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 02 (*)

2016.11.20(Sun)

『 VIXX同人衍生  REO / 結 (ABO設定)』 Comment(1)Trackback-

  「所以你的意思是……」
  「你受邀去了將軍慰勞下屬而辦的晚宴,結果卻不小心上了將軍的兒子、而且還進到生殖道裡,把人家給標記了?」

  雖然知道李弘彬說的話句句屬實、就算是猜測的部分大概也八九不離十,金元植還是覺得被這麼一長串的質問下來叫他有點頭痛。

  「等等、等等,……」
  他試圖辯解,「我們又還不確定他真的就是——」

  而李弘彬根本沒給他把話說完的機會:「你都看見他身上的紋身了。」
  「誰不知道有翼雄獅是鄭家的家徽——鄭老將軍不也老是炫耀他手臂上那隻獅子嗎?」

  金元植這下是真的啞口無言;他看著李弘彬那雙睜得又圓又大的眼睛,做了個「那我現在該怎麼辦」的手勢。

  「——你死定了。」而李弘彬也語氣超認真的回答他。

  ……有時候他還真是感謝他的副官,關於對方總是能夠替他預先設想到最糟糕的情況、幫助他事先做好心理建設……這件事。
  金元植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想。

  「將軍一直以來都隱瞞自己的兒子是Omega,除了三個優秀的Alpha女兒,外界只知道鄭家的么子身體欠佳,鮮少出現在人前。」

  李弘彬實事求是的說:「而我們現在的人口條件可沒有寬裕到可以原諒逃避生育責任的Omega……這風聲要是走漏出去,將軍的名聲肯定會大受打擊。」
  「總之,無論將軍原本的計畫是什麼,很顯然你都搞砸了它。」

  金元植打斷了他的分析,「所以你的建議是?」

  李弘彬住了嘴、抿著唇,神色難解的看著他;而這令金元植感到困惑。
  半晌他才又開口:「我的建議是,你把脖子洗乾淨吧。」

  金元植不解的歪頭。

  「——你真的死定了。」
  李弘彬又重複了一次。

  他臉上的表情複雜得很;以金元植對李弘彬的了解,他直覺認為對方是在生氣,但卻又隱約覺得、這種情緒似乎不單單只是生氣。









  他覺得自己好像被撕裂了一樣。
  鄭澤運想。而這甚至不是一種誇張的比喻——

  他的碎片散佈在這個房間裡。他以各種角度觀看著正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淫蕩的扭動著身軀、撫慰著自己的身體的那個人。
  那個人是他,又不是他。

  他不應該被禁錮在那具發情的、可悲的Omega身體之中,但是他別無選擇。

  他看著門把上的鎖孔轉動,精密的彈簧機械彈開時發出了輕輕的「喀噠」一聲;聽著那個聲音,鄭澤運只感到絕望和無助。他甚至無暇思考,究竟是誰刻意打開了他反鎖的房門。
  他想抱緊自己,徒勞無功的抵禦接下來想必將發生的一切。

  他看著那個Alpha進來,他看著自己是如何向他討好哀求。那是個很優秀的Alpha,從他的信息素中鄭澤運可以辨認得出來;而這也使他更加受到本能的驅使想和對方結合。

  他看著自己跨坐在Alpha身上,可鄙的大力擺動著腰臀。他在那個Alpha的碰觸下顫抖,在他的親吻中無法自制的呻吟。他可以感覺到Alpha碩大火熱的性器在自己體內衝撞。
  他的一隻眼為了與Alpha結合而流出狂喜的淚水,一隻眼則是因為羞恥和不甘而哭泣。

  Alpha把他翻了過來,讓他趴在床上、翹高了屁股;即使正在情動中,鄭澤運也難以忽視這種恥辱的姿勢。然而他的反感和排拒,卻一點一點的都被對方以不厭其煩的親吻給撫平。

  那個Alpha的信息素聞起來像新鮮的菸草,濃郁卻清新。在此之前他並沒有性經驗,無從判斷對方的動作到底屬於老練還是生澀,但是他在那人身上並沒有察覺到其他Omega的氣味……
  說不定自己是他的第一個Omega。鄭澤運想。

  可是他不應該這麼想。
  天蠍座特有的獨佔欲使他變得更渴望佔有這個Alpha,被撕碎的自己似乎也通過和Alpha的結合而重新拼湊完整。他失控的低聲呻吟、啜泣,甚至要求更進一步的結合——

  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讓他下意識的抓住了那人撫摸著他的腿間的手。好像生怕會從高空墜落似的。

  「不用翅膀,我也能讓你飛。」而那人用低沉的嗓音這麼對他說。

  有那麼一瞬間,他像是經歷了短暫的昏厥,再回神過來時才懵懵懂懂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高潮了;然後他被Alpha射進自己體內深處的精液給燙得雙腿發軟。

  他無力的趴著喘息時,覺得世界看起來變得很不一樣。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詞來描述這種感覺,好像終於脫離了惡火的燒灼,一陣清涼的風溫柔撫遍他的身體;好像抹去了蒸騰的霧氣、一切都變得更加鮮明——而且並不只是視覺如此,他的皮膚變得更敏感,嗅覺也更加敏銳。
  其實鄭澤運想說的是,他覺得自己是完整的。而他在此刻以前從來不這麼覺得。

  那人的手指碰到他的臉頰,明明是粗糙的觸感,卻讓他感到安心和一股源於本能的喜悅。

  他的Alpha躺在他的身邊。
  他的Alpha。……

  他的Alpha。

  他喜歡這種說法。
  他討厭自己喜歡這種說法。

  儘管發情的熱潮已經舒緩了許多,鄭澤運並沒有阻止Alpha的手往他的腿間伸去、撫摸他的性器。通常他並不習慣於肢體接觸,卻意外的並不排斥被這人碰觸。
  他發覺自己似乎正面臨成年以後最重大的改變,然而他無暇判斷這是福是禍——他對於這從來不曾感受過的、和另一個人的親密感,更多的竟是感到好奇。

  他的Alpha突然抽了手、不再戲弄他的身體,有力的大手轉而移到了他的腰上、溫柔的替他揉開了緊繃的肌肉。他有些意外,但很快便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種溫存的對待。

  突然,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停頓了一下。
  鄭澤運猜那人大概是看見了自己腰上紋的家徽——他這才稍微拉回了理智,有些不情願的想起自己正置身多麼荒唐的處境……他的Omega體質似乎讓他成了個過分依賴Alpha、受其左右的笨蛋。

  但他還來不及說一個字,門外的廊道上就響起了腳步聲;鄭澤運抬起頭,正好和Alpha那雙單眼皮的眼對上。
  他很確定是有人故意撬開了他反鎖的房門,至於眼前的Alpha是因為受到信息素的吸引而來、或者是有人刻意將他指引到自己的房間,他並不知道。

  然而他卻急急的對他這麼說:「……有人來了,你得快走。」
  他們兩人四手胡亂的整理著Alpha身上的服裝,滑稽得幾乎叫人發笑。

  而那人還傻乎乎的問他:「我要從哪裡走?」

  ……於是鄭澤運連自己房間裡的暗門都給他開了。他咬著唇,既感到後悔、卻又一點也不懷疑,無論重來幾次他還是會做一樣的事。




留言:
嗚嗚嗚嗚嗚嗚我現在好興奮啊QAQ(咬手帕)

我我我我我繼續敲碗等03等所有嗚嗚嗚QQQQQQQQQ
熊熊 2016.11.22 18:59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