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CP / What If...... Pt. 7

2016.06.17(Fri)

『Laboratory 文字實驗』 Comment(6)Trackback-

[160617 首發] 01. 皓經



 What If...... pt. 7

 [Eternity]

1. 皓經

  黑白的大幅相片,素雅的擺設,靈堂上堆滿了白色的鮮花。相片中的人不只是像一般人拍這種大頭照時的微笑而已,而是露出了上下排的牙齒、笑得好不燦爛。

  男人一身厚重的黑色毛料大衣,飽經旅途的風霜;顯然是為了對逝者表達追思,而不惜千里迢迢、遠道而來的。
  他在很晚的時間,才敲響了這幢鄉間小屋為了守靈、以及迎接人們前來悼念而半開的大門。

  他高大的身形、和白皙光滑有如上等石材的面容,一眼看上去叫人有點望而生畏;尤其是在這樣子的深夜裡,安安靜靜的從門邊的陰影中走出的男人,叫人聯想到暗夜裡不甘寂寞的鬼魂。

  那人似乎也察覺到自己驚嚇到了前來應門的女人,於是試圖安撫:「對不起,我無意冒犯……」
  「我是朴先生的朋友,只是想來送他最後一程。」

  陌生的高大男子一旦開口講話之後,整個人的氣場就顯得可親了不少。他溫和的語氣和誠懇的表情讓女人緊繃的精神又放鬆下來;她甚至沒有追問,為何這年輕人會在凌晨兩點這種時間前來——或許是父親在工作場合上認識的朋友?她猜想。她的父親一生奉獻給了娛樂圈和音樂界;看對方也打扮不俗,若是藝人的話,或許是有什麼不方便曝光的苦衷吧。
  她一邊想著,一邊敞開門招呼他進來。

  禹智皓一進門,就被佈置成靈堂的客廳中掛著的照片給吸引住了視線。頓時各種思緒澎湃的湧上心頭、包括那些他曾經以為早已隨著自己的肉身一併死去的感情。

  甚至過了半晌,他才慢慢恢復了其他的感官,敏銳的探察到屋內其他人的存在:一個男人和一雙稚子。和他所知的一樣,住在這裡的是朴經的長女一家。

  平心而論,朴經的女兒長得並不像他,只除了那一對在韓國人之中少見的、明亮的雙眼皮大眼睛,若是笑著的話大概會更有幾分神韻相似;但是想當然的,父親因病去世的打擊令她此時此刻臉上只有憂傷的倦容。
  禹智皓一邊漫不經心的這麼想著,同時也還是沒有移開視線——他實在是太久沒有見到朴經了。照片上的他一雙狡黠聰慧的大眼睛和記憶中的他重合在一起,令禹智皓一時之間似乎墮入了回憶的漩渦裡抽不了身。

  「啊、那是家父年輕時的照片……他在生前就特別交待過要放這張的。」少婦似乎發現了他的視線定在那幀照片上、久久移不開眼,於是便笑了笑,如此向他解釋。

  禹智皓只是勉強提了提嘴角做出微笑的樣子,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當然知道這是年輕時的朴經……那人曾經花費了整個美好的青春歲月和他廝混在一起;他冰冷的手指曾經因為撫摸過那人年輕飽滿的臉頰而變得溫暖;他的親吻也不只一次的落在那張愛開玩笑的嘴上。

  他想念朴經溫暖的頸窩,儘管睽違數十年,禹智皓依舊清楚的記得關於他的一切——而這之中最美好的莫過於,朴經明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他卻依然愛他如初。

  然而如今那人也變得像他一樣冰冷了。

  在禹智皓漫長的死後生命裡,數十年不過是幾次寒暑交替;理所當然不足以使他忘記朴經。然而反面說來,更叫人玩味的是,他和朴經相識相知相愛……不過是不滿二十年的事情,卻彷彿已經融入骨血,成了某種無法去除的烙印——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朴經的外孫女今年還不滿一歲,半夜啼哭起來,少婦於是對他表示了招待不周的歉意——禹智皓連忙搖手說沒關係——、然後端來了茶水給他後,便匆匆回房照看孩子,讓他一個人待在客廳靜靜悼念她的父親。

  女人似乎也繼承了朴經的細心和善解人意:她離開前留下了一盞小燈,暈黃的光線點亮了客廳,溫暖的色調讓禹智皓產生了一種溫暖的錯覺。

  朴家這一整天下來來了很多弔唁的訪客,依照父親生前自由隨興的性子、朴經的女兒並沒有對來訪者多加限制,公告了告別式的日子後,當天便任大家自由的來去憑弔。她的父親交友廣闊,不少人來時都會帶上鮮花,離去前便將花留下;不知不覺間,白色的花束已經堆滿了靈堂,妝點得整個客廳莊嚴而美麗。

