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結 08



  金元植當然不可能忽略他的反應——鄭澤運身體一僵,一語不發,只眼神飄忽、下意識的咬著下唇——,於是那看似強勢的黑髮Alpha便頓時慌了手腳,連忙好聲好氣的哄著他說:「我們Taekwoonie現在還不想要孩子的話,那就不要吧、反正我們還多的是時間呢!」
  「以後再說吧、以後再說。……」金元植一隻手來回拍撫著他光裸的背、一隻手將他攔腰抱著,極盡所能的做出了安撫的姿態。
  雖然他的Alpha說生孩子的事不急,但是鄭澤運又怎麼會不知道金家人丁單薄的現況;而身為背負著重新振興家門使命的家主,金元植在繁衍後代子嗣這方面,同樣也有著無法逃避的責任。

  在那次之後金元植再也沒有提過要孩子的事,然而鄭澤運卻常常若有所思的撫過自己平坦結實的小腹。

  他並不是不喜歡孩子……事實上,他還挺喜歡那種嫩嫩軟軟、走路跌跌撞撞、說話咿咿呀呀的小生物。在身體狀況許可時,他也是很樂意陪他的小外甥玩上一下午的。然而對著金元植,鄭澤運卻說不出口這些話。他甚至是鴕鳥心態的逃避著「孩子」這個話題;而金元植也對他足夠體貼,看出了他的不自在之後,便若無其事的把那天的尷尬給揭了過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在那之後鄭澤運又迎來了幾次發情期;因為本身先天荷爾蒙失調的老毛病、再加上長期過當的使用抑制劑,他的發情期變得極不穩定——鄭澤運好幾次不禁暗自慶幸自己遇到了金元植,否則以這一年來的情況看來、他的發情期變得短促而頻繁,如果仍是靠著抑制劑強行壓制,他可能真的遲早會死於用藥過量。……
  他現在可一點都不想因為這種理由而虛無的死去。鄭澤運的前半生簡直恨透了自己的第二性別,要不是因為他的Alpha在無意間闖進了他的生命,他恐怕這輩子就要被自己給困死在那個小房間裡。

  金元植和其他剛愎自用、對Omega和Beta不屑一顧的Alpha是不同的。他的Alpha並非性格軟弱可欺,而是願意以尊重的態度對待其他兩性,更是以特別的溫柔寵溺來對待他。
  思緒一觸及金元植,那雙沉靜的黑色眼珠彷彿添了一抹生動的光彩;然而只是一瞬,又像是翳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

  自從說過不急著要孩子以後,金元植身體力行的實現了自己的話,在他們做愛時不曾再插進他的生殖道裡;就算偶爾稍微失控的頂了進去,到最後關頭總是會忍住不在裡面射精。
  鄭澤運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是出於對方對自己的尊重和體貼,然而隨著一次兩次……發情期過去,他卻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在性行為中插進生殖道授精的目的不單只是為了受孕而已——當然、對有些Alpha來說,進入男性Omega比腸道更緊、體溫更高的生殖道,單純只是為了肉體上的享樂——,但是以大宗來說,這也是Alpha們用以標記自己的Omega的方式之一。比起啃咬、刺激Omega頸間的腺體,這種方式顯得更簡單粗暴一點:直接以精液灌滿Omega體內,讓兩人的信息素完全融合為一、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這個Omega被自家Alpha「餵得很飽」、性生活和諧美滿似的。

  而金元植已經三個月不曾這樣「標記」過他了;雖然他的Alpha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疼愛他、甚至做愛的頻率比他紊亂頻繁的發情期還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兩人身上不再交融合一的信息素,卻總是讓鄭澤運覺得心裡不怎麼踏實。

  他和金元植成結滿一年的時候,平靜了一年有餘的國界邊境再次起了騷動:寒冬就要到了,與國土北方接壤的鄰國蠢蠢欲動,想打破和平協議、越過停戰線,進一步進佔溫暖富饒的南方土地的意圖昭然若揭。
  金元植甚至連他為了成結週年特意做的一桌子菜都來不及吃上幾口,就被連夜召回了軍本部。

  他的Alpha在接到召集令後便匆匆回房換上軍裝,臨走前滿臉抱歉的捧著他的臉、在他額頭上親了親,「幫我把飯菜收好,我回來還要吃的,嗯?」
  顯然他的表情管理差勁透了——鄭澤運懊惱的想。他的Alpha知道他有多失望,在接受臨時徵召的十萬火急之中仍不忘安撫他。

