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VHope / I Need You (*)


設定集 & 動物化設定下其他CP段子






 I Need You


  報紙上斗大的標題撞進了眼裡,鄭號錫只覺得每讀一個字都叫他的腦門一抽一抽的疼。


  “號錫偶吧,我、我被公司解聘了……他們說現在景氣差,公司要縮減人事費用……沒、沒辦法負擔雇用化形人的擔保稅金……”
  “偶吧,你……你可不可以再做一次我的暫時擔保人?”



  女孩子哭哭啼啼的、一句話也說不好,在電話中這麼拜託過他。
  言猶在耳,鄭號錫實在難以接受才不過幾天的時間,那人卻已經不在了的事實。

  “你聯絡過協會了嗎?”
  “什麼,沒有能當暫時擔保人的人嗎?”
  “對不起……可是我現在有正在擔保的化形人。”……



  他閉了閉眼,垮拉著嘴角,狠狠捶了牆壁一拳。

  大概是他的動靜太大,引來了辦公室隔間外的大家關注;有人禮貌性的敲了敲門,然後便開門走了進來。
  來人是金碩珍,也只有他才會這樣直接出入宣傳部主任鄭號錫的辦公室。

  「號錫,你怎麼了……」金碩珍問到一半聲音便戛然而止,他注意到了掉在地上的報紙,於是走過去撿了起來。
  讀完標題後,他靜靜的問了句:「……是你認識的人?」

  鄭號錫整個人向後癱倒在辦公室的黑色皮椅上,死死閉著雙眼、緊抿著唇點了點頭。


❝化形人人權問題再次引起重視!❞
❝一女子於今日凌晨遭人以殘暴手法姦殺並棄屍於公園,由晨跑的民眾發現並報警。經查證其身份為一名化形麻雀的鳥系化形人,原本為公司法人擔保的合法化形人,近日卻遭原公司解雇。由於解除擔保的時間相當短暫,該名化形人女子是否仍具有本國所保障的人類生存權,有關單位還需要進一步的深入了解。……❞



  儘管金碩珍第一時間便心領神會的朝他走來,捏了捏他緊繃的肩膀,安慰說:「這不是你的錯……你本來就沒有義務要對每一個化形人負責。」
  鄭號錫當然也了解金碩珍的話,但他就是無法停止去想,如果前幾天接到那通電話時,自己能夠答應做那女孩的擔保人的話,那麼、是不是一切都會變得不同……?

  擔任化形人的擔保人是有一定風險的,法律明文規定,一旦受擔保的對象有任何脫序、不妥的行為,擔保人也必須負起責任;除此之外,化形人如果情緒失控、甚至產生危險性,和該化形人相對親近的擔保人自然也會首當其衝的受害。
  因此,就算是決定要為自己認識的化形人做長期擔保,一般人也總是要考慮再三;更不用說是提供緊急救助的「暫時擔保人」了——由於擔保的對象是因為各種緊急危難原因而失去擔保的化形人,情況更為複雜,也缺少充足的時間去深入評估該化形人的身心狀態、暫時擔保人和化形人之間互相的了解與信任也不足,出狀況的機率自然也就相對較高。

  願意當擔保人的人本來就少,暫時擔保人更是少中的少,而國內少數合法、可信,不私下以此收取暴利的暫時擔保人,大多為化形人人權保護協會的會員;除非彼此有私交,否則為了保障擔保人本身的人身安全,需要協助的化形人們必須透過協會才能提出擔保請求。
  鄭號錫是其中一位暫時擔保人,甚至是挺出色的一位——並不只是因為他善解人意又待人和善可親,還有他的細心機警,讓不少可能的麻煩在發生以前便得以被遏止。

  許多暫時擔保人到後來都會成為某位化形人的固定擔保人,畢竟人相處久了總是會漸漸產生感情、而且大部分人心裡也總還是追求安穩平靜的生活。
  鄭號錫也不例外,他不是什麼捨己為人的英雄,老實說,會成為暫時擔保人這件事就已經夠讓他自己驚訝了、大概也足以耗盡他往後三十年的正義感和社會同理心了吧。……

  原本答應金南俊要照顧那頭才經歷化人不久的小獅子時,鄭號錫並沒有多想,像以往一樣便直接申請了成為那孩子的暫時擔保人;然而隨著法定的一年暫時擔保期限越來越接近,他卻有點慌亂了起來——一旦確立了化形人與其固定擔保人之間的關係,除非發生重大變故、或是要更改為該化形人的血親或者伴侶,否則是不可以再任意更換擔保人的。

  鄭號錫無法否認,他想成為金泰亨的固定擔保人是帶有私心的……然而他是這樣的喜歡金泰亨,金泰亨對他卻不是如此;金泰亨需要的只是一個正直純良的好擔保人,確保他能夠享有正常公民應有的權利,不會以擔保人的名義過份干涉他的生活、就算將來某天金泰亨有了心儀的對象,想和那位共組家庭,並將擔保人更改為自己的伴侶時,原本的擔保人也要能夠笑著接受並且給與祝福……
  鄭號錫怎麼想都覺得自己他媽的怎麼可能辦得到——他光是這樣想像而已就已經快要瘋了啊。

  那麼,他現在到底又是何苦還在這跟金泰亨牽扯不清呢?


