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BULLY / 1004 Chapter. 10 (fin.)


10.

  午休時間又被老師找去了辦公室。
  因為即將升上三年級,學校安排的各種小考測驗、模擬考試也漸漸的多了起來,關於如何提升班上讀書風氣以及往後自習時間的安排,老師說想了解一下班長的意見。

  劉永才對此沒什麼抱怨,只是有點惋惜自己就這樣沒了午睡。
10.

  午休時間又被老師找去了辦公室。
  因為即將升上三年級,學校安排的各種小考測驗、模擬考試也漸漸的多了起來,關於如何提升班上讀書風氣以及往後自習時間的安排,老師說想了解一下班長的意見。

  劉永才對此沒什麼抱怨,只是有點惋惜自己就這樣沒了午睡。

  正在聽老師說話時,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往窗外看了看,不經意間正好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走廊上悠蕩──他還以為這個時間鄭大賢應該在教室裡睡覺。
  看那人在教師辦公室附近晃過來又晃過去,如果說是有急事要找老師,可是他的表情看上去卻不緊不慢的;但如果不是有急事找老師,又有哪個學生翹掉午休溜出來之後,還會蠢到跑去教師辦公室門前閒晃?……

  還在猜測這人的意圖,突然鄭大賢一抬眼,兩人的視線就正好撞上了一塊。
  鄭大賢看見他就咧開嘴笑了;劉永才還來不及多想為什麼對方看見他時沒有一點意外、反而還顯得很高興──好像原本就是要來找他似的──,就被老師給叫回了神。

  「永才?」
  「那就像老師剛剛說的那樣,你覺得如何呢?」

  ……天知道劉永才根本沒有聽見導師剛剛說了什麼。猜測不外乎是測驗時間的調動之類的事,於是就胡亂的應著「好的」、「我覺得沒什麼問題」……搪塞了過去。

  好不容易和班導師大致訂好了班上固定的小考測驗時間,談話差不多要結束時窗外已經沒了鄭大賢的身影;他心裡有點浮躁,卻還是乖巧的和老師道別,然後走出了辦公室。

  鄭大賢那傢伙不知道跑哪去了……
  ──原來,不是在等他啊。

  雖然一點也不想承認,不過自己確實是感到有點失落了。

  劉永才低著頭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冷不防的撞上人時,他嚇了一跳,抬頭看清楚了對方之後不禁有些錯愕:是那個曾經被鄭大賢打破過鼻子、又三番兩次來教室找他挑釁的傢伙,而且那人身後還跟了兩三個學生,制服的扣子敞開、露出了裡面五顏六色的便服T恤,看上去都不似善類。

  那人看他雖然是停下了腳步,但卻只是擰著眉毛朝他瞪著眼、一句話也不說;似乎脾氣就要發作起來,往前跨了一大步,然後無理的伸出了食指用力的戳著劉永才胸前的名牌。
  「八班的班長,劉、永、才,是吧?」他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故意陰陽怪氣的唸出他的名字。

  「──撞到了人就應該要道歉呀,」
  「身為班長,該不會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吧?」

  明明知道對方是故意找碴──路那麼大條呢,現在又是午休時間,走廊上除了他們幾人以外再沒有別人,好端端的走著走著偏偏要撞到他身上來,這可不能全怪他走路低頭沒看路。

  劉永才聽了他這麼說只覺得更加心煩,不想惹事也不想和對方多說什麼,於是他朝那人略低了低頭示意,便想從旁邊繞過去;可他才跨出一步,其他人就圍了上來,頓時三、四個人把他給團團圍了起來。

  比起驚慌,還不如說是厭煩。這群人在校園裡本來就是有名的滋事份子,平常就愛惹是生非,可是怎麼地居然這回還鬧事鬧到他身上來……
  劉永才不禁覺得頭痛了起來。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嗎?」他語氣鎮靜的反問。

  而為首的那人似乎是當他問了什麼很可笑的問題,翻著白眼發出嘲弄的「哧」一聲,然後才故作和緩的開口:「呀、呀、呀,看看這小子,」
  「──這瞧不起人的語氣,還真和鄭大賢那傢伙一模一樣呢。」

