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馴狼 00-04



 馴狼


00.

  「鍾仁,你快來看!」

  金鍾仁剛回到家放下背包和藥箱,就聽到邊伯賢急急躁躁的喊他過去。
  於是邊想著這不讓人省心的哥哥是不是又趁自己不在的時候捅了什麼簍子,一邊慢吞吞的脫著外套走過去。


 馴狼


00.

  「鍾仁,你快來看!」

  金鍾仁剛回到家放下背包和藥箱,就聽到邊伯賢急急躁躁的喊他過去。
  於是邊想著這不讓人省心的哥哥是不是又趁自己不在的時候捅了什麼簍子,一邊慢吞吞的脫著外套走過去。

  「喏,你看,」只見那人朝診療台上的一具龐大獸軀一撇尖尖的小下巴,「剛剛你出去的時候,有個阿加西背來的。」

  「看他那副鬼鬼祟祟的樣子、這狗又這麼大,肯定是打獵時不小心打到誰家的獵犬了吧!」
  「所以才這樣急急忙忙的跑掉了,我叫他反而還跑得更快呢。」……

  邊伯賢不滿的叨叨絮絮都成了他耳裡的背景音,金鍾仁慎重的看了看台上的那隻動物,然後又看了眼邊伯賢。
  「……哥,你真的覺得會有這麼大的狗?」他無奈的問。

  邊伯賢一臉茫然的回看著他,一張雙唇薄薄的小嘴也張了開來。

  「──這是狼啊、狼!」而且還是體型特別大的一頭。
  金鍾仁看著對面那人的嘴漸漸張成一個更大的O型,自己心裡的無奈感也跟著漸漸加深。

  如果依照邊伯賢的說法,那麼那位阿加西大概是因為在森林裡打獵時誤傷了現在已被列為保育類動物的森林狼,所以才把狼給背來了這裡、然後又那麼匆匆忙忙的逃走吧。……

  他邊這麼想著,一邊走到診療台邊彎下腰檢查那隻巨狼的傷勢。
  走近了才看見診療台邊放著手術用具的金屬架子上多了一枝染著暗紅色血跡的箭;金鍾仁嘴角抽搐著轉頭看邊伯賢。

  「……哥,是你把那枝箭從牠身上拔下來的?」

  「嗯啊。」邊伯賢點了點頭。
  「因為牠一直掙扎著去咬那枝箭、看起來很想把它弄出來嘛,我看牠那樣反而會一直拉到傷口所以才幫牠拿出來的……」那人的一雙小下垂眼看起來格外無辜。

  ……這人難道不知道貿然取出造成傷口的異物,反而會使出血情況加劇,甚至可能讓傷患失血過多不治嗎;再看一眼那神一般的包紮技術,金鍾仁簡直想給他哥跪了。

  ──不過,被這樣子胡搞,這頭巨狼也不知道是天生命不該絕還是純粹命硬,居然還沒翹辮子、反而止住了血,現在昏睡了過去。




01.

  金鍾仁從小喜愛各種大小動物,自從高職從動物保健相關科組畢業以後就跟著一位野生動物醫生在鄉下實習。適逢寒假,醫生要回家和兒子女兒共享天倫之樂,留下他在這段日子暫時照看小診所。

  邊伯賢是金鍾仁的表哥,寒假閒得沒處去,又不想回家和親戚人擠人、大眼瞪小眼,還要時不時被老爸老媽壓著脖子趴在地上行大禮,正好趁此機會假到鄉下幫忙金鍾仁之名、行從家中脫逃之實。

  鄉下好山好水好空氣,小村落裡的居民淳樸又和善;尤其因為家家戶戶大都有飼養著一些禽畜,於是對村子裡的動物醫生和小實習醫生也就格外倚重,連帶的對住在診所裡的邊伯賢也是特別的熱情。而且邊伯賢本身又是個活潑話多的孩子,才來沒幾天就和村頭村尾都混熟了,日子過得倒是舒適。
  那天意外救治的大狼恢復能力快得令人吃驚,才隔天,金鍾仁早上起床時已經看見牠搖著大掃把一樣拖在地上的毛尾巴、巴巴的跟在邊伯賢身後到處轉。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閉上眼、十秒,再張開時看見的還是一樣的場景,他才好不容易相信那不是自己的幻覺。

  這生物就分類學上來說絕對是狼沒錯,但牠現在的行為……
  根本和家犬沒兩樣嘛!

