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結 番外二:老公孩子熱炕頭 (*)


171021番外二更新完畢 ♪(/・ω・)/ ♪







 番外二:老公孩子熱炕頭


  自從金元植和車學沇輪流駐紮北境之後,雖然每個月能有六天休假,但卻是不能任意離開營區的;他和車學沇、李弘彬三人只有三個月一次的輪休假日才能離開營區,沒輪到自己的時候,就只能讓家人朋友前來會客點探訪。

  邊境之地當然各項生活條件比不上城市裡,光是網路和電信訊號就讓人不禁搖頭嘆氣;而平日結束一天的勤務之後,軍營裡缺少娛樂,金元植除了鍛鍊、和鄭澤運視訊之外便無事可做。後來他索性趁著每次放假回家時,事先下載好音樂和電影,收假時再帶著那個被他視為精神糧食的硬碟回到軍營裡。
  不過,隨著鄭澤運懷孕的週數漸漸增加,他的Omega在荷爾蒙的影響下變得多愁善感、並且對他更加依賴;基本上金元植只要放假回來,他們兩人勢必是形影不離,鄭澤運似乎誓言要把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部據為己有。

  金元植對此雖然感到有點無奈,但其實並不討厭這樣的狀況,只是這麼一來,他連用電腦的時間都很有限;而聽他不經意的如此說起近況,他的好友李泰民金鍾仁金文奎仨,於是自告奮勇的表示非常樂意幫忙裝載他的精神糧食。

  就在要收假的前一天,金元植總算拿回了那顆硬碟,他頗好奇朋友們幫他找了什麼電影或劇集——他並沒有特別指定要下載什麼影片,只說了「最近有意思的」這樣籠統的指示——,而和他膩膩歪歪黏在一起一天的鄭澤運也去洗澡了,於是金元植便把握時間的開了電腦打算先瀏覽一下。
  他大致看過了一遍,硬碟空間裡分門別類的將電影和音樂整理得乾乾淨淨,甚至還有幾場朋友們大力推薦「你不可錯過」的體育賽事錄影。然而,在這其中還有一個未命名的資料夾,顯得特別格格不入;金元植好奇的點開來看,隨手挑了一部影片播放。

  影片中的主角也是軍人,穿著軍裝、身姿挺拔;一開始只是一名Alpha軍官在對Beta下屬說話,突然之間劇情急轉直下,Omega信息素佈滿了整個空間、Alpha上官發現,原來他的下屬不是真的Beta,而是一名使用了抑制劑的Omega。然後就是天雷勾動地火、AO信息素互相吸引,Alpha上官按著發情的纖細Omega啪啪啪。……
  看到這裡,金元植哪還能不知道這是一部什麼樣的片子。

  他不禁啞然失笑——鄭澤運的孕期已經進入第六個月,就算是不太顯懷的體質,現在肚子也漸漸大了起來,看上去就覺得挺辛苦的。他這次回來幾乎沒怎麼和他的Omega做愛,就算親熱也只是用手指和唇舌撫慰取悅鄭澤運、不敢太過份的折騰他。
  金元植才無奈又好笑的想,他的朋友們大概是怕他憋壞了、還幫他找好了自己擼時助興的材料,簡直不知道該說是貼心呢、還是損友一生一起走。……然後,他似乎突然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陰惻惻的寒意——長年征戰沙場、出生入死的人幾乎都會有這麼一點對危險的直覺——,於是便下意識的轉過了頭去。

  只見已經洗好澡出來的鄭澤運正站在他身後。

  他的Omega氣急敗壞的瞪著他,金元植一時手忙腳亂的不知道是該先出聲哄人、還是先把電腦螢幕上的愛情動作片給關掉;心神巨震之下,居然不小心手一抖點到音量調整,頓時Omega甜膩壓抑的呻吟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金元植欲哭無淚的飛快按掉了影片,他和鄭澤運幾乎是同時開口——

