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

馴狼 08-09 (fin.) (*)


08.

  朴燦烈覺得很迷惘──無論是邊伯賢要丟下他離開了的這件事,還是自己對他日漸強烈的佔有欲。

  以一頭狼來說,一個月以前被誤傷、送到金鍾仁實習的診所時,他才剛剛成年,正是要開始尋找伴侶的年紀;離群之後便沒了學習的對象,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他也只是懵懵懂懂。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什麼特別不好的事,Baekie才會那樣沉下臉色的對他說話──這可是第一次啊,之前就算是故意和小金醫生唱反調,那人頂多也只是揉揉他的耳朵、要他「別老是逗鍾仁」──
  可是這次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08.

  朴燦烈覺得很迷惘──無論是邊伯賢要丟下他離開了的這件事,還是自己對他日漸強烈的佔有欲。

  以一頭狼來說,一個月以前被誤傷、送到金鍾仁實習的診所時,他才剛剛成年,正是要開始尋找伴侶的年紀;離群之後便沒了學習的對象,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他也只是懵懵懂懂。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什麼特別不好的事,Baekie才會那樣沉下臉色的對他說話──這可是第一次啊,之前就算是故意和小金醫生唱反調,那人頂多也只是揉揉他的耳朵、要他「別老是逗鍾仁」──
  可是這次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努力的想了好一陣子:大概是因為邊伯賢要走的事搞得他最近心神不寧的,方才那人身上的氣味和食物的香氣混合在一起,又讓他覺得好餓──就是那種吃再多食物也無法填飽的、奇怪的飢餓感──,然後身體變得好熱、意識也跟著變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往邊伯賢身邊蹭。……

  只是因為單純的喜歡著,所以才這麼做的。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才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
  難道是因為Baekie要走了,所以才不喜歡他靠近嗎?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朴燦烈就沮喪的垂下了一雙煙灰色的尖尖狼耳朵,把臉埋進了屈起的雙膝之間。

  還在難過的發著呆,突然耳朵上傳來涼涼的觸感、手指溫柔的碰觸讓他的耳朵一下子豎了起來;他連忙抬起頭來──
  果然、會這樣玩弄他的耳朵的人就只有邊伯賢啊。

  「Baekie……」他一張口就不禁委屈的喊對方名字。

  邊伯賢有些無奈的在他身邊坐下。劈頭就叨叨絮絮的對他說起了人類的禮儀──
  「燦燦吶,你可不能看到誰都這樣亂蹭……會出大事的。」他語重心長的說,還不忘舉例解釋:「要是在路上看到漂亮的女生,你這樣會被當作變態啊、變態;如果是等等鍾仁回來了,你也這樣對他……」

  ──大概會被金鍾仁宰掉、或是抓去無麻醉結紮吧?
  邊伯賢想想那畫面,不禁抖了一下。

  朴燦烈聽他這麼說心裡就一陣堵。
  「才不會對別人這樣……!」又心急又煩躁之下,語氣也不由自主的重了一點。看見邊伯賢有些驚訝的神色之後,便又委屈的放低了音調:「……是因為喜歡你……喜歡Baekie啊。」

  邊伯賢愣了愣,自己也沒注意到自己臉上頓時柔和了不少。
  還來不及糾結燦燦說的「喜歡」是哪種喜歡,只見對方身體一動,原本以為會像以往一樣、被那隻大動物給過度熱情的撲抱住;可是卻沒有。

  大動物像是很努力的按捺住自己的衝動,雙手撐在沙發邊扭啊扭的,問他:「可以抱抱你嗎、Baekie?」
  ……聽他語氣好像只要自己拒絕就會一下子哭出來似的。

  邊伯賢自認不是個特別喜歡動物的人──比起金鍾仁可差得遠了──,可是、有誰能夠拒絕有著一雙那麼好看的濕潤大眼睛的燦燦呢?
  他才微微點了點頭,就被身邊那人給猛然撲倒在沙發上。

