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93line+REO / 仨 (1019更新-fin.)(*)



 仨


  「Taekwoonie……看來自己也可以玩得很好嘛。」

  聽到男人低沉的聲音這麼說,鄭澤運不禁全身一震。他有點心虛又有點不安的抬眼,正好對上金元植一臉的似笑非笑——他還以為那人不會注意到他呢……
  他在緊張的同時,心中卻又微妙的感到竊喜。

  金元植的視線越過了跨坐在自己身上起伏的李弘彬,直直望向了大開著雙腿、坐在一旁地上的鄭澤運。上身的三件式西裝還整齊的穿在身上,下身筆挺的西裝褲卻不翼而飛,只剩下一件白色的三角內褲還勉強遮蔽住腿間的風景。

  他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將褲襠給撐得脹鼓鼓的;仔細看的話,還會發現有一條惡趣味的粉紅色電線從一邊的褲管溜了出來,而鄭澤運的一隻手正悄悄地伸進了內褲、握著插在自己後穴裡的電動按摩棒輕輕抽插。
  他手上的動作因為金元植那句話而停了下來。

  李弘彬也轉過頭來看他,調侃的說:「哥……還真是、嘶哈……等不及啊、」
  那張姣好的臉龐上滿是因情慾而起的酡紅,笑容顯得更加明艷幾分。

  他的雙手以依賴而富有佔有慾的模樣,環住了金元植的脖子;身體有點無力的往自己身下的男人靠去,但追求快樂的本能還是讓他不知疲倦的一下又一下重複著抬起腰臀、再用力往下坐的動作,好讓金元植粗大的陰莖一次次進出他的身體、狠狠的撞擊他的敏感點。

  「Binnie,專心點。」金元植漫不經心的說,手掌起落、伴隨著清脆的「啪」一聲,李弘彬白皙的臀部上就多了一個掌摑的紅紅手印。

  李弘彬吃痛的「嗚」了一聲,用埋怨的眼神看著他,嘴裡吐出的話卻是:「植吶……我沒力氣了……」
  他話裡的意思不言而喻。

  鄭澤運不禁覺得越來越焦躁煩悶:他被一根該死的按摩棒給搞得情慾高漲也就罷了、還被晾在一邊,看著這兩人在自己面前上演活春宮。……他看著金元植扶著李弘彬的腰,小心地讓對方先從自己身上起來,好換個體位讓他接著繼續操;鄭澤運的視線不由自主的緊盯著金元植胯間挺立的那東西,在心裡暗自想像,如果自己體內那冷冰冰的機器可以換成金元植的就好了……

  而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視線。讓李弘彬先趴在床上之後,金元植安撫的摸了摸那人的腰、惹得李弘彬又是模糊的呻吟一聲並且狠狠一抖,然後便下了床朝他走來。

  鄭澤運不需要鏡子也能想像自己現在的模樣:紅透了臉、不知所措的咬著嘴唇,雙眼氤氳的抬起頭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而站在他面前的金元植甚至連衣服都沒脫,修長挺拔的身體嚴實的包裹在訂做的合身西裝裡,身上唯一凌亂的部分只有稍早被李弘彬扒拉開來的褲襠。

  ……真是好一副衣冠禽獸的樣子。
  當然,鄭澤運自己此刻的模樣比之對方也好不到哪去;然而這份認知卻只是讓他感到更加難耐了,於是忍不住夾緊了雙腿又鬆開、偷偷用自己的大腿摩擦渴望被撫慰的性器。

  金元植伸手拂開因為汗濕而黏在他臉頰上的頭髮,動作很溫柔,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另一回事:「Taekwoonie不乖喔。」
  他說:「再這樣自己弄的話,你今天來找我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明明金元植的態度並不嚴厲,然而聽著那人像是在責備嘴饞偷吃的小孩子似的語氣,還是讓鄭澤運羞恥得滿臉通紅、頭更低了下去。
  他渴望被支配和被賦予滿足,但是卻連最基本的服從都做不好;他聽得出金元植並沒有生氣——甚至、那人或許根本就不在意吧……

  想及此,鄭澤運不禁心慌了起來,於是心一橫,委屈地將雙手的手腕並在一起、伸向了金元植:「那、那請把我綁起來吧……拜託。」

  金元植感到意外的挑了挑眉:他並不是那些以手段嚴酷或者喜好調教而在圈內聞名的Dom之一、也早已有自己固定的伴;對於無法達成共識的玩伴,他向來沒有興趣強求。
  然而鄭澤運的行動卻挑起了他的興味。