  而金元植則是看著自家黑髮的Omega一臉糾結,忍不住覺得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明明鄭澤運比自己還要年長一些、在其他人面前也總是冷靜自持到了幾乎有點不近人情的地步;但是在自己面前,怎麼就這麼藏不住情緒呢——鄭澤運的臉上除了憂心忡忡的神情以外,還有雖然他本人努力想掩飾、卻還是叫他一眼就看出來的失落,以及一點對於自己這不爭氣的表現而起的懊惱。……
  「別擔心,我會很快回來。」他的嘴唇貼著鄭澤運的額頭,哄著他說。

  金元植的話彷彿還在耳邊,然而事實是、他自從傍晚離家之後便徹夜未歸;等到天色大亮,鄭澤運再也坐不住了,索性直接起床、換了一身衣服就殺到了軍本部,要求見金少校。

  在軍政界,鄭家的小公子向來是個神祕的人物,以往見過他尊容的人屈指可數;儘管這一年來,鄭澤運不時會陪同金元植一起出席一些社交場合,然而今日傳訊室值班的小兵顯然位份不夠高、是不夠格參加那些活動的,自然也就沒有機會見過他了。而他本人的模樣又與一般認知中身嬌體柔的Omega頗有出入,反倒更像是Beta甚或是Alpha、又因為荷爾蒙失調的關係,除了發情期時信息素會失控暴湧以外,平常時是幾乎嗅不到他的信息素的……

  大家都知道近日獲升少校的金元植和鄭家的么子結成連理,而那位鄭小公子是個Omega,兩人感情甚篤。
  任那小兵怎麼想也不會想到,這站在自己眼前滿面冰霜的人會是自家少校的夫人——先別說從外表上看不出是個Omega好了,這位的身上也半點沒有金少校的信息素、這可和傳言中的「感情甚篤」對不上啊。畢竟新結才剛滿一年的雙人,若是Alpha喜愛自己的Omega的話,又怎麼會不把對方標記為自己的人呢?

  於是鄭澤運就這麼合情合理、卻又荒謬透頂的被擋在了軍本部的鐵柵門外。他出來得匆忙,沒有帶上可以證明身份的證件——其實就算他有帶,被門衛攔下、還得查驗身份的這種事,也足夠讓心高氣傲的鄭家雄獅心生不悅了。更何況是說也說不清的現在:鄭澤運簡直氣得要炸毛跳腳,偏偏那值班看門的小子還是個遲鈍又油鹽不進的,他心裡還懸著金元植的事、眼前又要和這小兵周旋,真是急得在這霜雪天裡頭上都能冒煙了。

  後來幸好是李在煥正好坐著車從外面進來,遠遠的他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作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光棍一條,李在煥和金元植混熟了之後就沒少去他們家蹭飯——,於是搖下車窗大聲的打了招呼:「澤運哥!」
  然後看著傳訊室裡的小兵瞬間白了一張臉、面如死灰,他不禁在心裡直咕噥:這小子約莫是皮癢、想被收拾了吧……

  金元植的舊部們沒有人不知道金少校的左手上戴了一枚戒指,那是少校早逝的母親留下的遺物。得罪了金少校本人不打緊,少校他一般是個挺講道理的人、不怎麼愛找部下們麻煩;但可千萬別得罪了戴著少校母親的戒指的人——少校可是會為了那人變得不講道理的。
  看鄭澤運的神情就知道,這小兵可把金元植的寶貝給得罪狠了……李在煥不禁在心裡為他點了一根蠟燭。金少校一般不折騰人,但要折騰起人來,他的手段也是可以玩出花來的。

  於是他落井下石的用眼刀剜了那小兵幾下,又連忙讓鄭澤運上了自己的車。身材高挑的Omega正彎著身子上車時,李在煥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昨天夜裡被緊急召回開完了會之後,金元植好像、似乎是拜託了他和鄭澤運說一聲吧……
  李在煥覺得自己有點冤枉,這實在不能怪他辦事不力、是這祖宗找上門來的速度太快了。……這麼一想,他發現自己約莫也是皮有點癢、欠人收拾了吧,於是默默的在心裡為自己也點了根蠟燭。

  從飄著小雪的戶外進到了溫暖的室內,鄭澤運的表情也不見鬆動、甚至在聽到李在煥告訴他的事情之後顯得更面癱了一點——李在煥說,金元植昨天臨時被分派了任務,連夜就出發前往現下正人心浮動的北境了。

