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二 / 當思念氾濫成災 (*)

2014.04.19(Sat)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ULLY (1004)』 Comment(2)Trackback(0)
BULLY/1004 番外之二
當思念氾濫成災


  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鐘聲一打,帶著班上同學向老師行禮過後,劉永才就背上書包、匆匆的走出了教室──天知道他可是在下課的五分鐘前就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收拾好了。

  一路快步走到了保健室,直到快接近時才緩下腳步,故意裝作好整以暇的走到門邊往裡面探頭;保健室值班的護士阿姨正好不在裡頭,但是後方的床位周圍的簾幕是拉上的,顯示正有人躺在床上休息。

  劉永才走了進去,先翻過了登記簿以後才走近了那張床,小心翼翼的揭開一小角、確定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
  果不其然,鄭大賢正躺在床上睡著。
BULLY/1004 番外之二
當思念氾濫成災


  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鐘聲一打,帶著班上同學向老師行禮過後,劉永才就背上書包、匆匆的走出了教室──天知道他可是在下課的五分鐘前就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收拾好了。

  一路快步走到了保健室,直到快接近時才緩下腳步,故意裝作好整以暇的走到門邊往裡面探頭;保健室值班的護士阿姨正好不在裡頭,但是後方的床位周圍的簾幕是拉上的,顯示正有人躺在床上休息。

  劉永才走了進去,先翻過了登記簿以後才走近了那張床,小心翼翼的揭開一小角、確定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
  果不其然,鄭大賢正躺在床上睡著。

  他的睫毛輕輕刷在闔上的眼皮上,形成了淡淡的陰影;左眼下一點小小的淚痣,平常倒是不常注意到,此時看起來卻格外的明顯;略厚的嘴唇有些乾燥,劉永才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和鄭大賢接吻時的觸感──其實鄭大賢在當了練習生後,外貌上多少有些改變:大概是學會了怎麼更好的打理自己,天生的一副好皮相也就發揮得更是淋漓盡致了。

  成為練習生以後,鄭大賢彷彿又回到了之前不常來學校的那時候,一個星期裡難得能有幾天看到他。就算來了學校也常常是像現在這樣,變著法子的編造藉口,溜去保健室打混睡覺。
  然而在得知他是娛樂公司重點培養的公開練習生之後,校方對他的態度比之以往變得更是寬容──還不是打著「如果這小子真的出道了,那就是學校的活招牌了」、「對招生率肯定會有幫助的」……諸如此類的如意算盤。

  面對著這樣有些熟悉卻又有幾分陌生的鄭大賢,劉永才佇足在床邊,伸出手想碰碰他的臉,最後卻只是停在了還離著幾公分的地方、像是隔著一層什麼似的緩緩滑過他的雙眼、鼻子、嘴唇……

  ──冷不防的被一把捉住了手的時候,他不免被嚇了一跳。
  鄭大賢完全不等他反應過來,接著又是使上了蠻力、霸道的一拽;猝不及防的劉永才被他拉得一頭就往床上栽、正好撲在躺在床上的那人身上。

  「永才xi,想我了嗎?」鄭大賢帶笑的聲音一如以往,調侃的明知故問。

  這麼明顯惡趣味的問題,劉永才才不想老實回答;於是顧左右而言他的咕噥著問:「呀,鄭大賢你也睡夠了吧?快起來,我們去吃飯。」
  「等等你不是還要回公司練習嗎,我也還要留校晚自習……」

  他還逕自碎念到一半,就被硬生生的打斷──

  「我可是非──常的想念你喔,永才吶。」
  鄭大賢捉住他手腕的那手緊了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他,語氣認真得叫人心慌。

  劉永才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只覺得心臟跳得好像太快了、不像是自己的。……
  「你……」他還沒能完整的組織起一句話,就被鄭大賢用另一手輕輕的推著後腦勺、向前湊近;然後迷迷糊糊的就被吻了。

