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CP / What If...... Pt. 6 (*)

2016.02.09(Tue)

『Laboratory 文字實驗』 Comment(12)Trackback-

[160209 首發] 00. 設定集 & 01. 植弘
[160211 更新] 02. 皓經
[160213 更新] 03. 南糖(微V糖)
[160218 更新] 04. 霜花
[160224 更新] 05. 霜花
[160306 更新] 06. VHope (*)
[160313 更新] 07. REO


 What If...... pt. 6

 [Animalization]

01. 植弘

  今天的李弘彬似乎有點奇怪。老是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卻又不發一語,就算問了「彬吶,幹麼呢」,也還是沒有得到回答。
  金元植站在穿衣鏡前換衣服,倒不是真的感到困擾,只是因為對方不尋常的動作而感到有些疑惑。

  李弘彬奇怪的舉動,最後終止於用臉頰蹭了蹭他的臂膀,然後又把鼻子湊在他的頸窩嗅了嗅——他的同居人李弘彬是個化形人,獸形是一隻有著明亮橘色斑紋的漂亮貓咪——,才終於拍拍他的肩膀、 心滿意足的逕自走開。

  金元植不禁失笑——他發誓那傢伙剛剛臉上的表情用「心滿意足」來形容再適合不過。雖然他還是沒弄懂,自家的彬貓咪剛剛到底在他身上做了什麼……
  不過眼看和同學約好小組討論的時間要到了,他只好暫時先放下心裡的疑問,匆匆忙忙的一邊穿襪子準備出門,一邊對李弘彬喊著「我要出去囉」。

  李弘彬和他道了再見之後沒多久,自己也出門上課了——雖然說身為大學生不可不經歷的體驗之一便是翹課,但老實說李弘彬是個相當認真上進的學生,除非特殊情況(而這些特殊情況又通常和發懶的、或是發情的金元植有關),否則他一般而言是不太翹課的。

  好好學習了一天之後,下課時他習慣經過一家有著漂亮小庭園的咖啡店。
  李弘彬不喝咖啡,當然,他也不是為了咖啡而來。

  「Leo哥。」
  他趴在甜點櫃上,笑著對吧檯內圍著圍裙的咖啡師打了招呼。

  鄭澤運本就不是多話的人,此時又正忙著沖咖啡,於是便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表示知道他來了、就又再次轉過頭做自己手上的事。

  李弘彬不屈不撓的繼續對他說話:「哥今天不請我喝飲料嗎,我想喝——」

  他說到一半的話被鄭澤運以不大不小的音量打斷:「剛剛元植來過,幫你買了抹茶拿鐵回去。」
  然後不等李弘彬反應,他又說:「他還說,你今天早上很奇怪。」

  一邊感嘆於金元植還真是把同為貓系化形人的鄭澤運當作諮詢中心了;李弘彬一邊好奇地眨了眨他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
  「什麼?」他問。

  「說你老在他身邊繞,卻又什麼也不說。」鄭澤運如實轉達方才金元植搔頭撓耳了好一番才問出口的話。

  李弘彬恍然大悟。「哦——那個啊,」
  「因為他今天要去同學家討論報告。」

  鄭澤運低頭專心的在熱咖啡上做奶油拉花,「嗯」了一聲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誰叫他同學養貓。」
  李弘彬理直氣壯表示。

  ……鄭澤運差點手一抖毀了那朵四瓣的幸運草。「他跟你住在一起,身上早就都是你的味道,哪還需要特地標記」、「你跟一隻普通的貓計較什麼啊」……這些話他連說都懶得說了,只是表示無語的哼笑了一下。
  不過忍了忍還是沒忍住,「……難道不是在撒嬌嗎?」他有些戲謔的說。

  李弘彬愣了愣,然後立刻反駁:「才不是撒嬌呢。」……

  不過在走出咖啡店之後,回家的路上他仔細想了想,又覺得或許鄭澤運說的也沒錯……就是那種好想用尾巴把這個人圈起來、昭告天下「他是我的」的感覺。

  或許、他真的是在對金元植撒嬌沒有錯。


-----


  聽說養寵物的人都知道,貓咪和狗狗身上喜歡被撫摸的位置是不同的。金元植的情況不是養寵物,但是他對這種說法更感興趣——
  於是他做了個實驗。

  李弘彬正坐在地上看電視。
  他若無其事的坐到那人身旁,看了看對方在看什麼之後也一起笑著聊了兩句;然後,他原本撐在李弘彬身後的一手、悄悄的摸進了那人的褲腰,在他的尾椎附近輕輕摩挲。