  她的小女兒昨夜不知為何啼哭不休,這種情況並不常見,但看著又不像是身體不舒服的樣子……哄著哄著的,加上這幾日來處理父親後事的身心俱疲,她也不知不覺累得睡著了。

  隔天清晨走出房間時,客廳裡除了她四歲的大兒子以外空無一人。

  原本還想著如果那位年輕人還在的話,要邀請他留下來一起用早餐的。少婦有些懊惱的想,自己可真是沒有盡到待客之道。……
  她一低頭,不經意的看見兒子手裡把玩著一隻做工精美的絨毛猴子娃娃;但是她不記得自己、或者是丈夫曾經給孩子買過這樣的玩具,那看起來像是進口貨、標籤上隱約可見的logo似乎還是某個知名的動物絨毛玩具品牌。

  她於是問了兒子怎麼會有那隻娃娃;小男孩難掩得意興奮的回答:「是昨天那個大哥哥給我的!」
  然後他還墊起了腳尖、神秘兮兮的湊近媽媽,一手遮在嘴邊小聲的說:「雖然大哥哥說這是秘密……但是我覺得跟媽媽講應該沒關係吧!」

  女人被勾起了好奇心,「怎麼了?」
  她問。

  「我在阿公的西裝外套裡發現一張照片,」小男孩一邊說,一邊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張邊緣都已經起毛、顏色也泛黃的老照片——

  最近她在整理父親的遺物,那套西裝是朴經當年領到人生中第一個音樂獎項時穿的,一直以來都是他最珍愛的寶物之一;後來在參加正式場合時,父親也依然三不五時的會穿上這套老西裝……
  因為打算要把西裝作為陪葬品,一起交給禮儀公司處理,所以才暫時先掛在外頭的……想不到卻讓孩子玩起了「尋寶遊戲」。

  她接過那張照片,還沒仔細看,便聽見兒子又說:「大哥哥長得跟照片上這個人一模一樣;我就問他,這個人是不是他?」
  年代久遠的相片是兩個年輕男人的合影。她從背景的布條和彩帶認出,這就是父親一生中不斷提起的那次音樂頒獎典禮,左邊個子較矮、被摟著肩膀的正是她的父親;而摟著他的肩膀的那男人……

  她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而年幼的孩子顯然不懂自己的母親為何如此驚詫,兀自說了下去:「……大哥哥只是笑笑的,說這是我跟他的秘密,然後就給了我小猴子!」
  一說到自己收到的禮物,小男孩臉上就笑開了花、興高采烈的對媽媽搖晃著手中可愛的猴娃娃。

  少婦微怔了幾秒,最後還是看著自己的孩子露出了溫柔的微笑:「……這樣啊,」
  「那你有沒有好好跟大哥哥說謝謝呢?」……

  一邊聽著孩子以童稚的嗓音大聲的回答著「有啊」,她一邊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掛在客廳裡父親的遺照——而客廳的桌子上,昨天她端給那位年輕男子的茶杯也還在。

  無論是那已經喝光了茶水的茶杯、還是兒子手上的絨毛娃娃,在在都更加深刻的提醒了她這並不是幻覺:昨天深夜裡確實有那樣一位高大的年輕男人走進了這個客廳;他的面容白皙,看上去不超過三十歲、身穿似乎價值不菲的黑色長外套、表情冷酷,一旦開口說話卻又讓人覺得親近。……

  無法理解的事索性便不再去多做揣測。
  於是她只是默默的將那張老照片細心的放回了父親的西裝口袋裡。

  她想,那應該是對父親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吧。


-


  「哦,哥,你回來了!」
  他一開車門,車內的人就用一把粗獷的嗓音、高興的對他喊著。

  禹智皓無言的點了點頭。他坐進車裡、繫上安全帶、發動引擎,直到車子開上公路好半晌,才終於開口:「……對了,你的猴子娃娃……我把它送給Kyungie的外孫了。」
  「與其跟他一起燒成灰,不如讓它到愛惜它的孩子那裡去。」原本表志勳託他帶去那娃娃的用意,是希望能夠有樣代表自己的東西陪伴逝者;於是禹智皓向他解釋自己為什麼後來沒有那麼做。

  表志勳實在不喜歡「燒成灰」這種說法,好像從此以後那個人不只是再也不存在了、就連存在過的痕跡也被一併抹去一樣……這讓他光是想想都覺得渾身不舒服。
  他只是似懂非懂的長長「哦——」了一聲,好一會沒有接話。突然、他又糾結著兩條眉毛開口:「哥,你當初為什麼不『轉化』經哥?……」