  晚上金泰亨下班回家時,鄭號錫還沒回來。這不太尋常,通常就算是晚上還有事、要晚點回來,鄭號錫也會先跟他說一聲的……像這樣讓人擔心的情況還是頭一回。撥了他的手機號碼也沒人接,金泰亨差點就要死馬當活馬醫的打去給南俊哥問問了;卻在這時,玄關處響起了電子鎖的聲音,他急忙丟下手機跑去察看。

  「……哥?」
  鄭號錫身上濃重的酒味讓金泰亨不由得皺了皺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好像方才那些厚重糾纏的焦慮和擔憂,在看見那人後卻都化作了一股憤憤不滿:不先打聲招呼就晚歸,還喝得爛醉的人是鄭號錫、而且那人方才分明聽見了他喊他,卻悶著頭顧著脫鞋,硬是不理會他。

  他走上前去,有些心浮氣躁的撥開鄭號錫顫抖著拆不好鞋帶的手,逕自替他脫了鞋;而那人由著他幫忙卻還是不吭一聲。
  扛著鄭號錫半個身子、扶他回房間時,金泰亨努力按捺下自己的情緒,小心翼翼的問:「哥,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喝這麼多?……」

  鄭號錫還是沒有理他。金泰亨幾乎差點就要相信這哥只是醉昏頭了、說不出話來而已……他差點就可以說服自己忽略這人醉歸醉、卻還可以把自己給弄回家,可見意識還不算太模糊的事實。……
  直到鄭號錫嘴裡突然蹦出了一句話。

  「金泰亨……你什麼時候才要走?」

  鄭號錫的頭擱在他的頸窩,柔軟的黑色頭髮搔得他癢癢,說出口的話卻叫人刺痛得不知所措。

  金泰亨張著嘴,半天也想不懂該怎麼回答這問話——他還以為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地方、可以不用再走了的。
  他讓鄭號錫在床邊坐下;那人一碰到床墊馬上就像沒骨頭似的往後躺倒。金泰亨試圖從他眼裡看出一點開玩笑的意味,然而那雙漆黑的眼卻只是沉靜的望向天花板,連個眼色都不施捨給他。

  金泰亨徹底的慌了。他覺得全身發冷,那股寒意好像是從骨頭裡透出來一樣無法抵禦。他確實感到困惑又委屈極了,想問為什麼鄭號錫突然這麼說——然後就想起了,鄭號錫和他之間的暫時擔保關係就快到一年的期限了,如果不轉為固定擔保人,那麼他勢必得離開鄭號錫另尋庇護。
  然而金泰亨在意的甚至不是自己可能失去擔保的問題,而是執拗的想知道為什麼鄭號錫不願意讓他留下。

  他衝動的將那人壓在身下,想強迫對方直視自己。
  鄭號錫笑起來時眼尾會更往下彎,像小狗狗一樣無辜又惹人憐愛;然而那雙漂亮的眼睛此時卻只淡淡瞟了他一眼,然後便索性闔上了眼皮不再看他。

  鄭號錫雖然不看他,卻也沒有掙扎。
  和強勢的壓制、禁錮著對方的動作不同,金泰亨緩慢的——幾乎是怯生生的——把臉埋進了自己身下那人的頸窩裡。

  「不要這樣……」他的聲音本就低沉,在鄭號錫耳邊嗚咽著說話,聽起來像是受傷動物的低低哀鳴似的;像是怕鄭號錫聽不清楚,他還清了清喉嚨,努力想讓自己的發音顯得不那麼渾濁一點。
  「號錫哥,不要這樣對我……」

  他的嘴唇幾乎觸到了鄭號錫的脖子,似碰非碰之間,來自對方皮膚的溫暖觸感讓他忍不住將雙唇貼了上去、著迷的親吻那人的頸側。

  金泰亨記得自己不是第一次這麼做——還和南俊哥、玧其哥住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曾經像這樣吻過閔玧其。但是他卻很明白,現在的鄭號錫和那時的閔玧其是完全不一樣的;當他的行為越是狂熱而失控,他的心裡有個念頭卻變得越發明白且清晰。
  他依循著本能拉扯鄭號錫的衣服,將對方身上的T恤捲到袒露出整個胸膛的程度之後,忍不住舔了舔發乾的嘴唇,然後一口啣住了他的乳頭、用雙唇碾壓著吸吮。