  李弘彬立刻就轉過了頭來,一雙大眼睛惡狠狠的瞪著他,語氣不善的問:「你幹麼?」

  ——網路上流傳的一張圖上說,對貓咪來說,後背到接近尾椎的部分是很敏感的;有些貓咪喜歡讓主人撫摸那裡,但是也有些貓咪是一碰那就會炸毛的……看來、他們家的彬貓咪是屬於後者啊。
  金元植有點遺憾的想。

  「嗯?沒有啊。」他一邊陪著傻笑,一邊想悄悄的收回手;卻反而又被瞪了一眼。

  不知所措之下,於是他仔細觀察起了對方的神色。
  只見李弘彬咬著嘴唇,雙頰泛起了一點不尋常的紅暈,一語不發,光是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濕漉漉的直瞅著他……

  金元植在心裡暗暗喊了聲“Bingo!”。
  ——果然、他的彬貓咪不是不喜歡被他摸,而是不好意思承認啊。


-----


  鄭澤運覺得再這樣下去,自己工作的咖啡店都可以改名叫「如何與你的貓咪戀愛——諮商事務所」了……他得特別強調一點:這title是他的戀人、今年已經26歲卻還保有純真的少男情懷的車某人提議的,他本人當然是絕對不可能想出這麼廉價又肉麻的名稱。

  總之,他難得的瞪大了一雙眼看著金元植。
  「……那有什麼問題?」聽完對方的陳述後,鄭澤運反問。

  而金元植剛剛正說到,最近李弘彬對他的態度好像不太尋常——不是變得冷淡或是躲躲閃閃的、而是……

  「好像有點……太熱情了?」
  金元植話一出口自己都覺得有點可笑,可是他還是試著繼續說下去:「不是、可是他以前也不這樣的,最近突然這樣……反而覺得很奇怪。」

  關於李弘彬最近總是有意無意的對他做出一些skinship,金元植是真的感到有點苦惱。雖然兩人已經以朋友的身份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作為戀人交往,也才不過是這幾個月的事情。平常的摟摟抱抱、勾肩搭背,就算由對方主動的次數上升了許多,他也不會太放在心上;但是最近幾天以來,李弘彬特別喜歡往他身上蹭、或是無預警的把臉擱在他的頸窩撒嬌。……
  像這種舉動,總是讓金元植的心裡無法平靜;他是真的很喜歡這人,也因此對他的一舉一動都敏感的格外在意。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麼對我感到抱歉的事……所以才心虛……?」
  他胡亂的猜測著,自己也不禁苦笑。

  而鄭澤運不發一語、若有所思的模樣,則是讓他看得更加惴惴不安。

  懷著這樣的心情,晚上和球隊的朋友們固定聚餐時,他也顯得心不在焉的——金元植不禁一再的想起,稍早自己打電話給李弘彬、提醒對方今天晚上各吃各的時,那人的態度也讓他覺得很奇怪:不僅沒有抱怨自己一個人吃飯很尷尬、就連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時,好像也在隱隱的暗示他晚上不回來也沒關係。……

  戀人會這樣說的原因只有一個——在吃飯中,李泰民很爺們的一拍桌子表示,金元植可以快滾了、現在回去說不定還能來個捉姦在床。
  金鍾仁則是語帶同情的表示,前幾天大賣場衛生紙特賣時他才買了一堆,歡迎金元植萬一真的不幸分手的話,可以來找他哭。

  ……金元植有時候還真是搞不懂,自己交到的這到底是朋友還是損友。……

  總之他還是在李泰民的驅趕之下、在聚會結束前便提前離開了。回到和李弘彬分租的小公寓時,一開始他還以為沒有人在;但是很快的他就發現,臥室的門緊緊的關著,從底下的門縫中透出了一點光亮……
  金元植悄悄的推了門——沒有上鎖——,只稍微推開了一條小縫,他就聽見從裡面傳來了不尋常的聲音。

  「唔嗯……哈啊、嗯……」

  分明是李弘彬的聲音,但是卻又如此陌生——他從來沒聽過李弘彬發出這麼曖昧又難耐的呻吟聲。
  床上的棉被堆之中隱約可見李弘彬側躺的身形,然而他卻無法看出在棉被裡是不是還有另一個人。