  金鍾仁翻了個白眼,原本還有些擔憂的叫邊伯賢別和那隻狼靠太近了、動物畢竟是有野性的;話才說到一半就發現巨狼黑幽幽的一雙眼睛像是在瞪著他,齒間還隱隱發出威嚇的低吼聲。

  又看了看那傢伙一轉身就一屁股坐在邊伯賢面前的地上,乖巧的仰著臉討摸,還不時用長舌頭舔得那人一手黏搭搭──
  「鍾仁,燦燦其實很親人,沒你想的那麼可怕的。」邊伯賢雖然皺了皺眉,把手上的口水胡亂抹回巨狼身上,嘴上卻還是不忘為牠說話。

  ──居然連名字都取好了,看來是還真打算當狗養著了。……
  金鍾仁又翻了個白眼。

  不過反正等寒假結束、邊伯賢回到首爾,這事也就可以做個了結;況且那頭狼可是保育類動物,本來就得確定牠恢復到受傷以前的狀態以後,才能再度野放、而且牠也真的還算溫馴,這段日子裡就這麼順著邊伯賢的意思,倒也不是不可。




02.

  邊伯賢幫巨狼取的名字是「Chanyeol」,在韓文裡的意思是「繁盛的果實」,是涵義非常好的名字。
  ……不過通常他都是「燦燦」、「燦燦」的亂喊一通就是了。

  金鍾仁說,動物長到異常的大小,就有點「成精」了的意味;一邊說,一邊擠眉弄眼的示意著硬要和邊伯賢窩在同一條沙發上的燦燦。

  巨狼對他齜了齜牙,然後又討好的拿自己毛茸茸的大腦袋拱拱邊伯賢的手。
  邊伯賢漫不經心的一邊搔著牠頸間的一圈毛,一邊回答說:「是嗎?那難怪燦燦這麼有靈性。」

  金鍾仁突然覺得一陣無言──靈性個頭啊!也不看看是誰幫牠的傷口換藥、給牠準備肉食的啊,這頭白眼狼就只顧著勾搭邊伯賢。

  和小鄉村比鄰的是一大片森林,村民們會在打獵季節開放時去打些野味;冬季時則鮮少有人到林子裡去。
  邊伯賢算是個例外──城市人難得下鄉,看什麼都新奇,找到時間就往林子裡溜。

  那天是村裡的家畜要打預防疫苗的日子,金鍾仁留在診所裡不能和他一塊去。

  看著歡快的跟在邊伯賢屁股後也要一起出去的那頭大型犬科動物,還煞有介事的要牠好好照看邊伯賢;金鍾仁話才說完,自己就覺得有點可笑──牠畢竟只是一隻狼啊──,可是那頭巨狼卻像是聽懂了他的話,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才又轉身小跑了出去。

  森林裡有座湖,湖面上結了層冰。邊伯賢倒也不是貪玩,是因為帽子被風給吹跑了、正巧掉在湖面上。他也是看位置還在湖邊,沒太往中心去,於是才小心翼翼的踩上了湖冰──
  然後就聽到輕微的「啵吱」一聲,完全來不及反應,人就直直掉進了湖裡。

  後來是巨狼把他給馱回家的。
  金鍾仁看見這一人一狼時,覺得自己的心臟簡直都要停了。

  邊伯賢的體質本來就偏寒,這下又沒事往接近零度的冰水裡泡,雖然即時被巨狼給救上來了,但仍不免有點失溫。

  從到家以後巨狼一直執拗的跟在邊伯賢身邊,直到金鍾仁把他哥──再次驗證,果然是很不令人省心的哥哥啊──打點好、換上溫暖的睡衣,安頓在床上的棉被堆裡,還是不肯離去。

  金鍾仁趕也趕不走,那傢伙也沒了平常和他對著幹的氣勢,只夾著尾巴可憐兮兮的哀叫,似乎自己也知道闖了禍──臨出門前金鍾仁明明還要牠好好保護邊伯賢的。
  最後金鍾仁只好無奈的招手要牠過去,用吹風機耐心的把糾結的長毛給一一梳開、吹乾,然後任由牠再次一溜煙跑進邊伯賢的房間,寸步不離的守著床。

  邊伯賢半夜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時,就看到一大團黑毛皮窩在床邊的地上。看他醒來,巨狼就站起身靠了過來,用濕潤的鼻頭拱拱他的臉,濕熱的舌頭也舔了上來。

  邊伯賢受限於躺著的姿勢無法躲避口水攻勢,乾脆伸手握住牠的吻部:「不是叫你別老是給我洗臉嗎……」
  聽他抱怨巨狼就乖乖的消停了下來,眨眨一雙黝黑的大眼看他。

  狼耳朵垂了下來,眼睛似乎也是濕濕的;如果眼前這傢伙是人的話,邊伯賢可以肯定對方一定是一副歉疚又沮喪的模樣。

  「呀,你剛剛該不會一直都趴在地上吧?」平常燦燦會睡在診所地上自己給牠鋪的窩裡。
  邊伯賢想了想,不禁失笑:「你這副贖罪的樣子是幹什麼……不是你的錯啊。」

  「──要不要上來一起睡?」他拍了拍自己身邊柔軟的床鋪。

  黑暗裡狼的眼睛似乎更顯發亮。
  邊伯賢還有些沾沾自喜的想,自己對牠總是「燦燦」、「燦燦」的喊,還真是沒叫錯呢。




03.