  顯然趴在床上的李弘彬也是這麼想的——他的眼角餘光瞥見李弘彬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訝、然後就玩味的笑了起來;金元植不禁有點無奈,這小子倒是還真有閒心……好像剛剛那個爽到弄得他身上的西裝都溼了一片的是別人一樣。

  雖然心中還在暗罵李弘彬這淫蕩的小渾蛋,但他臉上還是不動聲色,順手就解下了鄭澤運的領帶、動作俐落的將他遞上的雙手綁縛在背後。
  「這次先幫你,下次要自己好好忍耐住,知道嗎。」他獎勵意味的摸了摸那人一頭烏黑微捲的頭髮。

  然後金元植一眼瞟向了不遠處的另一人:「你好像看戲看得津津有味。」
  而李弘彬衝他吐了吐舌,笑著回答:「因為澤運哥的反應很可愛嘛。」

  鄭澤運還沒從被摸頭這件事回神過來,就這麼又獲得了一句「很可愛」的評價……他不禁有點愣——他記得,這兩個人年紀都比他小,沒錯吧。
  然而被金元植摸頭的感覺卻意外的很好,甚至就連李弘彬帶笑的樣子看起來也不討厭;他有種自己好像被接納、被疼愛的感覺。

  當主導權回到金元植手上後,李弘彬可就完全失去方才那份從容了:他以趴伏的姿勢讓金元植從後方插入,整個身體都被頂撞得搖搖晃晃,雙手已經無力支持自己、上半身都趴到了床上,倒是緊實小巧的屁股還翹得高高的,好方便身後的男人肆虐進出。

  李弘彬的臉正好轉向了他,鄭澤運可以清楚的看見那雙漂亮的眼睛裡盈滿了慾望的淚水。他失神的張著嘴喘息,在金元植時快時緩的抽插下,間歇性地發出幾聲低微的呻吟或者甜膩的鼻音;然而金元植卻還不想放過他,自己跪坐在床上後,攔著李弘彬的腰硬是讓他坐起了身來,擺弄成幾乎是背對著他、坐在他勃發的性器上的模樣——光是想像這一下會進到多深,鄭澤運都替李弘彬亂了呼吸。
  剛剛就已經在撒嬌喊著沒力氣的人,這時當然不可能再自己動了;然而讓金元植由下往上的頂弄著,顯然是更刺激的選擇。

  聽著李弘彬口是心非的哭著直說「不要了」、看著那人的眼裡都流出了快樂的淚水,鄭澤運多麼希望那個在金元植的操幹下如此失態的人是自己。

  「啊!……」李弘彬終於失控的叫了出聲,身體劇烈的一震之後,紅腫的龜頭湧出了一陣一陣透明的液體。
  他的高潮似乎持續了很久,從襯衫領口處露出的皮膚都成了熟透的紅色;金元植抱住他的那手來回撫摩著他的腰側,另一手則是和緩的愛撫他的陰莖直到再也吐不出一點東西,嘴唇貼在李弘彬的脖子上、落下無數輕柔又炙熱的吻。……

  鄭澤運聽著那人用低沉的嗓音對李弘彬說話,他有些恍神的想像著如果是自己、金元植會說些什麼——他想聽見那人對自己說什麼——,忍不住輕微的扭動著身體,想讓體內震動著的按摩棒碰到更舒服的地方。

  過了好一會,李弘彬才漸漸回過神來;他緩慢的抬起臀、讓金元植的性器從自己體內滑出來,然後掙扎著轉過身回抱住他。
  「這樣吃飽了?」金元植調笑的問他。

  李弘彬懶洋洋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平常圓滾滾的大眼睛滿足的瞇了起來。對於金元植明顯的暗示著送上的臉頰也大方的親了一口——旁觀的鄭澤運可能不清楚,不過金元植可是明白得很這祖宗折騰人的能耐,要不是被伺候得舒爽,才不會這樣乖巧。