  那人一開始只是溫柔的吸吮著他的唇瓣,然後用舌尖來回的舔畫他緊閉著的唇縫;要不了多久,劉永才就投降似的、難掩羞澀的微微張開了嘴,任由他的舌頭伸進自己嘴裡,和自己的舌交纏。

  「等、等等,你別這樣……」察覺到鄭大賢原本放在他後腦上的手往下滑,接著就要往自己的衣服裡頭伸去,他連忙撐著床墊勉強從鄭大賢身上爬起來一些。
  「要是被護士阿姨看到──」

  「阿姨去吃飯了,沒那麼快回來。」
  鄭大賢的嘴唇若即若離的貼著他的,說出每一個字時熱氣都呼灑在他的唇上;讓劉永才覺得又害羞卻又沉迷。

  「──你不想要我嗎?」

  這人就連這句話也是該死的明知故問吧。……
  劉永才有些不甘心的想。

  「……你確定?」他不禁有些猶豫了,呼吸不穩的再次向鄭大賢確認。

  升上高三以後,校方將學生都依照成績重新編班過,鄭大賢和劉永才的教室相距了有三層樓之遠,就連想「湊巧」路過一下對方的班級都頗有難度;於是這個學期以來,鄭大賢來學校有半數時候也就順理成章的略過自己的教室、直接到保健室報到──反正去班上也不像以前一樣能夠看見那人,那倒還不如睡覺實在;每天都練習到半夜,對正在生長期的青少年來說,渴睡的程度已經到了一闔上眼就能夠睡著。
  如此一來二去的,憑藉著討喜的外貌和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一張嘴,倒是讓他和保健室的幾名護士阿姨都混得熟了。

  「當然啦……」鄭大賢的聲音本來就偏低,又黏糊在兩人難分難捨的唇舌之間,聽起來顯得特別的曖昧。

  劉永才想,遇上這個人以後,他大概是做盡了以往即使是在自己最瘋狂的想像裡、也不曾出現過的所有荒唐事情──
  鄭大賢的手肆無忌憚的在他的制服底下滑動、他的皮膚因為他的碰觸而微微發燙;他顫抖著手解開了鄭大賢身上制服襯衫的鈕扣,往下挪了挪動自己的身子,然後小心翼翼的將嘴唇貼上了他的胸口、小口小口的吻著。

  那細小而溫熱的觸感,讓鄭大賢的腦袋裡像是瞬間炸開了五顏六色的絢爛煙火──他從來沒想過劉永才居然會這麼做。
  頓時放棄了所有的理智,原本在那人滑膩的腰間來回撫摸的手掌也急躁的向下伸進了他的褲子裡,大力的搓揉著圓潤的臀部。

  劉永才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喘,有點不安的挪著身子,一時拿不定主意是該躲開呢、還是該迎合鄭大賢的動作;正在猶豫間,卻被他推搡拉扯著,半推半就的脫掉了制服褲,動作不太靈活的張開了大腿、跨坐在他的身上。

  上半身的制服還穿得很整齊,下半身卻只剩下一條內褲──這種羞恥的狀態似乎讓劉永才的身體更有感覺了,淺灰色的底褲上已經隱約有點濕意、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見陰莖直挺挺翹起的輪廓。
  鄭大賢毫不猶豫的伸手就去碰他的私處;壞心的無視劉永才的退縮,一手拉低了他的內褲、讓已經半勃起的性器從裡頭彈了出來。

  「啊!……」被對方溫暖厚實的手掌一把握住了敏感的器官,已經有段時間不曾被這樣對待,劉永才的全身都激動得顫抖了一下。
  他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羞惱的瞪了鄭大賢一眼。

  可對方卻只是笑得眼角都堆起了細細的笑紋:「永才啊,你也幫幫我嘛。」
  說話的語氣明明是軟軟的撒嬌,卻強制的抓起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褲襠處。

  劉永才猶豫了一會,嘴裡雖是不情願似的「嘖」了聲,手上卻是笨拙的解起了他的褲頭。然後學著方才鄭大賢怎麼對自己的,他故意拉低了那人黑色的內褲、一手鑽進去掏出已然勃起的碩大陽具,壞心眼的讓對方那東西下方的囊袋堪堪卡在內褲邊上。