  一得到了允許朴燦烈就熱切的湊過來親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聽了他的「告白」還是怎地,總覺得燦燦的親吻也變得不太一樣……好像特別的熱、就連壓在自己身上的那具高大身軀也是如此。

  大腿被什麼硬硬熱熱的東西給頂住時,邊伯賢才後知後覺的再度想起對方還在發情中的事實。
  他在心裡鬥爭了好一會,嘗試說服自己「這就跟小時候金鍾仁家的萌古沒有兩樣」;同是雄性動物,他也知道憋著可不好受啊、於是原本下定決心就讓他蹭蹭大腿,大概射過一回也就沒事了……
  ──可是、眼前的朴燦烈分明和萌古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頂在他腿上那玩意的大小和熱度、還有輕輕撲在耳邊混著熱氣的喘息,在在都讓邊伯賢很想退縮逃跑。

  不只是因為害怕被怎麼樣,而是覺得,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對方接下來會做出什麼反應、事情超出掌控的發展很可怕。
  於是下意識的又想推開朴燦烈;對方發出一聲模糊的嗚咽,蹭著他的動作沒停、反倒是更急切的親吻著他的脖子──

  感覺好像整個身體都麻掉了。
  其實如果自己再表現得更強勢一點,他有把握燦燦還是會乖乖停下來的;但是那聲又急又慌的嗚咽偏偏戳得他心軟。

  牙一咬,他索性伸手去解朴燦烈的褲頭;原本是打算用手幫他快點釋放出來的,可下一秒就發現對方也如法炮製的開始不安分的拉扯著他的褲子。邊伯賢嚇了一跳,但看燦燦接下來也沒什麼更過分的舉動,就又想乾脆隨他去了。

  朴燦烈只是依循本能的在他腿上蹭著;倒是敏感的大腿內側被別人的私密部位這樣火辣辣的摩擦著,邊伯賢覺得自己很不好。……
  原本黏糊糊的落在他頸間的親吻和舔舐轉移陣地來到了唇上,他不禁有種嚴重的缺氧感。

  還在暈暈乎乎之間,也不知道時間確切經過了多久;當燦燦突然低吼出聲時,邊伯賢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腿間一熱。

  「總算結束了」和「搞什麼啊、就這樣把老子當充氣娃娃嗎」這兩種想法複雜的在他的大腦中來回衝撞……雖然說有後者這樣的感受讓他恥得很想搧自己兩巴掌──不然你還期待什麼嗎喂。

  雙腿還開開的躺在沙發上兀自緩不過神來,邊伯賢突然就感覺到大腿上有什麼溼溼熱熱的東西滑過──
  他有不好的預感,低頭一看,深深覺得自己果然是鬆懈得太早了。……

  「燦燦、你你你你不要舔啊──!」

  朴燦烈無辜的抬眼看他。
  在動物的概念裡,身體如果弄髒了本來就是要舔乾淨的,實在不懂Baekie為什麼反應這麼大。……

  邊伯賢差點一腳踹開他,從沙發上跳起,三步併作兩步的往廁所衝去──該死,居然被舔了兩下大腿,原本只是「有點感覺」的小伯賢就乖乖起立站好了。
  他坐在馬桶上低頭也不是、只好抬頭無語問蒼天。

  稍晚金鍾仁回家時一開始是沒察覺到任何異樣的,甚至還覺得比起前兩天診所裡因為某大型動物而起的愁雲慘霧,今天的氣氛似乎還比較歡樂一點、至少李大伯家的大黃狗總算停止哀哀叫了。……

  直到吃晚飯時三人坐在餐桌前。
  他一眼看去總覺得哪裡不對、多看幾眼才猛然驚覺:「燦烈啊,你的耳朵怎麼……」變成精靈耳朵了──
  ──不對,是怎麼變成人的耳朵了。

  聽到金鍾仁的發問,奇怪的是邊伯賢一下子很可疑的低下頭猛扒飯、側臉和耳根子看起來隱隱約約有點紅;倒是朴燦烈看起來是這兩天以來難得的心情大好:「因為要跟Baekie在一起呀,所以就變了。」

  ……作為從小喜愛著各種大小動物、各種動物變人的相關題材輕小說(咦)也默默看了不少的小金醫生,看著眼前這一情況立刻就心領神會了些什麼。

  於是他再次心生拿筷子射殺珍稀動物·森林狼朴燦燦的想法。




09.

