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雪 Melting Snow Chapter. 06

2014.04.30(Wed)

『Putting Holes In Happiness  EXO開燦白 / 融雪』 Comment(0)Trackback(0)
  難得已經過了早上十點,邊伯賢卻還待在家裡。

  當金鍾仁從休眠模式裡醒來時,其實還沒有到原先設定好的時間,於是它困惑的睜眼一看──
  然後滿臉黑線的發現,那人一張小臉笑得賤兮兮的湊在沙發邊看他,一隻手上還炫耀式的甩著它連接到保存艙去充電的電線。

  如果是因為遭受外力干擾而導致強制停止充電,那麼為了保護機械人形本身,原本處在休眠模式中的人形便會立刻轉入功能模式,反應時間不到零點一秒。

  難得已經過了早上十點,邊伯賢卻還待在家裡。

  當金鍾仁從休眠模式裡醒來時,其實還沒有到原先設定好的時間,於是它困惑的睜眼一看──
  然後滿臉黑線的發現,那人一張小臉笑得賤兮兮的湊在沙發邊看他,一隻手上還炫耀式的甩著它連接到保存艙去充電的電線。

  如果是因為遭受外力干擾而導致強制停止充電,那麼為了保護機械人形本身,原本處在休眠模式中的人形便會立刻轉入功能模式,反應時間不到零點一秒。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有著冬眠的熊屬性的金鍾仁不到時間是絕對不會自己「醒來」的。

  被用這麼粗魯的手法給叫醒,金鍾仁也覺得奇怪,自己居然一點也不惱不氣,反而是有些茫然的問對方:「……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嗎?」

  邊伯賢搖了搖頭,臉上甜甜的笑著,卻不打算多做什麼解釋。他推著金鍾仁從沙發上起身、逼迫對方去「刷牙」──作為一個喜歡以進食代替充電的機械人形,口腔和消化槽的清潔保養自然也就相對的顯得重要。

  「刷牙要好好刷啊,你的牙齒也是砝瑯質做的,要是蛀了會很麻煩的……」

  金鍾仁有點鬱悶的在浴室刷著牙時──大概只有在這種時候它會想大聲主張自己是人形啊、為什麼還要像人類一樣那麼麻煩呢──,邊伯賢的聲音也持續的從客廳傳來。好不容易遵照邊伯賢的指示,刷了牙又用奇怪的藍色藥水漱完了口,它才走出浴室;一到客廳瞧見邊伯賢披著條毛毯縮成了一小團,窩在電視機前看新聞,它頓時就起了點惡作劇的心思。

  走到那人身邊,伸手一攬用力把他給摟了過來,然後不由分說的張大嘴往他臉上直哈氣。
  邊伯賢激烈的扭著身子掙扎、一邊嚷嚷著「金鍾仁你敢不敢再噁心一點」,一邊卻又止不住笑得全身抖動。

  這種大狗狗的即視感啊──邊伯賢不禁想起了小時候家裡養的那隻黑色拉不拉多,自己也常常抓過牠的臉、要牠張開嘴巴,好給牠檢查牙齒。……而且還連顏色也巧妙的重合了。
  他笑得差點沒翻過去,還是金鍾仁及時伸手把他給撈了回來。

  好不容易等到對方冷靜下來,金鍾仁在沙發旁的地上坐下,很自然的挪了挪身子,靠著邊伯賢的腿。
  「你在看什麼?」它好奇的問。

  「新聞。」邊伯賢好像拍小狗似的拍了拍它的頭,用玩笑的語氣又說:「要不要體驗看看人類龜速的接收資訊方法?」

  比起金鍾仁平常直接連上網路更新當日的國內外新聞,「看電視」這種方法確實是與龜速無異。不過它並不介意和邊伯賢一起從事這種耗時間又低效率的事。

  今天早晨新聞其實播出到這個時間已經差不多結束了,接著播放的不是往常的電視劇重播,而是一個特別的專題報導──根據跑馬燈的介紹,是因為正逢創立以來的五十週年紀念日,因此電視臺特別製作了一個專題向大眾介紹「奇蹟人工智慧公司」,這個繼上一個世代的三星、現代和LG以後,在全世界普遍性的經濟蕭條中,傲然崛起的來自韓國的龐大企業體。

