙,說吧,哪裡學來的?」劉永才一咬牙,還是問了出口──其實,這才是促使自己艱難的開啟了這羞恥度滿分的話題真正的原因啊。

  ──還懷疑我啊,都幾年了我們。
  從大四時在一起,到現在畢業都好幾年了,這人竟然還在糾結這種問題……鄭某人想著想著,心裡就不禁有點鬱悶。

  他臉上雖然是一臉雲淡風輕,很cool的回了對方幾個字:「看片、自學。」
  可趁著劉永才還發懵的沒來得及意會過來,他就很小心眼的故意反問:「那你呢?」

  「──要不要也乾脆說說我是你的第幾個男人?」
  「這我也老早就想問了。」……

  劉永才一下子被這問題給哽住了──要不要這麼計較啊這臭小子……!
  他皺著臉想了想。

  其實大學時代的自己既有課業的壓力、在熱音社又向來很受方容國重視,後來還當上了社長,一直以來也都是挺忙的;再加上本來就不是慾望特別強烈的人,雖然說會找床伴,但那也真的是很偶爾才會做的事。……
  「……第三個。……」最後他回答時,一開始那種質詢似的氣場已經全然弱了下去。

  鄭大賢拖著長音的「哦──」了一聲,表情很有點高深莫測。
  「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嫌我技術差的啊?」

  劉永才差點沒被自己一口口水嗆死。
  ──這男人真要小心眼起來,還真是沒得比啊;尤其是說到床上這種敏感話題……

  他還逕自苦惱著該怎麼收拾現在這局面,對方卻又閒閒的開口:「可是我說,永才啊,這樣不對吧,」
  「明明說我技術差,卻還是被做到射了三次……」

  「──這又是怎麼回事啊?」鄭大賢笑吟吟的問。

  笑淫淫、這絕對是淫蕩的笑容無誤……!
  由於自己也清楚對方說的都是事實、無從反駁,於是劉永才只好羞惱的掩面大叫:「這種事你記那麼清楚幹麼啊!」

  「因為我們永才的所有事情我都會記得啊。」
  雖然對方的語氣很溫柔,但過於肉麻的話配上那傢伙又笑得一臉賤兮兮的表情,就顯得相當欠揍。

  最後還是卑鄙無恥的鄭大賢完勝。

  他心滿意足的一伸手臂把再次炸了毛的小老虎給攬進懷裡。
  ──啊,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哪。


留言:
容國哥真是最高+1
趁人之危有時候好像也不是那麼壞的事(?
果然制服傲嬌戀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別廢話給他吻上去(做筆記...
嫌我技術差還被做射了三次
這種話可以不打馬賽克就說嘛...
鄭大賢果然不是普通的流氓 嘖嘖
Kane 2015.12.06 01:33 編輯
哇嗚 現在還可以看到long stay 衍生真是太感動了 超喜歡這篇(淚
我是萌才腦粉呀 鑽牛角尖的永才最高
大賢你不要欺負人家了 永才寶貝要捧在手心疼才行呀
ping 2015.12.06 15:17 編輯
>> Kane

傲嬌戀人現在都不傲惹只有嬌!!! TqT
現在看看當年寫的LS,心裡只有感嘆(??) XDDDDD
現在難道不是我們嬌蠻可愛小公主(誰)逼著鄭大賢把他做射三次嗎(不)(才: fk)
鴆癮 2015.12.14 23:22 編輯
>> ping

謝謝你的支持♡♡
其實這些小段子都是以前寫的,只是一直都只有發在貼吧,懶得沒有搬過來...XD
偶也快變成才才腦粉惹TqT
鄭大賢當然也是很疼他der,請不要擔心(???)
鴆癮 2015.12.14 23:24 編輯
雖然long stay已經完結很久但後勁真的讓人回味無窮
最近又重新看了一遍,希望多寫一些番外篇🙏
Kanaya 2016.04.05 19:30 編輯
謝謝你喜歡LS!已經完結這麼久了還能收到回覆,真是太感謝了QQ
番外還有幾篇還沒放上來...XD 會慢慢補上的^^;;
鴆癮 2016.04.07 22:51 編輯
我也是最近又讀起這篇經典的賢才文,老實說一直有個疑問耶!為什麼賢才曖昧時,永才還要上網約炮友呢?好想知道他當時的心情是什麼?是想要逃避對大賢的心情嗎?
renee 2016.04.25 13:07 編輯
首先謝謝你又讀了一次~
這部分嘛,就像你說的一樣,是有點自欺欺人的做法吧
一方面想證明 '鄭大賢也沒什麼特別的'、一方面也是在逃避自己的感情

(難得正經一次的回覆QQ 謝謝你如此認真的看文&提問! 以後也歡迎多多來玩♪)
鴆癮 2016.04.30 01:18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