  鄭號錫低微的幾聲呻吟更加鼓動了他繼續下去的慾望;濕潤的嘴唇沿著平坦的小腹溜下,金泰亨的舌尖在他的肚臍眼裏頭打轉,雙手並用的褪去了彼此身上的衣物。
  他對眼前這人的渴望強烈到像是要將他吞吃入腹;他用唇舌撫遍鄭號錫身上每一處最私密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氣味彷彿攻城掠地後昭示的標記。

  身下那人雙腿間的性器被他挑逗得漸漸硬挺了起來,臀縫間的祕處被他的唾液給濡濕,狹窄緊窒的後穴也被手指強硬的擴張拓開;而這副誘人軀體的主人卻一直緊閉著雙眼,如果不是聽見鄭號錫隨著自己的動作,不時發出幾聲難耐的輕喘、或者苦悶的哼聲,金泰亨幾乎無法分辨他是否還有意識——鄭號錫對於這一切毫不抵抗、就這麼任由他擺佈,似乎乖順得不可思議。
  他拉著那人坐起身來,分開他的雙腿、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號錫哥,鄭號錫……」金泰亨用鼻子拱著他的頸側,溫暖的大手撫摩著他的腰側,喃喃的一再喊著他的名字。
  「我喜歡你……我愛你啊、鄭號錫。……」

  在執拗的一聲聲告白中,他一手托起了鄭號錫緊實小巧的臀部,一手向下摸索著、讓自己早已勃起的陰莖抵住了那人已經微微張開的穴口,然後一點一點的頂了進去。
  直到敏感的性器完全埋入了他所渴慕的那人的身體、被火熱的內壁緊緊的包圍吸吮著,生理和心理同時受到了強大的快感衝擊,金泰亨只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而這甚至不是一種誇張的說法:他無法克制自己想用力的挺腰一再重複著抽插,狠狠佔有鄭號錫的衝動。

  正在意亂情迷之間,他卻依稀感覺到熟悉的觸感再次落在自己的髮上、溫暖而細膩的梳過他的每一根髮絲——
  鄭號錫的一手繞過了他的胳肢窩,像是尋求依靠似的緊緊攀住了他的背、而另一手則是溫柔的撫摸著他的頭髮。

  金泰亨喘著氣,閉上眼在心裡描繪出那人濕潤幽黑的雙眼;而在他的想像裡,那雙漂亮的眼底應該只映著他的倒影。


  隔天早上醒過來時,他幾乎以為這是一場夢——如果不是發現自己躺在鄭號錫的房間裡、身上還一絲不掛的——,身邊的位置已經空了,就連餘溫也沒有留下。
  金泰亨一下子慌了手腳,衣服也顧不上穿的就急急忙忙跳下了床。

  才一打開房門,他就一頭撞進了一個人懷裡。
  「呀!別裸奔啊你……回去把衣服穿好。」鄭號錫有點無奈的忍著笑說:「我弄了點吃的,正準備去叫你呢。」

  金泰亨懵了,張著嘴迷惑的看他,直到對方稍微正色後又催促說:「啊、快點啦,我有話要跟你說。」
  他這才醒覺過來,連忙一溜煙的跑回自己的房間換衣服。

  今天是假日,金泰亨迅速的挑了套寬鬆的素面家居服穿上,便出了房間走到連著廚房的小餐廳桌前坐下。在這個家裡、在鄭號錫的面前,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不安了;懷著忐忑的心情,連豐盛的早飯都吃得食不知味。
  鄭號錫像往常他們一起吃飯時一樣,就坐在他的對面。金泰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得晚了、對方已經先吃過了,所以此時才只是這樣若有所思似的看著他。

  他一直惦記著鄭號錫方才說的「有話要跟你說」……一邊狼吞虎嚥的把食物鏟進嘴裡,一邊惴惴不安的揣測著號錫哥要說什麼;一頓平凡的家飯,就這麼硬是被他給吃出了一點死刑犯受刑前的最後一餐似的滋味。……

  看他吃得差不多了,鄭號錫便自顧自的開口:「泰亨啊,哥要跟你道歉。」
  「昨天……」他清了清喉嚨,用手機找出了一篇新聞、遞過去示意金泰亨看看。「因為這件事,我心裡很難受。」

  金泰亨配合的稍微湊近了點去看——他記得這則化形人遇害的新聞;因為這事件算得上是近年來少有的驚世駭俗,昨晚上班時,店裡的大家還輪番過來關心了同樣身為化形人的他。

  「這女孩是我認識的人。」鄭號錫停頓了下,看著金泰亨露出微訝又關心的眼神,於是抿著嘴唇勉強提了提嘴角、示意自己沒事。
  「要是她現在是受擔保的情況下,或許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了……你也知道,像我這樣的暫時擔保人原本就不多;我以前擔保過她,但是這次卻救不了她……就是、情緒上一時沒辦法接受。……」