  聽到了「鄭大賢」這關鍵字,劉永才這才有點恍然大悟:原來這幫人不是閒著無聊、硬要沒事找事,而是確確實實衝著他來的。

  「呀,我說班長,」
  「最近鄭大賢那小子黏你黏得可緊啊,我們叫他出來玩都不怎麼理了。」

  聽著對方悻悻然的語氣,劉永才只覺得一陣煩躁,同時又感到可笑:這種事找他說做什麼?該不會上次鄭大賢和他們起衝突也是因為這種幼稚得要死的原因吧……再說了,什麼叫做「鄭大賢黏你黏得可緊」?
  ──他還倒真希望是這樣呢。劉永才心中不無苦澀的想。

  也不知道該怎麼接那人的話,於是他就繃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杵在那兒;可想不到的是,就連這樣對方也有話說。

  「呀、呀、呀,現在你是瞧不起我們嗎?」說著就作勢摩拳擦掌了起來。

  劉永才並非懦弱的人,可對眼前這情況也束手無策──站在他面前的可是有四個人,而且他身上還連枝可以拿來戳人的原子筆都沒有。

  強壓下心裡因為莫名其妙被找麻煩而生的火氣,他在心裡默念數遍「識時務者為俊傑」、「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然後才開口:「我和鄭大賢不熟,也沒有看不起你們的意思。沒別的事的話──」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為首的那人居然還伸手過來抓住了他的手腕。
  「哎咦,別急著走嘛,我們找班長怎麼會是沒事呢?」他擠眉弄眼的嘻笑著說,逗得旁邊幾個人也起鬨的哄笑了起來。

  可劉永才卻笑不出來──

  「呀,上次在教學樓角落的事……」
  「──去打小報告的人,也是你吧。」

  才想裝蒜否認到底,對方又說:「班長你可不要說謊啊,那時在教官室裡有人看見你了。」

  劉永才猛然抬起頭來瞪視著他。

  「唉一古、唉一古,我們的小綿羊這是生氣了嗎?」
  一邊說著一邊又伸手過來捏住他的下巴、左右偏了偏他的臉,上下打量著:「臉蛋這麼小、樣子倒是長得不錯……」

  「呀,你和鄭大賢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原本還強壓著不爽和噁心才沒什麼動作、想說忍一忍就過了,別和這群人正面起衝突;可被這麼一問,劉永才想都沒想的就要用力揮開那人的手,立刻就被身邊圍著的其中一人給緊緊的箝制住。

  「呀,像班長這樣的好學生怎麼可以亂打人呢。」抓住他手的另一人故意用著無辜的語氣反問。

  而原本抓著他下巴的那人看他終於有了點反應,似乎說得更來勁了:「看你這麼著急的,難道我說中了?」
  「呀,幫鄭大賢含過了嗎?」然後還故作懊惱思索的樣子,「不過,你的嘴那麼小、鄭大賢那玩意看起來可不小啊──」

  他的話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髒話連連。
  ──劉永才覺得自己大概是瘋了吧,才會往那人臉上吐口水。

  就別說這麼野蠻的行為自己怎麼也幹得出來,重點是,這下肯定逃不掉一頓揍了……談不上後不後悔,他只覺得無論時間倒轉幾次,自己還是會做一樣的事的。他就是無法忍受別人拿他和鄭大賢的事來做文章。

  當然他的舉動徹底的激怒了對方;其他人在一瞬間的驚愕過後,也立刻同仇敵愾的對他叫囂怒罵了起來,兩個人在為首那人的一個眼神示意之下抓住了他的兩條臂膀、壓著他的肩膀逼他跪下。

  被他啐得一臉唾沫的人面目猙獰的用衣袖擦著臉,步步向他逼近。
  「媽的,這小子還真是欠人教訓……」

  「給我扳開他的嘴,要是讓他咬到我你也死定了!知道吧?」

  劉永才愣了愣,直到看見那人急躁的解著褲頭才明白過來他想幹什麼,頓時只覺得一陣反胃──除了鄭大賢以外,他斷然不可能接受別人對他如此。
  無奈雙拳抵不過四腳,他的掙扎也只是淪為困獸之鬥。

