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結 09 (*)


170923 09更新完畢





  房門一敞開,清新又馥郁的花草香氣便爭先恐後的湧了出來。信息素的濃度之高令金元植擔心的皺了皺眉頭:因為先天體質的問題,平常時鄭澤運的身上其實是嗅不太到信息素的;除了被他標記以後、和他的Alpha信息素融合了以外,便只有發情時才會釋放出明顯的信息素。
  至於此刻……鄭澤運散發出的信息素簡直可以稱得上「暴湧」的程度了。這種情況雖然不尋常,但若是發生在一個剛經歷第二性別成熟的Omega身上,那倒也還算情有可原;可早就已經成年的鄭澤運,卻分明不屬於這種狀況。

  而床上原本正被發情熱折騰得迷迷糊糊的Omega,則是還兀自睜大了一雙濕潤的幽黑眼睛、愣愣的看著他。

  金元植身上穿的不是一個禮拜前離開家門時所穿的軍服,而是相較之下顯得休閒的白襯衫,釦子懶懶散散的開了兩三顆、露出了一點鎖骨和胸口處的刺青,下襬則是隨性的紮進了黑色的修身長褲裡,襯得他一雙長腿勻稱而筆直。他身上披著黑色的夾克,鼻樑上架著一副細金邊眼鏡,打扮得時髦又斯文,看上去好像不過是出門和朋友小聚一番而已。
  鄭澤運雖然感到迷惑,卻也不禁在看到金元植好好的站在眼前時鬆了一口氣;無論是這一個星期來總是沉沉壓在心上的擔心憂慮、或是此時此刻的燥熱難耐,似乎都得到了緩解。

  他的Alpha跨著大步,腳步快卻沉穩的向他走來。金元植剛在床邊坐下,鄭澤運就裹纏著被子、跌跌撞撞的撲進了他的懷裡。
  「你回來了。」他低聲說這句話,像是滿足的嘆息又像是渴望的呻吟。

  金元植沒有答話,而是直接以行動回應——他伸臂抱住了他,讓Omega痠軟無力的身體可以靠在自己身上。然後才開口問他:「你用了抑制劑?」

  鄭澤運的狀況不太好,信息素暴湧和折騰得人意識不清的發情熱都不是正常的發情期反應。他們的家庭醫生曾經警告過,最好別再讓鄭澤運使用抑制劑,否則將造成他本就失調的荷爾蒙更加混亂,而這會使他在往後的發情期時更加難受而且危險——暴湧的Omega信息素足以令任何一個意志稍稍不堅定的Alpha失控。

  這麼一想,金元植的語氣裡就不知不覺的帶上了一點責備的意味;然而聽見鄭澤運委屈的解釋,他又一下子心疼了起來。
  他的Omega抓皺了他的襯衫,趴在他胸前悶悶的說:「……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金元植為之語塞,只好嘆了口氣。然後就聽見懷裡那人有點賭氣又暴躁的說:「要是再不用抑制劑的話,我大概就要爬到大街上求隨便一個Alpha幹我了。……」
  他露骨的言詞讓金元植皺了皺眉,才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被他的Omega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打斷——

  原本一直不安份的在他懷裡亂拱的人突然僵住身子、停下了動作,金元植不用想也知道這情況不對勁。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鄭澤運居然接著就毫無預警的朝他胸口猛的砸了一拳。
  他的Omega連聲音都冷了下來。「……是誰?」

  他一開始不明白鄭澤運在問什麼,而他那一臉茫然的模樣顯然是讓對方更來氣了——
  「你身上有別的Omega的氣味!……」

  鄭澤運的聲線本就柔細、音調也偏高,就算是生氣吼人時也是這樣;但是儘管如此,金元植還是聽得出來這人是真的發怒了。
  他連忙開口要哄:「澤運,你先冷靜點——」

  「我他媽的還真想冷靜一點!」本就因為發情期而躁動不堪,鄭澤運這下真的是又生氣又委屈:他在這裡天天牽腸掛肚、發情了也只能飲鴆止渴的靠抑制劑和無法紓解慾望的自慰苦撐;他的Alpha倒好,出去野了一圈回來,身上連別的Omega的信息素都沾上了。
  儘管那氣味並不明顯,但只要像他現在這樣窩在金元植懷裡,就能嗅得出來那股淡淡的柑橘香氣,甜美清新又陽光,估計那個Omega的年齡比金元植還小。……他酸溜溜的想。

