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融雪 Melting Snow Chapter. 04


  常聽人家說,有一架機械人形在身邊是好處多多;但邊伯賢不僅以前不用高等機械人形──他家裡只有六七年前上市的家務型智慧機械──時沒有感覺,如今即使是身邊有了一架以全球最頂尖的新技術開發的仿生機械人形,他也沒對上述這段話產生多少共鳴。

  有人說機械人形可以取代傳統的鬧鐘,「像戀人一樣溫柔的」叫你起床──邊伯賢看了看躺在客廳沙發上,正呈現挺屍狀態進入休眠模式的金鍾仁。

  常聽人家說,有一架機械人形在身邊是好處多多;但邊伯賢不僅以前不用高等機械人形──他家裡只有六七年前上市的家務型智慧機械──時沒有感覺,如今即使是身邊有了一架以全球最頂尖的新技術開發的仿生機械人形,他也沒對上述這段話產生多少共鳴。

  有人說機械人形可以取代傳統的鬧鐘,「像戀人一樣溫柔的」叫你起床──邊伯賢看了看躺在客廳沙發上,正呈現挺屍狀態進入休眠模式的金鍾仁。……這小子自己就活生生是個睡不醒,有時候邊伯賢早上起來路過客廳偷偷踹它兩腳,對方也不見得會從休眠模式中被驚醒;要指望金鍾仁叫他起床還不如指望朴燦烈,至少在過去的經驗中,十次裡至少還有一兩次,那傢伙會被他的鬧鐘鈴聲給驚醒……然後胡亂撲騰著兩條長長的胳膊,最後險些發生邊伯賢被他給夾在胳肢窩裡、差點斷氣的慘劇。

  回想到這裡邊伯賢就忍不住搖頭,什麼「機械人形」、什麼「溫柔的戀人」,都靠個毛線啊、結果還不是哥自己最可靠。

  有人說高階機種機械人形的中心處理電腦性能優越,甚至比大多數市面上的個人電腦都要來得高級;要查詢些什麼資料時不必自己動手,只要問問你的機械人形就好──邊伯賢斜睨了一眼坐在客廳的地上,和顯示器連線之後,正在電玩的世界裡廝殺得渾然忘我的金鍾仁。……這小子耍賴的功夫是一流的,如果要它幫忙運算程式或找什麼資料,必定伴隨著各種不平等條約:小則指定晚餐菜色,大則敲詐他買下某款最新的電玩遊戲──邊伯賢才不會承認買了之後其實他自己也玩得不亦樂乎。……

  總結以上,邊伯賢覺得自己應該寫一篇標題為「論仿生機械人形的人工性狀多樣性與其商業用途之交互影響」的報告交給他們研發中心的張藝興張主任──簡單說來就是,像金鍾仁這樣的仿生機械人形,能提供的用途和傳統理解上的「機器人」、「智慧機械」很顯然的是截然不同的……他也觀察到,3501號仿生機械人形在和使用者互動、提供人類「感情依存」的方面上,似乎有著超乎預期出色的表現。

  他大搖大擺的走到客廳,一屁股在金鍾仁身邊坐下。
  向對方伸出了手,「搖桿拿來。」

  金鍾仁有點驚訝卻掩飾不住開心:「哥你也玩這個嗎?」

  「我買的我為什麼不能玩?」邊伯賢一手把無線搖桿扒拉過來,自顧自的就開始設定起了新一局的遊戲和自己的人物腳色。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偷偷用眼角瞄著那因為自己的話被刻意曲解、而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卻又因為不善表達,於是只好糾結著一張臉、面露懊惱神色的小少年。邊伯賢自己也沒察覺到,自己的嘴角帶上了幾分笑意。

  自從那一晚從舞蹈學院接回了金鍾仁之後,邊伯賢雖然確切也搞不太清楚到底彼此的心態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不過他確實能夠感覺得到和金鍾仁相處起來比起以前要輕鬆多了;那小子也偷偷的把對他的稱呼,大膽的從「伯賢xi」改成了「伯賢哥」。
  而和稱呼一起產生了飛躍性進展的,還有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最近,附近的一所大學因為校慶即將到來,社團為了準備要在校慶上表演的節目,於是請了金鍾仁學舞的那間舞蹈學院裡的老師去幫忙編舞和指導動作;那位老師正好也是金鍾仁的指導老師,看它表現一向出色,年紀又和大學生們相仿,於是索性就拉著它一起當助教去。