  「澤運啊,你聽我解釋!……」
  「金元植,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了!」

  鄭澤運氣得不輕。他辛辛苦苦挺著個足球大小的肚子、還要忍受身體的不適;他的Alpha大部分時候都不在身邊,他又因為孕期荷爾蒙的影響,變得格外依賴自己的Alpha、而這份對Alpha的依賴,似乎在他身上又轉變成了某種對於佔有對方的渴望,於是短暫的相聚時,鄭澤運只要一聞到金元植身上那股乾燥的菸草氣味,就老是忍不住想和他做上一發。
  然而金元植自從上次在會客點見面以來,就開始磨磨唧唧的不肯和他做愛。就算理智上明白他的Alpha是不想讓他太累、也怕激情中不小心壓到他的肚子;但懷孕的Omega在情緒上總是比較敏感,鄭澤運有的時候不禁就會胡思亂想,是不是自己現在這身材走形的樣子,對金元植來說已經失去了吸引力。……而這下看到金元植在看小黃片,要是平常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甚至冷笑一聲問一句「那個Omega有我好看嗎」都有可能;但此時此刻他的理智顯然並沒有上線。

  金元植覺得,要不是鄭澤運現在肚子已經大起來了、整個人精氣神沒那麼足,不然大概已經又是一拳砸在自己胸口了。……
  他無聲的嘆了口氣,一邊在心裡把李泰民金鍾仁金文奎三人剝皮凌遲,一邊起身朝鄭澤運走了過去。他伸手要將Omega攬入懷裡時,不出意料的遭受到了抵抗;於是刻意加重了Alpha信息素中的威壓,果然鄭澤運立刻就安份了下來。

  鄭澤運又氣又委屈得眼眶都紅了一圈,被自己的Alpha給緊緊圈在懷裡、充斥鼻間的熟悉的菸草香氣讓他平靜不少,卻又對於自己這麼輕易的被安撫而感到不甘和彆扭。他低著頭不肯看金元植。

  「不是叫你聽我解釋的嗎?……」金元植無奈的抬起他的頭,簡直被他泛紅的眼眶和濕潤的眼底給嚇得也想哭了——他和鄭澤運認識成結的這四年以來,除了在床上被他做得太過份時之外,就連三年前鄭澤運以為他要毀結的那天,金元植也沒見過他哭。
  他摟著鄭澤運再次坐回電腦前,拉著他的Omega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邊刪著硬碟裡那些萬惡的影片、一邊慢條斯理的解釋,自己要損友三人幫幫忙載的可不是這種東西:「這些都是李泰民金鍾仁金文奎他們開玩笑弄的,我可沒說我要看……」

  金元植索性在他面前把資料夾裡的影片挨個點開讓他檢查,順便點評一下「這部看起來不錯」、「這部好像之前上映的時候名氣很大」……他其實並不算是多話的人,和李弘彬或李在煥在一起時,總是兩位副官說得多;然而在鄭澤運面前,他卻不自覺的就會變得主動起來。
  而鄭澤運就窩在他懷裡,聽著他的Alpha低沉的聲音說著話,時不時「嗯」一聲、或者有一搭沒一搭的輕聲回應他。

  因為搞了這麼一齣烏龍,金元植花了一晚上的時間才終於把他的Omega給哄好了。雖然鄭澤運後來理智回籠後,還用細小得像蚊子叫似的聲音,為自己的情緒化向他道了歉;但是直到金元植再次離家之前,他的Omega看起來還是懨懨的,讓他不免有點掛心。

  後來幾天回到邊境的駐紮地之後,剛好來了一批新血,金少校每天以「吃苦就是吃補」作為中心思想、使勁的折磨著這群小兵,晚上再三不五時到公共區域和大夥聊聊天、給年輕人們洗洗腦;給一棍子再給個甜棗,一手高壓懷柔兩套政策雙管齊下的手法玩得好不漂亮,沒幾天新兵們就被他給收拾得服服帖帖。

  這時候金元植才總算有空好好履行和鄭澤運的視訊時間,前陣子都只有在睡前匆匆看對方一眼,確定他的Omega今天也好好的度過了、沒出什麼事就算結束,他也知道自己是有點冷落對方了。……
  「澤運吶,」他一打開視訊,就語氣帶笑的叫出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名字。

