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結 10 (fin.)



  金元植肩膀上的傷雖然看起來挺怵目驚心,不過在經過那一整晚的激情纏綿之後、鄭澤運已經基本不會再上他的當了——
  像是此刻,在外形象不苟言笑的金少校正拖長了尾音、「Taekwoonie、Taekwoonie」的喊著他,還不依不撓的一再提出像是「因為肩膀上的傷害我元氣大傷」「如果沒有Taekwoonie的早安吻,我就起不了床」這類不像話的賴床理由。……

  鄭澤運做好了早餐的三明治之後,好氣又好笑的來到床前;看著那雙睡得迷迷瞪瞪、還睜不太開的單眼皮眼睛,他瞬間打消了原本想直接把對方從床上拖下來的殘忍念頭,心軟又心動的單膝跪上了床、湊近過去吻他。……
  片刻之後——對金元植心軟就是個錯誤。鄭澤運想。
  他被吻得喘不過氣,人也被拉到床上、全身都被據說「元氣大傷」的某人以惡趣味挑逗的摸過一遍,直到他滿臉通紅的急急說了句「再摸就要有反應了」、並且用力的推拒了一把,金元植這才意猶未盡的放過他。

  如果不是還要去軍本部上班,他是很樂意和鄭澤運再來一場親密的晨間運動的。自從幾天前從北境回來之後,金元植先是察覺到鄭澤運似乎有點不安,但在他來得及找出原因之前、對方就又恢復到了和以往並無二致的模樣。令他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的Omega只不過是因為兩人在一起後,他第一次離家執行軍務而感到焦慮和擔憂罷了。……
  至於先前表現出不想懷孕的態度、現在卻又在每次做愛時都纏著他要他射在生殖道裡,金元植對這種轉變也是一頭霧水、只能當作是Omega的反覆無常了。

  腦袋裡一邊漫不經心的想著事,金元植起床後倒是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以多年下來習慣的軍事化動作,俐落的洗漱更衣。
  他換好衣服,手上掛著卡其色的風衣長外套走出房間時,鄭澤運已經坐在擺好了早餐的餐桌旁,一邊等他一邊偷偷用手撕著吐司的邊邊吃。

  看到他走出房間,鄭澤運把撕下來的一小角吐司麵包塞進嘴裡、裝模作樣的單手支著下巴打量他:「看看、每天打扮得一副斯文敗類的樣子……」
  他半真半假的說著,聲音還是那樣清清冷冷、語氣卻有幾分調侃的意味。

  金元植則是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金框眼鏡,有點覺得好笑、又有點無奈的解釋著自己這一身稍顯輕鬆的打扮:「上級到現在還希望能把邊境的事壓下……他們用休假的名目帶過我出任務的事,我總不好打上司的臉、可是又不能真的整天都不去軍部。」

  他的Omega大概原本就是開開玩笑、也沒有真要計較什麼的意思,於是就邊聽著他說話、邊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直到聽到金元植繼續往下說的話,他才又從食物中抬起了雙眼,認真地注視著他。

  「……不過我看北境的動亂是瞞不了多久了,遲早要派人過去支援的。」他一邊吃著鄭澤運做的三明治、順手接過對方遞給他的咖啡,一邊就事論事的說:「至於領兵的人選,軍部內已經傳出了些風聲、小舅也說了希望是我過去……」
  「連我的副官都為了這事回來了——他大概真的怕我死在外面。」金元植咧嘴笑了笑。

  而對方顯然並不認為這是個有趣的笑話。鄭澤運皺眉、小聲唸了他一句:「烏鴉嘴。」
  然後在他手上輕輕拍了一下以示懲罰。

  金元植不以為意的又笑了笑。他閒在中央已經太久了,要是放在以前、就算沒有得到消息表示可能會讓他帶兵出去,他也是要主動爭取一番的;畢竟只有立下戰功,才能夠有更往上爬的機會,作為金家現任的家主,他可不會只滿足於現況。然而現在情況畢竟是有些不同了——他順著那隻拍在自己前臂上的手掌看過去,視線眷戀的停留在他身邊的Omega白皙姣好的面容上。
  ……不過他不主動爭取,可不表示其他人也和他一樣。

  和他鬧彆扭賭氣,先是申請了留職停薪、後來乾脆轉調部門,躲了他整整一年有餘的李弘彬,這次總算肯回來,一方面也是如他所說——李弘彬大概是真的怕了要是不幸發生點什麼事,那麼他倆這輩子的情誼可就要這樣虛無的畫下句點;畢竟小範圍的邊境動亂雖然不比全面開戰,但也不是可以兒戲的狀況。
  並且李弘彬這次回來,還帶來了另一件消息。

