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一見鍾情 Love at First Sight (*)

2016.02.03(Wed)

『 Teen Top同人衍生  C天 / No Joke 不是開玩笑』 Comment(3)Trackback-

 不是開玩笑 No Joke番外
 一見鍾情 Love at First Sight


  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他和李燦熺的第一次見面,方旻洙會說那是「一見鍾情」──當從他口中聽到這種回答時,崔鍾顯幾乎把剛喝進嘴裡的一口酒全都嗆咳了出來。

  方旻洙用一副「小子你有什麼病要發作了嗎」的詫異表情瞥了他一眼,然後停頓了一下,像是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又說了一次:「我對燦妮啊……就是一見鍾情,一幹上癮。」
  他用篤定的語氣這麼說。
  後面補充的那一句也並沒有比較好啊!──這回換成劉昌炫不負眾望的也嗆噴了一口酒。









  第一次見到李燦熺時是在格鬥場上,他是他纖細又美麗的對手──方旻洙記得那天晚上的月光很亮;站在戶外的場地上,身上寬鬆的白色襯衫隨風翻飛、雙手不經意的扠在口袋裡的李燦熺,只消看一眼就讓他的下體硬得不像話。

  那也是第一次,方旻洙看著自己的對手,卻一點也不想揍得他半死──他只想操得他半死,聽聽看這人在自己身下欲仙欲死時求饒的哭聲是怎麼樣的……然後或許,他會溫存的擁他入懷。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要征服李燦熺這個人,靠的可不能是言語──無論誘哄或威脅都沒有用;如果想征服這個如同自己一樣驕傲又狂躁的人,他必須用最簡單並且直接的方法。

  那天晚上的比賽,方旻洙難得的花了兩個回合才分出勝負。

  當他一腳踩在李燦熺背上,裁判臺上響起最終的鈴聲時,看著那張漂亮的臉蛋被壓在地上、卻還奮力的抬起頭來惡狠狠瞪著自己,方旻洙對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你再動一下試試,我會踩碎你的脊椎。」他好心的警告他。

  好不容易才在沒有造成對方太多損傷的情況下贏得了比賽,方旻洙可不希望在此時功虧一簣;幸好李燦熺也是個識相的──或許是在同一個圈子裡打黑賽混了有一段時間,關於方旻洙的殘暴傳聞也聽過不少──,在聽他那麼說以後就安分了下來,只是一雙大眼睛還是死死的盯著他看。

  李燦熺的踝關節和一手肩膀都被方旻洙給弄得脫臼,於是在比賽結束之後仍然是動彈不得的窘迫情形;方旻洙也不管其他人說什麼,二話不說的就把人給扛上了肩、丟上機車帶走。

  他自己也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奇怪──一路上李燦熺用了不少骯髒的字眼咒罵他,可是對方罵得越兇,他卻越是覺得興奮。

  ──於是也就可想而知,當他終於把李燦熺帶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套房時,他的情慾究竟有多高漲、下體又是如何的硬脹著渴望宣洩。

  方旻洙那時還是第一次和男人做愛──李燦熺也是──,屁也不懂半個,插入時硬是把李燦熺這麼倔強的人也給痛得掉了幾滴眼淚。又是一點也不願意委屈忍耐的個性,只覺得李燦熺幹起來簡直比女人還爽,根本不管身下人的啜泣痛呼就狠狠抽插了起來。

  李燦熺被做昏過去兩次,經過這番折騰再也沒有力氣掙扎,唯一的反抗也只剩咬著嘴唇不肯哭出聲音來,雙眼因為流淚而變得又紅又腫;但他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卻讓方旻洙覺得意外的可愛,心情大好之下動作也就溫柔了些。

  而這只是讓李燦熺更加覺得痛恨──或者該說是,痛恨在這麼屈辱的對待之下,竟然還是起了絲絲快感的自己的身體。

  在那之後,方旻洙隔天一早就把李燦熺給丟去了一個學過醫的朋友那裡,讓對方幫他接好脫臼的手腳。而那陣子他自己似乎是忙於處理什麼棘手的事情;一開始,其實方旻洙並沒有主動再去招惹李燦熺。

