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LY / 1004 Chapter. 08 (*)

2014.04.19(Sat)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ULLY (1004)』 Comment(3)Trackback(0)
08.

  劉永才的房門正對著往一樓的樓梯口,故意留了一條縫沒有將門關緊。
  他坐在書桌前,桌上已經擺著今天預定讀書進度的講義,可他卻只是心不在焉的轉著手上的筆。

  直到他聽到樓下的門鈴聲響起。

  「阿姨好──」
08.

  劉永才的房門正對著往一樓的樓梯口,故意留了一條縫沒有將門關緊。
  他坐在書桌前,桌上已經擺著今天預定讀書進度的講義,可他卻只是心不在焉的轉著手上的筆。

  直到他聽到樓下的門鈴聲響起。

  「阿姨好──」

  「大賢來了啊,吃過飯了嗎?」
  「還沒吃啊,那吃完了再上樓找永才吧?要吃飽了才有力氣讀書啊!」……

  聽到那人的聲音就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震,甚至不自覺的往門邊又挪了挪──自己這樣算是什麼呀、難道對鄭大賢已經著迷到這種地步了嗎。
  劉永才一邊自我唾棄著,一邊卻還是不爭氣的、繼續聚精會神的偷聽著樓下媽媽和鄭大賢的對話。

  ──不得不說,這小子在大人面前還真是裝得挺人模人樣的。

  自從答應了老師要幫鄭大賢輔導課業以後,每個星期鄭大賢固定會有兩天來他家一起讀書、寫作業。這才持續了沒兩週,那小子就已經把他爸媽給收拾得服服貼貼,每次來家裡時一口一個「阿姨」、「叔叔」叫得多自然又親近;再加上這小子本身皮相長得就好、在他家時又總是裝得一副乖孩子的模樣,讓劉爸爸劉媽媽都恨不得收他當乾兒子。……

  「大賢啊,媽媽很忙是吧?」
  「看你每次來都還沒吃晚飯呢。」

  劉永才聽見媽媽關心的問。

  「啊、也可以這麼說啦……」
  「因為爸爸和媽媽都在國外工作,我本來是跟阿姨一家人一起住的。不過前兩年表哥上大學了,我就跟著他一起搬出來住。」……

  他聽著鄭大賢的聲音模模糊糊的從樓下傳來。

  關於鄭大賢這個人,劉永才可以輕易的在腦海裡勾勒出他笑著說話的樣子、可是對於鄭大賢的家庭背景,他卻是一無所知。如果是以前的話,光是能夠遠遠的看著也就夠了;但是現在卻漸漸的變得沒有辦法滿足。

  ──想要更了解他……
  好想知道鄭大賢究竟在想什麼。

  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他自己發現時也嚇了一跳。

  就這麼蹲在門邊發呆了好一會,連有人上樓來的聲響都沒有聽見。
  「呀,班長。」──所以當鄭大賢突然出聲叫他時,劉永才被嚇得丟臉的差點跌坐在地上。

  而看見他這副窘樣,鄭大賢「咦」了一聲,一下子又笑彎了眼。
  「班長你蹲在這做什麼?」

  當然不可能如實告訴對方,自己是在偷聽他和媽媽的談話;於是劉永才強裝鎮定的站了起來,刻意忽略了對方的問句。
  他急急的想轉移話題:「參考書有帶來吧?明天英文要考的範圍是──」

  鄭大賢卻打斷了他的話:「明天的小考暫停一次喔,老師說要先趕課……」
  「──班長不會是忘記了吧?」

  一邊說著話,他一邊就上前了一步,將劉永才困在自己的身體和書桌之間。「呀,你到底怎麼了?」

  ……不是故意用戲謔的語氣喊他「班長」,語氣裡也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鄭大賢認真又疑惑的眼神看得劉永才更是心慌意亂──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回答他這個問題。