  金元植心疼歸心疼,卻也頓時有點無語。他思忖著現下要先解決哪個問題:觸手所及鄭澤運的皮膚燙得嚇人,一雙幽黑的眼裡也氤氳著淚水。儘管還在對他生氣,身體卻已經不受控制,不僅連連磨蹭他的身體,甚至是無意識的將被子夾在腿間、有一下沒一下的挺動著腰摩擦著。
  他不知道在自己回來以前,鄭澤運已經處在這樣的狀態多久了;放任發情熱侵蝕心智,對Omega的身體也會造成很大的損耗。更何況,他懷疑以鄭澤運現在這模樣,他能聽進多少自己的話……倒不如先解決了發情的焦躁難耐,他再來好好向對方解釋。

  然而他的Omega卻顯然並不是這麼想的——他才一伸手想撫摸鄭澤運汗濕的背脊,就被對方毫不領情的抬手格擋開來。

  連鄭澤運自己也知道自己這樣是矛盾極了——他既渴望著能夠被自己的Alpha疼愛、卻又惱恨得不願意讓他碰觸自己。

  自家鬧脾氣的Omega明明難耐得一直往他身上磨蹭,卻又死也不讓他碰一下。金元植看那人自己使勁的折騰自己,心裡是又氣又急,於是一時之間也顧不上語氣如何、沒好氣的就衝口而出:「你是要先做還是先聽我解釋?」

  而鄭澤運被他這麼一兇就更覺得委屈了、面對這個掌握了自己所有的情慾和情感的人,身上本就燥熱得難受的Omega,這下連氣都生不下去了,只是不發一語的緊揪著Alpha的衣角。

  明明是剛剛還氣勢洶洶的打了他一拳、又對他大吼的人,此時此刻卻又這樣默默的蹭著他、窩在他的懷裡,兩隻手都抓皺了他的襯衫下襬、卻好像不敢主動擁抱他似的……擺出了這麼示弱的姿態。
  金元植算是對鄭澤運徹底沒輒了。

  他歎了口氣,環抱著自家Omega的雙手又緊了緊。鄭澤運一開始似乎還下意識的又想要掙脫,後來在他毫不放鬆的力道下也就老實了、乖巧的貼在他身上,把下巴戳在他的肩窩裡。
  「你知道現在駐守北境的總司令是誰吧?」金元植緩緩開口,然後不等鄭澤運回答,就又逕自接話:「車學沇、車少校,他是我的小舅、我母親家中年紀最小的弟弟。」

  鄭澤運只是模糊的咕噥了一聲,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正如李在煥所說的,金元植這次被派往北境的主要目的並非為了戰鬥;首要的任務是偵查,另外還有一個僅有少數人知道的次要任務,即是護送若干重要人士離開邊境。而這一隊人馬中包含了車學沇的兒子——一個年方十三歲,正因為動亂不安的環境而受到干擾、提前經歷了第二性別分化的小Omega。

  車學沇的出生是車家父母老來得子的結果,他和金元植的母親年紀相差了一大輪、反而是和金元植更相近一些。小時候幾乎是由他的Beta大哥、也就是金元植的母親一手教養大的,也因此和金元植一家一直維持著親近的關係。車學沇的兒子也算是金元植從小看到大的,於是此刻要談及那孩子的第二性別分化、發情期、信息素什麼的……金元植總覺得彆扭。
  「他本來應該還不到第二性別成熟的年紀……」金元植想起那顆小橘子,以往總是跟在他的屁股後頭當他的小尾巴;而這次見面時,那孩子卻因為失調的荷爾蒙、暴湧的信息素而恐慌不已,飽受煎熬、身心俱疲的模樣有如驚弓之鳥,一點也不像他以前那個可愛又黏人的小表弟。

  鄭澤運熱得有點迷迷糊糊、就算有金元植的信息素多少撫慰了一下躁動的身心,仍是需要勉強打起精神,才能夠專注於理解金元植的話。饒是在這樣的狀態下,當他聽見金元植提到「信息素暴湧」時,仍是不禁瑟縮了一下——當年他在學校的宿舍裡第一次發情時,就是這樣的情況。他的室友們畢竟是未經人事又血氣方剛的年輕Alpha,在當下那種濃度的Omega信息素作用之下,幾乎不可能保有理智不碰他。

