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8

WebClloud / 連段子都稱不上的小腦洞

WARNING 腦洞過大警示:
如果你只是剛好搜了 尹鎮榮/尹軫映(Clloud)、裴淵瑞/李盧橌(Webster B)、高等rapper 2,就不小心跑到這裡來的話

快逃啊(x)

不定期更新中


-8


李盧橌和尹辰煐兩人的rapping style相差甚遠,也因為如此,一開始他們要消化對方的verse時並不是太順利。

尹辰煐的歌詞寫得緊湊又重音連連,每次單獨跑活動時,唱到Like It的第二段verse,李盧橌總是要先做一番心理建設——基本上尹辰煐的verse他是怎麼唱怎麼錯、要完全不失誤實在是太難了。

偏偏尹辰煐還看了他的表演影片,「呀,盧橌你真的不行啊。」
那人有點小得意的哼哼著笑,邊對他搖著一隻食指。明明是別人做來只會顯得討厭的動作,在尹辰煐身上卻多了幾分可愛。他笑得瞇成一條細縫的眼睛、彎彎的嘴角和白嫩的指尖,都叫人生不起氣來。

「呀,你怎麼可以隨便說一個男人不行啊。」李盧橌半開玩笑的對他抱怨。

尹辰煐只是發出了幾個無意義的狀聲詞,不太在意他的話。
「你的呼吸……氣的長度……嗯,都要多多練習才行啊。」他貌似正經的這麼說著。

……之所以說是「貌似正經」,那是因為他接下來的動作一點也不正經——尹辰煐巴著年下的戀人比自己略寬的肩膀,湊上去含住了他的嘴唇。

後來李盧橌倒是真的漸漸唱好了尹辰煐的verse,不過這到底和年上戀人的特訓有沒有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7


尹辰煐剛剛在不孤獨房上傳了自己騷擾沈映俊的影片——這傢伙在人家打遊戲的時候一直在旁邊唧唧歪歪的說著想吃拌麵、叫映俊別玩了陪自己去吃飯……等等的。
難得這公主禍害的不是自己,吳譚律於是立刻幸災樂禍的轉發了給李盧橌看看。

那就陪他去吃不就得了ㅋ_ㅋ
然後得到了這個充滿奴性的回答……吳譚律差點手一抖、就把李盧橌給封鎖了。和這傢伙真是沒話好說了,他搖著頭想。

倒是過了沒多久,李盧橌收到了一張照片。是尹辰煐傳了一碗拌麵的照片過來。

這個 這個 好吃著呢
下次一起來吧
~

李盧橌看著那個波浪號,彷彿能夠透過它看出尹辰煐吃到想吃的東西之後的好心情。他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迅速地回了一個「넵」過去。




-6


「尹辰煐xi,剛剛在台上做什麼?」李盧橌在後台堵了人、挑了挑眉問他。

而被他逮個正著的那傢伙愣了愣,然後才咧嘴朝他笑了一下——李盧橌沒出息的摸了摸左胸口,想叫裡頭的心臟安分點待著——「你的舞台,很帥氣不是嘛。」
尹辰煐又說:「因為覺得很帥氣,所以想要近一點看。」

pew!pew!
尹辰煐又再次正中紅心。李盧橌認命的按著左胸口想,就算吳譚律和其他朋友老是笑他是在養公主、他也甘之如飴啊。




-5


「唔哇……太感謝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尹辰煐看著舞台上成堆的禮物,靦腆又不知所措的笑了好半晌、才終於訥訥說出這麼一句。

而這綜合大禮包的代表送禮人、朴俊浩則是故作正經的回答:「我個人的想法呢,是只要辰煐尼至少一次也好、穿上這件T字褲的話就好了。」他人模狗樣的故意逗他,讓尹辰煐窘得忍不住低頭大笑。

公演結束之後,李盧橌充當了挑夫、幫忙帶了一部分的禮物回到尹辰煐家。親友團送的大禮包雖然最不靠譜,但尹辰煐還是挺珍惜的好好提了回去;洗過澡後就和李盧橌一起坐在地上,一件件的拿出來整理收拾。

李盧橌看著那條黑絲豹紋的T字褲忍不住挑眉、想到了在台上時朴俊浩開玩笑的說過想看尹辰煐穿上這東西,於是咕噥了幾句:「俊浩哥也管太多了……你穿什麼內褲才不會給他看。」

尹辰煐對小男友的小心眼感到有點無語。他端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接過那塊以一件內褲而言、簡直小得太不稱職的布料,隨口說了句:「穿這有什麼好看的……沒穿的時候你不是也看過嗎。」