  而讓他驚訝的是,竟然是李燦熺自己先找上了門來。

  每個月的第二及第四個禮拜日晚上,李燦熺一次又一次的在無限制格鬥賽場挑戰他;而每一次的下場都不外乎是被方旻洙狠狠打敗、手或腳──有時候則是兩者皆是──被弄得脫臼,接著被扛回家給狠命的做到半死。

  這種模式差不多維持了幾乎有半年那麼久──算是方旻洙變動無常的生命裡少有的持續性事件──,直到他聽說李燦熺最近似乎惹上了點麻煩。

  當李燦熺第一次出現在他家──不是以被他扛或抱或背著、而是自己走進來時,方旻洙有點驚訝卻又覺得好像早在意料之中。

  「怎麼,等不到半個月就想讓oppa狠狠操你屁股了?」他戲謔的看著李燦熺在自己開了門後熟門熟路的徑直走進客廳,故意這麼說。

  李燦熺的背影頓了一頓。
  然後他才轉過身來,問了句「要做嗎」,也不等方旻洙回答就開始解起自己的衣釦,又面露疲憊的說:「快點做完讓我睡一覺吧。」

  方旻洙還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李燦熺──無論是在格鬥場上殺氣騰騰的、對人有所防備時張牙舞爪的、被自己做得兇了,無力失神的、或者是偶爾也會看見的,炸毛彆扭的李燦熺……總之,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他沉默了半晌,看著李燦熺走到自己身邊來,用衣衫敞開、半裸的胸膛蹭著他的手臂,一手則是主動的往他胯間伸去要解他的褲襠。

  方旻洙微彎下身,抱住他的後膝彎和小腿,一用力就把他整個人扛了起來。李燦熺低低的驚呼了一聲,隨即反射性的抱緊了他的脖子。

  他把李燦熺給拋到了床上,自己卻只是站在床邊;看著那個脾氣急躁的人手忙腳亂的從棉被和柔軟下陷的床墊中掙扎出來的模樣,方旻洙有種奇怪的錯覺:好像自己的心也變得像那張床一樣的柔軟,也一樣因為李燦熺而被壓得陷下了一角。

  床上那人有點戒備的看著他;然而方旻洙卻只是聳了聳肩。「……你要睡覺的話床上比較好睡。」
  然後他在李燦熺驚訝的目光裡走出了房間。

  那一晚是那一陣子李燦熺難得能睡得好的一天,一夜無夢。

  至於李燦熺惹上的究竟是什麼麻煩,那可是大到方旻洙甚至不需要刻意打聽,只消往市內的任何一家酒吧裡一坐,就能聽到人人都在壓低聲音、卻又難掩興奮和興災樂禍的談論起這件事——
  對方是個議員的私生子,不學無術,成天和他們這些社會邊緣人鬼混在一塊;仗著老爸在地方上有些勢力和財力,在他們這地下世界過得倒是吃香喝辣、呼風喚雨,連警察也得賣他幾分面子。

  那小子也愛看人打黑賽;有天在公路旁的無限制格鬥賽上看到了他家燦妮,於是起了色心,向四周人放話說了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家伙給搞上床。

  ……方旻洙其實已經記不太清楚自己是從什麼時候起,把對李燦熺的稱呼給改成「我家燦妮」了;他只記得李燦熺來他家睡覺的隔天早上,當他舒服的蹭著那人溫暖的頸窩沙啞的喊了聲「燦妮呀」,對方應聲時那軟糊糊的鼻音——
  或許,就是從那一刻開始的?……

  總之,既然都已經說是「我家」的了,那麼他的占有欲也就理所當然的熊熊燃燒了起來。

  那位政客的私生子可能到現在都還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在陰溝裡翻了船的——而這其實都只是因為,他動到了他不能、也不應該動的東西。

  方旻洙花了幾天時間找了幾個人,靠了點關系,把那小子的各種荒誕行徑通通錄下來,在選舉的前幾天寄給了他的議員老爸;要不了幾天,那狗仗人勢的家伙就被老子給拎回家管教了。

