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NoGi / 篝火 (*?)


WARNING 腦洞過大警示:

如果你只是剛好搜了 天才盧昌(Genius Nochang/盧昌重)、GIRIBOY (洪時永)、Swings (文志勳)、Just Music (JM),就不小心跑到這裡來的話

快逃啊(x)
你的記憶會在30秒內被銷毀(x)

確定可接受者請入內
BGM(?) : GIRIBOY - Camp






 篝火


  那個人是不一樣的。
  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的進入腦海;當那人出現在他眼前時,就好像在火柴盒上用力畫下火柴——

  嚓!嚓!

  然後一道火光便如刀一般鋒利的劃開了黑暗。

  如此耀眼奪目。
  無論那時或是現在,一點都沒變。

  盧昌重知道那個人是不一樣的,甚至從某個角度看過去時,他覺得那人就像自己一樣格格不入——而讓他們如此相同卻又不同的是,洪時永並不孤獨。
  他當然有只屬於他自己獨特的思維及說話方式、就像是一顆自顧自運行的小小星球;然而這顆小星球卻巧妙的融入了周遭的嘈雜紛擾中,突兀顯眼卻從不孤獨。

  多年後再次相見時的洪時永依舊如此,與一切都格格不入卻又明明如此融洽和諧。盧昌重懷抱著隱約緊張的心情走到那人面前,問他記不記得自己。

  「……你誰啊?」

  洪時永脫口而出的回答其實並不帶有多少情緒。
  盧昌重聽得出來,但心裡還是難免涼了一下。洪時永雖然說話顛三倒四的,但是他的雙眼清澈,喝醉酒的人不會有那樣的眼神——那個人果然不記得他。

  他嘆了一口氣。

  洪時永不記得他,可是他卻記得清清楚楚:那人形狀好看的眼睛和嘴巴,笑的時候彎彎向下的眉眼、還有彎彎勾起的嘴角。

  洪時永明明變了很多,卻又好像哪裡都沒變——
  哪裡都還是當年那個偶然一笑便點亮了他整個視野的少年。









  文志勳後來問洪時永怎麼沒跟盧昌重多聊幾句;洪時永到了這時倒是真的已經有點醉了——
  「什麼……?跟誰?」他含糊的反問。

  盧昌重,剛剛過來跟他說話的年輕男人,身材高挑精實,像雕刻一樣輪廓分明的臉、還有身上隱約散發出的一股頹廢氣息,挺有幾分藝術家或模特兒的氣質。……

  「本來想介紹你們認識的,但盧昌不喜歡人多吵雜,說想早點走……」
  「他說和你是國小同學,就自己先過來跟你打聲招呼。」

  洪時永覺得腦袋裡好像有條線路突然被接通了——當然,他不可能一下子就想起來十年前的老同學;他只是想起了剛剛似乎還真的有個人問過他「你還記得我嗎」……

  呃、該死。
  然後他好像隨口就答了一句過去、想必不是太有禮貌。

  接下來,洪時永酒都醒了,旁敲側擊的從文志勳口中歸納出幾件事:首先,盧昌重真的沒有待到最後就先走了;其次,不過他離開時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快的表現——否則文豬頭現在又該唸他說話老是不過大腦了。……

  文志勳找了他加入Just Music,兩人的音樂夢才剛開始,正是求才若渴的階段;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一時嘴快,得罪了未來可能的夥伴。

  於是為了更深入的了解一下這位據說和自己國小同班的盧昌重同學,隔天,已經離家許久的洪時永還特地回家一趟,纏著媽媽把家裡翻了個遍、總算找出了他的國小畢業紀念冊——不過他看著當年那一張張稚嫩的孩子面孔,其實也只是感到更加茫然而已……









  去者已矣,來者猶可追;橫豎國小的事情他是記不得了,洪時永覺得老是要抓著過去的情分也太沒意思,倒不如從現在開始和盧昌重好好培養一下感情。……於是他便三不五時往對方的工作室走,反正現在盧昌重和他們都是租了同一個地方的錄音室,互相串門子方便得很。

  盧昌重要說不在意洪時永那天的反應,倒也是真的沒有多在意、頂多就是當下覺得有點傷自尊而已;回去後再想想,也覺得自己以前又不是什麼表現特別搶眼的孩子,人家確實沒理由特別記住他,於是很快就把這件事放到了一邊去。過了幾天,看到洪時永來找他反而還有點驚訝。

  兩人既是同學、自然是同歲的,說話之間本來就有種同齡人互相才能有的親近和默契;加上洪時永有意接近,盧昌重也樂於接受,兩人自然也就越走越近。

  正如盧昌重所想,洪時永和他如此不同卻又相同,兩人在一起時,似乎不管扯多麼偏門的話題對方都能夠接得上;但思考的方向卻往往又是另一方未曾關注過的。
  這種微妙的、相繫又背離的感覺,大概足夠使他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不會對彼此感到乏味。

  隨著音樂作品一點一點累積,兩位年輕的製作人逐漸在音樂界嶄露頭角,Just Music也日漸發展起來,同為公司元老的他們既是彼此最好的夥伴也是競爭對手。
  和敏感多慮的盧昌重不同,洪時永沒怎麼考慮的就跟著文志勳的腳步、參加了個以嘻哈音樂掛帥的生存節目;節目結束後人氣水漲船高。

