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融雪 Melting Snow Chapter. 07


  作為一個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仿生機械人形,金鍾仁其實有不少的事情值得思索──然而正因為身為史前無例、後也尚無來者,全世界僅有兩架的仿生機械人形,困擾著它的這些問題大多都是找不到答案的。

  金鍾仁的日子就這麼有些鬱悶、卻也無傷大雅的繼續過了下去。
  偶爾它會看見邊伯賢伏在書桌前振筆疾書──它知道那是在寫關於自己的表現報告、偶爾為了了解它的「興趣取向」,邊伯賢會讓它進入休眠模式,調閱它的記憶體內的影像──每一次當他這麼做時,金鍾仁都有種本能似的排斥感;好像是怕被那人發現些什麼,但具體來說,到底有什麼東西是它想瞞著邊伯賢的,金鍾仁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作為一個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仿生機械人形,金鍾仁其實有不少的事情值得思索──然而正因為身為史前無例、後也尚無來者,全世界僅有兩架的仿生機械人形,困擾著它的這些問題大多都是找不到答案的。

  金鍾仁的日子就這麼有些鬱悶、卻也無傷大雅的繼續過了下去。
  偶爾它會看見邊伯賢伏在書桌前振筆疾書──它知道那是在寫關於自己的表現報告、偶爾為了了解它的「興趣取向」,邊伯賢會讓它進入休眠模式,調閱它的記憶體內的影像──每一次當他這麼做時,金鍾仁都有種本能似的排斥感;好像是怕被那人發現些什麼,但具體來說,到底有什麼東西是它想瞞著邊伯賢的,金鍾仁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邊伯賢似乎是忙得忘了要告訴它今天自己要加班;當金鍾仁接到他撥來的視訊通話時已經是晚上八點過後了。它邊聽著那人沒有誠意的隨口道歉,邊想,以後再有這種事的話它應該自己主動打給這傢伙才對。……或許它就是個不及格的機械人形吧,這種「先天性」的逆來順受,讓它全身都感到不舒服。

  自己一個人待在家連打電動都覺得沒勁,少了那個在室內也披著保暖的毯子走來走去的人,好像做什麼都不對勁;它甚至老是神經質的轉頭去看門口,錯覺自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幾次過後,它索性就出了門搭地鐵去公司找邊伯賢。

  那人看到它的時候似乎有點驚訝,但它不由分說的擠進了他的辦公室裡──想當然,辦公室裡的女同事和部分男同事無不同聲歡呼這是加班福利。
  ……邊伯賢偷偷轉過頭翻了個白眼。

  金鍾仁問他吃過飯了沒,邊伯賢也順口就回答了:「一直忙到現在呢,哪有時間……」
  然後就被不容拒絕的攬著肩膀往公司食堂的方向走去了。

  臨走出辦公室前,還有新進的女同事搞不清楚狀況,居然眼冒桃心的要他們「慢慢吃,不用急著回來喔」。
  ……邊伯賢只好再翻個白眼。

  在這個時間點的食堂沒有什麼人,空盪盪的,要看見那兩個人並不難──更何況其中一位的身高還足以媲美職業籃球員──,縱使邊伯賢三番兩次的故意裝作沒有看見,後來還是在座位區遇上了那兩人。

  這應該算是什麼……「冤家路窄」?
  不對,應該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吧。

  他訕訕的想著,而站在他左邊的金鍾仁則是後知後覺的用手肘捅了捅他:「……那是哥的同事和吳亦凡嗎?」

  邊伯賢突然想起今天早上黃子韜似乎在他耳邊絮絮叨叨的說了些什麼,然後還一臉不安又擔心的看著他好一會──該不會說的就是這件事吧……金研究員和他負責評測的機械人形,是今天回到首爾的嗎。
……看來以後可不能在那孩子說話時神遊了。