  寒假結束之後,邊伯賢回到了校園裡。
  奇怪的是,他一改以往的歡脫中二小白路線,只差沒用邊式rap宣告一句「yo,哥現在是微憂鬱的文藝青年style」……如果他這麼做那倒是還顯得正常一點。

  一開始他還被金鍾大和都暻秀嘲笑說是收假症候群比寒假作業寫不完的小學生還要嚴重,後來這情況持續了一個禮拜、兩個禮拜、三個禮拜……之後,小夥伴們開始有點擔心下了課後回到分租的房子裡,安安靜靜看動物頻道的邊伯賢。

  看什麼動物頻道啊,至少該看這個吧──都暻秀拿出珍藏的網球王子動畫、金鍾大則是試圖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以往他們兩人最愛邊看邊毒舌的歌唱選秀節目上,可是最後都金二人都無功而返。

  那個什麼森林狼特輯都已經重播過一百次了,但就算再重播第一百零一次,他們深信邊伯賢還是會準時釘在電視機前收看。
  小夥伴下鄉一趟到底是中了什麼邪,都暻秀和金鍾大表示深感擔憂。

  儘管如此日子還是要過。

  當他們收到俊勉哥下達的指令──「去校門口接到加拿大交換了一年回來的吳亦凡學長」,三人還是屁顛屁顛的去了。

  理由沒有別的,因為白富美的系學會會長金俊勉開了金口,答應要請他們一起吃一頓晚餐;此話一出,就連莫名消沉了一個多月的邊伯賢都顯得有些小小的振奮。

  那天下午邊伯賢、金鍾大和都暻秀三人早早就到了離校門口最近的建築物去待命(因為不想曬太陽),選好了二樓可以清楚看見門口動態的位置,三人排成一列、把腦袋擱在矮牆上,無聊的邊有一句沒一句的互相打著嘴砲,一邊不時往校門的方向張望。

  遠遠的看見似乎有個高個子往校門的方向走來。
  邊伯賢瞇起了眼。

  「啊、來了,是Kris哥吧!」都暻秀似乎也發現了那身影。
  金鍾大甚至已經興奮的朝對方揮起了手。

  都金二人一開始還拉著邊伯賢連蹦帶跳的奔下樓──他們才不是為了免費的大餐而雀躍呢,是因為太久沒看見來自銀河的……呃、不,是神一樣的Kris哥所以很開心好嗎──,可金鍾大原本還勾著邊伯賢的一手卻突然被掙開;他疑惑的往自己空了的左邊一看,只見對方已經快步超越了他和都暻秀,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

  而此時正站在校門口擺pose引人圍觀……呃、不是,是正迷茫著等人來接的吳亦凡也看見了那幾個小小的……呃不,是偉岸的身影;看著邊伯賢率先往這走來,他高興的朝對方揮了揮手。
  還出聲喊了對方:「伯賢吶,……」
  然後看著那小傢伙目不斜視的快步從自己身邊掠過。

  ──這是演哪齣?哥哥我不過去了一年加拿大也沒偷整形,這小子就這樣不認哥了嗎。
  吳亦凡站在那當場就傻了眼。

  邊伯賢還在繼續往前走。

  要是他剛剛在樓上沒看錯的話,那個高大的身影分明就是……可是那人又怎麼會在這裡?
  急著找人、驗證自己方才的驚鴻一瞥,邊伯賢的心裡都亂成了被小貓胡亂抓過的毛線團,一時之間也沒那心思去留意別的人。

