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承諾彼此不說謊 -1

2016.12.25(Sun)

『 B1A4同人衍生  91line(信永) / 我們承諾彼此不說謊』 Comment(4)Trackback-

 我們承諾彼此不說謊


  「……今天晚上不回來吃飯喔。」申東佑側過臉,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印下一吻。

  而那時候他還趴在床上,正如本人一樣纖細的十指正忙碌的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他的表情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

  敲下一個頓點,然後才回答:「哦,我知道啊。」
  「昨天晚上不是說過了嗎?」

  聽見他這麼回答的那一瞬間,申東佑似乎笑得有點尷尬。
  「哦、好像是呢。」……

  然後他側著頭仰起臉,抿著嘴向對方微微的笑了笑。
  「快出門吧,遲到的話要被說你耍大牌了。」

  申東佑不只一次說過喜歡他笑的樣子。
  申東佑說過他笑的樣子很好看。

  「好吧,」
  「那我先走了……你也加油。」他用下巴示意他擱在枕頭上的筆記型電腦,然後俏皮的做了個“fighting”的手勢。

  原本臉上就掛著的笑容更加深了弧度──大概又是一副眼睛都瞇了起來、認識的朋友們都說「像狐狸一樣」的樣子吧。……
  「嗯,走好喔——」

  看著房門被打開又被關上,那人的身影消失了;鄭振永臉上的笑容,也隨之像是黑板上被擦去的粉筆痕跡一樣、輕易的被抹去。
  一乾二淨,他的臉像是一張空白的畫紙、全無表情。









  從大學那時算起,他跟申東佑在一起也有將近十年了──而與其說是「長達十年的愛情長跑」,鄭振永更會將其形容為「十年間不曾中斷的拉鋸戰」。

  曾經也有過眼裡只有彼此的甜蜜時光,甚至那樣的日子還維持了足有三四年吧、身邊知道他們兩人交往的事的朋友們,無不羨慕又嘖嘖稱奇的說「東佑和振永好像沒有倦怠期呢」。
  ……但是有些事情,其實並不是「不會發生」、只是,「還沒有」到該要發生的時候罷了。

  痛苦的記憶即使不及快樂的回憶來得長遠,卻總是格外深刻──蝕肉刻骨那樣的深刻,痛起來幾乎會叫人忘了自己是誰。

  大學畢業以後,搬出了學生宿舍,他和申東佑於是順理成章的合租了一間小套房同居。雖然是兩房一廳的格局,但是他通常會在申東佑的房間睡,自己的房間倒是堆滿了雜物、連床擺在哪都快看不出來了。

  鄭振永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申東佑的父母時是什麼情況──事實上,那麼狼狽的場景,他想自己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
  那時他還處於早晨剛醒來的迷濛意識之中,一走出房間,就和剛好走進玄關的申家父母正正打了照面。

  乍看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的初次見面,其實問題可大得很──

  鄭振永那時候是從申東佑的房間裡走出來的、身上當睡衣穿的寬大T-shirt是申東佑的衣服(甚至還是申東佑的舊高中班服)、歪了一邊的領口露出的脖子上,是申東佑昨晚逗著他在他身上留下的吻痕。
  喔,而且他下身只穿了一條四角褲,腳步還有點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虛浮。……

  他不知道自己那時是怎麼鎮定的向申東佑的爸媽打了聲招呼,然後若無其事似的轉身拉開申東佑的房門、探頭進去那間自己不到兩分鐘前才剛剛走出來的房間,冷靜的朝還背對著門趴在床上的對方說了句「東佑,起床了,你爸媽來了」。
  ……大概是那時的他,天真的以為只要這樣就可以矇混過關吧。

  然而事實證明,就算他表現得再怎麼從容自若,申東佑的父母對他們兩人的關係,恐怕就像他們自己一樣清楚。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了衣服──他還記得,因為平時常穿的衣服都掛在申東佑房間的衣櫃裡,那時的他只好穿了件有點彆扭的襯衫和牛仔褲──、再出來時,申東佑已經站在客廳裡了,好看的臉上還帶著不亞於幾分鐘前的自己的濃濃睡意。

