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LY / 1004 Chapter. 09 (*)

2014.04.19(Sat)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ULLY (1004)』 Comment(4)Trackback(0)
09.

  期中考前學校的圖書館總是人滿為患。
  週末也跟著劉永才一起留校自習的鄭大賢,為了不要因為多佔用一個位置而引起同學們的公憤,於是「只好」也意思意思的帶了講義來複習──

  而這其實還不都是起因於班導師的一句話:「大賢哪,老師希望能看到你的進步。」
09.

  期中考前學校的圖書館總是人滿為患。
  週末也跟著劉永才一起留校自習的鄭大賢,為了不要因為多佔用一個位置而引起同學們的公憤,於是「只好」也意思意思的帶了講義來複習──

  而這其實還不都是起因於班導師的一句話:「大賢哪,老師希望能看到你的進步。」

  然後凡事認真又負責的劉班長,就把鄭大賢的成績視為了自己的責任,於是假日也約了他出來一起讀書。
  ……至於這其中有多少是私心的成分,劉永才才不會承認。

  「明明說是來自習的,」
  「可是、為什麼班長卻一直看著我呢──」鄭大賢壓低了聲音、故意拖長尾音,一邊說著,一邊裝作訓斥意味的拍了拍身邊那人的大腿;可嘴上說是這麼說,他倒是笑得一臉戲謔。

  ──被抓到了。劉永才不禁有些心虛的想。
  因為鄭大賢帶了筆記型電腦來,坐在他身邊的自己就忍不住想偷偷看看那人究竟在上網看些什麼……

  雖然鄭大賢注意到他的視線,於是很快就切換到了另一個分頁,但他還是依稀看見了原本那人停留的網頁、似乎是關於某家娛樂公司的公開徵選消息。……

  還來不及問些什麼,就聽見鄭大賢又說:「班長老是這麼不專心怎麼行呢?」
  他想也沒想的就回嘴:「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而那人朝他聳了聳肩,「我嗎,我只要能順利畢業就好。」
  「──和班長你是不一樣的。」

  雖然兩人之間的這種「不同」,劉永才向來都不陌生;但是第一次聽見鄭大賢親口這麼說,不知怎地就是覺得格外刺耳。

  鄭大賢似乎也察覺到他的神色不太痛快,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還放在他腿上的手於是故意惡作劇的捏了捏他的大腿。

  雖然這在男孩子間不過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但是大腿本來就是有些敏感的部位、尤其碰他的又是這個人。……
  劉永才整個身子都僵了一僵。

  「不會吧……這樣也有感覺?」

  鄭大賢詫異的語氣讓他簡直羞恥得想躲到桌子底下去。
  那人的手接著像是想確認什麼似的、鑽進了他的兩腿之間,毫不客氣的就往他的私處摸了上去。

  劉永才嚇得立刻夾緊了大腿,顧不得自己這樣夾著鄭大賢的手有多麼羞人,只希望能阻止這傢伙大膽又過份的舉動。
  「呀、別鬧了……!」嘴上雖然是說著喝斥的話,可他的語氣卻像是軟綿綿的懇求。

  「真的不要嗎?」
  「可是這裡……有點硬了耶。」鄭大賢對他挑了挑眉,笑得很是壞心。

  劉永才緊張的連忙搖著頭;於是那隻壞手這才從他的腿間抽了出來。還來不及想這人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旋即又被他給抓住了右手。

  「走,我們出去一下。」鄭大賢笑著對他說。

  「等、等等,要去哪──」
  而他就這麼迷迷糊糊的任對方牽著,從座位上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圖書館。

