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三 / 越近越遠

2014.04.19(Sat)

『 B.A.P同人衍生  賢才 / BULLY (1004)』 Comment(21)Trackback(0)

 BULLY/1004番外之三
 越近越遠


  手機響了很久之後沒有人接、和手機響了很久之後,接通了卻被直接掐斷;後者的惱人程度絕對是大勝前者。
  劉永才以一種活見鬼的姿態瞪著自己手上的手機,大大的螢幕上「已結束通話」的幾個字看起來特別刺眼。

  ──根本就沒有「通話」好嗎!
  就連系統設定的制式化字句都讓他越看越覺得鳥火又憋屈。

  而這、已經不是鄭大賢第一次掛他電話了。

 BULLY/1004番外之三
 越近越遠


  手機響了很久之後沒有人接、和手機響了很久之後,接通了卻被直接掐斷;後者的惱人程度絕對是大勝前者。
  劉永才以一種活見鬼的姿態瞪著自己手上的手機,大大的螢幕上「已結束通話」的幾個字看起來特別刺眼。

  ──根本就沒有「通話」好嗎!
  就連系統設定的制式化字句都讓他越看越覺得鳥火又憋屈。

  而這、已經不是鄭大賢第一次掛他電話了。









  「哥,你去哪?」文鐘業軟軟糯糯的聲音在身後問著。

  「啊,嗯……就出去走走。」
  鄭大賢連個藉口也沒編,想著反正發問者是好糊弄的文鐘業,於是就這麼不清不楚的回了他一句,然後就往房間外走;而對方也還真的乖巧的沒有再繼續追問。

  趁著海外行程,公司對他們的管理比較放鬆,經紀人哥哥又到跟拍他們的節目組房間裡開會去了,鄭大賢抓著空檔就想偷偷溜出去──
  也不是想幹什麼壞事,其實,他只不過是想打通電話罷了。……

  自從出道以後,每天跑行程或者是去公司練習時,他們三人的手機都是被經紀人收回集中管理的;又偏偏他和文鐘業、崔準烘組成的三人男子團體,甫出道就繳出亮眼的成績,各種音樂節目、綜藝節目、電臺廣播的邀約不斷,他們的行程每天都被塞得滿滿,就這麼一日忙過一日、連日摸不到自己的手機也是常有的事。

  雖然這麼說頗有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但鄭大賢是真心的覺得,要是通告稍微再少一點點就好了。……

  他們的生活在出道之後產生巨大的變化,忙碌得似乎連胡思亂想的時間也沒有,更遑論去考慮自己的自由、隱私和權利等等的這些問題。而兩個年紀小的弟弟似乎對此也沒有多大意見:畢竟如果是要打電話回家裡,和經紀人哥哥說一聲,趁著行程空檔和大家一起擠在車裡、或者是在待機室裡時都可以打;鄭大賢自己和家裡那兩位不靠譜的「監護人」──方容國和金力燦──也聯繫過好幾回、甚至在節目上,製作組知道他長年和父母分隔兩地,也特意為他做過和爸媽隔海視訊的感人環節……
  可是問題就在於,鄭大賢還有一個想通話的對象卻不只是「家人」這麼單純。

  作為一個剛出道的偶像,有交往中的戀人已經是一件十惡不赦的事;而且,他的對象還是個同性。……
  想想那些他在電視台、公司、宿舍……簡直無處不見的私生飯,鄭大賢覺得要是事情曝光,恐怕自己被鞭屍繞行首爾市一圈都有可能。

  其實成天以大部隊的形式和一群哥們一起移動,如果不是因為對劉永才的掛念,他理當不會覺得這麼難熬。再加上又身為團體裡的大哥,「隊長」的身份即使沒有明說也是沉沉的壓在他的頭上,讓向來自由慣了的鄭大賢也不得不振作起精神、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好好約束自己的行為,好能符合公司對他的期望、也作為弟弟們的榜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彈簧,一天一天的被壓縮繃緊、如果再不釋放開來,就只有壞掉了。

  他走到飯店大廳,左右看看沒有隨行的工作人員,才往公用電話走了過去──搞得像在做賊似的、這麼緊張兮兮,以前在學校裡幹壞事時他可是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吶。鄭大賢想想也覺得自己真是好笑。

  就像之前說過的,因為和家人分別在美國韓國兩地生活,對於打國際電話這種事,他是再熟悉不過的;可明明是這麼簡單熟悉的事,他卻在按下劉永才的手機號碼時,手指抖得差點都按錯了數字鍵。

  從來沒有覺得等待電話撥通的這短短時間如此難熬;一聽到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劉永才咕噥似的一句「yeoboseyo」,他立刻就興奮的想劈哩啪啦向對方說說自己最近的狀況。

  可是那人的反應卻是出奇的冷淡:『……呀,大賢吶,你知不知道韓國這幾點了啊都?』
  從劉永才的聲音裡都能聽出他的睏意;鄭大賢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自己只顧著找沒人管著的空檔溜出來打電話、倒是居然忘了考慮兩地時差的問題。

  「啊、喔,抱歉……」他悶悶的道了歉,雖然知道是自己理虧,但還是不想就這麼掛上電話──等等短暫的睡幾個小時後還得準備實境節目的拍攝,之後就要回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有這種機會。

