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狼 05-07

2014.05.11(Sun)

『 EXO同人衍生  燦白 / 馴狼』 Comment(0)Trackback-

05.

  「燦燦加油……!像剛剛那樣就可以了!」
  邊伯賢一邊說著,一雙手按在朴燦烈頭頂的兩隻毛耳朵上使力。

  朴燦烈也是一臉很努力的模樣、又是皺眉又是抿嘴的,腮幫子也鼓得圓圓的──

  金鍾仁走進邊伯賢的房間時看見的就是這麼幅景象。
  「……你們在幹麼?」對自己這表哥的種種耍寶行徑早已見怪不怪,於是他還算鎮定的問。


05.

  「燦燦加油……!像剛剛那樣就可以了!」
  邊伯賢一邊說著,一雙手按在朴燦烈頭頂的兩隻毛耳朵上使力。

  朴燦烈也是一臉很努力的模樣、又是皺眉又是抿嘴的,腮幫子也鼓得圓圓的──

  金鍾仁走進邊伯賢的房間時看見的就是這麼幅景象。
  「……你們在幹麼?」對自己這表哥的種種耍寶行徑早已見怪不怪,於是他還算鎮定的問。

  「把耳朵收起來!」
  一人一狼倒是很有默契的同聲回答。

  ……金鍾仁表示一定是最近工作量略大,果然老醫生不在還是不行啊……他怎麼突然覺得頭有點痛。

  邊伯賢看他一臉要吐槽的樣子連忙解釋:「剛剛燦燦的耳朵真的不見了!」
  「剛剛我在床上打電腦,他躺在我腿上睡午覺,我要摸他耳朵的時候就發現他的狼耳朵突然不見了、變成跟人一樣的耳朵了!」

  ──嗯,也不是完全正常的耳朵啦、……其實是有一點尖尖的、像精靈耳朵一樣?
  不過這大概就跟他同學暻秀的嘴唇是愛心形狀、鍾大的眼睛長得像駱駝一樣,可以視為某種個人特色吧。……邊伯賢想。

  金鍾仁被邊說還邊帶動作示意的哥哥給萌了一臉、只差沒自己腦內CG一下給他加上兩隻小白狗耳朵;他過了半晌才意識到重點──朴燦烈剛剛居然躺在他哥腿上睡覺……呃不對,是朴燦烈的狼耳朵剛剛消失了一小段時間。

  不過後來怎麼弄也沒再成功的讓狼耳朵縮回去、長出人(精靈)耳朵來,他們也就只好放棄了。

  安慰沮喪的燦燦最好的方法就是吃肉。
  所以他們決定晚餐吃烤五花肉。

  作為一頭大型的肉食動物,朴燦烈對肉類來者不拒,但是在餐桌上常常看著蔬菜發愁。
  那種綠綠的葉子……「我不吃那個。」他頭一撇,固執的表達自己意見。

  等你便秘你就知道──相較於金鍾仁這種看好戲的心態,邊伯賢倒是拿生菜包了肉,就往朴燦烈嘴邊遞:「燦燦,啊。」

  朴燦烈睜大了眼睛,盯著那五隻細白的手指、圓潤的指尖和光滑的指甲……他突然間覺得餓得不得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雖然討厭蔬菜,但還是乖乖的張嘴讓邊伯賢稍嫌粗魯的把菜包肉塞進了他嘴裡。

  邊伯賢的手指不經意的碰到他的舌頭,好像有種非常好吃的味道在舌尖漫開。

  當邊伯賢第五次氣急敗壞的抱怨燦燦老是搶他手上的包肉吃,對面的金鍾仁表示不知道能不能用筷子射殺那頭對他哥心懷不軌的大尾巴狼……

  而朴燦烈只是單純的覺得,自己好像生病了──
  這種慾望無法滿足的空虛感,吃再多肉也無法填滿。而且他很明白自己這股渴望佔有的慾望是從何而來。

  怎麼辦……可是,Baekie是不能吃的啊。如果喜歡得不得了的話,該怎麼辦?
  他懊惱的咬著唇,偷偷用眼角覷著身旁的那人。




06.

