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Ask Me 17-2 (fin.)



  李弘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金元植家的,他一路上渾渾噩噩的開著車、腦袋裡千迴百轉的想了許許多多接下來可能面對的場景,沒出事故簡直就是奇蹟。到了金元植的住處門前,他拿著鑰匙的手卻抖得對不準鎖孔;於是只好先停下動作,握緊了鑰匙、深呼吸好幾次,一再的告訴自己這真的沒什麼。……
  「如果他說要分手,那我倒是要感謝孔燦植呢。」李弘彬甚至還試圖這樣調侃自己。但事實上,如此的想法也不過只是令他的心情更加沉重幾分罷了。

  大概是他在門前磨蹭了太久、屋裡都聽到了開門的聲響,他一進門就看到金元植正快步走過來。那人一言不發的堵在門口,雙手抱胸,視線在他的身上來回逡巡打量、像是在檢視自己的所有物是否完整。……金元植的眼神幾乎是露骨而令人不快的,李弘彬下意識的就產生了反感,方才在車上時的惶惶不安、焦慮無措這下全都暫時拋到了腦後,他皺起眉、以同樣的沉默和頑固與金元植對視。

  而他的這種態度,顯然是徹底點燃了金元植原先還強自按捺下的情緒。
  他猛然上前一步,推著李弘彬的肩膀一把將他給按在牆上;明明兩人的身材相差不多,金元植應該佔不了什麼優勢,可李弘彬沒料到他會這樣突然發作,猝不及防之下,背脊硬是被撞得生疼。

  而他還來不及張口罵人,就被金元植惡狠狠的眼神給瞪得愣住了:那人的雙眼裡滿布著因為睡眠不足而起的血絲,眼眶周圍更是被激動欲哭的情緒給染得通紅。這一刻,李弘彬覺得自己的胸腔好像被一隻無形的手給用力的揪住、擠壓,難受得他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然而,就在他失神的片刻之間,金元植卻更加逼近過來,然後像是瘋了一樣的拉扯開他的襯衫領口、幾近執拗的注視著他袒露出的皮膚,甚至湊在他的頸窩處像是在聞什麼味道——李弘彬當下就被激得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然後才反應過來對方這舉動代表的是什麼含意:金元植現在是捉姦來了,在檢查他身上有沒有留下什麼不乾不淨的痕跡和氣味呢。
  如此意識到的時候,說不清腦袋裡是什麼想法,李弘彬只覺得想哭。該死的想哭。沒有理由的感到無比羞恥和委屈,憑什麼金元植居然連一句質問都沒有說出口,就用那種輕蔑而審視的眼光看待他、憑什麼自己明明什麼也沒做,卻要在這裡接受這樣的屈辱。

  他的反應似乎只是更激怒了對方。
  在金元植看來,李弘彬那雙漂亮的眼睛裡混雜著不甘心、憤怒、慌亂和委屈等等複雜情緒的眼神顯得多麼可笑——不,最可笑的其實是他自己吧:一直被蒙在鼓裡,明知事有蹊蹺卻耽溺於其中不願清醒的自己、聽了Rosette的話之後一刻也待不下去,急急驅車趕回首爾只想見到眼前這人,聽他說一句「元植啊,你回來啦」的自己、回到家卻發現空無一人,這半年多來的一切都好像只不過一場夢醒,然而卻還深陷在夢境裡兀自淒涼的回不了神的自己……

  他簡直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李弘彬方才還能夠那樣硬氣的回應他的視線——那個瞞著他徹夜不歸、和他以外的其他男人另築愛巢整晚廝混在一塊的人,他如此珍而重之的視若珍寶的人,到底為什麼還能夠如此理直氣壯地看著他。
  他可以對李弘彬所有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追究對方的隱瞞和謊言,但要在他們兩人中間再插入第三人,這很明顯已經超出了他能夠容忍的範圍。當這難堪的事實就這樣攤開在眼前,要金元植如何能不憤怒癲狂。