  剩下的那一人粗暴的捏著他的下顎想逼他張開嘴,他的臉頰和嘴角都被擠壓得變形生疼。

  他嫌惡的拼命別開頭,連看也不想看眼前那群人一眼,逕自低垂著頭看地板,手上依舊不放棄的死命使著勁想掙脫;突然聽見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驟然接近,他才剛抬起頭,就正好看見鄭大賢出現在自己眼前那人的身後,一手扳著他的肩膀,從後方狠狠的就對那人的胯下來了記膝擊。

  劉永才愣了愣,看著那人表情一瞬間就扭曲了、張著嘴卻連叫也沒叫出聲音來就跪倒在地上──同樣身為男人,他很能夠想像鄭大賢那彷彿用盡全身力氣的一擊會讓人有多痛。

  眼看為首的老大一下子就疼得軟了腿跌在地上慘叫,一左一右分別架著劉永才的、和方才那個還擺出一副惡霸樣捏他臉的人,看著鄭大賢滿眼戾氣的向前一步,頓時也慌了手腳;劉永才於是抓緊機會用力揮開了其中一人的手,另一人則是被他一個肘擊給打中腹部,痛得連後退了兩步。

  接著他跌跌撞撞的一頭就衝進了鄭大賢懷裡;還來不及站穩,旋即就被對方牽起了手、半拉半拽的跑了起來。
  他邊跑邊回過頭去看,看見那幾人罵罵咧咧的、似乎就要追上來的樣子,這時才有些後知後覺的開始感到害怕。

  鄭大賢拉著他一路跑到了校園的角落,推著他進了花圃裡。

  估計是虧他們跑得夠快、在哪個拐彎時甩掉了那四人;豎耳聽了一會也沒什麼動靜,蹲在矮樹叢後藏著的兩人才漸漸放鬆下來。
  四目相望、一時無語,兩個人都只顧著重重的喘氣。

  好半晌,鄭大賢才先開了口;可他一開口,劈頭就是一句罵:「──白痴啊你!」
  「虧你之前還說我呢、看來你也很喜歡挨打嘛?」

  「之前被我欺負的時候不也是乖乖的嗎,就像那樣對他們就好了啊、」
  「硬是逞什麼能啊!」

  如果他仔細聽聽鄭大賢的聲音,或許就會發現他的聲音顫抖著、喝斥他時甚至激動得差點都要破音了;可是才剛經歷過這些事情,憤怒、委屈,還有害怕等等的各種情緒都已經滿溢到爆發的臨界點、原本還對及時出現的鄭大賢抱有一點感激和更加增長的情愫,可此時一聽見這人居然還沒心沒肺的這麼說,劉永才頓時氣極了。

  明明是想惡狠狠的瞪他,卻越發覺得眼眶裡一陣陣的發熱發酸,心裡也是說不出的難受──怎麼能夠一樣呢,對鄭大賢和對其他人。可偏偏那個人就是不會懂。
  ……想著想著,自己似乎是不爭氣的紅了眼睛吧。

  而鄭大賢盯著他這副模樣、很仔細的看了好一陣,然後才又再次開口。

  這次他說得很慢:「啊、對了,……」
  「之前無論被我怎麼「欺負」,班長也不反抗,」

  「──是因為喜歡我吧?」

  劉永才無法克制的全身都抖了一下。
  然而就算心知自己那點心思都已經被對方給看穿,他還是揉了揉眼睛、勉強用力的瞪著他,用著倔強的語氣回答:「才不是呢、我討厭你。……」

  可是鄭大賢根本不理他說了什麼,逕自朝他伸出了雙手、捧著他的臉,不由分說的湊近了就要吻他。

  當那人的手指滑過他還因為被暴力的對待而發紅的臉頰和嘴角時,彷彿指尖都帶著疼惜;這麼近的看著那張姣好的面容,劉永才不禁有些沉迷,旋即卻又清醒過來,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猛然把他推開。

  「之前你要怎麼玩都隨便你了……」
  他說話的語氣委屈極了、隱隱的還有些控訴責怪的意味,聲音不響、卻字句清晰:「但是、如果不是喜歡,就不要隨便吻我。……」

  劉永才覺得自己還真是沒用,光是要把鄭大賢給推開,好像就已經耗盡了他畢生所有的力氣;光是要他別再這麼不明不白的親自己,說到最後語音裡都帶了點鼻音──真是心酸死了、喜歡了那麼久的人,才以為或許自己有點機會,結果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
  才這麼想著,然而鄭大賢的回答卻出乎他的意料──