他還想著這東西要收哪——不能丟又見不得人,得好好找個地方收藏才行——,腦袋裡想著事情,一時之間李盧橌湊上來親他、他也只被動的「嗯嗯」著給他親。直到發現身上寬鬆的T恤被掀起一半、李盧橌的手也毫不客氣的覆在他身上,尹辰煐才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

……現在的小男生還真是開不起玩笑,一言不合就想打砲。他微喘著氣這麼想。




-4


「盧橌啊,你還會害怕嗎?」
尹辰煐本來戴著耳機聽音樂,突然抬頭問他。

這問題來得莫名其妙,李盧橌想也沒想的反問:「怕什麼?」

只見那人朝他咧嘴笑了笑,「啊、那很好呢。」……牛頭不對馬嘴的回應。
尹辰煐伸手過來揉了揉他的頭髮。

他的動作像是一種笨拙的安慰。李盧橌索性湊過去看他的手機螢幕:尹辰煐在聽他參加節目時的決賽曲,歌詞一行行的隨著音樂向下滑動著。
「啊——這個啊,」他有點想笑又覺得感慨、還對好久不見的以前的自己感到有點新奇,「現在看起來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呢。」

「為什麼啊。」尹辰煐隨意地問他,但其實並不怎麼在意答案。
而李盧橌只是聳了聳肩,「那什麼……就是這樣吧。」他也沒有回答尹辰煐的問題。

因為,如果早就知道你在這裡的話,那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3


凌晨胡亂收收東西後離開了工作室,叫了計程車,心裡還在想今天回去哪邊睡好、嘴裡卻已經自動報出了李盧橌家的地址……好吧,那就這樣吧。尹辰煐搔了搔頭髮,安然自得的想。

結果毫不意外的,兩人又是折騰到快天亮才草草入睡。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明晃晃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間鑽進來。棉被纏在腰上還被李盧橌的手臂沉沉壓著、他們倆半個身體都貼在一起,尹辰煐知道自己怎麼會醒過來了。

「熱……」他咕噥著一邊去推李盧橌。
李盧橌半夢半醒間不太樂意的發出個鼻音,但還是乖乖鬆了手。

尹辰煐摸索著拿到了冷氣的遙控器,半閉著眼連按了兩三下把溫度調低,感受到變強的涼風吹到身上,這才滿意的哼了聲、又抬手把自覺的往旁邊挪開一點的人撥了回來。

李盧橌迷迷糊糊的滾回他身邊靠著,勉強抬眼只見一條紋滿花花綠綠刺青的手臂橫過自己的胸口,他抬了抬嘴角笑了一下,伴著冷氣運轉的白噪音又沉回了夢鄉。

過了幾天尹辰煐又在SNS上抱怨這西八感冒怎麼還沒好完全的時候,吳譚律看了忍不住默默翻個白眼,心想照你們這樣鬼混、感冒會好得快才奇怪呢。




-2


病來如山倒。
本來就是懶惰蟲體質的人,這大半年來也算是鞠躬盡瘁的四處奔跑、燃燒自己了;自從在濟州島公演的那天狀況就不太好,感冒再加上累積的疲勞,尹辰煐終於也扛不住了進了醫院打點滴。

因為行程的關係不得不先離開的李盧橌前腳剛走,吳譚律後腳就到了——尹辰煐在昏昏欲睡中不禁暗想,他的(男)朋友還都當得真是稱職,不過就吊一袋水的短短幾個小時,不至於這麼放心不下他吧……他自己也能夠照顧得好自己的。

「你啊,在濟州島那時候不是還說只是小風寒、一下就沒事了?」吳譚律一邊叨念他,一邊細心的幫他調慢了點滴的流速、好讓他感覺稍微舒服一點。
「結果怎麼過了一夜之後反而越來越嚴重啊……」

尹辰煐想了想,簡潔有力的回答他:「喝酒縱慾。」
他成功的讓吳譚律閉上了嘴,得享片刻安寧。

吳譚律只覺得心好累,他再也不想關心朋友的身體健康狀況了。




-1


「怎麼搞的……這麼熱的天氣還感冒?」
crew聚餐時,吳譚律看著又開始咳嗽的尹辰煐,忍不住隨口問了一句。

尹辰煐一邊伸手遞杯子給李盧橌、示意他幫忙倒水,一邊含含糊糊的回答他:「睡覺時衣服沒穿好……」
只見坐在對面的李盧橌突然可疑的老臉一紅、端著水瓶的手抖了一下。

吳譚律愣了愣——馬的,又問錯問題了。
跟情侶出來吃飯就是麻煩!



Tag: Jen 高等rapper2 Clloud WebsterB 尹鎮榮 尹軫映 尹辰煐 裴淵瑞 李盧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