  被這麼對待當然不好受,鄭大賢朝他瞇了瞇眼,委屈的嘟嘴咕噥著:「永才好壞啊……我對你這麼好,你就這樣對我?」
  話語之間,為了證明自己是如何的對他「好」,他更是加快了手上擼動對方陰莖的動作,手指時不時的輕摳龜頭頂端的小口、弄得劉永才的下體都被自己流出的前列腺液給濕了一片。

  劉永才被他這麼一弄,不得不輕輕咬著下唇才能勉強忍住呻吟;一抬眼又看見鄭大賢不太認同的眼神,於是便乖乖的鬆開了緊咬的牙齒。
  那人一點點的表情變化,他都在意極了。

  而他順從的反應,也讓鄭大賢滿意的笑了。他稍微從床上撐起身子,靠著床頭半坐起身來,空出的一手摟著劉永才的後頸往自己的方向用力帶、湊上去用鼻頭磨蹭著他的鼻頭,一邊不間斷的親他。

  這種過於黏膩親熱的姿態,讓劉永才只覺得自己的神智彷彿也跟著汗水一點一點的、在肌膚相貼的高熱中蒸發掉了。

  他的雙手無力的抵在鄭大賢的胸膛上,感覺到那人的手指往自己的後處伸去時,不禁緊張的用了點力推他;可鄭大賢還是無動於衷的繼續著原本的動作,撥開了他的內褲,將因為沾了他的體液而有些濕潤的手指慢慢的轉動著插進了他的肛口。

  在沒有得到充分潤滑的情況下,雖然還不到受傷的程度,但是疼痛是不會少的。越是努力的忍耐著下體被擴張的不適,劉永才的心理上就越是渴望鄭大賢溫柔的親吻。

  ──雖然他嘴硬的說不出口想念,但卻還是有些焦急的暗暗希望著,要是鄭大賢能懂得他的心就好了。……

  而鄭大賢被他下意識的貼近索吻給蹭得更是意亂情迷──誠如他自己也承認的,「自制力不好」的他,簡直差點就想抓著劉永才的屁股硬上;好不容易讓對方緊炙的腸道接受了兩隻手指的抽插,他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劉永才緊皺的眉頭和輕輕的喘息。

  「……痛嗎?」
  一問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劉永才眼神裡有些委屈,抿著嘴沒回答他。鄭大賢心一軟,咬咬牙,就想收手乾脆不做了;可他手才一動卻又被對方伸手給按住。

  「呀,班長你……」他有些煩躁的開口,聲音因為情慾的燒灼而變得低啞。
  雖然現在也已經習慣於直接叫對方的名字,但是在這種、帶著點警告意味的時候,他還是不小心脫口而出以前欺負劉永才時故意用的稱呼。

  懷裡的身體一僵鄭大賢就感到後悔,於是連忙摟住了他的腰,用指腹撫摩著他的腰間;這種細膩的小動作往往能夠讓劉永才再次放鬆下來。
  「永才吶、我們永才吶,」他故意用撒嬌的聲音反覆的叫著對方的名字,間雜著湊上去討好的親親他的眼睛、鼻子、臉頰。

  向來就對那人低沉醇厚的聲線沒什麼抵抗力,更何況鄭大賢又是喊著他的名字;而來自對方的嘴唇溫暖的觸感,也讓劉永才的情慾更加攀升。正情不自禁的又想附上去索吻,突然體內的手指戳到了什麼地方,惹得他一時沒忍住,發出了一聲細細的呻吟。

