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D 90line / Pick Me up

2016.01.07(Thu)

『 韓樂同人衍生  SPEED 90line / 笨蛋情侶30題』 Comment(7)Trackback-

 Pick Me up


  收拾好最後一些東西、從宿舍出來後,金正優深呼吸了一口氣,邊走路邊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那人的手機號碼在分開的日子裡,之於他好像成了一支專屬於他的119:一次又一次拯救金正優的心靈免於崩潰……好像有點肉麻了,他搓了搓手臂想;總之、大概就是這樣的程度?……

  電話那頭的人很快就接了起來。
  金正優安靜的聽著他的聲音,直到禹泰雲有點焦躁的又問了一句「你在幹麼呢、你」,他才若無其事的開口:「呀,來接我。去你的地方。」
  末了像是要加強語氣,又無辜的補上一句:「我現在無處可歸了。」

  禹泰雲和他的默契是,那人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沒有眼力的回答「你家不是就在首爾嗎」之類的蠢話;那人只是發出了一貫的笑聲,開玩笑的說了:“我的地方?可是我搬回家住了呢,”
  然後又故意壓低聲音,曖昧的說:“……要是晚上你叫得太大聲,被媽聽到怎麼辦?……”

  哦,謝謝你的搞笑。我感受到你想逗笑我的心意惹。
  金正優在這邊翻了個白眼、可惜禹泰雲看不到他這十足十的嫌棄臉;然而不可否認的是,當他開口回應對方時,原本百無聊賴的語氣裡確實滲入了一絲暖暖的笑意。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別在媽面前丟臉。」他哼笑著反唇相譏;而禹泰雲也只是大笑著,適時的打住、沒再沒完沒了的和他鬥嘴下去。

  那人接著問了他現在在哪裡。
  「我?我現在……就只是在路上走著。」他把行李袋掛在肩上,隨著長長呼出一口氣,沒有拿手機的那手鑽進了大衣的口袋裡、整個人用力縮了縮肩膀。

  “宿舍附近嗎?”禹泰雲又問。

  明明是他自己先打了電話要對方來接他,卻又偏偏不好好說自己在哪、倒是禹泰雲還頗有耐心的一點一點追問……金正優自己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點,也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於是便乖乖的回答:「嗯,快到我們常去吃飯的那家店。」

  “那我一會就到。”

  「嗯,快點來,不然我就自己先吃了啊。」他懶洋洋的故作威脅。
  ……然而事實上,掛了電話後,金正優卻還是對櫃檯說了自己在等人、請對方稍後再過來點餐。

  在等待的期間,他無聊的拿出了手機漫無目的的到處上SNS閒逛看看。刷完了一輪最新動態後,要和他共進晚餐的人還沒出現,金正優閒得發慌,索性自拍了一張照片,打算上傳到自己的SNS帳戶。

  caption就照著此刻自己心裡的吶喊寫下了:「快點來!」
  然後想著要不要標注那人呢、要標注在哪裡好呢——標在胸口好像太肉麻了,再說自己現在的心情,怎麼說也不是想跟那傢伙告白吧……

  最後,他把禹泰雲的ID標注在照片中的自己額頭上,滿意的點下了「發送」。
  金正優向來不介意展現撒嬌的一面;再說、要等禹泰雲來了他才能吃飯,那麼,此時此刻他滿腦子想的都是禹泰雲,本來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嘛。

  等到禹泰雲把手上的工作處理到一個段落、匆匆向工作室的夥伴道別,趕到金正優說的店裡時,正好看見那人點的餐點正被送上桌。

  「呀,什麼嘛……」他忍不住咕噥了起來,「還真的不等我啊……」
  雖然也不是真的有多介意,但難免還是有點失落——他可是一接到金正優的電話就開始拼命趕工、好把晚上的時間空出來陪對方呢。

  而那人沒有理會他的抱怨,逕自把上桌的食物和小菜洋洋灑灑的擺開一桌、一邊漫不經心的說:「你還挺會挑時間來的嘛。」

  ——其實,不是禹泰雲會挑時間、而是金正優算時間算得真準才對。
  他一坐下就發現了:那人點的都是他喜歡的菜色。

  方才那一點點的埋怨立刻像是煙霧一樣消散得無影無蹤;禹泰雲忍不住伸手去輕輕拍撫那人線條姣好的頰邊。
  金正優頭也沒抬的,一手抓住了他不安分的手,語氣似笑非笑的嘟囔了句「呀呀、公眾場合幹麼呢阿揪西」、然後塞了雙筷子到他手裡。

  對於自己剛剛一時情不自禁的舉動,禹泰雲本人也感到有點窘,於是一邊「哈哈哈」的笑著、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接過了筷子收回手。

  明明看了這麼多年,怎麼還是看不膩呢。
  明明以為自己已經夠了解對方了,為什麼卻總還是會像這樣毫無預警的為了他體貼的一點小動作就心臟狂跳、好像情竇初開的中學生一樣……禹泰雲回想自己方才的行為,不禁笑自己還真是成了個不折不扣的愛情傻瓜。