  奇蹟人工智慧公司最早是以製造智慧型小型家電起家的一家中型企業,表現平平、旗下產品雖然擁有一定的市佔率,但是表現並不特別出色,甚至一開始的名字也不是叫「奇蹟」。一直到三十年前推出了第一代家務型機械人形,在當時可說是風靡了全球人類社會,公司的股價也從此一路水漲船高。於是當年的小公司便隨之將「人工智慧」定位為其發展路線,並且更名為「奇蹟人工智慧」。
  這名字的寓意,便是將當代蕭條的經濟環境比喻作嚴冬,而「奇蹟人工智慧公司」的願景,就是要成為在這酷寒的十二月裡照亮人類、引領人類社會前進的「奇蹟」。

  金鍾仁偷偷瞄了眼邊伯賢,這種節目想必少不了要對該公司歌功頌德一番……它實在是摸不透邊伯賢的心思,本身就已經身為最了解這家公司內部業務的少數高層人員之一,看這種節目能有什麼意思。

  節目中也介紹了奇蹟人工智慧的標誌──一朵隱隱反射出七彩光芒的雪花;在公司內也是採用這個標誌,來作為高級幹部的身份識別。
  金鍾仁立刻想起了邊伯賢每天早上出門前,總是別在胸口的那一枚小小的雪花胸針。

  接著,畫面又切換到了攝影棚內的主播。
  「今天是奇蹟人工智慧創立滿五十週年的大日子;除了開心慶祝以外,現任的董事長也不忘提到在過去五十年來,奇蹟人工智慧所遭遇過的種種挫折,並且向團結一心努力跨越每一個難關、創造一次又一次奇蹟的全體員工,表示由衷的感謝。」

  「特別是在研發技術方面有著卓越的貢獻,於三年前的意外中去世的金敏碩研究員;董事長也特別在致詞中向他獻上了最高的敬意,並表示公司上下將會永遠緬懷他……」

  在聽到那個人名時,金鍾仁敏銳的感覺到坐在沙發上的邊伯賢全身都僵了一僵。
  ──或許是認識的人?他想。

  「三年前,奇蹟人工智慧的研發中心突然發生爆炸事件。當時的時間已經是深夜,仍然有四名孜孜不倦的研究員留在研究室中加班工作。」
  「這起爆炸案造成了一死三傷,最靠近起火點的金敏碩研究員當場死亡;而當時的研發中心主任,鹿晗研究員則是雙腿膝蓋以下遭到嚴重燒傷,經首爾市立醫院判定必須截肢;朴燦烈研究員背部大面積重度灼傷,一度陷入一級昏迷的險境;而當時正好離開研究室的邊伯賢研究員,僅是在逃離隨即起火燃燒的建築物時,受到了輕微的燒燙傷──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這起事故在經過調查之後,已經排除了所有的人為因素,研判應是電線走火所致。在事故發生以後,奇蹟人工智慧也立刻展開了多次全面性的檢討會議,並在同一年的年底進行了公司園區所有管線與電路的檢查和重新配置。」
  「並且,奇蹟人工智慧在接下來的連續三年──包含今年,由國家所評比的『安全工作環境』中都榮登了全國第一名的寶位。」……

  金鍾仁聽著電視機裡的女主播侃侃而談奇蹟人工智慧的種種事蹟,一邊也悄悄的轉動著視角去偷瞄邊伯賢。不經意的一瞥間卻看見那人的左手交疊在另一手上,左手的手指都深深的陷進了右手的皮肉。它皺了皺眉,不加思索的就伸手過去握住了邊伯賢的手,一隻一隻的扳開那人白皙秀美的手指。
  這麼近的距離之下看著,它才注意到邊伯賢的右手上有一塊顏色雖淡、卻不規則的蔓延了好大一片面積的傷疤。

  邊伯賢被它握住手時整個人都震了一下,像是原本正獨自沉浸在某種深沉難辨的情緒中,突然被驚醒過來。

  他看著金鍾仁,突然彎起嘴角笑了。
  「……說是意外,你相信嗎?」

  金鍾仁知道他是在問關於剛剛電視上播出的、三年前那起爆炸案的事。它沒有回答,只是用一雙深褐色玻璃珠似的雙眼直盯著他。

  邊伯賢看起來有點失了神,思緒似乎飄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過了好半晌,金鍾仁才從他一張一闔的口形讀出了三個字:「說謊。」