  某天邊伯賢又應了隔壁金爺爺還是附近權大伯的邀約去湊人數打花牌;朴燦烈正屁顛屁顛的要跟在他身後一起出門,卻被金鍾仁一把抓住後衣領揪了回來。
  朴燦烈雖然不樂意和邊伯賢分開,但是聽金鍾仁說是有體力活要他幫忙,也就乖乖的留了下來。

  「我會早點回來的,燦燦你要和鍾仁好好相處啊!」邊伯賢笑著戳了戳他頭頂尖尖的灰色狼耳朵。

  朴燦烈下意識的伸手按住了耳朵──動物的耳朵本來就是敏感的部位,偏偏對方就是喜歡這樣逗弄他──,然後不情不願的點了點頭。

  等到邊伯賢一出門,金鍾仁就步步逼近的把他給逼進了牆角;朴燦烈一臉的莫名其妙,還沒來得及開口問一句「你幹麼」,倒是對方先開口了──

  「你喜歡伯賢哥?」

  「嗯。」朴燦烈無意隱瞞……反正這事大概有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
  倒是他回答得太過乾脆,反而讓金鍾仁覺得有點鬱悶。

  他重振精神,繼續追問:「為什麼?」

  而朴燦烈想也沒想的回答:「因為Baekie救過我啊!」

  ……金鍾仁表示滑倒。
  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雖然邊伯賢當時是出於好意沒錯,但那麼殘暴的處理手法,別說是「救」他了、根本是差點害死他好不好。……他後來越想就越覺得,大概是因為朴燦烈不是普通的狼吧,否則大概早在他哥手下魂歸西天了。

  「他連止血都不會止。」金鍾仁毫不留情的吐槽。

  朴燦烈怔怔的咬著嘴唇看著他。
  雖然很肯定的回答了對方,可是又隱約覺得好像不只是因為這樣的。

  還是狼形的時候,自己就只願意讓邊伯賢肆無忌憚的碰觸;前幾天有客人來診所,帶著自家的獵犬來做檢查,一走進前院他就本能的朝那一人三狗齜牙、發出挑釁的低低釁吼,結果被邊伯賢給狠狠捏了耳朵,要他回屋子裡去待著。即使如此朴燦烈也只是覺得委屈,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生悶氣時,邊伯賢過來抱了他一下,自己就不怎麼生氣了。

  邊伯賢的身上有一種會讓他變得很餓的味道──但那又不是真的「餓」,至少不是以往用食物就可以填飽的餓。不滿足的感覺讓他覺得難受,可是他想不通,為什麼明明會讓他感到難受,自己卻還是那麼喜歡邊伯賢。
  總覺得,好像再接近一點……如果可以再更近一點,或許就不會難受了吧。

  「……那,為什麼你會變成人的樣子?」金鍾仁好奇的又問。

  原本以為自己大概問了個對方也不明所以的笨問題,可是朴燦烈卻毫不遲疑的回答了他:「因為和Baekie一起睡覺吧。」

  金鍾仁撇嘴表示睡個頭,誰和我哥睡覺都輪不到你跟他睡覺。……
  ……不對重點好像又錯了。

  一回神過來就對上朴燦烈異常認真的視線。
  「鍾仁吶,如果你是擔心我對Baekie不好的話,那你大可放心,」

  「──狼一生只認定一個伴侶,我會對他很忠誠的。」

  傍晚邊伯賢回家時帶了炸雞回來。
  聽說是權大伯的女兒今天從城裡回來,特別指明要帶給小金醫生的。雖然名義上是感謝小金醫生之前某次妙手回春,救回了他們家集體食物中毒的十隻母雞;但是年輕少男少女之間的事大抵也不脫那幾件……邊伯賢笑得一臉賤兮兮,鐵口直斷他們家黑孩子肯定是春天到了。

  金鍾仁打開炸雞紙盒,發現裡頭的雞翅和雞腿連袂失蹤──
  一轉頭,毫不意外的看見邊伯賢一手抓著雞翅啃,一手拿了雞腿去逗朴燦烈。

  「燦燦,想吃嗎?」

  那張白白軟軟嫩嫩的小臉笑吟吟的看著他問。
  朴燦烈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朝他靠了過去。

  邊伯賢看著他挨到自己身邊來,於是自然的把手上的雞腿轉了個方向、就要餵到他嘴邊;當他終於發現對方的動作似乎不太對勁時,已經來不及後退了──

  朴燦烈一口親上了他的嘴,扎扎實實的含住他的嘴唇、還輕輕的吸吮了一下才放開。

  邊伯賢驚呆了。
  過了幾秒才強作鎮定的搬出「飼主」的架勢,教訓燦燦不可以這樣隨便亂親人。

  朴燦烈有點不滿:才不是隨便、也不是亂親呢。
  他看著那雙淺粉色的薄唇一張一合,慢慢的就聽不見邊伯賢說些什麼了,只覺得,好像自己的心神都要被那張小嘴給吃了進去……

  ──好餓。

  還是好餓。
  他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想。




07.