  在他們見不得光的地下世界裡,事情經常是瞬息萬變的——有時候方旻洙會聽見「地上」的人們唏噓感嘆世事無常;於是他不禁懷疑,這些人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世事無常」……在他打滾過活的這個地方,那才叫真的、在一瞬眼的時間裡,草木盡皆變色。

  議員的私生子在地下世界裡消失得幾乎無聲無息,像是一滴水落進了幽暗洞穴裡經年累月蓄積而成的水窪,除了觸及水面時細微的聲響以外再無聲息。他過往的叱吒風雲也很快的就被人們遺忘——
  「我們應該活在當下,連明天都不要想,更何況是過去。」李秉憲曾經這麼說過;盡管後來兩個人沒走到同一路上,方旻洙對他這句話倒是一直都挺贊同的。

  處理完了這件事情,方旻洙的心情就像是狠狠干過一架一樣爽快——不過還比不上跟李燦熺做愛就是了。然而這種難得的好心情,也只持續到他回到家之後就迅速的消失不見蹤影。

  這段時間以來李燦熺一直窩在他家,方旻洙一時之間竟然忘了,其實那人也只不過是需要個地方待著好避避風頭罷了——
  「他家燦妮」,其實從來也不真的是「他家的」燦妮。

  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簡直蠢到家了;方旻洙不禁懊惱得抱頭自問,究竟是什麼時候腦袋給門夾了,自己才會做出這種衝動又無聊的事情。……還不如袖手旁觀,看看這件事究竟會鬧到多大,如此一來說不定還能夠讓走投無路、眾叛親離的李燦熺在他身邊留得久一點。

  然而懊惱歸懊惱,該做的事還是得做:到了下一個月的第二個禮拜日,為了接下來半個月的生計,方旻洙還是去了公路旁的格鬥賽場打算大干一場。
  而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那個人稱「人類競技場」的殘酷地方,早已經有一個人在等著他。

  再次在這個地方看見李燦熺的感覺很奇怪——那個眉眼柔和的躺在自己床上睡著的人,和眼前這神情冷冽的人差得太多了。

  格鬥賽開始以前圍在賽場以外等著觀戰的人群早已鬧得沸沸揚揚:大約已經有將近兩個月不曾出戰的Chunji重新回到賽場上的首戰,偏偏就是再一次「不自量力的」挑戰CAP……
  兩人都是地下無限制格鬥賽事中的紅人,這種標題聽起來還是挺聳動的吧;更何況是看在那些稍微知道一點他們之間貓膩的人眼裡呢。


  看來李燦熺還是把他當做復仇的標的啊……儘管方旻洙自認自己對他可算是夠好的了——除了幫他開苞那次痛了點而已吧,其他時候李燦熺自己不也是挺享受的嗎。
  他心裡想著忍不住輕蔑的笑。

  先沉不住氣開始攻擊的人是李燦熺;他的攻擊節奏從一開始就不對,和他交手過許多次的方旻洙看出這一點不禁皺了皺眉。這樣的李燦熺在他面前沒有勝算,連打到第二回合的機會他也不會給他。

  瞅准時機,他趁著因為閃避一次攻擊而兩人錯身的瞬間,伸手就抓住了李燦熺的右手、手上一使力硬生生拽脫了他一只胳膊。

  「唔……!」
  李燦熺悶悶的痛呼,臉上點滴閃耀的汗水,隱忍的神情……都讓方旻洙本能的一點一點興奮了起來。

  少了右手李燦熺還是能打,但是很明顯的速度變慢了不少,攻擊也不若方才凌厲。方旻洙等於已經勝券在握,就看他什麼時候想結束比賽——如果今天對手是別人,那他可能會考慮做一場精彩的秀;可偏偏是李燦熺,方旻洙對他已經耐心全失。

  小孩子會因為好奇和對世事的無知而玩火,但是一旦被燒傷過就會學乖,懂得什麼是能碰、什麼是不能碰的;就算只是被燙了一下,也會立刻縮回手,從此明白過來什麼東西對自己是危險的。

  方旻洙就像是個伸出手卻不期然被燙了一下的孩子,他不只是立刻縮回了手,甚至偏激的有點仇恨起那弄疼了他的東西。他討厭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那對他而言太陌生,而且充滿令人煩躁的不確定性。