  找到敏感點以後,鄭大賢的手指便不遺餘力的往那處進攻;劉永才被他玩弄得整個身子都軟了,趴在他身上頗不甘心的嘟囔:「別、別這樣弄啊嗯……」

  鄭大賢摟著他的腰把他往床上放倒,自己則是翻過身側躺著從身後抱住了他。感覺到懷裡的那具身體因為快感而漸漸變得放鬆,後穴甚至也開始規律的收縮著吸吮他的手指;他緩緩的一面抽出手指,一面調戲的反問:「不那樣弄,那換這樣弄好嗎?」
  接著便換用自己已然蓄勢待發的硬挺陽物往劉永才的臀縫間頂了頂。然後也不等他回答,就用膝蓋從後方將他的腿頂成了屈起的姿勢,伸手掰開他的臀瓣,用濕潤的前端戳弄著微張的穴口、一點一點的向內進犯。

  「嗚……!」劉永才握緊了手掌,指甲都刺進了掌心裡。「好痛……」
  他忍不住嗚咽著小聲抱怨,聲音聽起來不僅委屈極了、還隱約的帶了點哭音。

  鄭大賢覺得自己也很冤枉:「剛剛不是你要我別停的嗎?」
  「呀、呀,你可別哭啊……」

  他不厭其煩的攤開劉永才緊握的手掌,有些心疼的揉著他掌心裡指甲留下的小月牙印子。
  「這樣我成什麼了?你害我變成卑鄙的人了啊。……」鄭大賢故意開玩笑的說著。

  劉永才倒是也不甘示弱的回答:「你本來就是了……啊!嗯、……」
  陰莖被猛然握住,讓他的全身都敏感的抖了一下。

  其實鄭大賢還真不是故意要逗他;他只是盡可能的想轉移劉永才對疼痛的注意力,於是細心的撫慰著他前面已經濕搭搭的、興奮得微微顫動的肉棒。

  進入劉永才體內的感覺一如記憶中美好,緊緻又火熱的窄道收縮著攪緊了他的陰莖,好像一張飢渴的小嘴在吸吮一樣,鄭大賢一插進去就巴不得開始狠狠的幹他;勉強壓下自己的慾望,在劉永才的體內停了好一會,才試探性的動了動腰,就聽見懷裡那人發出了一聲壓抑的重重喘息。

  雖然這種體位讓他沒有辦法插得很深,可是溫存的擁抱對於兩個彼此思念、渴望到幾乎心理生理都隱隱難受著的人來說,卻是再適合不過。

   劉永才整個人都被鄭大賢給包在懷裡,一開始後處被擴張撐開的鈍痛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逐漸升溫加強的焦躁感──當鄭大賢碩大的龜頭頂到某個點時,劉永才幾乎尖叫出聲。

  他迷亂的扭著屁股去蹭著身後那人的身體;鄭大賢被他這麼一撩撥,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就抓住了他的腰,開始規律性的一下一下用力抽送。

  「嗯、哈啊……」劉永才克制不住的呻吟了起來,甚至無意識的主動將雙腿分得更開、想讓對方的硬物能夠充滿體內更深的地方。
  想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儘管他努力的想忍耐住,可是只要一意識到正在插幹著自己的身體、愛撫著自己的陰莖、擁抱著自己的人是鄭大賢,就又覺得好像有無數細細的電流在全身流竄似的、酥麻得不得了。

  「唔……好舒服、……」他幾乎被幹得有些神智不清,被鄭大賢抓著的那一手下意識的回握住了對方厚實的手掌。而那人的另一手則是環過他的腰際,讓他有種說不出的安全感。

  鄭大賢有點哭笑不得──呀,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這種話是在挑逗他、還是挑逗他、還是挑逗他呢?

