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融雪 Melting Snow Chapter. 02


  下午約了黃子韜一起吃東西,順便讓那孩子幫忙把那巨大的壓克力艙管給搬上了他的車後座。畢竟,邊伯賢負責評測的這架人形雖然不像金鍾大的「完美先生」一樣,身高接近190公分,但好歹也有180出頭……雖然說邊伯賢號稱身高185,可也還真實在有點難以負荷。

  黃子韜充滿好奇又敬畏的隔著透明的壓克力管壁偷偷觀察著裡面仍在「沉睡」的人形。在正式啟動以前,最後一次進行自動的內部系統全面檢查偵錯需要花上一點時間,如果確認沒有問題,機械人形才會正式進入功能狀態。

  下午約了黃子韜一起吃東西,順便讓那孩子幫忙把那巨大的壓克力艙管給搬上了他的車後座。畢竟,邊伯賢負責評測的這架人形雖然不像金鍾大的「完美先生」一樣,身高接近190公分,但好歹也有180出頭……雖然說邊伯賢號稱身高185,可也還真實在有點難以負荷。

  黃子韜充滿好奇又敬畏的隔著透明的壓克力管壁偷偷觀察著裡面仍在「沉睡」的人形。在正式啟動以前,最後一次進行自動的內部系統全面檢查偵錯需要花上一點時間,如果確認沒有問題,機械人形才會正式進入功能狀態。

  邊伯賢看著黃子韜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就覺得可愛又好笑。「用不著這樣,等他醒了你可以常常找它玩……雖然還不知道性格怎麼樣就是了,哈哈。」
  「對了,它和你還是同輩呢,是一月出生的孩子。」

  「哇,連這都設定了啊……真的完全像真人呢。」黃子韜讚歎的咋舌。

  邊伯賢聽在耳裡只是笑了笑。


  去年他花了將近一半的積蓄,在一個不錯的社區裡買了套房子。大樓不但管理優良、裝潢和格局都不錯,位置也正好在四通八達的市中心,鬧中取靜的,邊伯賢一看就喜歡。
  下定決心買下這個地方時,他大概是把朴燦烈的身影也一併擺進了腦海裡、關於自己房子的藍圖中吧……,所以才會覺得這坪數挺剛好的;至於如果像現在這樣,自己一個人住的話,就顯得空曠了點。

  他想多個機械人形,應該多少也能夠填補這個空間裡總是揮之不去的寂寞和空虛感吧。


  機械人形就連命名也是由電腦隨機抽選的;不像張藝興當初看了結果,還高高興興的向研究室裡的夥伴宣布「吳亦凡這名字真是太完美了」、「充滿了人性啊」……一言以蔽之,對邊伯賢來說,「金鍾仁」這名字可以說是毫無意義。

  「金、鍾、仁……」於是他現在一字一頓,緩慢的唸出這個名字,像是在確認每個音節在舌尖震動、從嘴裡發音出來的感覺。
  聲音剛落下,放在面前的壓克力保存艙裡,蜷著身體的機械人形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要不是邊伯賢清楚3501號仿生系列在完成最後的偵錯程序後,就會自動載入功能模式、不需要另外的啟動指令;否則這還真是巧合得讓他幾乎要錯覺,自己方才是唸出了什麼啟動密碼。

  ──簡直像是電影場景裡那種命運的瞬間一樣。
  邊伯賢有些覺得好笑的想著,一邊緊緊的盯著人形的雙眼。

  被命名為「金鍾仁」的仿生機械人形有著一雙折痕深深的雙眼皮大眼睛──和金鍾大一樣,卻又全然不似金鍾大的秀美;眼神還有點渙散,顯然系統還沒有完全啟動。

  邊伯賢試著把手貼上了壓克力管壁,人形像是立刻感應到了他的一舉一動,也緩慢的抬起了原本垂在身側的一手,覆上了他的手掌貼著的位置。

  這種感覺很奇妙。邊伯賢想。
  一直以來看著「它」成形的過程──從中心電腦和晶片的設計及裝置開始──到出現擬人的雛形、再到完全成形……似乎口口聲聲說著「仿生」、「擬人」、「就像真的人類一樣」的自己,其實才是那個一直都不曾真正了解過這些話的含義的人吧。

  他的手往下移,金鍾仁的手也立刻跟上;試探性的緩緩貼在管壁上移動著,金鍾仁的手掌也緊緊的跟隨著他移動。因為尚未完全喚醒系統的緣故,它的動作還有點遲緩,似乎是生怕跟不上邊伯賢的動作,比他略大的手掌抽搐了下像是想做出抓握的動作,原先渙散的深褐色眼珠裡也出現了點急切的神色。