  他看了眼低著頭的鄭澤運,發現那人似乎正微微的發著抖,於是不明顯的皺了皺眉。
  然後他轉而拍了拍李弘彬的屁股,開玩笑的問:「捨不得走了是不是?還不去洗澡?」

  李弘彬拿自己的臉狠狠的蹭了蹭他的頸窩,「……我想看你跟澤運哥做。」
  他雖然嘴上說得露骨,原本已經恢復平常膚色的雙頰卻又泛起了微紅。

  金元植失笑,「是誰說晚點還有工作、要速戰速決的?」
  李弘彬癟了癟嘴,從來沒覺得金元植這人這麼討厭過……但自己理智上也明白稍晚的記者會可是不能遲到的,於是還是磨磨蹭蹭的從金元植身上爬了起來、慢吞吞的拿衣服要去洗澡。

  「彬吶,」金元植在他走出房間前喊住了他,「晚點再一起吃宵夜?」
  李弘彬從門邊露出一雙亮亮的眼睛,爽快的回答:「call!」

  然而鄭澤運卻甚至沒有注意到李弘彬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他光是要忍耐體內一陣陣的騷動、壓抑心中難以辨明的情緒就已經花盡了力氣,直到有隻溫暖的大手抬起他的下巴——
  他眨了眨眼,有點恍惚的看向站在自己前面的男人。

  迷迷糊糊的被帶到了床上,金元植溫和的問他為什麼發抖,其實鄭澤運自己也說不上來:他渴望像李弘彬那樣被眼前的男人疼愛,卻又惶惶不安的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被拋棄了似的……儘管他明明就知道,李弘彬跟金元植的關係本來就是不一樣的。

  有些Dom為了確立自己的地位,會對新收的Sub做出類似下馬威的行為;鄭澤運幾乎以為自己今天也是如此、金元植可能只會用些道具調教他,不會真的與他發生關係。
  直到現在,被那雙眼尾下垂的單眼皮眼睛溫柔的注視著,才讓他一點一點的放鬆了緊繃的神經。

  意識到自己的心情變化,鄭澤運有點懊惱的咬了咬下唇。

  金元植隨意的在他面前脫下西裝——都被李弘彬給弄得一蹋糊塗了,黏糊在身上穿著也不舒服——,對於鄭澤運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他故意裝作若無其事,一把將脫下的衣服掃到床下。
  「怎麼,還滿意嗎?」然後他憋著笑,揶揄某人審視他身材的視線簡直……太火熱了一點。

  聞言鄭澤運的頭又垂了下去;卻旋即被金元植給阻止。他不認同的發出了個鼻音,欺近鄭澤運的身體,跪在那雙張開的修長雙腿之間,一邊動手褪下他的內褲。鄭澤運被領帶綁縛住的雙手抽動了一下,幾乎是反射性的就想伸手遮擋自己的私密處。

  金元植捕捉到了他的意圖,於是在他耳邊低聲哄著:「Taekwoonie很漂亮啊,為什麼要遮住?」
  他微訝的發現,光是這樣以言語挑逗,鄭澤運白皙的皮膚就變成了淺淺的粉色。

  而鄭澤運停頓了一下,才用細如蚊蚋的聲音回答他:「很……害羞。」

  「Taekwoonie的一切都要展現給我看,就算害羞也要喔。」金元植不容拒絕的說。
  他甚至沒給鄭澤運反應的機會,一手握住了還插在他的後穴裡的按摩棒,淺淺的抽插了幾下之後就拿了出來。

  鄭澤運被他一連串的動作搞得心慌意亂、根本無暇多想方才那人霸道的要求;身體裡已經習慣了被填滿的部位,因為按摩棒的抽離而頓時感到空虛,讓他下意識的嗚咽了一聲。
  他的大腿被金元植抬起,成了完全暴露出下體的姿態。小小的穴口已經被電動按摩棒給摩擦得有些泛紅、顯得可憐兮兮的,金元植用指腹揉按著他的穴口,像是在安撫,卻又故意不時將指頭擠入他的體內。

  「嗚唔……」被沒有生命的按摩棒震動、和被金元植的手指玩弄的感覺,似乎是完全不同的;鄭澤運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熱得像是都要燒起來了,雙手被縛則是更加放大了他的無助感。

  金元植也看出了他的慌亂無措,心下覺得有些好笑又可愛——這人方才不是還大膽的自己握著按摩棒往體內抽送嘛,怎麼到了他面前就羞恥得連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擺了。……
  他索性也不再逗鄭澤運,扶著自己硬挺的陰莖,一口氣全插進了那微張的濕潤縫穴裡,接著就開始規律的挺腰抽送。