  他還來不及回答金鍾仁,端著餐盤的金鍾大就已經看見他了──

  ……不!不要叫!不要叫我的名字!
  要不是這麼做實在太明顯了,邊伯賢幾乎想別過臉去。

  「啊、Baekhyunie!」

  金鍾大喊出他的名字的那一瞬間,邊伯賢的面部肌肉也微乎其微的抽搐了一下;金鍾仁不明所以,倒是還饒富興味的觀察著他的表情變化。

  邊伯賢不情不願的舉了舉手中裝著果汁的玻璃杯、算是打了招呼。原本就認識而且還交情匪淺的兩個人,在食堂巧遇,又互相打過了招呼,如果接下來不坐在一起吃飯,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所以不是讓你別叫我了嗎、我尷尬難道你就不尷尬嗎──
  不,重點是對方似乎還真的不覺得尷尬……

  邊伯賢滿腹的牢騷無處可發,最後還是只得緊閉著嘴巴,找張四人座好讓所有人可以坐在一塊吃飯。

  金鍾大臉上的表情有點疲憊,卻仍然顯得柔和。邊伯賢不禁想,那點疲憊究竟是因為出差的舟車勞頓所造成,或者根本是起因於他本人──如果面對他其實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那這人又是何苦如此呢。光就這一點看來,邊伯賢就深刻的認為自己跟對方徹底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啊,這位就是……金、鍾、仁嗎?」
  出乎意料的是,最先開口說話的居然是吳亦凡;它似乎是對金鍾仁的名字發音不太熟悉,說出口時謹慎的一字一頓的。

  突然被點到名的金鍾仁看起來有點驚訝,「啊、是……我就是。」
  它訥訥的回答。

  「你好。」吳亦凡對它露出了個大大的笑容──連粉紅的牙齦都依稀可見的那種;邊伯賢頓時覺得這架人形在他心中的高冷都會男子形象劈哩啪啦碎了一地。

  「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跟我一樣的……嗯,人形呢。」它說。

  ──這不是廢話嗎。邊伯賢想。
  因為全世界就只有這兩架仿生機械人形,目前甚至連有它們兩個的存在都是機密;既然今天是吳亦凡第一次遇到金鍾仁,那麼當然就是它第一次遇到同類了……難道這傢伙只有外貌是個男神,其他人工性狀的設定都是趨近於傻子嗎,但是他記得自己看過的資料上分明不是這樣寫的啊。……

  邊伯賢還沉浸在自己洶湧的吐槽中,只聽見那高大的英俊人形又說:「所以,特別想和你聊聊天。」

  「鍾大和邊研究員也有很多話想單獨談吧,不如我們兩個到旁邊那桌去坐?」
  吳亦凡看上去就像是個大哥哥一樣,爽朗的笑著對金鍾仁說。

  當初從開始進行評測到現在,一個金鍾仁就已經搞得邊伯賢不很淡定了,對於這架機械人形,他當然也就無心投以太多關注;因此,除了出廠時的原始設定以外,他對吳亦凡了解得並不多,此時此刻更是一點也摸不透它的用意。

  金鍾仁看了他一眼,而邊伯賢還愣著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事實上,就連金鍾仁這個徵詢他的意見似的、小心翼翼的眼神,都令他心裡莫名的有點慌張。
  似乎是以為他對此沒有意見,金鍾仁點了點頭便同意了吳亦凡的邀請。

  邊伯賢看著吳亦凡和他家小少年漸漸走遠的背影,又看了看已經拉開椅子、逕自在自己對面坐下的金鍾大,只好暗自咬咬牙,也跟著落座。

  一開始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無關緊要的事情;金鍾大還是跟過去一樣,在談話中不時發出清亮的笑聲──邊伯賢心裡的念頭翻來覆去,一下覺得懷念、一下又覺得氣悶。

  話題最後還是不可避免的來到了金鍾大剛結束的出差;他提起吳亦凡時,其實只是無意間說了句「個子那麼高、臉蛋又好看,還會打籃球、會說多國語言……真的是完美啊這傢伙」,邊伯賢也沒料到自己怎麼會就這麼脫口而出──他還以為自己的自我管理做得夠好的。