  「我喜歡啊。」
  那人一臉認真的看著他,難得臉上沒有笑容,可是神情卻很溫柔。

  「班長……不是、是我們永才,」
  「──我真的很喜歡喔。」

  「那、現在我可以親你了嗎?」

  劉永才這回是徹徹底底的愣住了、就連「接吻時要閉上眼睛」這種事都忘記了;他就這麼傻愣愣的看著鄭大賢繼續一點一點的縮短了兩人間的距離──
  直到屬於另一人的溫熱氣息柔柔的襲在臉上,濕潤柔軟的嘴唇貼上了他的。

  他忍不住第一次主動的輕輕吸吮著鄭大賢略厚的唇瓣、小心又羞怯的伸出舌頭與他交纏。


  ──鄭大賢,我也喜歡你。
  喜歡你好久、好久了。

  劉永才在心裡偷偷的說。





BULLY/1004 正文
fin.

鴆 2014.03.22 2:17 AM
──────────────────────────────────────────────────

 後記


  劉永才一屁股向後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接個吻居然也可以搞得他像是剛剛跑過來一樣氣喘吁吁的。……

  稍稍喘過氣後,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呀,鄭大賢……」
  「你剛剛跑哪去了?」

  明明在老師的辦公室裡時還跟窗外的那人對到眼了,一出來卻又沒個蹤影、可是後來又那麼及時的出現替他解圍……劉永才朝他發問的語氣一時之間居然滑稽的像極了興師問罪。

  而鄭大賢回答得倒是無辜:「我只是去了趟福利社……誰叫你那麼慢啊。」

  劉永才一時氣結──要不是這傢伙,自己哪會招來這種鳥事啊;要是鄭大賢乖乖等他一起回教室的話,說不定那幫人渣也就不會找上他了。……

  他想著想著,盯著鄭大賢從制服外套口袋裡掏出麵包的眼神不禁就有點複雜了起來──
  想不到啊,自己暗戀了這個人這麼多年,原來他的情敵、居然是一個麵包。……

  無視某人心疼的表情,他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鄭大賢遞給他的麵包以示洩忿。






BULLY/1004 全文
fin.

鴆 2014.03.24 10:54PM
──────────────────────────────────────────────────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ULLY (1004)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佩佩 ⇒

鼻血男你要對永才大人做什麼!!!!
我要叫鄭大賢打你!!!(誤

鄭大賢黏你黏的可緊
乾你吃醋噢XDDDDDD
而且為什麼你知道鄭大賢的尺寸XDDDDD
莫非你挑釁劉永才是忌妒嗎哈哈哈哈
是說看到鼻血男脫褲子的第一個反應是:那裡不是走廊嗎!?


英雄救美的大賢君♥XDDDD
委屈的劉永才好萌噢!!!!!!
不要哭快來姊姊(?)懷裡!!!!((滾
告白之後吻的如此溫柔害我又心動又心酸啊XDDDD
我也喜歡你們好久好久了!!!!拜託跟我交往!!!(乾

後記根本可以給個副標叫麵包的逆襲XDDDDDD
班長大人辛苦你了(拍肩XDDDDD

  • 2014.07.06
  • Sun
  • 20:2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鼻血男果然在哪都是人氣王(O?)
他吃醋啦對啦他就是吃醋啦XDDDDD
他到底是偷偷暗戀鄭大賢還是劉班長大人我也不知道喇XDDDD
(自暴自棄什麼阿你)

男生之間一起去上廁所時不是都會偷瞄別人的小兄弟嗎!
誰告訴你的
走廊......呃就當作是走廊的轉角之類的死角吧(?)
反正這是一所不存在CCTV的學校啊(幹)

拜託交往是要同時跟賢才二人嗎XDDDDD
後記的副標也太可愛了吧哈哈哈哈
謝謝佩佩♪

  • 2014.07.15
  • Tue
  • 19: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x² ⇒

哇啊啊啊~看完啦~看的好快好可惜啊。。
不过恭喜永才和大贤正式在一起啦~~
永才你未来的情敌可不只这些啊,
所以好好学做菜,这样不仅收服了郑大贤还能打败所有的情敌呢
一举两得
鸩姐的文真的棒棒哒
虽然开学了加上之后要为兔子回归奋战,可能不能经常上来
但是还是会上来看鸩姐的文呢
而且看鸩姐的日常感觉也是我课业的前辈呢
鸩姐Zzang!