  他在校門外張望了一會。
  看見那人的瞬間,不由自主的心臟一滯,像是被誰給捏住了一樣。

  自從邊伯賢走了以後,朴燦烈在鄉下待了半個月就開始坐不住了。

  金鍾仁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就覺得煩,連之前兩人經常性的鬥嘴都覺得變得沒趣;再加上或許是還保有著一點森林狼的野性,其實朴燦烈對其他人並不怎麼親近,之前黏著邊伯賢撒嬌賴皮的歡脫勁兒沒了,倒是多了一些謹慎和戒心──這樣一來,少了大蠢狼的真人版卡通可以調劑生活,小金醫生覺得自己的損失可大了。

  幸好春天是獵雉雞的好時節,朴燦烈在打獵這件事上倒是很靠譜的──廢話,也不看看人家以前是靠什麼吃的。村民們漸漸發現了這小夥似乎有種奇特的直覺、總是能找到最多最肥美的雉雞群,於是隔三差五的輪著來喊他進林子打獵去。
  朴燦烈在大家口中也從「小金醫生的親戚」,變成了「打獵厲害的小夥」;算是在這個村子裡慢慢占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生活日漸順遂,可儘管如此朴燦烈還是不開心。

  金鍾仁某天看著他把腦袋擱在沙發椅背上、自己高大的身軀跪在沙發後的地上,雙手無意識的往椅墊上胡亂拍著節奏;他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

  ──「你想上首爾去找伯賢哥嗎?」

  剛好吳村長的小兒子今年剛考上大學,上的還正好是和邊伯賢同一所學校。
  吳世勳同學和金鍾仁同歲,外貌長得一臉高冷小王子樣,可其實除了有點怕生以外個性倒是挺好相處;也因為同年紀的緣故,和小金醫生成為了好朋友。

  正好吳世勳這週末回來鄉下老家一趟,於是金鍾仁就商請好友帶朴燦烈一起去首爾;吳世勳在吃了一頓野味大餐之後,擦擦油光閃亮的嘴,二話不說的一口就答應下了。

  跟著吳世勳來到他和邊伯賢的學校,朴燦烈站在大門前,突然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
  一個多月沒有看見Baekie,他覺得又興奮又不安──腦袋瓜裡一下想起那人漂亮的手指撥弄他的耳朵時溫柔的微涼觸感、一下卻又想起在邊伯賢要走的前幾天,那天晚上那人在廚房裡沉下聲音喝斥他的樣子……雖然後來Baekie原諒他了、兩人似乎又有了更近一步的進展,但還是想起來就有一點難過。

  吳世勳看著身邊那位大個子一下害羞的捧臉傻笑、一下又皺眉抿嘴垂頭喪氣的,不禁覺得有點毀三觀:他還以為這位是小村落裡十幾年來難得一見的帥氣獵人哥哥,殊不知原來不過是個傻瓜哥哥啊……不過吳同學大概不知道,其實他才沒有資格說人家呢;畢竟在別人眼裡,他自己身上也存在著高冷小王子和中二小屁孩的微妙反差感啊。

  犬科動物的嗅覺比視覺要更敏銳──這點即使朴燦烈變成了人也沒有改變,大老遠的他就聞到了那股好聞的氣味。

  是邊伯賢的味道,正在朝自己靠近。

  看著那人氣喘吁吁的小跑到了自己跟前,朴燦烈還有種像在作夢似的感覺。
  心跳已經快得像是下一秒就要承受不住的爆炸一樣,可是他卻緊張得一動也不敢動,腦袋裡不斷的回想起出發前小金醫生曾經再三囑咐過,要他千萬不可以一見到Baekie就撲上去、說是這樣或許會造成他的困擾……