  那一夜裡怎麼會那麼剛巧的就只有他們四個人留在研發中心、又怎麼會正好就是他們所在的那間研究室電線走火──如果光是這樣,邊伯賢或許還會試試努力的騙騙自己說「這一切都是巧合」;可是事實是,偏偏他早就知道對於3501號仿生機械人形的研發,公司內部其實存在不少的雜音,而在這之中,最激烈反對的就是一群宗教立場鮮明的保守份子。這些人認為,妄圖製造出擬人程度高達90%的機械人形是褻瀆上帝的行為,不只一次的在跨部門的大會議上嚴正提出必須即刻中止這項研發案、甚至揚言要以上帝之名譴責並懲罰所有對神不敬的人。

  邊伯賢承認自己是有些偏執、並且恐怕終生也無法矯正過來了;可他自認其實並不如朴燦烈所想的那般「病態」──造就他如今的偏執的是他所看見過的「真相」;而這些,在事發過後立刻宣布退出3501號案研發團隊、並且在復健療程結束後不久便主動請調到分公司去的朴燦烈,大概沒有機會像他看得這麼清楚吧。
  而那些藏污納垢的事實,邊伯賢並沒有告訴他。他的本意是不願讓那人燦若驕陽的笑容蒙上陰影,然而他沒有料到的是,卻是這份差異將他們推離彼此越來越遠。

  ──他沒有告訴朴燦烈的是,當朴燦烈還待在醫院裡接受手術後的復健療程時,在這起事故中只是受了輕傷的邊伯賢已經先行回到了工作崗位上。起先他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魂不守舍,並沒怎麼留意到;直到他某天突然回過神來時,卻發現公司裡已經悄悄的經過了一次大換血:所有他所知道的、曾經公開表明過宗教立場的保守派人士全都從奇蹟人工智慧裡消失了。邊伯賢不知道他們是被如何「處置」的,但他突然就想起了,幾週前在他回辦公室去取回金敏碩留下的個人物品時,和他錯肩而過的一位高階行政主管曾經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說:「事情都已經在處理中了、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聽見那話的當下他並沒有多想,直到數週後的今天猛然想起,才感到一陣膽寒。然而他也沒有那個勇氣去追究那些人究竟是被怎麼個「處理」法了。

  對於那些人,邊伯賢會用「消失」來敘述,其實並不全然是一種誇張的修飾語法;而是真的、就連在公司裡其他員工的談話之間,他們的名字也從此像是紙張上的鉛筆字被橡皮擦給抹去了似的,乾乾淨淨、不留一點痕跡。


  這天是金鍾仁自從開始學舞以後,難得的整天都沒有去舞蹈學院。雖然邊伯賢什麼也沒說,金鍾仁也並不清楚自己確切究竟應該做些什麼;但它就是想、寧可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也好,總之它是一點也不願意讓邊伯賢有一點點感到寂寞的可能……應該是特別需要人陪的時候吧,然而偏偏最應該待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卻遠在他方。

  金鍾仁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是,它似乎對朴燦烈這個名字越來越敏感了。
  ……這似乎不是件好事,隱隱的透著一股麻煩的意味。

  對邊伯賢來說,這確實是特別不好過的一天:過往以來所有最令他痛苦的回憶都再次被提醒,並且這次甚至還是被放在電視上向全大韓民國的人民公開播送。

金鍾仁曾經聽過一些學舞比它更久的哥哥姊姊們說過,跳舞的人時間久了身上總是免不了會帶上幾個傷;而有種傷是一旦損及了筋骨,一輩子也很難好得完全,就算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好了,也總是會在特定的時節裡挾帶痠疼捲土重來,叫人咬牙切齒、生不如死。
  它不禁想,邊伯賢的情況大概就是像這樣吧。

  然而這人卻是以他曾經自豪的說過的「很好的自我管理」硬是把這傷給扛了下來──這是一個多麼逞強的人、又是必須具有多麼大的毅力和堅韌才能做到如此……這些,金鍾仁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只是在跟著邊伯賢上超市時,不厭其煩的一再幫那人把因為心不在焉而拿錯的商品放回原處,然後再替他拿過來正確的品項。

  然而邊伯賢畢竟是個自尊心比天還高的人,一次兩次拿錯東西也就罷了、糗的是偏偏還不只一次兩次──當金鍾仁又一次把他漫不經心的丟進購物車裡的零食拿出來,換上平常他愛吃的品牌時,邊伯賢終於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尷尬之餘又不禁有些沒來由的惱怒。衝動之下,他又一把將那包零食給從貨架上抓下來、丟回了購物車裡。