  李弘彬回過神來,激烈的反抗推打著。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扯得亂七八糟、金元植卻還像瘋了一樣惡狠狠的不斷親吻他的脖子和胸口,好像這麼做就能夠表示自己對他的所有權;慌亂之中,李弘彬也顧不得自己嘴裡在胡亂咒罵些什麼了:「媽的!金元植你有病啊!」
  「你他媽快給我住手……!」

  眼前失控的場景讓他想起了在Just Music的慶功宴過後、他去接金元植回家的那一晚。那時的金元植是喝醉了,在酒精的催化之下朝他一股腦地發洩出了一直以來積壓的鬱悶和痛苦;然而此時此刻,他眼前的金元植卻不能再更清醒——甚至要說是這半年多以來最清醒的時候也不為過——因此,他的憤怒和悲傷也顯得越發的清晰、清晰到簡直像是用刀一筆一畫的刻在了李弘彬的眼裡,那麼的痛。

  ……他不是早就說過的嗎,他早就對金元植說過「不要對我生氣」的……金元植一定一點也不記得了;不過反正,就算是那時、那人也從來沒有答應過他說一聲「好」。

  結果李弘彬還是像慶功宴那晚一樣的又生氣又害怕:他不想再因為金元植而受傷,更不想傷害金元植。然而他卻竟然想不到一個可以兩全其美、讓兩人都能全身而退的方法。他幾乎要無助地痛哭失聲。
  最後,李弘彬終於忍不住嗚咽著低喊出來:「金元植、你不能這樣對我……!」
  「——我們已經分手了!」

  聽到他這句話的金元植就好像被施了什麼咒語一樣,頓時全身都僵住了、停下了一切動作,只有死死抓住李弘彬肩膀的一雙手還是不肯鬆開。
  他像是自言自語似的低聲呢喃:「果然是……像她說的一樣嗎。」語氣好像夢中的囈語一樣,茫然若失。

  而金元植的反應則是讓李弘彬的心直直沉了下去:他已經都知道了。
  彷彿反映著此刻的心情,他竟覺得全身都發冷了起來。心知這場爛戲已經演不下去,於是便索性破罐子破摔的把一切都和盤托出;李弘彬不敢看金元植的神情,生怕自己一旦看了就再也無法多說出一個字,但是他卻無法忽視那雙緊抓著他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李弘彬說他們早在兩年前就已經分手了。
  李弘彬說分手後連和他再見到面都不想,於是他才被逼得只好離開公司、另覓出路。
  李弘彬說要不是李泰民和金鍾仁來拜託自己,否則才不想蹚這灘混水。
  李弘彬說……
  李弘彬說。

  李弘彬口中吐出的話語——從兩年前的分手、自己不惜付出高額違約金也要換公司、直到答應了李泰民和金鍾仁的請託,演一齣他們還相愛的戲——都和Rosette所說的不謀而合,叫金元植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
  但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想放手。

  看著那雙在自己的記憶裡總是開朗大笑的嘴唇,此時卻一字一句的吐出傷人的話語,金元植索性截斷了他還未說完的話:「那麼、就再一次在一起吧。」
  ——既然之前分開了,那就再一次在一起吧。
  「你是愛我的不是嗎。」他說。

  明明方才還覺得鼻酸想哭的,然而在一切美好的幻象都被揭穿的現在、金元植卻反而冷靜了下來。他沒有哭,說話的語氣中有的只是孤注一擲的果斷、甚至不帶一點猶豫和懷疑——他承認自己是不夠聰明機靈、不夠善解人意,有時還固執得叫人生氣……
  但是,他總不至於連李弘彬對他的感情都感覺不出來。

  然而李弘彬卻幾乎是神經質的嗤笑了一聲:「呀,那都是演出來的。你還當真啊?」
  「我是演員啊、你不是知道的嗎。和你分手的那一年,我還拿到了新人獎呢。」嘴裡說著這些尖刻的話語時,他彷彿將靈魂都抽離了出來、冷眼旁觀著如此可惡又可悲的自己,是如何用盡全身的力氣傷害著彼此。他覺得此時此刻的自己才真正像是在演戲;然而這些台詞明明不需一再的記憶背誦,卻比他演過的任何一場戲都更刁鑽、更難以說出口。