  鄭澤運死死的咬住了下唇——如果不是這樣,他一定已經失控的哭叫出聲……金元植每一下挺進都狠狠地撞在他的敏感點上,沒幾下就已經頂得他下腹抽搐、龜頭開始不受控的泌出大量透明的前列腺液。

  「哎,別咬啊……」
  那人無奈的口吻稍微拉回了他的神智,鄭澤運這才發現自己嘴裡嘗到了一點淡淡的血味。

  金元植的手指翻開他的下唇,抹去了一點血跡。「看看,都流血了。」
  他還在傷腦筋要怎麼讓鄭澤運改掉咬嘴唇的壞習慣,卻聽到那把清冷好聽的聲音有點遲疑地問他:「……可以接吻嗎?」

  這不像是一隻高傲的貓會主動提出的請求,但今晚鄭澤運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令他驚訝。

  金元植沒有什麼「不能接吻」之類的矯情規則,如果接吻能讓他的玩伴更放鬆身心、投入到這場情慾與肉體的遊戲中,那他自然是樂意之至。
  他和鄭澤運一邊接吻一邊做愛,簡直浪漫得無以復加。

  鄭澤運的手被壓在身後有點難受,他模糊的咕噥了些什麼、連自己都不清楚,金元植卻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放開了鄭澤運的大腿,雙手摸索著伸到他的背後,解開了綁住他的手腕的領帶,然後拉著他重新恢復自由的雙手、引導並且示意他自己抱住被抬高的兩條白皙大腿。

  「——準備好了?」

  金元植在他耳邊低聲這麼問的時候,天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鄭澤運只覺得耳朵酥麻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應,就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將雙手撐在他的臉頰兩邊,換了個姿勢;然後開始了新一輪狂風驟雨般的猛烈抽插。

  他張著嘴卻叫不出聲音來,只能不斷的大口大口喘氣,雙手不自覺地用力、抓得自己的大腿皮膚都泛起了紅痕;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著,甚至扭擺著腰臀迎合著金元植。快感強烈到令人無法忍耐,鄭澤運無法釐清自己到底是希望此刻能夠延續得久一點、或者希望這場超乎預期的性愛可以快點結束——他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昏過去了。

  金元植最後放慢了速度、用力而深入的撞進他的體內,連續幾下之後便停下了動作。

  在整場性事中一直保持著餘裕、顯得泰然自若的男人在他耳邊悶哼了聲,將熱燙的精液射進了他的腸道裡。
  鄭澤運被這一下給刺激得也繳了械,身體則是因為方才過於激烈的性愛,而不由自主地微微發顫著。他失神地躺在床上,久久無法自己;直到金元植抽離了他的身體,潤滑液和精液混雜著從暫時還合不起來的後穴裡汩汩流出,令人不適的黏膩感才稍微喚回了他的神智,於是感到羞恥的勉強想合攏雙腿、掩飾自己被操幹得一片狼藉的下體。

  金元植躺在他的身邊,看見他的動作後不禁莞爾。他伸手攬過鄭澤運,另一手一下一下的順著他的背脊撫摸——在這圈子裡頭,這麼放不開的伴他還是第一次見——,然後安撫的哄著說:「沒關係的……你做得很好。」
  他倒是沒料到鄭澤運會有這樣的反應:那人一語不發的往他懷裡拱了拱、趴在他的胸膛上。

  他輕笑出聲。「呀,Taekwoonie真的好像貓咪啊。」
  然而他的話卻被鄭澤運語氣不滿的糾正:「……是獅子。」

  鄭澤運伸出舌頭舔劃過金元植左胸前的墨色字跡——他早就注意到男人的刺青了;毫無疑問的,這讓金元植看起來更加性感了……他在俱樂部裡,就像所有優秀出眾的Dom一樣,一舉一動都吸引著所有人的視線。
  他有些走神地想著、突然就覺得心裡好像被什麼給刺了一下,於是有點賭氣的往金元植身上咬了一口。

  金元植倒也不生氣,捏了捏他的臉頰肉,像是憋著笑似的說:「不是……臉頰鼓鼓的、還愛咬人,其實Taekwoonie是hamster才對吧。」

  在兩人一來一往、幼稚的鬥嘴之間,鄭澤運突然就模模糊糊的有了個想法——他好像明白了為什麼有些人會說,在他們的圈子裡,綽號RAVI的金元植其實才是那個最危險、也最招惹不得的Dom。






仨 正文
fin.