  這樣一來金鍾仁的時間就變得彈性許多:有時候早上去練習室,下午跟著老師去大學,如果結束得早一點的話,他就悠悠蕩蕩的搭著公車或地鐵、閒晃到奇蹟人工智慧公司去等邊伯賢下班。

  邊伯賢本身並不感冒他如此的行為,老實說,甚至還沾沾自喜的有點收服了個難纏小子的成就感。他並沒有細想為什麼金鍾仁這麼積極的試圖親近自己,只當是年下的弟弟對年長者自然而然的追隨而已。……而事實上他們的相處,就目前而言,也確實是像這個樣子。

  在公司裡,知情的研究員們無不想親自近距離的觀察金鍾仁;而不知情的同事們則對他更是著迷──什麼「性感的古銅色肌膚」、「青澀少年的神態,成熟男人的身材」、「天生的眉目多情,被鍾仁xi看一眼三魂七魄都被勾走了一半」……連像這樣的話都說得出來。
  邊伯賢不禁翻了翻白眼──先別說這表示自己所主導的這項新產品研發得多麼成功,他只覺得彷彿看見自己的辦公室掉了滿地節操、想幫那些花癡同事們撿撿都力不從心。……

  金鍾仁的話不多,來了公司大多也只是安靜的坐在邊伯賢辦公桌旁的空位上,搗鼓著自己手上的平板電腦或是掌上型的遊戲機。有時候邊伯賢抬起頭來活動活動僵硬的脖頸、用力的眨眨痠澀的雙眼時,就會剛好對上金鍾仁的視線──就是那雙所謂「天生多情」的眼睛。
  ……他很確定金鍾仁所擁有的人工性狀裡,有「雙眼皮」、「大眼睛」和「黑瞳仁」,但是絕對沒有什麼「天生多情」這種東西,甚至那雙讓人臉兒紅心兒跳的「多情眼」也不過就是人工水晶體做的罷了。……

  ──可老祖宗說的果然沒錯,「三人成虎」、「積非成是」……
  他一定是聽多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話,才會覺得剛剛金鍾仁看著他的眼神,竟莫名的叫人有些臉頰發熱。


  對怕冷的邊伯賢來說,冬天已經是很要不得的東西了;如果在這種溫度個位數的天氣裡,天空中還不斷落下交雜不清的又是雪又是雨,那可就真的是要他的命了。

  作為一名高科技研發技術人員,他發誓等到下一次研發中心要提出計畫案時,他一定要說服張藝興讓他投入開發遠距離傳輸實物的技術……呃,白話點說,就是他也想要像那隻藍色機器貓一樣有一扇任意門啦。
  他站在公司門口,隔著玻璃門看著外面不斷落下的雪雨,心中無比後悔自己今天早上怎麼就突然心血來潮的把車給停在室外的停車場了呢;就算地下室最近在重新裝修,油漆味重得像毒氣室一樣,但他現在可寧願被臭死也不想冷死啊。……

  「哥,還不走嗎?」小少年困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一手還很自然的搭上了他的肩膀。

  當然要走啊,卡都打了,就算留下來加班也不會加薪啊──邊伯賢在心裡想,可是重點是,他對於門外可以預見的酷寒有著一種幾乎本能的逃避心理;站在門前觀望了好一陣也不見雪雨有要停下的趨勢,於是他的腳步也就在原地焦躁的踱著、遲遲踏不出去。

  突然從他身後伸來了一雙手臂,把他整個人都給嚴嚴實實的裹進了一件長及邊伯賢膝蓋的大衣裡。厚實的毛料摸起來有點扎手,他低頭看了看款式,覺得相當眼熟──這不就是前幾天自己買給金鍾仁的嘛。正好金鍾仁的衣碼比他大上一號,還可以塞得下已經全身包得像顆小球一樣圓滾滾的他。