  「畢竟金家向來是駐守邊境的好手,元植在回到中央前的五年就是在北境鎮守的……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那邊的狀況。」李在煥解釋著,「再說這次任務的目的主要是偵查而非攻擊,他會自己看著辦的。」
  如果換作是其他將領的家眷,李在煥是斷然不會透漏這麼多細節的。但正因為是鄭澤運——他去人家家裡蹭飯時可沒少聽金元植和鄭澤運談論軍情,一開始聽到時李在煥簡直嚇得要尿了,心想這些資訊可都是機密啊老大您這是水鬼策略非要拖我一起下水嗎、後來卻不得不對鄭澤運刮目相看了起來。鄭家的小公子有時比起他這文官出身的副官,居然更能為金元植出謀劃策。

  鄭澤運聽完後只若有所思的略略頷首,依舊一語不發。就理智層面來說,他當然能夠理解軍方要求金元植前往北境的理由、從以往兩人有過的談話以及對方年紀輕輕卻一身彪炳軍功的事實中,多少也能夠明白金元植在邊境游擊戰中的能耐——可是金元植這個人,身上掛了太多太多他的想念與情感,早就不是他可以用理智來評判的。

  從金元植離開的那天算起,已經差不多過去了一個星期。鄭澤運在這一週內養成了個新習慣:每天早上睡醒睜眼、簡單洗漱換裝之後便到軍本部去等消息。這麼幾天下來,金元植轄下的大小軍官士兵們也都習慣了他的存在,誰也沒有多說什麼——除了金元植平日樹立起的威嚴以外,鄭澤運身上還自帶了軍戎世家鄭家的光環、在軍中也是挺好使的。

  然而從兩天前開始,他卻不再到軍本部蹲點報到了。

  他躺在床上難受的翻來覆去,被褥之間金元植留下的氣味已經淺淡得幾乎嗅不出,鄭澤運不禁懷疑他的Alpha留下的這點信息素到底是安撫了他的發情熱、還是反而使得他更焦灼難耐。

  遇見金元植之後他已經許久不曾如此,獨自面對發情期的煎熬都在他的Alpha的陪伴下,轉變成為某種叫人興奮又害羞的纏綿旖旎。他幾乎要忘了不得抒發的欲望有多痛苦。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不清,在掙扎中脫去的衣服掉了一地,滾燙的肌膚變得無比敏感,就連擦過柔軟的被單都能引來他的一陣顫慄。

  鄭澤運無法自制的將手伸到了自己腿間,握住了早已抬頭的陰莖上下擼動,想像著是金元植的手在安撫自己。
  「元植……元植……」他低聲嗚咽著那人的名字,腦海裡僅剩的一絲清明卻明白那人並不在自己身邊、而是在遙遠而動盪不安的北境邊城,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休息、也不知何時才能歸來。

  然而恍惚間他卻似乎聽見玄關處大門被打開的聲音,於是視線下意識的便聚焦在房間的門上。過不了多久,看著緩緩轉動的門把,他過熱混亂的腦袋中卻突然想起了第一次遇見金元植時的情況——那時他有多麼的絕望,現在的他就有多麼的渴望。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REO / 結 (ABO設定)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Carlie ⇒

竟然更了!!!!!!!!!
毒鳥也太勤勞了TT

  • 2017.09.09
  • Sat
  • 00: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藻 ⇒ No title

更新了更新了~~~~~這次好快阿!!!!!上一章大概只看了五遍就有續集可以看了 感動~ 感謝辛勤的毒鳥~

元植快點把邊境的敵人通通打扁回家吧!!!你可愛的Omega需要你阿!!拜託開門的不要是什麼奇怪的程咬金,請毒鳥大人賜可愛的LR一個不要太糟的結局吧~
是說前面孩子的問題,元植只因為澤運聽到孩子之後的一點點的反應就再也沒提過這件事,甚至連標記都不做了,總覺得這份溫柔有點沉重。好想知道澤運對孩子有壓力的原因,我都想知道原因了元植居然連問都沒問@@

繼續坐等更新~

  • 2017.09.10
  • Sun
  • 01:2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祈兒 ⇒ No title