  鄭大賢帶他去的地方是圖書館二樓的洗手間。因為學生們大多集中在一樓的閱覽室裡自習,於是這邊相對的就顯得人少了許多。

  劉永才被他拉進了隔間裡;鄭大賢接著鎖上門,然後整個人就貼了上來,一使力,把他給結結實實的壓在門板上。
  他緊張的喘著氣,看著對方那張好看的臉漸漸朝自己靠近──

  鄭大賢微微側著臉,吻上了他的嘴唇。

  一開始只是銜著他的唇若有似無的廝摩,然後慢慢的加重力道、輕輕吸吮了起來;鄭大賢用舌尖抵開他不知不覺間因為緊張而抿得緊緊的嘴,接著舌頭就伸進了他的嘴裡,恣意的舔劃、攪弄著,甚至是勾引他的舌和自己的交纏。

  劉永才只覺得被吻得整個腦袋都暈糊糊、亂糟糟的,眼前盡是一片絢麗又模糊的斑斕色塊──
  要不是鄭大賢,以前他還真沒想過,原來和喜歡的人接吻會是這麼舒服的事情。

  光是這麼親著親著,自己的下體似乎也越發的抬頭了。……

  他有些焦慮不安,下意識的就抓住了鄭大賢腰側的衣服;而對方則是抓起他的手,結結實實的放到自己腰上,還壓了壓示意他抱著自己。

  劉永才再也忍不住貪婪的用力抱緊了他。圈起的手臂彎裡被那人的身體給填得滿滿的、那人溫暖的體溫都暖暖的熨在身上,他們兩人的嘴唇和身體都緊緊的相貼著,難分難捨。

  親吻和擁抱的感覺都是如此美好,讓他不禁一時有些恍惚;然而卻又轉念一想──鄭大賢會對他這麼做,大概也只是因為覺得這樣很舒服而已吧?就像他和他做愛,也只是因為貪圖身體的快感罷了。……
  可是自己的心卻不是這樣的。不只是這樣。

  自尊心讓劉永才想推開自己懷裡的人,可是情感上卻又捨不得這麼做;猶豫不決之下,倒是鄭大賢先有了別的動作:他低下了頭親吻著他的鎖骨,一隻手則是伸進了他的襯衫下擺,握著他的腰,用指腹輕輕的撫摩著他的小腹。

  這麼曖昧又溫柔的挑逗讓劉永才幾乎呻吟出聲。
  他頓時失去了一切動作,看著鄭大賢拉起了他的衣服,示意他自己提著衣擺,然後再次低下頭吻他的胸口、將他的乳頭含在嘴裡不輕不重的吸吮。

  接著鄭大賢的吻又繼續向下移動,沿著他的小腹一路舔吻下去──

  ──鄭大賢不可能那麼做的。
  即使是在對方蹲在他的腿間、緩緩解開他的褲襠時,劉永才也是這麼想著的。

  「永才啊,試一次要不?」

  就連鄭大賢抬起臉、有些淘氣的對他擠眉弄眼,笑著這麼問時,劉永才也只是繼續張著口微微喘氣,困惑又茫然的看著他。

  直到鄭大賢拉下了他的內褲,將裡頭脹大硬挺的陰莖給掏了出來,然後張嘴含住了他的龜頭,劉永才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人真的不是在逗著他玩。

  「鄭大賢、……你……」
  私密又敏感的地方被溫熱濕潤的口腔給包裹著,而且那人聽見他叫自己的名字,還抬起了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瞅他、嘴裡則繼續像是含著好吃的棒棒糖一樣,吸吮得嘖嘖有聲──
  劉永才頓時被眼前這畫面給刺激得說不出話來。

  更不用說那種銷魂的快感了──儘管鄭大賢在口交這檔子事上大概是個十足十的生手,吸吮舔弄間偶爾會不小心讓牙齒碰上他的性器,可是即使是這樣,還是讓劉永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被鄭大賢給舔得融化了、有種好像隨時會被對方給吞吃入腹的錯覺。

  他靠在門板上,而鄭大賢就坐在馬桶上替他做著口活;鄭大賢吞得很深,由劉永才的視角看下去,他的頭一前一後的微微動作著,一手扶著他的大腿、一手則是伸到了胯間搓揉愛撫著他的陰囊。