  「呀,你自己……」雖然理智知道低溫並不會對對方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害,但畢竟金鍾仁還是有著靈敏程度和人類不相上下的溫度感應系統,就算實際上是沒有問題,冷的感覺總還是會有的;邊伯賢光看著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粗針毛衣,就覺得冷得簡直都要為他發起抖來。

  「我沒關係。」
  金鍾仁一臉好笑的看著他糾結的面部表情,一邊撐開手裡的傘,一邊嘴上催促著「走吧、走吧」的就推著他往前走。

  一走出門外就感受到冷風刮面而來,邊伯賢也就不再堅持什麼「你把外套給了我那你自己冷不冷啊」的問題──金鍾仁冷就冷吧、反正也冷不死它;但他可是很認真嚴肅的覺得自己太有被冷死的可能性了──,立刻盡最大可能的把自己給縮進金鍾仁大衣的立領裡。

  走了幾步他才察覺到這似乎哪裡不太對:金鍾仁手裡撐著把雨傘走在他身後,雙臂從後方緊緊的圈住了他,兩人的身體貼得密絲合縫的,每走一步路都會不經意的引起身體間小小的摩擦。……

  哥可沒必要覺得害羞,不過就是架3501號仿生機械人形嘛──邊伯賢努力的說服自己不要在意,但是這種違和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身上穿著不屬於自己的大衣、身後環抱著自己的人也不是熟悉的那個人,而且這人還不計較自己的後背已經被雨雪給打濕了一片,只是一心一意的為他撐傘擋去落下的雪花和雨水。

  ……似乎,已經很久不曾如此受人呵護了,而邊伯賢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忽略這股打從心底升起的、備受照顧的溫暖。
  畢竟,怕冷的他向來最無力抵抗的,就是溫暖的感覺啊。









  托金鍾仁的福,那天邊伯賢身上一點也沒沾濕的「平安」到達車上。一進到暖氣全力放送的車上之後,邊伯賢整個人也像是頓時復活過來,看著金鍾仁幾乎全濕了的背就忍不住嘮嘮叨叨起來。

  直到那個原本還一直半瞇著眼、試圖裝睡不理他的某人,終於忍不住開口說了幾句話:「哥不是怕冷嘛……而且還是怕得要死的那種。」
  「要是衣服濕了真的會很難受的……所以,剛剛就只想到這樣了。」

  邊伯賢愣了愣,原本還想繼續叨唸「不是跟你說過別把自己當作無敵的嗎今天這是還好以後你可別什麼事都像這樣搶在前頭」等等的話,也就自覺的收了聲。
  ……還真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他邊伯賢怕冷怕得要命了啊。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想。


  最近首爾的天氣很是變化多端,前幾天還又是下雨又是下雪的,可今天卻又是一片晴空萬里。
  ……雖然氣溫還是一樣低得讓邊伯賢很想天天請冬眠假就是了。

  而他的特別行政助理,來自中國青島的黃子韜同學倒是對這種天氣表示相當滿意。
  再過幾天就是他們學校的校慶;作為早已脫離校園生活好一段時間了的社會人士,邊伯賢研究員看著自己的小特助、再看看家裡那個小少年,兩人為了這場校園慶典而忙碌又興奮的準備著的樣子,就覺得格外的青春、格外的有意思。

  ──噯,像這樣子的想法絕對不是代表他老了。絕對不是哦。
  邊伯賢用繪圖筆的尾端戳著自己的臉頰拒絕承認。

  ……他只是、有一點懷念起了當年那個在學校禮堂的舞台上唱歌的自己,還有後來追著自己各種求勾搭求認識的朴燦烈……他想著想著不禁就有點失了神。


  金鍾仁和舞蹈老師除了指導大學的熱舞社以外,也在他們的邀請下欣然答應了要在校慶上表演一小段──據說有不少女性社員都對此感到相當期待。而這還是金鍾仁學舞蹈以來第一次有機會站在公開的舞台上表演,它的慎重和興奮之情自然都是不言而喻。

  終於到了校慶當天,聽說向來是校內一大熱門社團的熱舞社還請了校外的舞蹈老師同台演出,黃子韜於是刻意用了他身為外籍學生聯合會幹部的身分──雖然不過是個不太重要的小幹部,但這名頭也已經很夠用了──溜進了準備中的後台想湊湊熱鬧。他一走到後台就看見了邊伯賢……和金鍾仁。