元植真的是一個很溫柔體貼的人
但是默默的,覺得這樣的溫柔都成為了某種壓力
甚至是變的疏離
身上失去Alpha味道的Omega
總是失去一份溫暖
而且某隻Omega的那份佔有慾根本無法滿足
【欸?怎麼好像屬性O都是這樣,才:幹

  • 2017.09.11
  • Mon
  • 09: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Carlie

>> Carlie

突然有點心虛,我周更居然還能被你說勤勞…XDDD
真是不好意思呢XDDDDD

  • 2017.09.15
  • Fri
  • 22:3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抱歉,上面忘記署名了,而且沒有密碼不能修改留言><
作者大大,我真的每天都會上來看文章,因為文筆和劇情都太美好了,因為有點晚掉入LR的坑,所以現在都盡力補回來他們倆小小的美好互動,他們在一起相處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可以冒昧問一下作者大大是什麼星座嗎?我是魔羯座。

  • 2017.09.15
  • Fri
  • 22: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藻

>> 藻

不好意思…似乎讓各位習慣了我月更(?)、半年更(??)、年更(??) 的無良作風…XD
我個人的野心是在這次回歸期內把結給完結掉 ( • ̀ω•́ ) 希望大大們也多多給我留言,偶會更有動力(欸)
至於結局、我一直都說結是我的實驗性作品XDD 所以最後的結尾可能大家不會很滿意(?) 但還是請看到最後了(手指鞠躬)

關於孩子的問題~我是覺得(?)金元植沒有問,也是因為對兩人的感情基礎沒有自信、所以不敢問吧XD 就像在前章說過的一樣、他可能是希望慢慢培養感情、潛移默化的改變鄭澤運的想法 這樣
至於沒有標記什麼的…就真的只是粗心大意、又對Omega不太熟悉的純情笨Alpha忘記了而已(幹) 畢竟之前都是用簡單粗暴法(?)標記、不是用咬脖子的啊w

~謝謝回覆♡~

  • 2017.09.16
  • Sat
  • 00: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祈兒

>> 祈兒

謝謝大大用心看文!>3<
會這樣說到底還是兩人缺乏溝通吧…自以為是地對對方好XD
而且沒錯、不要小看天蠍座男人的佔有慾啊!(運:)
隔壁棚的(?)劉永才怎麼躺著也中槍XDDDDDD

  • 2017.09.16
  • Sat
  • 01:0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你好呀!拍手的留言我也有看到了,真是非常感謝你 (´///☁///`)
也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筆和這劇情設定、也很感動你每天都上來刷…XD
LR兩位湊在一起真的是很有化學反應 (´///☁///`) 現在金元植基本已經不叫哥了也很引人遐想(不)
我是雙魚座唷XDDD 挺好奇大大對星座有什麼見解嗎?怎麼會想問這個呢XDD

  • 2017.09.16
  • Sat
  • 01: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刷你的文章跟刷音源一樣開心!!你是雙魚座欸,跟弘彬一樣開朗^^因為我蠻喜歡研究星座,而且可以很快了解大致上是什麼樣樣類型的人哈哈~
我喜歡你的文章寫個性寫得很細膩的筆觸,栩栩如生呢~他不叫Leo哥哥真的是表現一副很寵溺的樣子(Leo就會一臉受樣),我是因為他們LR才入Vixx的坑的,然後瘋狂補他們的視頻啊~
今天看到澤運又受傷的消息,他真的很容易受傷,他們的wishper舞台他又只能坐著唱了,然後我發現元植他有一直瞄他哥狀況,可能怕他不舒服之類的,真的有愛~
大大更文fighting(會無限關注大大動態)

  • 2017.09.16
  • Sat
  • 02: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啊抱歉,弘彬是天秤座耶~哈哈哈
作者大人LR是比較喜歡L還是R?應該有一個是本命嗎~

  • 2017.09.16
  • Sat
  • 21: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字 u////u
啊~金元植就是對大家都一副很有愛的樣子…!老實說我就是個植ALL派(但這個ALL的範圍不包括爀肯XDD )
鄭澤運現在在我眼裡基本就是個乖巧幼稚愛撒嬌的大隻女友(x) 真的是一臉受樣(失禮)
LR真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小分隊QQ 其實LR的音樂也比較對我胃口
鄭澤運真的是個很容易受傷/生病的人…只能說幸好末放了,希望他能好好休養QQ

謝謝你的支持!
BTW我本來是93雙本命,但最近有漸漸轉變為元植本命的趨勢…XD

  • 2017.09.17
  • Sun
  • 22: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