  於是劉永才乾脆撇過臉去不說話。
  他從眼角餘光看見對方似乎不太高興的皺了皺眉,接著就感覺到手腕一緊;鄭大賢抓住了他的手。

  「呀,幹麼這樣陰陽怪氣的……我今天明明沒惹你啊?」那人一臉的莫名其妙,無意識的嘟起嘴向他抱怨。

  ──現在不就是在「惹」了嗎!
  劉永才沒好氣的想。

  如果從一開始就只是單純的玩弄和欺負,那麼他一定就不會像現在這麼沉迷的……可是,偏偏鄭大賢老是做出像這樣引人誤會的舉動。

  這麼一想之下就不禁覺得有些惱恨。
  「別鬧了,就算明天不考試,也還有作業要寫吧?」他推拒著鄭大賢的手,語氣冷冰冰的說。

  而對方似乎很不滿他這樣的態度。
  那雙好看的眼瞇了起來,鄭大賢皺著眉頭嘟噥著回答他:「作業在學校時就寫完啦,你忘了最後一節是自習課嗎。」

  劉永才在心煩氣躁之下,想也沒想的就脫口而出:「很好啊,那你今天還來我家幹麼?」

  鄭大賢抓著他手腕的手頓時猛然收緊,好看的雙眼還是瞇著,眼神卻冷了幾分。
  「來幹麼?」他重複著他的問題,同時揚起一邊的嘴角,笑得有些嘲弄。

  「那當然也是……」

  「來、幹、你、啊,」
  「班、長。」他語氣裡帶著笑意,一字一頓的說。

  劉永才被他推得有些重心不穩,後腰碦在書桌邊上很不舒服,於是只好有些彆扭的向後伸出手去撐著桌面;手忙腳亂之下又聽見對方這麼說──怎麼可以毫不在意的說出這種下流的話來──,頓時覺得更加羞惱。

  可一抬眼就對上了鄭大賢的雙眼──那人的眼裡除了毫不掩飾的、對他的慾望以外,似乎還有些別的什麼,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他看──
  劉永才不禁愣了一下,回過神來時褲襠已經被對方給解了一半。

  「呀、你住手啊……!」壓低了聲音的喝斥著,沒被抓住的那一手也顧不上支撐自己了、連忙伸到腿間想制止他的動作。

  而對於劉永才的反抗,鄭大賢倒是露出了有些驚訝的樣子。「呀,班長,」
  「我是不是對你太親切了,才讓你忘了還有把柄在我手上?」

  聽他這麼一說,劉永才的氣勢頓時就弱了幾分,原本強硬的阻擋著鄭大賢的手也轉而討饒似的抓著他的手指。
  「不是那樣的……可是這是在我家……我媽還在樓下……」他努力的想說服對方停止這麼瘋狂的事。

  然而鄭大賢卻故意忽略了他的話。
  「就是啊,應該像這樣乖一點才對。」他一把扯下了劉永才的牛仔褲,淺色的內褲遮蔽著的私處,已經隱約能看得見隆起的形狀。

  劉永才難堪的別開了頭,覺得呼吸都有點困難了起來。
  明明是想要拒絕的,可是自己身體卻還是誠實的對那人的碰觸起了反應。原本以為勃起的醜態被看見以後,肯定會被大肆的羞辱一番、再狠狠的玩弄吧……

  可是想像中的事情卻沒有發生。
  他只覺得上身一涼,反射性的低頭去看:只見鄭大賢把他的上衣往上掀了起來、露出赤裸的胸膛,然後低頭含住了他的乳頭。

  「嗚!……」
  劉永才再顧不得要如何制止鄭大賢的動作,連忙用手捂著嘴,才勉強讓因為突如其來的刺激而引發的驚叫聲從自己口中消音。

  雖然被玩弄乳頭的快感不及陰莖被那雙溫暖的大手撫摸套弄,但是那種親密感卻更讓他興奮。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埋在自己胸前的那顆毛茸茸的腦袋,用力捂著嘴、努力的忍下想呻吟的衝動。

  「這樣舔也很舒服吧?」鄭大賢因為嘴裡還含著他的乳頭,說話時有些口齒不清的。

  那人口腔裡細微的震動讓他又害羞又覺得刺激,甚至對方還刻意調整了下方向,由下往上、滿臉戲謔的看著他。

  看他又別過了臉不說話,鄭大賢這次倒是不生氣了、只是聳了聳肩,繼續舔吻著他的胸口,而另一隻還放在他私處的手也毫不客氣的開始揉弄了起來。
  劉永才的內褲沒一會就被撐得脹鼓鼓的,直挺挺的性器從內褲邊露出了一點前端。鄭大賢看他不再掙扎,也就鬆開了他的手,轉而壞心眼的用指腹不斷摩擦著他的龜頭。

  不能叫出聲來,為了緩解體內那股焦躁難耐,他只好不斷的重重喘著氣。頭昏腦脹之際,又被對方給轉過了身子,內褲也被拉了下來、情色的掛在小腿上要掉不掉的。
  劉永才就這麼微微顫抖著用手肘勉強支撐自己、整個上身幾乎趴在桌上,雙腿大開的站在書桌前。

  「你房間有沒有……乳液之類的……」身後的熱源突然抽離,隨著腳步聲,鄭大賢的聲音有點飄遠,接著又聽見他挺愉悅的喊了一聲:「啊,找到了。」
  然後溫暖的觸感又襲上了皮膚,讓他知道那人已經回到了自己身後。

