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18

04. 對著鏡子說出羞恥的話語

沿用 10. 捆綁Play 篇設定




04. 對著鏡子說出羞恥的話語

[植運 REO ver.]


  把全身鏡擺到了床的正前方之後,金元植坐在床上,有點好笑的看著垂著手站在一旁、眼睛直盯著地板的某人——
  「Taekwoonie,過來。」他拍了拍自己分開的雙腿之間的空位。

  原本一動也不動的人,聽到他的指令,這才順從的走了過來、慢吞吞的爬上了床;他分明是猜到了金元植接下來要做的事,卻狡猾的一頭鑽進了那人懷裡、撒嬌的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

  ——果然貓咪的撒嬌和示好都是有目的性的啊。金元植在此刻驗證了前陣子他在一篇科普文章上看到的論點。……不過想當然、了解鄭澤運如金元植,是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放過他的。

  他握著鄭澤運的肩膀,沒用上多大力氣、卻帶著不容拒絕的意味,示意對方轉過身來;鄭澤運只好乖乖的背過身來,靠在金元植懷裡。明明什麼都還沒做……他看著鏡子中清楚映照出的自己,就忍不住咬著下唇、紅了雙頰。
  他為自己腦海中不受控制的想像感到羞愧。

  金元植的手直接伸到了他的雙腿之間,隔著褲子揉弄著他的下體;鄭澤運忍不住喘了聲,白細的手指有點無措的抓住了他的手。
  「 Taekwoonie自己把釦子解開吧。」而那人則是給他找了別的事做、不容拒絕的拉著他的手放到了襯衫的衣扣上。

  鄭澤運乖巧的開始解起了自己的釦子。隨著雙腿間的痠麻感漸漸增加,他的手指越來越抖,費了一番功夫才總算把釦子全數解開、衣襟大開的露出了整片白皙的胸膛,上頭點綴的兩枚淺紅色的乳頭已經迫不及待的硬了起來。金元植在他身後欣賞著鏡中的景色;而他也正透過鏡面觀察著自己身後的男人的神情——他看起來好像很滿意。鄭澤運這麼想就不禁有些羞澀,雙腿下意識的想合攏起來,然而他才剛有這意圖,金元植的動作比他更快——他粗魯的扯開了鄭澤運的褲頭,被已經勃起的陰莖給撐得脹鼓鼓的內褲就這麼暴露了出來。

  「又穿三角的嗎?」金元植冷不防的問,手也毫不客氣的鑽進他的內褲裡玩弄他的性器。

  鄭澤運短促的叫了一聲。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越是想夾緊雙腿,就會被金元植給搞得越狼狽:那隻插在他內褲裡的壞手,故意把他翹起的陰莖給掏了出來,就這麼一抖一抖的露在內褲外面。
  他全身狠狠的抖了一下,低下頭不敢看鏡中自己淫蕩的模樣,整個人幾乎都要蜷起來了。

  「好好看著鏡子。」金元植掰著他的下巴,不容拒絕的使他重新抬起頭來。
  
  鄭澤運乖乖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金元植的大手正握著他露出白色內褲外的性器來回套弄,另一手則是橫過了他白皙的胸膛,揉捏著他的乳頭,把那兩顆發硬的小肉粒玩弄成了充血的玫紅色;他的皮膚也漸漸的染上了一層激情的淡粉色——
  「我們Taekwoonie好漂亮。」金元植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說,潮濕溫熱的氣息好像一條舌頭色情的直舔上他的耳膜。

  鏡中的他黑色的頭髮凌亂的黏在臉上,裸露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平坦緊實的小腹彷彿蘊含著力量;然而這樣一具軀體,此刻卻情願沉迷於另一個男人的狎弄愛撫。他整個人像是沒骨頭似的躺在金元植懷裡,手無力的抓著、撫摸著他結實強壯的手臂肌肉,下身無意識的一拱一拱著、貪渴的磨蹭著金元植溫暖的手掌。

  「……又色又漂亮。」金元植與他咬耳朵似的又補充說了這一句。
  鄭澤運羞恥得滿臉通紅。

  金元植收回了在他身上點火的手,引得那雙濕潤迷濛的黑眼不解又懇求的看向他。他慢條斯理的要他自己把下衣脫掉,鄭澤運便跨開雙腿、膝蓋跪在他的身體兩側,顫顫巍巍的把長褲和內褲都給蹭了下去;金元植摟著他的腰把他往後一帶,鄭澤運就在驚呼聲中被擺弄成了M字腿的姿勢。

