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Clloud / 順其自然

Category腦洞過大警示系列  單篇完結
 2
WARNING 腦洞過大警示:

結果我還是對小孩子們下手了… (掩面) 不過我們鎮榮是99年生,已經成年了喔!(卑鄙的辯解)
如果你只是剛好搜了 尹鎮榮/尹軫映(Clloud)、裴淵瑞/李盧橌(Webster B)、高等rapper 2,就不小心跑到這裡來的話

快逃啊(x)
你的記憶會在30秒內被銷毀(x)

 順其自然


  當那雙嘴唇漫不經心的張闔著說出「我要回釜山了」這句話,他覺得自己開始變得不太對勁。

  那個黃毛的傢伙,讓人不省心的傢伙,被他嫌棄太懶散也不以為意的傢伙,比他大一歲卻厚著臉皮開玩笑喊他爸爸的傢伙……

  李盧橌一早出門打工時就會順便喊他起床——當然,尹鎮榮才不會乖乖起床,頂多回應他幾聲意味不明的模糊咕噥。中午過後結束第一份打工,他會從工作的烤肉店帶點吃的回去,黃毛的懶惰蟲這時差不多也醒了,他們剛好可以一起吃飯。下午他去做第二份打工,尹鎮榮就留在家裡打遊戲等他回來,晚上他們會一起寫歌、背歌詞,前陣子在準備雙人賽時還會練習在舞台上怎麼配合彼此。

  尹鎮榮是釜山龍仁高中的高三生。尹鎮榮在家鄉釜山的家裡搞了一套做音樂的設備。尹鎮榮不用上學也不做音樂時腦袋裡就只想著去哪裡玩兒。尹鎮榮是日夜顛倒的人類,白天睡覺,晚上乘著night vibe盡情揮灑。尹鎮榮第一次和他們一起去逛東廟的二手衣市場時,整個人一臉懵的樣子,李盧橌還以為他是受到了文化衝擊;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位哥不做rap時的通常運轉狀態就是一臉懵,怎麼看也看不出是當初那個果敢的抓了麥克風,躍上誰也不敢輕易挑戰的Eminem的beat的釜山年輕rapper。

  尹鎮榮和他有太多太不一樣的地方,當他在生活和夢想之間來回奔波時,黃毛的懶惰蟲睡覺、打遊戲、做音樂,有時候和朋友們去練歌房唱唱歌,在路邊攤吃吃點心……這一切對他來說,好像都是自然而然的事、連帶著就連做音樂這件事好像也變得簡單且自然。
  他嘴上常常嫌棄這哥,但其實心裡卻不真是那樣想的。說羨慕他的輕鬆倒也不至於,就是看著和自己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在身邊生活著,總會有一點微妙的感覺。

  他喜歡早晨看著尹鎮榮從被窩裡露出亂成一團的蓬鬆黃毛;喜歡中午帶吃的回來時,尹鎮榮用帶著釜山口音的不標準首爾話問他「今天吃什麼」;最喜歡的則是,看懶惰蟲尹鎮榮打開作曲的軟體,搖身一變成為帶著夜晚感性的Clloud、認真做音樂的模樣。

  生活型態完全不同的他們兩人,居然親密無間的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度過了好幾個月、而他居然在這種「同居生活」將要結束的時候感到難過——明明他們的各樣習慣相差甚遠,送走這位哥他應該要感到輕鬆才是。

  他想起剛才那傢伙不經意的丟了句沒頭沒腦的「我要回釜山了」,心裡就一陣發堵。李盧橌清了清喉嚨,試圖吸引正戴著耳機、背對他坐在電腦前打遊戲的黃毛注意。
  「尹鎮榮xi,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問我嗎?」他故作鎮定地問,其實心臟卻跳得越來越快。

  昨天、前天、還有大前天和更久以前……他都做了越界的事。
  早上把那團亂糟糟黃毛從被窩裡挖出來的時候,威脅著說再不起床就撓癢癢,最後卻是摸著那傢伙睡得暖烘烘又軟呼呼的身體,腦子一熱就扳過他的臉、對著那雙浮腫的嘴唇親了下去;中午回家時看著剛睡醒的懶惰蟲胡亂扒拉著找衣服穿、也不管抓到的是誰的衣服就往身上套,於是他索性把自己的衣服都堆在床邊,把尹鎮榮本人的衣服都收進了衣櫃裡;隔天一早還要拍攝的晚上,他哄不像哥哥的哥哥早點睡覺,對方卻用耍賴的語氣嚷嚷著說「要先吃完炸雞啊」,關了攝影機後,他把尹鎮榮壓在床上狠狠吻到喘不過氣來……他想尹鎮榮可能再也不想吃炸雞了。

  第一次還可以說是青少年暴衝的賀爾蒙使然,第二次、第三次還有後來的許多次……那是什麼?李盧橌想,大概是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了吧。