  當年在鄭家的宴會上,究竟是誰故意把他引到發情的鄭澤運的房間去;這問題金元植也曾經想弄清楚過,但是循著所有的線索追查過去,最後卻都無疾而終。後來他誤打誤撞的和鄭澤運成結,倒是意外的因禍得福,於是索性也就擱下了這件事、暫時不去追究。

  而李弘彬在遠走的這一年多中,倒是在因緣際會下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他告訴了金元植一個名字、而他們兩人都對這名字並不陌生:那人當年是和金元植、李弘彬二人同一屆從國家軍校畢業的,和受到鄭老將軍提攜、被歸為鄭家派系的他們二人素來不對盤。不過,在金元植去年脫穎而出獲得升遷的機會,確定升為少校之後,對方那些三不五時暗放的冷箭總算是消停了下來。

  原本金元植已經好一陣子不曾想到此人,要不是正好最近因為可能將要出兵北境的事,想立功的軍官們無不人心浮動、躍躍欲試,而這傢伙也赫然在其中,他可能還一下子沒有辦法把名字和人對上號。
  一般而言,金元植對這些人際交往、爾虞我詐的事並不怎麼關心,不過既然聽了李弘彬這麼一說,他也就對這個人起了點提防之心。……

  一隻白皙的手在他面前晃過、還打了個響指,意圖引起他的注意力——金元植抬眼看去,視線正好落入一雙靜謐幽黑的眼裡。他原本有些糾結的心緒,頓時像跑到熱水裡的茶葉一樣舒展了開來。

  鄭澤運看他抬了抬眉、露出疑問的眼神,這才慢吞吞的開口:「你的眼睛……」他一邊伸出手來,沿著他的鏡框摸索、最後溫柔的按在他的眼皮上,以指腹的溫度為他熱敷、輕輕按摩雙眼。
  金元植則是抓住了他的手、把他的掌心貼在自己臉上蹭了蹭。「放心吧,沒事的……醫生說這段時間注意點,別太疲累、也先別戴隱形眼鏡就是了。」

  鄭澤運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的Alpha所說的話。金元植在那場爆炸中,為了保護自己的表弟不惜以肉身做盾,除了肩膀掛了彩、雙眼也因為強光而受了點傷;可這人總是還有心情沒臉沒皮的跟他胡鬧,鄭澤運實在有點琢磨不透他到底傷得如何了。
  剛才又聽金元植說,上級好像屬意讓他前去支援北境;他捨不得自家男人傷還沒好完全就又要出征,但同樣出身軍戎世家又曾立志以軍旅為此生志業,鄭澤運當然也明白戰事緊急以及徵招的刻不容緩。兩相拉扯之下,他一時也說不出自己心裡究竟是個什麼滋味了。……

  「那肩膀的傷……還痛嗎?」他又訥訥的問。

  就算沒有傷筋斷骨,三天前還血肉模糊的傷口也不可能好得這麼快;但是面對他的Omega面露擔憂的關心,金元植當然不可能就這麼說出實話……於是他眼珠子一轉,朝對方笑瞇瞇的說:「Taekwoonie親一下就不會痛了。」

  鄭澤運愣了一下,然後居然還真的就低下了頭、聽話的朝他挨蹭過來;金元植還來不及表達自己的驚訝,就感到肩膀上一痛——
  「呀!你居然咬人……!」他哭笑不得的看著眼前那位還朝他耀武揚威的齜了齜牙的人。

  而咬人的元兇倒是好整以暇的退回了自己的位置,「痛才會長記性,下次別再隨便讓自己受傷了。」
  鄭澤運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其實心裡也明白,如果相同的事再發生一次、金元植大概也還是會做出一樣的反應……於是這麼一想,就又覺得方才那輕輕一咬也太便宜這傢伙了。

  兩人吃完早餐之後一起收拾了餐桌,又說了一會話,然後鄭澤運又被金元植拉著「胡鬧」了一陣……直到終於用一個差點擦槍走火的goodbye kiss把他家Alpha給送出家門,鄭澤運關上門後還覺得有點頭昏腦脹的、身體也隱隱發熱。他搖了搖頭,想盡快讓自己平靜下來。

