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 Me 17-1

2016.10.22(Sat)

『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Comment(6)Trackback-

  劇組一宣布「收工了」,其他演員們無不歡欣鼓舞、差點沒跳起來彼此擊掌歡呼——鄉下好山好水,什麼都好,但光是網路不穩這件事就夠折騰死人了;又不是每個人都像李弘彬一樣安於與世隔絕、還正好可以藉此作為他逃避聯繫的最佳藉口。……

  拍戲的這半個多月裡,劇組人員們之間也都建立起了感情,大家於是紛紛相邀回首爾後一起吃頓晚飯後再散會;孔燦植和李弘彬身為劇組中的忙內,自然是更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們兩人來時是坐自己經紀人開的車,回程就索性搭了演員中一位自己開車來的大哥的車,三人作伴讓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變得也沒那麼無聊了。

  晚飯過後大夥還興致高昂的提議說要再去續攤,正在熱烈的討論著要去哪裡玩時,李弘彬沒那好玩興、於是開始默默構思該以什麼理由提早離開……他一抬眼,就看見了孔燦植拼命朝他使眼色——「多好的機會打通人脈,你傻了嗎、可別在這時候掃興啊」他在對方靈動的眼裡解讀出如此意味。
  ……李弘彬可不能辜負了好友那一雙朝他眨得都快抽筋的漂亮大眼睛,是吧。於是他只好摸摸鼻子,打消念頭,跟上了大部隊一起往弘大移動。

  其實孔燦植是對的,他也已經不是剛出社會、不懂人情世故的小毛頭了,理當知道什麼時候有些交際應酬是免不了的;更何況今晚其實也談不上什麼應酬,一起共事的這些哥哥姊姊們都是不錯的人,他也確實有想要進一步交往的想法。剛剛倒是李弘彬自己有點意氣用事、欠缺考慮了……

  稍早在吃飯時,有人不經意的提起了最近藝文界很夯的話題:「今天是Rosette的舞團在韓國的首演耶!」
  「就是那個海歸派的美女舞蹈家啊,你們知道吧?」和李弘彬有許多對手戲的一位年輕演員這麼開了個頭。因為拍戲時培養起的默契和友情,他一邊說話、一邊視線就自然的落向了李弘彬。

  原本聽到這名字就不自然的全身一僵、然後努力想把自己的存在感縮到最小的李弘彬,這下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接話:「哦,是啊……聽說首演還選在渡假山莊的展演中心,一票難求呢。」
  他心不在焉的順口說了些金元植告訴過他的訊息,之後這話題就被其他人給接續了下去;大家熱火朝天的討論起了那位年輕又才華洋溢的女舞蹈家、還有金元植——

  「我本來是不聽hiphop的,但是最近姪子給我聽了一個叫RAVI的親辜做的歌,哇,還真不錯呢!」他們之中頗為資深的一個大哥語帶稱讚的這麼說完,馬上又有另一人接著說:「啊!哥你說的“RAVI”,就是Rosette今天首演的那齣芭蕾舞劇的音樂總監,對吧?」

  「哇,那還真是讓人期待呢!」
  「看來得找時間去看看了——」
  「噯,別傻了!你還以為票是這麼容易買到的呀?」……

  李弘彬聽著大夥一邊笑鬧一邊討論著,一開始還有點反射反應似的為金元植感到驕傲;等到明白過來自己居然有這種想法之後,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覺得心酸了起來——去掉謊言之後,他和金元植之間是連朋友都不如的關係。
  大概就是從那刻起,他變得心神不寧、情緒低落,連接著的續攤都不想去了,只想早點回家、把自己埋進棉被堆裡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沉沉睡上一覺。李弘彬甚至還自虐般的感到慶幸,至少他還可以保有一個晚上的平靜:金元植此時人還在江原道的渡假山莊,最快也要到明天中午過後才會回來。……

  他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和孔燦植說說笑笑;雖然跟著大夥一塊轉移陣地來到了club,但或許是上回喝得爛醉之後造成的慘劇讓李弘彬還餘悸猶存,今晚他並不怎麼想喝酒,只意思意思的點了一杯飲料、權當作不想浪費了入場費。而和他不同的是,孔燦植這小子倒是玩high了——
  於是、約莫兩個多小時後,大夥終於散會時,他不得不扛著一個胡言亂語的醉鬼離開。