  過了好一會,劉永才重重的喘著氣,因為努力的忍耐著不想就這麼射出來,他的雙腿都細細的發起了抖來。

  而鄭大賢似乎也看出了這點,故意含著他的龜頭重重一吸;劉永才忍不住低喊了一聲,接著就射了出來──
  他的精液全數射在了鄭大賢的嘴裡。

  劉永才的腦袋空白了兩秒,然後才從滅頂似的快感中逐漸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他頓時急得眼眶都泛紅了,伸出手掌湊在鄭大賢的嘴邊時都還是抖著的、示意要他快點吐出口中的東西。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很是不知所措的道著歉。「你快吐出來吧。……」

  可是鄭大賢卻遲遲沒有動作。
  劉永才心裡才正覺得不安,生怕是這人不高興了、就要翻臉不認人;低頭一看,卻正好看見了鄭大賢的喉結正上下滾動著、像是在吞嚥著什麼──

  「呀!你為什麼要……吃、吃下去啊!……」明明是要質問對方的,可是他卻越說聲音越小了下去。

  然而鄭大賢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逕自從馬桶上站了起身,然後將臉湊了過來吻他。

  鄭大賢的嘴裡都是精液的腥味、而且還不是別人的,就是他自己的……
  劉永才羞恥得想推開他,可是對方卻像是早料想到他會抗拒一樣,一手按住了他的後腦,半強迫式的讓他和自己接吻。

  好不容易分開時,從兩人的嘴角牽出了一條濕亮的銀絲──也不知道是唾液還是精液……
  劉永才喘了口氣,忍不住又問:「為什麼……?」

  ──為什麼願意為他做這樣的事?

  鄭大賢卻刻意忽略了他的問題,曖昧的笑著問:「剛剛舒服嗎?」
  劉永才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誠實的點了點頭;他覺得此刻自己的臉一定紅得不像話。……

  而對面那人睜著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盯著他看了片刻,突然就伸出手來輕輕的捏了捏他圓潤的鼻頭。
  「唉一古,我們永才,真的好可愛。」

  劉永才愣住了──這種寵溺又愉悅的、親密的語氣是怎麼回事──,他就這麼傻站在那兒,任由鄭大賢重新替他整理好了身上的衣服、動作之間還不忘偷吃豆腐,摸了他的屁股好幾把。

  「你先回閱覽室吧,」
  鄭大賢說著就要開門把他往外推;劉永才連忙抓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你不一起回去嗎?」他有些失落的問。

  鄭大賢深呼吸了一口氣,突然一把摟過了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邊用無辜的語氣說:「班長,我的自制力不太好……」
  「──你如果再不走的話,等等可能就沒有時間和體力讀書了。」
  他似笑非笑的說完,然後又鬆開了他,一手打開廁所隔間的門、一手推著他催促他先走。

  「我處理完『這個』就回去。」鄭大賢露骨的比了比自己腿間明顯的鼓脹。

  劉永才只覺得雙頰好像更熱了──自己居然有「留下來和鄭大賢做完全套也沒關係」的想法;但是礙於面子實在說不出口,最後他只是低低的「哦」了一聲,就依著鄭大賢的意思,快步走出了廁所。

  回到閱覽室後也還是無法平靜下來。雙腿間還是不斷傳來高潮過後的甜蜜痠軟感覺,腦袋裡也一直想起鄭大賢那張漂亮的臉埋在自己胯下、取悅著自己的樣子……就算努力的不去想那些色情的畫面,但是思緒還是一直在鄭大賢身上打轉。

  他想起剛剛看見那人在看的娛樂公司公開徵選資訊。

  聽說那些經紀公司在挑選練習生時,比起才華要更重視品行;所以鄭大賢在知道因為他而被記了大過時,才會那麼氣急敗壞的吧、這才是為什麼那人最近收斂了許多,甚至說要好好讀書的原因吧……
  可是這可惡的傢伙,在老師的辦公室裡時,居然還騙他說是因為聽他的話。

