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18

WebClloud+溫炳 / 雙向需要、下

WARNING 腦洞過大警示:

如果你只是剛好搜了 尹鎮榮/尹軫映(Clloud)、裴淵瑞/李盧橌(Webster B)、李炳宰(VINXEN)、金夏溫(HAON)、高等rapper 2,就不小心跑到這裡來的話

快逃啊(x)
你的記憶會在30秒內被銷毀(x)


 雙向需要、下


  尹辰煐的手指上空空的,難得沒有戴半個戒指。這次來首爾他行李收得匆忙,只帶上了本來就塞在背包裡沒拿出來的甲蟲戒指——就是錄影時在東廟買的那個——而房主人吳譚律的飾品大概是換地方收了,他找了一會沒找到就索性放棄,想著等晚點回去見到譚律再問問他吧。……

  金夏溫好奇的問了一句:「哥手上不是都會戴這——麼大的戒指嗎?」他誇張的比劃著自己的手指,笑嘻嘻的又開始損尹辰煐之前在訪問中被大家選為最有藝人病的人之一這件事。

  被說有藝人病什麼的、尹辰煐向來不以為意,倒是說到戒指……他唯一帶在身上的那個,被李盧橌拿走了。起因是他今天剛到首爾,才把行李提進吳譚律家,都還來不及打開就又要出門;而且還是和金夏溫約好了一起去看公演,而且還偏偏是在李盧橌有行程、不能一起去玩的時候。
  被叨唸了半天,就算是向來左耳進右耳出的尹辰煐也有點要扛不住;他突發奇想,把手指上的甲蟲戒指拔下來、塞進了李盧橌手裡。「這個,你就當作是我和你在一起吧。」

他本來說這話也不抱什麼期待,就當是開開玩笑、希望就此揭過阿爸的嘮叨時間,不過,看來2000年生的小男生的想法還真是……難以揣測。作為已經滿19歲的成年人,尹辰煐xi看著閉上了嘴、紅著耳朵,臉上還有點不滿但卻乖乖把戒指收進了口袋裡的李盧橌,心裡不禁感到十分驚奇。

  他嘻嘻哈哈的帶過了戒指的話題,和金夏溫兩人到了公演場地,金夏溫的注意力自然也就被轉移了開。在表演開始前,尹辰煐還夥同金夏溫拍了個拉仇恨的影片傳給李盧橌,兩人做出自認充滿sawg的姿勢,對著鏡頭胡亂顯擺一通。

  看完表演之後,他無視李盧橌的催促,雖然嘴上說的是「知道啦」、「一會家裡見喔,阿爸」這樣的話,事實上卻拉著金夏溫鑽進了便利商店,兩人挑了飲料後就在路邊蹲著喝了起來。剛剛在看表演時流失的汗水得到了補充、興奮喊叫到像是要燒起來的嗓子也被冰涼的飲料給鎮定了下來,這時尹辰煐才漫不經心的開了話題。

  「夏溫尼,你在擔心什麼?」他問,「就連看表演時……都有點心不在焉喔。」

  金夏溫有點吃驚的看了看他,一開始還笑著想否認、可話都還沒說出口就又改了主意,嘆了口氣老實的說:「炳宰……李炳宰啊,那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他告訴尹辰煐他和李炳宰已經整整兩天沒見面了,然後得到對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呀、哥你別這樣看我……是那傢伙自己提議的喔。」他有點困擾的撓了撓頭髮。

  尹辰煐比畫著自己白皙的手背,頭也沒抬的只盯著路旁的水溝蓋,「不管怎麼說……你也知道他的狀況……那個、『條碼』……」他有些欲言又止的咕噥著說。

  金夏溫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於是兩個少年不由得沉默了一陣;當金夏溫再次開口時,說出的話卻讓尹辰煐感到有點意外。
  「但是……就算我可以一直陪在他身邊、也可以給他他想要的,炳宰自己也應該要努力一下吧。」總是給人熱情洋溢的印象、就連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溫暖亮色系的少年卻這麼說。

  金夏溫歪了歪頭,滿頭蓬鬆柔軟的棕色細捲髮也跟著顫了顫。「學習也好、還有拳擊或是音樂……對一般人來說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對炳宰來說,如果用盡每天24個小時那樣程度的努力、好像就都可以做得不錯。」
  他邊整理著自己的思緒,邊慢吞吞的說:「但是,對一般人來說甚至不需要學習的事,對炳宰來說卻很困難。」

  無論是感受到幸福的能力、或是對於自己能夠被愛的自信;還有,不只是傳達出曖昧不明的依賴和喜歡的訊息,而是坦率勇敢的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些才是李炳宰要努力學習的事情。
  「我可以給他,但是也要他說清楚要我給什麼吧。」

  尹辰煐偏頭看向那個總是笑得沒了眼睛、露出兔寶寶門牙的少年:金夏溫難得臉上沒什麼表情的時候,看起來顯得令人捉摸不透。
  他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就像是秘密寶藏一樣吧、雖然就放在那裡,但還是要說出『芝麻開門』才能夠打開寶庫。」

  金夏溫有點愣的看著他——還以為這哥沒在聽呢——然後忍不住笑得咧開了嘴,他邊習慣性的撓著頭髮邊開玩笑的說:「哎咦、說是寶藏有點太不好意思了吧。……」

  尹辰煐想想也覺得肉麻,嘴一張、跟著笑了出來。
  「夏溫尼啊,現在比起旅行家,更像是訓練師呢。」他感嘆的說。

  「欸?」金夏溫發出了個疑問的單音,停頓了片刻、又歪頭想了想,然後笑著搖頭說:「那就等訓練好了,我再帶著我的大貓咪一起去旅行吧。」

  過了幾天,Kiff Clan有個採訪的邀約。李盧橌出門工作時,尹辰煐還賴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醒;儘管如此,他還是三不五時的拿起手機,看看有沒有新訊息……然後發現,還真的有。
  他點開新訊息看李盧橌抱怨自己被左右兩對CP夾殺、攝影棚裡根本是大型虐狗現場,他覺得自己的心臟更不好了云云。

  「看來夏溫尼和炳宰應該沒事了吧」邊這麼想著,他心裡一鬆、意識就又漸漸模糊遠離了;最後胡亂回了個什麼貼圖過去,連自己都沒有看清楚。
  再醒過來時卻是因為金夏溫傳來的訊息。

  尹辰煐有點疑問的點開來看——


我覺得 盧橌才是傲嬌吧→→
下午 10:23



  然後附上了一小段今天採訪的側拍影片,李盧橌又在說他不像哥哥、自己一天到晚都要照顧他……然後不甘不願的在金夏溫的提問下,承認了其實這樣的尹辰煐在他眼中也還滿可愛的。


kiff interview
什麼啊
!!!!
下午 10:28



  ……尹辰煐覺得,必須得連用上四個驚嘆號才足夠表現出他此刻的心情。






//

Tag: Jen 高等rapper2 Clloud WebsterB 尹鎮榮 尹軫映 裴淵瑞 李盧橌 WebClloud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