  金泰亨沒有說話,茶色的眼睛裡卻隱約有著理解和安慰的溫暖意味。

  「所以下班後和同事去喝了酒、回來就對你說了那些過分的話……哥不是真的那樣想的,對不起啊、泰亨。」
  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後收起笑容,有點難為情又帶點希冀的看著他:「可以原諒哥嗎?」

  而叫他意外也不意外的是,金泰亨幾乎一秒也不遲疑、很快的便點頭說了「好」——那孩子澄澈的雙眼直直看進了他的眼底,倒是讓鄭號錫有點不明所以的心虛了起來。不過至少多少彌補了點自己昨晚的失言,總歸還是鬆了一口氣。
  「嘩——那就好……」他撩了把垂下來、蓋到眼睛的額髮,就打算結束這叫人不適應的真摯氣氛,要起身把用過的餐具碗盤收去水槽裡。

  但是他才剛有動作,就被金泰亨給叫住:「等等。哥就只有這件事要說嗎?」
  那雙茶色的眼透亮沉靜,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

  鄭號錫知道自己剛剛為什麼會覺得心虛了——因為對著這麼一雙眼,他根本就說不出一句假話來。

  於是只好努力掩飾自己的侷促,故作漫不經心的回答:「嗯,是啊……怎麼了?」
  他希望金泰亨不要再提昨晚他們做了什麼,就這麼順著他給好的台階下來就好;但可惜的是,看來他和這頭小獅子有的時候還真是一點默契也沒有。

  「昨天晚上我對哥做的事——」

  他不讓金泰亨把話說完,便硬生生截斷了他的聲音:「泰亨啊,你年紀也差不多了,最近應該也感覺到自己的一些變化了吧?」

  乍聽之下鄭號錫似乎是突兀的岔開了話題,但只消稍微細想,金泰亨很快便明白過來他的意思:「……你平常最親近的人大概就是我了,昨天又遇到特別劇烈的情緒波動……一時失控什麼的,哥可以理解。」
  「沒關係啦,別想太多了。」鄭號錫輕描淡寫的說著,視線卻一點也沒落在他的身上。

  而他這種「沒什麼大不了」的態度,可以說是徹底擊潰了金泰亨從昨晚開始便一直努力想維持的理智。

  「……發情熱已經持續好幾天了。」
  他低著頭喃喃說著,長長的棕色瀏海垂下來遮住了眼睛、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聽見金泰亨突如其來的自白,倒是讓鄭號錫有點吃驚——雖然是自己先暗示對方,昨晚發生的事不過是貓科動物在特定時節會有的性衝動使然,但他可沒想到居然還真被自己給說中了。

  金泰亨的嗓音本就偏低,此時因為壓抑的情緒而更是顯得低沉:「但是我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人。」——這點鄭號錫不得不認同:他和這孩子每天在同一個屋子裡進進出出、自己還對他關心有加,可居然卻都沒注意到他的變化——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金泰亨抬起頭來,看著鄭號錫一字一字的說;他的語氣堅定得好像在承諾或是見證什麼。

  鄭號錫難得能有如此詞窮的時刻。他張了張嘴,最後卻又只是徒勞的闔上——他能說什麼呢,比起金泰亨,仗著幾分酒意放任兩人發生關係後卻又不肯面對、就連金泰亨那時所說的「喜歡」和「愛」都不敢相信的自己,在那雙彷彿看透了一切的茶色眼瞳之前還能有什麼話好說——
  於是他就這麼睜大著眼、束手無策的看著金泰亨朝自己靠近過來。

  「哥為什麼就是不能夠乾脆的相信,」金泰亨伸出一手攬住了他的後頸,像是大貓拎住小貓一樣、好確保他不會逃走。「沒有人比我更需要你呢……」
  他把鄭號錫往自己的方向拉近,直到自己的額頭親暱的抵住了他的額頭。

  像是感覺不到對方的僵硬一樣,金泰亨就著這麼近的距離、自顧自的繼續說話:「哥的綽號是J-Hope來著、是希望的意思,對吧。」

  「但是、號錫啊,」
  「不能只成為我一個人的希望嗎?」

  一直僵著身子的鄭號錫聽著他說話,終於一點一點的慢慢放鬆了下來;他被那孩子為了緩和氣氛、故意帶著點方言腔調的直呼他的名字給逗得不禁莞爾——
  「呀、你這小子……」

  「就算我答應了,也不表示你可以這樣對我沒大沒小的啊。」雖然嘴上嘟嘟噥噥著,但事實上他卻笑得露出了雙頰上兩個藏不住的小小梨渦。


カテゴリー: BTS同人衍生 Animalization 動物化設定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御井 ⇒

最後嘟囔著卻還是笑出梨渦的鄭號錫真的好有畫面哦哦哦哦哦太可愛了!!(炸
小獅子金泰亨也長大了,他的號錫哥要小心了(欸
又是睡前看見毒鳥的文章♥仍舊是讓我一夜好眠 感謝感謝(*´˘`*)♡(雙手比讚