  站在申東佑和他的父母面前,面對兩位長輩毫不掩飾的探詢、狐疑的眼光,讓他覺得自己之於申東佑,就好像此刻身上這件不合身的襯衫之於自己,顯得格外彆扭、穿在身上既不好看又不舒服。

  於是鄭振永咕噥了句「我出去買吃的」,然後就逃命似的抓了錢包和鑰匙,三步併作兩步的衝下了樓。事後回想起來,連自己都覺得那時懦弱的逃跑了的自己還真是卑鄙啊;甚至現在也記不得了,那時沒帶手機究竟是慌亂中不小心遺漏了、還是其實根本就是存心不想讓申東佑找到自己呢。……

  在外面遊蕩了許久,終於鼓起勇氣回到住處時大約已經是中午過後了。在門外站了五分鐘才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設,深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

  也不知道申東佑是怎麼辦到的,總之當他回去時兩位長輩已經先離開了,客廳裡只有他抱著抱枕、滿臉無聊的看著電視,連身上的睡衣都還沒換下。

  「你跑去哪了──手機也不帶著,」
  「快餓死了啊都──」

  他一進門,對方就朝他抱怨了起來。
  鄭振永自知理虧,連忙把方才回來前買的中國料理往桌上一字排開,討好的招呼他快吃。

  一開始兩人還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像往常一樣埋頭吃飯。
  直到申東佑先開了口:「你……剛剛去哪了?」

  鄭振永差點被嘴裡的一顆餃子給噎得背過氣去。明明對方的語氣和平常一樣沉靜,他卻聽出了其中有點責備的意味。

  其實一衝出門他就知道自己錯了,可是在那種情況下……叫他怎麼有勇氣拉開門,重新回到這個客廳裡。他從申東佑的父母眼裡看見的除了震驚以外,還有嚴厲的責問──不是「你這傢伙和我們兒子做了什麼」,而是「你這傢伙對我們兒子做了什麼」這樣的意味。

  「就……附近逛逛……」他用微弱的聲音回答。

  「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申東佑放下了筷子,直直看著他,靜靜的說。

  如果說剛剛只是隱約的聽出了責備的意味,那麼現在就是對方毫不掩飾的埋怨。
  因為看見了申東佑眼裡的受傷,鄭振永一時竟失去了繼續與他對視的勇氣。

  兩人就這麼僵持不下好一會。

  最後還是申東佑先退讓了。
  他放緩了表情,「過來。」朝著在矮桌子對面席地而坐的鄭振永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沙發。

  可是鄭振永卻倔強的低著頭動也不動。

  申東佑對他的態度有點著惱,卻還是無奈的長長吁出一口氣,起身繞過矮桌來到他的身旁。
  他蹲在鄭振永的身邊,伸出雙臂把他抱進了自己懷裡。

  他的動作不急不緩,擁抱的力道也不輕不重。
  「我不想失去你。」

  那時候,申東佑在他耳邊說的話,即使到了現在,鄭振永仍然一閉上眼就彷彿能夠清清楚楚的聽見。

  他死命的瞪大著眼、咬住下唇,阻止淚水、也阻止嗚咽聲從自己的眼眶、喉間溢出。

  他沒有說的是,其實從家裡跑出去以後,他在附近的書店裡看著玻璃窗外的街道呆站了四個小時、哪裡也沒去,只是一心希望申東佑能找到自己。……

  ──可是,直到最後他也沒有等到期待的那個人。









  在那次尷尬的初次見面以後,申東佑的爸媽就經常不遠千里的來首爾看他──與其說是探望兒子,其實,鄭振永更覺得這是在監視什麼吧。……不過至少,有過上一次慘痛的教訓,申東佑隔天就從房東那取回了備份鑰匙、也和自家父母清楚的表達了希望他們以後在來之前能先打聲招呼。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在那次大發事件以後,鄭振永和申東佑之間確實有些什麼、無法避免的改變了。

  比方說,鄭振永開始逃避兩人之間的親密。

  本來就是無法契合的兩具男性軀體,本身的性格也向來不是願意輕易示弱服軟的性子;和男人做愛──作為接受方,和申東佑做那檔事,原來就讓鄭振永覺得有些彆扭。而現在更是有種難以跨越的障礙感。

