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Surrender 臣服於你 (*)

2016.02.03(Wed)

『 Teen Top同人衍生  C天 / No Joke 不是開玩笑』 Comment(0)Trackback-

 不是開玩笑 No Joke番外
 Surrender 臣服於你
  

  我想跟你走。
  帶我走。

  其實李燦熺這個人,向來不若外表看上去的那樣自信,而這個時候的他更是如此:他所面對的這個男人,對誰而言都是個太過於強大、太過於耀眼的存在,他總是一再的輕易被他擊潰──
  他的所有軟弱和不自信都在方旻洙的面前被放到了最大。
  有那麼一兩秒,李燦熺覺得自己好像被扒光了衣服,難堪的接受對方上下審視、然後他覺得,方旻洙瞇起的眼睛和無表情的臉孔,都像是在無情的嘲弄他。

  他幾乎開始後悔自己剛才竟然說出了如此愚蠢的話。

  正努力的調勻呼吸、準備自己爬起身,卻突然受到一股強大的拉力。他還沒來得及回神,就被一隻有力的手臂給一把拉起。

  李燦熺下意識的抬頭看著方旻洙。而那人拽著他掉頭就走,連個眼神也沒施捨;經過方才的打鬥他的全身都隱隱作痛,可是這時也只好無奈的拼了命鼓動每一條還使喚得上的肌肉,跌跌撞撞的跟上前頭那人的腳步。

  回到方旻洙住的地方時,他竟然有種可笑的久違了的感覺──但是對方並不允許他多想;方旻洙像野獸一樣撲了上來,把他死死按在床上。

  那一瞬間,李燦熺不禁有種「或許自己真的會被撕裂也說不定」的不確定感。

  ──但是,他媽的,他哪還管得了這麼多。
  如果方旻洙是一頭野獸,那他就當在他的利齒下被撕碎的獵物。

  脫臼的那邊肩膀還鈍鈍的疼痛著──媽的,關節好像越來越脆弱了……李燦熺覺得這絕對不是自己的錯覺──,他只好笨拙的抬起另一隻還能夠活動的手臂,盡可能用力的摟住方旻洙的脖子。

  那男人的視線火熱得像是要將他灼傷。
  可李燦熺卻發現自己居然其實很想念這種溫度──方旻洙的眼裡帶著強烈的渴求、還有好像怎麼也無法滿足似的欲望;而這些,都只有自己可以給予。

  那人已經很久不曾對他這麼粗暴,李燦熺的衣服幾乎被撕扯成碎片;他有點懊惱的想低頭去看那些散落在床邊地上的破布,卻又被對方毫不留情的用力壓回床上。

  方旻洙的臉埋在他的頸窩,張嘴含住了埋在皮膚底下突突搏動的頸動脈,用牙齒咬住來回的磨著。像狼一樣。
  李燦熺覺得這人要是想咬死自己,那他大概也是做得到的。

  ──好像沒有什麼事情是方旻洙做不到的。

  他像野獸一樣原始而粗糙的在他身上胡亂磨蹭,鼻子輕輕抽動著嗅聞他頸間、髮稍的氣味。
  方旻洙的下體一點一點的硬了起來,色情的頂在他的大腿上。然後他強硬的分開李燦熺的兩條腿,扛在自己的小臂上,甚至沒有做任何潤滑和擴張就進入了他的身體。

  「唔!……」李燦熺痛得忍不住悶叫了一聲。
  ──真的被撕裂了。後面那個地方熱辣辣的疼。

  方旻洙很生氣,這他當然看得出來──對方甚至根本一點也沒有要掩飾的意思,一逕狂暴的把陰鬱的情緒全都發洩在他的身上。
  李燦熺甚至覺得他懂,為什麼方旻洙會如此暴怒。

  這人是何其強大、何其驕傲的一個人啊。
  像方旻洙這樣的人,破天荒的對一個人上了心,又怎麼可能容許他像這樣要來就來說走就走。

  當他走投無路時,最後一個想到的人是方旻洙──李燦熺覺得自己那時一定是被逼得瘋了,才會真的沒頭沒腦的就跑去了方旻洙家;然後他覺得方旻洙大概比自己還瘋吧,居然沒壓著他幹那些骯髒無恥下流齷齪的事,反而是直接把他扔床上要他好好睡覺。……