  金元植說,在Omega的信息素暴湧的情況下,若是沒有合適的Alpha與之交合——或者像他表弟這樣年紀幼小的特殊案例——,則最好要有一位血親Alpha在旁護衛,血緣關係會使AO之間的信息素吸引力降低許多,如此應可保護Omega遭受其他失控的Alpha侵犯。

  但是,雖然車學沇本人是個武力值頗高的Beta,他卻不可能放下軍務跑這一趟、親自把自己的獨生子送回安全的中央;而他的Alpha伴侶、孩子的父親又是位正在海外執行參訪任務的外交官,對此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於是車學沇便將護送自己孩子的這件事交託給了金元植。……
  鄭澤運聽著不禁覺得有點吃味:當年他在極度的驚恐中度過了信息素暴湧的第一次發情,而這位素未謀面的、金元植的小表弟顯然是比他幸運多了。

  「……所以我這幾天都和他待在一起。」金元植像撫摸貓咪似的、一下一下的愛撫著窩在自己懷裡的Omega光滑汗濕的背部。

  好不容易、他的Alpha總算交代完自己身上陌生的Omega信息素從何而來,鄭澤運心裡的警報一解除,人也跟著不安份了起來:那雙白皙修長的手悄悄的爬到了金元植的襯衫領口,一顆一顆的解開了他的釦子,溫柔卻又急切的褪去他身上的衣物。

  金元植挑了挑眉,試探性的伸手插入了鄭澤運的雙腿之間;不需要他多加動作,他的Omega就大膽的夾起了大腿,有點羞澀卻又無比淫蕩的扭動著屁股、用自己敏感的私處磨蹭著他的手。
  「Taekwoonie現在倒是願意讓我碰你了?」他不輕不重的在鄭澤運白嫩的臀上捏了一把,滿意的感覺到對方吃痛的瑟縮了一下。

  鄭澤運沒有回答他;依舊維持著乖巧的趴伏在Alpha身上的姿態,他情不自禁的把臉貼在金元植厚實的胸肌上,耳裡聽著他強健有力的心跳、鼻間嗅聞著熟悉的乾燥馥郁的菸草味,他只覺得全身都酥軟得簡直要化為水、想要就這麼融進他的Alpha的身體裡,再也不要分離。
  直到脫去金元植的襯衫、看見他肩膀上刺眼的白色紗布和繃帶時,他才稍稍清醒了一點。「……你受傷了。」鄭澤運低聲說。

  金元植摸摸鼻子——就知道受傷的事情不可能瞞住鄭澤運多久,但他原本也沒想到這麼快就會被發現——,只得老實的交代清楚:「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敵方正展開第一次空襲。」
  「幸好車少校早有準備,當地居民依照防空演習時演練過的、分別躲進各區的防空洞,人員傷亡的狀況不嚴重;倒是聯外的主要道路也被炸了……我們那時剛好在路上。」他停頓了下,安撫的摟了摟懷裡的人,然後半開玩笑的又說:「畢竟不是每個Omega都像我們Taekwoonie這麼厲害啊,我表弟就是個四體不勤、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那爆炸掀起來的碎石每塊都有他腦袋那麼大……皮粗肉厚的我只好幫他擋一擋了。」

  鄭澤運聽得又是後怕又是心疼,儘管他的Alpha現在已經安全的回到他的身邊、可光是聽著金元植輕描淡寫的說起執行任務時遭遇的險境,仍是讓他憂心驚懼不已。……除此之外、想起金元植是為了保護那個小Omega才受傷的,他心裡就有點不是滋味。
  「表哥表弟……」鄭澤運的雙手又開始蠢蠢欲動、在Alpha精實赤裸的肩胛後背撫摸游移,一邊酸溜溜的說:「像這樣的、最容易發生姦情了。」

  金元植不禁「哈」的失笑出聲、然後意識到他的Omega幽怨的眼神,於是勉強收斂了表情,哭笑不得的趕緊為自己澄清:「呀,我們家又不是那種注重純血的頂級門閥、喜歡搞什麼『親上加親』的……而且這都什麼年代了、比起血統,我們更相信優生保健學啊。」
  「再說了、要是我敢對那小子動這種心思,車少校絕對會把我打包送給敵軍當戰俘的。」他還說著話呢、卻突然話鋒一轉,無奈的說:「Taekwoonie、你一定沒在聽我說話。……」