  然而就在金元植走後沒多久,鄭澤運就接到了自家大姐的電話。雖然平時各忙各的、偶爾才聯繫一次,但是鄭家三姐弟的感情不可謂不親厚。

  一接通了電話,他的姐姐急急的開口問:『澤運啊,你早上看新聞了嗎?』

  鄭澤運茫然的搖了搖頭——金元植在家的時候,他的全副心神都圍繞著他的Alpha打轉,今天從早晨醒來到方才自然也是如此——然後才想起姐姐看不到他搖頭,於是連忙出聲回答:「沒……還沒。」

  原本接到姐姐打來的電話,鄭澤運還挺開心的,然而聽著對方說的話,他的臉色卻越來越沉了下來。

  ……『這件事——元植知道嗎?』電話那端的女聲遲疑的問。

  鄭澤運沉默了許久;久到對方甚至又問了一次「你還在嗎」,才小聲的緩緩回答了:「不……我沒有告訴他。」

  聽他這麼說,另一頭的女子一急之下、聲音都高了幾個分貝。
  『那你為什麼——』

  而鄭澤運的聲音細如蚊蚋,卻生生截斷了他大姐焦急的責問:「姐姐,我……不敢說。」他斂下眼睫,看著自己垂在身邊的手臂;他的手指微微的顫抖著。
  「……我不敢告訴他。」他又說了一次,握著電話的那手緊了緊,又無力的鬆開一些。

  兩人的對話聲在他微弱的聲音中戛然而止。

  金元植到了軍本部後,在走進辦公室前被李在煥給攔了下來。而對方一臉苦大仇深的告訴他,有位崔上尉在裡頭等他;李在煥軍階不及對方,明示暗示都說遍了也敵不過厚臉皮的人,搞得他抓頭撓耳又滿心鬱悶,卻還是沒有辦法把那不速之客給趕出金元植的辦公室。
  那姓崔的上尉正是一年前處處給他下絆子的死對頭、也是李弘彬所說的,和當初混入鄭家的那名假侍女有關的人物。

  金元植表示理解的按了按李在煥的肩膀,腳步只稍作停頓,就又繼續邁步走進自己的辦公室。他有點厭煩的瞟了一眼那名站在他的辦公室內、故作姿態的環顧「欣賞」著室內擺設的男人。連出言諷刺、或指責對方這種行為有多不禮貌都懶得多說一句,金元植逕自走到自己的桌子後坐下,隨意的朝對面的位置揮了揮手、示意對方請坐——反正來者也不是什麼知禮的好客人,那麼他的待客之道自然也是做做樣子即可。

  而那人似乎對他的態度也不以為忤,毫不客氣的在金元植對面坐下,「金少校,恭喜高升啊。」

  崔上尉陰陽怪氣的先開了口,這般不痛不癢的廢話叫人摸不清他的來意,倒是讓金元植隱隱生出了點煩躁感。他向來不喜歡也不擅長如此拐彎抹角的說話;不過令他有點意外的是,今天對方似乎難得和他有志一同的想快點進入正題。

  「金少校看過今天的早報了嗎?」他端詳著金元植漫不經心的神情,然後低低笑了一聲,便低頭從外套的內袋裡掏出了一份早報,朝金元植推了過去。

  金元植懶得和他多說,逕自狐疑的接過那份報紙,展開來閱讀:頭版是有關於邊境關係的報導,文中還列出了幾位駐守邊疆有功的軍官,針對他們的專長、軍功以及家世背景做了簡單的分析;當然,他本人也名列其中。但是崔上尉要他看的東西,顯然不可能僅是如此——寫作這篇報導的人直指金家人丁單薄、顯然已是強弩之末,這一代的家主金元植雖然也是有些真本事的,但大抵還是得靠著與鄭家結親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升上少校;然而金鄭兩家的聯盟當真如此堅不可摧嗎……云云。
  除此之外,在這之下還有另一篇篇幅較小的報導。

  「我就覺得奇怪,在天上馳騁翱翔的驕傲雄獅,怎麼會跟在泥地裡撒腿奔走的獵狗混在一塊……」崔上尉拉長了音調,悠悠的說:「原來是頭殘廢的獅子。」

  金元植沉默的快速瀏覽著那篇附帶的報導,耳裡一邊聽著對方大放厥詞;他明知那卑鄙小人此刻肯定正像蚊蟲盯緊了動物身上流血的小傷口似的、貪婪的緊盯著他的表情變化,然而他卻完全無法做到無動於衷。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照片上出入產科診所的鄭澤運,來回讀了同一段文字好幾次卻還是覺得難以理解——金元植少校的伴侶、也就是鄭家的小公子,鄭澤運的病歷遭有心人士曝光,上頭明明白白的寫著他由於體質特殊、生理構造竟是介於Beta和Omega之間,加上異常的荷爾蒙,醫生幾乎可以斷定他無法像正常的Omega一樣受孕生子。

