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融雪 Melting Snow Chapter. 05


  自從那天嚐過炸雞的味道之後,金鍾仁就一直對那酥脆的口感、麵粉油炸過後的香氣,還有雞肉鮮甜的滋味念念不忘。於是它千方百計的想讓邊伯賢也在家裡做炸雞,或者答應跟它一起去吃炸雞;可偏偏邊伯賢似乎對這種食物天生提不起興趣。
  倒也不是它的持有者多麼霸道,自己不愛吃便也不讓它吃;而是在「和邊伯賢一起吃飯」以及「自己去吃炸雞」,這兩相拉扯之下,每次他都無一例外的選擇了前者──

  自從那天嚐過炸雞的味道之後,金鍾仁就一直對那酥脆的口感、麵粉油炸過後的香氣,還有雞肉鮮甜的滋味念念不忘。於是它千方百計的想讓邊伯賢也在家裡做炸雞,或者答應跟它一起去吃炸雞;可偏偏邊伯賢似乎對這種食物天生提不起興趣。
  倒也不是它的持有者多麼霸道,自己不愛吃便也不讓它吃;而是在「和邊伯賢一起吃飯」以及「自己去吃炸雞」,這兩相拉扯之下,每次他都無一例外的選擇了前者──

  雖然是很想吃炸雞沒錯,但是更想和邊伯賢一起吃飯。
  ……一開始,金鍾仁也不覺得自己這樣是怎麼了,只當是對於「獨自在外吃飯」還有點心理障礙無法跨越罷了。

  從舞蹈學院下了課後,金鍾仁難得的接到了來自邊伯賢的視訊通話。只見畫面上的那人有點心不在焉的,說是今天有點忙、一時沒留意,回過神來時已經是這個時間了,人還在公司裡沒回家呢;一段話說得斷斷續續的,好不容易金鍾仁才把他的意思給拼湊個完全,整理出邊伯賢的重點其實應該只是想告訴它,今天他不做晚飯,讓它自己在外面解決或者乾脆回去充電吧。

  金鍾仁向來是喜歡吃東西勝過使用保存艙充電的。除非是晚上邊伯賢睡覺時,它才會跟隨著正常人類的作息時間一同進入休眠模式,同時再順道接條線到保存艙裡的插座上去充電。──邊伯賢笑它這樣的做法也就自欺欺人吧,要它進保存艙去就黑著一張臉,但結果到頭來還不是得藉由保存艙來充電。
  老實說邊伯賢這麼說也沒錯──它也只不過是不想再回到那玩意裡頭去罷了,那讓它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沒有思想的物品一樣──,可它還是覺得未免太一針見血了一點。

  雖然比起攝取足夠的食物,等待它們消化、分解、產生能量──而且還有後續的清潔工作──,充電是更方便又快速的選擇;但是金鍾仁還是更喜歡讓各種小小的味覺訊號滑過口腔和鼻腔中的感應器,由自己的中央處理器去「品嘗」那些味道。……不過,這些微妙的想法,邊伯賢大概從來也沒有對它上心到足以察覺吧。

  金鍾仁看著畫面上的邊伯賢,一臉疲倦的樣子,就這麼回到家肯定飯也不會好好吃、直接就會嚷嚷著「唉一古,累啊」然後往床上倒去吧……已經和這人一起住了差不多有三個月的時間,儘管對方可能還是對它的了解不多,但是它對邊伯賢的一舉一動可是知之甚詳。
  盯了半晌,原本都只是靜靜聽著對方說話的它突然開口:「哥,不然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邊伯賢愣了一愣。
  「哦,也、也是可以吧。」莫名的吃了個螺絲,他把這歸咎於今天過大的工作量。

  既然約好了要一起吃飯,金鍾仁就轉回了原本正要往地鐵站方向走去的腳步,乖乖的站在了舞蹈學院的門口等著邊伯賢過來接他。會合了以後,開著車的人果然還是明顯的心神恍惚,金鍾仁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他那副樣子就不禁皺眉──以邊伯賢現在這等精神狀況,剛剛開車過來的路上沒出意外還真是萬幸啊──,巴不得能把那人的位置和自己調換過來、讓他好好休息。

