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8

皓經 / He's My Baby (*)

180221更新番外(*)


 He's My Baby


  朴經上了車,坐在他身旁的副駕駛座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說話;大概是喝多了,向來酒量不錯的人這會也把車窗開了一條小縫,一手撐著腦袋、瞇著眼的靠在窗邊吹風醒酒。

  禹智皓順手按了個鈕把窗戶關上,「你這樣吹冷風會頭痛的。」面對朴經轉過來投給他一個抗議的小眼神,他義正詞嚴的表示。

  朴經癟了癟嘴,沒再跟他糾結在這件事上,轉而說起了剛剛在酒席上的趣事。
  「你知道剛剛誰來跟我搭話嗎?」他故意想賣關子、語氣裝得神神秘秘的,卻又憋不住話,沒多久就又忍不住開始把話往外倒:「是一個國際律師!」

  禹智皓配合的「哦」了一聲,一開始聽著還覺得有趣:他和朴經的交友圈實在是越來越往極與極走去——不像他的朋友大多是圈內人,rapper、歌手、製作人,再不然也會是演員或者造型師之類的;出演綜藝節目的這兩年多來,由於節目的走向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朴經接觸到的對象,漸漸的,他的交友範圍也就隨之拓展到了簡直是包山包海的程度、認識了不少在各個領域出類拔萃的人。

  他安靜的聽朴經說著那個國際律師,怎麼一過來就要和他聊國際情勢、還好他記性不錯,早上看的新聞到了晚上還記得七七八八,總算沒有太漏氣;還說了那人平常大概是不怎麼關心流行音樂的,居然不知道他的本業是個idol歌手、還大方的誇他長得好看……朴經說到這裡不禁有點啼笑皆非,「呀,智皓啊、你在外面的時候是不是也常這樣?人們只知道ZICO、ZICO,卻不知道ZICO還有一個團體叫Block B。」
  他這麼說的時候心裡很有點不是滋味,一時沒有察覺到禹智皓的表情不太好看,逕自話鋒一轉又繼續說了下去:「他還想約我單獨見面呢……」然後不經意的一抬頭,被禹智皓黑得堪比鍋底的臉色給嚇了一跳、再稍一細想又笑了出來。「呀,為什麼這個表情啊……我又沒答應他。」

  禹智皓一語不發的伸手過去,抓了他的手來握在自己的手裡;通過這種表示親暱的小動作,總是能讓他覺得心裡舒服一點。

  朴經也早習慣了和他這樣手來腳去的糾纏,安撫的捏了捏他骨感修長的手指頭。
  「……和你聊下一首歌要做trap還是ratchet、要用80 BPM還是120 BPM,都比聊投資虛擬貨幣好……」他一邊說,一邊又無意識的嘟起了個皺巴巴的小酸梅嘴,「最近一講到比特幣我就心塞啊……」

  他哀怨的語氣讓禹智皓臉上出現了細微的笑意,但他馬上收斂了表情,裝作若無其事的問:「剛剛在門口和你在一起的就是他嗎?」看朴經點頭,他又問:「聊什麼呢?看他最後好像挺失望的樣子。」

  ——這酸味都溢出來了好嗎……朴經在心裡偷笑繃著一臉假正經、目不斜視開著車的某人,卻體貼的沒有戳破他那點不安的小心思,乖乖的老實回答:「哦,那哥說他叫了代駕,問要不要順便送我回家……我今天沒自己開車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直裝淡定扮深沉的禹智皓這下嘴角都抽了抽,「他是不是還想你邀他上樓吃個泡麵啊。」他悻悻然的嘟噥著說。

  瞅準了車子停紅燈的時間,朴經一手摟上了禹智皓的脖子,整個人軟軟的靠了過去,溫熱的嘴唇幾乎含住了他的耳朵。
  「所以我不是打電話叫你來載我了嘛。」他故意在他耳邊吐著熱氣說。

  禹智皓的耳朵迅速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動作卻一點也不客氣的捏著朴經尖尖的下巴、把那張小臉給轉了過來,然後幾乎可說是惡狠狠的在他的唇上親了一口。朴經被他略顯粗魯的動作給噎了一下,旋即又放鬆下來,溫順的以自己的嘴唇摩挲著禹智皓的。這樣膩歪了一會,對方躁動的情緒好像才稍微緩和下來;他們花了一個紅燈的時間接吻,像這樣單純的輕輕碰觸也能叫人心情愉快起來。