  從那篇報導中看來,鄭澤運去產科做檢查的時間不過就在兩個多月前,但是他卻從來不曾向他提起過隻字片語。
  金元植一時之間只覺得無比的違和感湧上心頭,驚疑不定之間,他恍恍惚惚的看著崔上尉在他面前站了起來、得意洋洋的的背著手信步在他的辦公室裡轉悠。

  「金元植,像你這樣的三流家族出身,也就配得這種三流貨色。」看著他僵硬的臉色,對方顯然是高興壞了,竟連軍銜都忘了加上、就這麼直呼他的名字,一張嘴滔滔不絕的說個沒完。
  「鄭家的小公子……叫得可真好聽,他不過就是一片無法生長萬物的荒地、一枝結不出果實的枝芽,」他不懷好意的促狹一笑,「可是上帝說了,不結果的枝芽都是要被修剪掉的……你以為、鄭家能有多看重他?讓他和你成結,又能夠有多看重你?」

  金元植默不作聲,面沉如水,斂下了雙眼似乎正出神的盯著自己安放在桌上的手;他好像對這些譏誚嘲弄無言以對、又好像心神大受影響,根本半點也沒有把這些話給聽進耳裡。
  而他的沉默卻更是助長了對方囂張的氣勢。

  「像他這種Beta不Beta,Omega不Omega的怪胎……」男人的最後一個「胎」字剛吐出口,就聽到有什麼物體尖銳的破空聲音,伴隨著耳廓一陣刺痛、凌厲的一陣風狠狠刮過耳邊。
  一聲悶響過後,他下意識的轉頭去看,只見方才還放在桌上的鋼筆,現在居然生生釘在他背後的牆上震顫不止。

  還來不及感到後怕,崔上尉詫異的回過頭來,只見還端坐在書桌後的金元植緩緩的垂下了手——剛剛那支鋼筆果然是他擲出去的,就那麼堪堪擦著他的耳朵飛掠而過,只消再一毫米的距離,就能在他的左耳上穿出一個血窟窿——
  「閉嘴。」金元植的聲線本就低沉,此時聽來更有種恫嚇的意味。

  儘管因為對方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和黑得嚇人的臉色而出了一身冷汗,他還是不甘心就這麼被人給下了面子,於是硬著頭皮也要不依不撓的試圖和金元植掰扯一番。
  「金少校,你這可就不對了……在軍部裡私下動武,這可是違反軍紀的。」他虛張聲勢的嘖嘖有聲,還擺出了一副「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的嘴臉。

  然而金元植給予的回應僅是抄起了桌上的一支拆信刀、手法純熟的在指尖耍了個花,然後毫不在意他的威脅似的、沉聲說了:「滾出去。」

  兩人畢竟是從學生時代認識到現在的,就算向來是對著幹的關係,至少崔上尉對自己多年來的假想敵還是有一些了解的——他總算還記得,金元植一般不衝動,但一旦衝動起來,幹的事可都不是什麼小事;也就是說,對面這傢伙還真有可能手一揚、就做出把那支銀製的拆信刀釘在他腦門上的事。
  這麼一想背上的冷汗似乎又冒了更多、都快要能順著凹陷的背脊流成一條小溪流了;他不敢再激怒金元植,只得悻悻然的甩門走人。

  麻煩人物前腳剛走,李在煥後腳就踏了進來。金元植若有所思的盯了他半晌、直盯得李在煥心裡都發毛了起來,不禁開始回想自己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金少校——他一邊想一邊伸手去拔還插在牆裡的鋼筆,然後小心翼翼的還給了金元植,嘴裡一快、不過腦的就說了出來:「我剛剛還以為少校你要殺人了呢……」

  金元植正起身穿外套,聞言動作一頓,不置可否的回答:「李上士,你如果真想看我殺害同袍的話,就盡管再讓他進我辦公室。」
  語畢,也沒管李在煥有什麼反應,逕自丟下一句「我回家一趟」就像來時一樣大步流星的又走了。

  留下一個啞巴吃黃連的李在煥——寶寶心裡苦,可寶寶不是不說、是說不出口啊……!金少校剛剛進辦公室前,分明還特能體諒下屬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怎麼才過了十五分鐘就天地變色了呢。
  他不禁默默朝崔上尉離開的方向虛揮了揮拳頭:他們家老大平常脾氣還是挺好的,就是姓崔的最好別再來找事,不然上官們鉤心鬥角,他小小一個上士、連當炮灰都不夠看啊。