  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們兩個都完蛋了。
  方旻洙大概沒想那麼多;可李燦熺聽著自己的心跳卻再也說不了謊騙自己。

  「方、旻洙,……旻洙哥,……」他呻吟著呢喃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的名字。
  從下身傳來的痠麻和滿脹感其實還說不上是快感,卻讓他有種被徹底征服佔有的滿足。

  ──他就是想讓方旻洙像這樣狠狠的需索自己。

  「哥、幫我把……肩膀接好,好不好?」不過就這麼一句話他也說得氣喘吁吁,零碎的字句連自己都快聽不下去。
  「我……」

  ──我想抱抱你。
  大概是腦子都昏昏沉沉的攪在一塊了,李燦熺才會突然冒出這麼矯情的念頭。

  方旻洙瞪了他一眼;原本以為正在氣頭上的男人大概不會理會他的請求,可對方卻不發一語的按住他脫臼的肩關節、稍微用力的扭了回來。然後好像報復似的,惡意的挺了挺腰,讓碩大的性器更加深入他的體內。

  李燦熺被他頂得忍不住皺起了眉,卻一反常態的沒有縮著身子試圖向後躲開;反而是吃力的抬起了剛剛恢復活動力的右手臂,和左手臂一起攀上了方旻洙的脖子,以一種抵死纏綿的姿態用力的擁抱著。

  方旻洙的動作頓了一頓,然後他發出了一聲像是懊惱又像是無奈的咕噥──要是李燦熺的視線沒有被淚水給模糊,那他就會看見他線條分明的臉上,此刻的表情有多麼糾結複雜──,然後低下了頭粗暴的咬上李燦熺的嘴唇;他粗重的喘息聲盡數淹沒在他嘴裡,下身快速又有力的抽送了好一會,然後才終於射在了他體內。









  必須說,當床事完後,方旻洙乾脆的從他體內退了出來;這種一點也不溫存的舉動讓李燦熺很不習慣──雖然說過往的每一次,當那傢伙做完之後還抱著他胡亂蹭蹭、不肯鬆手的時候,他也是真的挺想揍人的。……

  他趴上了方旻洙寬大厚實的背;對方正背對著他坐在床邊抽菸,想來是沒料到他會有這種舉動,當兩人赤裸的身體貼在一塊時,李燦熺甚至看見方旻洙夾著香菸的手指抖了一下。
  他的惡趣味充分的獲得滿足,在被方旻洙反應極快的回過身反壓回床上時,都還沒來得及藏住臉上的笑容。

  方旻洙對他挑眉,「……還想再幹一次?」
  語氣雖然還是顯得心氣不怎麼順,但卻已經比方才和緩許多。

  李燦熺連忙擺出他最無辜的表情,拼命的搖頭。
  「xilo!痛死了……」

  ……結果事實證明,方旻洙的問句其實根本不需要他的回答──反正那人永遠也只會因循自己的本能和喜好行事。

  李燦熺從原本的仰躺被推成側躺的姿勢,方旻洙則是在他身後將他整個人包進了懷裡。那人強壯的手臂一隻橫過他的腰霸道的緊緊抱著,另一隻手則是強硬的插進了他的雙腿之間,粗魯的搓揉著他的私處。

  「啊、痛!……」脆弱的地方被毫不留情的玩弄,李燦熺皺著眉叫了聲,想闔上大腿卻又再度被強制的分開。

  方旻洙彎起膝蓋頂著他的後膝彎,讓他的一條腿不得不屈了起來、原本揉著他胯間的手也順勢溜過了腿間,抓著他的大腿內側把他的腿給往上提了提。

  「燦妮呀,」方旻洙在耳邊這麼喊他時,李燦熺的全身都不由得輕輕一抖。
  對方顯然是很滿意他這樣的反應;頓了頓,嘴唇貼著他的耳朵說:「乖一點,我會對你好。」

  就這麼一句話,輕易的讓李燦熺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力氣。
  還濕潤著、紅腫著的後穴再次被方旻洙插入時,他發出了甜蜜的喘聲,甚至討好般的更往身後那人的懷裡靠了靠。






不是開玩笑 No Joke番外 Surrender 臣服於你
fin.

鴆 2013.09.28 00:19 AM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