  金元植卻只是沉默而執著的注視著他,讓李弘彬不禁有種錯覺、好像對方能看透他內心真實的想法似的;這種感覺令他感到心慌意亂——為什麼金元植不能就這麼放過他、也放過自己呢,為什麼還要堅持要再一次在一起呢——
  於是也就越發的口不擇言:「知道為什麼那時在天空公園,我可以那麼快找到你嗎?」他故作不經意地提起金元植的傷勢剛好一些時,對方不知怎地跑去了天空公園,偏偏又觸景生情、引發了順行性失憶,結果差點把自己給搞丟的事。

  「因為那是我們分手的地方啊。」李弘彬裝作滿不在乎的這麼說。

  他覺得自己好像心痛得快要死掉了。那些他以為早就已經隨著時間深埋在大腦裡的回憶,卻突然又如此輕易地以無比鮮明之姿躍然眼前:他想起近三年前的那一天,金元植勉強的提起嘴角,想笑著對他說「什麼啊、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卻怎麼也掩飾不住聲音裡的顫抖。他那時候是真的差點就要投降了……李弘彬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看著金元植黯淡的神情、還狠下心說出「我們還是分開比較好」這種話,他實在是想不出來;所以他甚至沒有再看金元植最後一眼,就這麼逼著自己轉身離開了。
  李弘彬甚至不記得金元植有沒有追上來拉住自己。秋高氣爽的時節正適合情侶們到戶外踏青約會,他卻帶著滿眼的淚水、模糊的視野,渾渾噩噩的一個人走完了他和金元植來時一起走過的階梯。……

  意識到眼前的人影不知為何突然失焦了的同時,他聽見金元植低微的嘆氣聲、然後那人說:「如果真的是像你說的那樣……」
  「彬吶,那你現在為什麼要哭?」

  李弘彬詫異了一瞬間、然後顧不得金元植還在面前,就連忙慌慌張張的抬手去抹臉,卻意外的抹到了一手濕意——他什麼時候哭了,自己居然都沒有察覺。他明明不是個常哭的人,此時卻好像要延續兩年多前的那股酸楚似的、那時也強忍住沒有流下來的眼淚,現在卻怎麼也停不住的不斷湧出眼眶。

  他在這些年裡變得僵硬而麻木的心,彷彿也隨著此刻潰堤的淚水一起崩塌陷落。

  「她、她比我更適合你,……你應該、和她在一起。……」這種話到底是不是違心之論,李弘彬也不知道了……他哭得抽抽噎噎,就算心裡覺得委屈又難過,卻還是這麼說。

  而金元植很快的反問他:「那你呢?要去和那個孔燦植在一起嗎?」
  他的語氣又更沉了一點,顯得陰鬱而暴躁。

  還在哭的李弘彬簡直要被他給氣笑了:看看這人說的都哪跟哪啊……老天有眼,拜託救救金元植的邏輯吧。
  「我跟他只是朋友。」他哭笑不得的反駁。

  然而對方卻很不領情:「你上次在JM也是這麼說我們的關係。」

  李弘彬一口氣上來哽在喉頭,想起那一晚,心裡的鬱悶就又更添了幾分;突然又醒悟過來,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還要向金元植解釋。「……反正你愛信不信都和我無關。」
  反正最後都是要分開的,金元植怎麼想他、那也都不重要了。

  他消極的模樣讓金元植皺起了眉頭——明明不是對他毫無感情,卻老是要這樣把他向外推;明明就像看著糖果的小孩子一樣、眼睛裡都寫滿了渴望,卻又好像擔心被大人責罵似的、生怕克制不住自己於是便索性將手背在身後,不敢伸出來。……
  可是,他是多麼希望李弘彬能伸出手抓住他啊。

  金元植忍不住脫口而出:「呀,李弘彬,我真的好痛。」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用著像剛學會說話的孩子一樣簡單的語句想告訴對方自己的感受,然而話語如此淺白、語意卻又是如此含糊不清。