  可惜在他和劉永才之間,心有靈犀這樣的劇情並沒有上演。
  『那我先掛了……明天早上八點有課。……』

  對方含在嘴裡嘟囔的一句「明天早上八點有課」就算是打發了他、連句再見也沒多說,更不用說什麼加油打氣的溫馨話語了。

  鄭大賢「哦、喔」的應著聲、還來不及多說什麼,就聽著話筒裡又恢復了單調的「嘟、嘟」聲。
  他愣了一下,濃重的失落感跟著湧上心頭。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明明已經很努力想做好所有的事了。
  工作、練習、帶領著弟弟們以團體活動、和公司以及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應對進退……偏偏在他覺得自己已經把凡事都做得夠完美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似乎一直都漏掉了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前些日子因為出道後展開宣傳期而忙碌得沒有聯絡,他理所當然以為劉永才應該包容他的,於是也就沒有多做解釋;直到方才短短的通話,也很難斷定兩人之間出了什麼問題……鄭大賢心裡隱隱的有點不安,卻還是告訴自己有這閒心胡思亂想,倒不如多想想一會上節目要說些什麼才能顯得大方得體又不失趣味。

  過後的幾天、直到海外行程圓滿的告一段落,回到韓國好一段時間以後,鄭大賢越想這事情越覺得不對勁。
  隨著宣傳期漸漸進入尾聲,他們每天的行程管理也就放鬆了不少;他也大著膽子和經紀人哥討來手機打給劉永才過一兩次。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作祟,總覺得對方似乎總是愛理不理的、說話也提不起勁似的。……

  都說人長了年紀以後就會變得戀舊。

  鄭大賢還記得他們兩人高中時的事情:劉永才是那種渾身上下彷彿就是比別人多了一層光芒籠罩的優等生。而且,和班上其他成績好的同學不同,他待人溫和有禮、體育課時也總是踴躍的參與;不像某些書呆子成天只知道拿著本英文單字、也不知道老是做這樣子英文老師看了會不會給他加分。

  老實說,慘綠少年時期的鄭大賢,一開始對那樣優秀的劉永才其實並沒有抱有太多的想法──能有什麼想法?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就算在同一個班裡也是一個如天上的雲、一個如地上的泥,那樣的差距、那樣的遠。

  直到那天午休時間,劉永才意外的撞見廁所裡正在「幹壞事」的自己。
  如果要問鄭大賢是怎麼發現他的,那時的男廁所安靜得連他自己的呼吸都聽得格外清楚,突然多了另一道不同於自己的呼吸聲,他又怎麼會不知道。

  就這麼誤打誤撞的發掘了劉永才不為人知的一面,鄭大賢一開始倒是有種狠狠的把那人從天上給拽了下來的痛快感覺;他一點一點的試探著對方的底線,剛開始也對這人特別溫順的反應感到奇怪,漸漸的猜到是怎麼回事之後,他的心好像膨脹到了極限、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特別開心。原本還想過這下可好、抓緊了班長的小辮子,以後可以更加有恃無恐了;可是後來自己卻只是無法自拔的不斷向劉永才靠近。

  曾經對他來說那麼遙遠的人,能夠變成這種互相依偎的關係,鄭大賢現在想想也覺得好像作夢一樣。
  然而明明一起走過了最艱難的日子,他順利的出道、劉永才也如願考上了全國名列前茅的校系;原本以為往後大概再沒有什麼比這更困難的事了,可他們卻都沒留意到、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早有些什麼悄悄的變了味道。

  明明是為了不要差劉永才太遠,想離他更近一些、再近一些,於是才在要升上高三的那年振作起來、替自己找到了升學以外的一條路,然後孤注一擲的、流下了比別人更多的汗水,才爬到了現在這個位置──
  而這一切最初在鄭大賢想來其實卻很簡單:他可不想在那人功成名就時,自己還只是個一事無成、鎮日遊手好閒的地痞混混;於是索性便憑著自己的天賦、和後天的努力,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拼搏一把。

  ──那時的他明明是這麼想的。

  「……可是、為什麼,卻好像離你越來越遠了呢?……」
  他低頭看著手機亮起的螢幕上顯示的未接來電清單,不由得苦笑。

  最後一通來自劉永才的電話是在三個月前,而在那之後,那人不曾再打過電話給他。









  就算鄭大賢是個再怎麼細心的人,可他畢竟沒有讀心的超能力、也沒能夠透視千里;於是他當然也就不會知道,其實那晚掛了他的電話以後,劉永才睜大了一雙眼直直瞪著天花板,輾轉反側、整個夜裡無論如何也無法再入睡。

  那之後的頭一兩個月中,他大概找了一百種理由,來合理化自己總是不接、或者掛掉鄭大賢的電話:要不就是那人常常不看時間的半夜打來,而端正青年如劉永才正好隔天早八有課,亟需睡眠、又或者他正忙於系學會的活動──哦、對,升上大二以後,他在系上學生的同聲擁戴下,被選為了系學會的會長──,沒有時間講電話。……