  不可否認的,劉永才確實感到有些失望。
  腦袋裡正亂糟糟的,剛好這時候鄭大賢回來了。他親暱的用指節碰了碰他的臉頰,壓低了音量隨口問:「永才好像沒在認真讀書啊、在想什麼?」

  劉永才轉過頭來,認真的看著他問:「……鄭大賢,你要去當練習生了?」

  對方愣了一下,然後立刻笑了出來;他握起了拳輕輕靠在嘴邊遮掩笑聲。
  「呀──班長剛剛果然一直在偷看我啊、」他揶揄的說。

  可劉永才卻沒那個心思和他開玩笑,心裡只覺得這人又是在打馬虎眼了,或許是覺得這不干他的事、所以才不願好好回答的吧。……

  這麼一想心情就變得更加低落了;原本還有些期待又緊張的猜想著,鄭大賢剛才究竟是為什麼會為他做口交那種事,然而現在想起來,也只覺得對那人來說,大概就是像個遊戲那麼簡單而已吧──玩個遊戲還需要理由嗎,不過就是圖個新鮮和趣味。……

  他轉回了頭,盯著桌上的課本發呆;手裡卻突然被塞進了什麼東西。
  他低頭一看,是一罐香蕉牛奶。

  下意識的就往身旁那人看去,只見鄭大賢也正咬著吸管在喝另一罐香蕉牛奶,發現了他的視線之後,乖巧的歪著頭對他笑。

  劉永才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間究竟露出了什麼表情──

  鄭大賢笑得一雙大眼都瞇了起來,然後又伸手過來,玩笑意味的輕輕捏了捏他的臉頰。
  「怎麼辦?我又好想親你了。」畢竟這是在圖書館裡,他放低了音量小聲的說。

  劉永才只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比以往幾次和鄭大賢做愛時都還要快──

  為什麼老是要不經意的說出像這樣子、讓人有所期待的話呢?
  鄭大賢這個人,實在是太壞了啊。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41-c1112121

引用:
留言:
私心的成分?不是百分之百都是嗎(欸班長大人不要打我嗚嗚
一直看你當然是因為愛啊♥(夠了
敏感的大腿♥(哈阿哈阿
鄭大賢你好壞心噢 就這樣直接帶出場了欸(?)

劉永才頓時被眼前這畫面刺激得說不出話來
我也被口交刺激的說不出心得來了嗚嗚嗚嗚嗚
這樣互吃X液感覺跟交換定情信物一樣阿靠(誤
我也想摸劉永才的屁股♥(滾
班長大人有那個心意就要實踐他啊!!!!!
快撲上去幫他吹(幹

鄭大賢真的好壞啊嗚嗚嗚
禍害劉永才就算了幹嘛禍害我!!!
我也跟著心跳加快以為得了心臟病了啦嗚嗚嗚
佩佩 2014.07.06 20:10 編輯
鄭大賢不只帶出場
而且還不用付錢(X)
(班長生氣)

刺激得說不出心得是哪招啦哈哈哈
少騙我惹 這對你來說明明只是一片小蛋糕(?)阿~
這定情信物XDDDD 也太特別了XDDDDDD 真不愧是我們賢才(O?)
賢大人: 班長的屁股是我的
撲上去也太飢渴惹XDDDDDDD

呼呼呼有讓你心跳加速就是目的呦♪
謝謝你喜歡♪
鴆癮 2014.07.15 18:52 編輯
虽然香蕉牛奶是告白的,但是因为老方的香蕉奶昔,
看到就不自觉想歪惹。。
话说大贤从哪里学来的口活。。
算了,有一句话就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无师自通啊
hhh
x² 2017.03.02 16:22 編輯
>> x²

我在寫出香蕉牛奶時真的沒有想歪呢XDDDD
(那時候也還沒有老方的X那首歌)
鄭大賢不會口活也沒關係啊,反正劉永才也沒嘗試過給別人弄是什麼感覺
慢慢的總是可以摸索出方法的(???)
鴆癮 2017.03.11 17:46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