  而禹智皓過了很久才回答他的問題;久到表志勳一開始甚至還以為他沒有聽見。

  「……因為他沒有說啊。」他的語氣輕描淡寫的,但事實上、即使到了現在,要說出這些話依然令他感到艱難。
  「Kyungie那麼聰明的人,他怎麼會沒有想到?」禹智皓停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但既然他沒有要我這樣做,那我就連提都不應該提。」

  這種只能藏匿於黑暗裡、仰賴吸取活物的血液而維持的死後永生……已經與這個世界一同運轉、存在好幾個世紀的禹智皓,比誰都更清楚這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他也曾經自私的想過要轉化朴經,但最後終究還是沒有那麼做。

  他用眼角餘光瞥了眼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表志勳,只見那人垂頭喪氣的抓著橫過胸前的安全帶、難過得一雙不大的眼睛都垂了下來。

  ……禹智皓不禁覺得有點好笑,於是他試著轉換氣氛、故作輕鬆的說:「當一個人被所有人遺忘,那才是他真正死去的時候。」
  「Kyungie會一直『活著』。只要我還存在的一天,他就活在我的每一句話、我的一舉一動裡。」

  而表志勳顯然聽不懂他的話——畢竟以狼人的生命週期換算過來,四十餘年也不過使他剛剛成年;禹智皓本來就也沒指望他能夠理解——,他只是悶悶不樂的抱怨:「哥,你應該帶我去的。」
  然後又咕噥著說:「……我也想見經哥最後一面……」

  禹智皓故意對他發出嘲弄的大笑。
  「你去幹麼?」他問,「經他根本沒看過你的人形……他根本連你是狗還是狼都沒搞清楚過。」

  然而表志勳對他的嘲笑不為所動。他聳了聳肩、小聲的說:「那也沒有關係,我知道他以前對我很好。」
  禹智皓一時語塞的同時,他又賭氣的繼續說:「哥你只是怕讓我看到你……那什麼……的樣子吧。」

  這句話講到一半,表志勳就有點後悔了——
  果然只見禹智皓立刻瞇起了一雙細長的眼,語氣低沉的反問他:「什麼?我什麼?」

  他只好心虛的把視線落向車窗外。
  「那什麼……會有紅色的水從你的眼睛裡流出來。」表志勳含糊其詞的說——
  禹智皓最討厭掉眼淚這種事。他尤其討厭讓人看見自己哭的樣子。畢竟兩人也相處了不短的一段日子,這點表志勳是知道的;然而,一直以來可以說是相當崇拜對方的他,卻始終無法理解這種想法。

  禹智皓嘀咕著罵了句髒話。
  「……要不是經,我那個時候就應該把你吸乾了丟在路邊。你會被野狗啃得精光,連骨頭都會被太陽曬得很脆。」他悻悻的威脅。

  而表志勳則是下意識的縮了縮。
  在他還是一頭小狼崽時,不知為何離了群、在鄉間的小路邊徘徊,是被當時正好開車出遊的禹智皓和朴經給撿回去的。

  但他還是嘴硬的反駁禹智皓的話:「你才不會呢。……哥你從來不會『吸乾』。」
  他雖然說是這麼說,但其實卻沒什麼底氣。

  倒是禹智皓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那也是因為Kyungie。」那人並沒有再恐嚇他,反而是靜靜的這麼說。

  其實禹智皓並不是一直都這麼自制的,他也曾經在剛被轉化的頭幾年裡,隨興所至的大開殺戒過;但隨著日日年年過去,他也漸漸熟習於控制自己的欲望。尤其是在遇見朴經之後,他更是收斂了自己的食欲——他總不能把朴經給吸乾吧。
  所以,「是朴經讓他不再只是一頭嗜血的怪物」……大概可以這麼說吧,禹智皓想。

  他的視線平和的直視著前方筆直平坦的道路;不到五點的凌晨時分,太陽還沒升起,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車。
  表志勳看著這樣的他,突然怔愣著有感而發:「……哥,我好像懂你剛剛的意思了。」

  而禹智皓甚至連問他懂了什麼都沒問一句,只是敷衍的從鼻子裡「嗯」了一聲。

  「可是、哥看起來很悲傷。」
  表志勳沉默不了幾秒,忍不住又說。

  禹智皓卻頭也沒回的回答:「我?我現在很幸福。」
  他技巧性的迴避了否認他的悲傷——沒有人說「幸福」和「悲傷」必定彼此矛盾吧。

  ……過了半晌,他像是受不了什麼似的又開口:「表志勳,收起你那些噁心巴拉的眼淚,否則我現在就把你踹下車。」
  他在時速兩百公里的瑪莎拉蒂上恐嚇他。

  於是表志勳誇張的大聲擤了擤鼻子,然後甕聲甕氣的回答:「內,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ONUS]