  不過,在他後來漸漸發現,掛掉來自鄭大賢的電話只會讓自己睡得更不好、連在系學會開會時也不自覺的捏緊了手機發呆,根本完全無法專注以後;他總算還是承認了,其實,自己不過就是在鬧彆扭賭氣罷了。

  一開始鄭大賢還偶爾會打電話來;然而當劉永才終於回過神來時,他卻發現,那人似乎已經很久不曾這麼做了。
  意識到這點令他感到有些不安,想再去聯繫對方卻又拉不下臉。

  偏偏在這段期間內,鄭大賢所屬的組合聲勢人氣俱是水漲船高;其中尤其是鄭大賢,興許是這人口條不錯、綜藝反應也好,幾乎打開電視隨便轉個頻道都能看見他。
  電視上的鄭大賢看起來很好:不只是因為上了妝、又有專門的造型師打理外貌,因而顯得更加亮眼;節目上他也總是笑容可掬,雙眼下的臥蠶襯托得一雙漂亮的眼更是溫柔多情。

  ……劉永才越看,就不禁越發覺得,自己從他的生活中缺席,似乎對那人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

  於是一開始只是拉不下臉、後來則是即使心裡難受又著急,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誰說得準鄭大賢不就是因為受夠了他這種古怪的脾氣、對他失去耐心進而也失去了興趣呢。
  再說人家現在可是大明星了,過往私人的各種SNS帳號全部都註銷了、只留下了一個公開的twitter帳號,偶爾發發照片給飯們養養眼什麼的;可他也做不出像其他老同學們一樣,仗著過往的情誼、腆著臉硬是往人身上貼的這種事啊。……

  幸好作為新一任的系學會長,人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段時間裡他也確實有不少事得操煩;劉永才其實沒有太多的時間難過──雖然大概有差不多兩個禮拜,他也幾乎是把所有剩下的時間都用來感傷了沒錯。

  他努力的裝作沒有事情發生、裝作一切都很好,時間久了,幾乎自己也被自己給騙了過去。剛好那時系上有個學妹,在迎新活動上認識了以後便常常來找他,期中考前請教學業、平時也是各種找著理由的接近他;那女孩子長得滿漂亮的,天生的雙眼皮簡直是神賜的禮物,只可惜雙眼下少了笑起來時叫人顯得加倍嬌憨可愛的撒嬌肉……
  同學們都說他艷福不淺,學妹這麼明顯的示好,他可不能辜負人家的心意。

  於是劉永才就這麼在眾人的推波助瀾之下、半推半就的和學妹「拍拖」了起來──兩人也沒說交往,就好像他跟鄭大賢從來也沒說過分手一樣,都是這種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他想想反而覺得有點好笑。

  有一天他陪學妹去逛街,被拉著進了書局的唱片部門。學妹站在架前挑選自己喜歡的團體出的專輯,劉永才則是無聊的東張西望──並非他不喜歡音樂,只是基於某種原因,他已經很久不曾走進一間唱片行、也下意識的迴避談論主流音樂的網站──,然後他看見了櫃檯邊的電視正在播出一段音樂節目的後臺訪問。

  他們的新歌歌名是1004、是「天使」一字在韓文中的諧音;鄭大賢的頭髮染成了亞麻灰色的,和他的成員們穿著一身白的西裝,看起來還真頗像那麼一回事──劉永才不禁想起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經以「天使」來比喻那個人。
  ……恍若隔世。

  當主持人問到鄭大賢「喜歡吃什麼東西」時,他幾乎是和螢幕上那人同步的脫口而出:「都喜歡。」
  ──那人就是個吃貨,只要是人類可以吞得下肚子裡的,他好像沒有什麼是不喜歡的。……

  然後他才回過神,有些尷尬的意識到自己似乎是一不小心看得太入神了。

  「oppa,你也喜歡他們嗎?」學妹又驚又喜的問他,接著開開心心的說著什麼「我可是從出道起就是他們的飯了」、「我覺得他們真的很有實力呢」等等的話,劉永才都聽不進去了;甚至於後來是怎麼結束那天的約會、把學妹給送回家的,他也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只不過她的那個問題,一直到回家後都還盤旋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oppa,你也喜歡他們嗎?
  不、不是「他們」,是只有「他」而已。

  ……何止喜歡吶。

  和鄭大賢分開的日子裡,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改邪歸正」──找個女孩子交往,「改正」自己的性向──可是最近一兩年來,其實爸媽也不再就這件事說什麼了;倒是想起當年,他和鄭大賢為了「捍衛兩人的愛情」鬧得那麼轟轟烈烈,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家裡人勉強不反對,現在卻又這麼莫名其妙的就分了……愛面子的劉永才反而覺得有些說不出口。

  後來他和學妹見面的次數漸漸的少了,最後一次見面時,女孩兒笑得有些無奈:「oppa對我真的很好,可是、你心裡應該還有一個比我更重要的人吧。……」
  「我知道的。」
  對此,劉永才沒有多做什麼卑鄙的辯解。再後來,在他升上大三的那年,聽說學妹被外系一個和她同屆的學弟給追走了;他發自真心的祝福她。

  這段時間以來,其實劉永才的身邊並不缺少追求者,而他也並不曾真正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只是,那些人他們終究都不是鄭大賢。他沒有辦法自然的牽起他們的手、站在他們的身邊談笑風生。