  「伯賢哥!」然後黃子韜以他一貫的歡快湊上前去拍了拍邊伯賢。

  而在邊伯賢身邊的那個黑不溜秋的小子也瞪著一雙黑不溜秋的眼睛直直看著他。
  ……就算是生性天真爛漫如黃子韜,也不得不表示實在是相當難以忽略那道視線。

  直到邊伯賢好好的介紹了兩人認識之後,金鍾仁才收回了視線,乖巧的向他打了聲招呼──黃子韜不禁懷疑剛剛那股不友善的氣場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錯覺嗎……!
  邊伯賢說自己不像黃子韜請了整天的假,只是利用午休時間過來看看他們,一會就要回公司去;還看似不經意的隨口說了幾句要黃子韜好好照顧金鍾仁之類的話。

  黃子韜自然是忙不迭的連聲應著「好好好」,一邊也忍不住好奇的偷偷用眼角餘光打量著金鍾仁──想不到大家傳得沸沸揚揚的「很厲害的、校外的舞蹈老師」之一居然就是這個小子;要不是那個時候曾經見過還在保存艙裡,尚未「甦醒」的金鍾仁一眼,現在看著眼前這個「人」,他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這傢伙居然是一堆精密器械的集合體。

  邊伯賢走了之後,黃子韜一方面是出自於好奇心、一方面也是為了貫徹自己答應了對方「要好好照顧金鍾仁」的話,索性也就在後台待著,不時的和金鍾仁說說學校裡的事情、現在在表演的是誰……等等的事。對著不相熟的人金鍾仁的話不算多,黃子韜的韓文也算不上非常流利,如此兩人交流起來倒是省事多了。

  其實邊伯賢的拜託也不無道理:金鍾仁畢竟是還在評測期當中的機械人形,又是第一次到這種大量接觸陌生人的場合,這正好是觀察3501號仿生機械人形「社會化行為」的最好時機。黃子韜只消稍微想想,也就恍然大悟了邊伯賢百忙之中還願意抽空來學校看它的原因。
  
  經過一天下來的近距離觀察,他也有了點小小的心得:完整的複製了人類腦波模式的金鍾仁絕對具有和人類同等的感受能力。唯一的不同點大概就只是在於,雖然外貌是19歲的少年,但是金鍾仁卻缺乏相應自己年齡的生活經驗,如此一來,它在待人接物上也就難免顯得生疏。然而憑藉著性能優異的中心電腦,3501號具有非常強大的學習能力,即時更新的速度也很快,很輕易的就能矯正一開始的生澀感。

  ……不過初始設定的人工性狀就像是人類的「本性」一樣,對機械人形也有著不可改變的影響──似乎金鍾仁就是被設定為那種「木訥」、「對女孩子沒有關心」的少年吧。
  黃子韜偷笑著想。

  在他們的表演結束之後,有不少女孩子為這帥氣的年輕舞者神魂顛倒,大膽一點的甚至還追到了後台來,大聲的嚷嚷著說想和它要手機號碼。而金鍾仁顯然是沒見過這種場面,整個人都懵了,打自初次啟動以來第一次露出了「錯誤:資料不足」的滿臉空白樣。

  「……為什麼她們要這樣?」它茫然的問黃子韜。

  「因為喜歡唄。」
  而黃子韜也就隨口回答,順便替它擋掉了幾個在通往後台的走道口探頭探腦的女孩。

  金鍾仁就這麼坐在一邊愣看著他,過了會才皺了皺鼻子──大概是十萬火急的連上數據庫去下載了些什麼──,然後又用似懂非懂的眼神看了看那些女孩們失望離去的背影。
  黃子韜不知道這小子是又學會了些什麼……總之,在那之後金鍾仁和他似乎變得親近了起來。

