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90line / 神降


Inspired by BANG




 神降


  酒精在血管裡叫囂著、帶動著血液像是沸騰了似的突突冒泡;儘管如此,他的意識卻越發清醒,腳步沉穩的一步一步往院內走去。

  推開房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窗邊的梳妝台,木頭桌腳上雕刻著繁複的花紋,似獸類又像說不出名字的仙怪,只是顯得無比細緻。深紅似血的紗幔掩住了窗,桌上擺著的不是胭脂妝粉,卻是一只如盆般大的木碗,碗內的顏色是比外壁更深的紅褐色,像是在經年累月的使用下滲入了木質中、去也去不掉的濃重色彩。

  而那碗中此時是空的。

  看著那空碗,方容國清冷的眼中終於有了一點溫度。

  這時卻有個聲音響起。
  「又是飲酒作樂、又是左擁右抱……你倒是好,把我放在哪呢?」

  只見紅色的焰火搖曳,青煙裊裊,一張由上好的紅木雕琢而成的厚重大床,籠在薄紗幕帳後,床上似有人影端坐。而那人語帶埋怨、卻又像是不十分認真的戲謔似的,如此這般的輕輕巧巧問了他一句。

  方容國輕車熟路的繞過房中的擺設,往那張大床走去。他垂歛著眉眼,不甚在意的輕嗤一聲:「任性。」他說那人。
  「你明知道只有你能夠擁有我。」

  坐在床上那人笑了出來——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來,可方容國就是知道他肯定是笑了的——,然後索性站起了身、兩隻白晰修長的手撥開了垂洩下的紅色紗帳。
  站在床前的那人烏黑的瀏海垂落在光潔的額頭上,面容白皙,一雙黝黑的眼中有如閃爍著細碎的星芒,微弱卻叫人無法忽略。他的眼尾拖得長長的、微微上挑著,倒是顯得有幾分魅惑人心;精緻的唇珠上染著妖異的艷色,紅得似血。

  方容國的視線彷彿這屋內繚繞的煙霧,在他身上來回悠轉逡巡,一刻也捨不得分離。
  「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吩咐下去,就說需要十名甫及笄的童貞女子用以祭祀,祈求蒼天開眼、保佑我們黎明的行動。」然後與前段話中的殘忍毫不搭襯的、他抬起手,輕輕抹過那雙紅色的嘴唇,不經意的隨口說:「你看你,吃完又不擦嘴了。」

  他語氣裡的無奈和寵溺讓金力燦笑彎了那雙狹長的眼,眼中細碎的星芒似乎更亮了幾分。他聽了方容國的話,於是伸舌舔了舔嘴唇;他的笑容豔麗得懾人心魄。
  金力燦笑歸笑,心裡倒是分得清輕重的。「那可不好。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萬不可任意而為,當心失了人心。」他修長的手指眷戀的撫過方容國的衣袍,收起了先前嗔怨的語氣、仔細的叮囑著他。

  方容國一時竟看著眼前的人,看得有些癡了;他向來愛重金力燦,此時看著對方姣好的面容、話語間處處維護他的心意,心裡不禁一熱。「……都聽你的。」他低頭輕吻那人漆黑發亮的髮頂。
  思緒翻來覆去,卻是按捺不住幾分焦躁的沉聲又問:「有沒有人妄圖窺探你?剛才給你送吃食來的人……」

  不等他說完,金力燦便在他唇上輕啄了一口、打斷了他未說出口的話:「沒有。自從上次你扭斷了那人脖子之後,誰還敢來窺探我?」
  他言笑晏晏,然而說出口的話卻叫人膽寒。

  方容國怔愣片刻,才緩緩吐出一口長氣。「……你說的是。」
  所謂關心則亂,金力燦在他心中佔的分量已然重壓一方,讓他衡量一切事物輕重的準則因而失序大亂。

  那人腳步輕移,他的視線隨之而動;不過片刻,金力燦又再次轉回到他身邊,那雙白皙卻並不纖弱的手端來了一只牛角杯,「方將軍,不知可有幸與你共飲一杯?」他笑問。
  那造型猙獰而肅穆的青銅製觥杯裡盛著暗紅醇澈的液體,像上好的葡萄美酒、又像濃稠溫熱的鮮血。