  至於邊伯賢,一路上就這麼依著金鍾仁的指示,對方要他在哪轉彎他就哪兒轉彎、哪兒停一下他就照著停下;最後看清楚自己被指引到了什麼地方時,他不禁莞爾──
  「呀,你這小子還不就是想拐我來吃炸雞呢。」說著,然後又笑出了一張小四方嘴。

  他們到的地方是一家平價的美式速食餐廳。

  ……要說是金鍾仁的私心那當然也是沒錯,但卻又不完全只是如此。
  「啊哥、這真的吃了心情會變好喔,是真的!」它拍著胸脯打包票──就是因為覺得邊伯賢看起來有些精神委靡不振的樣子,所以才想帶他來這個說是「金鍾仁的寶物地點」也不為過的地方。

  而邊伯賢倒也不像是真的在意,只是笑著隨口應了幾聲「是、是、是……」,腳步倒是已經自動自發的向餐廳內走去。

  金鍾仁給自己點的當然是它朝也思慕也想的炸雞大人;除此之外,考慮到邊伯賢似乎不喜歡太油膩的食物,它還點了其他的主餐。然而無論是加了馬芝瑞拉起士的馬鈴薯泥、或是道地炭火烘烤的燻雞翅,似乎都引不起那人的一點食慾。

  「心情不好嗎?」
  美食當前還能這樣無動於衷的理由,它在記憶體裡搜尋了很久──只差沒連上網路問問google大神了──才終於冒出了這麼個問句。

  邊伯賢一開始只是繼續貌似無聊的用叉子戳著盤子邊裝飾用的小胡蘿蔔,原本像是想裝作沒聽見似的忽略過它的問題,過了一會卻又模稜兩可的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金鍾仁看著他,計算不出這搖頭又點頭到底代表的是什麼意思,運算中樞系統只有「error」的內部提示音效令人煩躁的反覆響著。

  直到邊伯賢終於開口:「他不會來了。」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其中卻包含了各種複雜的情緒,金鍾仁沒有辦法分析;於是他只能用疑問的眼神看著邊伯賢。

  對方這才又嘆了口氣,用著有一點尷尬的語氣進一步解釋:「那什麼……上次、不是看到我跟那傢伙通話了嗎?」
  「原來還說有可能會出差到首爾來的……,今天突然就又說沒有了。」

  這次邊伯賢臉上的表情不再顯得複雜,只剩下了濃得化不開的失落。

  「說是只讓燦烈作為代表過來,實在太不尊重分公司了。」
  「其實他們說的也沒有錯……而且,追根究底起來,燦烈畢竟也是從總公司派過去的。」
  「……不過想不到都已經兩年多了,那些老傢伙還是這麼排外……」

  他自顧自的嘀咕著,似乎也不是想讓金鍾仁聽懂什麼,就只是心裡悶著的話不吐不快;於是金鍾仁便只是安靜的聽著他說,它也大致能夠拼湊出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最後,他們決定讓鍾大帶他的完美先生過去分公司做簡報。」邊伯賢說到這裡時有點失神,然後他撇了撇嘴角。
  ──又是一個金鍾仁無法判斷情緒的表情動作。

  邊伯賢突然又笑了起來,薄薄小小的兩瓣淡色嘴唇彎了起來、卻不是笑開時標誌性的小四方形。
  「去去消!」他突然伸出食指、指著金鍾仁,然後又用調皮的語氣說:「我今天說的話可不能告訴別人啊,知道了嗎?」

  金鍾仁幾乎想翻個白眼送他,但最後卻是「噗哧」的笑出了聲音來──感情這位哥還停留在風靡哈利波特的心智年齡不成。
  「那當然了。」它乖巧的答應下來。

  接著沉默了半晌,邊伯賢吃了幾口薯泥,就又停下了叉子發怔。而金鍾仁還在反覆的想他剛剛說的那些話,突然想通了什麼,於是脫口而出:「要去分公司簡報的是關於我──」
  接收到邊伯賢那雙眼尾下垂的小狗眼中飛出的兩把眼刀,它連忙改口:「呃,關於3501號系列的事嗎?」