  等到畫面一清晰起來,金元植差點驚訝得把電腦給摔了——他還以為自己誤聯了什麼不可言說的付費視訊聊天室。但是那張熟悉無比的白皙面容,卻又明白的昭示著現在他眼前的人確實是他家的Omega沒錯。……
  鄭澤運身上穿著他的軍服,下身卻光溜溜的露出了兩條白嫩修長的大腿、渾圓的屁股蛋也從衣服的下襬露了一半出來,就這麼跪趴在床上,單手調整著鏡頭的方向。

  「澤、澤運啊,」金元植結結巴巴的又叫了對方一聲。

  鄭澤運只是抬眼瞅了他一下、沒出聲搭理他,逕自擺弄好了鏡頭的角度之後,稍微往後挪了一點,然後一手伏在床上、另一手徑直就伸到了雙腿之間——
  儘管金元植從側面無法確切看見他的手和腿間的風景,但從那前後起伏的動作、和鄭澤運漸漸急促起來的呼吸聲,他就是傻了都猜得出他的Omega在做什麼。

  那雙幽黑狹長的眼裡已經變得濕潤又迷濛,眼神也被浸潤得溫軟柔和,像是執著又像是存心勾引的直勾勾看著他。
  金元植在意亂情迷之前果斷起身。

  『元植啊……!』
  就算是隔著八百里網路線,鄭澤運的聲音有點失了真,他卻還是能聽得出Omega聲音中的一絲心慌和失落。金元植迅速完成剛剛突然想到的事,又回到電腦前坐正。

  鄭澤運還趴在床上,用抱怨的語氣問他:『你去哪裡?』

  金元植一邊把電腦連接的音響換成耳機,一邊一本正經的回答:「去鎖門。萬一讓別人看到你這樣子,我真的會殺害同袍的。」
  他打了個響指,「澤運繼續吧。」不由分說的說。

  畢竟是長年居於高位的Alpha軍官,他的話裡有種命令的意味,竟令人下意識的臣服。本就在慾望裡浮沉的鄭澤運也沒多想,就乖乖的再次把手伸到雙腿之間,握住了自己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沒幾下他的身體就漸漸進入了狀況,手指不由自主的往後摸去、撫弄起已然濕潤的後穴。

  『嗚……元植……』
  他的Omega雙眼迷離的看著他,嘴裡喃喃的念著他的名字。

  金元植心下了然,「Taekwoonie光是玩前面不夠吧?後面一定也濕答答的了……」他故意用淫蕩的話語刺激對方;只見鄭澤運原本就無力的漸漸軟塌下去的腰,這下又更向下沉了一點。
  他用誘哄的語氣說:「轉個方向,我想看你的小穴。」

  鄭澤運猶豫了一下,羞恥得全身露出來的皮膚都泛起了一層粉紅;最後還是聽從Alpha的話,慢吞吞的挪成了屁股朝向鏡頭、雙腿微微分開的姿勢,讓自己的私處在他面前一覽無遺。
  「Taekwoonie自己把手指放進去吧,很想要了不是嗎。」金元植看著那粉嫩濕潤的一圈軟肉,隨著鄭澤運的喘息而微微收縮著,晶瑩的水珠掛在黑色的恥毛上,顏色淺淡的陰囊脹鼓鼓的,隱約還能看到往前硬翹著的粗壯莖身……看得到卻觸碰不得的一片春光,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鄭澤運抿著嘴回頭看他,臉上的表情又是迷亂又是羞恥,手指在穴口打轉了好一會、就是不得其門而入,不知所措的輕輕叫了他的Alpha:「植啊!……」
  而金元植也從善如流的回應了他:「嗯,我在。」

  他這才好像下定決心似的,將手指慢慢的插入自己後處,聽著Alpha用低沉的嗓音說著「Taekwoonie這裡好緊」,鄭澤運的呼吸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急促而紊亂。他從來沒有這樣弄過自己,就算是以前發情熱最難受的時候,頂多也只是在外面磨磨蹭蹭的而已……他想像後面那處含著的是金元植的手指,在自己體內抽插了起來,一開始還小心翼翼的、後來動作卻漸漸放浪了起來。