  時間過得越久似乎也無法抹滅他對那人的感情,反而只是徒增思念。

  幾次回家媽媽總是不免要「順便」問起他的男朋友──「最近跟大賢還好嗎?」、「昨天在電視上看到他去上那什麼叢林的節目,唉一古,真是吃苦了吶」……劉永才隨口胡謅的回答了媽媽幾次以後,為了逃避諸如此類的對話,索性藉著實習的理由減少了回家的次數。

  偏偏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作對、就是要來提醒他鄭大賢的存在:走在明洞的街上,他看著商場外頭的電視牆上,正在播出那人所屬的團體最近發的新曲MV。
  他不禁在人潮中佇足;而和他同樣停下腳步的還有幾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孩,她們興奮的互相討論著各自喜歡的成員,拿出手機來拍電視牆。

  無意間聽著那群小女生吱吱喳喳的說話,劉永才知道她們口中鄭大賢的每一個習慣、比誰都要更清楚他臉上的每一個細節,甚至是他說話的樣子、他走路的樣子、他笑出一對臥蠶的樣子──

  他的鄭大賢,為什麼明明離他那麼近、卻又那麼遙不可及。

  實習是他不常回家的藉口,但也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真實的情況: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優先選擇實習單位的權力,就讀教育相關系所的劉永才最後選了回到自己的母校實習。

  他和鄭大賢當年就讀的高中,升學率說好不算特別好、但說差倒也不差;尤其最近一兩年,或許還真的如同當初校方所預測的一樣,因為鄭大賢的緣故,招生率上升了幾個百分點。在這種發展中的學校,老師們顯得格外兢兢業業,而在裡頭排行老小的實習老師自然也就輕鬆不到哪去。

  媽媽打電話來給他時,不免又唸了他兩句:「你呀,什麼時候才要回家一趟哪?」
  「老是說很忙很忙的……呀,人家大賢不也很忙嗎,他倒是記得來看我們兩個老的。……」

  劉永才原本一概以「嗯」、「喔」、「啊」諸如此類的單音節應付過去媽媽的嘮叨,突然聽見了意外的人名,這下子他可是嗆了一下、險些把手裡的手機給摔了──
  「等、等等,媽你剛剛說大賢?……鄭大賢?」

  「就是啊,這不是剛從日本回來,就來找你老爸打花牌了嗎。」
  「唉一古,老頭子剛剛還在氣他老是不聽話、不給他帶免稅店的洋菸洋酒回來,現在兩個人倒是處得好啊……事實上呢,是我叫大賢不要給他買的,都年紀一大把的人了也不知道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

  劉永才聽著媽媽逕自把話題給扯遠了,講到老爸怎樣不聽勸、幾十年的老煙槍了,要他戒菸簡直是要他的命,只好要他少抽點……云云的;他其實聽得不太真切,整個腦子裡暈暈乎乎的,覺得這信息量突然之間有點大──
  原來鄭大賢一直以來都還常常拜訪他的父母嗎,那也難怪媽媽老是隔三差五的向他問起那人的事了;只是每次自己總是草草的結束了關於他的話題。

  仔細一聽似乎還能聽見媽媽那邊傳來老爸的大嗓門和鄭大賢誇張的笑聲……真的是他的笑聲沒錯吧、劉永才聽了又聽,好確認那不是自己的錯覺。

  然後他的感覺就有點複雜了起來──
  一開始的驚訝和欣喜過後,倒是有點惱恨湧上心頭。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憑著一股衝動就開口:「媽,你讓大賢過來聽一下。」

  鄭大賢在那邊磨菇了一陣才接過電話,開口的聲音聽起來倒是鎮定得很:「yeoboseyo.」

  「你在我家幹麼?」
  劉永才顧不上什麼迂迴的試探,劈頭就問。

  而對方似乎是被他問得一下子愣住了,過了兩秒才哈哈笑著回答:「啊、那個……永才你也知道,我的父母都在國外嘛,有時候也挺想念這種一家人的感覺的、」
  「再說你和哥哥也不常回來,爸媽年紀都大了……」

  鄭大賢這種摸不著邊的瞎扯,從以前到現在他聽得可多了──明顯的模糊焦點讓他更是煩躁;好像只差一步就可以碰到了,可偏偏那人又不動聲色的悄悄往後移了一步。

  又一步。永遠就是差那一步的距離。
  他和鄭大賢之間越是靠近,卻越顯得遙遠。

  劉永才忍不住惱怒的朝話筒吼了句:「那你怎麼不去找你親愛的成員一家人去啊!」
  「我們兩個都多久沒說過話了,你這樣算什麼……」

  埋怨的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的氣勢突然間弱了下來、語氣裡也軟了幾分。
  於是他一下子又清醒了過來,來不及多想什麼便落荒而逃似的,急急忙忙掛了電話。然後自己捏了捏鼻梁骨、抹了把臉,一時望著手機怔忡的回不了神。

  ──原本,不是還打算就算是要和鄭大賢狠狠吵一架,也要逼著他把他們兩人現在這不上不下的狀況給說清楚的嗎、結果還是沒有辦法……結果還是一聽那人說話,就心慌意亂得跟什麼一樣。
  他懊惱的咕噥了一聲。