  「有這麼優秀的人形在身邊,那Chen xi應該就不會再感到寂寞了吧。」
  「真好。」他彎起了眼,可眼中卻笑得沒有溫度。

  金鍾大似乎被他突然的這麼一句話給刺得猝不及防,愣了一下才急急的開口:「伯賢,這次我跟燦烈沒有……」
  他的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像是被誰給掐去了尾聲──可其實只是連他自己都覺得難以啟齒。

  那雙美麗的眼中眼波流轉,最後金鍾大還是頹然的垂下頭,喃喃的說著:「對不起。……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邊伯賢看著對面那人的雙手交握在一起,用力得指甲都陷進了肉裡,指尖也變成了青白色。他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又要提起這件事……明明都已經過了大半年了,然而當時還僵硬的說著「能夠理解」的自己,其實根本就一點也不能夠釋懷。
  轉念一想他又覺得忿忿──可這難道能怪他嗎、背著自己的好朋友和他男人上床的人,難道不才是最應該受到譴責的人嗎?

  無庸置疑的,邊伯賢向來是個極端好強又愛面子的人、並且還是好強到了那種如果輸了一次,贏回來一次還不夠,必須得要贏回來三次才願意善罷甘休的程度;老實說,這種事情根本已經超出了他平常的接受範圍。

  打從那通撥給朴燦烈的通訊被金鍾大接起、他從螢幕上看見他頸間還來不及遮掩的紅痕──邊伯賢又怎麼會不知道,他親愛的大比格在床事上有愛亂咬人的習慣,每次總要折騰得他滿身吻痕咬痕、都快見不得人才肯罷休。

  於是他緊繃著聲音問:「你跟他睡過了?」
  ……直到現在他都還能清楚的記得金鍾大蒼白卻堅定的臉色,他說:「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釋。」

  那次金鍾大結束出差、從美國回來之後,他對邊伯賢說,其實他也喜歡了朴燦烈很久、從高中時期青澀曖昧的暗戀算起來,比邊伯賢還要久得太多;還說那晚他們兩個喝了點酒,都有點醉又有點寂寞。

  邊伯賢聽了以後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時候的感覺實在太混亂錯雜了,以致連腦筋都不好使了;現在回想起來,他真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傻的人,第一時間居然還真的努力的按捺下了有如火山爆發般的心情、說服自己相信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然而他等到的,卻是金鍾大的這種「解釋」。

  可是更傻的是,一開始,他居然還試圖逼著自己扮演一個大度的好人:「……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畢竟還是太寂寞了,是吧。」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臉上的笑究竟是對自己的自嘲、還是對金鍾大和朴燦烈的諷刺。

  「──所以,我能夠理解的。」
  雖然那時候是這麼說的,可是邊伯賢後來卻一點一點的發現,其實自己的心底,根本從來就沒有對這件事釋懷過。

  ……老實說,他覺得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應該痛痛快快的狠狠揍朴燦烈和金鍾大一頓,然後遠遠的離開他們、從此老死不再相見才對。
  這才像是他邊伯賢的作風啊。

  可是,偏偏是這兩人、因為是他太珍惜的兩個人,於是一切都亂了套──直到現在,他還是貪戀朴燦烈的一切,寧可在他面前裝作什麼也不知道,也不願意面對一點點多年的感情破裂、終止的可能;當金鍾大露出難過的神情時,他還是覺得心內最柔軟的地方,傳來一陣陣叫他難受的痠疼。

  做不到從此對金鍾大置之不理、卻又管不住自己的脾氣,總是忍不住要像這樣故作不經意的譏刺對方幾句……連邊伯賢都要嫌自己犯賤了;甚至張藝興都曾經不解的問過他「以前燦烈還在總部時,你們三個不是很親的嗎」,那時候的他也只好咬緊了後槽牙、皮笑肉不笑的快速回答一句「當然親啊、我跟鍾大現在還是親得很」──邊伯賢忍不住想罵一聲髒話,他就覺得吧,其實他自己才是最委屈又心酸極了的那個人啊。
  