  金元植聽著耳機裡傳來他的Omega細微的喘息呻吟,有點無奈的低頭看了看——他的褲襠處已經支起了個小帳篷。他抬眼正好對上鄭澤運的雙眼,只見他的Omega眼裡襯著淚霧、看著他的眼神簡直軟得一蹋糊塗,原本白皙的雙頰也變得酡紅,清冷的長相增添了幾分溫度後更顯得誘人。……更重要的是,那雙幽黑的眼裡分明訴說著對他的渴望和欲求不滿。
  他倒是真想親自提槍上陣、好好滿足鄭澤運一番啊,金元植殘念的想。

  「Taekwoonie啊,床頭櫃裡有什麼?」他提示對方。

  已經被高漲的情慾給弄得意亂情迷的Omega過了一兩秒才反應過來,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但還是依照Alpha的話,膝行爬了幾步、翻找起了櫃子裡的東西。片刻之後,他手裡握著一支按摩棒——顏色還是很惡趣味的粉紅色,金元植特地為他挑的——,要再回復到趴跪在床上的姿勢,然而他的身體卻痠軟無力的搖搖晃晃著;鄭澤運下意識的空出一手扶住了肚子。

  金元植這才猛然想起,他的Omega已經懷孕六個多月了——鄭澤運故意用軍裝外套遮掩住了隆起的腹部,從側後方看過去只看得見他白嫩修長的大腿;而他居然一時也就這麼忽略了。……他懊惱的抿了抿嘴,「Taekwoonie,換個姿勢。」

  他的Omega當然不會知道他內心的千迴百轉,只是聽話的停下了動作、有點困惑的看著他。
  金元植繼續下著指示:「背靠著床頭櫃坐著,腿張開。」

  鄭澤運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動作,他的手放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努力調勻了呼吸、小聲的說:『我現在這樣子不好看……肚子……』
  他感到有點難堪,話也講得吞吞吐吐。

  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金元植給打斷了:「哪裡不好看?你現在明明很美。」
  這話倒不是他哄鄭澤運的,他的Omega神態氣質本就有些冷、個性又慢熟認生,懷孕之後整個人倒是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柔和不少,顯得比以往更溫柔可親——「再說了,我就喜歡看你懷著我的種、穿著我的衣服、對我發騷的樣子。」他挑起眉毛,微微一笑。

  Alpha大膽的言語讓鄭澤運這下子連耳朵都紅了,他又羞又窘的低垂下頭,心裡卻隱約感到有點甜蜜:他的Alpha喜愛他,就連他懷孕、大著肚子的模樣都覺得美麗。
  他聽了金元植的話,轉而背靠著床頭櫃、坐在床上——這姿勢確實讓他的腰舒服多了——,然後羞澀的緩緩張開了兩條勻稱的大腿,朝著鏡頭露出了已經被手指插弄得泛紅微張的小穴。他一咬唇,把那支粉色的按摩棒往自己體內頂入。

  『呼唔……』他稍微喘了一下,手上卻已經難耐的開始用按摩棒操幹著自己。
  還一邊迷迷糊糊的喊著他的Alpha:『元植……我也想看你……』

  金元植只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像是要爆炸了,全身熱得不像話。他又挑了挑眉,有點意外鄭澤運提出的要求,「好啊。」隨後便毫不猶豫的脫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然後還順便饒富興味的提醒了鄭澤運一句:「那支按摩棒是電動的。」

  『嗯……』鄭澤運的雙眼看著他,身體卻下意識的聽從他的話,修長的手指在按摩棒的手柄上摸索了一陣、摸到了開關後一下推到了底——『唔啊!……』
  做成陽具形狀的矽膠材質棒狀物在他體內轉動著,就算鄭澤運拿捏不準要往哪頂才能刺激到自己的幾處敏感點,按摩棒也照樣可以好好的伺候到他體內的每一處。

  看著他的Omega一下子被攪弄得快哭出來、雙腿掙扎著一會夾起一會又張開,呻吟聲也越來越難以自制,嘴裡喊著他的名字嗚嗚咽咽的說著「不要了」、「好難受」,手上的動作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金元植不禁失笑:「pabo……誰叫你一下開到最大了。」他邊看著鄭澤運自慰,一邊也忍不住伸手往下摸,握住了自己早已硬脹得隱隱發疼的陰莖。