  邊伯賢張著嘴喘氣,神色裡有著驚訝和一些朴燦烈無法辨認的情緒。

  他趕在對方之前開口:「Baek……伯賢xi。」
  ──差點就叫錯了,金鍾仁後來說一開始邊伯賢是顧慮到他不好發音,所以才讓他「Baekie、Baekie」的喊,又說現在既然他韓語已經說得順口了,那就應該好好叫他的名字。

  聽到那低沉淳厚聲線的瞬間,邊伯賢差點就克制不住的想往燦燦身上撲去──雖然,呃、那個稱呼讓他聽得有點耳痛──
  事實上,他也不過多忍耐了一秒。

  「燦燦!」他張開雙臂用力的抱住了眼前那人高大的身軀。

  旁邊的吳世勳翻了個白眼,敢情他是搭起了一座鵲橋好讓牛郎(狼)織女能夠見面嗎。
  一路跟在邊伯賢後面的都暻秀露出驚恐臉──不對,都都本來就長那樣。

  整理整理好激動欣喜的情緒,邊伯賢這才察覺情況不太對,正想悄悄鬆開手、故作鎮定的問問對方怎麼會在這;可這下換燦燦不願意放手了,發了狠似的用力把他揉在懷裡。

  唯一還記得金俊勉吩咐的金鍾大接了吳亦凡之後連忙過來一起湊熱鬧,還在旁邊三三八八的下了註解:「我們伯賢的男朋友長得真好啊。」

  「原來是交了男朋友。」
  「難怪回來之後魂不守舍的。」

  都金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調侃也就罷了,就連久未見面的吳亦凡學長也開尊口說了一句:「哦,伯賢啊,恭喜你。」……

  這下丟臉可丟大了、為什麼自己會一時衝動犯這種蠢啊……
  邊伯賢心裡吶喊,更用力的把頭往朴燦烈懷裡鑽了鑽,心想乾脆就這樣一輩子都別出來見人算了。

  耳邊聽著燦燦傻兮兮的笑聲,和友人們賤兮兮的各種逼問「交往過程」──到底是誰教了燦燦這種東西?為什麼他可以那麼自然的說出「我跟伯賢在一起」這種鬼話──

  而自己、居然也沒有想要否認的想法。
  邊伯賢很乾脆的放棄了抵抗。

  ──乾脆,就這樣子一輩子也別再放開了吧。






2014 Happy Birthday to BaekHyun // 馴狼
fin.

2014.05.11 12:32PM
─────────────────────────────────────────────────────

カテゴリー: EXO同人衍生  燦白 / 馴狼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

COMMENT-FORM

SECRET

R ⇒

發情大狗狗(X)狼(O)朴燦燦為什麼如此的惹人憐愛!
感覺就是無法拒絕他啊嗚嗚TVT
朴燦燦果然還是在邊哥身邊才會有人類的感情(?)
畢竟令他變得像人類的人就是邊哥啊,在其他人面前就變得有戒心什麼的好戳喔TVT 好有那種邊哥就是他世界中心的感覺(?)
一輩子在一起吧在一起吧TVTTTT

小金醫生的吐槽果然還是好搶戲XDDDD 吳村長的兒子也XDDDDDDDD
就連都金兩位也十分的形象鮮明啊哈哈看到網球王子那邊我爆笑了XD
這一篇真的好治癒啊♥ 好喜歡裡面的吐槽和好搶戲的小金醫生XD
作為生賀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謝謝毒鳥兒寫了這麼可愛的文(比哈特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狗和狼一樣是犬科嘛,所以w (?)
惹人憐愛XDDDD 要是狠狠拒絕他的話反而會覺得邊邊是壞人吧。
(邊: 靠)

你注意到一個沒人提過的點耶TvT 好開心喔
這篇裡狼燦燦會變成人完全都是為了邊哥,所以自然所有親慕的感情也都是圍繞著邊哥而生
在別人面前就依然是一匹野狼(?) XDD
如果繼續寫下去的話說不定可以變成一個很虐的故事(X)