  臀縫被掰開、抹上冰涼的乳液時,劉永才不禁抖了抖;旋即被鄭大賢警告似的拍了拍屁股,原本他已經被對方給弄得暈暈糊糊的,就要妥協就範,這下子立刻又心生了一些不滿羞憤。
  才要掙扎,卻聽到對方開口:「永才啊,老實點待著。」

  他很確定這是鄭大賢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不是「班長」、也不是「呀」。呼吸一滯,頓時腦海裡再也沒有別的想法了。鄭大賢低沉醇厚的聲音彷彿還在耳邊,他只覺得從耳朵一路酥麻到了頸窩去,有種甜蜜的錯覺讓他整個人都快要蜷縮起來了。

  鄭大賢的手指在乳液的潤滑下順利的插入了他的體內。

  雖然在這個房間裡想著這人自慰、這樣的事也幹過不少回,但從來沒有想過會和鄭大賢在自己的房間裡做愛。眼前的景物和擺設都很熟悉,卻隱隱的讓人覺得有點不真實。
  後穴裡的手指抽了出來,換上更粗大的東西進入他的身體時,劉永才情不自禁的回過頭去看站在自己身後的那人。

  被生理性的淚水給模糊了的視野裡,鄭大賢因為情慾而微微蹙起的眉頭、無意識的舔過嘴唇的舌尖,看起來性感極了。……
  「如果和鄭大賢接吻的話,不知道是什麼感覺」──關於像這樣的問題可能的答案,劉永才已經在腦海裡想像過不只一次。

  ……明明是威脅和被威脅的關係,卻還老是想著被對方親吻的自己,果然還是太可笑了點吧。

  才有點悲哀的這麼想著,卻突然覺得眼前那人的臉似乎漸漸放大又變得清晰;接著他才意識到,是鄭大賢正在朝他湊近過來。
  而他還來不及感到緊張或是困惑,貼上了嘴唇的觸感柔軟而溼熱、是那麼的真實──

  鄭大賢幾乎可稱得上是溫柔的吸吮著他的唇瓣,舌頭試探性的滑過他的雙唇、接著就霸道的硬是擠進了他嘴裡,恣意的舔舐著他的口腔。

  劉永才被他從身後頂弄得不得不抓緊了書桌的邊沿,同時還要維持著回過頭去和他接吻的姿勢,其實很是彆扭──然而儘管如此,他卻一點也沒有想要停止的意思。隨著鄭大賢一次又一次快速而有力的抽插,劉永才漸漸被做得有些喘不過氣;心裡又惦記著要是等等媽媽送點心上來,那可怎麼辦。……

  「大、大賢哪,快一點……」他的本意是想叫對方快點結束,卻偏偏又被那人不懷好意的曲解成要他再「快一點」──
  「呀!……不是、這種的,啊哈、」他又羞又急的想解釋,可對方卻偏偏又握住了他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存心不想讓他好好說話。

  「要讓我快點射的話,永才也要努力一下吧。」鄭大賢也有點喘,但說話的語氣還是帶著笑,顯得心情挺好。

  ……劉永才不知道他說的「努力一下」是指怎麼個「努力」法,不過他的身體倒是向來對鄭大賢的碰觸誠實得很:隨著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的後處不自覺的一陣陣縮緊,夾得鄭大賢也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起來。

  如果不繼續接吻的話,可能會發出更多令人害羞的聲音……要是被聽到的話就完蛋了──說實在的,其實這都只是想要接吻的藉口而已。
  間雜著些許潮濕的水聲、肉體碰撞的聲音,還有舌頭交纏、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嘴唇而發出的細微聲響,在在都顯得煽情得不得了。

  因為嘴被對方的唇堵著,劉永才只能發出一聲悶悶的叫聲;他全身一抖,在鄭大賢的手上射了出來,然後像是虛脫了似的、全身都軟了下去。

  鄭大賢有點無奈的摟住他的腰、往上帶了帶,同時下身也更加快了挺腰抽送的速度。又過了好一會,他才終於停住動作,在劉永才的體內達到了高潮。

  有好半晌兩人都只顧著喘氣。
  劉永才看著書桌上攤開的講義,心裡不禁有點懊惱:書頁不僅被自己的汗水給蒸得潮糊糊的、還被揉得皺巴巴的……

  直到鄭大賢先開了口才打破沉默:「啊、真的好累啊……」

  劉永才的兩條腿都還發軟著,聽見他這句話簡直連想轉身揍人的心都有──誰才累啊!是誰逼著誰硬要做的啊!
  還沒發難,身後的那人邊退出他的身體,一邊輕佻的又拍了拍他的屁股;他可以隱約的感覺到有些黏滑的液體沿著臀縫流了下來。