  孔燦植醉得連自己在哪裡都說不清楚,李弘彬當然是別想指望這人還能報出自家地址了……雖然金元植現在不在家,但是要帶孔燦植回去金元植那,還是顯得太古怪又彆扭;於是他只考慮了一兩秒,就決定把人帶回自己的租屋處去。

  住在金元植家的這半年多來,李弘彬其實並沒有退租原本自己的住處。反正租金對現在的他來說是小事,說是懶得整理東西也好,但其實他自己明白、最真實卻也可笑的原因是:那是他最後的去處了——他總不能讓自己在無法面對金元植時還無處可逃,對吧。所以在還有餘心餘力照料自己時,他就先預備了這個最後的退處。這感覺大概就像是買保險,他保留著這套公寓,心裡也就能夠稍微安定一些。

  雖然這套房已經空在那好一段時間沒有住人了,但李弘彬還是有定期請人來打掃,家裡擺設沒有變動、環境也還算整潔,一切都還像是他接到李泰民和金鍾仁的電話、一下了戲就回來匆匆打包幾件東西,然後離開前往醫院的那一天一樣。
  ……然而已經恍如隔世。

  看著自己住了將近兩年的這屋子,李弘彬不禁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回到金元植身邊的這段時間就好像一場夢一樣,是一場太過真實、太過美好的夢,更是一場讓他不想醒來的夢。然而眼前這屋裡處處留下的、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生活過的痕跡——他記得那本桌曆是媽媽來家裡看他時帶來的、矮桌子上淺藍色的繡花桌巾則是出自大姊的手藝——都在在的提醒了他,這裡才是他真正的生活啊。
  他終究要從那虛假的幻境中抽離開來,回到現實之中。儘管這現實多麼叫人難以忍受,也是他自己當初的選擇、是他必須承受的結果。

  儘管腦袋裡滿是這些亂糟糟的想法,他手上打理醉鬼孔燦植的動作卻仍是俐落得很,三兩下把那小子人模狗樣的襯衫給扒了、再擰了條毛巾來幫他抹把臉,最後把人送上客房柔軟的床鋪後總算大功告成。這麼一天下來,李弘彬自己也已經累得不行,一步三晃的走回主臥室後草草刷了牙洗了臉,身上胡亂用毛巾擦過,就體力不支的往床上倒去了。

  隔天早上他是被孔燦植給吵醒的——李弘彬就真心不懂了,這傢伙真的是人類嗎……昨晚還爛醉如泥、連話也說不清楚,只會對著他一個勁傻笑的人,第二天一早居然是這樣活蹦亂跳的精神模樣、連一點宿醉的徵狀都沒有,這種事情真的合理嗎?
  他在與孔燦植的早晨浴室爭奪戰中敗下陣來之後,不禁坐在床邊扶額思索。

  李弘彬租住的公寓其實原本是沒有客房的,昨晚孔燦植睡的房間是他因為偶爾有朋友來投宿時,實在不想和別人睡同一張床、又不好意思要人打地鋪或睡沙發,於是便拿儲藏室改裝來的;因此房屋格局上只有一套在主臥室裡的衛浴也是合情合理。不過明明自己才是睡在主臥房裡的人,浴室卻被孔燦植給捷足先登,這還是讓愛乾淨的李弘彬鬱悶了一下——昨晚居然累得他沒有洗澡就躺平了,這可是必須得盡速處理的大型事故啊。

  在等孔燦植洗完澡的時間裡,他這才想起自己似乎從昨天晚上離開club後就沒有再看過手機……於是便起身下床去找手機,最後是在包包的深處翻找出來的。一滑開螢幕保護鎖,十幾通未接來電的提示便跳了出來、而且這十幾通還都是來自同一個人——金元植。

  李弘彬不禁感到有點心慌。

  他的手機平時都是設定靜音模式,昨晚又是一片兵荒馬亂的、進了門後包包就隨便的往地上一放,手機就這麼被包裡的其他東西給壓住了,難怪怎麼震動他也沒有察覺。

  金元植昨晚應該還在江原道才對啊……?這麼十萬火急的要找他,肯定是出了什麼事。
  李弘彬一邊猜想著種種可能性,一邊忐忑不安的回撥了過去。

  來電答鈴只響了短短的幾秒,電話幾乎是馬上就被接通了:『你在哪裡?』
  金元植劈頭就問。

  李弘彬一時有點懵,腦袋還沒轉過來,一邊在想對方這麼問是什麼意思、嘴裡一邊下意識的就要回答:「我在……」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後面的「家裡」二字,遲疑的語句就被金元植給打斷。