  李燦熺被他狠狠摔在地上——他也討厭下意識的保留了幾分力氣的自己;要不然以對方那纖細的身子哪有可能承受得起這種撞擊。饒是如此,倒在地上的那人還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因為倔強的忍住呼痛連嘴唇都咬破了。
  ……方旻洙也討厭總是貪婪的注視著李燦熺的自己。

  場邊的擴音器轟然開始倒數,當數字歸零時所有人都躁動的吼叫了起來。

  方旻洙又贏了。
  無庸置疑的,他就是這地下世界裡絕對的力量、絕對的王者。

  他讓自己別回頭去看李燦熺;明明暗自咬牙這麼告訴自己,然而所有的堅持卻在李燦熺一喊他的時候就全部都土崩瓦解——
  方旻洙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呀!你不帶我走嗎?」
  ——而李燦熺朝他喊的是這麼一句話。

  李燦熺面朝上的仰躺在地上,不知道是累得還是痛得一時起不了身——其實這也正常得很不是嗎,方旻洙想,跟他對打過的人裡頭,交手完後還能夠說得出話來的掰完十只手指前就能算得出來。……他真不懂自己胸中這無謂的鬱悶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果斷的轉身走回了還躺在地上的李燦熺身旁,毫不留情的跨坐在他身上,緊皺著眉頭沉著聲音問了一句:「……你到底想怎樣?……」

  李燦熺牽動嘴角像是想笑,但那卻只讓他看起來顯得既神經質又不安。
  ——「我想跟你走。」

  「帶我走。」
  語氣裡帶著點不明顯的懇求,他說。

  方旻洙看著那兩瓣染上了血的薄唇輕輕的張闔著吐出話語,殷紅的血液沿著他嘴唇上的細紋絲絲蔓延遍布,好像一張細小的紅色網子輕柔的罩在他的下唇。

  他不太確定自己剛才從李燦熺那裡聽見了什麼。
  但是此時此刻他很確定的是——

  他只想低下頭狠狠的親吻李燦熺。








  崔鐘顯說,「其實上次……哥你不出手也沒關系吧?」
  劉昌炫也說,「對啊哥,難道你認為燦熺哥會輸給那像蠻牛一樣的家伙嗎?」

  對此,方旻洙啜了口杯裡的龍舌蘭,打從鼻子裡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要說李燦熺跟他是還差得遠沒錯,但要是和其他人對打,那已經是綽綽有余。
  至於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還要那麼強硬的介入、阻撓他的燦妮和那矮壯男人的比賽……

  「你們還真是沒搞懂……」
  他舒舒服服的向後一坐,整個人幾乎慵懶的躺在沙發座裡,仰著臉看也不看的朝那兩個神情同樣懵懂的孩子搖了搖食指。

  「我們燦妮那麼聰明,當然不可能會輸給那頭蠢牛。」

  ——但是,就因為是「他的燦妮」,在外面方旻洙可是連他的頭髮稍微亂了一點都見不得,更何況是看他和別人有什麼肢體碰撞、甚至是激烈的纏鬥在一塊。……
  光想想都覺得無法忍受,氣得他差點捏破手裡的酒杯。

  方旻洙對於李燦熺就是這個樣子,有著一種近乎偏執的獨占意識。






不是開玩笑 No Joke番外 一見鐘情 Love at First Sight
fin.

鴆 2013.09.24 01:37PM
留言:
看到是番外就立馬點進來
而且還去找了不辣逼的No Joke來聽哈哈
C天就沒看還是一樣帶感呢ww
會長 2016.04.08 20:54 編輯
哈哈~但這文的靈感(?)不是Block B的No Joke唷XDDDD
是Teen Top的 'Rocking (不是開玩笑)'
https://youtu.be/hHd_8iZFvK8
C天很棒阿QQ

鴆癮 2016.04.30 00:53 編輯
原來我誤會什麼了哈哈哈
可能做專題做到腦子壞死了
可是聽不辣逼的也頗有感←
我也愛C創 創C~~~~
會長 2016.05.02 14:16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