  當玄關處響起開門聲時,鄭澤運是既意外又不意外的——他極力想隱瞞的秘密都被這麼不堪的捅出來了,這件事可大可小,外頭想破壞金元植和鄭家關係的人此時想必也卯足了勁的在這上面大做文章;金元植要是還能按捺得下、不回來找他好好談談,他才真要覺得他們兩人之間已經無可挽回。
  他沉靜如水的看著金元植進了門、彎腰脫鞋,然後將大衣掛在衣帽架上;這一連串動作看起來和往日他的Alpha下班回家時並無兩樣——

  他的Alpha。鄭澤運已經許久不曾特別意識到自己對金元植的這個稱呼。這對他而言彷彿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在心裡總是如此霸道的將那男人的歸屬權劃予自己。
  從分化第二性別以後,他就知道自己的體質異於常人,但是在金元植那天試探性的問話之前,鄭澤運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這樣的身體是否能夠生育……畢竟直到一年多前與金元植成結以前,他一直都下意識的排斥極了身為Omega的事實;那時候的自己,大概怎麼也想不到生命中會出現這樣一個男人,一個讓他如此渴望佔有的Alpha,一個讓他想和對方生兒育女、廝守終生的伴侶。

  金元植掛好了外套,然後就這麼在一進門的地方站住了,沒有再朝他走近一步;鄭澤運試圖想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些蛛絲馬跡——就算必要時也懂得隱藏情緒,但金元植向來是不喜歡搞那些彎彎繞繞的——,然而他卻發現,這是第一次他看不懂金元植的表情了。
  那人好像只是像往常一樣、漫不經心地看向他,卻又好像是若有所思地仔細打量著他。

  強自壓下心中的惶惶不安,他略定了定神才開口叫了對方:「植啊,」
  「你知道我的家人對我的態度……鄭家並沒有將我視為棄子。」他直視著金元植的雙眼,實事求是的分析給對方聽。「我的家族能夠對你提供幫助,我也可以。」

  他和金元植在成結以前本來就是完全陌生的兩個人,就算是當年他在國家軍校的最後一天時,他們曾經有過短暫的交集,那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人還記得了。當然、經過這一年多來的相處,鄭澤運一點也不覺得他們之間是毫無感情的——但同時他卻也明白,就算和金元植成結的人不是自己,那人也會同樣認真而珍重的正視並且維護這段關係。

  他明明在金元植的雙眼中看見過無數次的繾綣情意,然而此時與那雙眼對視,鄭澤運卻一點也不敢拿這來賭了。……
  他只能告訴對方,無論是從家世背景帶來的助力著眼、或者是作為伴侶能夠滿足另一方的一切素質,他都優秀得足以站在他的身邊。

  從進門以來一直不發一語的金元植眼神一動,像是在思考他說的話;鄭澤運歛下了眼簾,說不清心裡的感覺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更加憋悶得使他心慌……他下意識地往金元植走近,嘴角彎了彎、做出了個無力得稍縱即逝的笑容。
  「……你也覺得被我騙了嗎?」他輕聲問。

  鄭澤運難得這麼多話——和金元植在一起時,通常是他的Alpha連哄帶逗的和他聊天說笑——,他幾乎是有些嘲弄的告訴對方:「我們是綁在一起的結,沒有那麼容易解開的。」
  其實他們已經靠得很近,鄭澤運只要再往前傾身,就能像他常做的那樣把下巴靠在他的Alpha肩上、兩人的身體緊緊相依;然而他卻沒有這麼做。

  他只是緩緩地伸出手去握住了金元植垂在身側的手、慢慢的將兩人的手指交錯在一起,就好像他們成結的那天,金元植是怎麼與他十指交扣的一樣。







fin.

鴆 2017.09.29 09:31PM







嗨大家好(?) 長跑了一年多,終於來到了我預設的終點線,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
從一開始我以為只有我自己在看、到現在默默的拍手數居然(?)超過了20,真心感謝大家喜歡《結》這個故事(手指鞠躬)
原本我腦海中的故事只有進行到這裡,但後來反覆思索(?)後還是決定應該會寫個番外…XD
請看在我好久沒寫這麼長(?)篇幅的份上,也給我長長的回覆ㄅ(重點)(許願池)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REO / 結 (ABO設定)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祈兒

哇啊啊啊...真的好帥...丟鋼筆(不是這個開頭怎麼了...
嗚...感覺澤運真的不太像Omega..
尤其是很用力貓了老公一下那一刻( ´▽`)
崔先生出口右轉直走、廁所不外借喔OwO
吶吶、原來是這種原因,才不敢回答元植小孩的事情嗎....
不不...不要在這裡結束啊QQ
元植怎麼都不說話TAT

  • 2017.09.30
  • Sat
  • 19: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arlie ⇒

敲碗跪求番外啊啊啊啊啊!!!!!