  『彬吶、拜託,想好再回答……我不想再聽見你說謊。』

  李弘彬頓時沉默了下來。
  電話裡金元植說的話明明帶有類似警告的意味,然而他的語氣中卻不只是急躁而已,反而更像是懇求、像是希冀;他的聲音聽起來也很奇怪,就好像……就好像,快要哭出來了一樣。

  李弘彬立刻就察覺到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在他們掌握中的事情;他緊張得沒拿手機的另一手都握緊了拳頭,想反問金元植為什麼突然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也擔心的想問問那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他突然就想起了去接金元植出院的那一天、那個男人在醫院裡趴在他的肩頭哭的樣子。明明已經是那麼久以前的事,李弘彬卻還清楚的記得金元植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衣服、熨貼在皮膚上的感覺,燙得他不知所措。

  而他似乎是沉默得太久了;電話另一端的金元植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他聽見那人混濁又沉重的吸氣聲——剛好好死不死的、孔燦植洗好了澡,從浴室裡出來,光著身子一邊擦頭髮一邊朝他走過來,嘴裡還大聲的嚷嚷著問他:「Choco啊,我的衣服呢?」
  他看李弘彬毫無反應,於是又提高了一點音量、更細節地問:「就是之前放在你家忘了拿走的那件……」

  然後,孔燦植看著自己的好友全身僵硬的慢慢轉過頭來;待看清楚對方臉上的表情之後,他立刻就非常識相的緊緊閉上了嘴——想他孔燦植向來心思機敏、眼力一百段,堪稱是李弘彬的貼心小棉襖,不過就偶爾一次犯蠢……應該、不至於,就那麼巧吧……?
  孔燦植知道李弘彬最近似乎跟他那位神秘的戀人處得不太好;看清楚對方正在講電話之後,再回想自己剛剛都喊了些什麼,他的冷汗流得都可以在背上匯聚成一條小溪流了。……

  而李弘彬則是在這當下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腦袋裡的想法異常的複雜,而在這之中最清晰淺白的一個念頭就是:他就算要死也一定要先宰了他媽的孔燦植給自己陪葬。

  電話那一頭的金元植原本想說的話被沉默取代,好一會李弘彬都只能聽見他沉重的呼吸聲。他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解釋些什麼;但是如果是對方先開口問了、那還好辦,可偏偏金元植什麼也不說,於是兩人就這麼僵持不下,他想解釋也不知該如何開口——更何況他其實還沒想好該如何辯解……又或許,其實他根本就不需要再多說什麼,應該就這麼順其自然的讓金元植對自己失望透頂、然後提出分手。

  最後,率先打破沉默的人還是金元植:「弘彬啊,你回家吧,我們談談。」
  他叫出他的名字時,嗓音乾啞細微得好像嘆息一樣、說話的音調也比平常更顯得壓抑而低沉;李弘彬聽不出是什麼意思。

  「……好。」他停頓了一下,才勉強開口回答。

  李弘彬結束這通電話後,斜著眼睛瞟了孔燦植一眼——他已經連瞪人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見對方立刻舉起雙手做投降狀、一張好看的臉都皺了起來,一臉苦大仇深的看向他;李弘彬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他找出了孔燦植好久以前來借宿時落在他家沒帶走的衣服,丟給對方之後就準備要出門了。