  然後他的手機螢幕亮了起來,專為那人設定的鈴聲睽違已久的響了起來。









  其實鄭大賢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被劉永才掛了電話的當下,他一下子慌了,再回過神來時,手裡就已經抓著自己的手機撥了電話給他。

  ──就這麼結束的話,他和劉永才之間、是不是也真的就此結束了?
  光是這種想法掠過腦海的一瞬間,都讓他覺得呼吸不順暢了起來。

  接啊。快接啊。劉永才,算我求你了。……
  他在心裡不安的祈求著。

  撥號聲響了很久之後終於還是被接了起來,對方卻一言不發;可是鄭大賢也管不了什麼了,他想著方才劉永才明顯惱怒又受傷的語氣──老天啊,希望那不是他的錯覺──、孤注一擲的開口:「永才吶,……」

  劉永才粗魯的打斷了他的話:「你還打來做什麼?」
  嘴上問得強硬,可其實他的心裡卻不禁酸澀了起來、難受得一陣陣發緊;事實上,他連「如果是要說分手的話那就這樣吧,我知道了」這種故作瀟灑的話都準備好了。

  可是鄭大賢卻沒有給他說出口的機會──

  「因為我還喜歡你。」
  他啞著聲音說。

  那一瞬間,兩個人都屏住了呼吸。
  半晌也沒聽見劉永才有什麼反應,鄭大賢焦躁的又改口:「不是,我是說……」

  而聽到他轉折的語氣,劉永才真心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無力承受了──如果要說兩秒前他還像是整個人被高高的拋上了雲端,那麼現在就是失足墜回地面上的前一刻了……而且他覺得,這次自己大概是會摔得面目全非吧。

  可不同於他悲觀的猜測,鄭大賢接下來說的卻是:「我是說,」
  「永才吶,我還愛著你。」

  劉永才一時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才拿穩了手裡的手機,聽見電話那端的人有些遲疑的又問:「那你呢?……」


  「──你怎麼說?」
  鄭大賢自己也覺得自己現在這樣子簡直笨拙到了極點,可是他已經緊張得好像心臟都快要炸裂開來,哪還管得了無聊的面子問題。

  他心裡七上八下的,聽著話筒裡傳來不尋常的吸氣聲,然後劉永才總算開口:「……呀、鄭大賢,」
  「你為什麼每次告白都是這樣亂七八糟的啊!」


  他埋怨的衝鄭大賢喊了這麼一句,同時這一年多來所有累積在心裡的委屈和不滿,都像是江水潰堤似的頓時湧上心頭;劉永才忍不住就哭了出來。
  他接著抽抽噎噎的說:「我到底是、為什麼要喜歡你這樣的壞傢伙啊……!」

  「啊──真是、跟瘋了一樣……」他又哭又笑的罵著。


  而鄭大賢足足愣了好一會才會意過來。
  他聽著劉永才哭,就心疼得想叫他別哭;可聽那人笑出聲來,卻又忍不住嘴角也跟著上揚、笑得跟傻瓜一樣──

  「對不起……永才吶,真的對不起。」
  道歉了又道歉、想了又想,他認真的對他許下承諾:「以後啊,我會對你更好的。」

  而電話的另一端,那人明明前一刻還哭到打嗝,這時卻從鼻子裡「哼」了一聲、氣勢十足的回了他一句:「你、知、道、就、好!」

  鄭大賢忍不住笑了。

  原來,他們其實一直都在彼此身邊,是只要一伸手、就能夠抓住對方的那種距離。
  ──看似很遠,其實很近。






BULLY / 1004番外之三 越近越遠 正文
fin.

2014. 04. 14 05:27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永才那小子最近怎麼又常常回家了?……」
  「他實習結束了嗎?」

  某個孩子們都沒回來的晚上,劉家爸爸在飯桌上總算提出了這個困擾了他老人家有些時候的問題。

  只見他老伴一邊幫他盛飯,一邊不經意的回答:「他啊,」
  「──大概是和大賢那孩子終於和好了吧?」

  「小倆口本來嘛,吵吵架也沒什麼的、」
  「唉一古,可他們兩個還真是特別能磨啊。」……

  ……於是,劉永才一直到後來才知道,原來這一切根本從頭到尾都沒能逃過媽媽大人的法眼嘛。






BULLY / 1004番外之三 越近越遠 全文
fin.