  金元植那瞬間有種崩潰的感覺。他全身僵硬,雙腳像是生了根一樣的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他那麼珍視愛惜的、至今為止都小心翼翼的對待著,不敢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的李弘彬,現在就在他們的床上、在別人的碰觸之下色情的呻吟喘息著。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生命中也會有氣到想殺人的一瞬間。正打算要直接走過去,揪出棉被底下的另一個人,然而他才剛抬起腳,就又聽見床上的那人開口——

  「嗚……元植……植啊、好難受……」
  李弘彬一邊迷迷糊糊的低聲喊著,一邊翻過了身來;被子被他壓在身下,金元植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床上並沒有他以為的「另一個人」。

  ——只有半坐起身,赤裸著下半身,一手放在兩條修長的大腿間,來回擼動著高高昂起的性器、另一手伸進了身上扯得亂七八糟的T恤裡,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的李弘彬。

  突如其來的大反轉、加上比任何他曾經幻想過的畫面全部加在一起都還更加強烈的視覺衝擊,金元植一時之間呆了。
  他過了一兩秒才意識到:李弘彬在自慰,並且還是喊著他的名字在自慰。

  他推開門,大步走到了床邊。

  而李弘彬那時還在無法紓解的情慾中痛苦的掙扎著,他整個人都熱得迷迷糊糊的,雖然依稀察覺到似乎有人進了房間,但卻沒有辦法立即停下愛撫自己的動作。
  直到被坐上了床的金元植輕輕攬進懷裡,他才稍微清醒一點;於是立刻驚慌失措的一邊推攘著金元植,一邊胡亂的扯著被子想遮住自己半裸的身體。

  「元、元植,你……你怎麼回來了?」
  李弘彬幾乎快哭出來了。本來就已經被情慾浸潤的一雙大眼,此時簡直像要流出淚水。他不想被金元植看到這麼淫蕩、這麼不堪的自己;如果不是真的太難受了,他也不會這麼失態的。……

  ……金元植怎麼可能說出「是泰民叫我回來抓姦的」……
  更何況現在這情況讓他的腦袋裡一片混亂,唯一能夠確定的大概只有「李弘彬想要他」這件事。

  他決定忽略李弘彬的問題;看出了對方現在的難受和不安,他無視李弘彬剛才推拒的動作,把那人連棉被帶人一起抱進懷裡。
  「你、你怎麼……」金元植詞窮的不知該怎麼開口才好,話出口的下一秒就意識到自己這樣問好像在責備對方、而李弘彬在他懷中的身子也隨之一僵,於是他連忙改口:「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彬你想做的話……我沒關係的。」

  明明是連話都說不好的一副蠢樣……
  然而金元植那副笨拙的模樣,卻神奇的讓李弘彬覺得放鬆了不少;依偎著對方溫暖而結實的身體,似乎也讓他體內的燥熱稍微得到了緩解。

  幸好金元植沒有嫌棄他剛才那副淫亂的醜態……
  李弘彬吸了吸鼻子,決定告訴對方實情:「植吶……我、我好像……發情了。……」

  說出這種話令他感到羞恥極了——作為一個貓系的化形人,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經歷「發情」這種事;自己無法忍耐的做出那些色色的事已經夠難為情了、偏偏還被喜歡的人撞見。……如果對象不是向來對他很溫柔的金元植,那他大概真的會覺得自己可以不用活了。

  而金元植聽他這麼說似乎也愣了一下。他不知所措的沉默了半晌,最後開口時,嗓音低啞得連自己都嚇了一跳:「……那我幫你吧。」
  他說著,手便往李弘彬裹著的棉被裡伸了進去、試探性的摸上了他的大腿。

  李弘彬羞赧得不敢看他,沒說好也沒拒絕,只是垂下了視線、算是默許金元植碰觸他的身體。
  他乖巧的任由金元植擺弄成張開了雙腿、跨坐在對方身上的姿勢。陰莖被那人溫暖厚實的大手給握住時,他忍不住發出了短促的叫聲——明明是剛剛自己也做過的事,但是換成由金元植對自己這麼做,沒幾下就讓他覺得舒服得好像快要射出來了。

  「嗯……元植、」最後終於達到高潮時,他無意識的呢喃著那人的名字,咬著下唇,雙眼迷濛的看著他——
  原來被金元植疼愛撫摸的感覺這麼美好、比他剛剛為了想讓自己快點洩出來而想像的,要好上太多了。