  他著急的想要再說得更清楚一點,李弘彬卻粗聲粗氣的打斷了他的話——難道他和金元植之間的對話也要像什麼莫比烏斯帶一樣、鬼打牆似的沒完沒了嗎——
  「聽好了、金元植,如果你要把我當作止痛藥的話,那麼她才是解藥,所以說……」他急急的說著這些話,有那麼一瞬間,李弘彬幾乎要以為連自己都被說服了。

  然後他脆弱的自欺欺人想法被金元植的一句話給徹底擊碎。
  「可是我不需要解藥啊……!」

  金元植的神情先是茫然——他好像自始至終就不明白,為什麼李弘彬會說其他人才是他的解藥;明明那個牽動著他的一切心思,能夠輕而易舉的讓他快樂,也能夠讓他受傷、讓他如此疼痛的人,一直以來就只有李弘彬不是嗎。
  然後他的眼神漸漸變得堅定,用更清晰的聲音又說了一次:「我不需要解藥。」

  李弘彬這次是真的聽懂了。擊潰了所有的防備、算計、猜疑和偽裝之後,他們兩人在彼此面前顯得如此脆弱、如此赤裸,卻是從未有過的真實。他什麼也不管不顧的用力吸著鼻子、毛毛躁躁的用手背抹去從眼裡不斷湧出的淚水;他知道自己現在肯定哭得很醜、看起來絕對蠢透了……
  但是他還是抽抽噎噎的開口:「金、金元植……你、再問我一次。」

  金元植一開始不明白他要自己問什麼;然而看著李弘彬哭得上下睫毛都糊在一起、快張不開的一雙婆娑淚眼,他只覺得心裡有個地方無比的痠軟、有個念頭像是從濕潤柔軟的土地裡冒出的青蔥嫩芽一樣呼之欲出——
  「彬吶,你是愛我的吧?」他輕聲問。

  其實也曾經千百次的問過自己這個問題,然而卻從來沒有一次,他敢於誠實面對自己心中的答案;可是這次李弘彬不再說謊、也不再逃避了。
  他拼命的點頭,又生怕金元植沒有看清楚自己的動作,於是帶著濃濃的哭腔說了:「我愛你。」

  一直抓著他的肩膀的那雙手稍微鬆了開來;李弘彬正詫異又錯愕的抬眼想看清楚金元植,下一秒就被一雙有力的手給摟得用力撞進了那人溫暖的懷裡。

  金元植抱著他像是抱著失而復得的寶物,光是要想像曾經失去李弘彬這件事、即使他已經遺失了那些回憶,仍然讓他覺得好像又做了一場可怕的惡夢、讓他後怕得顫抖不已。已經惶惶不安的走在迷霧中太久,他幾乎分不清真實與虛幻的界線,心中的患得患失早已不是說消除就能消除的;至少此刻,必須將李弘彬緊鎖在自己的臂彎裡,金元植才能夠確定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當他的懷裡抱著李弘彬,金元植才終於覺得自己的世界完整了。

  而李弘彬也再也不是候鳥——他終於不再是為了準備離開而踏上這片他依戀至深的土地;當他把臉頰靠在金元植肩膀上的時候,也終於能夠久違的感到安心。他知道自己將在此落腳,金元植就是他從一而終、不曾想過改變的歸屬。

  時間彷彿往回走了,他們又回到了當初只看著彼此的那個時候。






Ask Me 正文
fin.

鴆 2016.10.22 08:04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93line / Ask Me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yo ⇒ No title

為啥覺得結束在很懸的地方? 並沒有
好吧!這個週末圓滿了 敲番外XD

當初翻到這篇時,就發現拖了一年沒更,然後你又在後面詢問大家的意見,在看到弘彬帶元植回家那邊,就覺得順勢下去是HE,雖然等很久。

除了四VIXX之外,都是由元植的朋友去勾勒兩人的狀況,一直到後面弘彬當初為什麼分手的想法才慢慢浮出來,感情描寫得很細膩。

因為我是那種朋友分手會去了解大致原因的人,有的真的分開不要再有往來比較好,有的是相處上的溝通問題,時間過了,問題也就解決,能不能再在一起就是緣份。AM就屬於後者,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太愛對方,希望對方更好,這篇剛好跟向日葵做對比。一種是希望對方好而放手,一種是希望對方好而放不下,兩種都沒有對錯,承受的壓力卻很不一樣。

在他們今年最後回歸前完結,還挺不錯的(^_^) 不過其實最近比較燃N豆,可惜目前看到的文不多,要不就都是配角。只好乖乖坐等年度企劃完結啦!