  「呀!等哥哥回來收拾你啊。」努力忽視心中沉甸甸的焦慮不安,他故作輕鬆的拋下這麼一句話。

  而孔燦植難得的沒有接話:他連問問李弘彬,自己是不是害他被戀人給誤會慘了都不敢……
  因為,在剛才李弘彬轉過頭來的那一瞬間,他臉上那一副彷彿天都塌了似的表情實在太驚心動魄了;孔燦植還寧可那人滿面怒容的衝過來揍他一頓,總也好過現在這副比哭還難看的鬼樣子。
留言:
自認為忠實讀者的我萬萬沒想到會有這一幕,以為馬上就要對質了但還沒有……大大你要把我追文的心懸著一星期嗎QQQQ (心甘情願地自己把心拿出來
李弘彬的矛盾和金元植的裝聾作啞終於到達崩堤的一刻,比起說孔燦植是導火線倒不如說兩人早晚都需要這個缺口
一個是握著答案的人,另一個是尋找答案的人,故事來到這一幕,答案會否傷及彼此已經不重要了。解鈴還須繫鈴人,但李弘彬不知道鈴並非他手上的真相,金元植也不知道李弘彬在自己的脖子上繫了一串鈴鐺。一切缺失的碎片是否能拼湊出完整的故事,似乎不及兩人的關係重要。
故事前段時還會糾結真相會否令兩人的關係再一次崩裂,但是看到現在反而覺得真相只是令李弘彬卻步的藉口而已。金元植想要的似乎一直都不是真相,缺失了兩人不堪的記憶反而會令他更願意鼓起勇氣去握住李弘彬的手。也許這就是無知賦予的勇氣吧,但又有誰能說這不是轉機呢?
(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XDDD 毒鳥辛苦了,我覺得言語難以形容我有多喜歡這篇文、每次更新都是壓著呼吸看下去,期待轉機又不希望他們的平衡被打破,這種感情就算是一年後的現在也一樣。真的很感謝你寫這篇,雖然有點早但還是先來表白XDDD)
R 2016.10.22 00:38 編輯
啊啊啊啊啊開心,ask更新就是我的生日禮物啦😂😂
(本來很嗨看到鴆更新ask,結果看到後面又被小虐到心臟了…

兩人都各自承受無形的壓力,豆兒的壓力是自己產生的,但也是為了保護元植
元植的壓力則是,日積月累加上種種的不明白…
真的好揪心😱
Rita 2016.10.22 01:18 編輯
啊~~~~~~又懸一半,決定十二月再開這邊好了寫不了心得,等你把17完章再看我有沒辦法生心得 XD

(舉手)為啥孔燦植喊"choco"?



太陽大人今年跟果凍魚約滿,簽進一家全新的經紀公司喔!個人猜測是為了之前爛經紀公司的官司考量。
10月的第七張專輯是新公司跟果凍魚一起做的,先行曲還選在豆兒生日那天公開。然後我是期待果凍盒子企劃可以出現豆兒跟太陽大人合作,那就圓滿了!!!

yo 2016.10.22 18:04 編輯
遲來的祝Rita生日快樂!
這半章算是一個過渡章節,應該還算平淡(?) 請做好心理準備(x)

謝謝你一路跟著AM到這裡~
鴆癮 2016.10.23 19:07 編輯
哈哈因為我習慣大概4、5千字算一次更新...XDD
希望完結後能看到你的心得(勿逼)

Choco是燦植對弘彬的愛稱(?) XDD
https://youtu.be/em7e9xtG9vQ
(B1A4的哥哥們超煩的XDDDDDD)

感謝科普~XDDD 我還真沒這麼仔細的發摟到太陽大人啊!
如果太陽大人可以跟豆合作一次的話那就太好了QQQQ
鴆癮 2016.10.23 19:14 編輯
感謝RR!你真的是忠實讀者QQQQ 謝謝你一直都在!
老實說我已經寫完了XDD 校稿完就可以發了,所以應該不會吊著一星期那麼久 或者你希望醞釀(x)久一點也是可以啦(x)
在AM裡我用了很多(?)親友們來碰撞93兩人築起的假象,才終於碰撞出這個缺口XD

!!!我在看到你這則留言時,老實說是很驚訝又感動der
RR說出了我想表達的東西,真的非常感謝你一直以來的用心看文(手指鞠躬)
一切缺失的碎片是否能拼湊出完整的故事,似乎不及兩人的關係重要
金元植想要的似乎一直都不是真相,缺失了兩人不堪的記憶反而會令他更願意鼓起勇氣去握住李弘彬的手。
希望在看完後續、全文之後,能讓你明白為什麼我會說你get了我想表達的東西…!

也辛苦RR這一年多來(…兩年? XD)的不離不棄QQ 沒有你三不五時的鞭策(x)提醒,AM可能不會這麼順利的再次寫下去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雖然也一直以來似乎都是帶給你很壓迫的感覺(?) 但是能夠喜歡它真是太好了QQ
謝謝RR!!!♡
鴆癮 2016.10.23 21:02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