鴆 2016.10.17 00:19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逕自推門進了工作室,拆開外帶食物的外包裝,猶豫了一下、索性好人做到底的甚至連免洗筷都幫對方拆好了,李弘彬這才開口喊:「元植啊,先來吃吧。」
  他喊了兩聲也不見對方回應,知道那人大概又是沉浸在音樂裡、什麼都不管的狀態;只好走過去,從後方輕輕環住他的肩膀。

  金元植這才驚訝的抬頭看他,然後笑著拿下了耳機。
  「弘彬你來啦。」

  李弘彬無奈的回答:「來了好一陣了……你再不吃,土豆湯都涼了。」

  聽到李弘彬買了什麼好吃的來,金元植立刻歡呼一聲、耳機往桌上一放,一溜煙地跑去矮桌邊準備開動——李弘彬不禁覺得好笑的看他:這人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自己嘮叨嗎。
  「要是我沒來的話,你是不是想把自己餓死在工作室啊?」看著對方狼吞虎嚥,李弘彬忍不住說。

  金元植含含糊糊的回了句什麼,他根本聽不清楚,也不怎麼放在心上;撐著下巴看金元植吃東西看了一會,李弘彬突然開口問:「你跟LEO哥……後來怎麼樣了?」

  正在吃東西的人奮力吞下一塊肉,有點呆的微張著嘴想了一秒,「LEO哥……啊、你說Taekwoonie啊。」
  「嗯,就那樣……還不錯。」然後一邊順手也夾了塊燉煮得鬆軟入味的馬鈴薯送到李弘彬嘴邊。

  說是「還不錯」……然後就沒了下一句話。
  嗯,李弘彬邊咀嚼著嘴裡的食物,邊想這真是個耐人尋味的狀況——金元植向來是個好惡分明的人,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和對認定與自己無關的事物,可說是態度迥異;然而這下聽他說起鄭澤運,語氣倒是有點叫人困惑的曖昧。

  「怎麼了,在想什麼?」

  金元植低沉而溫和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甚至是當那人溫暖的手指輕輕撫平他的眉頭時,李弘彬才注意到自己居然還皺起了眉。
  他若無其事的回答:「在想電視劇就要開拍了、要減肥啦……以後可不能再這樣吃宵夜了。」

  他不確定金元植是不是察覺了他的心思,總之對方是從善如流地把這話題給延續了下去。

  「你陪我吃宵夜,我陪你運動。」他隨口說著,不經意的一抬頭、卻看見李弘彬的臉頰浮上了一點可疑的粉色——
  「……你別亂想,我是說真的運動……不是床上的那種。」他忍著笑,抬手用手刀輕輕砍了下李弘彬的脖子。

  然後兩人不約而同的大笑了起來。嘴上依舊說著些不正經的胡話談笑,然而李弘彬看著眼前的男人,卻不禁覺得心裡一陣痠軟。

  ——金元植在他之後沒有再收過別的Sub。
  李弘彬想,他承認自己是有一點點點點點……的吃醋了吧。






仨 全文
fin.

鴆 2016.10.17 10:16PM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單篇完結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當初是你要分開,分開就分開~♪ ⇒ 頭香是我的!

阿姆阿姆感謝打打賞賜的宵夜 已經愉快的食用完畢(?)
狡猾又貪吃的李弘彬真的太可愛啦!!(失語10分鐘) 被做射的彬哥也是////(說人話)

以及你都讓鄭澤運看了93滾床單,不讓李弘彬看REO滾床單對得起他嗎(???) 最後還是覺得金姓少年會精盡人亡呢

  • 2016.10.17
  • Mon
  • 23:1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ta ⇒ No title

哇啊啊啊啊啊 金元植大總攻❤❤
這衣冠禽獸的樣子到底為什麼這麼適合他!
操完豆兒 換操太滾尼!!!!
已經在期待下集了😏
鴆最近Reo更很勤喔~~~~ 我愛😂
93+Reo 嘖嘖人生圓滿惹
啊啊突然很想看VIXX官配三對一起來(乾我是不是太骯髒了😈