  • 2016.03.07
  • Mon
  • 03:1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KI ⇒

忍不住心酸酸又癢癢~~

看到上一篇躺大腿就有想到*可能要出現了
但沒想到這麼快>//////<

連續幾天上班有點苦逼.但看到小獅子如此可愛又黏踢踢到手指捲曲的告白.晚班接白班好像也沒什麼XDDD

  • 2016.03.08
  • Tue
  • 22:2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御井

號錫的小梨渦最可愛了嗚嗚Q▽Q
謝謝你喜歡!
號錫哥小心也沒用了,他已經被小獅子吃乾抹淨惹
謝謝回覆♡

  • 2016.03.09
  • Wed
  • 20:2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KI

心酸酸又心癢癢XDD 這是什麼複雜的感覺XDD
居然光是躺大腿就已經可以讓你預測到後續發展惹!
大大! 鐵口直斷4你~ (MIKI: 閉嘴)

上班辛苦了! 希望休假快快到來!
能帶給你一點生活中的樂趣是我的榮幸^o^

  • 2016.03.09
  • Wed
  • 20:4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Y ⇒

裸奔的金泰亨ajdkflskdf;slksj
然後很喜歡他最後是叫號錫不是號錫哥
其實有想過號錫的那句話對金泰亨的傷害是比被獅群拋棄還來的嚴重的程度,畢竟是喜歡的人
金泰亨的告白也算是孤注一擲,也捨不得他哥吧

  • 2016.03.10
  • Thu
  • 02: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吃 ⇒

裸奔的金泰亨喔喔喔(噗浪表符)

老實說我看到開頭也跟著鄭號錫一起心情不好了TT
在故事裡處於弱勢的化形人,讓我不小心連結到現實生活中的弱勢於是覺得心情差

雖然可以理解號錫膽怯進而逃避的心理,
但是看到他那麼冷淡地問金泰亨哪時候要走時,我還是忍不住有點生氣(不要麼入戲)
可能下意識地也有可能是私心XD就覺得明明無論是實際上或心理上,金泰亨都那麼需要鄭號錫,他怎麼還能忍心要趕小獅子走,還好兩個人最後還是好好地說開了QQ

不過就算在一起了我還是會好好盯著鄭號錫derrr
要好好對待我們家的小獅子阿(淚)

  • 2016.03.12
  • Sat
  • 13:5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CY

重點錯喇XDDDDDD

啊、謝謝你注意到稱呼的變化 >♡<
確實是像你所說的呢,文中的金泰亨一開始被獅群拋棄時還是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後來被南糖送走時也算是乖巧的理解哥哥們不得不這麼做;唯有這次,卻讓他難過又生氣的失控了
算是孤注一擲呢、或是聰明的小獅子早就看出這膽小的大人的心思,所以才決定自己先上前一步抓住對方呢
這點我其實沒有想好(幹) 所以就請以你自己喜歡的方式來解讀吧♪ (可以負責任一點嗎)

  • 2016.03.12
  • Sat
  • 21:5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吃

我真心沒想到裸奔泰會變成重點阿你們XDDD (掩面)

這設定中的化形人問題,其實拉到現實社會就是反映弱勢團體沒錯...謝謝你有注意到這點呢
我在寫這個世界觀時真的有滿多想一起放進去的東西(搔頭)

不要對號錫生氣啊QQ 明明喜歡對方、卻因為沒有自信也被喜歡著而不得不強迫自己先放手,這不也是挺悲哀的嘛
會那麼淡漠也是因為自覺不可能得到對方而起的一種心死吧
請原諒喝醉酒又心情低潮的膽小大人吧XDD

阿吃你 除了是表勳勳親媽之外,還是小獅子嗎XDD (指)

  • 2016.03.12
  • Sat
  • 23:3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she ⇒

我個人一直很喜歡肉文裡親吻頸部的橋段,覺得放在獸化題材中又更凸顯了它的效果。
想起以前讀沈石溪的《狼王夢》裡,有一幕是母狼為了「拯救」被捕獸夾夾住的孩子,
溫柔地舔吻頸部之後一口咬斷了幼狼的喉管,幼狼死去時還帶著幸福的表情。
雖然動物的表情只是作者的想像,仍給了我一種「是非常信任對方才會允許對方舔吻頸部」的印象,因為那是動物最脆弱的部位。
與動物互動的時候,人也會變得更像動物嗎?
即使在情緒低落時說出傷人的話、過程中緊閉雙眼、事後也繼續逃避,
鄭號錫在肢體上終究展現了對金泰亨的開放
--就算對這份感情絕望,他也不認為金泰亨會傷害他。