  校慶圓滿落幕之後,熱舞社的學生們熱情的找了舞蹈老師和金鍾仁一起吃晚飯;而他們過來詢問時,黃子韜正好和金鍾仁待在一塊,於是也就一併受到了邀請。

  晚餐簡單的選在了一家在學生族群中廣受好評的平價餐廳,賣的主要是美式漢堡,可金鍾仁卻顯得對配餐的炸雞更感興趣──這是它在邊伯賢家從來沒有吃過的食物。
  事實上金鍾仁極少外食,因為沒有絕對性的需要,所以對食物也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欲求;雖然喜歡品嚐那些氣味,但要在外人面前「吃飯」又總是令它覺得綁手綁腳。通常在舞蹈學院時,一到了午餐時間它就會自覺性的避開三五成群結伴去吃飯的同學們。久而久之大家只當這是它個人無傷大雅的小怪癖,也就不會再問它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答應和熱舞社的學生們一起吃晚飯時,金鍾仁其實還有點不安;但是看黃子韜又是拍胸脯保證、又是打電話和邊伯賢報備,於是這才終於答應了下來。

  它聚精會神的啃著炸雞,分出一點點記憶體去聽老師和那幫學生們在聊些什麼。
  有個男孩用羨慕的語氣說著:「鍾仁xi真的好厲害啊,才19歲舞跳得這麼好」,而它的老師則是「噯咦」了一聲,不以為然的搖搖手。

  「鍾仁跳poping、breaking這種的是真的很好,但是有一種真──的是掌握不了啊,」
  「像是jazz啊、grooving那種的,……」

  「sexy呀、sexy,」
  「這種的我們鍾仁好像做不來呢。」說著說著就一臉惋惜的伸手過來攬了攬它。

  金鍾仁沒有停下吃炸雞。
  一開始是有點不服氣老師說的話,後來則是有點迷茫了──「sexy」?

  ……今天好像多學了不少新東西吶。

  一頓飯吃下來,原本話就不多的金鍾仁,又是忙著把桌上的炸雞掃蕩進自己的消化槽裡、又是還在默默思考今天新學到的詞彙:「喜歡」啦、「sexy」之類的──於是話也就越發的少。
  社團裡有個向來關照它的女孩,看著它逕自默默低頭吃東西的樣子,忍不住有些感傷的開口:「噯,這次校慶表演大家都辛苦了……」

  「那麼,這次的表演結束以後,我們還有機會能看到鍾仁xi嗎?」她的眼神中隱藏的期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或許就只有一個「人」看不出來吧。

  突然被點到名字的金鍾仁有些困惑的抬頭,手指間還捉著一隻雞翅。看它下意識的就要搖頭,黃子韜連忙打著哈哈出來救場:「總是有機會的嘛,鍾仁上課的舞蹈學院離我們學校也不遠……」

  金鍾仁似乎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要這麼說,倒是還覺得莫名其妙似的、一臉茫然的看了他一眼。
  ……黃子韜在那瞬間就有點理解了,為什麼伯賢哥偶爾會說想胖揍這小子一頓。

  晚餐大致上氣氛很愉快,到了要分開時金鍾仁和那群大學生們一一道別,也婉拒了老師說要載他回去的好意;最後倒是因為怎麼也拗不過黃子韜,於是那天晚上坐在回邊伯賢家方向的地鐵上的金鍾仁,身旁就多了一個有著一雙明媚桃花眼的中國少年。

  黃子韜雖然韓文不好,但這也並無損於他對說話這件事的好興致。
  整個回程的地鐵上就聽他用著有些生硬的韓語嘰嘰咕咕的不斷說著話,金鍾仁倒也不排斥,一是反正它不知道什麼是「無聊」,對「煩躁」這種情緒的感受性更是低;二則是作為黃子韜崇拜的哥哥和前輩,「邊伯賢」這個名字經常會出現在這小子的言談之中,而金鍾仁對別人口中的邊伯賢可是極感興趣的;最後……就當作是陪黃子韜練練韓語吧,畢竟對方今天也算善盡了地主之誼、自己受了他不少的照顧……

  呃,應該是吧。

  拉拉雜雜的聽黃子韜說了一路,金鍾仁偶爾會插上幾句話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樣的相處模式倒也讓兩人都覺得舒服。黃子韜好不容易稍停的時候,金鍾仁抓住了這空檔,忍不住問出了自己一天下來一直壓在心裡的疑問:「呀,子韜啊,」