2014. 04. 14 05:38P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45-50a1ff72

引用:
留言:
毒鳥XI安妞~~
這對真是萌翻我了嚶嚶嚶看了你那麼多年的文我一定要來表達一下我對你的愛QQQQQ
其實從很之前就開始看你的文了,確切時間點大約是從BB的太陽花跟不純潔少年吧QQQQQQQQ媽呀GD好可愛根本我的菜<--------那時候一邊看文的心理活動,本來TG黨硬生生被你拗成(???)竹馬了,萌到一個不行啊真是QQQQQQQQ
後來就是妳寫什麼我看什麼,bap.TT你都是我的入門指標(?),有好文看真是超級幸福!!
本來是在鮮網follow你的但是它最近有要掛的傾向,看你挪窩我就跟著轉移到這裡來,覺得一定要告白一下QQQQQQQ總是吃白食不好嘛~~
就降!我會常常浮出水面的!!
琤兒 2014.04.19 13:27 編輯
你好!
看到BB的太陽花&不純潔少年,真是驚呆我了v-405
那應該有兩三年了?感謝你的不離不棄呀!XDDD
老實說當年一開始我也是TG哈哈哈,但就越看越覺得竹馬才是細水長流的伴XD
能把你從TG黨掰向竹馬是我的榮幸呀XD

說是入門指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往後也請多多指教!歡迎多多來留言聊天喔哈哈哈
鴆癮 2014.04.20 02:04 編輯
安妞~毒鳥解結我又來了~╰(*´∇`*)

我是浮世(´⊙ω⊙`)煩煩的浮世。

毒鳥努娜有考慮出 “1004”和“長期居留” 的合集實體書嗎?好想收藏ლ(´ڡ`ლ)HSHSHSHS……
有的話拜託妳透過度姐那兒跟我說一聲(´⊙ω⊙`)

好吧,其實我沒什麼事,怕妳無聊,來陪妳聊天的(跟本不需要。),有沒有想念我的留言?╰(*´︶`*)╯(雙手舉舉)快說妳有!快說!不然我就屍怕打了哦!!(=゚Д゚=)(X)

我要丟許願名單!(X)(你也太突然(=゚Д゚=))

(我扔。)(ノ*>∀<)ノ——燦白賢才90——


我來提升一下人氣,喊一下吧!(真正缺人氣的是你#)

屍怕打————!!!!!!!!(ヽ=゚Д゚=)ノ(狂奔)

……結果我還是喊了。ฅ(´⊙ω⊙`)ฅ
抱歉,我又在玩梗了。解結原諒我,我只是想讓字數多一點而已(´⊙ω⊙`)

話說……雖然一直喊解結,不過……解結到底是幾年生的呢?如果可以偷偷跟我說的話,我們度姐那裡私訊可否(´⊙ω⊙`)(你滾。)

我這樣的字數解結妳有滿意嗎?(´⊙ω⊙`)
不滿意的話,我就再喊一次屍怕打好了(X)







浮世 2014.06.15 19:03 編輯
哈囉浮世~ 很高興又看到你 ^q^

1004不會出實體書喔,內容實在太......太恥了阿XDDDD
至於長期居留......我會再考慮看看的,謝謝支持!XD

因為之前發生了一點事情~ 所以基本上不會再用百度貼吧發文了
如果有朝一日回歸的話,那還真是打臉打得很腫XDD
所以要看文的話就是在這囉

平常我主要活動的地方是噗浪,如果想跟我聊天的話可以去辦個噗浪玩玩(?)
哈哈哈哈燦白賢才90也不是沒可能,但最近主要是在寫開白和韜勳XDD

謝謝浮世來留言,最後也請高喊著施怕打!!!離去吧
(為什麼要這樣XDDD)
鴆癮 2014.06.18 23:52 編輯
Hello~鴆大~(?)
我很確定你不會對我有印象因為我只在Long Stay的文樓出現過一次XD ←你還好意思說 (雖然那次是長長的留言啦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好巧不巧的每次鴆大有新文的時候都是我忙碌的高峰期,Long Saty也是、BULLY也是都不能一直追看TAT
得知文章現在都會在這邊更新了所以一直很想寫的留言也放這邊了。
不行啊我絕對要留言表達我對鴆大筆下的賢才的愛(當中也包含著我這位小粉絲對鴆的愛 ←你少來)
自從買了Long Stay會家收藏後我已經重看了兩遍啦 因為這篇實在是賢才的經典呢(轉圈圈)


而BULLY是一開始看會令人有點害羞(你少來)的文
但是也很、喜、歡啊!
好幾次都被鄭大錢帥到了♥ 我們的優等生牛永才軟軟的好可愛(親媽心暴發)
一直看的時候有想過會是每篇都是肥文又可口(喂)的肉嗎
但心想又在想,不會啊我堅信大大會寫愛曲的
肉是令人吃得很爽沒錯但我更愛看感情戲啦XDD
也是因為Long Stay筆下的賢才感情寫得非常細膩我才那麼愛 噢跑題了
鏡頭請轉回BULLY 首先小流氓和高材生的設定是一看便愛上的程度XD
總覺得這樣的人設太適合賢才了,而乖寶寶的體內卻藏著那麼(嗶 消音)的因子
這樣的劉永才我實在太喜歡了XDDD(才:閉嘴)
鄭大賢從一開始用肉體(喂)接近劉永才到後面流露出對永才的關心體貼愛意 看似壞壞的其實心裏一直盤算著如何拉近自己和永才的距離QAQ
不得不說 劉永才 鄭大賢這個男人,你值得擁有(比姆指)
雖然不想這麼說 但總是覺得BULLY裏的情節發生在賢才這對上特別適合XDDD 換作兔子裏其他的配對總會令人感覺怪怪的XD
而且鴆的文章都很有畫面感,無論是感情部份還是肉的(喂)
我都不知道要再說甚麼來表達我對鴆大的膜拜和愛了XDDDDDD
此人已瘋 說了點亂七八糟的 就獨個兒在這裏HIGH
其實我也有很正常的一面啦 請絕對不要被我嚇到TvT
一個默默關注你的(來自香港的)小粉絲上 v////v
以後我也會在這邊關注鴆的動向,不發在百度上沒關係呢我已經把這Blog書籤了=v=
水晶 2014.07.04 00:21 編輯
哈囉你好!
其實如果你說說看你的百度ID,我覺得我應該會有印象...通常長評我都會記得XD
非常感謝你的厚愛XDD 其實不追文有不追文的快樂(?),畢竟我也實在不是更文更得很勤的人
還有著就算可以但也不想日更的惡趣味(幹)
謝謝支持LS,也謝謝你的愛(?) \\\\ 這真是對一個寫手莫大的肯定啊!
以後也歡迎多多來留言喔~ ♪