  而他的動作似乎是更挑逗了鄭澤運的情慾。他的Omega加快了用按摩棒插弄自己的速度,像是啜泣又像是喘息的細碎聲音不斷從耳機裡傳來;最後,他越趨粗魯的動作止於一聲隱忍的尖叫,握著按摩棒的手鬆了開來、滑落到床上。
  金元植看著他飽滿的龜頭斷斷續續的流出了幾股清液和白濁的精液,他的Omega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無意識的扭動著腰臀,像是在消化過多的刺激和高潮的快樂。

  『元植……』鄭澤運又迷迷糊糊的叫了他。
  金元植「嗯」的一聲,低低的鼻音裡卻聽得出滿是對他的寵溺。

  還兀自轉動著的按摩棒慢慢從鄭澤運體內滑了出來,連帶的從一時合不攏的穴口湧出了不少滑膩的體液。還在失神的Omega這才漸漸回過神來,後知後覺的合起了大腿,有些羞恥的看向螢幕上自己的Alpha。
  金元植有點想笑、卻又知道鄭澤運臉皮薄,他要是現在笑了那以後肯定沒有這種軍隊服務了……於是低低咳了一聲,伸手調整了一下webcam的角度,讓鏡頭只照到自己的上半身。

  眼看鄭澤運緩過來之後一副懶洋洋的、雙眼微瞇就要睡過去的樣子,金元植出聲叫了他:「Taekwoonie啊,去洗洗澡再睡,不然到明天早上你肯定會生病的。」

  鄭澤運用鼻音「嗯」了一聲作為回應,又過了兩三秒,才慢吞吞的伸手去撿滾在一邊的按摩棒、順手摁上了開關,然後朝鏡頭前湊了過來——金元植知道他在暗示什麼,這是他們每天晚上要結束視訊前的例行公事。
  於是他也湊了上前,輕輕的在螢幕上鄭澤運的額頭位置印下一吻;然後心念一轉,低聲多說了一句話。

  鄭澤運的神情先是驚訝,然後好不容易才回復正常白皙膚色的雙頰,害羞又快樂得又泛起了紅暈。
  「……我也是……」他的聲音含糊得像是貓咪細微的呼嚕聲。就這麼幾個字一說完,他立刻窘得斷開了視訊連接,雙手貼在發燙的臉頰上,愣愣的看著已經恢復到主畫面的電腦螢幕。

  而這邊猛然被掛斷了視訊的金元植也不生氣,反而是彎起嘴角笑了——
  「我愛你。」剛剛金元植是這麼對他的Omega說的。

  他們成結四年以來,對彼此說這句話的次數少之又少、頂多也只是偶爾說說喜歡而已。誠然他們對彼此的感情不會因為多說、或者少說幾句情話而有所改變,甚至就是不說,彼此也都能夠明白;但是如果這句話能夠讓他的Omega感到安心,那麼金元植自然也不會介意多多益善。

  他回想著方才鄭澤運又驚喜又羞澀的神情,不禁愉快得笑出了聲來。
  然後,邊看著方才那段視訊的錄影、邊與自己的右手培養感情時,金元植又再一次——並且肯定不會是最後一次——的想著:好想撂擔子不幹了、回家哄伴侶逗孩子啊。……






結 番外二:老公孩子熱炕頭
fin.
2017.10.14 02:32

カテゴリー: VIXX同人衍生  REO / 結 (ABO設定)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ㄈㄖㄍㄉㄕㄓ ⇒

視訊play就算惹還穿軍服
大大你究竟還有什麼臉說我骯髒^_^

話說懷孕的人不是都會在吃的東西上很刁鑽嗎
原本鄭澤運在生氣的時候好想看他出難題ㄛ
例如要吃甘蔗啊米香啊之類的

  • 2017.10.18
  • Wed
  • 04:1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MinMin ⇒

嘛......這倒是我沒有料想過的發展wwwwwww
雖然是軍服play但我的腦海都是噗浪上牽手手的那張照片(顯示為還沒從衝擊中恢復)
我們澤運(誰跟你我們),真是內心幼稚黏人傾向,不管是正宮或小三(大笑)