  吃完飯後,禹泰雲帶著他回去了自己家裡。金正優在玄關磨磨蹭蹭的脫鞋,一邊小聲咕噥:「你還真的帶我回家啊……我還以為我們會去工作室。」

  這下換禹泰雲一臉「啊哈,抓到你了吧」、笑得賤兮兮的——金正優必須很努力才能夠忍住對他翻白眼的衝動——「怎麼?緊張嗎?又不是沒見過我媽。」

  「不是,空手來多不好意思。」……他自己也不確定自己真的只是這麼想、或者其實是在嘴硬。

  幸好禹泰雲似乎也看出他的侷促和些許焦慮,於是很快就結束了這小小的玩笑:「我媽跟朋友出去旅行了,下禮拜才會回來。」
  「下次再給你機會好好表現。」他一把摟過金正優的脖子,大笑著狠狠揉亂他的頭髮。

  「啊——禹猩猩、你真是!」金正優在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之餘,連揍他都懶得了。

  兩個人在一起時總是像這樣吵吵鬧鬧的,就算不特別做什麼也不會感到無聊:就連禹泰雲在廚房煮泡麵當宵夜吃的身影,金正優也看得饒有興致——不過當然,在禹泰雲笑著問「被我迷住了嗎」時,他只會若無其事的回答:「我只是在想,這個時間還吃泡麵,明天你的臉不知道會有多腫……?」

  當晚兩人擠在禹泰雲的床上,儘管是雙人床,但是要睡下兩個身高超過180的大男人,還是稍微擁擠了些;不過既然金正優看來無意掙脫,禹泰雲也就樂得繼續將那人給牢牢圈在自己懷裡。
  金正優的頭頂都抵到他的下巴了;或許是在別人看來有點尷尬的姿勢,但在禹泰雲看來,卻只覺得因為是這個人、所以無論如何都是恰到好處的適合自己。

  像這樣膩人的擁抱,其實他也不知道究竟算是在安慰今天顯得心情有點低落的金正優、或者是在安慰他自己——好像只有像這樣把這人放在身邊、緊緊的抱在懷裡,他才能夠安心。

  「呀,那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兩人沉默了一會後,禹泰雲先開口問。「搬回家住嗎,還是另外找房子。」
  那人還沒回答,他急急的又問:「如果要自己住的話,要不我搬去跟你一起吧?」

  金正優一時有點說不出話來,腦袋總算轉過來後,不禁啞然失笑。「呀,你這是在趁機提出同居嗎?」
  「那我可要好好考慮考慮。……」他開玩笑的說。

  老實說他有點驚訝禹泰雲會這麼說,驚訝之餘——儘管還沒想好要不要就這麼答應——還有點感動。

  而禹泰雲被他如此調侃,一時發窘之下,只好裝作不樂意的咕噥:「我還不是看你老是這麼病病歪歪的……叫人放不下心。……」

  金正優一聽,就故意又說:「什麼啊,我媽也沒你這麼愛操心。」

  剛剛是一時腦熱、衝動的就提出了同居的事;冷靜下來仔細想想,金正優也算是年紀還小時就離開家裡、和自己一樣長期外宿當練習生的,就算看起來總是有那麼2%的不足,其實不也一直就這樣好好的過來了嘛;或許自己的擔心實在是多餘了吧。
  「是是是、世界上還有誰會這樣為你瞎操心?大概也只有我了吧。」於是禹泰雲便索性順著他的話、故作自嘲的這麼說了。

  原本以為這話題大概就這麼帶過了;那人卻在沉默了一會後,以無比真摯的口吻又開口。
  「謝謝你啊,泰雲吶。」

  ——謝什麼呢,謝謝禹泰雲義不容辭的充當了金正優專屬的緊急救助專線;謝謝那人即使不在身邊,也總是像這樣對他多上了點心的照看著;還有僅僅只是想謝謝他,在今天自己走出宿舍、茫然不知該往何處去時,適時的回應了他的要求、把他撿了回家。

  面對面擁抱的姿勢讓他看不見禹泰雲的表情;等了幾秒沒等到對方有什麼反應,金正優百無聊賴的想:禹猩猩大概是感動得在偷偷哭吧、不然就是嚇傻了。……

  半晌後,那人帶笑的聲音才從他的頭頂響起:「呀,說什麼胡話呢。」
  然後又故意用疑惑的語氣開著玩笑問:「剛剛喝酒了嗎?……明明沒有啊……?」

  不過嘴上玩笑歸玩笑,禹泰雲環著他的手臂卻更是緊了緊、像是在回應他的話——金正優確信自己的心意已經好好的傳達給對方了。
  於是這才又放鬆了下來,跟著胡說八道的回答:「喝了的,六瓶喔。」

  「少來,你也就四瓶的程度……」

  「你才兩瓶呢!」

  「不對,你三罐啤酒就不行了吧?」

  金正優聽著那人幼稚的挑釁語氣,原本醞釀在喉頭的一句「誰會被啤酒灌醉啊」,突然之間就說不出口、倒是笑聲忍不住從唇間溜了出來——這種沒營養的對話,大概也只有他們兩人可以像這樣津津有味的吵了好幾個來回。