  方容國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頷首。他伸出手覆上了金力燦的手,修長的手指與他一同執杯;厚重的觴觥在兩人唇間輪番傾倒,直至青銅杯見底。
  不知是誰的手先抽了勁,空了的牛角杯脫開兩人的手、重重砸落在地,卻無人有餘暇在意。

  金力燦任由精瘦的男人將他推往雕花大床裡,他順勢倒進佈滿繁複繡線的大紅床被之中,毫不反抗、也毫不驚訝,倒是隱隱約約顯出了幾分渴望和歡喜。他伸手撥開方容國身上穿著的暗色外袍,手指以與他身上黑墨所紋繪的惡鬼圖極其衝突的繾綣柔情在他的肌理上勾勒愛撫。

  方容國啞聲說:「我以肉身作為你的容器供奉你。」
  他的話語似承諾又似見證,在金力燦身上游移的雙手、落下親吻的雙唇則像是最虔誠的膜拜。

  「而你在我裡面,是我的主宰。」金力燦微喘著氣低聲回應。他們兩人的話音一應一和,既是床笫之間的纏綿絮語、亦是牽繫一人一妖的誓言約定。
  他主動抬起修長的大腿,讓方容國楔入自己體內。

  紅燭淚下,微光搖曳,青煙裊裊,一晌貪歡。

  五更響時天還未亮,燭火依舊,然而前夕房裡的溫軟旖旎已然消散、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冷厲的肅殺之氣。
  金力燦親手為他穿盔戴甲,踏著忙碌而輕巧的腳步在他身邊走動。

  方容國垂斂下眼睫,嘴唇動了動、終究還是沒忍住,諄諄囑咐他:「若你見大勢已去,盡可離去,犯不著賠上自己。」
  「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他頓了頓,眷戀的細細瞧金力燦精緻的眉眼。

  而那人擦亮了他身上的黑甲,低眉順目的回答:「但說無妨……我的將軍。」

  「再不可與凡人立約,不可接受供奉,不可使人驅策。」
  光是想到萬一自己事敗身死,金力燦或許會與下一個人訂立誓約,如同與他相好時一般的互為彼此靈肉……方容國就覺得胸臆中充塞著陰鬱暴虐之心,幾要呼之欲出。他霸道的提出了如此要求,然而金力燦卻毫不遲疑的便應了是。

  正圍繞著他擦拭鎧甲的金力燦,此時剛好轉到了他的背後——他僵硬著脖頸,幾乎不敢回頭去看那人的神情、生怕會從中覺出哪怕一點狡黠敷衍——然而他卻聽見了輕輕的一聲嘆息。
  「我願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他以己身精血元陽侍奉多年的仙如是說。

  恍惚間似乎金力燦伸出雙手抱住了他,卻又輕得好像只是出自他的幻想;方容國猛然轉回頭,卻驀然發現房間內只剩下他獨自一人。

  燭火滅了,獨留一縷青煙裊裊而升。

  方容國面沉如水,推門走出院外。
  外間裡,昨日眾人宴飲狂歡過後的殘羹冷酒還留在桌上,然而人人卻都已然與夜裡的縱情聲色大不相同。他們身著金屬或者皮革製成的甲冑,身上的甲、頭上的盔和手中執的背後背的兵器,在暗夜裡星星點點閃著森冷的光。

  一支沉默的大軍集結於此,凜冽的肅殺之氣可叫敵方魂飛魄散、卻是令己方熱血沸騰。此去他們是要去逼宮的,方容國已經收到京城內傳出來的信號,此時便是最好的行動時機;待天一亮,他們就要把那耽溺於酒池肉林之中、罔顧天下蒼生的狗皇帝給拽下龍椅——這江山,也該換個人來坐坐了。……

  他抬起手,萬眾一心齊齊轉向他。
  方容國本就不是話多的人,此時也只是用了六個字便說完了他們醞釀了一整年的起事:「不成功,便成仁。」他的聲音低沉,話語中字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眾人大慟,心裡發狠、一咬牙,眼中更是堅定。他手下的將領帶頭以長槍頓地,沉重而富有節奏感的悶響,直可比做戰爭中擊鼓而進的戰鼓聲。

  方容國見此不再多言,他簡單的做了個手勢、列陣在外的反叛軍眾人迅速化為他們早已沙盤推演多次的陣型,前鋒、左翼、右翼等一應俱全,訓練有素的齊划開步伐,像一隻猙獰的鐵爪欲撲向皇城。