  金鍾仁好歹在出廠以後,還跟著邊伯賢去過幾次他在奇蹟人工智慧公司的研究室、辦公室更是去得勤,而機械人形又不是聾的──甚至對聲音的感受性比人類還要強上不少倍──,這樣那樣的流言蜚語它多少也聽了一些:金鍾仁知道目前正在接受評測、和研究員一起「生活」的人形,並不只自己一架。

  看邊伯賢沒有回應,於是它知道自己的猜測大概是沒有錯了。
  「那,為什麼不是讓你跟我去?」它又問。

  邊伯賢和朴燦烈交往的事在公司裡是很大方公開的;金鍾仁的記憶體裡最近大量擴充了許多詞彙,其中有個單字叫「順水人情」,意思就是「對自己來說是順手就能幫上的忙,但是卻能讓對方感恩戴德」──像這樣子,給邊伯賢和朴燦烈做個順水人情明明應該不難才是。

  邊伯賢張大著嘴,顯然是沒有想到它會這麼問,一時說不出話來,臉色變了幾變。還慌亂的想著什麼是能說、什麼是不該說的,卻先有些什麼溫熱的液體搶著從眼眶裡滿溢了出來。

  他想起下午的時候,張藝興還特別過來跟他說了會話;言語間雖然沒有刻意提及抱歉,邊伯賢卻看見那雙溫柔的眼睛裡滿滿的都是歉意。
  ……可是其實張藝興根本不知道,他的這個決定,對他來說是做了多麼過份的事。

  邊伯賢覺得自己或許是這些年來壓抑得習慣了,一直到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下來以前,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居然原來是感到這麼的委屈、這麼的窩火。

  金鍾仁看著他的眼淚一下子慌了手腳;滑稽的是,倒是撲簌簌掉著眼淚的邊伯賢看來還比他要顯得淡定一點。
  「哥,你、你別……」它連一句「你別哭」都說得嗑嗑巴巴。

  邊伯賢不經意的用手指抹去眼睛裡的淚水,啞著聲音反過來安慰它說:「沒事,」
  「──我只是、覺得很不甘心。」

  在金鍾仁看來,邊伯賢即使是勉強笑著的樣子也並不難看。那人纖細白皙的手指按著眼角、擦去水漬的動作,在它的眼裡細膩得像是一部以慢動作播放的電影。
  ……可是它卻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看得那麼難受。

  至於不甘心什麼,邊伯賢沒有再多說。
  他故作輕鬆的調侃著自己,轉移了話題:「唉一古……真是丟臉、都這麼大個人了,還在外面哭成這樣,這算是個什麼事啊……」

  金鍾仁或許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看邊伯賢掉眼淚就覺得特別難受,但至少它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不喜歡看見他口是心非的樣子。它默默遞了紙巾過去給他,而那人把整張小臉都用力埋進了紙巾裡,聲音模模糊糊的對它說了「謝謝」。

  其實這不是金鍾仁第一次看邊伯賢哭。但是上次只是遠遠的看著,這次卻是這麼近的、就在它觸手可及的地方。相比起上次的痛哭嗚咽,這次邊伯賢顯然算是哭得極其壓抑了。但是無論是這兩次中的哪一次,金鍾仁都是一樣的手足無措……
  ──儘管,它是多麼的想為他做些什麼。

  再次從紙巾中抬起頭來時,邊伯賢除了眼角還有點紅以外,已經看不出絲毫的異樣。然而看他那副模樣,金鍾仁卻覺得越發的不好受。它一言不發的拿叉子插起了塊炸雞,往那人嘴前送去。