更新加油~~~

  • 2017.10.18
  • Wed
  • 06:4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No title

番外二耶~(撲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元植看小黃片的時候,澤運站在後面看好有即視感啊!!
在宿舍的時候,澤運也很愛往元植的房間走~(工作室?)或許某天不小心也看到元植的兒童不宜畫面XD哈哈哈
鳥兒寫得好居家、好生活化、好愜意~
發現鄭澤運的勝負慾來了,下次更新就有好吃的肉肉^^(對元植來說是看得到吃不到嘴邊的概念~)

  • 2017.10.18
  • Wed
  • 14: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祈兒 ⇒

我的天啊...
這個嗎、(語無倫次
澤運的口味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說被黃片啟發了嗎啊啊啊啊啊啊啊

  • 2017.10.19
  • Thu
  • 12:3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MinMin

>> MinMin

這是勝負欲大魔王用錯地方的勝負欲XDD
啊~牽手手那張真的很可愛,但和這篇聯想在一起突然覺得我的腦袋真骯髒(下跪)
內心幼稚黏人外表高貴冷豔的澤運好萌XDDDㄐ

  • 2017.10.20
  • Fri
  • 22: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方容國的手指親

>> 方容國的手指親

你以為這樣我就認不出你ㄇ(搖手指)
我是在向你看齊阿~怕你覺得太平淡ㄛ^_^

為什麼是甘蔗米香XDDDDDDD 不是應該愛吃酸的東西嗎(?)
不過我倒是沒想到要寫這個哈哈哈寫太多情節篇幅會變很長ㄉ(幹)

  • 2017.10.20
  • Fri
  • 22:2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不知道為什麼對金元植看小黃片特別有真實感…XD
不過最近金元植好像常常留在工作室過夜,韓相爀都呼籲他多回家了XDD
哈哈哈…這用錯地方的勝負欲XDD (元植只好痛並快樂著)(?)

  • 2017.10.21
  • Sat
  • 00:0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ㄈㄖㄍㄉㄕㄓ ⇒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突然想到甘蔗跟米香
大概是我每天上班路上都會在一個賣這兩樣東西的攤販旁邊停紅綠燈吧XDDDDDDDD看三年了XDDDDDDDDDD

呀,你Bully是粉紅色跳蛋就算了現在又是粉紅色按摩棒
大力敲碗要求更換成黑色 視覺上更衝擊^_^(幹)

  • 2017.10.21
  • Sat
  • 04: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Taek ⇒

元植這麼努力寫歌賺錢啊哈哈~活動的時候澤運說過,團體要出新專輯很容易(有歌就出了),但LR要出歌不容易,因為他們兩個標準太高了,很難找出主打歌,他就看著元植說:加油,多寫歌。元植又露出哭笑不得的臉~
鳥兒親寫懷著他的種、穿這他的軍服的那一段,我看到被萌得一臉血啊!鳥兒真的太會寫了,我完全覺得金元植本人會講這句話的樣子!鳥兒好強(抱)
視訊play也是我很愛的橋段,最後快被他們暖哭了,親額頭太暖太暖了啦!(血槽空)

  • 2017.10.21
  • Sat
  • 14: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方容國的手指親

>> 方容國的手指親

幹XDDDDDDDDDDDDDDDD 你的理由很智障XDDDDDDDDDDDDDDDDDDD
那個攤販賣三年都沒換地方也是滿厲害的啦

好喔要換黑色就換黑色阿,誰怕誰^_^ (才不是這樣)

  • 2017.10.23
  • Mon
  • 23:0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 Taek

>> Taek

元植以前在節目裡透漏過寫歌賺了多少,成員們都驚呆惹XDD 豆直接:「呀!」XDD
哈哈哈這麼說起來,Beautiful Liar和Whisper都是用元植的歌當主打 鄭澤運你也加油一點啊XDD
你說的那段也是我的私心 (u///u) 有種完全屬於彼此的感覺(唔,好害羞阿說這種話)
謝謝你喜歡♡

  • 2017.10.23
  • Mon
  • 23:0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