  金元植忍不住吻上了他的嘴唇。
  李弘彬現在的模樣太誘人,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下身也躁動了起來、光是接吻就能讓他硬到發疼——

  可是、這也未免太乘人之危了吧。

  他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就克制的默默把李弘彬放回了床上;而剛射精過一次、緩解了發情症狀的那人,則幾乎是一碰到床就瞇起了眼、好像累得快睡著了似的——
  顯然他的彬貓咪被初次發情給折騰得挺慘、在他回來之前,不知道一個人不上不下的吊在那撐了多久。

  回想起前幾天李弘彬對他的「異常親暱」,金元植到這時才不禁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他暗自下定決心,在李弘彬下次的發情期到來之前,一定要讓兩人的關係進展到自己不必再這樣心酸的忍耐才行……!
  然後金元植便摸摸鼻子,認命的去洗被發情的貓咪給蹭得溼答答的被單了。




02. 皓經

  「我是因為你才開始變強的。」
  當聽到朴經這麼說的時候,禹智皓很不給面子的直接就大笑了。

  「胡說。你本來是幹什麼吃的。」
  他敢保證當年朴經把滿身是傷的雪狼撿回家,絕對不是因為什麼愛護動物之類的原因。……就算是幾年前,他的名聲也已經夠大了,而且他的化形——一頭全身雪白的大狼——又是那麼該死的顯眼、這點他們都再清楚不過。

  朴經被他這麼一說,於是撅嘴抱怨:「你還真是小心眼,老是記著以前的事。」

  和注重分工、社會性極強的狼群不同,以前朴經向來是獨來獨往的。他自詡為商人,不做謀財害命的事,以交易買賣為生——只不過,他經手的商品並非人人都能處理得當。
  化形人的買賣引進也是他平日經營的其中一項業務。

  儘管如此,在路邊撿到一名重傷的狼系化形人的機率也太小了,更何況誠如禹智皓本人也自知的——雪狼的辨識度太高了;不過就算不是那頭四大家族都眼饞、想納為己用的狼,全身沒有一根雜毛的白色巨狼,稀有的化形想必也能在拍賣會上獲得不錯的價錢。……
  一開始朴經確實是這麼想的。

  「是什麼讓你改變了主意?」禹智皓曾經好奇的問過。

  而對方則實事求是的回答:「把你賣掉只是一次交易;但是如果我能把你救活、說服你和我合作,那麼我就獲得了有力的夥伴、以後多的是做不完的交易。」
  朴經的笑眼裡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禹智皓聞言悻悻然的從鼻子哼出一聲。「……你可還真有把握。」

  而那人可愛的對他眨了眨眼——朴經知道自己的撒嬌對禹智皓向來管用。
  「做生意本來就有風險。讓人肯冒高風險去做的生意,利潤相對的當然也更誘人。」

  當初他之所以敢於和雪狼交涉,憑藉的可不只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膽識而已。
  朴經推測,能讓雪狼受這麼重的傷、而且身邊居然不見其他的狼,想必是碰到了極為棘手的狀況,狼群才為了保命而不得不四散開來;而身為狼群的領袖,禹智皓斷不可能棄其他生死未卜的兄弟於不顧。但是在「獵人」還虎視眈眈、自己也重傷未癒的情況下,他需要有個人當他的眼線、替他留意是否有狼系化形人出沒的消息。……

  ——而就因朴經當初的一念之差,到如今他所得到的,可不只是生意買賣的利潤而已。

  「那種強是不一樣的……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他親暱的就著禹智皓伸過來的筷子,咬走了那人夾給他的一塊肉。
  對狼群來說,分食隱含的是接納和信任的意味。

  禹智皓聽懂了朴經話中的話。
  「你現在也是狼群的一員。」他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他,隨即又以閒話家常的語氣、玩笑似的說:「說不定再過幾年,有權跟他女友還會有一兩隻小狼崽。」……

  朴經忍不住笑了出來。

  打從兩人認識以來,他就特別喜歡看禹智皓化形的過程。
  而每次都看那人總是一副聚精會神、後又驚奇讚嘆的樣子,禹智皓終於有一次忍不住故作嘲笑的問:「以你那視力看得出什麼?」

  「——什麼也看不清楚。」朴經聳肩,大方的承認。「就是……很神奇的感覺。」
  「會痛嗎?」他走近前去,小心翼翼的撫摸禹智皓光裸的肩膀;就在幾十秒前,這裡還是一片柔軟豐實的白色長毛。