  後來也有經紀公司和電視台合作製作的生存節目,邀請他們兩人分別為兩隊練習生製作歌曲、進行比賽。兩人雖然嘴上都說得絲毫不肯示弱,但其實心裡比誰都明白,他們倆做的音樂就是風格不同罷了、要說好壞那分明是不分高下的。
  然而最後卻是盧昌重領導的隊伍輸了這一輪的比賽。


  






  洪時永後來回想起來,他覺得自己就不該多事,說什麼要帶盧昌重出去散心、硬是把人給帶到了海邊,烤肉、喝酒、亂舞、唱rap玩、說些不著邊際的渾話、玩些亂七八糟的小遊戲……
  這傢伙根本從那時候開始看他的眼神就不對了啊——

  那裏面是火啊。是他本應該要狠狠搧滅的火。

  但是盧昌重卻說,不對,那火明明是你啊、洪時永。明亮耀眼得讓人看了還想再看,占滿了他的視野,即使流淚也捨不得眨一下眼。

  他的渴望和如細小棉絮般隱微的忌妒和無形而生的壓力……有如蕭瑟乾枯的細枝碎葉,層層疊疊、搖搖晃晃,最後化為一堆熊熊燃燒的壯盛篝火。

  熾亮如白日,有如慶典。

  他們是火,相互糾纏、相互吞噬,交融合一,使凡俗的肉身燃燒得更加旺盛。

  直至再也不分你我。









  隔天醒來就算頭痛欲裂,洪時永也可以從自己身上的痕跡、身體各部位傳來的痠痛,想見昨晚他們幹了什麼好事。更別說自己虛弱得好像大病初癒,另一人卻好整以暇;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從沙灘回到靠海的民宿裡,然而此刻自己身上卻不感覺黏膩,而且還換上了柔軟的睡衣和運動褲。……

  他可能是醉昏了、發酒瘋發得狠了,才會和盧昌重在海邊做愛;但盧昌重卻可能比他以為的還要清醒得多。

  洪時永發瘋似的抽完了兩人的菸盒裡所有的菸——這麼說其實有點曖昧,他抽是抽了每一根菸沒錯,但每根也不過就是點燃後哈了兩口而已。
  他不發一語,舉止少見的任性而乖戾,可盧昌重也不管他、甚至連問都沒過問一聲,只是逕自撿他抽過的菸屁股來抽,洪時永丟一根他便撿一根。

  最後,洪時永丟了自己含在嘴裡的菸屁股;細長的手指也粗魯的抽走了盧昌重嘴裡叼著的菸。他睨了盧昌重一眼,這眼神特別精彩、裡頭大概什麼都有。
  ……盧昌重要看得懂那才是奇蹟。

  於是他只是繼續靜靜的倚在床頭看洪時永動作,只見那人快手快腳的、三兩下就收好了行李;一手拖著本來就不大的行李袋,幾乎就要頭也不回的自己滾蛋了——

  然而洪時永卻在這時朝他伸出手來。
  「走啊,回首爾。」那人的語氣中有無奈、有不爽、還有很大成分的不耐煩……但他確實是要帶他一起走。

  盧昌重緊緊抓住了那隻手。








  起初就連他們兩個自己也搞不懂,他們這樣到底算是什麼。
  盧昌重不喜歡外食,洪時永不習慣自己下廚,最後兩人折衷的方案就是洪時永隔三差五到盧昌重住處蹭飯。……洪時永就是覺得自己該去,要認真問有什麼理由,他也說不出來。

  「你這樣對我……和你歌裡面的那些女人有什麼不一樣。」

  聽著盧昌重的聲音明明是在耳邊呢喃的問、卻又違和的覺得好像離得很遙遠;洪時永過了好幾秒、才一點一點抓回自己早已在肉體感官的衝撞下四散的意識。

  他想起盧昌重為他做的飯、想起自己生日時收到的那一疊花花綠綠的五萬元和一萬元新鈔——
  他掀起唇角像是在笑,卻只發出似喘像哭的聲音。

  「不一樣的、可多了……」好不容易拼湊起一句話;反正對方看來也沒有想放過他的意思,他索性就不再費勁嘗試說話。

  洪時永用雙手捧著盧昌重的頭,細長的手指交疊在他的腦後、輕輕搓著他甫長出的刺刺短短的新髮。









  盧昌重問他「你這樣對我……和你歌裡面的那些女人有什麼不一樣」。
  不一樣的可多了。洪時永想。

  比如說,他只有盧昌重一個啊。
  ……他不過是沒有說罷了。

  「所以說啊,你要給我飯吃、買我想要的東西給我、偶爾也要給一點零用錢……」
  「把我養好了,說不定我哪天心情好、就會告訴你是哪裡不一樣了。」洪時永又是招牌的哼哼哼嘿嘿嘿笑著說。

  盧昌重根本拿他沒辦法,牙癢得直想咬那可惡的傢伙一口,也只能故作嫌棄的貧嘴嗤笑一聲:「……呀,乞丐BOY。」
  他還想叫那人別太過份,但想想又覺得這話說著也太矯情……他就是要洪時永對他過份、最好和對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樣的特別、特別過份才好。

  誰叫洪時永笑起來時那彎彎向下的眉眼、還有彎彎勾起的嘴角,在他眼裡也是那樣特別、特別的好看呢。






篝火
fin.

鴆 2016.08.27 05:16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韓樂同人衍生  腦洞過大警示系列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