  這份溫存一直持續到他們一起回到禹智皓家,兩人從進了門開始就肆無忌憚的黏糊在一塊,鞋子也胡亂的踢在玄關處就不管了。禹智皓被撩得心頭一熱,索性想把朴經壓在牆上就地正法,卻又被對方笑著推搡開來。於是兩人就這麼一路打鬧接吻擁抱、跌跌撞撞的往房間走去;他們幼稚的鬥嘴簡直蠢得直冒泡,但戀愛中的傻子們卻都樂此不疲。

  不過朴經今天實在是喝多了,躺在禹智皓床上,跟他耳鬢廝磨的親親蹭蹭個沒幾下,就力不從心的睡了過去。禹智皓正在脫他衣服的手頓了頓,無奈之餘又覺得有點好笑,看著枕邊人眉眼彎彎、嘴角也還微勾著的睡臉,心裡的旖旎蕩漾平息了下來、漸漸轉而化為滿腔溫柔。他繼續把朴經身上的衣服給剝了,換上柔軟的睡衣,然後拎著吸滿酒味和餐廳油煙氣的衣服要去丟洗衣機時,從那堆衣物中傳來了一陣震動;他忙不迭的從朴經的外套口袋裡翻揀出了手機——差點要從二十四孝新好男友被打落成千古罪人了。

  不經意的瞥了一眼亮起的螢幕,這一看,讓禹智皓一身才剛被朴經順好的毛這下又有點炸起:是一條來自陌生ID的訊息、看那顯圖西裝革履的斯文敗類模樣,八成是剛剛在餐廳門口看見的那個律師。……什麼「睡了嗎」,凌晨四點傳這種訊息,實在是讓人不得不聯想到曖昧的意味。
  禹智皓忍著沒有點開那條訊息,握著朴經的手機發了會愣、怎麼想都覺得自己男朋友被人虎視眈眈的覬覦著的這種滋味,實在太憋屈了。

  最後,他幹了件特別幼稚、卻又特別自我滿足的事:禹智皓把朴經的KATALK顯圖換成了和自己的合照——還硬是挑了一張朴經趴在桌上,而他本人從後面環抱著朴經,下巴戳在朴經的肩膀上,嘴唇幾乎要貼到朴經耳朵上去的自拍照。
  然後他心滿意足的放下手機,回房爬上床、用力摟了摟早已不知道睡到哪去了的朴經,看著對方溫順的一頭扎在自己胸口,忍不住心想:朴經這小子可是有男人的,對別人的男朋友伸手伸腳的是想做什麼啊、真是。






He's My Baby 正文
fin.

鴆 2018.02.12 06:10A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番外:


  意識漸漸由迷糊到清醒,朴經一動就發現自己身陷某個人的懷裡;他抬起頭就碰到禹智皓的下巴,於是自然的在那冒出了一點鬍渣的尖削下巴上親了一口。他這樣一個親暱中帶點嬉鬧的小動作,卻像是啟動了禹智皓的什麼開關似的,讓對方低下頭來親吻他的嘴唇、順勢一個翻身,把他給按到了身下。
  一吻結束,看著禹智皓濕潤的嘴唇稍微退開一點距離,朴經覺得自己好像受到了誘惑。「呀,都還沒刷牙你就親我嘴……」他有點無奈卻又不是太認真的抱怨。

  禹智皓低低的笑著說:「你就算吃了一堆蒜我還不是也照親。」他的胸腔因為笑而微微震動,故意壓在朴經身上,兩人的身體貼近帶來的親密感讓人不禁心猿意馬了起來。
  朴經想起之前拍攝搞笑短劇時,自己突發奇想的在和禹智皓拍吻戲前狂嗑了幾顆蒜、意圖整他一把,結果這傢伙居然還是面不改色的吻了過來。……他忍不住笑得瞇彎了眼。

  「我想吻你其他地方。」禹智皓邊有一下沒一下的輕啄他的嘴唇,一邊對他低語。
  他的話隱晦卻又大膽,朴經聽得有點臉熱,卻從善如流的反問:「你想吻哪裡?」

  禹智皓直接以行動回答他——先是脖子、然後解開了他的睡衣釦子,綿密溫暖的親吻落在他的鎖骨和胸口、接著一路下移到他平坦的腹部。朴經被他親得身體和一顆心都軟了,倒是下身羞於啟齒的部位卻漸漸硬了起來。他有點糾結的輕扯著禹智皓的頭髮,既想讓他男人繼續往下、又覺得難為情的絞緊了雙腿。