  • 2017.09.30
  • Sat
  • 20:0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嗨~93line的朋友,我是90line~(握手)
這是開放式結局嗎?元植講講話吧,我也好擔心元植要誤會什麼的說><你澤運哥是天使啊啊,善良純真的喔^_^真心誠意求翻外篇!!(跪求)
雷歐應該是怕元植做LR音樂的時候對敬語有所敬畏,所以不小心挖坑給自己跳了,他希望元植對他是自在的做音樂,他們倆的氛圍這麼棒~他對元植是完全放心交給他作詞,然後他就很安心的提早下班回家睡覺了,元植說難怪你這麼放心?!(我看這段影片有大笑)
Leo真的很符合我心中男神的形象(受的形象),他的個性簡直從漫畫走出來的~哈哈
我團體比較喜歡主唱line,不是說要配成一對,在煥他的個性實在太歡樂,很難不讓人喜歡~
因為平常都喜歡看強強cp的文,所以像澤運和元植這樣有互補的個性太符合我的需求了(>﹏<)
ps.希望Reo最後是好結局~(許願池)

  • 2017.09.30
  • Sat
  • 23:3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清漿紅茶 ⇒

我是不是你最深愛的人,你為什麼不說話(不知為何很想元植說句話),對於澤運無法生育的反應,對於澤運沒有坦承相對的反應,這個後面應該有番外...吧?!(祈禱)
很榮幸從中段開始追到最後,但意外的是我沒想到澤運無法生育,還整天幻想鳥大應該會讓他們子孫滿堂XDDD,我可能還要再多刷幾遍才能理解最後一段澤運說的話裡的含意,以及聽了澤運這些話之後的元植也很耐人尋味,聽澤運這樣說,難道成結只是為了讓元植的升官之路可以平步青雲嗎?
可能澤運覺得雖然無法生育,但至少事業上他還是可以幫的上元植,如果這樣想的話,我覺得元植會不會想的是感情方面的(對於對方的愛)所以對於澤運這番話有不同見解。
其實我中文造詣不太好,有點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了XDDDD,因為停在這裡真的讓人心癢央,敗偷鳥大再擠一點蜜,真的好想他們好好的在一起啊!!!!!!

  • 2017.10.01
  • Sun
  • 00: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藻 ⇒

先幫毒鳥大搥個背按個摩先,一年的長跑終於完結了!!((灑花

雖然說是實驗性的作品但我覺得是我看過ABO裡最喜歡的一篇了~我看得很開心!!不管是角色的設定,故事中角色的心境轉變都很描寫得很仔細,在看的時候情緒也會跟著故事起伏,如果也可以搥金元植兩拳就更好了XD

這章看到那篇有心人士的報導真是讓我忍不住想到VIXX偶爾也會因為有心人士而有一些流言蜚語傷害他們,不小心就加倍心疼文章中的鄭澤運了>_<,故事最後並沒有明確的結局但在我腦海裡還是相信金元植不會離開澤運的,雖然平常是個斯文敗類,雖然偶爾還是會覺得兩人的感覺基礎不穩固而有點疑慮,但是這個Alpha對於Omega的喜愛並不少於Omega對Alpha的依賴,所以還是想給他們一個不差的ending。

偷偷說其實一開始看到結局停在那裏一度以為是漏掉了XDDDDD金元植一句話都還沒說就結束了XDDDDD 後來才在河道看到說當初就是想寫成像Fantasy或是The Closer那種戛然而止的感覺突然就釋懷了XD 當然看到有番外還是很開心啦XD 還是想知道作者的想像是怎麼樣的!!繼續期待~

感謝毒鳥!讚嘆毒鳥!

  • 2017.10.02
  • Mon
  • 15:3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喵嘎 ⇒ No title

完結恭喜!這裡是從大約第五章開始追起的讀者,每天都定時來看有沒有更新嗚嗚完結了必須浮水留個言,讓您知道我有多喜歡您的文Q///Q
很喜歡您筆下的ABO,是我看到現在最喜歡的ABO文!真的!很棒!喜歡!(詞窮
喜歡您描寫Alpha與Omega天性和個性上拉扯的感覺,能感受到從一開始不甘到最後心甘情願的感覺真的......很萌......還有您肉寫得非常好吃......好喜歡......^///^
結尾雖然是開放式但我還是認為!他們會手牽手繼續走下去!QQ不會說話真不好意思......很想打些有點內容的敢想到最後都在吶喊TT

最後必須!期待!番外!連載長跑辛苦了!!!