  隔天早上起床時,邊伯賢發現自己摟著一個身材高大、全身赤裸的獸耳少年。

  重點究竟是「赤裸」還是「獸耳」還是「少年」,他覺得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真是要命。

  為了確認那雙耳朵的真實性,邊伯賢對它們又拉又扯又摸又捏的做盡了虐待動物之事;以致金鍾仁進房間時,看到的景象就變成「表哥在欺負一個戴著獸耳的全裸男孩子」。
  ……聽起來真是夠變態了。

  少年一臉泫然欲泣的按著發紅的耳朵,鼓著腮幫子,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邊伯賢。

  雖然體型是很大一隻,可是長得大眼睛圓鼻頭,委屈時還會抿著嘴咬住下唇,怎麼看都是可愛的樣子;這種反差感讓邊伯賢下意識的就脫口喊了聲:「……燦燦?」

  下一秒就被比自己要高大許多的少年給用力撲倒在床上,狠狠的又親又舔、糊了滿臉口水。
  ……邊伯賢再次搞不清楚重點究竟是「赤裸」還是「獸耳」還是「少年」了。……

  目擊這一切的金鍾仁一個箭步上去,揪著狼……少年(不是電影名稱)的耳朵就把他給拽下了床。

  喔、對了,忘了說──
  金鍾仁從小就有點戀兄情結……好吧,這麼說是有點客氣了……
  他是有嚴重的戀兄情結才是。

  幸虧大概還真的被他給說中,體型長得異常大的動物大多有點「成精」了的意味:燦燦聽得懂他們說的話,只是對於發音還有些生硬不熟練;不過至少免去了一些溝通上的麻煩。

  看著另一隻體魄絲毫不遜色於自己的同種雄性生物光著身體到處晃,已經很刺激金鍾仁的神經、再看到那小子還死性不改的三不五時往邊伯賢身上掛,撒嬌的蹭他頸窩……金鍾仁在理智爆裂前把燦燦一把拖進自己的房間,決定先暫時借一套衣服給他。

  看著燦燦穿著自己的長褲,還侷促的露出一截腳踝的樣子,小金醫生的仇恨值被刷到一個新高點、不禁在心裡認真考慮用獵槍轟掉這不速之客的可能性──反正他現在可不是什麼珍稀的保育類動物森林狼了。
  村落裡人人稱讚老實善良又有愛的小金醫生陰惻惻的想。

  邊伯賢說,既然是人那就要取個正經名字。
  於是認真的翻著字典給他起了漢字的名字:「就叫燦烈吧,是燦爛熱烈的火焰的意思喔!」他對著乖巧的蹲坐在自己身邊的燦燦……喔不,現在是燦烈了,這麼說。

  「至於姓什麼……韓國人最常見的就是姓朴了,那就叫朴燦烈吧!」邊伯賢捧來了燦燦……嗯,現在是朴燦烈了──的臉,仔仔細細的看著他的眼睛說。

  金鍾仁有種想再次拽著朴燦烈的耳朵往後拉的衝動──這傢伙現在可不是狼·燦燦,而是人·朴燦烈了,邊伯賢你能不能有點自覺、不可以繼續用那種對待動物的方式對待他啊!
  還有、那頭狼是在臉紅個什麼勁啦!

  ……看來小金醫生今天的OS可是相當精彩呢。




04.

  聖經裡也說過,「人和動物最大的不同就是知道羞恥」──穿衣服這種事情,朴燦烈是打從心裡的無法理解。

  關於朴燦烈動不動就偷偷趁著沒人注意把衣服脫掉,相較於邊伯賢嚴格的「取締」和制止,金鍾仁其實倒是有點能夠理解對方野生的心,所以基本上只要不是連下身也脫光的話,他也就不怎麼管他……不過要知道現在他們可是在一月底的韓國江原道,朴燦烈似乎還沒有自覺自己已經失去了狼的溫暖毛皮,偶爾光著身子打噴嚏時,那副蠢樣總是讓金鍾仁忍不住想大肆嘲笑一番。