BULLY其實是很早以前就有的一個idea,我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就把它給挖出來寫完了(?)
因為宗旨就是要各種play (X) 所以會有滿滿的肉和各種下流的對話(O)
希望肉還吃得滿意!
不過我實在寫不出沒有感情之下的欸取,所以雖然宗旨是play,但還是會加進感情戲的
這點請不用擔心(???)
如果在看文時有感覺到班長大人又心動又羞羞臉的心情那就太好惹 ^Q^ 到底在說什麼

小姐與流氓(X) 這種梗雖然是世紀老梗了,可是卻是我私心非常喜歡的設定XD
謝謝你不嫌他狗血 ^\\\^
我寫同人時不太喜歡OOC,所以基本上角色的背景設定也都會盡量貼近我所知道的他們

絕對不會被你嚇到的XDDDD
老實說看到有長長的回覆,真的非常感動也非常驚喜喔!
謝謝水晶大大QQQQQQ
歡迎常來玩~ ♪♫
鴆癮 2014.07.05 15:08 編輯
我覺得兩個都超賭爛的XDDDD
鳥火我都會自己直譯為歸懶趴火(閉嘴

看到鄭大賢的告白我覺得好心酸噢嗚嗚嗚嗚
明明就是死白目(?)卻要乖乖照著規矩走一定很辛苦

劉永才死傲嬌嗚嗚嗚嗚嗚
看到這兩隻如此糾結
我也跟著糾結到整個人都要炸掉了啊嗚嗚嗚嗚嗚
最後終於和好了太感謝了
鬧彆扭鬧到我的揪心了(欸
媽媽大人一整個威武(灑花
-
終於把這整篇+番外心得終結了XDDDDD
雖然番外心得一整個超級少
然後拖了這麼久真是抱歉啊哈哈哈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佩佩 2014.07.06 21:07 編輯
刪除線我也是這樣直譯的(握手XDDD)

嗯......本性放蕩不羈(?)的賢哥必須順應規則
這也算是一種成長(?)
有些感傷但又是必須經歷的過程 這樣

有讓你也覺得糾結到這真是太好了 TOT
其實這篇也是藉機表達一些我自己的想法
人生中這樣的故事必然不會少,但能像文中賢才這麼幸運最後又回到彼此身邊的......
大概是少之又少吧XD
所以寫了這樣的一個故事,聊表安慰(?)

心得總字數已經相當可觀了!
真的非常感謝佩佩這麼用心的看文 & 和我分享你的心得喔!
真的也很不好意思,我自己也總是回覆得很慢 TOT
非常謝謝你對這系列文的喜愛和支持♥
鴆癮 2014.07.15 20:55 編輯
看完噜╰(*´︶`*)╯((这是我看第二遍了哇哈哈
鸠的文好棒啊Σ(|||▽||| )
不太会用这个╭( ̄▽ ̄)╯fc2……我会努力的(?)
……能不能看到呢QAQ 啊以防万一先copy起来不然待会发送失败←_←
我今天推荐了我的好基友(x)看作者大人的文!╰(*´︶`*)╯
吼吼 成就感up╮( ̄▽ ̄)╭她看了一定会成为咸菜脑残(x)死忠饭的
而且鸠的文不只有肉 感情戏也是棒棒哒!(;≥皿≤)((流泪
好哟!接下来又要去看long stay咧╰(*´︶`*)╯
别怀疑 我要把它背下来((诶
所以说如果作者大人能有新文的话我会太激动心脏病屎掉(大误)
不是啦T_T……鸠是随回归期码文的吧?
好!我会乖乖等你的啾((星星眼(´◑д◐`)←这比较像斗鸡眼吧
白痴奶茶 2014.10.28 17:12 編輯
謝謝你喜歡♡
大陸的親辜是不是還要翻牆才能用fc2啊?
真是辛苦你了~ (拍拍肩)

也謝謝你幫我推廣 >_</
哈哈現在賢才文很多啦,想必她一定很快就會被洗腦(x)了解賢才的美好der~

要是能背下來LS也太厲害啦XDDD
別太激動(?) 應該近期都不會寫兔子的文,不好意思啦
他們最近也在休息期呢,希望沒事才好
總之謝謝你來留言喔♡
鴆癮 2014.10.30 20:20 編輯
不是啦XD我是马来西亚的 不用翻墙
但我们这边没什么人用fc2 第一次知道有这样的东西((歪头
嗯……希望兔子没事♥
白痴奶茶 2014.11.02 22:11 編輯
一直重複在看這篇文呢!
因為鄭大賢實在太色劉永才實在太誘人(喂