  這次金鍾仁沒再把零食拿出來了,它只是雙手扠在牛仔褲的口袋裡、靜靜的湊在他身邊,擺著招牌的一臉睡不醒神情,什麼也沒有多表示。

  直到推著購物車去結完了帳之後,邊伯賢看著車裡那袋小黃瓜口味的洋芋片,這才不禁犯起了愁來──誰不知道他最討厭的食物就是小黃瓜,討厭到了簡直都要有心因性過敏的那種程度。
  況且冷靜下來後想了想,倒是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他剛剛那是在跟誰置氣呢,居然這麼幼稚的衝著金鍾仁胡亂發了一通脾氣。

  「……其實,我不吃那個的……」他手上一邊把剛剛買的東西一樣一樣整齊的裝進購物袋裡,突然就訥訥的這麼開口。

  ──雖然明知道是自己先做出了無理的事來,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收拾現在這局面;或許是要爲自己差勁的態度道歉的吧,然而看著對方一臉雲淡風清,邊伯賢卻又拉不下臉將道歉的話說出口。
  於是他才一開口,自己反倒是有些後悔。

  然而金鍾仁卻這麼回答了他:「我知道啊。」

  「沒關係,我吃吧。」
  然後順手就接過了他手裡沉甸甸的購物袋。

  邊伯賢有些發愣的看著它。

  他不禁有種很微妙的感覺──
  和金鍾仁比起來,自己好像才是被對方照顧著、被寵壞了的那一方啊。……


  就這樣,對邊伯賢來說相當難熬的一天,似乎也因為有金鍾仁在身邊而變得好過不少;至少窩在沙發上打電動時,有另一個人和他膩在一塊,這種感覺就已經比自己獨自一人時要好上太多。邊伯賢一直到和金鍾仁說過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時才終於撥了通視訊給朴燦烈──這可是創下了他這三年來忍耐限度的新高紀錄了。

  「Chanie呀──」
  一接通就是軟甜的先喊了聲和對方親暱的稱呼。


  朴燦烈看著螢幕裡他的模樣,不自覺的就笑得白亮的牙齒都露了出來,左臉頰上的酒渦也深深的陷了下去。
  「Annyeong,Baekie。」他輕輕的喚,那麼珍視的姿態,好像稍微大聲一點就會嚇走了那如同雪地裡的精靈一樣珍貴的人。


  『看了今天的新聞了嗎?』
  朴燦烈的表情還是那麼的生動:兩道眉毛皺在了一起,嘟起了嘴,臉上藏不住擔心的神色。

  「嗯?沒有啊。」或許是為了不想讓遠方的那人替自己擔心,邊伯賢選擇了說謊。
  他還擺出了一臉特別乖巧的神情。

  而朴燦烈似乎挺滿意他的回答。『那就好。』
  『那什麼……最近的節目越來越沒水準了,看了也是浪費時間。』

  這是朴燦烈的溫柔還是什麼的……邊伯賢其實並不十分明白;倒是他拙劣的謊言逗得他差點笑出聲來。幸好他反應極快的用重重點了點頭的樣子掩飾了過去。

  先前才因為邊伯賢堅持參與3501號案的開發而起過不少爭執的兩人,此時倒像是極有默契的一起暫時遺忘了這件事;他們就像是所有熱戀中的情侶一樣,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也可以聽彼此說得津津有味,誰也捨不得先結束通話。

  如果不是因為金敏碩的忌日,邊伯賢想他是不會這麼快和朴燦烈合好的,畢竟他自己本身就不是願意退讓的性子,而對方也是那種一旦拗起來就要一條路走到底的人……

  然而就因為朴燦烈是最了解他的傷痛的人,所以無論如何,邊伯賢還是最渴望他的安慰和陪伴。


  朴燦烈看著顯示螢幕上那人睏得眼皮直打架的樣子,忍不住無奈又寵溺的對他笑。
  「你那邊都幾點了,還不睡啊。」他問。

  而邊伯賢則是很努力的睜大了一雙小下垂眼。『再陪我說一下話……我還不想睡。』

  ──這是想騙誰呢,明明那雙小狗眼已經數次闔上又強打起精神的張開了。
  朴燦烈笑了出來。可還是好脾氣的答應對方:「好好好、我就在這裡。……」

  其實邊伯賢通常不是會失眠的人;以往住在一起時,同一張床上倒是朴燦烈還比較敏感一些,邊伯賢的一點動靜都會讓他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在他們分隔兩地以後,朴燦烈漸漸的也明白,只有在某些特別沮喪、寂寞、沒有安全感的夜裡,邊伯賢才會像現在這樣,難得任性的要求他陪著說話直到能夠入睡。