  這根本是在挑戰他的理智。

  可儘管在言語調戲人這方面是個十足十的高手,鄭大賢實際上也只不過是個剛滿十八歲的青少年、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在這種情況下,還哪來的什麼「理智」啊──
  他握緊了劉永才的手,另一手也顧不上玩弄他的下體了、抓緊了劉永才的腰,就是一陣狂風驟雨似的猛暴抽插。

  他懷裡的那人似乎沒料到自己無意間的呢喃囈語會引來這種下場:劉永才一時之間難耐的大聲呻吟了起來,直到鄭大賢連忙親吻著他發紅的耳垂一邊在他耳邊連「噓」了好幾聲,他才勉強拉回一點神智;可即使是羞恥的抿緊了嘴,卻還是止不住從鼻腔裡不斷發出輕軟的哼聲。

  鄭大賢也沒有緩下動作;或許是因為有段時間不曾做愛,劉永才的身體似乎變得更敏感了,就算不是每一下都頂在前列腺上、也還是一陣陣的緊縮著,夾得他覺得自己每一下頂入都快要丟臉的洩出來。

  終於達到高潮時,他也難忍的在劉永才的耳邊呻吟了出聲。
  腦袋裡像是完全被抽空了,只留下和喜歡的人親密所帶來的快感和愉悅。鄭大賢忍不住更是抱緊了懷裡的那人,愣了好幾秒才慢慢回復過來。

  回過神來才聽見了劉永才細小的啜泣聲,他的背脊隔著兩人的衣服靠在他懷裡一抖一抖的;他條件反射緊張的就想扳過那人的臉問他為什麼要哭,可還沒付諸行動,倒是先感覺到了自己環在劉永才下腹的手上一陣異樣的濕熱。

  而對方也察覺到了他探詢的眼光,立刻伸手想遮:「不、不要看啦!」
  說話時還因為未停歇的抽噎而有點結巴。

  可是鄭大賢已經將他腿間的光景看了個清楚,心下頓時瞭然:「呀,永才你……」
  「──光是後面被插就射了哦?」
  看對方滿臉通紅的拼命低著頭也不肯回答──廢話,以劉永才那驕傲又彆扭的個性,當然不可能老實回答這種問題──,鄭大賢就更加被挑起了惡趣味、故意又問:「是太舒服所以才忍不住哭了嗎?」

  光是自己被插射、又爽到失神哭出來,就已經夠丟臉了,偏偏對方還要這樣追問;劉永才羞恥得全身都忍不住微微顫抖。

  ──身體這麼敏感也不是他的錯啊、明明知道他禁不起太過分的逗弄,而且對某人就是會特別有感覺,那人還故意這樣弄他、讓他醜態百出……
  這麼一想就覺得特別委屈,於是他不發一語,賭氣的想從鄭大賢懷裡爬出來。

  鄭大賢「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也不急著安撫對方,倒是連忙跟著坐起身,從剛好擺在床邊的小推車上順來紙巾,認份的幫劉永才擦乾淨濕得一塌糊塗的下體、再順手幫他把方才一直是拉開卡著的內褲給穿正回來。

  下了床,腳一沾地就差點軟了;最後還是讓鄭大賢扶著才順利的重新穿上褲子。劉永才正考慮著要不要看在完事後的良好表現原諒他,卻突然聽見保健室外有人走近──

  「大賢吶,還不起來?都已經六點多了,再不去公司練習又要挨罵啦──」今天輪到值晚班的保健室護士阿姨一邊喊著他,一邊走了進來。
  「咦,永才也來啦、」

  因為劉永才先前也常來保健室找偷懶不去上課的鄭大賢、況且這麼優秀的學生要不記住也難……總之護士阿姨對這全身閃耀著模範生光芒的孩子還是挺有印象、也挺有好感的。
  於是她立刻吆喝了起來:「呀,一定又是這小子耍賴不走吧!」

  「永才啊,晚自習快開始了,你就別管這臭小子了啊,」
  劉永才連忙出聲回答:「啊,我沒關係的、」……

  幸好護士阿姨嘴上邊叨念著,進了保健室後只往床位的方向看了一眼,便一邊忙碌的整理起了今天白天時來過保健室的學生資料;這才讓方才緊張的連忙一把拉上被子的鄭大賢鬆了口氣──剛剛只顧著打理劉永才,他自己還是一副衣衫不整的狼狽模樣:身上的襯衫領口大開也就算了、就連褲頭也大大的敞開著,內褲被拉了一半下來,重要部位還垂在外頭和人say hello……饒是像鄭大賢此種人等也難得的被自己給恥了一把。