  而正忙著扒開他的褲襠、把手鑽進他的內褲裡的鄭澤運只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這人八成連他在問什麼都沒聽進去。金元植想,被發情熱給逼狠了的Omega就會像這樣嗎……然後毫不客氣的索性順勢要求對方:「我受傷了、手臂使不上力氣……你自己坐上來動吧。」

  鄭澤運本來就泛著紅暈的臉頰更加脹得通紅,他張了張嘴、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順從的以自己修長的手指圈握住金元植勃起的性器、另一手則是用力撥開了自己的臀瓣,兩腿跨開在金元植的身體兩側、跪在床上,艱難的用後面的小嘴一點一點的將Alpha碩大的龜頭給吞入體內。
  「呃唔……」敏感的地方被又硬又熱的陽物給撐開、體內的空虛終於得以被填滿,鄭澤運忍不住發出了似呻吟又像嘆息的聲音。

  被不得抒發的情慾煎熬了許久的身體早已經不堪負荷,光是讓金元植的東西杵在自己體內,就讓鄭澤運手腳發軟的使不上力;不過他的Alpha顯然沒有要幫他的打算……鄭澤運只好避開了金元植肩膀上的傷,雙手抱著他的脖子支撐自己,顫巍巍的上下起伏著身子、讓Alpha粗長的陰莖操幹著自己的後穴。

  他急促的喘息噴灑在金元植的頸間,隱忍之下顯得有點可憐兮兮的嗚咽聲也全都傳進了金元植的耳裡。他頓時覺得有點摸不透自家Omega的情緒:比以往發情時更加纏人的理由是什麼……只是因為發情期時成結的Alpha卻不在身邊、所以才如此躁動不安嗎?或者還有什麼原因是他不知道的。……
  他用拇指按揉著鄭澤運白皙的胸膛上挺起的粉褐色乳頭,動作之間溫柔又情色、像是安撫又像是挑逗。而鄭澤運則是在他的撫慰之下,沒插幾下就短促的叫了一聲、射出的精液弄髒了金元植的小腹。

  高潮過後,鄭澤運整個人都還是懵的。他攀著金元植的肩膀,親吻著他的頸間耳際、忍不住脫口說出:「植吶、你是我的……我只有你了,你不可以不要我。……」

  金元植雖然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情商不太高,但好像也還不至於到負數的地步——他察覺到了鄭澤運的狀態似乎不太對。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撫摸著鄭澤運的身體,用溫暖的手掌試圖安撫他的Omega。

   鄭澤運抬起了頭來,那雙幽黑濕潤的眼直視著他;他咬著嘴唇,像是回過神來、有點懊惱自己剛才不小心說出口的話,但旋即又像是豁出去了似的低聲開口:「……元植對待自己的伴侶就是這麼溫柔的吧……就算那個人不是我也一樣。」
  就算不是鄭澤運,金元植也會像現在對待他一樣的對待和自己成結的Omega或者Beta;他不過只是運氣好,比其他人都先來到了金元植身邊。

  被這麼一說,金元植不禁愣了一下——他不能完全說鄭澤運這樣的想法是錯的,「但是,在我身邊的是你、不是別人啊。」他停頓了一下好組織起自己腦袋裡紛亂的言語,然後才又繼續說:「沒錯、Taekwoonie是我的第一個Omega,我可能是因為這樣才愛上你……」
  他自顧自的說,雙眼直視著鄭澤運,一點也沒錯過他臉上掩飾不住的失落和難堪的神情。「但是、除非你先離開,否則我身邊不會再有其他人。」

  得到了承諾的鄭澤運像是小小的鬆了口氣,他的Alpha鄭重的語氣和神態令他感到稍微安心了一點——金元植不禁有點鬱悶,難道自己就讓他這麼沒有安全感嗎……
  他原本順著鄭澤運的背脊撫摸的手往下滑了一點、帶了點懲罰意味的大力揉捏著他白皙豐滿的臀部,一邊問:「為什麼想到這些,嗯?」

  金元植和他的身體還處在交合的狀態,被對方這樣一弄、連帶牽動了他的後穴和插在裡頭的東西,讓鄭澤運好不容易稍微消退的情潮又再次翻湧了起來。
  他有點膽怯的湊上前去、輕輕吸吮金元植的嘴唇,一邊細聲低語的要求著他的Alpha:「元植啊……標記我吧。」