回到一開始,其實我覺得被毒鳥兒設定為暫時擔保人的鄭號錫,不僅有正義感和同理心,也是非常勇敢的人,
因為為弱勢付出的人常常要面對很多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對於黑暗自己的無能為力。
然而,選擇為別人挺身而出的人,一部分也是很自卑的,才會需要透過行動來感受自己的力量。
鄭號錫擁抱著金泰亨是為了依靠,同時輕撫著對方的頭髮,則彷彿是如果對方不痛苦的話,自己的痛苦也能間接得到撫慰。
金泰亨最後說的「沒有人比我更需要你」,便是洞悉了鄭號錫那「被需要的需要」。
霜花的〈I Need You〉,特別是從鄭號錫這一方來看,少了點強烈的佔有慾,多了點溫柔的依戀,這正是我愛他和這個CP的原因。
大家都要號錫一定要好好對待小獅子,我反倒想跟泰亨說,號錫就拜託你了。

謝謝毒鳥兒寫了這麼一篇霜花,終於趕上說聲生日快樂:)

PS:
金泰亨用那嗓音說出「不要這樣」和「發情熱已經持續好幾天了」絕對是本篇精華中的精華!

  • 2016.03.16
  • Wed
  • 21: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冥雪

!!! 不愧是冥雪打打(?) 我也看過《狼王夢》這本書,經你這麼一說,好像把我意識流直接寫出來的東西都賦予了更深的涵義
「是非常信任對方才會允許對方舔吻頸部」的印象,因為那是動物最脆弱的部位
確實是如此沒錯...所以也就像你說的,這篇文中的鄭號錫在面對金泰亨時其實是完全開放了自己的
至於是不是因為和動物(化形人)相處而也顯得動物化了XD
這點我覺得也可以由文中鄭號錫當下的心理狀態來理解? 心累、歉疚感(因為自己私心不想和金泰亨結束關係,所以沒辦法當別人的暫時擔保人)還有喝茫了,這些條件相加之下或許是有點維持不了平時的理智的? 所以也才流露出了這樣直接的一面

啊…也謝謝你注意到暫時擔保人的這項設定♡
弱勢付出的人常常要面對很多痛苦的事情 這句真是說得太好了QQ
有正義感、同理心,勇敢的同時卻又顯得脆弱(自卑?) 這似乎也是我所理解到的某一部分的鄭號錫吧
金泰亨最後說的「沒有人比我更需要你」,便是洞悉了鄭號錫那「被需要的需要」
您完全洞悉了我想表達的東西(感動痛哭)
標題是I NEED YOU,乍看之下好像是金泰亨需要鄭號錫,但其實是雙向的需要著彼此啊...
我也想說請小獅子好好照顧他們家心思細膩的大人好嗎QQ 還有那位大人也安心的相信小獅子吧,不要再叫他走了XD
謝謝冥雪打打的生日祝福和發我省思(?)的長回覆! (手指鞠躬)

ps. 那兩句也是我的私心XDDDDD (擊掌)

  • 2016.03.19
  • Sat
  • 21:3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ki ⇒

唉姑~~好想念可愛的傻白甜~~
.
.
.
這才發現其實底下的留言也蠻精彩的

  • 2016.05.13
  • Fri
  • 19: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ki

嗯? 這算是傻白甜嗎XDDD

  • 2016.05.28
  • Sat
  • 20:3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 ⇒

為何都叫霜花最尾改為vhope的呀?

祼奔完全是重點!
平常小獅就愛在待機室赤足跑來跑去
一併之下更有畫面(?!)
嘿嘿嘿

比比是怎啦
明明好愛又要好怕只好扮無所謂
實在太似真本人啦
明明是俊男卻為何要那麼用力做表情包呀(因為門面都做,還有你不做的份?!)
有點心酸(扯太遠)

其實除膽怯也是因為他好溫柔啦
不希望小獅子不情願的要負責(?!)
不過也太不會看眼色了咩
還好對手是小獅子
換轉是糖爺此類高手(對啦我知他是受der啊)
比比可不能如此溫馨急收工啦

最少(被玩)要來多個三小節吧?!
嘿嘿


  • 2016.09.01
  • Thu
  • 21: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 ⇒

明明被這一對的真情感動到
但穿過評語後不由自主變成花痴模式啦

(真摯模式啟動)
其實此篇可以不用加星星丫
肉肉含量其實不高
兩人肉肉的場景只感受到滿滿的真摯
比比抱着小獅子而且捋他的頭髮(雖然我不會"捋"這個字)
雖然場面令人臉紅
卻真心感到溫柔得令人動容呀

短短地收了尾
有點捨不得
如果在可以看到他們的日常便好了
一定是像春風甜甜暖暖的吧?

  • 2016.09.01
  • Thu
  • 22:3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

因為前兩章節看不出攻受,所以CP我就用霜花
最後一章節涉及H,所以還是標出攻受,以免雷到HopeV黨~

哈哈~鄭號錫好像在我眼裡就是這樣的人?
有點難以形容...總之是心思很細膩、有點不安全感的吧(?)