  然而尹鎮榮轉過來是轉過來了、那雙狹長的眼睛卻滿是困惑的看著他,半晌才吐出一句遲疑的:「……今天吃什麼?」

  這當然不是李盧橌想聽到的問句。他翻了個白眼,「不是……哥,你打算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回去了嗎、我和你之間的事……」他像是在rap一樣快速而連續的說。
  最後停在了一句無奈的:「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然後一看到尹鎮榮那一臉茫然,李盧橌就感到絕望:這哥根本什麼都沒想,他懶到甚至不曾動腦想過他們兩個之間變得有多麼奇怪。……看看他那副苦思冥想的樣子就知道,這傢伙絕對是在他問了之後才勉為其難開始思考的。

  「一開始,我不想把關係弄僵……」尹鎮榮緩緩開口的時候,李盧橌臉上的表情幾乎都凝固了。「如果我說什麼的話,我們互相會變得很奇怪吧?我不想變成那樣。」

  我們現在這樣就不奇怪嗎,李盧橌想。

  而尹鎮榮並沒有理會他不以為然的表情,而是停頓了片刻、像是在考慮什麼,然後又說:「再說……和你kiss還蠻舒服的。」

  李盧橌的理智線被這麼一句話給輕易的拉斷了——
  「什麼啊……所以哥只要舒服就可以了是嗎、和誰kiss都沒關係嗎?」他咕噥著質問。

  尹鎮榮連忙揮著手一連說了三次「不是」,他努力的拼湊著字句:「……不是你的話,大概就不會覺得舒服了吧。」
  他說:「畢竟,我覺得自己還是挺喜歡你的。」

  突如其來的告白——而且這也太隨便了——讓李盧橌傻在了當場。他還以為這種話應該是自己的台詞……不過當然、如果是他的話,才不會像尹鎮榮一樣用這種像是在說「我還挺喜歡吃豬肉湯飯」的口吻說出自己的心意。他會更慎重、更真摯的……

  「你要跟我交往嗎?」尹鎮榮又問,然後說:「我會對你負責的。」

  無論是對面那張白皙肉肉的臉上認真的神情,還是那傢伙一頭亂翹的黃毛、毫無改變意圖的釜山口音,都像是子彈一樣pew pew的準確擊中了他的心。在李盧橌意識過來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以前,他已經一把將坐著的尹鎮榮給扯了起來,用力的抱著他。他們的身高相仿,尹鎮榮比他略矮一點又略瘦一點,放在他的雙臂之間是正剛好的大小。
  ……不過他還是得嚴正聲明一下,是這傢伙又莫名其妙的搶了他的台詞。

  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想讓自己聽起來沒那麼在意。「哥要是想撩了就跑,那可是不行的喔。」他故意帶著威脅意味的更加收緊雙臂,讓原本垂著手乖乖任他擁抱的人不太舒服的掙扎了幾下。

  尹鎮榮無意義的「嗯」了一聲,過了半晌又突然開口:「等等……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我只是要回釜山幾天,又不是不回首爾了。」

  他理所當然的語氣聽得李盧橌也理所當然的翻起了白眼——這哥有說嗎?嗯?有嗎?他沒說吧!就只是沒頭沒腦的丟了句「我要回釜山了」不是嗎!
  「……那你什麼時候要回去?」他無力的問,手臂鬆了鬆卻沒放開黃毛的傢伙。

  「不知道,車票都還沒買呢。」尹鎮榮一派明朗的回答他。

  ……才交往不到一分鐘就想揍男朋友一頓的話,該怎麼辦呢。
  李盧橌正在慎重的思索這個問題。






順其自然
fin.

鴆 2018.04.19 10:22AM
Jen高等rapper2ClloudWebsterB尹鎮榮尹軫映裴淵瑞李盧橌WebClloud

2 Comments

MM  

好可愛⋯!(被萌哭
比起戀愛更重要是吃的尹鎮榮xi簡直不能再可愛了QQ...感覺可以想到他很苦惱的思考跟那種好像漫不經心的語氣其實是真摯的樣子(我的心也一直pew pew的中槍)

btw看到尹鎮榮回去釜山沒有一天就又回到首爾的限時自己腦補ㄌ現在首爾也有人在等著他的畫面就覺得好甜啊QQ(其實不是高等rapper是高等我結ㄅTT

2018/04/23 (Mon) 21:03 | REPLY |   
鴆癮

鴆癮  

>> MM

>> MM

您好…!有人回這篇,我真是太感動惹;w; (痛哭一場)
比起李盧橌本人更重要的是李盧橌帶了什麼吃的回來(橌:…) 我也每天都被尹鎮榮pew pew的擊中 o<-<

現在首爾還有兩個人在等他XDDDD (不) 大您這個「現在首爾也有人在等著他」的概念好棒喔;w;
這一季真的是高等我結/高等lover / rapper結婚了XDDDDD

2018/04/24 (Tue) 22:31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