  並不是無法從那種形式的親密行為中得到快感、也不是情感上不想要或者不願意和申東佑發生關係……只是,當那人伏在自己身上時,看著對方那張帥氣的側臉因為自己而染上情慾的色彩,他卻總是無法自制的想起那天早上、申東佑的父母是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鄭振永開始在睡前偷偷喝酒;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讓那股簡直像是掐住了他的脖子似的罪惡感和壓力,得以稍微鬆開。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在面對申東佑的擁抱時,不至於尷尬的全身僵硬。

  但是這麼明顯的事,向來細心的申東佑又怎麼會看不明白。

  「如果不想要我碰你就直說,……」
  「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他輕描淡寫的說。

  小伎倆就這麼被一語道破,然而以鄭振永好強的個性,他當然不會輕易承認。
  ……但是有的時候好強不是什麼好事;這在往後的日子裡,他總算也漸漸學到。

  情人之間話都已經說到這種地步,要說不尷尬那是騙人的。
  鄭振永和申東佑也是如此。

  申東佑的父母依然隔三差五的來拜訪,而那時鄭振永工作的雜誌出版社正好開始發展,原先規模不大的出版社業務蒸蒸日上;剛被拔擢為副總編的他,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於是常常連假日也不在家、加班、晚歸,這些都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因為那段日子幾乎天天都是折騰到了凌晨才回家,他也就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搬離申東佑的房間──
  「我怕吵醒你。」鄭振永這麼說,而這既是事實也是藉口。

  申東佑只是不發一語的看著他好一會,然後在他開始感到不自在以前收回了視線,聳了聳肩說:「……好吧,就那樣吧。」

  他以為申東佑體貼的應允了自己,好讓他能在這段距離內好好的調適自己;鄭振永一開始真的是這麼想的。
  直到有一天,難得在正常的時間下班回到家,他心血來潮的在廚房搗鼓著做晚餐,看見申東佑走了過來倚在門邊,於是揚起嘴角對他微微一笑。

  是申東佑不只一次說過他好看的那種笑容。

  「我們,」
  「暫時分開一陣子吧。」

  申東佑平靜的一句話,卻足以讓他心中構築的小世界徹底崩潰。

  鄭振永記不起自己是怎麼完成手上的料理;他只記得自己僵硬的點了點頭,因為不想顯得太難堪,於是很艱難很艱難的用盡力氣撐著嘴邊的笑容。他聽著申東佑用有點抱歉的語氣、好像提到了什麼「父母盯得很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之類的話。

  ──這都是些什麼事啊、在這樣的好日子裡。

  他逃進了自己的房間裡,胡亂的整理著東西。
  由於當初租屋時用的是申東佑的名義,於是現在兩人要暫時分開的話,得搬出去的人自然就是鄭振永了。

  鄭振永直到這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對於這份感情的一切堅持都是如此脆弱而無謂;就像是在沙灘上築起的沙堡,海浪一來就輕易的變得支離破碎。

  而他想留在那個曾經對他說過「不想失去你」的人身邊的心願,又是顯得如此的幼稚並且微不足道。





留言:
想說來本來就看到此題目有點日子啦
但又無文
好想留言問問看《可惜題目是留言不能

原來新宇是和振英der
那新宇是什麼頭髮跟造型呢?
如果長髮眼鏡都幾…XPP

聖誕快樂呀大大~
Rin 2016.12.26 03:37 編輯
特別、特別喜歡毒鳥筆下人物所表現出的,既細膩又鮮明的性格!每次看到這樣淡淡的、日常生活的故事,心臟都跳的非常快u///u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蒟蒻熊 2016.12.26 22:51 編輯
>> Rin

聖誕快樂&新年快樂!!!QwQ
不好意思,好久沒有回覆留言了
從11月開始我真是一直忙~忙忙忙忙到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 XD

哈哈,這篇其實大概在兩年前就開過試閱
當時沒想到自己會拖這麼久…所以才開了題目卻一直沒有放文XD
鴆癮 2017.01.29 18:55 編輯
>> 蒟蒻熊

謝謝你喜歡唷 (//▽//)
希望結局還滿意~XDD

新年快樂!
鴆癮 2017.01.29 18:56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