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均 / 煙硝 03

COMMENT4

  「所以哥你就真的帶著他了?」

  蔡亨源嗯了一聲,漫不經心的撥弄著手上剛領到的乾糧——還真是叫人提不起食欲,不知該從何下嘴——他沒一會就對那無味的食物失去了興趣,抬起頭來才發現李周憲正用一種複雜又嚴肅的神情盯著他看。
  「怎麼啦?……幹麼這個臉?」他不禁感到好笑的問。

  小他不到一歲的弟弟面部表情很是糾結了一番,幾經掙扎之後還是遲疑的問出口:「哥……你知道其他人都傳成什麼樣子了嗎?」李周憲停頓了一下,「你真的是帶他回來當……你的……性……奴……?」

  對方漸漸變小的聲音和含糊不清的語句,蔡亨源甚至要皺眉瞇眼的仔細聽才勉強聽得清楚、好不容易聽懂後又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然後忍不住失笑。他想起林昌均故作鎮定的跪在他的胯間,手指卻笨拙得甚至解不開他的褲襠。
  「沒那回事,那小子什麼都不會啊。」他臉上還留著未消散的笑意,說出口的話也顯得令人玩味。

  李周憲才剛覺得鬆一口氣,腦袋轉過來後卻又像是接通了哪條電路:沒那想法的話,亨源哥怎麼會知道那個小Beta「什麼都不會」?他頓時就又糾結了起來……傭兵團裡不是沒有其他Alpha這樣做,事實上養個供自己洩慾的寵物也算不上多麼稀奇;但是他可沒想過和自己親近的哥哥們之中也有人會「同流合汙」幹這種事。

  蔡亨源看著想什麼都寫在臉上的小Alpha——他當然猜得出像李周憲這種還信奉著傳統婚配價值觀、甚至堅持肉體關係必須建立在感情基礎上的稀罕瀕危物種在想些什麼,但卻無意為自己多做辯解。然而李周憲也還沒來得及再繼續問下去,就有個聲音插了進來、同時也多了個人從他後面冒出來,硬是扒著他的背,把臉湊到了他和蔡亨源之間。
  「你本來就知道了嗎?」李玟爀一靠過來就沒頭沒腦的問。

  蔡亨源和李周憲兩人的神色一樣茫然,張著嘴傻問:「……知道什麼?」

  「知道攻城門的那天,那小子從樹林走出來和城裡的看門狗對峙的時候,其實他身上帶著炸藥。」李玟爀講到後來幾乎有點磨牙,一字一頓的再次問他:「你本來就知道嗎?」

  啊,攻城門的那天他和李玟爀不在同一個分隊。蔡亨源後知後覺的想,原來這傢伙到現在才知道那天的事。
  那天他和往常一樣找好制高點後就窩在「巢」裡按兵不動,他的任務是掩護從正面攻入的第一分隊並且盡可能找機會解決掉對方的狙擊手;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而難耐,他雖然早已習慣卻也沒有覺得好受多少。約定好行動開始的信號遲遲沒有出現,蔡亨源卻眼睜睜看著一個瘦小的身影從接近城門的樹林裡竄出來。看守城門的士兵當然也發現了,大聲的喝令那人不准再向前、舉起雙手放在頭後面,一排槍口同時也極具恫嚇力的齊刷刷對準了那個男孩。

  照理說城內早就實行戒嚴,一般鎮民不可能這時候還在外面亂跑;蔡亨源甚至根本不知道那個黑髮的男孩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更遑論知曉他身上是不是帶著足以炸飛城門的炸藥。
  於是他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李玟爀:「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那你為什麼開槍?」李玟爀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好像早在腦海裡盤算好了。那雙愛笑的嘴唇難得的抿成了一條緊繃的直線。

  蔡亨源看他這副模樣就覺得有點頭痛——他已經被虎錫哥唸過一頓了,現在還來啊。他嘗試四兩撥千斤的開玩笑帶過:「怎麼了,我想開槍就開槍了。」
  不過顯然這一招完全行不通。

  只見李玟爀兩片嘴皮子一開一闔掀得飛快、劈哩啪啦的開口數落他:從一個優秀的狙擊手最必須具備的特質就是耐心、長時間的等待是為了準確的一發擊中目標,講到貿然開槍只會暴露自己的位置、讓自己陷於危險之中,再講到蔡亨源明明是幹這行的箇中翹楚,不應該犯下如此基本的失誤。……最後,他不高興的嘆了口氣,「第一分隊部署好了虎錫哥就會給你信號,你應該等信號再動手。」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有可能會死?」李玟爀瞪著他說。

  蔡亨源想也沒想就回嘴:「虎錫哥老是猶豫不決,等到我都長根種在那了他也還沒發出信號。」然而他話一出口就覺得糟了、旁邊的李周憲也用手肘狂捅他——這種時候既然自知理虧就最好乖乖閉嘴,否則李玟爀能說得沒完沒了——於是他連忙搶在李玟爀再次開口前大聲說:「我看到了!」

  而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成功的讓對方停頓下來,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來不及鬆口氣,蔡亨源趕緊斷斷續續的解釋:「反光。那個……瞄準鏡的反光,我看到了。你以為我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但真的不是。」想起那天的情況,他忍不住得意的揚了揚嘴角,「只要打穿瞄準鏡,我就能轟掉那隻鳥的腦袋。」