  鄭澤運的避而不答讓金元植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卻也沒再追問下去,只是反被動為主動的按住了Omega的後腦、將舌頭伸進他的嘴裡狠狠的肆虐了一通——他可受不了鄭澤運那種若即若離的親吻。看鄭澤運也漸漸放鬆下來、投入在深吻中,金元植按在他後腦勺的手也就漸漸往下、摸到了Omega頸間敏感的腺體。

  然而他的Omega卻不是這樣想的:鄭澤運抓住了他的手,已經痠軟無力的腰又勉強往下坐了下去、將金元植的陰莖吞得更深。
  「我不要……那種的,……」他羞恥得像是快要哭出來了,「我想要、元植射在我裡面。」

  被金元植掀翻、按倒在床上時,鄭澤運已經無暇思考他的Alpha剛剛說的什麼「手臂使不上力氣」的鬼話,只能憑著本能的張開雙腿、然後又順著金元植的引導,自己將大腿抱在胸前,完全曝露出私密的部位任由身上的Alpha玩弄操幹。
  久違的嚐到生殖道被狠狠頂開、填滿、摩擦的巨大快感,刺激得他哭了出來,腳趾也難耐得蜷了起來。他的陰莖興奮得不斷冒出水來,不只弄濕了自己平坦的小腹、也在兩人的摩擦中蹭得金元植的下腹部一片濕漉漉的。

  金元植安撫的親吻著他,一手撐著床、一手摸索著找到了鄭澤運戴著他們的對戒的那隻手,十指交扣的牢牢抓在自己手裡;而鄭澤運則是已經被做得迷迷糊糊,除了順從的和金元植接吻、趁著親吻的間隙喘息呻吟以外,一片空白的腦袋已經完全顧不上其他任何事。
  直到他的Alpha終於在他體內深處洩出來時,鄭澤運已經數不清自己射了多少次了……就算沒有射精,幾乎不間斷的前列腺高潮也讓他的陰莖滴滴答答的、就沒停過流水。Omega敏感的身體加上發情期的影響,讓他弄得兩人緊貼在一起的下體都是一片濕黏。

  鄭澤運在感到害臊的同時、心中卻又升起了點異樣的滿足感——他不只想要自己的身上有金元植的氣味,也貪心的想偷偷在金元植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信息素。儘管Omega無法標記Alpha,但是藉由頻繁的親密行為、或者長時間的生活在一起,也能夠短暫的在Alpha或Beta身上留下一點氣味。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REO / 結 (ABO設定)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Carlie ⇒

雖然講過了但是還是要再講一遍;
毒鳥真的好勤勞啊啊啊(跟先前相比(欸
不會變成有生之年系列真的太好了
我要下樓為ABO奔跑了!!!!!

  • 2017.09.18
  • Mon
  • 00:0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這是第九篇未完待續的意思嗎^^?

  • 2017.09.19
  • Tue
  • 19:5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大隻女友~~我笑了( ̄∇ ̄)
我本命是雷歐~他真的太有魅力了~(各種魅力,凡舉做飯、放冷箭、勝負慾的技能等等)
我覺得赫和彬是團霸,他們太強了在團裡我比較沒有CP感∪・ω・∪
我前幾天複習到170513那場,Leo衣服爆開,美背露出,不只台下尖叫也被成員調戲,元植一直回味也太好笑,他一直說太美麗了吧!過分美麗!
你Leo哥根本是元植理想型吧?!他很愛看我覺得(^ω^)
加油~繼續等更新^^

  • 2017.09.21
  • Thu
  • 01:1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祈兒 ⇒ No title

怎麼辦我好想催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要停在這種奇怪的地方QQ
我一直等元植回來好好安慰某隻大醋桶TAT
人家還要看(滾地
然後人家喜歡愛吃醋又有點彆扭,可是軟起來好可愛的小受(覺得這樣的受好想強制抱走
可是我只有160連劉永才都抱不起來TAT
嗚嗚怎麼辦醋桶澤運好可愛....