  挺立的碩長陰莖幾乎翹得貼到了自己的小腹上,金元植的手指環繞著柱身來回摩擦套弄,帶動他鼓脹的陰囊也跟著一動一動的;另一手則是正摸索著、單手打開了潤滑液的蓋子,將冰涼黏稠的液體倒在他的會陰和臀縫之間。鄭澤運順著金元植的力道,又挪了挪身子、調整了一下角度,好讓後處粉嫩的穴口也能映照在鏡中。他看著金元植的手指緩緩的插進了他的後穴,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嗚咽。

  漸漸適應了一開始的脹痛之後,習慣了性愛的小穴開始不滿足的收縮著吸吮金元植的手指;於是他又插入了第二隻手指。鄭澤運雙眼迷濛的看著自己被手指進出、攪弄得一片水光的下體,羞恥的咬住了嘴唇,然而身體做出來的反應卻全然是另一回事。金元植的手指準確的按揉著他的前列腺,讓他爽得腰都軟了,即使咬著唇也難以阻擋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溢出。
  前後夾攻的快感簡直叫人欲生欲死,他的矜持也逐漸被磨得去了七七八八,在金元植湊在他耳邊低聲問「怎麼樣」時,就迷迷糊糊的回答了「好舒服」。

  「元植……嗯……想要元植的東西進來……」修長的手指抓著身後男人健碩的手臂,背部和戀人的身體相貼的部分像是要燒起來了似的火熱難耐。鄭澤運一邊喃喃的懇求著對方給予更多,一邊不安份的往後伸手去解金元植的褲襠。

  金元植沒有阻止他,反而循循善誘似的又問:「想要什麼東西進去哪裡?」
  然後抽出了玩弄鄭澤運的後穴的手指,只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他飽滿濕潤的龜頭。「我不太明白呢……Taekwoonie可以自己來嗎?」他垂眼欣賞著鄭澤運大大敞開的雙腿之間的景色,嘴裡漫不經心似的問。

  鄭澤運薄弱的理智還知道金元植這是故意在逗他,可是焦灼的慾望佔了上風;他羞恥得快哭出來了,卻乖乖的用顫抖的聲音回答著:「內……我、我想要,元植的陰莖插進我的、後面這裡……」他一邊說,一邊摸索著握住了金元植碩長的性器,抵在自己已經微微張開的肛口、然後一點一點的坐了下去。稍微緩過來一點之後,就開始難耐的上下動了起來,用自己的身體套弄著金元植的陰莖。

  「看看、Taekwoonie現在的樣子真的好色,後面一直吃我的東西呢……」
  金元植低沉的笑聲撓得他耳朵又癢又酥麻,鄭澤運被說得面紅耳赤,卻捨不得停下操弄自己的動作。偏偏金元植又親了親他的耳朵,故意用無辜的語氣問他:「好吃嗎?」

  鄭澤運細軟的聲線帶著哭音回答他:「內……好吃。」

  猛然被握住了恥骨、大力的由下往上頂弄時,他在自己的哭叫聲中依稀聽見了金元植用哄慰鼓勵的語氣說——
  「乖孩子。」

  他的眼前閃過一片白光,挺翹的性器顫抖著朝鏡面射出了一股白稠的精液。

Tag: Jen VIXX REO 植運 LR WonTaek

4 Comments

紗奈  

鳥大好久不見,我是紗奈(揮手

不知道有沒有說過我是為了要好好的看鳥大的文才終於VIXX認人成功(這人很臉盲
一開始還覺得我會站定90/93line
沒想到鳥大的REO是如此美好
我心裡的Ravi就是這種總攻形象啊
謝謝鳥大又完美了我內心的小劇場

偷偷說
我還是很期待鳥大的Block B文
這次也謝謝鳥大餵食(心

2018/08/07 (Tue) 00:30 | EDIT | REPLY |   

安安  

好久沒在這看到碧斯的文了😭
好想念啊~
羞恥play系列的植運真的太美好了♥
謝謝餵食!!!

2018/08/07 (Tue) 01:55 | EDIT | REPLY |   

鴆癮  

>> 紗奈

紗奈安安!(用力揮手) 真的好久不見了!

謝謝你因為我(??)的文認了VIXX XDDD
大大也可以考慮看一下高等rapper2 (到處推坑) 我最近在寫的孩子就是這節目出身的XD
曾經我也以為我會站定93line…殊不知現在變成植ALL
謝謝你喜歡(用力握手)

Block B我也會努力的(???) 謝謝你的留言♡

2018/08/11 (Sat) 15:21 | EDIT | REPLY |   

鴆癮  

>> 安安

>> 安安

謝謝你喜歡!

2018/08/11 (Sat) 22:49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