  • 2017.10.03
  • Tue
  • 00:5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嗚嗚嗚嗚恭喜完結QQ

這真的是我吃過最好吃的REO ABO惹QQQQQ

感動到痛哭流涕(咦)

結尾真的揪心TT

拜託毒鳥大大給我們太滾一個美好的幸福番外吧TTTTT

  • 2017.10.05
  • Thu
  • 14:3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EO大城保安局局長 ⇒  

hennnnnnnnnnnnn好寶貝
首先來恭喜這次長跑終於抵達終點♥


不造你還記不記得我欸(#
(雖然這種鬧事的名字也就我取了#
但我還是要寫這個名字哈哈因為我是負責扛REO大旗的人ˋˇˊ!!!

從頭開始追到尾的我真的好感動喔QQ
不得不說結真的是我的心頭肉QQ...
我真的超愛這全部啦害我都想申請當乾媽(走開

不過關於結局的後續其實蠻讓人遐想的欸XD
畢竟沒有真的指出到底最後如何。
可是我是覺得植大概是心疼太滾尼的啦、而太滾尼也無非真的不愛植,就是真的那麼不太能把植三不五時掛在嘴邊的情話順利表達出來罷了哈哈哈~
而且丟鋼筆也太帥了吧靠杯(喂、)這整篇故事我真的每次都被金元植帥到一臉都是血欸不誇張……還有阿植在那邊元氣大傷什麼的也太可愛XDD(還有每次看到太滾尼這個愛稱我都會想起植在叫小屁屁的那個嗓音QQ♥... )

但我相信毒鳥不會給虐的!
你看看我閃亮亮的雙眼如何直視著你!!!(滾
最後,身為一個職業敲碗求文的傢伙當然要來拜託安可一下了~

等毒鳥寶貝番外!
祝植運早生貴子子孫滿堂!

  • 2017.10.06
  • Fri
  • 20:4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REO大城保安局局長 ⇒

然後偶洗個澡先!(沒人想知道
等等出浴再來好好的給他重頭看一遍!!!

偶是結的乾媽,結的乾媽是偶。(走開

  • 2017.10.06
  • Fri
  • 20: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祈兒

>> 祈兒

你的重點XDDDDDDD 都太正確ㄌ!(不是)
本來想直接丟拆信刀的,但發現拆信刀丟完之後再丟鋼筆好像有點弱(幹)
鄭澤運就是A心O身阿 只有被O得哭唧唧的時候才像個O (運:)
謝謝你一路追文到完結,也敬請期待番外~ (手指鞠躬)

  • 2017.10.07
  • Sat
  • 10: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你好你好~意外的發現我收集到很多90line和93line的朋友XDD
是的!原本就是想寫開放式的,大概到去年為止都還是對結局沒有任何想法,畢竟在我們所在的現代社會中也是有些觀念傳統的家庭,會因為不孕而鬧離婚、佳偶變怨侶…等等的,所以想保留這個可能性,讓大家自由發揮(?)
哈哈!不知道大大你說的是哪段影片呢?我也想看看他們聊創作的過程 (u///u)
老實說我直到2015的LR &年底(?)的Chained up以前,都對鄭澤運沒什麼關心…XD
大大你還有關注哪些團體呢? 說到主唱line我就好想推B.A.P啊!>///<
我也喜歡強強(握手)
謝謝你對結的關注~沒有意外的話這幾天就會上番外啦!

  • 2017.10.07
  • Sat
  • 10:4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方容國的手指nim ⇒

欸我以為前任副官李弘彬xi早就領便當惹呢
要回來就讓他跟鄭澤運見個面啊
個人滿想看看兩個人火藥味十足的對話and鄭澤運醋勁大發跑去營區在辦公桌上誘惑金少校derrrrr♥

原來鄭澤運是因為生育能力才有這種反應
如果我是金元植啊,我一定會滿腦子就想說
「幹你個三天兩夜老子不信你懷不了孕」

靠北,我怎麼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欸結局實在太坑了(x)
我醞釀好的認真長評都瞬間消失了
你知道我當時在公司看還以為是收訊不好導致斷頁欸
作者大大您這幾天晚上睡得還好嗎^_^

  • 2017.10.07
  • Sat
  • 17:4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清漿紅茶