  而那人頭也沒回一下,逕自站在衣櫥前找衣服穿。「多少有點吧。」

  「……噢。」
  朴經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逕自從背後抱住了他,將嘴唇輕輕碰在他的肩頭。




07. REO

  一如往常的又是一個熬夜作曲的夜晚;金元植對此已經感到稀鬆平常,坐在工作室的電腦前甚至幾乎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直到有人輕悄的來到他的身旁。

  鄭澤運坐在他身邊的地上,頭一歪正好可以枕上他的大腿。

  「哥還沒睡啊……?」金元植有點驚訝的喃喃問,同時視線卻沒有離開電腦螢幕、雙手也還放在合成器的按鍵上隨著節奏敲打。

  而那人似乎是有點不滿他的一心二用——金元植因為半晌沒有聽到他的回應而低下頭看去時,一眼就看見了鄭澤運正鼓著腮幫子、雙眼一眨也不眨的直直盯著他。
  他不禁失笑,空出一手安撫的摸了摸那人亞麻色的頭髮。

  被順毛的大貓這才稍微滿意的瞇了瞇眼,伸了個懶腰,然後側過身、把兩條手臂也擱上了他的腿,索性就趴在他的大腿上打起盹來。

  金元植故意搖動著雙腿,存心不讓他睡。「累了的話就先去睡吧。」
  「澤運尼……」
  「澤運啊——」

  他鍥而不捨的叫喚聲總算得到對方一聲回應——
  「……又不叫哥了……」趴在他腿上的那人無視他先前好意的建議,只是這樣咕噥著說。

  金元植無奈:看看這人現在這模樣,到底哪裡像哥啊……說是隻愛睏又撒嬌的大貓咪倒是挺傳神的。
  顯然鄭澤運是不會放下他、自己先回房去睡的,於是他只好用一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撫著那隻大貓咪的背、另一手則更是不敢懈怠的按著合成器,試圖盡快將手上正在製作的beat完成到一個段落。

  但是鄭澤運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等他——安分不了多久,他用臉頰蹭了蹭自己正趴在上頭的大腿,然後感覺到那人結實的腿部肌肉敏感的猛然繃緊了一下;他微乎其微的勾了勾嘴角。
  「……五分鐘。」他對那開始變得坐立難安的男人下最後通牒,「你最好快點存檔。……」

  金元植向來有點遲鈍,但這回卻只花了一秒半就心領神會了鄭澤運的話、然後果斷的放棄了想在今天完成工作的想法,開始把該存的檔案都一一存檔歸類。
  ……畢竟,他可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鄭澤運的臉蹭著的部位越來越接近他的兩腿中間了。
留言:
哇伊是久違的植弘…!!(這什麼沒營養的留言開頭#
發情期的彬貓咪…真的太誘人啦!!(雙手比讚)
也很喜歡預設CP的90兩隻,希望會有他們的故事XDDD這題材好戳人啊(大滿足)
御井 2016.02.09 02:01 編輯
毒鳥大大你好,這裡是仰慕(!?)你已久的星光!
自從上年10月左右不小心掉進現在快要變成邪教的93和ask me坑(?)之後,
不時都會到你這裡來視姦(x)查看有沒有更新(o)
結果今天來的時候看到這篇更新開心得差點要瘋了!!!!!
久違的93文啊TAT
不論是撤嬌的、不好意思的、還是發情的彬貓咪全都很萌啊!!!!!
在Twitter上時常的會看到一些同人畫手把弘彬畫成兔子形象,
但是在我眼中的弘彬其實更適合貓的性格:傲嬌的、毒舌的、但同時又是愛撤嬌的、黏人的
因此看到這篇文的時候我被萌到差點從沙發上滾下去了(...)
感謝大大這篇文治癒了我因為93最近完全不發糖而被傷害到的心TAT
如果AM都可以更新就好了(被pia飛)
Ting 2016.02.09 23:14 編輯
啊啊啊,看到93更新真的是萬分激動\(≧▽≦)/
感覺是非常棒的設定。果然豆子很適合貓咪這種動物。畫面感強烈的不行不行的。金元植還是一個溫柔的傻boy。最後為了李弘彬忍下自己的情慾,又希望下次不必再心酸的忍耐。真的,非常打動人啊。
[斜体]果然,我和樓上的小夥伴一樣,希望ask me更新啊~不要打我昂~
tina 2016.02.09 23:43 編輯
嗨嗨御井! ㋡㋡㋡
謝謝你喜歡這個設定~ 90這兩隻的部分我記得有親估寫過衍生,但他好像沒有公開發過QQ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原地(?)補上連結der
鴆癮 2016.02.11 00:42 編輯
貓咪化的李弘彬真的很可愛,
因為喜歡而說不出口就用更多skinship來紓解
完全就是把傲嬌發揮的淋漓盡致
幸好金元植很溫柔,安撫著那自尊心甚高的貓咪
(但認真覺得金元植有隱藏性腹黑特質)
現在滿腦子都是寵溺的金元植懷裡窩著心滿意足的彬貓咪