  他趕緊在被子底下迅速的拉好底褲、穿上褲子,然後才強作鎮定的低頭扣著制服的釦子;鄭大賢這副手忙腳亂的樣子似乎還是第一次看見,劉永才倒是覺得新奇,忍不住就被逗笑了。

  仔細一看甚至還發現那人居然緊張的連釦子都扣錯了,衣服不平的皺成了一團。
  劉永才伸手過去又解開他的釦子,細心的重新替他一一扣好。

  看著那人並不十分纖細的手指細膩的動作,又抬起眼看了看劉永才低眉順目的乖巧模樣、那雙稍微被瀏海給遮住了的略長的眼,讓鄭大賢看著看著突然就覺得心裡一熱。

  心念一動,他直勾勾的盯著劉永才脫口而出:「永才吶,」
  「翹掉晚自習,我們去約會吧?」

  而對方則是驚訝得一下子睜大了眼:「什麼?」

  「──我說,我、們、去、約、會、吧?」
  看出了那人在驚訝之餘,臉頰也微微的泛起了一點點紅暈;鄭大賢於是故意咬字特別清晰、一字一頓的又說了一次。


  ……明明是這麼荒唐的要求。……
  可是自己居然還是……簡直是一秒也沒有猶豫的……

  走在街上,劉永才邊想著一個小時前兩人還在學校保健室裡的事、一邊偷偷的順著兩人牽在一起的手──這可是鄭大賢撒潑打滾強烈要求的──,往那人看了一眼。
  無論什麼時候看都是那麼的好看、他喜歡的人,現在可以說是「他的鄭大賢」吧。

  他忍不住在心裡許願,希望兩人此刻牽得緊緊的手、最好永遠也不要鬆開。






BULLY/1004番外之二 當思念氾濫成災 正文
fin.

2014. 04. 03 01:18 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幫我和老師請個假,就說我今天生病了沒辦法留晚自習/去練習……」
  「拜託啦。」

  那天晚上,練習室裡和鄭大賢作為同一個小隊練習的文鐘業和崔準烘、以及學校閱覽室裡劉永才的朋友們,都收到了這樣內容的一封簡訊。

  「……嗯?」崔準烘小朋友看看手機又想了想他大賢哥──昨天不是還生龍活虎的嘛……──,然後深感不解的歪了歪頭。






BULLY/1004番外之二 當思念氾濫成災 全文
fin.

2014. 04. 03 01:29 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44-49cb9dad

引用:
留言:
我需要老實的自首每次看H我的心得都只有「嘎啊啊啊啊」「哇阿啊啊啊」「呃阿啊啊啊啊啊」之類的尖叫聲(乾
雖然這次多了兩個「永才被插到哭著射出來實在是太可愛了阿啊啊啊啊」「你們終於這次沒有太早洩了阿」XDDDDDD

鄭大賢終於被自己恥到了XDDDDD
都不知道別人常常被你恥到無語(欸)XDDD
護士阿姨表示我要跟大雕say hello所以你不用穿太快(誤
約會完該不會還跑去開房間吧XDDDDD

然後準烘小朋友等你跟你葉子哥長大就明白了(欸
佩佩 2014.07.06 20:49 編輯
我也知道肉肉文要大家寫長評是件很難的事情XDDDDD
雖然很多親(也包括親愛的你呀♥)還是很用心的給了我很多回覆
真的、真的非常感謝 TOT

刪除線太好笑了啦WWWWW
終於可以不必再背負早洩CP這名字了嗎哈哈哈

老實說那護士阿姨是你吧XDDDDD
接下來是正常高中小情侶的約會,牽牽小手吃個飯逛個街什麼的啦!
你不要把人家想得那麼糟糕阿XDDDD (誰寫的那麼糟糕還怪人家)

什麼XDDDD 準烘和鐘業也要變成這樣骯髒的大人嗎(X)
鴆癮 2014.07.15 20:58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