  ──這小子的敬語……到哪裡去了?設定上明明就是土生土長的韓國人不是嗎,可是這敬語怎麼用得比他這個外國人還隨便呢。
  黃子韜的內心忍不住吐槽了幾句。

  「你說的『喜歡』,是什麼呢?」它問。

  金鍾仁的問題太過出人意表,黃子韜一時幾乎有點呆滯的張開了嘴。不過很快的想了想,倒也不難理解為什麼金鍾仁會對這問題感到好奇:作為一架高級人工智慧機械,它似乎並不認為自己和真正的人類有多大分別,於是大概也就更難以接受人類身上居然會有它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吧。……

  事實上機械人形就這方面而言,也確實就跟人類的孩童無異:若是從小生長在父母的關愛、溫暖的環境之下,孩子自然而然就能學會如何愛人,也會長成一個能夠給予別人溫暖的人吧;但若是從小就缺乏學習這些充滿愛意的舉動的對象,那麼這孩子將來長大成人,自然也就不會懂得如何去愛人、如何溫暖別人。
  金鍾仁目前的持有者是邊伯賢,而以黃子韜對這位哥性格的認識──如果燦烈哥也在的話可能還好一點,但事實上是沒有啊──,想必要以這麼短的時間,從他身上學到「愛」這麼高深莫測的東西,是不可能的事。

  ──那就看小哥來好好給這懵懵懂懂的孩子上一課吧。
  黃子韜同學於是莫名有些得意的這麼想著。

  「喜歡這種東西啊,就是會讓你時時刻刻都想待在某人身邊、有什麼好東西第一個就想和他分享、他無論做什麼表情你都無條件覺得可愛、想把他偷偷藏進口袋裡,讓他變成只有你一個人的……」

  黃子韜說到這喘了口氣。「比喜歡還要更喜歡的,那就是愛。」
  「愛呢,就是說不出原因、也沒有辦法控制的。」

  金鍾仁定定的看著他。

  然後他又更進一步的說明:「愛啊,就是,」
  「──即使痛,也甘之如飴的。」

  黃子韜最後嘆了口氣,下了這麼一個好不煽情的結論。

  金鍾仁聽了不禁皺了皺鼻頭──黃子韜所說的,似乎跟它至今為止對「愛情」的認知有所出入……而它目前為止關於「愛情」所有的認知,說穿了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來自於邊伯賢。
  「可是,愛……難道不是讓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嗎?」它疑惑的問。

  金鍾仁來回搜遍了自己的記憶體,關於「愛」最多的影像,就是那天不小心看見的、正在和朴燦烈視訊通話時的邊伯賢;是那個會對著某個人甜軟的撒嬌、會露出害羞的笑、紅著臉在胸前比出個愛心手勢,然後又不好意思的自己蜷縮著十隻漂亮的手指頭,笑得歪倒在椅子上的邊伯賢。
  「我以為愛應該是某種溫暖的……」它思枯腸竭的翻找著資料庫,想找出一種最好的解釋:「……比較像是……呃,可以、讓人融化的東西。」

  ──所以它才會如此好奇又如此渴望。

  黃子韜一臉被噁心到的看著它。
  「嘩,金鍾仁……沒想到你也這麼……呃,矯情啊。」他沒多想,只顧著調侃的笑著用手肘去推了推它。

  那小少年外貌的人形倒像是真的覺得不好意思了,笑了笑、垂下了頭去,嘴上連忙岔開了話題:「呀,子韜你談過很多次戀愛嗎?」
  「聽你說得好像很懂似的……」然後一邊咕噥著,一邊也幼稚的用手肘撞了回去。

  黃子韜一時顯得有點困窘。
  「那當、當然啦……」他心口不一的結巴著說。

  然後兩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就笑了出來。

  「你就騙人吧你。」
  金鍾仁笑得一雙濃眉大眼都舒展了開來。

  黃子韜看它那樣,雖然明明是掀了自己的老底,可卻是一點也生不起氣來,只是傻傻的跟著笑。

  ──好吧,「愛情」這種東西……
  對19歲的少年們來說,或許還是稍微太難了一點吧?






カテゴリー:Putting Holes In Happiness  EXO開燦白 / 融雪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