  邊伯賢莫名的覺得掌心有些發熱了起來。
  他煩躁的抽開了手掌,轉而蹲下身去摸索著想找到保存艙底部的開關按扭。而他忽略了的是,保存艙裡的人形那一瞬間露出的失落神情。

  輸入了產品序號以後按下開啟按鈕,保存艙應聲打開。饒是已經載入了相關的所有數據,金鍾仁一開始還是顯得無法立刻適應艙外的環境,一臉茫然的呆站在原地。

  邊伯賢倒是看著他吹了聲口哨──「Wow, nice body!」
  想當然這種帶有調戲意味的話,這個剛從休眠模式裡「初次甦醒」的小伙子是不會懂的;於是他也就大大方方的繼續上下打量著自己的「作品」。

  資料庫裡的各種參數只是冷冰冰的文字陳述和程式碼,然而真正組合起來創造出的卻是站在自己眼前栩栩如生的金鍾仁──漂亮的雙眼,豐潤的嘴唇,古銅色的皮膚,勻稱結實的身材……
  一切彷彿就和受到基因密碼的操控而生成的人類肉體一樣,沒有什麼不同。

  邊伯賢一時間只覺得目眩神迷。
  過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這簡直是在視姦一個裸男;於是尷尬的別開視線去,嘀咕了一句「我有幫你準備衣服……你等著啊」。

  當他拿回衣服來時,金鍾仁還是那副站在敞開的保存艙前發呆的愣樣;不過幸好伸手接過衣服的反應很正常,也知道該怎麼好好的穿上。

  接著邊伯賢開始嘗試和它交談:「你好,我是……」

  而他的話卻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邊伯賢。」金鍾仁深褐色的瞳仁靜靜的盯著他,反應快速的說出了他的名字。

  「啊,你知道啊……」邊伯賢心不在焉的回應,然後又想問「你怎麼知道的」,卻又是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搶了先。

  「這裡。」金鍾仁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想來意思是想表示先前載入的數據裡有包含持有者──或許還有製造者──的資訊。

  短短的對話中,邊伯賢已經將眼前這小子歸類於「不好相處」的那一邊──兩次三番截斷別人的話頭這不僅叫人鬱悶,還沒禮貌極了。他不太高興的撇撇嘴,看著坐在地上的金鍾仁。

  這架仿生機械人形的年齡參數設定為19歲,外表和行為模式也確實都像是個19歲的少年……或許還是稍微有點叛逆的那種?總之作為一個成人的自己,實在是不應該和對方計較太多。……
  他看著那人形穿著自己前些日子買的深藍色粗針針織衫和保暖的灰色牛仔褲,剛剛還和自己隔著一層艙壁緊緊相貼的手掌,藏在有些長的袖子裡;好像又想起了方才那種掌心發熱的感覺。

  通常在韓國,十月的天氣已經有點冷了;尤其是在近年來氣候快速的變遷之下,異常的天候現象層出不窮,如今這酷寒的天氣竟已是從上一年的年底持續至今。雖然知道金鍾仁即使備有感應外界溫度的功能,實際上也不會像人類一樣受到溫度的影響而著涼、感冒之類的,他卻還是下意識的朝對方開口:「起來吧,別這樣坐在地上。」
  邊伯賢不太自然的搓了搓手說著,看對方沒有什麼反應,於是索性又伸手要去拉它。