  「蒼天不仁,我為芻狗;神降凡身,破舊立新……!」
  就像平地砸下一道落雷一般,整齊劃一的呼喊聲猛然炸響了天際。

  一切都部署好了。
  方容國沉靜的緩緩拉下了面具,那上頭以深紅色的顏料塗繪著一長吻細眼的獸臉,似仙似魔,看上去妖裡邪氣的、卻詭秘的直叫人移不開眼。

  氣韻遊走於他的四肢百骸,五感比平日更加敏銳——他甚至能一目千里,連遙遠的高樓閣台上嚇得慌不擇路的小太監都盡收眼底。
  金力燦確是在他裡面的。通常他倆靈肉交融時,金力燦的意識會衰減到幾乎話不成句,只能向方容國傳達最簡單的意念,好像普通的動物牲畜那般。

  然而今天卻不太一樣。
  風聲中彷彿挾帶著那人夾雜著喟嘆的那兩句低語承諾——


  我願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

  願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

  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



  ——保你一世平安。


  方容國心下一凜,卻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來。
  修長的手指指向不遠不近的宮城——那兒已經亂成了一團,他們事先混進去的人馬正和宮中的禁衛軍纏鬥在一起——,然後他的手掌猛然向下一翻、如取囊中之物,掌風硬是帶出了幾分狠戾凌厲。

  他們將要以血洗清上一個朝代,以血展開下一個時代。






神降
fin.

鴆 2017. 08. 22 06:45AM

カテゴリー: B.A.P同人衍生  單篇完結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祈兒 ⇒ No title

啊啊啊啊啊啊這個是
Yamazaki嗎(這個孩子今年才滿十七(可是還是看了mv
反正這一切都是老方的錯
燦呢感覺是九尾狐那一類動物(是妖怪啦
感覺90都比較細緻呢....
方把拔感覺就是軍人的料啊...

  • 2017.08.28
  • Mon
  • 19:1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祈兒

>> 祈兒

原來…你才17歲嗎XDDD (笑哭) 突然充分感受到歲月催人老(?)

是的~這篇的靈感來源就是YAMAZAKI
與其說是軍人,其實就是造反的(x)反叛軍啦XD (將軍什麼的當然也是自封的XDD )
設定上金力燦是屬於保家仙那類的(?) 胡黃白柳灰裡面的狐狸精XD

  • 2017.08.31
  • Thu
  • 23: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Kane ⇒

畫面營造的超級美!!
方將軍的佔有慾
金妖精的賢內助的感覺💕

  • 2017.09.01
  • Fri
  • 10: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Kane

>> Kane

能讓你有這種感想真是太好了TTTT
這篇也算是我的小小突破(?)嘗試寫了奇怪的東西(?)

沒錯XDDD 我們燦狐狸是賢內助(O)

  • 2017.09.01
  • Fri
  • 23: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 ⇒

燦是真的滿適合狐仙的(?),魅惑又帶點挑釁,好奇這個架構中的孩子們會是怎樣XDDD
感謝餵食~~

  • 2017.09.02
  • Sat
  • 08:0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長腳的魚 ⇒ No title

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這句不知道為什麼好戳我喔
雖說妖是不做虧損交易的 但這麼說卻有種犧牲奉獻不求回報的感覺QQ
BTW大大每次寫狐狸燦都覺得他好美喔 方老大愛情灌溉的原因嗎(幹

  • 2017.09.04
  • Mon
  • 14:0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

>> Min

燦哥在我眼裡一直都是隻漂亮的大狐狸~ (´///☁///`)
確實是如你所說,魅惑又帶點挑釁!
老實說我完全沒想過把孩子們放進這個架構中(幹) 鄭大賢可能是被方將軍闖入宮之後挾持的太子吧(賢:讓我死)

  • 2017.09.08
  • Fri
  • 16: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長腳的魚

>> 長腳的魚

你畫對重點ㄌQQQQQ
窮我三生之力保你一世平安 這句算是整篇的文眼(?)
古代精怪小說(?)也有白蛇傳阿XDDD 未必是不做虧本交易吧,看看白娘子被許仙害得多慘ㄏㄏ
燦燦哥在我眼裡就是這麼美 (´///☁///`) 能讓你也接收到我的意念(?)真是太好惹XDDD
你這樣問我當然會回答 溜~ (眨眼)

  • 2017.09.08
  • Fri
  • 17:0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