  那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好一陣子了;不是指「廝混在一起」這麼簡單的事,而是這時代的人們的說法——「交往」,因為某種情愫而將兩個人牽引向彼此,直至難分難捨。
  朴經明知他是什麼,卻仍然愛他如初。這無庸置疑是他無盡的晦澀生命中最幸運也最美好的一件事。

  經歷過八百年的歲月,禹智皓並不算是年輕的吸血鬼,也早已生疏身為人的感覺;然而和朴經在一起的年月裡,他卻無比確信自己像個人。朴經對他的吸引力不只是來自於他渴求血液的本能,還有更多……
  他喜歡朴經笑著時瞇起來的眼睛、向下彎的眉毛,還有眼角的細紋;而這些會讓他想親吻他。

  親吻大概是人類表達感情的方式中,最直接卻又最曲折的一種了。
  禹智皓在閉上眼親吻朴經時這麼想。

  ……「你今天到底吃了什麼東西,嘴裡那味像有人死在裡面一樣。」兩人的嘴唇終於分開時,禹智皓忍不住皺著眉頭問。

  而朴經一臉無辜——儘管禹智皓知道這小子絕無可能無辜——的故意又對他哈了口氣:「啊,吃了點大蒜吧……肉、蔥、大蒜,還有很多大蒜。」
  「呀,智皓啊,聽說大蒜剋吸血鬼,你覺得如何啊?」

  禹智皓看著那人一臉促狹又好奇的模樣,一雙求知欲旺盛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盯著他……算他白比朴經多活了八百年。他曾經以為自己的太陽穴不會再跳動了,現在看來,原來只是沒遇上足夠引起這反應的事情。

  「你是不是真的想弄死我啊。」他沒好氣地反問——除了陽光和純銀這種殺傷力強大的以外,這小子到底還想在他身上做什麼實驗?

  只見朴經這下是一臉「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的委屈貌,不過在發現這招似乎對禹智皓無效之後,他便果斷的拋棄了偽裝:「你們不是永生的嗎,沒有那麼容易死吧……?」

  「但會想吐。」禹智皓簡短的回答之後,一把摟過他的脖子就又粗魯的啃上了他的嘴唇。

  朴經掙扎著哭笑不得。
  「呀!你不是說會想吐嗎,那還親我幹麼……!」

留言:
到底是有多愛才會為了對方改變自己
我覺得好像可以在他們兩個身上看到嗚嗚
又不能算虐後面是甜甜的結尾
好喜歡♡♡♡♡

BTW
朴經大概把禹智皓當成玩具吧XDDD

謝謝餵食 ( ´▽` )ノ
阿布 2016.06.18 23:39 編輯
皓經太棒了!!!!!!!
文真的很好看,看了超多次了(≧3≦)
希望鴆可以繼續fighting(≧3≦)(≧3≦)(≧3≦)(≧3≦)發更多的糖(≧3≦)
Storyteller 2016.06.19 01:35 編輯
哇~志皓的形象完全適合吸血鬼欸
寫的太棒了啦~~~有下集嗎?
最喜歡志皓外表冷酷內心很暖的樣子了❤❤❤❤
還有拿出照片那邊竟然感動到我有點想哭QQ
////
私心志勳實在太可愛了😂
魚兒 2016.06.22 09:51 編輯
謝謝你喜歡♡
寫皓經到現在,從沒什麼人關注到能夠得到你這樣的回覆,真是太感動也感謝了...!
以後也會繼續努力的~
鴆癮 2016.06.26 00:02 編輯
我也覺得他很適合Q///Q 這種外冷內暖的形象~
不過放在文字實驗室這分類下的,通常就是我只有寫個概念或段子出來而已
所以應該也不會有後續了...不好意思啦~XD
也謝謝你注意到這篇中可愛的小狼表勳勳♡
鴆癮 2016.06.26 00:04 編輯
謝謝你抓到了我的隱藏重點呢
在我看來,真的是要很在乎對方才會願意為了對方而改變自己的
比起虐,這應該是個平鋪直敘的故事(?) 是必然的結局啊...XD
謝謝你喜歡♪

對本篇裡的朴經來說,比起害怕禹智皓,應該是把他當作一種神奇的物種吧XDDD
鴆癮 2016.06.26 22:33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