  • 2016.09.07
  • Wed
  • 23:2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

(謝謝真摯模式XDDDDD)

哈哈,我現在多了一種 (*?) 用來表示這種少少肉屑的狀況惹...XDD
確實在這篇裡激情戲(?)比較不是重點的,謝謝你感受到文中兩人之間的溫情(?) ♡
其實動物化這題材我寫了不同團的好幾個CP,相較之下,BTS這幾篇已經算是不小心暴走、寫了很多了...XD (掩面)
小獅子與擔保人之間甜甜蜜蜜的日常還請自行腦補囉XDDDD
謝謝你喜歡這個故事!

  • 2016.09.07
  • Wed
  • 23:2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小兔子擔保人熊熊 ⇒ 出次浮水的小兔子擔保人

鴆鴆哈囉我是熊熊♥
初次來留言好緊張可是我好喜歡你QQ

人生真得很難得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寫手嗚嗚QQ
而且我飯了防彈這麼久...突破南糖就是因為你了(跪#
我一直不碰南糖的 我自己有心理障礙跨不過(X

然後 泰錫真的是我的愛♥!!!!!!!
而且你寫的感覺很對我的味QQQQQQQ♥
我要當小獅子擔保人嗚嗚金泰亨怎麼那麼萌QQQQQQ
不過比起小獅子我可以先預定那隻還沒出生的小兔子擔保人嗎(啥#

以上是身為小兔子田柾國擔保人的熊熊XDDD
(順帶一提其實我最愛吃的是果糖/糖果#)

  • 2016.09.26
  • Mon
  • 21:5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熊熊

熊熊你好♪
那個...我有點好奇,你是我在RR噗上有見過的熊熊嗎XDD (什麼問題)
請不要緊張啊QuQ 我沒有什麼可怕的...
謝謝你喜歡!!!(ˊ//艸//ˋ)

所以現在是已經...跨越南糖這道坎(?)了嗎XDDD
感謝報名擔任小獅子擔保人,現在隊伍已經排到那裏去惹~(亂指)
小兔子擔保人XDDDDDD (笑歪)
可以呀,那要麻煩你盡速讓小兔子出世喔!XDD
謝謝你的回覆♪

  • 2016.10.03
  • Mon
  • 22: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熊熊 ⇒ No title

我居然現在才看到你的回覆天啊我是八七XDD

沒錯哦我就是你在R那邊看見的熊熊沒有錯(挺胸(what
不過怎麼會知道我有在那邊出沒啊哈哈哈(###

沒錯哦我真的因為你跨過南糖的坎了XD(撞牆)
在這跨過坎之後才四處去啃別人筆下的南糖充飢(what
身為小兔子擔保人只要通過毒毒的審核就準備讓小兔子出生了ㄎㄎㄎ

By.說要啃食REO卻先來重看一次霜花化形文的臭熊kkkkkk

  • 2016.10.22
  • Sat
  • 22:3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2016.10.22
  • Sat
  • 22:47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熊熊

沒關係,可能最近我回留言回太勤了刷得比較快(x)

這有點說來話長(?)
其實我會偷偷注意誰有來看過我的文、或是提到我的文,然後我有看到過熊熊這名字好幾次XD
(依稀記得當初在賣LS實體書時也有一位熊熊) 雖然不知道這些熊熊(?)們是不是都是同一位,但看到名字就覺得很熟悉XD
剛好最近又在RR那裏有看到,所以就順便問一下~

不用我審核阿XDDDDD 我只是提供一個背景設定,請自由愉快的發揮(?) XDDD

  • 2016.10.23
  • Sun
  • 11: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熊熊 ⇒

留言/訊息回的勤其實也很好(?
我常常因為不愛回/懶得回/無視通知(#)
所以被朋友追打/拒絕傳訊息過哈哈哈哈哈XDD

LS那個熊應該不是我哈哈哈
可是現在這個熊熊真的是我哦(廢話嗎)
我最近常在許多部落格留言板出沒意外應該會很常看到我kkk

好的我收到了qwq♥
我會努力地把設定發揚光大的!!!(what

  • 2016.10.23
  • Sun
  • 16: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熊熊

(我把要給你的回覆都一起留在這裡囉~XDD)

基本上我的化形人/獸人設定集就只是一個設定集而已,它本身沒有任何故事性
只是我懶得逐一再寫一次那些設定,所以就從自己寫過的文裡擷取出相關的敘述XD
所以,如果你只是想借用 '這個設定/世界觀' 去寫文的話,你的文章內容是完全不用經過我的同意的XDD
除非是想延伸我的文;但你應該是想寫小兔子吧~¯▾¯
那就是屬於你的新故事囉~和我已經寫過的故事沒有關連性的話,會不會撞CP、或是會不會觸到其他人的雷點,這些其實都不用太在意啦XD
其他設定的話目前我也沒有想到¯▾¯ 就像ABO設定寫到後來各家寫手都有自己的私設定一樣(?) 也請你自由發揮吧XDD
只要說明一開始是based on我的設定就好了!
就麻煩你囉~也謝謝你這麼細心的詢問XD