  像邊伯賢這樣逞強、卻也確實強大的人,偶爾透露出的脆弱叫人如何能不心疼──
  朴燦烈是真的想把他給放在心尖尖上好好疼著的……只是不知道怎麼搞的,自己做出來的事卻常常是事與願違。

  「Baekie、Baekie?」他喊了幾聲,螢幕上的那人動也沒動一下;一張五官清淡的小臉半埋在鬆軟的枕頭裡,看不清楚神情,只依稀能聽見規律的小小呼吸聲傳來。

  朴燦烈見他睡著了,卻也沒捨得掛斷視訊通話,只是怔愣的盯著螢幕裡他的睡顏許久、許久,眉目間盡是說不出也道不明的溫柔。

  美國和韓國時差十四個小時,邊伯賢的黑夜是朴燦烈的白天、在他沉入黑甜鄉時,朴燦烈則是才剛在辦公桌前坐定,正要開始處理堆了半張桌子的文件。
  他把便攜式的顯示器嵌入電腦螢幕後方的插槽,邊伯賢恬靜的睡臉立刻佔滿了16吋的螢幕──

  美國分公司的總負責人正明目張膽的上班談戀愛吶。
  他滿意的托著下巴對著螢幕上的邊伯賢笑了笑。


  邊伯賢一覺醒來時手都麻了,瞇起眼一看,自己的手上居然還拿著便攜式的通訊顯示器,這點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更讓他驚訝的是,過了七個多小時朴燦烈居然還沒掛斷通訊──他迷迷糊糊的一睜眼,看見的就是那男人聚精會神的閱讀著一份文件的樣子。
  他下意識的伸手就想去撫平朴燦烈眉間微微蹙起的皺摺。

  而對方似乎也從眼角餘光看見了他有所動作,視線轉過來時,原先還因為公事而有些糾結的表情已經全然放鬆開來,臉上滿是對他寵溺的笑;邊伯賢一時居然久違的感到有點羞澀──一定是太久沒有見到朴燦烈了,都忘了他耀眼的笑容是如此讓自己心動。

  「……早安。」他不好意思的咕噥了一句。

  從朴燦烈身後的窗外已經能看得見夕陽溫暖的橘黃光暈;只要一想到「這傢伙該不會整個上班時間都這樣看著我睡覺吧」,邊伯賢就臉上一陣發熱。

  雖然那邊的時間已經是傍晚了,朴燦烈還是很明朗的對他說了聲「早安」;邊伯賢活動了活動有些僵硬了的手臂,一邊繼續和他說話,一邊起身、搭了件薄針織外套,往房間外走去。

  「啊,什麼啊──居然開著視訊通話一整天嗎?」
  「朴燦烈你真的是傻子啊、電信費會很貴的……什麼?當然是從你那出啊,我只是替你心疼你的荷包。」……

  金鍾仁從休眠模式中甦醒時,正好聽見邊伯賢的聲音叨叨絮絮的傳來。它好奇的聽了一陣,卻越聽越覺得自己好像變得很奇怪──
  照理說,看見邊伯賢恢復了活力的樣子,它應該覺得高興才是;可是偏偏,只要一想到讓那人用這麼生動的語氣說話的人是朴燦烈,它的感覺就變得很矛盾。

  『我們Baekie睡覺時還是一樣會發出小狗狗似的「嗚嗚」聲啊,』
  朴燦烈的嗓音低沉醇厚,明明以主流觀點來說應該是好聽的聲線,卻讓金鍾仁覺得莫名刺耳。

  察覺到它已經醒了,正一語不發的盯著自己,邊伯賢突然就想起了上次直接用客廳的大螢幕和朴燦烈通訊時被金鍾仁撞見的事;他莫名的感到有些心虛,想轉身溜回房間去卻又顯得欲蓋彌彰,最後只好有些羞惱的說:「我要掛掉通訊了。」

  而那邊的朴燦烈顯然是調戲他調戲得正起勁:『怎麼?』
  『昨天還說讓我別掛斷視訊的人,現在倒是捨得了啊、真是現實的傢伙。……』

  ……邊伯賢真想沿著光纖電纜爬過去狠狠掐那人一把好洩憤。

  又和朴燦烈拌嘴了幾句以後,他才終於掛掉了視訊通話。
  邊伯賢下意識的就轉過頭去看還躺在沙發上的金鍾仁;而對方只留給了他一個一動也不動的背影。






引用 URL

http://gaog.blog.fc2.com/tb.php/55-e455d1e1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