  邊伯賢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和燦燦解釋「寒假」和「大學生」的意思、還有自己的寒假就快要結束了,要離開這裡回去首爾的這件事。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朴燦烈不開心;這種鬱鬱寡歡的氣場太過強烈,就連這兩天在診所裡「住院」的,隔壁李大伯家的大黃狗也受到影響的整天哀哀叫。搞得小金醫生差點不顧醫德的給牠來一針鎮靜劑。

  雖然邊伯賢保證只要有時間就會回來找他,但是該說動物的直覺比人類更敏銳嗎、這種沒有幾分確定性的承諾,或許騙得了小孩,卻騙不了朴燦烈。

  於是他變本加厲的黏著邊伯賢。原本就喜歡跟在他身邊的燦燦,這下子更是三不五時的會從他背後冒出來,有時候是抱他、有時候蹭著他不肯走,有時候只是把鼻子埋在他頸窩裡嗅嗅。

  說不上會為此感到困擾,倒是看著朴燦烈那副患得患失的樣子,邊伯賢自己的心情也跟著不好受了起來。

  邊伯賢和金鍾仁這對表兄弟,彼此之間最相似的地方大概就是廚藝水準了──餓不死,但做出來的東西也絕對算不上好吃。
  偏偏鄉野地方,左鄰右舍看他們三個年輕人既沒有菜園子、家裡後院也沒有養禽畜,便常常會拿些蔬菜、雞蛋,或是肉類來給他們敦親睦鄰一番;於是即使手藝不怎麼樣,邊伯賢和金鍾仁還是硬著頭皮輪流下廚了。

  金鍾仁出診了還沒回來,邊伯賢在廚房裡忙碌準備晚餐時,朴燦烈也跟在一旁。
  原本邊伯賢不以為意,直到他發現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燦燦的呼吸聲比平常要顯得粗重而紊亂,還有,不斷頂著、蹭著自己的位置……好像、也不大對。他下意識的轉過頭去,視線下移……
  「燦燦吶,……」他喊了對方一聲,然後自己也覺得詞窮,於是只是錯愕得拼命眨著一雙小下垂眼盯著他看。

  身材偉岸的朴燦烈,顯然某個部位也是同樣的偉岸。他的褲襠處已經撐起了一包明顯的隆起,而且還不斷的用那裡磨蹭著他的後腰。
  ……邊伯賢覺得自己被摩擦的身體部分都快熱得燒起來了。

  他手裡還僵硬的拿著鍋鏟,一邊快速的在心裡以「犬科動物」、「發情」這兩組關鍵字進行搜索──可是他媽的、就說了邊伯賢從小就在都市裡長大,大學讀的也是國貿相關科系,他絞盡了腦汁也只能模糊的想起,小時候金鍾仁家養的小狗總愛抱著他的小腿幹而已……

  可是金鍾仁家的小紅貴賓怎麼能和朴燦烈比呢?

  他一低頭就又看見更不得了的事:大概是被不得抒發的生理本能給憋得難受,朴燦烈的手居然已經滑到了胯間、褲襠也解開了一半。

  那雙濕潤的大眼睛裡面滿盛著慾望,微微瞇了起來看他,半張著喘氣的嘴裡還能看見若隱若現的舌尖。

  邊伯賢頓時升起了莫大的危機感。
  好像這才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傢伙是狼啊」、那股帶著侵略性的氣息可不是開玩笑的──自己好像真的會被他給拆吃入腹。

  他一時有些慌了手腳,於是沉下聲音喝斥:「燦燦不可以,把褲子穿好,去客廳坐著。」

  「Baekie,我……」朴燦烈想說些什麼卻又被他嚴厲的眼神給逼退,過了一兩秒,還是一如以往順從的按照他的話乖乖去做。

  燦燦的順服讓他鬆了口氣。
  可又忍不住頻頻探頭往客廳看去;只見那人盤起了腿,高大的身軀彆扭的擠在沙發上。腦海中不斷回放剛剛他明亮的雙眼暗了暗、垂下了頭,拖著腳步緩緩走開的樣子。……

  邊伯賢覺得比剛才更難受了。
  想了又想,最後還是草草關了爐火、擱下鍋鏟往客廳走去。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 Forest ::
▼ :: Latest ::
▼ :: Categories ::
▼ :: Comments ::
▼ :: Search ::

pagetop ↑

Copyright © 2017 鴆癮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 Designed by yuca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