  將朴經的糾結盡收眼底,禹智皓只覺得戀人分明渴望著自己、卻又因為情慾而感到害羞的窘迫模樣可愛極了。他慢條斯理的褪下了朴經身上穿的睡褲,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露出了早已興奮挺立的性器。
  朴經卻突然把他的頭推得偏開了些。「呀,你不會想……吧,我昨天沒洗澡……」他語意含糊的咕噥著,話說著說著卻漸漸在嘴裡沒了聲音。

  禹智皓不以為意的張嘴含住了他的陰莖,將敏感的龜頭直往口腔深處吞,一下子刺激得朴經難耐的呻吟出聲。都到這地步了還要裝模作樣就太假了……朴經索性乖乖的張開了大腿、微微撐起身來,讓禹智皓方便玩弄他臀縫間的私處。
  修長的手指沾著潤滑液毫不客氣的按揉著緊閉的入口,沒一會就輕車熟路的探進了他的身體裡。朴經緊緊閉著雙眼,手指陷在禹智皓的頭髮裡、卻小心的沒使上力扯痛他;前後都受到照顧的快感、和放浪形骸的羞恥感讓他渾身輕顫,無意識的拱著腰,像是想逃離禹智皓長指的侵犯、又像是把自己的陰莖更深的送入禹智皓嘴裡。

  「夠了……智皓、放開……」他呻吟著揪了揪指間繞著的淡色髮絲,可埋首在他雙腿間的人卻沒有要放過他的打算——朴經在他故意用手指攪弄、唇舌吸舔之下,嗚咽著繃緊大腿射在了他嘴裡。

  禹智皓湊過來吻他的時候嘴裡都是精液的味道。朴經羞窘得脖子都紅了,只得無奈的裝作若無其事和他接吻。他空出手來往下探,胡亂扯下了禹智皓的衣物,然後大膽的握住了那蓄勢待發的硬熱東西,挑逗的撫摸套弄著。聽著自家男人的呼吸聲因為自己的碰觸而陡然變得粗重,朴經在感到有點害臊之餘,倒也頗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早晨剛睡醒的朴經本就帶著幾分慵懶,剛經歷過一次高潮更是讓他整個人都酥軟得沒了骨頭;禹智皓低頭看他放鬆的躺在自己身下,略顯單薄的身體毫無保留的為他開放,一時只覺得心裡滿腔的愛意都膨脹了起來、對這個人簡直喜愛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朴經倒是沒空理他突如其來的感性……手裡還握著禹智皓的陰莖,他索性主動了一把,引導著對方一點一點的進入自己體內。

  慢慢被擴張、充實的感覺讓他濕了眼睛,從鼻腔逸出像是撒嬌又像是抱怨般的輕哼聲。禹智皓湊近去舔朴經的鎖骨,小心的壓抑著想在那白皙的皮膚上留下痕跡的衝動;他的雙手則是落到了身下那人略瘦的腰側,將自己更深的埋入了他的身體。
  一下子被插得太深了,讓朴經有點難以適應;本來就沒多少肉的人繃緊了臀部和大腿的肌肉之後,用力之下恥骨的線條就更加明顯的浮現了出來——雖然這麼做有點欺負人的嫌疑……但是禹智皓就是無法自拔的喜歡看朴經這副模樣。他甚至曾經在訪問上不小心說溜嘴過「朴經身上最漂亮的部位之一是恥骨」這樣的話。

  朴經的表情有點難耐,他失神的伸手去摸兩人交合的地方;禹智皓被他那無辜又情色的神情舉止給刺激得下腹一緊,不禁暗想,這小子恐怕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吧……
  而對方接下來含糊的脫口說出的話更是驗證了他的猜想:「智皓呀、你,動一動啊……」朴經一手下意識的撫摸著兩人結合的私處,另一手則是漫無目的的在床鋪上摸索著,想找到點什麼抓在手裡。

  禹智皓把自己的手塞進了他的手裡,十指嵌進了他的指縫,天經地義得好像他們生來就是為了如此交纏。他不再忍耐自己的慾望,大開大闔的在朴經的身體裡面衝撞,狠狠的擠壓、頂弄他的前列腺,不給他半點喘息的機會。
  朴經爽得都快哭出來了,雙眼被生理性的淚水給佔滿、視線模糊成一片,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咕噥著:「我、我都快,快看不清你了……」而他的嗔怪換來了禹智皓溫柔的親吻他的眼睛,吻去了那些情難自抑的淚水。