  金鍾仁卻一把揮開了他的手──力氣不大,但是拒絕的意味昭然若揭。
  邊伯賢驚訝的看著它。

  「我知道你是誰,我也知道我是什麼……東西。」它皺著眉,看起來很艱難的說。
  「──可是,為什麼要創造出像我這樣的東西來?」

  它的第一個問題就讓邊伯賢啞口無言。
  頓時有種受到冒犯而起的惱怒感,邊伯賢不自覺的雙手抱胸了起來,像動物一樣、本能性的擺出了防衛的姿態。

  可那人形也不知道是沒有注意到他的反應還是怎地,還繼續試探性的猜測著:「是為了證明你的……呃,能力嗎?……我的存在是為了讓你能夠進行觀察和試驗?」

  老實說,金鍾仁的每一個問題邊伯賢的心裡都有答案,只是看著那雙深褐色、明亮有神的眼睛,他發現無論是哪一個問題,自己好像都沒有辦法輕易的將回答說出口。

  ──到底是哪幾項人工性狀加成之下,會造就出這麼……討人厭的個性啊?……嗯,這一定要好好的記錄下來,回報給張藝興才行。
  他下意識迴避問題中心的想。

  「那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最後,邊伯賢繃著張臉,面無表情的說。

  他維持著高傲的神態留下金鍾仁在房間裡,逕自走了出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其實自己幾乎像是有點狼狽的從那人形的面前逃走了吧。
  老實說,這還真是有點出乎他預期的發展:他從來沒有想過機械人形也會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而且還是在甫一出廠時就已經具有這樣程度的思想能力。

  ──搞什麼啊……不過是個人工智慧體而已;有些人類可是庸庸碌碌的生活了一輩子,也沒有考慮過自己的存在意義啊。

  他自己也知道這種思考方向其實不過是一種賭氣的想法……
  為什麼呢,因為討厭極了那種有話卻說不出口的憋悶感,所以才遷怒的這麼想的吧。

  金鍾仁或許其實只是單純出於困惑的問題,卻在邊伯賢的心裡掀起了排山巨浪。他不禁又想起了朴燦烈──前幾天兩人才通過視訊,那時候還因為這件事又吵了一架……
  對啊,為什麼要那麼執著於創造出可以具有感情的機械人形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偏偏沒有人可以理解一下他呢。

  真是令人生厭。

  眼前彷彿還能看見那張屬於少年的青澀臉孔帶著一點糾結和困惑的模樣,他煩躁的閉了閉眼,衝動的抓起通訊器又撥了視訊給朴燦烈;等待訊號接通的時間裡,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居然在細微的顫抖著。他只是想像以前一樣,對朴燦烈半撒嬌半吐苦水的大肆抱怨居然被自己創造出的人形給質疑了的事、他只不過是想聽朴燦烈對他說一句「沒事的」,或許再用帶笑的低柔聲音哄他一句「wuli Baekie zzang」……

  可是對方卻沒有回應。他讓撥號音響到通訊器那端傳來甜美的機械女子音說著「您撥的號碼無回應,請稍後再撥」。

  ──啊,對了。
  雖然身在海外的分公司,不過同樣作為領有一朵雪花胸章的高級幹部,朴燦烈不可能不知道從今天開始進行評測3501號仿生系列的事。畢竟這件事現在可是公司裡的一大新聞啊。

  ……說不定,是真的生氣了吧、氣他的一意孤行,所以才故意不接他撥去的視訊的。

  邊伯賢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笑得全身顫抖、直到哭泣似的嗚咽聲不期然的從喉頭竄了出來。他捂著嘴,握緊了拳頭,卻也無法阻止那種因為痙攣而起的聲音繼續從嘴裡冒出來。這很奇怪,他明明哭得這麼傷心,卻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

  ──為什麼要那麼執著於創造出可以具有感情的機械人形呢?
  為什麼那個人、就不能理解一下他的心呢。

  朴燦烈永遠不會知道他在什麼時候最需要他;並且他又總是這麼恰好的在他最需要他的時候,背過身對他置之不理。邊伯賢又哭又笑的想。
  傻傻的說好了要相愛一輩子的時候,兩人都沒有料想過有一天會走到這步田地吧;既然不曾想要如此,那又是為什麼要一再的讓他傷心呢。

  真是隻笨死了的大比格……


  邊伯賢只開了一盞小燈、窩在昏暗的客廳裡,摀著嘴壓抑的哭泣著的樣子,在金鍾仁的理解裡其實更形似於一頭受了傷的動物,自以為躲在沒人發現的角落裡,一邊發出哀鳴聲一邊試圖舔舐傷口。

  這種情況讓金鍾仁很是不知所措──畢竟從他被啟動以來,和一個活生生的人相處還不超過三十分鐘,對於人類的快樂、憤怒、悲傷、痛苦,他都還只是懵懵懂懂──,於是他沒有走出房間,只是安靜的站在房門口,豎起耳朵聽著那人的哭泣聲斷斷續續的傳來;然而即使是不曾感覺過痛楚、還如此懵懂的他,卻也覺得那種聲音光是聽起來就叫人覺得好像很疼、很疼。

  金鍾仁在這個時候就暗暗決定,自己不太喜歡那個叫邊伯賢的人發出那樣的聲音。






カテゴリー:Putting Holes In Happiness  EXO開燦白 / 融雪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