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18

WHY DO FUCKBOIS HANG OUT ON THE BED -番外

腦洞過大警示


還是不知道寫不寫得完,所以先用這段來打個前哨戰(?)
一切的開端:

5LPOeSJfrcIyo5InvqMind.jpg  



  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是這麼不尷不尬、尷尷尬尬的。
  梁洪元看著崔原宰先上了車,於是也跟在他後面爬上了車、然後理所當然的佔據了他身邊的位置。他看著崔原宰過分明顯的裝睡,為了避免和自己對上視線,頭幾乎偏轉了90度、以一種彆扭的姿勢撇開臉。

  ——這哥還真是……脖子不痛嘛。
  他有點無可奈何的斜眼瞥他。

  今年首爾的夏天特別熱,幸好如今時序已經入秋,從車窗外灑進車內的明亮陽光帶著薄薄的熱度卻並不炙人。崔原宰原本染成橘金色的頭髮褪色褪成了黃色,捲捲的髮尾亂翹著從黑色的beanie底下冒出來,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梁洪元安靜的打量他,用視線描繪他頸側的黑色刺青,白色的塑膠耳機線和金屬色的項鍊貼著皮膚、跨過那些他看不懂的圖樣。

  即使是現在,他知道崔原宰身上所有的性感帶、也知道在床上怎樣可以幹得崔原宰紅著臉哭唧唧,卻還是沒搞懂他身上的每一個刺青的含義。不過這並不妨礙梁洪元欣賞它們。至於不懂的,反正他還可以花上很多時間來弄懂崔原宰。

  他彎腰綁鞋帶,因為後座空間有限,身體便自然的往崔原宰那邊歪了過去。身邊的人顯而易見的變得緊繃起來,而這讓原本無念無想的梁洪元突然就起了點別的心思——他刻意慢條斯理的綁完鞋帶,然後在重新坐好之前,稍微偏頭以唇突襲了崔原宰的頸側。

  猝不及防的碰觸讓原本就繃著神經的人倏地睜開眼、整個人差點都要從座椅上蹦起三尺高。崔原宰反應過度得好像剛才梁洪元不是親了一下他的脖子、而是拿槍往他的脖子上轟了個口子。

  梁洪元幾乎可從那兩瓣薄薄的嘴唇張開的口型之中讀出他反射性要罵出口的話:「西……」
  於是及時指了指蜷縮在後排座位睡覺的長龍峻、又比了個噤聲的手勢——那小子剛好不太安穩的翻了個身,嚇得崔原宰立刻收了聲——然後梁洪元又一臉受不了的小聲咕噥了句:「不要老是罵人。」

  崔原宰沒理他,逕自扭過頭盯著長龍峻看了幾秒、確定那崽子沒有要醒來的樣子,這才虛弱的扶著胸口倒回座椅上。他瞇著眼睛嘴裡唸唸有詞;梁洪元好奇的豎起耳朵聽了一下。

  「……瓜、嗯,西瓜……」
  崔原宰硬生生把還含在嘴裡的半截不良詞彙發音給嚼成了某種消暑清甜人人愛的多汁水果。

  梁洪元毫不掩飾的「噗哧」笑了出來。他又斜眼看過去時,新奇卻又愉快的發現崔原宰露在上衣領口外的皮膚都變成了粉紅色。


Tag: Jen 梁洪元 崔原宰 YoungB KidMilli IndigoMusic Khiphop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