也看了其他化形人的文
天竺鼠的車小N怎麼看都怎麼可愛,十分囉嗦又挑嘴的車學沇難道不是鄭澤運寵出來嗎?
太善良好欺負的安宰孝,果然是需要狼先生保護
(有此可知未來某人會被吃死死,XDD)
燦白的馴狼最讓人有抱著肚子蹲在地上發笑的氛圍

喜歡毒鳥的這個系列的文章,很特別的設定(超可愛!)
期待接下來繼續的連載]
爵 2016.02.11 12:56 編輯
終於看到93啦!久違了😍😍
大半夜看這個雖然不是重肉##
但整個甜到心裡啊!可能是太久沒有吃到93了XD

嘖嘖最近整個淪陷93太深,爬不出來...
貓真的是很適合寫成這類的文啊~
有點想看鄭貓咪XXD
高冷但不失攻的那種強勢❤
Rita 2016.02.12 02:44 編輯
你好! (///▽///)
最近真的是XDD 哪想得到93居然會有快變成邪教的一天(哭哭) 你明明也吃REO吃得很開心
謝謝你喜歡這幾個不完整的小段子TqT 雖然其實都不是最近寫的...XD
我也覺得常常看到兔子彬,大概是因為圓滾滾的眼睛和可愛的長相? XDD
不過我也覺得以李豆彬嘴毒的程度,把他比做兔子實在太小看他了(?) XDDD
元植生日93發糖喇! 大大快去吃糖~~~♡
我會努力寫AM的TqT 謝謝你的支持! ♡
鴆癮 2016.02.14 23:28 編輯
謝謝你喜歡動物化的設定TqT 可以吸引到大家真是太好了!
元植在我心裡大概就是這樣的形象吧...會為喜歡的人全情奉獻的pabo~~~
一回生二回熟(?) 以後彬貓咪的發情期就是元植的趴踢time惹! (握拳)(到底在胡說什麼)

也非常謝謝你們對AM的關心TqTTTT
原本希望能用春節假期完成它的,但我果然又食言惹 orz
會努力的! (手指鞠躬)
鴆癮 2016.02.14 23:59 編輯
安妞! 好像有段時間不見了呢 。◕‿◕。

認真覺得金元植有隱藏性腹黑特質+100000
所以等到自尊心強的貓咪對他放下戒備時,就是元植時代的到來惹! (握拳)(不要亂說話)
謝謝爵打打點進設定集看(ಥ_ಥ)
天竺鼠車小N的故事我私心也很想完成它(ಥ_ಥ) 雖然我最近實在是中LR的毒很深XD
善良好欺負的呆萌屋主和大灰狼的故事我也... (ಥ_ಥ) 不要光說不寫啊混蛋
喔! 燦白倒是已經完結惹,大大有興趣的話可點設定集中的連結XDD

嗚嗚我個人萌動物化萌得要死要活(?) 能讓你們也喜歡的話就太好惹QQ
謝謝你喜歡這個設定...!!!ヽ༼ຈل͜ຈ༽ノ
鴆癮 2016.02.15 23:22 編輯
第一次留言...想說都好好看哦....
--當然最喜歡皓經的--
BBC 2016.02.16 00:27 編輯
93也好久沒發糖喇~~~ 元植生日總算ლ(´ڡ`ლ) ლ(´ڡ`ლ) ლ(´ڡ`ლ) (意味不明)
謝謝你喜歡這幾個小段子♪
我也腦補了高冷又不失強勢的鄭大貓
不過鄭貓咪在我心裡是以REO段子出現的... (扶額)

總之謝謝Rita留言♪
鴆癮 2016.02.16 17:27 編輯
你好! 謝謝你喜歡呀
皓經同好實在太難得了,以後也請多多來玩吧♪
鴆癮 2016.02.18 23:30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