>> 清漿紅茶

看到您的ID讓我好想喝豆漿紅茶啊…XDD
從中段開始追,那大概也經歷了小半年有了XDDD 謝謝你耐心的等我QQ (手指鞠躬)
哈哈哈哈哈哈哈子孫滿堂XDDDD 老實說這篇文是從2015/08/18開始寫的,從那時到現在我的想法也改變了不少(?)
簡單的說就是以前的我雷生子所以才搞出了這個設定啦哈哈哈(運:幹)
如果要給結下tag,我想應該會有 #先婚後愛 這個XD 所以一開始的成結,確實不是以感情作為基礎的
對金元植來說是對鄭家、對鄭澤運本人的責任
對鄭澤運來說則一部份也算是對家族的責任感、一部份也是出於無奈「反正不是這個Alpha,也會有別的Alpha、至少這個我試用(x)過還不討厭」大概是這樣的感覺?XD
其實我中文造詣也不好…雖然理解你的意思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解釋 orz 所以還請你期待一下番外ㄅ orz
總之謝謝紅茶大(?)的回覆!(u///u)

  • 2017.10.07
  • Sat
  • 20: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藻

>> 藻

謝謝藻大>_</ 事實上如果從我建立這個文檔開始算起,結我寫了兩年多…XDD
能成為你目前為止最喜歡的ABO真是我的榮幸(手指鞠躬)
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想捶金元植XDDD 難道是因為他有大胸肌嗎(不)

啊~謝謝你聯想到現實中的他們,我確實是有想藉此表達「某些空穴來風的小道消息雖然莫名其妙但對當事人來說還是很傷」
也謝謝你的feedback!當初會這樣寫,一方面是當下這故事在我腦海裡就到這裡了XD 一方面也是現實中有太多不完滿的故事,我既想暗示這樣的可能性、但也不想給他們不好的結局
不過兩年真的是足夠我的想法改變很多XD 所以決定保留當初的構想,但也再多寫一點~
也謝謝你看了我的解釋之後覺得釋懷

我也謝謝您美味的(?)回覆(u///u)

  • 2017.10.07
  • Sat
  • 20:2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喵嘎

>> 喵嘎

謝謝您的不離不棄!(手指鞠躬) 也謝謝浮水讓我知道有人喜歡結QQ
這篇一開始真的是寫來自爽的阿哈哈
非常榮幸能夠成為您目前為止最喜歡的ABO QQQQ (我也詞窮) 總之非常高興看到這樣的評語QQ
能感受到從一開始不甘到最後心甘情願的感覺 真是太好了QQ 能讓您覺得很萌真是太好了!(語無倫次)
我個人很喜歡這種馴服(?)的過程、也很喜歡吃肉燉肉…XDDD 所以能夠找到同好真是太開心了QQ (繼續語無倫次)

吶喊我也看得很開心喔!謝謝回覆!(比心!)

  • 2017.10.07
  • Sat
  • 21:0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瑄

>> 瑄

謝謝!謝謝你覺得這是目前吃過最好吃的REO ABO (感動)
做為一個半路出家(?)的REO寫手(?)真是有點不好意思,但很高興QQ
敬請期待番外~(比心)

  • 2017.10.07
  • Sat
  • 22:1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REO大城保安局局長aka熊熊

>> REO大城保安局局長aka熊熊

好久不見!XDDDD 感謝fc2的網頁會自動記憶我打過的標題(名字) XD
雖然你從頭開始追可是中間都鬧失蹤ㄋ(幹)
哈哈總之還是謝謝你喜歡結!

最後的結局 要的就是這種懸念的感覺(?)
丟鋼筆居然www 沒有想到會成為被關注的點XDDDD 謝謝你覺得我筆下的元植很帥(手指鞠躬)
啊~你這麼一說我腦海中也響起他叫小屁屁的聲音 o<-<
敬請期待番外XDDDDD
再次感謝你從頭到尾對結的關注&愛護(u///u)

BTW如果你整個重看一次有什麼新的感想也歡迎留言唷…XDDDDD

  • 2017.10.07
  • Sat
  • 22:4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方容國的手指nim

>> 方容國的手指nim

大大您可以對李弘彬友善一點ㄇXDDDDDD
老實說我忘記原本是想讓李弘彬做點什麼ㄌ,只好讓他暫時旁邊休息去XDDDD (負責好嗎)
其他我好像都在咖透上回過你惹,但還是要再說一次

你的腦袋實在太糟糕惹!!!(指)

然後拜偷,偶想看認真長評 ♡3♡

  • 2017.10.07
  • Sat
  • 22:4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