  心裡千迴百轉的,他忍不住吁出一口長氣。「……鍾大啊,就放了我不行嗎?」
  「給我、也給你自己一點時間吧。」

  他自認已經把話說得夠委婉,可卻沒料到對方會一口拒絕:「不,不行。」

  「──總覺得,」
  「如果現在放開的話,我就再也抓不住你了。」

  金鍾大笑得感傷。

  邊伯賢看著他眼睛裡閃爍著的小小亮光,他不願意去想那是因為什麼而造成的……
  然而他卻不得不承認,金鍾大的感覺,或許其實是對的。









  相比故友之間的暗潮洶湧,吳亦凡和金鍾仁的初次見面還是算是相當溫和並且舒服的。
  兩架人形都對彼此感到好奇;或許是因為對方在年齡參數的設定上較自己年長、又或許是吳亦凡身上天生就帶有從容淡定的人工性狀令人感覺舒緩,金鍾仁很自然的就對這位哥哥產生了一種對於年長者想親近的好感。

  它專注的聽吳亦凡說起,它和金鍾大是如何討論出為了增加融入人群的機會,在評測的期間裡它可以做些什麼、然後吳亦凡又是如何在金鍾大的鼓勵之下去參加了平面模特兒的試鏡,接著想當然的被錄取了。……

  金鍾仁原本就不擅於言詞,加上它本身的個性和生活的環境也確實算是單純,三言兩語就交代完了自己出廠、啟動之後的一切境遇,而這些大抵不離兩件事:學跳舞、和邊伯賢一起生活。
  它倒是聽吳亦凡侃侃而談當模特兒的二三事,聽得津津有味。

  正專注著呢,可是說故事的對方卻突然停頓了下,像是被什麼給吸引去了注意力;金鍾仁轉過頭,順著它的視線看去,吳亦凡在看的是邊伯賢和金鍾大那一桌。
  ……準確說來,吳亦凡是在看金鍾大。

  「Kris哥,怎麼了?」
  對於僅自帶韓語系統的金鍾仁來說,要正確的發出中文的「吳亦凡」三字實在太過考驗它的語言能力,於是具有中粵英韓四種語言系統的吳亦凡索性讓它用韓文的發音喊自己的英文名字。

  吳亦凡又看了一會,才緩緩的收回了視線。它無奈的笑了笑,「沒什麼。……」
  「只是,看來鍾大和邊研究員之間的矛盾……不容易解決呢。」

  金鍾仁聽它這麼說,才後知後覺的把一切事情都給連結了起來:方才在食堂遇見這兩人時,邊伯賢尷尬的臉色、那晚在自己面前,邊伯賢用著欲哭的濃濃鼻音說著「不甘心」、再往前回溯,甚至仔細想想,它到奇蹟公司找邊伯賢時,似乎從來也不曾在那人的辦公室或者研究室裡見過金鍾大──可他們兩人分明是隸屬於同一項計畫案的研究員。

  「……為什麼?」它幾乎是反射性的就轉向吳亦凡提出了疑問。

  吳亦凡搖搖頭,它的視線還是固定在不遠處的金鍾大身上。
  「……鍾大只說是他做了對不起邊研究員的事,雖然道歉了,但是邊研究員似乎不原諒他。」

  聽它這麼說,金鍾仁立刻想也沒想的說:「那大概是真的很嚴重的事吧?……伯賢哥可不是那種愛計較、小心眼的人。」
  它一口氣說完以後,才注意到吳亦凡看著它、一臉似笑非笑的神情;頓時就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金鍾仁不知道自己剛剛那樣做是不是對的,也不能夠理解吳亦凡的眼神裡究竟帶有什麼涵義。

  然而看對方好半晌也沒有要接話的意思,金鍾仁只好尷尬的撓了撓頭,咕噥著轉移話題:「Kris哥,看你倒是滿關心金研究員的啊。……」

  而對方也從善如流的接了下去說:「那當然,我不關心他還關心誰呢。」
  「因為喜歡嘛。」

  ──金鍾仁萬萬沒有料到吳亦凡會這麼回答。
  它驚訝得嘴都合不上了。

  而吳亦凡看見它那麼直白的情緒表現,倒是也不以為意,反而還像是覺得挺有趣似的。
  「呀、你自己難道不也是喜歡邊研究員嗎?看你剛剛還那麼著急的為他說話呢。」它揶揄的說。