  • 2016.10.29
  • Sat
  • 00: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 ⇒

謝謝你,我吃飽了,但是我知道會有甜點,所以我還沒要結帳。圓是沒有起點跟終點的,關係也是,於是如此,兩個人走在圓周上,慢慢走,走到沒有出口的地方,又繼續並肩。很喜歡這個故事,很細膩,很小心,但是想到的時候,窗戶外面會有冬天的太陽。

  • 2016.10.29
  • Sat
  • 00:0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2016.10.29
  • Sat
  • 00:30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yo

>> yo

Bingo!其實真的是結束得有點懸念(?)
雖然是我自己想要這樣寫的,但其實並不很確定這麼結大家會不會喜歡(?) …反正還是就my pace的這樣寫下去了XD
但居然會被看出來我真是驚訝XDDD
因為對我來說,AM這個故事只是文中的93兩人不小心走錯的一段岔路,東繞西繞的總算走回了正軌,所以這不是結束、是繼續上路XD

弘彬帶元植回家 是指帶回家過年那章嗎XDDD 從那裏就能看得出來也太厲害了!
也謝謝你注意到我勾勒(?)整個故事畫面的安排(手指鞠躬)
有的是相處上的溝通問題,時間過了,問題也就解決,能不能再在一起就是緣份 這真的是總結得好好啊!還跟向日葵做了比較QQ 真是感動…看到這麼久以前的文現在還有人關注,真是非常開心

哈哈~N豆我停留在看看粉紅覺得可愛的程度XDDD 目前是R ALL路線(O)
謝謝留言!

  • 2016.10.31
  • Mon
  • 16: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

>> Min

甜點也上了~希望客官還滿意!那大大打算要結帳了嗎(x)
圓是沒有起點跟終點的,關係也是 聽起來有點玄,但我喜歡你這句話~雖然對我個人來說,有些關係是會有明確的終點的XD
謝謝你喜歡AM這個故事,能被以「冬天的太陽」來比喻也很開心…!QQ

  • 2016.11.02
  • Wed
  • 21:3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阿燃

>> 阿燃

首先謝謝你的長評!(肚臍鞠躬) 老實說在寫AM的途中,我自己也懷疑過會不會坑掉…XD 也總是很驚訝還有人記得它,謝謝你們一直追到它完結(肚臍鞠躬again)
'家祭無忘告乃翁' 又是什麼形容啦XDDD (笑出來)
阿燃有聯想到AM的開頭真是太好了QQ 雖然我是想寫出首尾呼應感(?) 但中間篇幅和時間都實在拖得太久了,還以為只有我自己會記得呢XDD

老實說我原本發文前預設的是大家都會比較心疼文中的元植呢…?結果意外的(?)好像大家都很能體會弘彬的難處呢
也謝謝阿燃跟著這文中的他們一起心情起起伏伏了!XDD
除了感情線之外,個人也偷偷藉由他們身邊的朋友來表達一些想法(?) 有注意到真是太好了~(手指鞠躬)
也謝謝你很好的理解了最後的結尾,有帶出我想表達的感覺也真是太慶幸了QㄥQ

能夠獲得阿燃的第一次長評真是太榮幸了!(放煙火) 一點也不混亂啊
謝謝你喜歡AM這篇文~也謝謝你這麼長一段時間不離不棄、和他們一起又哭又笑(?)
簽名會什麼的…不敢當啊XDDD

  • 2016.11.02
  • Wed
  • 22:3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