  • 2017.09.21
  • Thu
  • 10: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Carlie

>> Carlie

謝謝你這麼覺得XDDDD (收下勤勞小勳章)(沒有這種東西)
有生之年系列是什麼啦XDDDDDDD (笑歪)

  • 2017.09.21
  • Thu
  • 22:1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鄭澤運現在真的很可愛QQ 我以前倒是比較沒有關注他(我錯了!)
不過我很容易偏愛rapper和團內的製作人,所以漸漸往金元植傾倒(?)應該也算是冥冥中有注定(x)
93在離別公式那陣子很閃啊~ToT
以前豆還不太習慣(應該說大家都不太習慣XD )在鏡頭前說話時,他在VIXX TV裡當元植的專屬的畫兒也超可愛ToT
我知道你說的那場XDDDDDDDD 真的是很美味ㄋ(?)
金元植也真的是越來越--沒大沒小--有侵略性了ㄋ ^//o//^ (???)

  • 2017.09.21
  • Thu
  • 22:2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祈兒

>> 祈兒

我明天就會更文ㄉ,感謝你掛念這篇文~XDD (合掌)
哈哈因為到這篇剛好差不多3500字…XD
劉永才怎麼這樣也又中槍ㄌXDDDDDD (笑歪)
什麼怎麼辦ㄋ,交給金元植處理就對了(不)

  • 2017.09.21
  • Thu
  • 22:4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作者大大把ABO描寫得好極致啊~我一直在追求的ABO文就是要像大大這種的(^ω^)
恭喜更新!!(期盼許久)先說元植他真的是對大家都挺有愛的感覺,好險Leo他佔有慾挺強大的~
我身邊超多天蠍座朋友,他們喜歡一個人真的是不動聲色,而且要跟你熟之後才會展現真性情,我認識的朋友之一,他總是默默一直盯別人看,我說在看什麼,他說只是在觀察別人,而且又屬於死不承認那一型,因為他想說你也不知道他想什麼(其實別人知道),哈哈
該不會下一章就完結了吧~~(吶喊)我捨不得ㅠ ㅠ

  • 2017.09.24
  • Sun
  • 21:1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祈兒

啊啊啊啊啊啊啊終於....
唉居然連幫人家擋傷都要吃醋嗎...
表哥表弟最容易有姦情了╮(╯▽╰)╭
醋罈小朋友,有你這款老婆他哪敢
(感覺澤運會把那可憐的小Omega親手用火箭筒轟掉啊....
元植的耐心啊...扎實的挨了拳頭真的悲催
覺得好不容易的把話說開,某位先生終於想起來給他老婆打保險,真是可喜可賀
倔將的Omega也想標記自己的Alpha
怎麼這麼可愛啦QAQ

  • 2017.09.26
  • Tue
  • 12: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原來元植他越來越沒大沒小、越來越侵略性是他Leo哥默許的哈哈~雷歐說他們在做LR的時候,跟元植說可以用平語,不用敬語,難怪有主人與蒼鼠的暱稱~
真的應該給元植一個情敵,不然只有澤運在家等他,好心疼喔哈哈哈~(真的是Leo親媽)
請問作者大大幾年次的?我是1990年\(^o^)/

  • 2017.09.29
  • Fri
  • 21: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祈兒

>> 祈兒

表哥(姊)表弟(妹)、乾哥(姊)乾弟(妹)最容易有姦情惹!到底想強調什麼
橘子口味的小Omega表示自己很無辜XDDDD
打保險 →這個形容好可愛哦XDDDD
想標記自己的人應該是人之常情吧(O?)
雖然在ABO設定中這樣寫,也是想表示文中的鄭澤運在心態上還是不太Omega XDDDD

  • 2017.09.29
  • Fri
  • 23:3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哦嗚嗚嗚謝謝你的留言QQQQ
能夠得到「極致的ABO」(?)這種評價真是太榮幸惹,看來我們的口味很相似XDDD
老實說金元植有時候給我一種「只有我可以去弄你,我不想玩的時候你怎麼弄我我都不理你」的感覺XD
天蠍座真的是XDDD 家姊就是天蠍座,以前我一直以為她是不典型的天蠍,後來偶然看到她和朋友之間的互動,我才驚覺原來是因為我贏在起跑點上(???)
是說 原來是鄭澤運自己跟金元植說可以不用敬語的喔XDDDDDD 真是挖坑給自己跳ㄋXDDD 現在金元植不管在哪都很少乖乖用敬語惹XDDDD
對不起作者我本人是金元植親媽(不) 別心疼阿,其實根本就沒有情敵…XD
我是93line唷~ (u//_//u)

  • 2017.09.29
  • Fri
  • 23:4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