  這世界上,還真的是除了眼前這人以外、再沒有別人了吧。









  在一片溫馨而靜謐的氣氛中,禹泰雲突然發出一聲隱忍的低低喘息,顯得有點突兀。
  而始作俑者還促狹的笑著虧他:「呀、你要是現在勃起的話就好笑了……」

  已經有段時間不曾受到這種親密對待的身體比往常來得更敏感;心知金正優這是故意在逗他、意圖讓他像頭發情的動物一樣失控,禹泰雲忍耐著按住了那人在棉被下不安分的手。
  「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他咕噥著說。

  原本以為在他的警告之下,那人大概會識相的乖乖住手了;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人卻抬起頭來,親暱的用嘴唇碰了碰他經過一天、冒出了點青青鬍渣的下巴。

  ——「那就不要放過我。」
  金正優的聲音裡彷彿也帶了水氣,隱晦又勾人的低聲對他說。

  這人居然這樣說。
  禹泰雲一邊翻身把人壓到自己身下,一邊想:管他是像發情的動物還是像什麼、其實都沒關係吧……只要他懷裡的壞貓咪和他都是同樣的渴望著彼此就夠了。
  





Pick Me up
fin.

鴆  2015.12.28 06:12PM
留言:
有一個戳到我的點就是剛開始兩人在講電話的時候講到禹媽媽不會特別區分說我媽或你媽 怎麼好像在罵髒話啊喂
就是很自然地稱媽了 我覺得好感動嗚嗚嗚
90line大概就像皓經一樣吵吵鬧鬧(雖然應該沒像皓經這樣吵鬧XD)但仍相知相惜的感覺吧
阿堀 2016.01.07 23:37 編輯
對! 阿堀好細心QQQQQ
對媽媽的稱呼是我埋的梗沒錯嗚嗚
雖然說韓國人好像是也不會特別區分我媽你媽? ...XD
私心覺得SPEED這對90就像你說的一樣,跟皓經一樣吵吵鬧鬧相知相惜,然後好像比較沉穩(?)一點? XD
感覺禹泰雲好像會挺關心金正優的(關關你的腦洞)
鴆癮 2016.01.10 20:17 編輯
謝謝鳥DEEPS的安慰QQQ
啊每次看90line都覺得好羨慕正優哥,不只一次羨慕他有這麼一個可以如此任性地依賴的人,覺得快崩潰是第一時間想到某個人、可以立刻給他打電話、也清楚那人一定會快快接起來,真的是很幸福的事
好喜歡他們的默契,真的QvQ 喜歡他們兩個都默默的替對方著想、默默的體貼QvQ
感覺正優媽媽(x)哥都被兒子們(x)嫌棄,卻只能嫌棄禹泰雲XDDD
禹阿揪西XDD 你這樣有點癡漢耶XDDD 別跟你弟學好嗎XDDD (Z:幹
看到煮泡麵的阿哥和正優哥的話我大笑了耶XDDDDD 阿哥之前在MC夢演唱會上真的腫得好想diss他XDD 兩兄弟連臉腫都要同步耶XDD
脫口而出的同居,其實很溫暖,有時候就是想聽到這樣明知道大概不會實現、只是真的是第一想法的安慰說話QQ
輕描淡寫的道謝、對方又能好好收到心意,這樣真的很美好QQ
正優哥最後一句好誘人+_+v
謝謝毒鳥^♡^
六 2016.01.22 23:17 編輯
結果好像還是沒有等到正優哥說的好消息是什麼啊...? Q_Q
其實對SPEED這對90線的粉紅,我基本是不抱期待的...
反而在這樣的心情下,卻不時會看到他們放閃(x)彼此關心,讓我特別特別感動QQ
所以總是讓他們以這種溫馨(?)互相倚靠的樣貌出現在我筆下,說是私心也好、但總之是我心中對他們兩人的印象
90兩個就是互相嫌棄但又總是幾句話不離對方(O)
禹家兄弟都會臉腫阿XDDDD 我也是想到MC夢演唱會上的樣子XDDD (擊掌)
'有時候就是想聽到這樣明知道大概不會實現、只是真的是第一想法的安慰說話'
真的是這樣呢QQ 就算不會實現,但知道對方有這樣的心意就足夠感人了
謝謝六六的長評>♡<
我的SPEED 90線CP友(?)真的只有你惹QQQQ (用力抱緊)(x)
鴆癮 2016.01.26 00:06 編輯
兄弟倆都有好的歸宿啊啊啊啊啊
禹媽媽快可以抱孫子啦啊啊啊啊啊
上次看到金大叔也退了我都快哭了QAQ
好的團體也要遇到好的公司才可以啊(繼續哭
會長 2016.03.15 14:34 編輯
好想看兄弟倆一起帶夫人們回家見媽媽喔(關關你的腦洞)
哪來的孫子阿XDDD
關於SPEED我已經心塞到無力多說了
鴆癮 2016.03.19 18:43 編輯
禹媽媽有兩個很好的媳婦啊!!
多做一點就會有孫子了啊(閉嘴
好團為什麼都這樣QAQ
會長 2016.03.20 00:20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