之前在百度就有看過親辜的文
一直在等番外4、5欸 T____T
珍珍珍珍 2014.11.08 11:40 編輯
感謝你喜歡這篇文! (手指鞠躬)
也謝謝你還期待著番外XD
因為我總是跟著回歸期寫文,上次沒來得及在回歸期內把番外結束掉所以......XD
可能還要再麻煩你等等惹 ToT 不好意思
鴆癮 2014.11.08 23:17 編輯
親一定要快點發番外4、5啦 T____T
而且我超喜歡這篇文的說
都看超過五遍有了吧 XD
一直想說什麼時候才要發番外!!
看不膩欸這篇文
珍珍珍珍 2014.11.15 21:11 編輯
真的很謝謝你喜歡哈哈哈
等他們回歸時我應該就會動工了XDDD
(欸)
鴆癮 2014.11.16 14:53 編輯
兩位同學正戲還未做就來這麼刺激的玩玩具
把姐姐嚇了一跳啊啊

大大真的是大腕啊
還未去認識此團
就已經被鄭同學的風姿給迷倒了
現在不敢去找照片呢
怕失望怎麼辦
但又好想看看鄭萬人迷的玉照
心大心細
怎辦好呢(手指打圈圈)

本來還搞不懂為什麼劉同學會愛上壞人
不過後來看到評語說是千金小姐
就便即明白了
原來是"爛仔與千金小姐"
呵呵呵

就算不當作團文
當作文學作品去欣賞
大大的文章也是一流呀
非常之有場面
心理轉折又寫得無比正(對啦!我是大大來自香港的小粉,中文一般,所以已經詞窮了)
敬仰敬仰敬仰

不過題外話
兩位在洗手間內如此play
劉同學都聽到旁邊的雜聲了
他們激情的水花聲(羞羞臉)
旁邊的同學會沒聽到嗎?(奸笑)
Rin 2016.09.01 22:17 編輯
XDDDD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這篇當初的宗旨就是要 各種PLAY劉永才 (掩面)
一開始完全是為了肉而寫的文,感情線是寫著寫著不自覺的(?)就加進去了...XD
多謝你的大力稱讚(///▽///) 完全心花怒放阿阿阿!
鄭同學的長相可以參考一下以下兩篇:
http://www.plurk.com/p/l25ryu
https://www.plurk.com/p/lpfcr5
經典的賢才互動可以參考一下youtube:
https://youtu.be/pHxP3aPLvHQ
https://youtu.be/2oLPkqy0OIY

哈哈,文中的鄭同學乍看很渣,但其實也不全然如此;劉班長好像很正派,但實際上也...XD
'爛仔與千金小姐' 就是我說的 '小姐與流氓' 嘛XDD 這種狗血劇情向來是我的最愛阿(O)
再次謝謝你的稱讚(手指鞠躬)
BTW為了達成我的宗旨,這篇文完全忽略所有bug啦哈哈哈哈哈哈(欸)
鴆癮 2016.09.11 17:33 編輯
今早甜死了
看完之後真的在公車一直打盹不成
完全high翻

謝大大好好心機又給片又給玉照
最愛大大了(比心心)
小朋友的臥蠶真的好肥大
恨死我這零臥蠶的啦!
看片兩人完全有愛啦
不用補腦

肉文都寫都如此有愛
大大讚!(又詞窮)

題外話
黃彈95line今早的廣告是怎樣啦
我世界圍着你轉、來捉我吧、最尾還加告白
路人表示:我瞎了
用於廣告太犯了吧、完全是謀殺
忍不住找大大發下花痴
不然在公司會忍不住傻笑囉

雖然重申什麼cp也愛吃的,也還在等大大的糖南XDDDD
Rin 2016.09.13 13:48 編輯
不客氣XDDDD
賢才從B.A.P 2015回歸以來是越來越閃了...XD
真的是看真人互動就夠了~腦捕也跟不上他們的速度啊(不誇張)
(BTW最近鄭大賢才說,他瘦了一點之後臥蠶更明顯了,還有人懷疑他整形XDDD)

謝謝你喜歡~
不過糖南是不可能的XDDDDDD
鴆癮 2016.09.17 18:35 編輯
有如此閃的cp
下次回歸值得要追下啦
片中有段是拍大片或是廣告的
兩人頭併頭簡直閃瞎了
不說笑真的在公車嘩出聲
嘿嘿

我不是怪姨母啦ㅠㅠ
所以愛看大大的各cp是真, 糖南的說笑啦
好難不要嚇怕怕
也不是催文, 就只是要讚讚和發下花痴
Rin 2016.09.19 03:18 編輯
他們的歌也都很好聽~而且累積曲目數很多XD
你說的應該是這個?
https://youtu.be/kDygBkyzli0
是拍雜誌(STAR1)的花絮影片,真的超可愛~~~♡

哈哈哈我沒有誤會唷,別擔心~XD
謝謝你的留言呀
鴆癮 2016.09.23 23:45 編輯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