基本上我是有留言都會回啦,然後基本上是會在下一次更文前把積欠的留言都回完XD
哈哈哈感謝解開熊熊之謎XDDD
那就~加油啦(???) XDDD

  • 2016.10.23
  • Sun
  • 18: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熊熊 ⇒

好唷我了解了kkk♥
我會努力產出小兔子的ˊˇˋ(懷胎中)

然後可以問看看毒毒最近為什麼不會碰防彈嗎qq?
上次回覆的時候就要問的 結果魚腦又給忘了(#

然後香蕉煎餅加煉乳真得很好吃唷(這麼突然

  • 2016.10.24
  • Mon
  • 22: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熊熊

因為我時間、心力有限XD 本身擔了雙本命,已經花掉很多時間~無暇也無力再多看其他人
加上防彈的音樂沒有完全打中我
所以就是看當次回歸我的喜愛程度有多高,發摟的熱度就有多少XD

怎麼這麼突然,是消夜時間到了嗎(x)

  • 2016.10.30
  • Sun
  • 00: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 ⇒

純來搭訕
原來大大這樣夜回留言呀
我們踩在同一個時空留言/回留言耶
好浪漫呀《腦洞開太大

熊熊xi的防彈問題其實我之前也想問啦
就是有點不太敢

原來大大是雙本命呀?
那是哪兩本呢?《雖然有心水不過還是小心點好了
如果以大大細心了解的程度
那我是不叫有本命啦
差太遠
大大對胖蛋的了解都比我還多好~~~~多《汗
我就是個純路過冷飯
真心覺得大大的本命是會連哪個點(是哪個呀(?!笑))有痣都知的程度呀《稱讚意味
嘿嘿嘿

  • 2016.10.30
  • Sun
  • 04: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熊熊 ⇒

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真得很推香蕉煎餅呢
很好吃的qwq♥

  • 2016.10.30
  • Sun
  • 13: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

>> Rin

哈哈~我回留言的時間很不固定呢
主要大概還是要看隔天上不上班吧(O)
其實只要是有理(?)禮、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問什麼我應該都會好好回答的~雖然雷點很多但沒那麼容易爆XD

我的本命們在fc2的介紹有寫唷XDDDD 是Block B和B.A.P!
哈~其實我和很多飯比起來並不細心呢XDDDDD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支持的方式,也沒什麼好比的就是了^-^'''

  • 2016.11.02
  • Wed
  • 23: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 ⇒

大大的自我介紹我有按進喔《Rin(自我希望)是禮貌小孩
但只有一幀小鳥圖而已《最少按過五次der, 難道是手機版的關係嗎? 《不, 應該是人太蠢的關係

BAP有估到中, 但另一個沒中耶《還好沒亂估不然大出醜
我見我留言過Block B的有一個小篇但大大沒回
還以為大大脫了飯《又或是我雷了大大《嚇得一愣愣的
其實那篇超愛《又示來愛Rin是煩小孩

  • 2016.11.03
  • Thu
  • 02:5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

>> Rin

啊!沒錯!是因為手機版的關係!XDD (自己也試了一次)
電腦版的話就會看到我的自我介紹了XDD
原來Rin大都是用手機看文比較多的?那還給我這麼多回覆,真是太感謝了QQ

我沒回的…大概是我漏掉了……orz 我真的想不起來(魚腦) 對不起了 orz
Block B大概一輩子也不會讓我脫飯了哈哈哈
Rin大還記得是哪一篇嗎?我去找找~真是不好意思了

  • 2016.11.06
  • Sun
  • 00:1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n ⇒

大大勿介意啦
我也不是每篇都記得呀《Rin也是金魚喔~
不過大大當時對那cp有點桑心的感言
又見大大說“除特別原因外都會回”
就怕問了桑心事沒禮貌《忐忑不安

本來不是打算開名
誰知今日居然見大大再寫他們!
就是皓經啦~~~~!《撒花~~~~
當時大大剛說要不寫皓經
有小可惜了一下
居然復活(?!)《耶耶耶
就說兩位天生一對啦
不要再自欺了吧
都這麼多年了就好好在一起吧
拜託

  • 2016.11.06
  • Sun
  • 01: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n

>> Rin

我對皓經有點傷心的感言嗎XDDDD
原來看起來的感覺是傷心嗎(?) 其實也還好啦,當下也是挺祝福智皓大大的~
不過挺感到衝擊和不適應倒是真的XD

皓經在我眼裡,是比情人更深厚、長久的關係了
確實是天生一對的soulmate吧XD

  • 2016.11.06
  • Sun
  • 14: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