網球王子成功戳中好幾人的笑點,真是深感榮幸♥
吐槽好像才是我本業(X) 從癡漢開始就是這樣(?)
謝謝你喜歡喔♥ (也比哈特)

  • 2014.05.14
  • Wed
  • 00:1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肂肂 ⇒

馴服其實是一種社會化的過程,順從著什麼、聽令於什麼。

整篇看來,燦燦正在社會化而且很成功。

剛開始根本是雛鳥情結作祟吧初戀什麼的最是深刻,也有可能少年狼(這部影集好好看(?))被伯賢的美貌給迷住了(錯

接受名字是第一步社會化。

其實我覺得名字這種東西真的很微妙,因為他代表了你這個人,而且取名是一種親密的表現。

而在本性上,小金醫生會那麼驚訝燦燦燦和伯賢這麼親近是有原因,因為在狼的年齡增加,仇外性會升高,更難容忍陌生者。但是狗會主動與人類形成社會連結,但狼只有在沒有成年狼存在時,幼狼才有可能與人類建立社會連結。燦燦根本就是成年狼啊!!所以說被迷惑的可能性又增大了(欸欸欸

本能的對其他雄性感到威脅這點也很可愛,狼是高度領域性的動物,伯賢根本被他圈成領地裡的一份子了(不是這樣解釋的好嗎

變人也是社會化,我們在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角色,而燦燦從動物變成人類這不就是改變了他自己的角色嗎?還有赤裸、獸耳還有少年根本就是超犯規!!

本能運動是一種弱反應,它會被一種弱刺激,即是少量的能量所激發。即使變成了人類,本能還是不會改變的。這點在文裡都可以找到很多蛛絲馬跡,從不穿衣服到被伯賢吸引,這都是一種本能。雖然行為模式還是複雜許多......

若本能運動長時間不被執行,「該生物個體就會激動不安,而且會被迫使去積極尋找能激發該本能運動的刺激。」這種行為為欲求行為(appetitive behaviour)<1937,Konrad Zacharias Lorenz>

人的人格是由本我、自我和超我所組成,本我是自我和超我發展的基礎,是有關生理需求也就是馬斯洛金字塔的底層,人和動物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有"超我"這種有關道德規範的精神面在牽制著但是動物可沒有啊,發情在我看來就是欲求行為這一回事,我們能壓抑但是動物卻不行而且燦燦還是個懵懂的年輕狼,不管在哪個社會都是新生。

而燦烈社會化只為了一個原因-邊伯賢,這感覺好像我們為了得到大人稱讚去做的一些改變,也很像情侶交往之後改變很多習慣一樣,這樣單方面的改變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可是改變的源頭沒有什麼反抗的接受了,只能說這是好事吧!

  • 2014.05.14
  • Wed
  • 06:55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alie ⇒

是燦白啊啊啊啊!!!!!!!
好可愛的燦烈啊過來姐姐抱(走開
摸耳朵什麼的完全萌
我一直在等待伯賢被狼燦吃掉的那一刻結果整篇是小清新嗎XD

太喜歡你的文章了!你筆下的邊賢賢小傲嬌性格漏無遺啊XD

  • 2014.05.15
  • Thu
  • 11:24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好專業阿肂肂v-405
果然等待是值得的XDDDD

其實,我真的沒打算把這篇寫得太深 orz
所以看到這麼深刻的剖析(?)讓我有點不安(幹)
馴服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有趣也很迷人的概念
就像小王子和狐狸的那段對話一樣w (原文確切我不記得了啊哈哈哈)
在我看來,馴服也不只是發生在飼主和馴養的動物之間
人和人之間的互動也像是一種廣義的馴服