  投效軍國的「雄鷹」是他們所在的這片東大陸上赫赫有名的狙擊手。傭兵團和他交手過好幾回,而這位盛名在外的狙擊手並非浪得虛名,每每令與他敵對的陣營吃盡苦頭。他的存在亦是這次攻城行動中最大的變數之一;蔡亨源早就想除之而後快,只是想不到機會居然來得如此意外。
  「少了遠距離攻擊的火力,等他們找到子彈從哪來的時候我早就已經撤了。」他言之鑿鑿的試圖說服李玟爀,自己可真不是莽撞行事。

  李玟爀看起來有點半信半疑,「……好吧,但你還是可以等他先開槍後再動手。」

  當然那樣做是更保險,蔡亨源想,電光石火之間他的腦海中也曾閃過同樣的念頭、畢竟轉瞬即逝的反光不比劃空射出的彈道來得可靠。但他卻無法解釋自己那時為什麼還是毫不猶豫的直接瞄準並扣下了板機。蔡亨源習慣了在制高點以抽離的角度觀看一切,他也因此對生死感到麻木而非悲天憫人;但是在那一刻,他確實是不想底下那個男孩死的。他看得出黑髮的男孩子走向城門的腳步雖然虛浮卻堅定——是什麼樣的人,才會在恐懼得雙腿發軟的情況下依然義無反顧的邁向死亡?這樣的人不應該虛無的死去,起碼他不會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事發生。
  他沒有對李玟爀說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敷衍的朝他笑了笑。

  李玟爀倒像是也明白他已經說了夠多,原本氣急敗壞的心情在聽了解釋之後平復了不少,於是也就放棄了繼續追問下去、只是撇了撇嘴咕噥著:「你就這麼有把握嗎……」

  不是都說子彈不長眼,誰能對這種東西有十足的把握呢。蔡亨源老實回答:「沒把握。」
  「但是,我心裡有個聲音——」他故意停頓一下,醞釀了會情緒之後才壓低了嗓音開口:「它說,不是今天。」

  李玟爀和李周憲都愣了愣,回過味來之後差點沒被他那極富戲劇張力的神神叨叨語氣、挑得老高的眉毛給逗得笑岔氣。他們倒是都懂那種直覺——屬於他們這種亡命之徒的直覺:「要栽在這次」或者「不是今天」……被蔡亨源半開玩笑的這麼一說,頓時只覺好笑卻又心有戚戚。

  看著李周憲笑瞇了眼,頰上的酒窩也深深陷了下去、聽著李玟爀笑到癲狂邊罵他瘋了吧,蔡亨源這才鬆了口氣想,總算是把這件事給翻過頁了。

4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yet.

光州聖骨企鵝阿姨  

誰可以告訴我從大精彩的文筆中掙脫的方法⋯⋯ㄣ,答案是無解(❛◡❛✿)
周憲寶貝的觀念其實也是我這個阿姨信奉ㄉ觀念啊⋯肉體要建立在感情之上ㄉ部分(X)結婚這種事就可以忽略ㄌ

雖然還未出現什麼戰爭感但是能在字裡行間感受到這個世紀末的混沌氣氛,如果錯讀的話,也請包涵,我是真的很喜歡的(←選詞回饋力不從心的標準範例
戰爭前緊繃的氣流與這之中穿插的ABO設定⋯⋯我會哭R,亡命鴛鴦(X)什麼的香氣逼人又美味嗚嗚

請大人施捨小讀者下一集Q__Q (會耐心等候的,小心退場)

2019/04/10 (Wed) 16:20 | EDIT | REPLY |   

鴆癮  

>> my天使企鵝大大

>> my天使企鵝大大

您太可愛啦…XDDDDDD
阿姨我也+1 忽略結婚這部分也+1 (。

就是想表達這種渾沌的氣氛(痛哭) 您對我太好了,看到這句話我好滿足T-T
戰爭這種大場面大概寫不來(…) 這個au之下只想寫寫各方小人物在這種環境下掙扎求生的人生百態(?)
能讓您喜歡真是太好了T-T

我也會努力寫的 雖然最近都浸泡在沒有營養的黃色廢料裡 o<-<
謝謝您一次留下這麼多寶貴的留言 v-343v-343v-343 (拉回來用力抱住←)

2019/04/12 (Fri) 21:36 | EDIT | REPLY |   

光州聖骨企鵝阿姨  

那也是非常使我期待⋯⋯♡♡♡

一百個喜歡都不夠用!!所以再加碼一百個(
除了源均,也很期待大人筆下ㄉ爀基・ᴗ・
完全是抱著膜拜上帝的虔誠之心在遠方傳遞著負擔卡給您( ꈨຶ ˙̫̮ ꈨຶ )

我已經完全臣服於大人啦,才希望這樣毫無章法的留言不要壞了您的興致ㄋ!(用力回抱

2019/04/14 (Sun) 14:24 | EDIT | REPLY |   

鴆癮  

>> my love天使企鵝大大

>> my love天使企鵝大大

大我也回送您1000個喜歡(´,,•ω•,,)♡ (咦)
突然想到原來這篇我有打上爀基啊!(不負責任)
我會努力的>-<
大您才是我的女神嗚嗚嗚…您的留言對我來說都很寶貴T-T

2019/04/17 (Wed) 23:17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