  邊伯賢很怕冷,把自己裹成了一顆小球準備要出門時,朴燦烈和金鍾仁幾乎是同時開口:「哥 / Baekie,你要去哪裡?」

  ……哦,對了,朴燦烈對他哥叫得那麼親暱,這一點也讓金鍾仁很不爽。雖然邊伯賢還特別解釋過是因為燦燦還不太熟悉韓語的發音,所以才讓他這樣簡單的叫自己──不管怎樣,反正,他就是不爽。

  「前村的李太太說今天要殺雞,讓我去拿一些雞肉回來。」
  邊伯賢如實回答。

  「我跟你一起去。」金鍾仁再一次和朴燦烈異口同聲,然後又暗自較勁的互相瞪了一眼。

  邊伯賢笑了出來。
  「啊,燦燦這樣可不行哦。」

  朴燦烈似乎是那種只要有一分的情緒,就會用全身心將其表現為最大值的類型──

  邊伯賢不禁覺得好笑,抬高手伸出手指撥弄那對鬱悶的垂了下去的深灰色毛茸茸耳朵。
  「燦燦要穿好衣服才能出門……還不快去?」他有些戲謔的笑著說。

  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頓時亮了起來。
  朴燦烈狂奔進目前他和邊伯賢共用的房間裡時,還差點絆了一跤──對了,邊伯賢覺得大概是因為從用四腳變成用兩腳行走,燦燦還不太適應,所以有時候才會顯得有些肢體不協調;但是就金鍾仁的看法,他面癱著一張臉表示認為對方不過是笨罷了。……

  對朴燦烈來說,扣釦子是一項莫大的挑戰:畢竟狼可是對「手指」這種精密的東西毫無概念的。
  心裡越是著急,手上就越是笨拙。

  邊伯賢跟進房間時,就看見燦燦正坐在床邊,一臉懊惱的揪著因為對錯釦眼而扭成了一團的襯衫。
  他忍著笑湊了過去。

  「Baekie……」朴燦烈看見他進來就委屈的喊了他一聲。

  那低沉的聲音和依賴的語氣,讓邊伯賢整個人從耳朵到半個身子都酥麻了一下。他裝作若無其事「嗯」的應了一聲,湊近去伸手幫燦燦解開扣錯的鈕扣、重新扣到正確的釦眼去。

  朴燦烈低著頭看他白皙細長的手指靈活的在自己身上──的襯衫上遊走,看著、看著,竟有些不明所以的目眩神迷。
  然後他乖乖的低下頭,讓邊伯賢替他戴上一頂煙灰色的毛線帽,把兩隻狼耳朵給嚴嚴實實的藏了起來。

  「穿好衣服就可以跟Baekie一起出門了」──這是朴燦烈對於人類生活新學到的一件事,對他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前村的李太太看到三個年輕帥氣的小夥子出現在自家院子裡時,笑得都快跟朵花一樣了。

  這種小地方有個特點,那就是每位村民──尤其是中年以上的婦女太太們──都練就了能夠將村頭到村尾家家戶戶每個人丁都給唱名一遍的神奇能力;對李太太來說,像朴燦烈這種陌生臉孔的孩子當然得盡快將他納入唱名系統裡才行。

  「哦……這個,是我二表哥。」金鍾仁眼皮也沒抬一下的就扯了個謊。

  李太太笑著說:「鍾仁啊,你們家真是好遺傳吶!」
  一邊把半隻油油亮亮的白斬雞都給裝進了袋子裡要讓他們打包帶走。

  朴燦烈在一旁看得狂吞口水;邊伯賢倒是偷偷翻了個白眼──要這真是遺傳的話,他們家的基因未免也太過千變萬化了吧……有那麼黑又一臉睡不醒的、有又高又長得喜慶還生了一雙桃花大眼的,還有自己這樣身高185的帥爆小夥。
  ……什麼,他有哪裡說錯嗎?是你聽錯了吧,邊伯賢表示。

  「小夥子你叫燦烈啊?」
  李太太問了,又自顧自的接下去說:「唉一古,長得可真帥!」

  朴燦烈遇到了生難字,偷偷用手肘撞了撞邊伯賢,小聲的問:「帥是什麼意思?」

  而人稱「語言的魔術師」的邊伯賢在略經思索以後,直截了當的回答了他:「就是會有很多漂亮的小母狼喜歡你的意思。」

  朴燦烈發出了恍然大悟的「哦──」一聲;可邊伯賢哪料得到那人接著會就這麼反問他──
  「那Baekie呢、你喜歡嗎?」

  還沒想好該怎麼回答,就被另一人給攬住了肩膀。

  「伯賢哥只喜歡像我這樣黑的啦。」
  金鍾仁滿臉不爽的說。

  邊伯賢愣了愣,笑了出來。


カテゴリー: EXO同人衍生  燦白 / 馴狼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