BTW「少年狼被伯賢的美貌給迷住了」這句好中肯(x)
因為他是正要開始找尋伴侶的少年狼ㄏㄏ

關於你的文評最後一段...
其實我也想過,像這樣的設定繼續寫下去,說不定會變成一個很虐的故事呢XD
不過既然這篇的本意是邊哥的生日賀文,所以就不考慮那些複雜的虐因子(?)了XDDDD
歡迎自行腦補後續(喂)

謝謝肂肂的長評呦♥

  • 2014.05.20
  • Tue
  • 17:23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摸耳朵是一生萌梗 QQQQQQ (你冷靜)

邊哥都犧牲大腿給他撸了XDDDD
這樣還算小清新嗎XDDDDD

謝謝你喜歡喔^Q^
那個...Calie大大,我有點好奇,我們有在哪見過嗎?XDDD
鮮網或噗浪或貼吧?

  • 2014.05.20
  • Tue
  • 17:38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calie ⇒

哈哈哈哈雖然賢賢大腿給他嚕了但是沒做完整套對我來說就是小清新(硬要

抱歉我想我們應該是沒見過的吧……
雖然我常常去光顧
你的鮮網專欄跟貼吧(乾 竟然自爆了
XDDD
但是我好像也從來沒在以上兩個地方留過言吧XDDD

  • 2014.05.20
  • Tue
  • 23:4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可惡,你們口味太重惹
表示無法滿足各位XDDDDD

喔喔,不用抱歉啦XDD
問問只是因為我怕是在哪裡有聊過天的親辜,結果我又腦洞認不出人家
這種尷尬的事發生過不只一次阿哭

那,謝謝你來fc2留言!(真摯)

  • 2014.05.23
  • Fri
  • 21:51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浮世

毒鳥ㄉㄉ您好~我是浮世 (´⊙ω⊙`)
我能說我潛水超久現在才出現在這冒泡嗎?(X)
求原諒,因為我一般不冒泡的(´⊙ω⊙`)

關於文章
您真的寫得很好!讓我這個渣渣無地自容(x)
真的很喜歡像這樣貼切描寫出角色情緒、行為模式、和專業吐嘈,真的是超棒ヽ(*´∇`*)ノ(開心的都要裸奔了(x))
尤其肉肉,……簡直……簡直可以說是栩栩如生,如同在眼前荷槍實彈的開戰啊啊啊啊啊!!!ヽ(`д´)ノ(每次看完我都超想大喊:屍怕打——!!,的,然後在家裡狂奔。(別))

總而言之,毒鳥解結是肉世界的神。(NO)

抱歉廢話十句佔了十句(那跟本就沒正經話了吧!)

希望毒鳥ㄉㄉ在11月掃黃過後,可以重回貼吧(´⊙ω⊙`),我這樣的願望算不算是愚蠢?求11月回歸!!!


這裡是有點(不只有點)煩煩的浮世。 (´⊙ω⊙`)

  • 2014.06.01
  • Sun
  • 01:46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鴆癮 ⇒ Re: 沒有輸入標題

浮世你好!歡迎多來這裡玩,很高興看到你說喜歡我的文^\\\\^
以後也請多多冒泡吧,那就拜託了(?)

能讓你覺得有符合腳色的個性,真的是最好的稱讚了Q\\\\Q
肉肉XDDDDD
你的描述實在太生動啦XDDDDD 好想聽浮世大喊一聲屍怕打啊XDDDD

居然被叫姐姐了XD

貼吧...目前還是沒想回去,不好意思餒XD
可能等我真的太孤寂沒人看文吧(ㄍ)

一點也不煩呦,看到你的留言真的很開心!謝謝你^q^

  • 2014.06.06
  • Fri
  • 23:22
  • URL
  • EDIT

  • 回到此頁首

:: Introduction ::

鴆癮

Author:鴆癮
Block BBC × B.A.PY

PuttingHolesInHappiness
是坑慎入/
*號有肉慎入/
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
請善用拍手功能,感激不盡

:: Forest ::

:: Latest ::

:: Categories ::

:: Comments ::

:: Search ::