  他的性器明明才剛射過一次,現在卻又精神奕奕的挺立了起來、夾在兩人的身體之間。前端敏感的龜頭時不時摩擦過禹智皓的小腹,分泌出的前列腺液和精液亂七八糟的糊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片淫糜的濕痕。朴經覺得挺難為情的,還放在兩人下體的手下意識的就想去擋自己那不斷冒水的東西,卻被禹智皓也抓住了手、扣緊十指,拉到了耳邊壓在床上。
  被擺弄成了完全臣服的姿態, 朴經索性也就放棄了掙扎;他忍不住發出了小聲的呻吟,大開著雙腿任由對方予取予求。

  禹智皓低頭親他的嘴唇,舌頭霸道的伸進進他的嘴裡舔舐攪弄。
  好像無論經過多少年、就算他在其他人面前變得穩重不少,然而到了朴經面前,他總還是像個沉不住氣的毛躁小子,急切的想將對方的一切全部佔為己有——他現在甚至連這種幼稚的佔有慾都不加掩飾了。朴經曾經不太認真的抱怨過他粗魯,卻還是好好的包容了他的笨拙和急躁。

  這樣的一個人,他視若珍寶,好像怎麼愛他也不夠。

  禹智皓的親吻暫時離開了他的唇,在朴經大口喘氣的時候含住了他敏感的耳朵,明知故問:「舒服嗎?」他清楚的感覺到朴經一陣輕顫,抵在自己小腹上的性器又冒出了一股水。
  朴經向來不是個扭捏矯情的人,用乖軟的語氣回答了「舒服」之後,還有些乏力的對他笑了笑。

  那個笑容撩撥得禹智皓心頭一熱,他又用自己的身體擠了擠朴經那根東西,「一起。」他微喘著氣,簡短的說。
  沒等朴經反應,稍緩下的節奏又再次加快——朴經覺得自己好像被丟上了180 BPM的beat,嘴裡吐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歌詞的速射砲rap,過於激烈的快感使他頭皮發麻、無法思考,引以為傲的大腦全面下線。然而他卻甚至不想求禹智皓慢點,甘願就這麼被他所給予的一切感覺給淹沒吞噬。

  禹智皓最後終於停下了兇猛的抽插,喘著粗氣在他的身體裡射了出來。朴經隨後也繃直了大腿達到高潮;他看著自己的精液緩緩流過禹智皓肚子上的十字架刺青,漸漸回過神來之後忍不住尷尬得想掩面。刺青的主人倒是不太在意,反而覺得他的反應可愛似的低低笑了出來,硬是抓著他的手,不讓他藏起紅得發熱的臉蛋。

  「呀,禹智皓、你……」他張口想抱怨,最後卻又支支吾吾的不了了之,於是只好用嗔怨的眼神看他。

  然而禹智皓卻笑了笑,聲音低啞的說:「經你別這樣看我……我會忍不住的。」
  然後又動了動還埋在他的身體裡、相連的部位,試探性的淺淺抽出又頂入。

  朴經發出了甜膩的「嗯」一聲,索性閉上了雙眼——既然忍不住,那就乾脆不要忍耐吧……反正,他也一點都不想拒絕禹智皓的溫存。






He's My Baby 全文
fin.

鴆 2018.02.15 06:05AM

Tag: Jen BlockB ZiKyung 皓經

12 Comments

長腳的魚  

一百年都沒留言ㄉ我終於被皓經炸出來ㄌ,強☆勢☆回☆歸☆(鳥:溝九)
ㄉㄉ你到底是在皓經孤獨房攝取了多少皓經能量,字裡行間處處玄機,看到吃泡麵還忍得住,勉強壓下嘴角笑容的我,在看到比特幣時還是大笑ㄌXDDD(經:幹)
看到勾勾纏的兩人我還拉上去看有沒有小花花,還想說您一開工就吃這麼好ㄋ,結果下兩行朴經就睡著ㄌXDDDD還我一片真心來XDDDDDDDD

BTW你敘述的那張照片我真的是印象深刻XDDD就是標準的情侶照啊,果然皓經的最大手是皓經本人XDDDDDD

2018/02/20 (Tue) 23:18 | EDIT | REPLY |   

阿肂  

看了一堆閃瞎眼的GIF之後,又看到妳的文結果眼睛真的撐不住了這樣瞎掉也蠻性福的

各種黏糊糊的互動還有禹先生濃濃的佔有慾真的讓人手腳捲曲啊,皓經趕快結婚吧,我願意出錢(?