  邊伯賢看起來像是微微吃了一驚,愣了一下,隨後便乖巧的張嘴咬走了炸雞塊。一邊慢慢的咀嚼,邊聽那小少年模樣的人形有點彆扭的說:「心情不好的話,吃這個心情會變好的。」

  他一下子笑彎了眼。「呀,幸好你不會發胖,不然像你這樣用吃做發洩的,遲早變成大胖子。」

  看對方還有心情開自己玩笑,金鍾仁也不介意,反倒還覺得稍微鬆了口氣。
  「那不然哥是怎麼發洩的?」他隨口問。

  邊伯賢定定的看著它。
  「就流眼淚唄。」他靜靜的說。

  「一般來說我不太愛哭的,但是真的很沮喪很鬱悶的時候,哭完過一夜就沒事了。」
  「──我的自我管理做得很好的。」聽他語氣裡,似乎還有點自豪。

  而金鍾仁不能理解的是,明明具有可以自然流暢的表現情緒的能力,為什麼偏偏卻要這麼拐彎抹角的,難過也要裝不難過、哭的時候吞著聲音、就連笑容也硬是分了好幾種。人類真的是特別奇怪的一種生物。
  以前金鍾仁覺得會隱藏自己情緒的邊伯賢很可怕,現在卻只是一種……它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好像生鏽了一樣、充滿澀味的感覺。
  
  邊伯賢還是沒吃多少;金鍾仁皺了皺眉,索性又要直接餵他吃時,那人彎彎著一副清淡的眉眼,搖了搖手說下午時黃子韜找他去吃炒年糕,所以現在才吃不下的。金鍾仁聽他這麼說也就不疑有他的不再堅持,最後點的雙人份的食物幾乎全都進了它的消化槽裡。

  晚餐結束之後,回到家邊伯賢就先洗澡去了,臨進浴室前還不忘調侃它一番說:「呀,鍾仁吶、你偶爾也要洗個澡,不然膚色會越來越黑的。」
  ……金鍾仁不禁就覺得,自己剛剛是白替這個人操心了吧。

  邊伯賢還在洗澡時,剛好黃子韜撥了視訊通話來找他聊天──自從校慶那次之後,他們兩人倒是成了關係不錯的朋友。
  金鍾仁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裝作不知情、試探性的問了黃子韜,今天是不是在公司裡發生了什麼事、邊伯賢怎麼會看起來無精打采的。……

  而黃子韜果然是個沒有心機的人,大概也是這件事放在心裡憋得慌,聽他這麼一問於是就倒袋子似的什麼也抖了出來:「啊,還不就是要向分公司介紹你們……呃,3501號仿生系列的事!」
  「今天早上就聽說燦烈哥不會來首爾了,後來又說要開會決定那要讓誰去給分公司做簡報,伯賢哥緊張得連午飯都沒吃呢……」

  金鍾仁忍住了想追問「那你後來有約他去吃東西嗎」的話,靜靜的聽黃子韜繼續說下去。

  ……「後來,好像是說考慮到人形個體間的穩定性差異、還有金研究員之前就去過分公司那裡出差,伯賢哥又身為計畫主持人,所以應該坐鎮總公司什麼的……所以最後就讓金研究員和吳亦凡去了。」說到這,黃子韜的語氣很有些忿忿不平。
  「真是沒有人情味,明擺在眼前的事也不能通融一下嗎……伯賢哥整個下午都把自己悶在研究室裡,大概是心情糟透了吧。」

  後來黃子韜還扯到了什麼「在這種大公司上班,就是外表光鮮亮麗、說出來誰也羨慕,可是其實那分分都是血汗啊」、「伯賢哥累積的休假都夠他請假整兩個月了,偏偏人事部總是有理由不准假,否則他也不用巴巴的盼這出差的機會」……

  金鍾仁只是心不在焉的聽著──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資訊,讓它一時之間有些混亂──,直到黃子韜總結似的說了句「總之,看哥那樣,我心疼啊」……

  它有種電路突然通了似的感覺。
  ──金鍾仁突然明白了過來,如果要形容的話,那今天晚上一直困擾著自己的、那種難受的感覺,大概就是近似於黃子韜所說的「心疼」吧。






カテゴリー:Putting Holes In Happiness  EXO開燦白 / 融雪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