國文課老師正在唸文言文下看完這篇😎

  • 2016.10.18
  • Tue
  • 10:5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yo ⇒ No title

讓元植吃這麼補,好嗎!!!! ?????? XD
雖然外型真的總攻(認證就算沒眼線也是總攻

喜歡調皮感的豆兒,因為覺得他台下表現就是很小孩。

  • 2016.10.18
  • Tue
  • 13:4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熊熊 ⇒ No title

OH NOOOOOOOOOOOO
我還有明天要段考但還是跑上來查看有無更新了

BTW金元植第一句話就讓我心臟抨擊
我先馬著我明天一考完就看嗚嗚嗚嗚嗚嗚QQQQQQ

  • 2016.10.18
  • Tue
  • 19:5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當初是你要分開,分開就分開

李弘彬就是如此可愛QQQQ
就算我現在心繫元植但也還是愛著弘彬ㄉ~
做射是一定要ㄉ阿,我可是為了他們、以正經嚴肅的科研心態爬了好多文呢(不必)
讓李弘彬看完REO滾床單對他才壞吧XDDDDD
你沒發現其實金姓少年只射了一次嗎XDD (壞)

謝大大留言!!!

  • 2016.10.19
  • Wed
  • 00: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ta

Rita有沒有看到概念照的軍裝元植!!!
嗚嗚嗚這男人的氣場真是哦(失語)
下半段已經更新完畢囉!

哈哈老實說我從LR開始就被REO抓走惹…只是那陣子產文速度非常低下XD
AM完結後應該會開始發一篇REO中篇文~

三對一起來也太刺激XDDDDDDD
我要跟國文老師打小報告XDDDD (x)

  • 2016.10.19
  • Wed
  • 00: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yo

我也覺得我最近對金元植是無限溺愛XDDDD
本來就是93雙本命,但原本是傾向豆兒一點、現在好像反過來惹XD
沒眼線也是總攻XDDD (笑歪)
我眼中的豆兒也跟你一樣呢~ ʕ•ٹ•ʔ

  • 2016.10.19
  • Wed
  • 00: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熊熊

段考加油!!!
&等你看完來留言唷✩ (勿逼)

  • 2016.10.19
  • Wed
  • 00:4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yo ⇒ 酸豆不錯吃 XD

最後面帶宵夜的豆好可愛,這樣的Ds文還第一次看到耶!一般寫的口味都比較重。
非貓奴型的貓飼主即視感,豆是不爭寵但是會討摸的貓豆:才沒有
是說這麼溫柔的總攻也很少見屋裡團霸表示? XD,不過因為6VIXX都是好小孩,溫柔體貼是基本v-238

  • 2016.10.19
  • Wed
  • 12:3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ita ⇒ No title

嗯嗯嗯!!!有看到!!!
脆迪酥小瓜呆髮型被他完美消化!!
這男人真的是……啊嘶~~~~

對對!就是LR那時候才開始接受運受(也是那陣子開始鄭雷歐越來越倉鼠😂

93完結有REO看,也太幸福了😍😍😍
對了對了,鴆有沒有考慮看兔子美好的一天,來寫個夏威夷蜜月篇之類的😂

  • 2016.10.19
  • Wed
  • 13: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yo

哈哈沒錯(?) 所以我不敢自稱是D/S文XDD
BDSM好像難分難捨(?) 我也爬了很多討論和心得分享,但最後還是下不了手寫綁縛和SM 但我豪喜歡D/S這種關係啊!XD
所以就很隨心所欲的這樣寫了
非貓奴型的貓飼主 & 不爭寵但會討摸的貓,喔摸,被你形容得太可愛喇~QQ
金元植在我眼中就是溫柔系的總攻(O) 而且確實6VIXX好像沒有誰適合粗魯(?)黑暗(?)系的XDD

  • 2016.10.21
  • Fri
  • 22:4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ita

脆迪酥小瓜呆髮型XDDDDDDDD
看完昨晚的concept video我也跟著阿嘶(?)惹... ¯『¯
覺得鄭澤運從LR開始越來越倉鼠+1 XDD

兔子的美天當然是要看的!(握拳) 至於會不會寫文就哈哈哈哈哈(?) 看天意惹XD

  • 2016.10.21
  • Fri
  • 22:5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