  • 2017.03.02
  • Thu
  • 16:3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x²

>> x²

謝謝你的留言啦Q-Q 看到一下子多出這麼多留言真的太感謝又感動了…!
這篇的篇幅不長,當初憑著一股衝動(?)就寫了…能喜歡真是太好了(*゚∀゚)
有空的時候再來這找我玩吧~
虛長你幾歲而已,不敢說是前輩…給你加加油啦ヽ(^o^)丿

  • 2017.03.11
  • Sat
  • 17: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a00300412 ⇒

先小小抱怨一下,我昨天官咖升級的時候雖然有看到說不要用空格跟符號,但我抱著"英文不用空格最好有人看得懂啦"的心情用了空格,結果就是被退回了QQ 慘兮兮

因為全文有一堆肉,所以先說一下我心目中的地點TOP 3 (咦)
由第一名開始依序是廁所、淋浴間、倉庫,三個之中居然就有兩個出現在文裡阿,真正太感動。另外像是衣櫃阿我也是滿喜歡,但電梯我就不行了。

一直覺得沒有感情就發生關係實在是令人無法接受,可以又默默覺得做著做著就愛了這件事有戳到我萌點QAQ 雖然不知道大賢是什麼時後開始喜歡永才的,但我心中私自認定應該是第一次進入那次發現永才很緊吧(亂講話) 好啦認真講,應該是發現永才喜歡自己的時候吧,那句這麼喜歡挨打嗎,讓我想到那些年的沈佳宜,還好我們大賢吶,雖然是變態但不是柯景騰那樣的笨蛋。

永才就是一個十足十的騷包啊,居然在教師辦公室也想著幫大賢吹,在講台自己玩的時候也想吹,果然人家說口交是會上癮的都是真的,這算什麼,屌隱嗎?(問題發言) 但就是真心好羨慕永才喔,我高中暗戀的人怎麼都沒有這般欺負我,一次也好阿,雖然不能給你幸福但能讓你舒服,不能給你一輩子但能給你一下子。
大賢君的痞子淫蕩發言我也都好喜歡TAT 插入前還說會給你更好的是怎樣阿 太萌了吧我要崩潰了喔QQQQQQ 之前不知道在哪篇文看到大賢說"我們明明每天做永才怎麼還是那麼緊,是我不夠努力嗎" 怎麼大賢在每個人眼裡都是猥瑣餓狼的形象啦XDDDD

btw四期來了 花錢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2017.08.10
  • Thu
  • 16:1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a00300412

>> a00300412

衣櫃和電梯我反而是跟你相反餒,覺得電梯可以一試(?) 衣櫃實在太幽閉恐懼症(???)惹XD
這篇文中我幾乎沒有寫到鄭大賢的視角吧,等於是好大一片留白阿~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班長的,也有可能是雙向暗戀啊(x) 至於 發現永才很緊 我喜歡你這個腦補(?) XDDDD
大大你真的好多問題發言XDDDDDD 可是我喜歡。 一直被你逗笑XDDDDD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喜歡私設劉永才是表面矜持內心蕩漾、喜歡吃OO又羞於啟齒的那種(我也跟著問題發言惹)
至於鄭大賢在大家眼中的形象…
https://images.plurk.com/1EhW0RtzduF4QjOiAhau.gif
http://68.media.tumblr.com/75bf8ccd12692eaee6b20dd7bd9789ea/tumblr_otuobkCJIP1rn4i8xo1_1280.jpg
他自己每天都這麼精神飽滿(?) 實在不能怪我們把他想成這樣惹XDD

(ps. 我根本沒加官咖,也不打算要加ㄋ)(幹)

  • 2017.08.17
  • Thu
  • 23:0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