2018/02/24 (Sat) 02:53 | EDIT | REPLY |   

紗奈  

腦男是我很喜歡的一檔節目
也可以算是我真正入蠟筆坑的推手之一
到現在依然固定頻道
小可愛經真的越看越忍人愛
在哪裡都這麼受寵真的讓人好驕傲(媽媽視角
雖然認識越來越多人肯定讓某人超擔心

雞扣的佔有慾是跟著醋一起滿出來了啊
這什麼深閨怨婦的表情和語氣
滿身酸的雞扣怎麼可能放過自家男友
小可愛撩的最後總是得還啊
這裡的花開好大一朵(竊喜

一口氣看完三篇蠟筆文
大概就跟這裡的雞扣一樣滿足(癡漢發言
新春就這麼幸福
真的超級無敵感謝鳥大(跪

2018/02/25 (Sun) 23:51 | EDIT | REPLY |   

鴆癮  

>> 長腳的魚

>> 長腳的魚

皓經孤獨房是前陣子的偶ㄉ力量來源!XDDD 最近大家PO舊照都PO得差不多ㄌ,兩位大手(?)又很久沒產糧XD
有像您這樣都能準確get我埋的梗的讀者真是我的幸運(u///u)
其實是有小花花ㄉXDDDDD 不要森77 (?)
就是開工才要大魚大肉振奮一下精神(O?)

2018/03/25 (Sun) 15:45 | EDIT | REPLY |   

鴆癮  

>> 阿肂

>> 阿肂

你的眼睛怎麼了XDDDDD 下次戴著墨鏡看文吧(不)
禹先生真的很愛動手動腳 他就是喜歡把可愛的東西都霸佔著不放手(O?)
皓經的婚禮我也願意盡棉薄之力 嗚嗚嗚 嗚嗚嗚(?)

2018/03/25 (Sun) 15:47 | EDIT | REPLY |   

鴆癮  

>> 紗奈

>> 紗奈

欸~居然是因為問男而入坑的!知道大家的入坑點(?)好有趣喔XDD
完全能理解你的媽媽視角嗚嗚嗚
看他們在外走跳受到大哥大姐們照顧疼愛的樣子真的是QQQQ 他們真的很會交朋友、也真的都是得人疼的孩子
但我覺得他們的朋友圈好像有點最後都會cross到一起的趨勢…?XDDD

真心覺得小智最近越來越常對經露出委屈樣哈哈哈哈
不過朴經也真的是很高手惹,撩一撩再哄一哄,很OK的(?)
謝謝你喜歡我的新春大禮包(手指鞠躬)

啊…但是我現在已經一個月沒有更文惹ㄋ orz

2018/03/25 (Sun) 18:28 | EDIT | REPLY |   

小派  

哈囉哈囉

很喜歡妳的文章 幾乎都是我喜歡的CP
最近沈迷皓經 希望多多他們的文哈哈哈
偷偷問 請問恥骨是什麼梗 出處是?上網查一下查不到只知道有這個梗😢😢😢

2018/06/07 (Thu) 20:59 | EDIT | REPLY |   

小派  

哈哈又是我 我剛回完 就在無意中亂點亂連連到恥骨的影片了 是不是蜂蜜面膜那個哈哈哈~~~

2018/06/09 (Sat) 02:43 | EDIT | REPLY |   

鴆癮  

>> 小派

>> 小派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
最近生產力低下(…) 不過皓經是我心頭肉,三不五時會有點產出的!(應該)
哈哈不好意思~還沒來得及回你你就自己找到了XDD
沒錯喔!就是那個影片~
不過其實恥骨/齒骨發音一樣,按他上下文來看應該是齒骨啦XDD (暫時關上腦洞)

2018/06/12 (Tue) 22:39 | EDIT | REPLY |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8/06/16 (Sat) 02:58 | EDIT | REPLY |   

小派  

突然發現我上面留了秘密留言
該不會回覆我看不到吧QAQ

希望經兒這次成績棒棒🙏🏻🙏🏻🙏🏻
等你的新作品哈哈哈👍🏻👍🏻👍🏻

2018/06/16 (Sat) 03:02 | EDIT | REPLY |   

鴆癮  

>> 小派

>> 小派

(是的,勾到秘密留言的話好像就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留言了…XDD 我也不明白fc2這是什麼神秘的設計)

對!那個直播他們真的是XDDD
其實以前看亂五直播時也發現,他們兩個真的這種勾勾手拉拉手的小動作很多又很自然
至於什麼是菠蘿事件,我、我也不知道XDDD
希望你已經找到解答了&可以替我解惑一下哈哈哈

2018/07/11 (Wed) 22:54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