  「去洗個澡吧、那些東西一直留在裡面對身體不好。」
  這回鄭大賢說出口的話倒是還挺正經的。

  可劉永才還是忍不住低聲的抱怨:「說得好像跟你沒有關係一樣……」

  「那麼,要我幫你清理嗎?」
  「可以啊,」鄭大賢說著就又伸出了手臂,作勢要一把抱住他。

  劉永才只覺得臉好像變得更熱了;果斷的一口回絕後連忙一把將他推開,雖然動作因為緊張而變得有些笨拙,他還是盡可能迅速的穿回掉在地上的內褲和長褲,隨手抓了件換洗的內褲,就匆匆的走出了房間。

  他回到房間裡時,鄭大賢正坐在他的書桌前,一臉乖巧的吃著蛋糕;看到他進來了,於是含著勺子,轉過頭來看他。

  雖然那人一雙大眼亮晶晶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愛,可劉永才當下的心情簡直是可以用驚慌失措來形容──
  「……我媽來過房間?」他很勉強的才問出這麼一句。

  只見鄭大賢得意的「哼哼」笑了兩聲,從嘴裡抽出那支小勺子、然後朝他搖了搖,「沒有啦,是我剛剛下樓去拿的。」
  「我看平常伯母都是差不多這時間送點心上來,……」他聳了聳肩,有些戲謔的又笑著說:「這味道一時半刻也散不了,你媽好歹也生過你哥和你,大概一聞就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優酪乳打翻就可以解釋的狀況吧。」

  劉永才頓時覺得心裡有些錯雜──鄭大賢其實是個細心的人、並且,這人似乎總是有意無意的的保護著他免於陷入各種過分尷尬的窘境。

  看他還愣著,鄭大賢又眨了眨那雙明亮的大眼睛。
  「你不吃嗎,蛋糕?」

  「如果你不吃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

  劉永才總算回過神來,一時只覺氣結──這傢伙也不過就是個頭腦簡單的吃貨罷了,自己又是何必為了這人糾結上老半天啊──
  「呀!鄭大賢你不准碰我的蛋糕!」於是他氣鼓鼓的朝那人吼去。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40-c4f778b9

引用:
留言:
喔齁齁齁齁齁齁劉小才偷聽(被打
好可愛呦一邊嗆自己可是還是繼續偷聽XDDD

賢大人我要膜拜你嗚嗚嗚嗚
這麼會裝你真的是太神了XDDDDD

鄭大賢的白目果然是天生的(蓋章
但是先惹人家還賣萌太犯規了嗚嗚嗚(遮臉
「來♥幹♥你♥啊♥」(鼻血
喵噠~~~~~(尖叫
被叫名字就幸福到腦袋一片空白的才才好可愛喔嗚嗚嗚
我也想被叫一下名字嗚嗚嗚
鄭大賢的聲音其實是生化武器吧嗚嗚嗚(誤
從背後來一邊接吻是我最喜歡看的姿勢之一啊!!!(哈阿哈阿((大誤
做完之後嫌累是找死嗎鄭大賢XDDDDD
還不快點幫我清乾淨 by劉永才(女王ver.)(乾

得意的鄭大賢細心的鄭大賢都好可愛喔嗚嗚嗚
但是真面目是頭腦簡單的吃貨也超級萌啊嗚嗚嗚
佩佩 2014.07.06 19:54 編輯
我、我也覺得偷聽好萌 \\\\
一邊嫌棄自己這麼做,但是又無法自制實在是好萌啊(咦)

鄭大賢本來就是可以把死的說成活的那種奸商嘴臉(造謠)
騙過劉媽不過是一片小蛋糕(又造謠)

佩佩的尖叫XDDDD 狀聲詞好有趣(?) XDDDDDD
外硬內軟(什麼)的班長大人,我私心也覺得很可愛 \\\\
鄭大賢的聲音是生化武器+1 我也常常中招(x)
背後來還接吻一直被朋友吐槽說很累XDDDDD 但是我也很喜歡寫這種體位啊(委屈屁)
女王ver. 是什麼隱藏版之類的嗎哈哈哈哈哈

謝謝你喜歡♡
鴆癮 2014.07.08 15:49 編輯
果然大贤嘴皮子灵的很呢,
又成功了唬骗了永才身边所有的人,
其实也不需要啦,才才不是早就被你骗到手了吗
但是大贤不能跟蛋糕出轨啊,小心下回才才让麻麻不准备吃的了
(虽然吃才才就可以吃饱啊)
x² 2017.03.02 16:19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