  金鍾仁急急的就想反駁,張了張嘴卻又覺得對方說得其實確實沒有錯;於是它沉默了下來,臉上的神情一時顯得很是迷茫無措。
  良久,它才訥訥的開口問吳亦凡:「Kris哥……你說的『喜歡』……像我們這樣的……『東西』,也會有嗎?」

  那雙黝黑沉靜的大眼中,交雜充斥著又是失落、又是隱約有些期待的複雜情緒。

  金鍾仁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見到邊伯賢時,自己問他的問題──「為什麼要創造出像我這樣的東西?」
  ……那時候的邊伯賢沒有回答它,而後來的金鍾仁,卻也再提不起勇氣追問他的答案。

  吳亦凡聽到它這麼個幾乎可說是怯懦的問句,那一瞬間的表情顯得有些詫異,然後旋即像是不太滿意似的微微蹙起了眉、瞇著一雙眼看它。
  「你說呢?」它語氣鎮靜的反問。

  而金鍾仁還來不及回答,吳亦凡就又說:「我相信我自己。」
  「──那麼你呢,你相信你自己嗎?」

  金鍾仁一時回答不上來,卻默默的開始回想起了和邊伯賢之間的點點滴滴:打從一開始,它就渴望接近那個人。它對他感到好奇、喜歡跟他待在一起,就算整天什麼事都不做也覺得很滿足、它想要邊伯賢好好的,見到他難過,會讓它覺得好像有人把它全身的零件都給浸泡在酸液裡似的、無論那人臉上是什麼表情,它也總是覺得好看──
  如果那個人是屬於自己的,那就好了。

  它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反射性的去看幾公尺外、坐在另一桌的邊伯賢。

  金鍾大和邊伯賢正好用完餐,兩人起身過來找它們,吳亦凡迎了過去,很自然的就伸出一手攬住了金鍾大的肩膀;身高和邊伯賢相仿的金研究員,在高大的吳亦凡身邊頓時顯得嬌小,而他也沒有拒絕它這樣的舉動,兩人看上去倒是有幾分互相依偎的親暱感。

  金鍾仁心不在焉的和吳亦凡揮著手道別,心裡想的卻全都是方才它對自己說的話──

  那你呢。
  你相信你自己嗎?

  它偷覷了一眼身邊的邊伯賢──而對方正若有所思似的低著頭看自己的鞋子,無暇分出一點注意力給它──
  它覺得,其實吧、它的心裡好像早就已經有答案了。






カテゴリー:Putting Holes In Happiness  EXO開燦白 / 融雪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calie ⇒

融雪真的太好看了嗚嗚我都快變開白飯了XD

  • 2014.04.30
  • Wed
  • 21:00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嗚謝謝你喜歡融雪QQQQQQ
(有人在看這篇我好開心XD)

  • 2014.05.01
  • Thu
  • 20:3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alie ⇒

可惡人家可是燦白飯,結果第七篇感覺燦烈太渣了XD
決定一秒爬牆到開那裡去XDD

  • 2014.05.02
  • Fri
  • 23:2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燦烈真的不是渣啦XDDDD 請再給他一個機會(?)
不過如果你堅持要爬開白我也是不反對(燦: 乾)

  • 2014.05.09
  • Fri
  • 21:37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寂槐 ⇒

贴吧的贴删了就追到这儿来了,请继续更新《融雪》TAT
LSS请不要大意地转投开儿的怀抱XD
开白欢迎你!

  • 2014.05.29
  • Thu
  • 01:29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哦哦哦喔喔喔!親辜你好TOT
真是辛苦你還特地跑來這裡看文,真的好感動啊!
融雪會繼續更新下去的,謝謝你的支持!♥

  • 2014.05.30
  • Fri
  • 16:0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引用:はこちらから ♥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